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伊:曾经的游戏(1)

今天在坛子里看到70年代的回忆,都是些那时流行的游戏。记忆的水缸一下子就盈的满满的。
 
那些童年的记忆,在今天的孩子们看来,或许只能激起他们对当时物质贫乏的同情和单纯幼稚的我们的不屑一顾。但是于我自己,即便是在今天,偶尔和猪头在饭后聊起,也仍然是兴致勃勃的。
 
童年最持久的游戏,恐怕要算跳皮筋了。我是从小学一直跳到了高中。橡皮筋有很多种跳法,每一种还配有相应的歌曲或儿歌。《远飞的大雁》就是在那时学会的,也是今天我唯一还记得起的。《马兰花》也是其一吗?记不清了。每一种都要从脚踝跳到两臂高举(我们叫大臂)。当时的我,因为长得瘦小,所以是不适合撑筋儿的。但是弹跳力却是出奇的好,再高的皮筋都不惧。双腿或前挑,或后扬,总是轻轻送送就可以跳过。直到高中时和院子里的小妹妹跳皮筋,被妈妈呵斥,这才放弃。
 
童年最喜欢的游戏,还得是过家家,毕竟是女孩子嘛。开始时,是布娃娃式的过家家。就是大家都用布娃娃,假装着互相串门,shopping,吃饭,睡觉。后来,我们进入了过家家的高级阶段,开始真实的生活。曾经和妹妹,以及我的一个好朋友过了一个寒假的家家,都不过瘾。
 
童年最不可思议的游戏,是玩虫。今天的我,对任何的虫都是退避三尺的。因此,怎么也想不明白当时怎么能那么大胆,那么乐此不疲。而且,越是年纪小,玩的虫越恐怖。
 
记得大概4,5岁时,我常常从附近的水沟旁挖蚯蚓。然后在手里把玩,玩厌了,就丢给邻居的鸡当午餐了。再大一些,蚯蚓不玩了,开始在每年春夏之交的傍晚,去树下找一种叫金龟子的甲克虫。然后,用一只火柴盒养起来。课间时,让它们在桌上爬,或是教室里飞。也是玩的不亦乐乎。其他的诸如捉蜜蜂,逮蚂蚱,养蝈蝈就更别说了。曾经养过一只绿色的蝈蝈,爸爸给它用冰糕棒编了一个笼子,它一直从秋天活到冬天,好几个月才死去。
 
童年最兴奋的游戏是属于冬天的。堆雪人,打雪仗,还有滑冰。那时的冬天似乎比现在冷很多。每年刚进11月,河里的水就开始结冰了。于是,每天放学后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去滑冰了。
 
看到这里,猪头说,他曾经央求他爸爸为他做了一个冰车。其实很简单,就是将烧红的铁丝缠在一个做好的木架子下。再找两根铁棍当雪杖。当时,他爸爸给他缠了两根铁丝。这样更容易滑一些。但是,那时我的爸爸妈妈工作都很忙,而我和妹妹好像也都很懂事的从来没有向他们要东要西。而且,冰车还要每天搬来搬去,所以好像只有那些专业的男孩子才用。
 
我们这些女孩子都是用另外的雪具,—— 石头。每次用完,我们还会很小心的藏好自己的石头,下次接着用(猪头在嘲笑我,“用石头怎么滑?还藏起来。”)。不过真的是,要想找到一块好用的石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时如果碰巧你的石头被别人拿走了,就不得不重新寻找一块。要找那种大小适中,而且比较平坦的石头。太大的石头搬不动,而且在冰面上也不容易滑动;太小呢,人又没法在上面坐稳。要反复比较,才能找到一块合适的。还要试验几次,让下面粘些冰面儿,这才能好滑。有时刚找好一块,就开始天黑,要回家了。只能小心又小心的藏好石头,同时在心里默默祈祷不要再次被人拿走。然后才恋恋不舍的往家赶。
 
童年最淘气的游戏当属翻墙头。呵呵,好像男孩子干的多一点,不过我也是做过的。我生活的部队是建在山沟沟里的。为了防止山里的野兽,也为了和当地的老乡的农田隔开,四周都是建有围墙的。不过,总有人为了方便……..。
 
我们也常常翻墙出去,到山上摘酸溜溜(学名沙棘。后来知道,是一种很有营养的野果),刺涟涟,牛油果,……还有些不记得名字了,反正都是些野果。我尤其喜欢酸溜溜,橙红色的小果,酸甜酸甜的。常常摘一大枝回家,一边看电视,一边吮果汁。有时也挤出汁来,加温开水和奶糖泡着喝(好像后来卖的价格不菲的沙棘汁。不过,我们泡的还有一种奶香味)。总之,那时是经常翻墙头去山上玩的。
 
也因为翻墙头,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被爸爸惩罚。那次,突然心血来潮,要去野餐。就是到野外自己烧火做饭。和爸爸一汇报,就被一口拒绝。因为爸爸担心冬天的山火。当时总觉得爸爸是杞人忧天(现在三天两头看到加州的山火,我才真正体会到爸爸当时的担忧)。这么好的计划怎么能因为领导的不批准就作废呢?既然明着不行,那咱就来暗的,—— 偷偷去。
 
于是我就在一个星期五的下午,趁爸爸妈妈上班不在家,领着妹妹,和我最好的朋友一起翻墙上山了。我们在山上具体吃了什么记不大清了。隐约记得好像有一个西红柿蛋汤。其他的就是用罐头盒子煮点菜什么的。想想那个年纪的我们也做不出什么名堂来。但是当时好像吃的很起劲,就像是什么佳肴美味一样。还约着下次接着野餐。
 
晚上回到家,自然免不了爸爸的责罚。妹妹因为太小,所以当然只有我一个人领罚了。被爸爸罚写检查,外加罚站2小时。我这个人从小脾气就很倔,所以从不会服软求饶。于是就那样直挺挺站在门口。后来,爸爸心疼,就偷偷把自己的手表播快了(这是我后来偷看爸爸的日记发现的)。所以实际可能只站了半小时:)。当然,以后的野餐也都改成在朋友家院子里进行了(总归是在外面了。那时就是不想在家做,想体验野外的生活:))。
 
怎么一个比一个写的长了,还有好几个没写呢。看来这回忆的阀门是不能轻易打开的,容易洪水泛滥啊(不是水缸,成水库了)~~~~看来今天是写不完了,只能下次接着续完了。

One response to “紫伊:曾经的游戏(1)

  1. 至少高中开始学淑女俺能追得上你! :-)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