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既: 美男迟暮

去年回国的时候路过J市,老公联络了一帮当初的中学同学,没想到一个牵一个,本人带家属的,居然来了十多个人.其实我们那个中学似乎盛行"近亲繁殖",家属好多也是一个学校,不过不同班而已.

很多人都是自从毕业后就没再见过,眉宇间依稀仿佛还是当年的样子,不过大约走在路上已经认不得了.

大伙儿见了老公都说"天哪!你自打中学毕业一点没变!"还真是的,从模样到体重都原封不动,他真可以算是"驻颜有术"了.大概我自己天天对着一个"中学生"都习惯了,竟然没有意识到有公青春常在若此,是多么少有而不寻常的事情.再看周围或老成,或发福的男同学,忍不住又向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老公瞥去ADMIRE的一眼.

大家见了我都说"你变漂亮多了!"–这倒在情理之中,呆在帅哥身旁也不能太自甘"堕落"不是?而且我上中学的那个形象,几乎土得可以送进历史博物馆了.冬天是灰秃秃的大棉袄和胖笃笃的大毛裤(因为极其怕冷),夏天又是清一色的短袖长裤,不穿裙子只因为上学要骑车飞奔车站,一个裙摆前面怕被风吹得春光乍现,后面又怕被卷进自行车轱辘弄个人仰马翻,况且得益于自己天生极其耐热,裙不裙子的似乎也无甚大碍. 后来经过了大学四年FASHION之城的熏陶,哪怕未及跟上潮流呢,至少比中学那个丑小鸭多少强点儿. :)

大家落座,相互自报家门儿之后,开始寒暄.正待点菜,一个同学说,"D说他要晚点来,正在进行排球赛,让我们先点先吃…".

D? 他也在J市?我一听来了精神,他可是当初赫赫有名的才子加帅哥啊!

我在的中学,因为是省里第一的重点中学,不光人才济济,社会名流之后众多(什么省委书记之女,市长之子,企业家千金,演艺界之公子林林总总不胜枚举),还帅哥辈出.所以谁要是能在中学里成为被大家数得上公认的帅哥才子,那真是不同寻常了.

且说这D,成绩没说的,各门功课均衡发展,文理都没有跛脚科目。自打初中就是年级上有名的"物理王子",每次如果我班没能杀出个黑马,通常年级最高分都被"物理王子"获得.至于奥林匹克竞赛什么的,因为我从来没关心过,所以不甚了了.到了高中,也听说他始终保持班里前三.

D的帅,唉,只怪自己当时实在太迟钝,虽然说不上妙处,但肯定是身材高挑匀称,胖瘦合适,脸上干净周正而黑白分明的.既然大家都说其帅的有味,我也基本上就人云亦云地高山仰止,把他列在自己的帅哥脸谱大全里了.

D酷爱打排球,或扣或传,发球救球都身手敏捷洒脱,这个我倒是经常注意.每天放学都可以看见他和众多GG,MM在操场上开赛,又是叫又是笑的,好生热闹.

最难得的是D还是个舞台明星.曾经以一首我当初看来"平淡无奇"的"恋曲一九九零"获得全校卡拉OK比赛冠军.当时我只记得D唱得十分入戏,到最后一句,举起右手在鬓边若有若无地作了一个旋转动作,好似恋得陶醉的模样,大家纷纷起身鼓掌,我倒是心里狐疑了一把,因为觉得他那个陶醉的动作,有点千娇百媚的意味,甚至让我联想起了柔若无骨的"兰花手",这,…叫我一个当时直追高仓健硬汉风格的人,心虚了半天.

上高中D和我并不在一班,同桌任佳是个D的坚决崇拜者,所以我不时从她那里听到D的消息.

一天任佳拿来一个制作精美的折叠纸扇,放在桌子上就是一个小屏风,每一个扇面都有一副山水画,下面是应情应景题的一首诗,好像也并不是我耳熟能详的名句,打开整个屏风,四个扇面图文并茂,但是又浑然一体,相映成趣,我看着好喜欢,赶忙问任佳从何处买得,没想到任佳说,

"买的?!是D同学自己写自己做的!他家里有很多,他说没事就做一两个,我还是千辛万苦才讨来,你满世界都找不出第二个!"

"啊?"我大吃一惊,居然这比印刷品好看许多倍的东西是人做的,这主人该是何等巧手!

这以后,任佳又陆陆续续讨得纸凤凰,纸房子,用丝线编成的星星月亮,乃至一个"采"字,我在一旁口水流了一地,只能眼巴巴看着咽吐沫,恨自己没有如此巧手朋友一个.可叹任佳这个平日里和我称姐道妹之人,关键时刻吝啬如葛朗台,硬是不肯匀给我手工制品一个,以供观瞻,唉,只能心里痒痒.

不过这种遗憾转瞬也就过了,那时的我正在穷追当时的偶像雷同学.雷是我在生活中所见过最最有才情的女子,亦是引我一个混沌丫头进入文学殿堂的第一人(虽然现在我仍然在进了门的阶梯上徘徊,不过好歹算是进来了).

雷的书法,哪怕抄在板报上,都经常让我流连忘返,觉得个个都像是我的心肝一样珍贵,恨不得把字抠下来裱在我屋子里的墙上.她的书法自有一种苍劲,自然和洒脱的风骨,甚至每次写一同个字风味都不同,妙就妙在你想不出,但看见了又拍手叫绝的"风"之飘逸的勾,"九"之转折的弯儿,或者如同一个邀请人上座,礼貌周到的GENTLEMAN一般的"走之"部首,或者饱满利落的"甬",我是经常都看得迷醉醉的.

至于雷的作文,是细腻与大气并存,达观与热烈并蓄,或清新,或冷峻,或温情,或幽默,她的笔下仿佛就是一个如万花筒一般变幻的世界.她的作文发下来经常要半堂课才能传至本人手中,因为每个经手的人,都会忍不住先狂读再说.我记得当时她班上一个年轻得语文老师说过一句话,"雷的作文,一个理科生居然写成这个样子,连我,都要FEEL ASHAMED OF MYSELF."呵呵.后来雷参加N城市中学生作文竞赛,果然一举中一等奖.看来群众的眼睛还是很雪亮的.

其实雷本人就有着谜一般的魅力,多数时候很安静,有时候甚至又有点男孩子的狂野,比如骑上摩托,戴着墨镜在街上胡乱闯,而后居然也能放下一身酷姐的行头回到房间安安静静给表妹们弹钢琴.

总之我当时很迷恋了一阵雷的才气加酷姐作风,似乎和D同学有点女性化的男生风味是南辕北辙,我为了偶像要紧,几乎也就放弃了南风,直奔北极去了.

有时候在楼道里看见D帅哥和众女生踢毽子(!!),哪一个女生也踢不过D,毽子简直仿佛是个长了眼睛动了情的美女,心就牵在D同学的脚上,D是正着,反着,交叉着,转身着,飞起来着,胡踢胡有理,D要毽子去哪儿,毽子就乖乖地走,毫无还手之力啊!

我看见D,经常有一种恍惚的错位感,仿佛D就是一个文秀可喜的女生披着男生的皮.( :D ),现在想想肯定当时我的眼睛已经被雷矫成曲光眼了.

后来D考上最好的大学建筑系,据说他一进学校就被老师誉为其绘画素描早就达到大学二年级毕业的水平.估计一进校就被班上众女生团团围住,听说最后被一个叫"小张曼玉"的女孩子给俘虏了.

本来D的故事于我到中学毕业就如断了尾巴的蜻蜓,没下文了,谁知我奔到J市上G班,老公(当时是男朋友了)和D很熟识,就把我安插在D的女朋友,"小曼玉"的寝室.

得其名自然长得很像张曼玉.我第一次住进小曼玉的寝室,宿舍门一关,门背后就是一副彩色大照片,看着眼熟,但又说不出来是谁.

我问接待我的寝室长"小胖子"(她自己让我叫她小胖子的,是一个非常可爱热情的小女孩儿):"这,是
谁啊?这么漂亮?"

小胖子说,"张曼玉,你难道看不出来?"

我再仔细审视,觉得照片上的人虽是丹凤眼,但眼睛很大很有神,不像张曼玉那么迷蒙那么媚,再看脸形,照片上的人脸更尖更瘦削,整体看起来也更年轻,总之,我觉得这照片是一个更鲜更漂亮的张曼玉.

"或许是张年轻的照片?" 我自言自语地说,"真没看出来."

小胖噗哧一声笑出来,"哈哈!你上当了吧,是我们寝室的小曼玉,就是你要睡那张床的主人!"

这下我可大吃了一惊,这,小曼玉真是名副其实的美人儿啊!

小胖她们寝室除了她,其余全都是J市的女孩儿,经常不在,所以小胖几乎成了"招待所所长",谁的同学来了都往这里塞,而且连床的主人都不用打招呼,直接交给小胖打点就好了.

晚上我发现这里住的客人还真是来自五湖四海,考G的,考研的,来追随男朋友的,不一而足.

小胖从我去的第一天就不遗余力地审问关于D同学和另外一个L同学(全是我们一个中学考到小胖学校的男生)的"前科".他们中学有没有女朋友啊,真的没有?那有没有玩儿的比较好的女生?现在哪里啊?

D嘛,和我从来都不在一个班,我这么个隔河观火的看法,能看出个啥来?我老老实实把所有知道的都兜售了一遍,都是清淡得不能再清淡的寡水.

至于L嘛,据说是我们中学考到T大的又一个让人高山仰止的帅哥人物.说起来L初中还和我一个班,就坐我前头,那时L矮小白净,老受同桌一个凶巴巴的男生欺负.后来上了高中,我就一直没见过L了.其实不是没见过,而是我把他从人群里丢失了.

当时听一个和他同班的女生说,从初中到高中,L是变化最最大的一个男生了,不仅个头猛蹿,还突然英俊潇洒了起来,听说中学毕业的时候都冲到一米八去了,直接结果就是我再也没能认出L来.惊叹L帅哥的女生总是说什么时候要给我"指点迷津",结果一直到L考去T大,这个谜底也没有解开.

这么样一来,我住进小胖寝室的时候,连L现在长什么样儿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什么轶闻趣事或者花边新闻了.

审完了,就轮到我开始好奇小胖的热心,她笑着说,"你不用见怪啊!你们那个中学来的女生们都是这个待遇,不光对你啊."

"还不是因为你们那个学校的男生可是叫我们班上的女生一个不拉地栽了进去."

"就说我们寝室吧,自打小曼玉和D好上,另一个也随后搞定A, 而现在,硕果仅存的一个女生正在狂追L,所以都差我来打听情况."

我听了只是觉得有趣得紧,没想到我们中学的男生这么走俏,墙内开花两头都香啊.

正待插话,小胖已经迫不及待地向我兜售了她们家小曼玉的"苦情故事".

"话说,小曼玉和D同学凑到一块儿,还缘于当年进大学的第一个愚人节.当时寝室里另外一个女生主笔,给才子D同学写了一封情书,小曼玉也参与了其中意见,写得肉麻西西,露骨西西的,还约到学校的"恋人河畔",大家都等着看D同学笑话呢,到时间全都在宿舍里睡大觉."

"没想到只有小曼玉一个人于心不忍,真的在约定的时间去恋人河畔说明情况去了–现在想想,肯定当时小曼玉就已经对D同学暗生情愫,不过是借了大家的这么个游戏,说出了心里话而已!"

"愚人节啊,感情俺们是被愚弄…"

"总之,俩人又是说明,又是解释,回来的时候,小曼玉就已经拉着D同学的手了!把我们一帮愚人惊得目瞪口呆,外加痛悔不已.D同学这个难得一遇的帅哥才子啊…"

"当然小曼玉此后付出的代价决不是我等俗人可以做得到的…"

小胖拿出一张照片,看上去是刚进学校的,"你能看出哪个是小曼玉吗?"

我看了半天,好像个个都圆圆的,憨憨的,哪里有张曼玉的影子?我摇摇头.

小胖接着指指自己,说,"小曼玉当年跟我一样重!–如果不是更重的话…"

"真的?"我惊讶地问,"不–可能吧,她门背后的照片–这么清瘦的面庞…"

"所以说呀!为了爱情!" 小胖接着说, "D同学虽然答应了做小曼玉的男朋友,但是对小曼玉一直都,嗯,不是很满意的."

"他说,我喜欢苗条的女孩子…,小曼玉就往死里减肥,一口气减到八十九斤!"

"你都没看见过她现在吃饭的样子,像,一个金丝雀,就那么一口,两口,就说,好了,我饱了…我要是她妈妈呀,"小胖心痛地说,"还好我不是她妈,要不我都快睡不着了…"

"D同学说,我喜欢南方女孩子,说话细声细气,哪儿像你们J市的女孩儿那么大声儿的."

"小曼玉原来那叫一个声如洪钟,现在说话,只能用气若游丝来形容…恐怕蚊子哼哼也比她大点声儿…"

"D同学又说,喜欢高挑的女孩儿,特别是跳舞的时候.他是市里大学生运动会,国标领舞的,她花了一年的时间拼命练习,终于当上了他的舞伴儿,那个鞋跟之高啊,都不是一般鞋店能买得到的,要专门去定做,我都不敢看她穿,怕一个不留神,脚腕子都会扭断."

我听到这里已经觉得有些"惨不忍闻",评价了一句,"女人啊,为了爱情,至于吗?"就草草结束了谈话.

过几天,男朋友邀请了D同学,小曼玉,和小胖等人吃晚饭.我得以见到久闻大名的小曼玉.真是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女孩儿,我一眼看去,觉得已经像明星一般耀眼了.她身穿着紧身蝙蝠衫和包着小PP的弹力短裙,身材之曼妙大概一走在路上,人们就绝不会有第二个猜测,"一准是舞蹈队的".

不过我其实根本没敢细看,特别是她的腰,那个小腰之细,叫我一"粗人"觉得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都怕自己一个粗胳膊挎上去,小腰怕就断成了两截儿了.更不用说是D同学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的胳膊了.不过转念又一想,D同学能画出屏风编出中国结的巧手,大概也只有这等柔指才能欣赏小曼玉之纤细身材啊.

吃饭期间,小曼玉果然如小胖所说,只动了两筷子就收手了,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只是盯着D,和D碗里的饭菜,有时候偏到D的肩膀上,用一种"咬耳朵"的方式悄声说几句,周围的人自然是听不到的,D一边用眼睛扫视大家,一边微笑点头.

好多年没见D同学,他的容貌还是一如既往的顺眼,他好像比原先"持重"了些,至少不是一眼就能看出踢毽子的那位.但若要是尽力捕捉细节,仍然看得出他头发一丝不乱,衣领平展洁净,连书包都是毫无灰尘,整齐得像从商店里刚拎出来,再看脚上穿了一双类似于布鞋的东西,看上去十分柔软舒服,既不像能随便从鞋店里买来的,又没有自己手工制作的粗糙或蠢笨.我不禁奇怪地想,难不成是他们专门用来练习跳舞的?十分不解.

等我把眼光收回到小曼玉身上,不知是着了小胖的道儿还是怎样,不断想起一个声音爽朗的胖丫头到金丝雀的过程,只是觉得毫无胃口,离座的时候,小曼玉用手挽着D的胳膊娉娉婷婷走远的时候,好像知道我在看她,竟然回头勾了我一眼,那眼中,说不出的味道,竟让我觉得有一丝幽怨.我还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一句,"这以后吃饭再不能在饭桌上放一金丝雀了,根本咽不下去,放一小胖瓷猪还差不多…"

我这一番怀想几乎占据了D在同学聚会上露面之前的所有时间,还偷偷得空问了问身旁的老公,"哎,那个D同学,他和那个小曼玉,结婚了吗?"

老公白了我一眼,"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D毕业的时候据说特意去
英国,就是为躲开小曼玉,小曼玉去了美国,当然就自然分手啦!"

"现在D留完学都回J市了,风水都转过三十年啦!"老公一边说着,一边不理我这陈谷子烂芝麻的疑问,和旁边人敬酒去了.

留下我怔怔惋惜了半天,"这个D同学,到底要找啥样儿的呀!那个小曼玉,唉,都爱到这个地步了,还是没能修成正果?不知道现在可否放开了吃,放开了嗓子说话了…"

正想着,门口突然出现一个穿运动服的中年男士,一进门就直奔老公,和他握手,然后拍拍他肩膀,说,"你小子,真是一点儿没变哪!"

我在一旁恍惚了几秒,才认出来,是D,居然是D!!! 那个曾经年少英俊的D,怎么会成这样了,看上去这么…老??…原来是有些…谢顶.我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和他握手,胡乱就拣了一句,"多年不见啊!"

D好像看穿了我的惊诧,倒是很坦然的样子,"老啦,哪还像你们…一对儿,都是年轻依旧."

我一时无语,只是心里的惊讶还没回过味儿来,再细细看,其实D容貌还是那么俊美,身材还是那么健壮紧实,皮肤还是那么白皙,脸色也还是那么红润,难道就只是…头发?怎么会总体感觉这么不一样呢?

D进来了以后,就兴致勃勃地谈他的排球赛,我四下看了在座的女士一眼,好像也都是有些SHOCKED和怔忡.

"其实D其他地方看着还挺年轻的",我在心里努力辨白,想要摒弃自己关于D容貌的想法,可还是不由得觉得岁月沧桑,叫人心酸,也许当年的D真的太青春年少,太帅了,才会让我有这么大的落差之感?

还好过了一阵,大家似乎都适应了,气氛再次活跃起来.

等到聚会散去了以后,走在路上,我回想起各个同学的音容笑貌,D的样子仍然像惊雷在我心里敲个不停.我在想,像我这样当初还没太BEHOLD D同学BEAUTY的人,都这么惊诧,慨叹造物主的"捉弄",真不知道再见D的众粉丝,比如任佳,她会如何"失望"啊.

老公大概注意到我的神游八级,问,"想什么呢?"

我叹口气,说,"美男,也会迟暮啊,原来."

老公自然领会我的意思,说,"我们拍的数字照片,就不要POST到网上去了,发给各个参加聚会的人就可以了."

我点点头.老公忽然转过身来问,"要是我,哪天也,谢顶了,可怎么办?"

我瞥一眼老公浓密的头发,笑了,"美男,你谢顶又不是一天一晚上的事儿,我不过是多年没见D,突然看到他变化这么大,总得容我适应适应啊!"

"再有,"我接着说,"你不是老说自己一个俊男搁我这没有审美力的人这儿浪费吗?什么时候你没头发了,没准儿正好和我情趣相当,我就天天在你脑袋上摸一摸,粘点聪-明-绝-顶的仙气…."

One response to “小既: 美男迟暮

  1. Woops!刚刚忘了署名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