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陆小镇:晚秋

(忆起旧时人和事,写个短的练练手。)


(一)


今天是晓琳上班一周年的日子。


早上她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想到要上班,真头疼。


刚刚工作一年,就一点激情都没有了。这也不怪她,整天对着办公室那两个阿姨,多少热情都被她们消磨光了。这两位女同事都有
50岁了,晓琳上班的第一天,她们就让她喊她们阿姨,晓琳只好从命。


早上
830上班,晓琳通常都是825到。


进了办公室,先给自己沏杯茶,然后看着窗外,默默的听着那两个阿姨诉说各自家里昨晚的事。等她们老公孩子的讲完,如果还有精神,就开始用她们的人生经验教育晓琳。但今天有些例外,她们没讲自己,也没讲晓琳。就听胖胖的王阿姨神秘兮兮的说:“哎,你们知道吗?技术部新来一女孩,今天来报到。知道吗?听说是技术部小邱的女朋友。晓琳,今天她来肯定要找你办手续,到时候你就看到了。”

晓琳没说话,她越来越受不了她们这个样子了。不就是来个新人吗,何必这么神秘,这么好奇?


瘦瘦的张阿姨说:“哼,不定又是哪位大人的关系。”


晓琳实在没兴趣这个话题,准备开始工作,昨天的东西还没写完呢,后天要交上去。她刚打开电脑,领导就打来了电话:“晓琳啊,技术部来了新人,叫韩辉,是女孩啊。一会儿她找你,你把手续给她办了吧,老规矩。”


“好的。给不给她宿舍?如果给的话,给哪里的?”


“给她宿舍。给哪里的都行,你随便吧。”


半小时后,一位个头高挑的,披着长发的清秀女孩站在了晓琳面前。


晓琳给她讲讲单位的各项制度、福利,又给了她几张表,让她填。


等这一切做完了,还没等晓琳说话,王阿姨就说:“小韩啊,你老家哪里的?”


“甘肃的。”


“那么远啊。北京就你一个人?”张阿姨的好奇心也不小。


“不是,我姥姥一家在北京。我妈是北京的,她是三线的时候去的甘肃。”


“哦,那一批人苦啊。”


“你今年多大了?”


22


“跟晓琳一样大。”


韩辉笑着看看晓琳,晓琳也笑了,说:“走吧,我带你去别的部门转转。”


楼上楼下的转了一遍,又带着她看了宿舍,晓琳算是完成任务。两人分手的时候,韩辉说:“谢谢你,我刚来,或许以后还得麻烦你。”


“没关系,有什么事就找我,不用客气。”

(二)

一连几天,韩辉都是晓琳办公室的话题。


两位阿姨为韩辉叫屈,这么好一女孩,怎么成了小邱的女朋友?那小邱长得忒对不起人了,技术能力也一般,他凭什么呀!


“哎呀,阿姨啊,你们就不嫌累吗?管那么多人家的事干嘛呢。”晓琳心里对这个传言有很大的疑虑,

这几天韩辉还真的因为几件日常小事情找过晓琳,如果小邱真是她男朋友,她怎么不找他呢?


疑虑归疑虑,晓琳才懒得管别人的事呢,她可不象那两位阿姨那么好事。


因为技术部在一座独立的小楼里,和办公的主楼有一点距离,晓琳和韩辉就只能在单位餐厅里碰到。开始的几次都是偶然碰到,有一次韩辉问她:“你一般几点来餐厅啊?”


12点。”


“好,那我以后也
12点来。”


以后她们就在中午休息的时间里,一起吃顿饭,聊聊天。慢慢地,晓琳发现韩辉除了和自己,似乎不太和其他人交往。技术部还有几位姐姐,晓琳极少见韩辉和她们在一起。


关于韩辉的话题刚刚在晓琳的办公室沉寂了一个多月后,传言又起了。只是这一次风向变了。


一日两位阿姨问晓琳:“哎,你天天和她在一块,小邱到底是不是她男朋友?”


“不知道。”


“你问问啊。”


“我有病,问人家这事干什么!”


“你知道吧,技术部的人说的,韩辉为了能来北京,做了小邱的女朋友,等小邱把她弄过来了,她就不承认了。”


“现在的女孩子,太有心计了。她能来北京,她父母退休后也就可以来了。”


晓琳听了很生气,这些人太无聊了!“我就奇怪了,你们怎么对这么一个孤孤单单女孩子这么感兴趣?

开始你们说小邱不配她,现在又把她说成这样。”


“你懂什么!一件事反映一个人的品质,哪有她这样利用完别人就把人踢一边去的。”


“你知道吗,现在应届毕业生哪个不想留京、进京?指标有限啊。北京户口值钱。”


“真的?值多少钱?有人买我把我的卖了。”晓琳说完没好气的甩门出去了。


受不了了!这地方真是不能再呆了!她一个人走出办公楼。


已经入秋了,天高云淡,本是个让人感觉清爽的季节,可晓琳的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

(三)

传言还在继续着,晓琳已经很长时间没再见到韩辉了,她不知她怎么了。


所以那天在餐厅见到她时,晓琳很是惊喜。


“你这些日子去哪儿了?”


“我病了几天,在我姥姥家休息。”


“噢,现在好了?”


“好了。”


过了一会儿,韩辉犹犹豫豫地跟晓琳说:“我可能要走了,其实这些天病早就好了,我是在外面找工作来着。你不要和别人讲啊。”


“知道。能找到单位就走吧,这个该死的地方!我也呆不长的。”


“其实这个单位待遇还是很好的,只是我。。。。,你听说那些传言了吧,我也不知道在我来之前小邱是怎么说我的。他比我高两届,是他帮我来的北京,可是当初他也只是说愿意帮我,能在这个单位拿到进京指标。我也没说过要做他女朋友,他也没这么要求过我。不知怎么到这儿后就变成这样了。”


晓琳安静地听着,看到她眼睛里泪光莹莹。


“我没法在这里呆下去了,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觉得有人在我背后嘁嘁嗏嗏的。”


“别搭理他们,都是闲得。”


晓琳希望她赶紧找到新的单位,赶紧走,总在这么一个环境里,对人的身心是个伤害。


这是一个传言永远比事实来得快的地方。韩辉找到了新的工作,在办离职手续的事在韩辉亲自告诉晓琳前,她就听说了。她心里替韩辉祈祷着,愿她一切顺利。她知道按习俗,各部门的头目们大多会在这个时候拿一把,但愿他们不要太刁难韩辉。


再在餐厅见到韩辉时,晓琳急切地问:“办得怎么样了?”


“还好,还有一个部门没给我签字。”韩辉比刚来时瘦了,这几日更显憔悴。


“哪里?”


“计划生育。”


“什么?!”晓琳感到哭笑不得,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和计划生育有什么关系?


计划生育说是一个部门,其实就王阿姨一个人。也正因为她一个人,没必要单独占个房间,就安排在晓琳的办公室了。


“我没见你去找她啊。”晓琳说。


“我找了两次,碰巧你都不在。”


“你把那张表给我吧。我帮你找她。”


“啊?这样会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


晓琳笑了,“影响我什么?放心吧。我知道你的事单位的大小领导都同意了,她能怎样?不怕。”

(四)

晓琳把那张需要签字的表放在王阿姨面前,说:“阿姨,帮我个忙吧。”


“嘿,她去找你了?”阿姨面带不悦。


“哪里啊。阿姨!她不知您什么时候能有空儿,我就让她放我这儿了。我的事您不会不管吧?那我揽下的这事您也得管。不管我跟您没完。”晓琳边说边晃着王阿姨的胳膊。

王阿姨笑着对张阿姨说:“你听听,你听听,这丫头越来越厉害。跟我没完?没完我也不管。”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您对我多好啊,哪能不管我呀。”


忽然王阿姨严肃地说:“晓琳我告诉你啊,其实我也不是不想给她签字,只是我得要她明白,这单位不是跳板,弄到了进京的指标就走!谁都这样,以后这单位成什么了?都拿这儿当跳板?”


“是的,是的。象您这样为单位着想的人不多了,简直凤毛麟角。不过话说回来了,领导们都不在乎这些了,您受这累干嘛呢?是不是?”


“你气我?!”


“没有,没有。我哪敢呀?还没给我签字呢,我现在就气您不是找不自在嘛。嘿嘿,阿姨啊。”


“得,得。这次看在你的面上,我给她签。下次你也别揽这事,她办好就走了,你可还得在这儿呢。”


“行,听您的,没有下次了。”


韩辉走的那天,晓琳去送了她。


韩辉把一张纸递给晓琳,说:“这是我新单位的电话和我姥姥家的地址,你记着要找我玩啊。”


“好的。我会去找你的。”


街道两旁的落叶,被她们踩得沙沙作响。已经到了晚秋,天也凉了。


“都说秋天是北京最好的季节,我一点都不觉得。”


“会好起来的,换了新环境就好了。”


“这些日子谢谢你啦。我在这里就觉得你亲切,总觉得别人都那样看我。”


“因为我们同龄嘛。你也别想那么多了,反正以后他们想看你也看不到了。”

公共汽车进站的时候,韩辉又叮嘱晓琳说:“你一定收好我的地址,你是我在这里的第一个朋友,记着去找我。”


晓琳使劲地点着头。


回来的路上,晓琳又想起韩辉的话:“我现在的单位是个小公司,才十几个人。我想小单位会好些,人少,事情也少,不敢再去大单位了。”


晓琳回过头朝汽车开走的方向望望,但愿她能够早些挥去这些阴影,有个快乐的开始。

 

 

 

 

 

One response to “欧陆小镇:晚秋

  1. 真折腾啊。还好最后圆满解决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