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呼吸(33)

作者:pastell

客人送走,两个老家伙果然来事儿了。

“你看看你看看,啊—呀—嘞,他们这也叫来提亲,送的都是些什么,”妈妈手上拎着Hans爸爸送来的大礼盒,“这加起来也就几百块钱咧,来我们家拿这些东西他们也拿得出手,亏得还是第一次来看亲家,真是太不把我们家当回事儿了嘞。丽丽,你可是看到了啊!”

妈妈最后一句的口气像是要我不要忘了家仇。我的心已经被揪得发直,不知道该说什么,爸爸同时也凑了过来,盯着那些东西发愣。

“这肯定是他那个妈妈想出来的,我一听她讲话就知道她是个厉害的女人,是她的主意,故意买了这些低档的东西来气我们的。你看他送给舅舅的和留下来的这几条烟啰,根本不是什么高级烟,就是很一般的,搞得我们在舅舅面前都没有面子,真的失格嘞!”

妈妈垮着个脸说完上面的话,看来气得很深,一时难得缓过来的势头。

爸爸走到妈妈跟前,蹲下身子用手翻弄着那些礼物,表情很严肃,不出声已经让我觉察到他把气沉得很低,眼下那几个金光闪闪的大盒子仿佛一下子成了俗透顶的破烂货,“你妈妈讲得没错,他们送的都是好便宜的东西,一点提亲的诚意都没有。”

我做不出什么评价,因为没有经验,对这些送礼的规矩一点概念都没有。在德国那边有人来家里做客送就送了,送什么东西,我从来不讲究。至于所送之物贵不贵重,合不合礼节,我根本不在乎,人家有心送就很感激,即使是一样很小的礼物。有时候还巴不得别人什么都不要送,因为家里小没地方搁。只要来了就好嘛,大家一起热闹一下,开开心心的聊聊天,交流交流心声。我是向来对精神生活的要求高过对物质的要求,平日能有口饭吃就好,只要经济上不是太拮据。

爸妈说的可能也是吧,听说人家结婚男方是要给很多礼金和礼物的,相比之下这点东西是太寒酸了,也怪不得他们心里不舒服。Hans家里人也真是,我们跟他们之前都交代清楚了,这次回来一切结婚费用都给报销的。来一趟你就装也得装的客客气气一点儿,这样子怎么不让人心里有想法儿。况且我爸妈嫁自己心爱的女儿,眼里看得比儿子都重,乡下按老传统讨媳妇也不见得就这样轻易能过门吧。

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碰到这样的麻烦事儿我脑袋里是最没有条理了,只有混乱的一堆情绪,这个时候我妈却还能明明白白的接着往下挑。

“他爸爸真的稀里糊涂嘞,一千块钱说是给压岁钱,那你还带了个小的来啦,我还能不给他打回去,给这点钱不说还来个压岁钱的说法,给出手其实就是想要回去的,我是个明白人,这点味还不懂!我妹子结婚,我们家里这么大的事情说实在的他起码也要拿出来个一万才像样噻,他以为我把女儿把送给他们家啊。这是一点基本礼节都不懂的家庭,跟他们这种人谈这些肯定都讲不清的。你看啰,那天他说走就要走,脾气好犟的,不容得商量的嘞,那样子好像心里还有气,我真地搞不清楚,我对他那么客气,他哪里来的气。”

Hans爸爸那天说要走,我也觉得有些不可理解,说好要他们多呆几天的,反正弟弟也要开学了,就从我们家直接坐火车去上学好了,比从他们家过去方便得多。并且回去的火车票都没得买的,结果还是嚷着要走。

这时爸爸也插进来了,“我们并不是要他那两个钱咧,关键他有没有那个心,看他的态度。他真的给出手了,我们还不是让你们自己去花,我们两个你又不是不晓得,除了吃饭从来没有什么别的额外开销。我们是把你送出门,别人对我们家是什么态度,你自己心里要清楚,爸爸妈妈从小是怎么对你的。”

“我觉得,他们这次来根本不是来提亲的,就是来试探一下我们家的家底的,”妈妈最后总结道。

“我当时跟你讲了,不要带他们去买衣服的啦,历来哪有女方父母给亲家买衣服的啰,你也是太热情了。”

“我哪里知道他们是这样的啰,带他爸爸去买衣服,他还左一个看不上眼,只往贵的那边跑,试来试去,越选越贵,一个农民哪有什么场合需要穿那么高级的。”

“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别人当然开心了,巴不得哩。”

两个人越说越丧气,亮堂堂的新房子一下子阴云笼罩起来,大得像个不见底的冰窟窿。

我烦得挖心,接下来几天Hans的爸爸发来短信问候,我也没心思回,感觉好像回了就是私下里在背叛爸爸妈妈。Hans爸爸见我不会短信,干脆打过来电话,打又不打到我们家座机上面,只打给我的手机。手机铃声一响,妈妈便很警惕的望着我,我哪敢接,关键接了说什么好,说好听的,就算是很平常地慰问一下这边都会认为我胳膊肘往外拐,说不好听的那还不如不接电话,好端端的给人家那边来两句,别人还以为我发疯。

然而即使不会短信不接电话,妈妈仍要挑理。

“他们只晓得关心你嘞,要了你这个媳妇就够了,把我们两个老的有哪一点放在眼里了的啰!”

这根导火索在妈妈心里已经引发了,就不可收拾。她成天吵着要我给Hans拨电话,自己要亲自找他评理,让他明白他们家人这样做太过分了。

我在家也做不了别的事,静不下心来写论文,又不好一个人出门散心,把妈妈丢在家里,她整天不高不兴地,肯定不想我出门,而且就算我啥也不顾了跑出去玩也难得尽兴。

这些天妈妈精神充沛到每天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一大早她醒了就要过来唠叨,苦叹我的命怎么比她的还不好,落得这样的公公婆婆,分析起别人对我们家的种种不公那思路比任何时候都清晰。

如此几日,天蒙蒙亮,妈妈还没到我床跟前,我就觉胸口发闷,透不过气来。起来了,也是一整天淹没在其中,我的耐心被煎熬着,神经绷紧到要断的边缘。

能抽得空闲逃出来一会儿的时候,便在心中感叹:不想落入俗套还是不得已被扯了进来,想活得洒洒脱脱的,什么都撒手不管了,干脆来个脱世痛快,可我还是什么都丢不开放不下,缠不清又剪不断。

妈妈终于还是爆发了,在我面前丧气到恨不得捶胸顿足。

“我现在真是一点想头都没有了,自己一辈子已经荒废了,结了婚生了你只想着把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费了二十几年的心血只为把你培养出来,结果哪晓得送给这样的人家当媳妇。”

妈妈顿了一下接着说。

“那张医生的女儿就比你嫁得好啦,她老公小王我是见过的,个子高高大大,好帅气的,在银行里工作。他们两个人工资都很高,早就买房买车了。她的公公婆婆都是大学教授,很高雅的人,特别懂得体恤儿媳妇,住在一起没给他们添过麻烦,给钱结婚还帮着做家务带孩子。妈妈只有和那样的家庭就处得来,大家都讲道理懂礼节,能聊到一起去。林大彬他们家跟妈妈根本不是一类人,跟他们不可能有一点交道打。家里本来就没有人走动,现在结了个这样的亲家,妈妈到头来还是孤零零地,想找个说话聊天的人都没有。”

我好恨妈妈把我们拿来跟人家比,这样比来比去结果往往是把自
的比得一无是处,什么都是别人的好,自己家的情况最糟糕。

至于和亲家间的交流我心想,和他们为啥一定要交流,有什么非得找他们聊才能衬你心意,你也不是连一个说话的朋友都没有啊,我们家那一堆亲戚你几乎一个都搞不来,你找个所谓门当户对的亲家就比这强啦。

“你要为妈妈着想就应该现在放手,完全可以离了,找个什么样的不比他们家强。你还年轻,加上你的条件,是应该过得很富贵的。”

妈妈为我打了个不大不小的总见。

我摊在地上,一句话也没有回,只有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内心十分矛盾。明明是回来结婚的,Hans人还没回国呢,这边就闹着要我离婚,如何是好啊。妈妈今生我是对不住了,当初没有顾及她的意愿找对象,造成现在的局面。然而时间不能倒回,再嫁这样荒唐的事情又怎么可能。我没法儿实现妈妈的梦想,这辈子注定要欠她的了。

个别时候我甚至想得很极端,如果不可以选择自由,我不如将命还了回去,活在人世上如同跌入一个大大的失乐园。我的存在既然已经深深地扣入了矛盾的漩涡,我无力解决,不如草草将它清除算了。我常站在窗口望着外面出神,不想说话,人好像迷迷糊糊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对真实世界的反应变得很迟缓。

记得有人曾经提出来这么一个问题:“你们为何将我带到世上来?”这是针对自己的父母提出的,具体我不记得是因为什么了,大概是此人苦于人世间的某种烦恼无奈所言。我当时听了并没有什么反应,没想此刻却是深有同感,既然痛苦和不自由是注定的,你们为何给我生命。

爸爸下班回到家,见我情绪很不稳定知道事情严重了,十分担忧我的情况。一方面为了稳住我,不止一次地强调:“不要做傻事啊,爸爸白天要上班,你好好陪着妈妈,你妈妈就是一张刀子嘴,说完就没事的,你别管那么多,莫往心里去,这点事情不算什么的,爸爸还是祝福你们两个的。”

另一方面爸爸为了堵住妈妈的嘴在她面前只说Hans是个好孩子,像他这样有事业心很难得的,又很顾家,好东西只晓得往家里拿,对丽丽确实像自己上次要求的那样当作眼睛珠子看待。

爸爸的话似乎很管用,妈妈马上平静不少,但仍然要求亲耳听到Hans的发言,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还好言向我保证什么话都会好好说,要我放心不会吵架的。

爸爸和我的劝说目前看来都只是蜻蜓点水,治标不治本,也许现在也只有Hans能出面解决这个问题,让他们聊聊或许能有奇效。我拨通了电话,通话没有预想的紧张,妈妈陈述了所有发生的事情,Hans多半时候是在安安静静地听。

通过电话后第二天,Hans写来一封Email,是写给妈妈的。大概意思是,首先为他爸爸这次的考虑不周向我们道歉,说他爸爸就是这么个人,心粗,不是有意把礼送得这样薄的,他爸爸这次回去之后其实非常地感激,感激妈妈待他们这么好,当时实在是不好意思再呆下去才只好找理由走的。此外还说自己觉得很对不起我,结婚了还让我和他一起窝在小套间里,下次回去了一定会努力改善的。

我心想,这家伙以前没见他有这心思的啊,什么房子大房子小的,我从来没嫌弃过,说出这样的话只能让我觉得他是不是神经错乱了,或者是被人敲了一下脑袋突然开窍了。

这以后妈妈好一段糟糕一段的,总之就是不太稳定。Hans回国之前,还要求我拨过去好几个电话,刚讲明白挂掉电话,她又想起哪儿不对了要再打过去声明一下。

Hans那一阵子很忙,被妈妈的电话搅得挺烦的,有时候就干脆不接,联系不到他,本来不是我想找他,结果我心里也跟着难受,想着他是不是生我的气了,烦透了不想理我了。

Hans终于回来了,接到他的时候,他脸上还有些不快。可是妈妈只要看到儿子回来了,就完全开心了,再不念叨她那些破理论了,而是做了一大桌都是他喜欢吃的来迎接他。

吃过饭,Hans说要睡会儿觉,爸妈也说一路上辛苦了该休息休息。

进了我们的房间,Hans随手就将门关好,还试试锁上了没有。二十天没见,重回二人世界,我们俩一下子毛了手脚。他从后面抱住我,低下头亲我的耳后跟,痒得我一嗦一嗦的。

“你先去洗一下吧,水都烧好了,很舒服的。”

“那你陪我一起洗。”

“嗯---你等会儿。”

我去把换洗的衣服拿好,挂在浴室里,然后把自己的衣服脱了。Hans已经开始在冲水,看见我来了,把我拉到莲蓬头下。

“要不要老公在水里?”

“不告诉你。”

“老公想死你了。”

“那你不接我电话!”

“那不是忙嘛。”

“我不信,大周六的,你有什么事儿啊?”

“我---有时候不想接,妈妈老提那些事情,我还得忙工作,心里挺烦的。”

“害我以为你生我气了,不想理我。”

“怎么会?!好了,不提了。快说,要不要老公放进去?”

“嗬嗬,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很想笑。”

“为什么?”

“发情了呗,又想到处找洞了吧!”

“真难听,看来非得让我来把你塞住!”

“你这样子---真的—-很像—-嗯—-那个女温泉池里—-做喷泉用的—裸体男雕像---嗯—-赫----”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