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风残月:两艾生娃娃(4)

艾月出院一周,艾风去看她。

艾月:我们明天回老家了。

艾风:(愣了半天)—你疯啦,出院才这么几天,孩子又是早产,怎么能坐长途车呢?

艾月:票—都买好了。

原来楼上那家住户刚刚前两天开始装修,电钻声震耳欲聋,跟楼上的交涉,人家签了装修合同哪能说停就停,月哥大概正好想落个清静,就打算送她们三个回娘家。月妈在边上开始抹眼泪,数落艾月太没主见,担心婴儿太弱,最后叹息道可惜不是她们老艾家的孩子,她也说不上话,只能由月哥决定了。

艾月如果还算没主见,那谁还有主见,装修的时候那叫一个雷厉风行,决策果断。可眼下她是虎落平阳了,剖腹产才一周,家里没法住了,不回老家怎么办,指望月哥想办法是指望不上的。艾风和风哥商量了商量,建议他们回筒子楼,明天他们帮着去拿钥匙,跟管楼阿姨沟通一下,月哥负责退票找搬家工,月妈负责收拾东西,明天赶在楼上开工前就搬,先到艾风家落脚。

艾月搬走后原来筒子楼里的房子家电全都拆走了,空调热水器什么的再装太麻烦,就将就着凑合过了,月妈新老房子两头跑,更加劳累,于是艾月坚持让月妈晚上在新房子睡,休息好一点。月宝宝白天很乖,可晚上爱哭闹,月哥虽然就睡在边上,却从来不会被吵醒,艾月想到他白天要上班,也不是叫醒他,所以自己很辛苦。艾月觉得是自己怀孕的时候心情不好月宝宝才不好带的。终于熬过了一个月,艾月和月妈迫不及待的带着月宝宝回了老家。

艾风在孩子问题上跟艾月正好相反,非常喜欢孩子,肯定要生孩子,而且在没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要到某个想生多少生多少的地方生两个。可艾风和风哥都想趁年轻再折腾折腾,就没急着要孩子。但是艾风的一个人生目标就是在三十岁之前一定要让儿立。

出国第二年,艾风要生孩子的愿望越发的强烈起来,再不生的话人生目标可就实现不了啦。艾风想生孩子想疯了,觉得不生,自己活着就没意义了。可风哥说他还没ready,学业又重,没法好好照顾艾风和孩子,不管他怎么对艾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艾风始终是一副没孩子就活不下去的表情,风哥只好妥协了,同意做人。

其实艾风也是很狡猾滴,在好几个月前就成功说服风哥戒烟了,风哥本来也不太喝酒,现在更是滴酒不沾了,所以万事具备,只欠。。。了。

第一个月没成功,当艾风发现例假来了,万分失望。但是没关系,才一个月而已。第二个月。。。例假推迟了一周,艾风兴高采烈的去验孕,阴性,失望。。。但是护士说,可能还早,再过一周来试试。过了一周例假还没来,又去验孕,成功了!!!可是为什么有一点点出血呢,会不会是宫外孕啊,紧张。。。于是赶紧越医生,医生又马上帮艾风联系了做B超,还好一切正常,胎儿在宫内,有心跳,B超显示的胎儿大小和预测的日期也相符,于是艾风欢天喜地的回家了。

可是怀孕远比艾风想象的要难受很多。艾风开始狂想念小时候的家乡小吃,豆浆,油条,包子,馄饨。。。,醒着的时候想,睡觉的时候做梦也做到自己回到了老家,走在一条小吃街上,到处都是小摊,可是怎么都没卖家乡小吃的,难道是在中国城,尽是卖广式点心的,不管怎么说,先吃点吧。可还没等艾风走到一个小摊跟前就醒了,结果什么也没吃上,艾风急得哭了。风哥也急了,跑到中国城背了一百多块钱的东西回来给艾风改善伙食。

可艾风想吃的包子油条烧饼什么的没地方可买,怎么办呢。风哥虽说厨艺不差,可他一个南方人,他家里连包饺子都是买现成的皮子,根本不会做面食,艾风比他强点,饺子面条都会自己做,可眼下怀孕了,什么都做不了了。风哥琢磨了一下,烧饼油条难度实在是大了点,要不试试包子吧,至少面包粉是有的卖的,按上面的方法发面试试。

刚开始的时候做的包子只有刚出笼的时候是发的好好的,过一会儿就瘪了下去,好在风哥是很有毅力的,屡败屡试,不断摸索,到后来做的包子就每次都成功了,虽然始终也不会在包子包出摺来,但是有摺没摺都是包子,味道是一样的。

艾风的饮食习惯也变了很多,原来喜欢的东西现在碰都不碰。特别怕油烟味,只要是用油炒过的菜都不吃,闻着都难受。就愿意吃腐乳,咸菜,粥之类的东西,可怜风哥忙着上学之余,还要照顾艾风挑剔的胃,有点焦头烂额了。自从怀孕后艾风就再没做过饭了,顶多洗洗碗。好在风哥干活利索,三下两下就全部搞定。艾风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特别容易累,见了能躺的地方就躺下,从卧室睡到客厅,一天不知要睡多少觉,醒着的时候就思考下一顿要吃什么,要不就翻翻孕妇手册什么的,看看什么东西不能吃,有哪些注意事项什么的,好像自己怀的是颗炸弹,一个不小心就会造成不可弥补,让你终身遗憾的后果。

艾风不光自己读那些手册,还圈出一些章节指定风哥读,比如要更关心体贴孕妇啦,要照顾她们各个阶段的心理变化啦,等等等等,盯着风哥每天读,免得他一不小心把艾风的心情搞坏了,到时候风宝宝出生后就难带了,象月宝宝那样爱哭闹。

艾风算得上是模范孕妇,什么都是按医生和手册上说的做,比艾月听话多了。只是偶尔还是要熬夜看点书,功课也不能太落下,结果后果是风宝宝也喜欢熬夜,每天都能玩到十点,十一点,都不肯睡觉。艾风曾经试着7,8点开始给风宝宝酝酿睡觉的氛围的,结果她小老人家却坚持不懈的玩,害的艾风breastfeeding了很多次,浪费了3,4个小时,自己都险些睡着了,风宝宝仍然是没有睡意,于是艾风只好顺其自然,让她去玩了,自己在边上看点书。

艾风怀孕一路都很顺利,一切都很正常,除了有一次刚饱餐一顿就去产检,结果血糖偏高,医生很重视,怕她得了糖尿病什么的,非得让她去做个葡萄糖耐受性试验,那个葡萄糖浆甜的程度你根本无法想象,还要在规定时间里喝完(15分钟,20分钟?忘了),那是艾风喝过的最难喝的东西了,喝之前要抽血,喝之后要抽血,过了多长时间还要抽一次,从早上8,9点一直折腾到下午1,2点。还好一切正常。

艾风因为个子小,一直很担心能不能顺产,于是到了孕后期,每次检查都要问助产士能不能生的出来,每次都得到肯定的答案,能生出来。这儿可不像国内,想剖就剖,人家觉得不用剖,就算你出钱别人也不给你剖。没办法,只能听医生的了,艾风就是怀着一种万死不辞,听天由命的心情进了产房。

助产士很友好,时不时的进来检查一下宫口开的程度,还不时表扬艾风是个good girl,doing really well之类的。并且定时听胎心,每次都说baby很happy。艾风就觉得奇怪,胎心正常baby就happy啦,什么理论啊。

艾风决定自然生产,能不用药就不用药。对艾风而言,阵痛不是痛的很厉害,主要是那种不可名状的难受,坐也不
是,站也不是,躺也不是。艾风也不好意思乱叫,叫了不仅消耗体力,还于事无补。助产士看艾风难受的要命,建议用药,还说你这样硬撑会让你精神紧张,不利宫口扩张,而且消耗体力,你要保存体力到时候push。于是艾风接受建议,打了止痛针。之后果然感觉好很多,但是副作用是恶心,呕吐,艾风吐了两次。

过了两个小时,助产士说我准备给你破水了,你已经差不多ready了,艾风听了很高兴。

助产士说你感觉得宫缩的时候,大概就象想排便的感觉,就push,没有宫缩千万别push因为push了也是白费力。可艾风当时根本没觉得自己有什么想排便的感觉,只好乱push一阵,好在助产士不时指点一下什么时候可以push,还不停的夸艾风是个good girl。艾风觉得好像力气一丝一丝的被抽走了,可助产士还在那儿一个劲让她push,并且一个劲的reassure艾风that’s it, well done,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累死了,困死了,想睡觉了。。。。。。

助产士忽然高兴的说已经看到婴儿的头发了,问艾风要不要摸摸,艾风无力的摇摇头。又push了一阵,助产士终于说要给艾风上麻醉,侧剪,一阵忙乱后,她说give me a really hard push,艾风正准备push呢,人家那儿已经说出来了,万分困惑之间,风宝宝被放在了艾风胸前,是个很丑的小家伙。

One response to “晓风残月:两艾生娃娃(4)

  1. 风宝宝如今有没有变的漂亮很多?

    听到宝宝,娃娃之类的词我都要激动不已。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