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15-16)

作者:执子之手偕老

(15)

周日,我带周轩去我家,他进一门便乐呵呵的跟我小妹妹打招呼,小妹端了一大盒巧克力给他吃,坐了一会,我俩就出去了,晚上我们在外面吃过饭,来到公园,我们在一个小山坡下坐着,山坡面对着湖,这里很安静,没有什么灯光,湖面上偶尔有情侣划船经过。

 

快要离开的时候,周轩看着我,在我耳边低声说:“我可不可以吻你。”我低着头,不敢看他,我想点头但不好意思,想摇头,又不舍,正迟疑,周轩已经吻了下去,天旋地转的感觉…….

 

吻完,周轩很激动,他抱起我,一口气冲上山坡才把我放下,我觉得他力气好大,看着他兴奋的脸,让我感受到他的激情。

 

一天,我们依旧来到公园,我们租了一条小船,开向湖心,然后把发动机关掉,任小船随处漂,我靠着周轩肩膀,周轩对我说:“执子,让我抱一下你吧。”他伸来双手,从后面抱住我,慢慢地把手伸向我的胸,见我没反抗,周轩很激动地说:“执子,今天几号,我一定要记住这个日子。”那天4月14日。

 

转眼快到五一了,小彦提议去庐山玩,正好我妈单位在庐山有个办事处,我让她联系好后,小彦、小胡、小蔡、我和周轩,再加上我小妹妹,一行六人,五一来到庐山。

 

当时小胡在追小蔡,小蔡是眼睛大大圆圆的女孩,个头较矮,性格比较内向。听周轩说,小胡断断继继地追了她好几年,小胡怨小蔡的迟迟疑疑,小蔡恨小胡追得不够坚决,对小胡那如同鸡肋般的感觉,让我很难认同,我觉得想爱就大胆的爱,不爱就趁早说明,所谓长痛不如短痛,现在两人搞得这般艾艾怨怨的,看得累人。

 

小彦一见我小妹,就很喜欢,说正好跟她找了个伴,平时我和周轩在一起,小胡基本围着小蔡转,要不是我妹来,她就要掉单了,加上我妹的乖巧,大家都很喜欢她。

 

我们几个以前经常去庐山,风景点都玩过了,这次来只是休闲一下,上庐山的当天晚上,我们六人一起去看《庐山恋》,这部八十年代初拍的电影在庐山每天放映。

 

去电影院的路上,我和周轩大大方方的手牵手走在一起,我想:反正山上也没人认识我们。

 

正走着,突然听见有人叫我,我心里一惊,心想怎么在庐山也会遇到熟人,停下来一看,原来是我同事小张和他太太,他们也是来庐山旅游的。我心里想:还真是巧,不想遇到同事,偏在庐山也能遇上,不过还好是小张,他这人聪明得很,应该不会到处乱说什么吧。

 

第二天我们去爬山,那天山上下起了小雨,我们翻过一座山,放眼望去,春雨洗浴后的青山更迷人了,整个山坡,都是苍翠欲滴的浓绿,没来得散尽的雾气像淡雅丝绸,一缕缕地缠在它的腰间,阳光把每片叶子上的雨滴,都变成了五彩的珍珠。

 

小彦和我妹走在最前面,小胡小蔡结伴走,周轩一只手牵着我,一只手帮我撑着伞,时不时的在我耳边提醒:“小心点,小心石头。”“前面有台阶,小心。”

 

他小心翼翼地照顾着我走山路,就好象我是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我们慢慢拉到大伙的后面,周轩这时会用伞挡住我们,飞快地给我一个吻。

 

晚上,其他人都去牯岭街逛夜市,我和周轩在办事处后面的林荫小道上散步,周轩说:“执子,你歌唱得好听,教我唱歌吧。”

 

我想这有何难,于是我教他唱《我这样爱你对不对》,我先唱了一遍,然后我唱一句,让他学一句,可周轩每句都能唱走调,我一遍遍纠正他,但他照走不误,教到最后,我自己都被他带得再也找不到调了。

 

我无奈地看着他笑,周轩万分遗憾地说:“唉,我天生五音不全啊,我爸以前在村里是唱小生的,他会拉二胡,我怎么没象到他呢,我其实我也很喜欢音乐,在大学还学会了吹笛子,弹吉它,我还能弹‘致艾丽丝’呢,但一唱歌就走调。那次在舞会上听到你唱歌,真得很喜欢听,不如你现在唱给我听吧。”

 

于是我唱我最喜欢的歌给他听,《年年梨花放》,《春夏秋冬》,《雪绒花》,《海角天涯》,《走过咖啡屋》,我唱完一首,周轩就说:“好听,真好听。”

 

我们回到办事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办事处有个大院子,院子的一边有一排房子,我们路过那排房子时,周轩看到有个屋子没有门,里面黑漆漆的,他把我拉进那间屋子,他一把搂住我的腰,开始吻我,我挣脱出来,小声问:“这是哪里啊,我有点怕。”

 

周轩说:“傻瓜,有我在,别怕。”说完继续吻我,我一直被动地让他吻,让他的舌头探过来,但从来没敢主动吻过他。他停下来,对着我耳边低声说:“你— 怎么—没激情?”听他这么说,我先一愣,马上明白过来,我心里不禁大呼冤枉,难道不知道人家是不好意思吗?原来他把这看成没激情的表现。

 

我硬着头皮,迟疑地把舌头伸向他,他立刻感受到了,他的手从我腰上移到我胸前,略带喘息地问我:“执子,你—想不想—摸摸我。”没等我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他抓住我的手,往下伸向他的裤子里,我碰了一个热呼呼,硬邦邦的东西,我吓得立即抽出手。

 

太…太恐怖了,男人那个东东,我以前从来没见过,更不要说摸了,我当时觉得好奇怪,周轩怎么会让我摸那个,难道他觉得我会喜欢吗?周轩见我不肯再摸,问我:“你—没兴趣,不—好奇?”我的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没—没兴趣,太—可怕了。”

 

他把我紧紧搂住,轻声说:“可是—我有……”说完,他的手伸向我的裙子里,我心想,坚决不可以!我用手抓住他的手,但没他力气大,我只好向下一蹲,一边说:“我们走吧,这里太黑,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我忍不住问周轩:“你们男的—那个—会不会—不方便,比如—骑车—怎么办?”

 

周轩笑了:“那个东西不是什么时候都是那样的,它是会变的。上次我们坐在公园里,你的手放在我的腿上,刚好碰到我那里,那次它就变成那样了。”

 

“啊,有这种事,那你怎么不说?”我不好意思了,周轩说
“我怎么好意思说呢,只好强忍着了。”

 

晚上回到宿舍,我见他的衣服脏了,让他脱下来,我帮他洗,小彦和我妹在一旁吃吃地笑,我问小妹笑什么,她说:“姐,他们都说你们象对小夫妻呢。”

 

从庐山回来,已经是傍晚了,周轩邀我去外面吃饭,我让他在我家楼下等我,我换件衣服就下来,刚换好衣服准备下楼。

 

我妈问我:“小周在楼下吗,你们要在外面吃饭?”我爸听见了,从厨房出来说:“你让他上来吧,反正家里也做了不少菜,就不要到外面吃了。”

 

我见我爸妈提出见周轩了,连忙下楼,跟周轩说:“我们不去外面吃吧,今晚上我家吃饭去。”

 

周轩平时戴眼镜,但他眼镜只有100多度,我想不通他为什么喜欢戴眼镜,我觉得他不戴眼镜的样子更帅一些,为了给我爸妈留下个好印象,我对他说:“你把眼镜摘了吧,我喜欢看你不戴眼镜的样子。”

 

周轩听我这么说,只好把眼镜摘下来,进了门,我爸我妈都出来了,我爸请周轩坐在沙发上,就去忙炒菜了,我和我小妹帮着摆好桌椅,周轩悄悄对我说:“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以为你爸妈不在家呢。”

(16)

我当时也晕乎乎的,记不清是我没说清楚,还是他没听清,我忙说:“没关系的,反正是他们让我叫你上来的,你别紧张。”

 

吃饭时,我爸妈边吃边跟周轩说话,我见周轩很不自然,不知道是摘了眼镜的缘故,还是第一次见我爸妈,他的眼睛都不会转了,平时口若悬河的神情也不见了,只一味的回答我爸妈提的问题。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我送他下楼,他在附近的小卖铺买了包方便面,我问他:“你没吃饱吗,干嘛买这个?”

 

“我就吃了一小碗饭呢。”

 

“那你不会再盛点吗。”

 

“你们只吃一小碗饭就不吃了,我哪好意思去盛啊。”

 

“哈哈,对不起啊,我没想到这个呢。”

 

我觉得又好笑,又不好意思,自己实在太不善解人意了,这点都没想到,害他第一次来我家吃饭就没吃饱。

把周轩送走后,我回到家,我爸妈对周轩还是挺满意的,之后的几天,我带周轩去我姥姥家,我是姥姥从小带大的,姥姥很喜欢周轩,说他忠厚老实,又能吃苦。

 

有一天,有个亲戚跟我妈说:“执子的那个男朋友,眼睛好象有点问题,该不会是个对眼儿(斗鸡眼)吧?”

 

我妈忙回来告诉我爸,问他还记得周轩的眼睛吗,我爸说:“对啊,这么一说,感觉那天小周的眼睛好象是有点不自然。”

 

我和我小妹也觉得,那天他的眼睛是有点不自然,我说:“平时他都戴眼镜的,没觉得他是对眼儿啊,那天见你们,我特意让他把眼镜摘下来的,可能是不习惯,或者太紧张了吧。”

 

我爸说:“这个得好好看看,万一是对眼儿,那个会遗传的。”

 

我小妹把我拉到一边,说:“这好办,明天你们约会的时候,你带上我,我试他一下就行了。”

 

第二天,我带着小妹和周轩到八一广场,我们三人坐在草地上,刚坐下来,小妹就叫周轩摘下眼镜,把食指放在他的鼻梁前面说:“你看这里,看这里。”

 

我憋着笑,看着周轩,只见他的眼睛灵活地跟着小妹的手指转动,哈哈,哈哈,我和小妹再也忍不住,都笑倒在草地上,周轩很纳闷,问我们怎么回事,我说我家怀疑你是对眼儿呢,他听了也笑,说:“那怎么可能,我的眼睛又大又灵活,亏你们想得出来。”

 

见了我父母后,周轩来我家就很勤了,我家住六楼,当时还没装管道煤气,搬煤气罐那可是我家的顶顶大的难事,我大妹在家时,她是主要劳力,现在她在上海读书,所以每次都是我爸、我妈再加上我,三个人吭哧哼哧连抬带拖的弄上楼。

 

那天我家刚灌了三罐煤气,我打电话叫周轩来帮忙,他下班后直奔我家,只见他把煤气罐扛在肩上,蹭蹭地上了六楼,几个来回,就把三罐煤气扛上去了,我妈见他连粗气都没喘一下,乐得不行,连连说:“小周力气真大,这下好了,终于有人帮着扛煤气了,每次我们不知要费多大劲才能抬上来呢。”

 

周轩得到父母和长辈的认同,我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地了。那段时间我晚上常常做一梦,梦见我还没找男朋友,把身边的男同事、同学过了一遍,没一个中意的,正在焦急中,突然想起我不找了周轩吗,心里就踏实下来,又美美的睡过去。

 

我这边带着周轩如火如荼地见亲戚,但单位同事我还是瞒得很严,一天上班,我在复印室里复印资料,小张也进来复印,当时就我们两人,他问我:“那天在庐山遇见的那个人,是你男朋友吧。”我说:“刚谈呢,你可别乱说出去啊。”

 

他提醒我说:“执子,你们赶紧打结婚证吧,告诉你,现在公司的福利房只剩下最后一套了,你打了结婚证,不就可以分到了吗?”

 

我连忙摇手说:“不可能的,我们才刚谈呢,怎么可能就去打结婚证,那个房子我想都没想过,还是算了吧。”小张说:“这有什么,这是公司最后一次分房了,以后再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公司的福利房就建在市中心,离公司只有五分钟的路程,我站在公司的办公室里,就能看到那栋楼,小张大学毕业就分在我们公司,工作七八年了,结婚以后一直跟父母住在一起,这次分到一套房,我才刚参加工作三年,象这种天上掉馅
的事我从来没想过呢。

 

小张说的话,我也就听听,没往心里去,我和周轩才刚谈恋爱,怎么样也得谈个一二年吧,我不能为了房子,这么快就打结婚证,拿自己的一辈子做交换。

 

五月中旬,周轩说他这段时间一直跟我在一起,已经很久没回家看望父母了,问我愿不愿意去他家,见见他父母。

One response to “春暖花开(15-16)

  1. 艾园果果儿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7-21 20:39:35

    yuna_1978:我们家那位知道自己唱歌走调,自我感觉没那么好,但是唱的时候还是蛮投入的,很陶醉,但是我真佩服他,怎么能一句都唱不准呢

    ==================

    对对对,我听他唱歌每句都不准,就有这种感觉,真是服了他了:))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7-21 20:40:59

    还好周小伙这点象我,没象他爸:)

    有多快乐:

    2009-07-21 20:48:57

    啊,好热闹。我只是断断续续地看了一些,等我看全了,也来凑热闹。

    泡泡:

    2009-07-21 21:05:32

    呵呵,色女不少啊,我也是其中之一:)执子和周同学都很可爱啊!

    yuna,我爱,LG唱歌走调没关系,我表妹LG唱歌也走调,唱得跟二声部似的,每次他俩合唱的时候就是完美的和声,别有韵味:)

    yuna_1978:

    2009-07-21 21:29:27

    泡泡抱一下,我和老公没唱过对唱,只合唱过,当着外人我不带着他唱他就不好意思开口:)

    泡泡:

    2009-07-21 22:12:19

    抱抱yuna,那估计你俩的“和声“也很好听:)

    容容:

    2009-07-22 06:03:45

    看来是女人能说会唱锕。

    我的感觉就是,我老公唱歌的时候,我的嗓子就痒痒,非常想唱出来把他的声音盖下去,或者给他纠正过来。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