小既:独立日漂流记


都说夏天最好的活动就是玩儿水,我不是游泳健将,只爱凑热闹,对那种泡在水里死命游的运动是不感兴趣的。

一听说还有个叫漂流的活动,我就大加赞成了一把。“漂流嘛,听名字就很EASY,不就是躺在船上顺水而下?”我想。脑海里立马显现出几个美女帅哥,横陈在船板上,脸盖草帽,晒着太阳,也许身边还有个小狗儿陪伴的慵懒。虽然听朋友讲过几个水流湍急,水花四溅的惊心动魄,不亲眼所见,我都没太放心上。

这么着,和老公俩人,又游说了另外一对儿当地的COUPLE,怀着度假的心情,向漂流的聚集处进发了。

话说这对COUPLE,男的是老公中学同屋,女的是他同班同学,也属我们中学“近亲繁殖”,亲上加亲的典型。这俩人在这个山清水秀,高速上满眼望着都是苍山碧树,几里开外都见不到人烟的地方呆了N久,大概做学问都有些“入定”了,居然不知道家门口流过的那条河就是跻身“WORLD TOP TEN”的漂流圣地!

我们打电话力邀他们“加盟”VACATION的时候,俩人都做惘然状,“就我们家门口那条清水沟沟?你们还要花钱去漂。。。流?买个船放下去晃晃不就完啦?”

等到我们出示了几个网站,漂流圣地的“证据确凿”之后,他俩才恍然大悟,自己就住在宝山之中,守着个金矿大喊穷。“怪不得我们平时总看见河上好多小船,还以为是当地人穷极无聊,自己找乐子呢!原来都是外地的游人。。。”

一路上他俩还在精打细算,“四个人漂流的费用足够买一艘小橡皮船啦!咱们买个船自己漂多好,以后船还可以再用。。。”

俺和老公两个懒人,很耐心但是振振有辞地解释,“嗯,听上去好像是不大划算,不过跟团漂流好歹有个向导,人家划船,咱们躺在船上随波逐流,多惬意啊!” 满脑子还是那个MIAMI海湾躺帆船的印象。

等到了始发地,才觉得EASY的心情不大对头。一个古朴的小木屋里,带团的人一个个敦促我们,除了身上穿的两件衣服,几块遮羞布以外,什么都不许带,包括我耳朵上的摇晃晃的耳环,脖子上不怎么结实的项链。真是“赤条条”到底了,连和这个外部世界最后的一点联系--汽车钥匙也被收走,统一管理。

电视里放的都是安全守则,救人摘要。临走的时候,每个人签了“生死状”,一页纸,上写如果出事,漂流公司概不负责等等的条款。上车前还有一个专门摄像的TEAM把每个人都拉去对准大头一个特写,怎么看怎么像事后认领浮在水面上尸体的凭证。。。搞得大伙儿不由紧张兮兮。几乎需要给自己打气了,“同志哥,你可是会游泳滴,不要搞得这么没用嘛!”

等一行人戴了头盔,穿上救生衣,拿着桨橹真到了上船的时候,亮堂堂的河面才让我们把心放轻松下来。虽然前两天下过暴雨,水涨得都要爆出河岸,但水面一平如镜,雨过天晴,夏日的太阳大施其威,整个河面被照得波光潋滟, 好像一个戴了千万颗钻石,珠光宝气的美女。

我和老公不禁觉得滑稽:“别搞笑了,就这个无波也无浪的美女,还能把我们几个人给灭了?”

水面上已经来了好几个公司的漂流队伍,每个公司都是统一打扮,有的是蓝色橡皮船配蓝色救生衣,蓝色头盔,有的则是一身黄。我们公司属“红小兵”。 每条船上坐6到9个人不等,加上偶尔闪现出来颜色鲜艳的Kayaki(独木舟),平静的水面上五颜六色,竟是热热闹闹。

我们几个蹦蹦跳跳地跳上船,刚想ENJOY一下不劳动,光享受的“地主老财”待遇,坐在船尾的向导就发话了,“嗯,你们千万不要认为是休息来了!我们这个船要靠大家齐心协力的使劲儿划!我只是个把舵的主儿。大家听我指令,来,我们先操练一下,全体向前!。。。全体向后!。。。左后!。。。。右后!。。。风平浪静的时候,要划!因为没有水流动力。等会儿到了水流湍急的地方,更要使出吃奶的劲头猛力划!不然会被水流卷进漩涡,船就危险啦。。。”

我顿时有种大呼上当的感觉,“啊??都要划呀?这个。。。这哪里叫漂流?!冤枉,明明是划船嘛!还是非机动的人力船!”

老公不失时机地撩起河水,泼我一脸,“小懒虫~~,傻了吧!不要想偷懒,快快劳动!”

我白了幸灾乐祸的老公一眼,“这家伙,肯定早就知道漂流是重体力劳动,就是向我隐瞒不报。。。”听说今天要“漂”上十五六里地,无奈,上了贼船,划吧!

还好一路上风光秀丽,很快就冲淡了我“劳动”的辛苦。两岸的青山上,树木葱茏,偶尔一两个CAMPING的帐篷在树丛中闪出一点儿色彩。开始,水流非常缓慢,但是曲曲折折,时不时就看见一座伟岸的山,横亘在水中间,赫然挡住你的去路,等到划到跟前,才忽然发现要么左,要么右边,河流开出一个小小的岔口,水流带着行船,就那么不着痕迹地拐向了一个柳暗花明的去处,把方才“疑无路”的困惑和那座挡道的山都抛在身后了。

河面上除了人声几乎都没有别的声响,水面上时而飘过来一片夏日的落叶,上面优雅地歇着几只细长的蜻蜓,收起翅膀,凝神静立。

我们这艘船正前方,恰好是公司的领队带的几个“老弱病残”,一眼看去不是TEENAGER小朋友,就是女将。领队是一个精瘦的帅小伙儿,长长的卷发随意地在身后梳成一个麻花辫,他带了两只固定的长约三米的大木桨,惬意的斜躺在船尾,不时用两只胳膊有节奏地摇桨。褐色的桨橹像两只悠然自得的大鸟,在水面上不紧不慢地起落,煞是优雅。。。我竟然看得有些发呆了,这样的画面让人不知不觉地感到时光都已经静止,只想把身上唯一的一个“附件”--手表,也丢到水里,做个彻头彻尾的“山里人”。

“喂~~”,过了好一会儿,老公把胳膊在我眼前晃了三四下,酸溜溜地说,“呆子,我也去把头发留起来,束个卷卷麻花辫,好不好?”

“哈哈哈!”, 我醒转过来,意识到老公准以为我是看美男看呆了,正酿醋呢,不禁乐而开笑,故意逗他,“好!就留前面领队那样的,我天天给你梳小辫儿!”

老公哼哼唧唧,好生不满,“不是你说我留短头发显得更卷吗?”

我看看眼前这个“酸菜萝卜”,心里不忍,上去摇摇他的胳膊,“傻冒儿,你留什么头都好看!”

后面同行的COUPLE已经开始故意咳嗽了,“嗯哼!!同桌XXX和XX,不要拉拉扯扯!” 唉,都是老同学,我俩的那点儿破事儿,早被同学熟记在心,逃都逃不掉。

被迫重新“正襟危坐”没多久,就迎来了第一个小急流。远远看去,已是不俗,几个乱石横七竖八地戳出水面上,平滑的水流忽然加速,远看都是跳跃的水花。

船尾的向导明显提高了声调,喊着口号。我和老公坐第一排,水面上的浪头尽收眼底。眼看水卷着一个浪,立得高高的,向我这边直扑过来,我心里又兴奋又紧张,刚想猛力划它一家伙,冲过浪尖,谁知船下的水早就被浪卷了虚空,桨橹在空中打个空转,紧接着,还没来得及多想,一个浪头就扑到脑门儿,我被弹起来,身体像个弹簧,在空中忽悠了两下,脑
有点懵,过了几秒,我觉得到脚丫好像还在船上,身体已经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下意识地往下一坐,想让PP速速找到“组织”,结果一屁股就坐在后面一排装食物的COOLER上。

浪头已去,大家开始哄堂大笑。同行的女孩儿笑得前仰后合,“你,你是不是被打懵了,你那个表情。。。木头木脑,真是滑稽死了。。。”

坐在后面的男士,外加老公,赶快把我扶到原先的位置坐好,老公开玩笑说,“你没吓的屁滚尿流吧,不然我们一船的FOOD可就都被污染了。”

我白他一眼,抹抹被水糊住的眼睛,又抖抖这一下就湿得滴滴答答的汗衫,回敬了他一句,“切!这不过是我在X河上的“处女第一湿”,以后有了心理准备,就不会这么狼狈啦。”

后面果然我“愈战愈勇”,接连几个急流险滩都平安度过。事实上,后面的几个RAPID,水流的落差逐渐增大,经常一个浪过来,船上的大伙儿东倒西歪,谁也顾不上左邻右舍,更顾不上互相笑话了。通常浪头向船头扑过来,前排座位吃水最多,晃动最大,后排相对比较安全,但随着水流冲击船身方位的不同,有时整个左侧或者右侧面也会被水花像刷子一样刷个透湿。

大伙儿经过了几个“小风小浪”,逐渐掌握避免被水浪掀下船的诀窍,把两只脚尽量深地插进充气船檐和充气横隔的下面,这样两只叉开被气船固定住的脚,外加一个敦实的屁股,就形成三个固定点,浪头打来的时候,只要两点还在船上,就不会落水。

当然,若是搞得完全不落水了,大家又觉得很不甘心。随着接近中午,太阳越晒越烈,船上的好几个小伙子们已经蠢蠢欲动,没事儿坐在船檐,就要来个“下后腰”动作,反身把头掼到河里搅和一下,弄了一头一脸的水,想“落水”之心昭然若揭。

向导一眼看出大伙儿的心思,指挥我们把船划向岸边一个高耸的“跳台”。上面一个工作人员举着相机,七八上十个勇敢者们从一块立在水中好几米高的大石头上往下蹦。

“不就是跳冰棍儿吗?”我和老公兴致勃勃地爬到石头顶上,才发现爬上去的人多,跳的人少,特别是“大人”。 只见石头边上围了一圈儿已经跳水,从河里冒出头的脑袋,细细看几乎都是勇敢的TEENAGER小朋友们。

石头上“踌躇满志”却又装作不经意走开,或者走到石头檐看看风景就“退居二线”的,都是“成年人们”。 我和老公彼此看了看,刚开始也是天地不怕的,临了望望脚下飞高的跳台,我心里忽然条件反射地开始哆嗦。再看左右个个都比我们“老相”的“大人们”,我心里嘀咕着“CHINESE为啥脸相就这么小呢?”第一次不想被打入“TEENAGER”的行列。正在胡思乱想地犹豫,边上就已经开始有人喊了,“HEY, YOU KIDS,BE BRAVE!”。

我抬头恐惧的望老公,他拉住我手,又向石头檐走了两个半步,脸上紧紧张张,却还挤出了一丝笑容说,“丫头,来吧,我数一二三!咱俩一块儿跳!”

“一--二--三!”

我来不及多想,和老公拉成一个半圆就飞出了跳台。。。。“通”的一声巨响,周围就全是绿水了。。。我在绿色世界里“手舞足蹈”了足足好几秒,头才重新浮出水面,老公已经在眼前了,如释重负一般地咪咪笑着,拉起我,向不远处我们那艘已经漂走的小船游去。一边游一边还不忘趁着水面掩护,手像个滑溜溜的泥鳅,不老实地四处乱摸。。。我也在水下到处抵挡他的“侵略”,心里想着,“哪怕是悬崖呢,有人陪你一块儿跳,感觉也还是蛮好的。。。”

船上一干下了水的人,追着我们漂走的小船,像一个有了领头的鱼群,在水里缓缓行进。水被太阳晒得温热,偶尔还有一两株水草从脚趾尖,趾缝滑过,是那种像情人触摸一般的细微柔软。

一直到游累了,我们才一个个爬到橡皮船上。游过泳的身体,像刚做完MASAGE,完全的放松和凉爽,被太阳一照,感觉妙极。唯独就是体力消耗比较大,前胸贴着后背的肚皮,即使是经过旅游公司准备的一顿河岸上的午饭,也无非把前胸和后背刚刚分开,远远没有达到饱和状态。

午饭后没多久,我们的气船就到达此行第一个五级水流。(急流按照落差,流速及其水下石头的危险程度分为1到6级,6级最难,有constant threat of death。 )

向导再三再四叮嘱大家要听指挥,无论多么危险都不要忘记听号令摇桨。这个五级水流,远望去像一个水流无处可去的乱石岗。大大小小窝了一堆石头,有的像个驮着背的乌龟头,理直气壮地审视水面,仿佛在放言:“此河是我开,此水是我采,要想从此过,留下买水财。” 有的像巨人从水下伸出来的五个拇指,还有的像一头扎在河里喝水的小马驹,露出一个专注的脊背。

向导很熟悉周围地形,告诉大家如果落了水,应该向哪里游,哪里是可能出现危险的暗石。大伙儿都有些紧张,船上坐在最后一排一个六十岁的老太太听完向导长篇大论的WARNING,忽然问了一句,“SIR,WHICH SIDE IS THE LEFT SIDE?” 大家听了哈哈大笑,搞不清她是逗大伙儿呢,还是真的被吓得找不着北了。

正说着,船已经逼近急流。不知是大家太紧张还是怎么,原先步调一致的桨开始乱了起来,眼看着前面一个水流差,船头一偏,并没有顺势划向石头之间的空隙,而是直接冲向高高的像马驹脊背一样的石头,船底被石头猛然磕了一下,船身摇晃,又接着一个倒栽葱,从石头顶窜过去,一头扎进河里。。。一时间水花四溅,有一秒钟我的眼前一片白,手里的桨也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再定神看的时候,船上已经少了一人,是同行COUPLE的那个女孩儿。

还没看仔细,船紧跟着在水里打了几个转,就和前面刚刚过去的几条船抱成一团儿。

“玲玲!!” 女孩儿的老公大声地喊。大家四下一看,女孩儿的头盔在水面上一起一伏。还好她就掉在同一个公司另一艘船的边上,那边几个小伙子已经利索地拎了她的救生衣将她连提带拖“营救”到他们船上去了。

几分钟功夫,我们也赶过去,把她接过来,不断地问,“ARE YOU OK?ARE YOU OK?”

她吓的脸也有些煞白。坐下喘了几口气,定定神,看看我们几个关切的样子,终于噗哧笑出声来,“哎呀,我第一个落水,咱们这艘船的“金身”终于破啦?”

我们几个哈哈大笑,又连比划带翻译地说给船上的老美听,他们也笑,然后说,“LOOKS LIKE YOU ENJOYED IT! WHO WANTS TO BE THE NEXT?”

TURNS OUT,那对儿问话的COUPLE成了接下来一对儿落水的“鸳鸯”。 他俩坐在船身后半部,一直不过瘾,强烈要求换到船头,大概刚开始不适应,第一个浪打来的时候,俩人就双双不见了踪影,翻身下船。 难得的两个人,在水下找到彼此一直手牵着手被“营救”上船,被评为当天最佳“同患难拍档”。

所谓“万事开头难”,后面的两个五级水流似乎都过得无惊无险,特别是最后一个,向导告知那是一个最安全的五级了,水底没什么石头,除了浪大一点,怎么翻入水中都不会出危险。急流的岸边还守着一个专业摄影师专门拍摄漂流者们在“水花四溅”中“气定神闲”的雄姿的。我们几个就当仁不让,夸
地冲摄影师高举桨橹,一副“I MADE IT”的自豪模样,留下了英勇的一瞬。

后面的一艘船,几个没有过足“落水瘾”的小伙子们更有创意。七八个百十来磅的壮汉都挤在船尾,特意造成船身脚重头轻,浪头打来的时候,船立刻呈骇人的垂直形状,好像在大海中遭遇了七八级风暴一般,把壮观的形象留给了镜头。

其实我觉得壮观过后的情节更有戏剧性,水浪好像一个豹子的尾巴,就那么哗的一扫,变魔术一般,一行人包括那个稳如泰山的向导就通通消失了,留下一个空船和一会儿从水面上突突冒出来的小黑脑袋。

大家就这么笑着叫着,兴奋的情绪像四处溅开来的水花,洒满了湖面。

眼看就要到达终点,船上的人仍然意犹未尽,要到最后一个急流的时候,向导也比较放松了,建议大伙儿跳到水下,直接游过去。一时间好几个船上的人都迫不及待地扑通扑通跳水。

没想到水急人多,我一下去就被几个人压住了,推推搡搡沉到了河底,当时稀里糊涂地,好几次想浮出水面,都只是摸到不知是谁的头盔,泳衣,脊背,我不断地问自己,“怎么搞的?水面哪里去了?我在哪里?” 在水下一会儿扑腾一会儿游,结果缠在人群里越来越乱。。。我有点着急了,憋着的气息也渐渐耗尽,忙乱中,一会儿想双手向前游它几米,一会儿又想起向导所言应该顺着水流双脚朝前呈仰泳的姿势,以免头朝下被水冲进石头缝,弄倒栽葱, 结果我左右犹豫,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我好像只是原地没动,起起伏伏地扑腾,所幸周围的人一会儿忽拉拉地闪开,我的头终于浮出水面,呼吸到一口新鲜的空气,不禁仰天“阿弥陀佛”了一声,没想到漂流的最后一个哆嗦,差点搞出啥险情来。

左右一看,几个同行的人都离自己八丈远,搞不清刚才是被哪个秤砣给压住了。老公和另外几个老美看来也是东倒西歪,旋转的水流一下就把三个看似不着边际的人卷成一个紧密的圆圈,老公的鼻子差点撞到对面一个老美。三个人在水面上变成了“零距离接触”。待他们看清了彼此,都疑惑地问“怎么回事”,然后哭笑不得地各自游走。。。

我追上去抱住老公,像见到救星一样,添油加醋地把自己两秒钟的“历险”详细报告一番,获得COMFORTING的HUG无数。越说越像真的危险一样,本来差点都把自己“感动”得哭出鼻子来了,结果看到老公真心实意关心切切的样子,最后还要拉我上岸,我又开怀大笑起来,对他说,“你以为我真这么孬哪?嘻嘻嘻。”

老公疑惑地看着我这个典型“神经病”的症状,搞不懂我是真危险还是逗他玩儿了。

终于上得岸来,坐车回到出发地的时候,路过一个高达900 FEET大桥的时候,老公小声问,“老婆,还敢去跳伞不?”

我去漂流前曾经看过一个从桥上跳伞的广告,好生羡慕,口口声声说着啥时候要去试试,没想到老公还记得这码子事儿。

我想想自己今天“跳水”的哆嗦,外加刚才的的熊样儿,狗熊气短地笑说,“嗯,正常情况下是不敢了,等下回发神经的时候,也许还可以试试。。。”

One response to “小既:独立日漂流记

  1. “手持竹竿,傲立船头,潇洒自如,左冲右突,让小舟在乱石中急驰而下!”, 哈哈哈,爽。

    都唱起“让我们荡起双桨”了?搞笑,真正的在公园泛舟。 :D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