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徙(1-2)

作者:枚灵

(1)

两千年的元宵节刚过,王凤燕和赵刚就迫不及待地让梨花给她找房子,看那架势好像找到房子,就立即在城里开创一番事业一样。凤燕要租楼房住,急起来梨花还真一时半会,难以给她找到合适的房子。梨花以前倒是租过房子住,但那都是郊区的平房,比较好租。梨花想起上街时经常看到路边的电线杆上,贴着一下些纸,上面大多是租房和卖房。

于是,在一个不太寒冷,但春风肆虐的早上,梨花骑着她那辆二手三轮车,上面坐着她六岁的儿子和王凤燕,开始了在大街小巷里转悠。看到墙上或者电线杆上有字纸就停下来看,凤燕就按上面号码打过去,这样子问了好几家,不是位置不行就是价格不合适。梨花用力地瞪着三轮车,羽绒服里面的毛衣,早已湿透了,然而脸颊却被风刮的冰凉生疼。

这些倒没啥,她特别担心的是后面的儿子,儿子很安静地坐在后面,小脸早已连冻带被风刮的通红。梨花怕他会感冒了。儿子只要感冒就特别麻烦。梨花真想赶快带儿子回去。可凤燕的样子是找不到房子,就不回家。梨花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好继续找。

临近中午,终于遇到一家离华夏商场近,价格是一个月350块钱的两房一厅的一楼。梨花和凤燕在电话里和那人约好了去看房,结果到了那人那里才知是中介。梨花心想,早知是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找中介呢?凤燕听中介那女人说看房得交三十块钱,可能她也觉得,梨花带着她转了一头午,有些不好意思了,就说;“咱不找连,30块就30块,就去看这家吧。”

    

中介那女人给房主打电话后,就滔滔不绝地说起了这家房主;“人家不愧是化工厂的副厂长,房子装修的又好又没怎么住,人家就分了干部楼,里面家具、电器、厨房用具一应俱全,什么都没带走,人家不大差这点东西。你们提包进住就行。”她这一说,梨花和凤燕还没看就已经相中了。

    

等一行人去看过房子,中介那女人没说错,就连暖气都开着,空调也没撤走。房子又是在单位宿舍内,门卫盘查得很严,安全没问题。凤燕和梨花在房间里各处看了又看,除了有些灰尘,真没的说。凤燕尤其看得仔细,她摸摸家具,用手压压沙发坐垫说;“这海绵还行!”;走到凉台,兴致勃勃地计划着可以养一些啥花,梨花跟在后面只管随声附和着,她得看着儿子。儿子这回终于可以下地跑了,正满屋里跑来跑去,身上手上到处都是灰,梨花拉都拉不住,只好让他跑。

这时又听见凤燕在厨房里喊她;“梨花你来看看这厨房!”梨花急忙过去,“俺刚{很}喜欢这做饭的地方连{了},等俺全家搬来,俺好好给你露一手,做几样小菜,请你和刘坤来尝尝。”梨花连忙笑着答应,“那好啊!”

   

“你们不要看了,这房子还有什么看头?还有什么相不中?签合同交钱吧!”房主有些不耐烦了,凤燕这才停止审查。一切手续办完,凤燕也不再回梨花家了,想直接去火车站坐车回家,收拾好了后天就搬来住。房主有车就顺便蒋凤燕送到火车站,梨花只好打的去中介,騎她的三轮车带着儿子回家。

(2)

梨花回到家,王坤已经下了班,正在厨房里洗菜,炉灶上正坐着稀饭锅。“怎么你自己回来了,王凤燕呢?租到房子了?”

  

“租了化工厂的房子,她急的那样子,回桃花岭了,准备后天搬来。”

  

“帮她归帮她,但你不要和她走的太近,她那人心眼很多,吃亏的事情她是不会干的!”王坤的第六感觉又发挥作用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也不要把人看的那么样么?”

 

“我也是随便说说,你自己多注意就行。”

 

王凤燕所在的溪水镇和梨花所在的李家镇相邻,相隔也就十几里路。那年两人在县城里的一个缝纫班同学缝纫,两人都是高考落榜,相同的命运,共同的话题,让两人成了好朋友。三个月学成后,她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镇上,可是两人谁也没做裁缝,而是都进了工厂上班。

后来有好长时间没联系,大概有一个夏天吧。突然有一天凤燕就来找梨花,说她定亲了,男方是她家邻近的桃花岭村,还说男方还想年底就结婚。梨花听了追打着凤燕;“好啊你个凤燕!找了婆家都不和俺说,都要嫁人了才来告诉俺,你算啥好朋友?”

“好了好了,俺结婚时让你去送俺,这样行了不?”

“不行,不行!”

“那俺把这个新头花送给你,总行了不?”

“嘻嘻,那 俺就饶你这一回!”

  

王凤燕是腊月里结的婚,丈夫赵刚中等个子,黑黑的脸膛,五官倒是很端正,不太爱说话,一看就是很本分,憨厚的样子。因他排行老二,凤燕就叫他“二憨子”。新房是老家的两间旧房子,凤燕说新房地基来年开春才能批下来,那时再盖新房。

  

之后,两人又有好长时间没见面,再见面时,凤燕已有六个月的身孕。因为分家和公婆吵架,也和她家那位“二憨子”吵、他还砸了她的陪嫁。

 

“你说气人不?嚎,他爹妈就是看他憨,,才分了俺那些饥荒,让俺还债。你说他一冬天又没拉货,拖拉机成天闲那里,俺上哪去捞钱去?还不都是俺娘家护贴俺!二憨子他不知足啊!”风燕好看的丹凤眼里蓄满泪水,因为激动和气愤,整个脸庞都是红的。

 

 “他还摔我的嫁妆,你说俺能不和他急?我回家和俺娘说了,俺哥和俺两个弟弟不愿意了,去他家好闹连,吓那老两个老东西,插了大门不敢出来。俺兄弟就打了二憨子。俺家里人都不让我回去,说趁早打了胎,另寻一家人家。俺刚烦气连,你说俺还要这个孩子不?”

  

“你打了胎,和他离婚再找的男家要嫌你咋办?还是不要离了吧。”

 

“这些俺都想过,不离以后的日子咋过?还是你现在一个人好啊!”

 

俩人躲在梨花的屋里,悄悄地说。凤燕千叮嘱万嘱咐;“这事俺只和你说,你千万不要和俺婶和俺叔{梨花的爹妈}说。”梨花连忙答应着;“嗯、嗯!”

  

凤燕在梨花家里呆了五天,是梨花把她送回娘家了。梨花又替凤燕去找赵刚,让两人见面,好好谈谈。这一谈就果然谈到一块了。到了冬天还生下了女儿。梨花还为此沾沾自喜过,认为凤燕的婚姻是她梨花挽救的。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门亲。”梨花是也不想拆庙,也不想拆别人亲。在她看来凤燕那“二憨子”并不憨麽?

  

凤燕坐月子时,婆家没有煤,大冷的天连个炉子都没有,娘家去送米,看到这样只好又将凤燕娘俩接回去住。

 

后来梨花也是忙着上班,还经历了一次锥心刺骨的失恋,梨花受此打击,就离开了溪水镇。有凤燕的前车之鉴,梨花就挑剔了许多,总也高不成低不就,心里很烦恼,也就顾不了凤燕,凤燕因为要带女儿,也不和梨花联系,直到后来凤燕在娘家的帮助下,盖了带厦檐的新房,才又和梨花联系。那时梨花在a市打工,已经和王坤在交往了。再后来,梨花和王坤结婚后,就在王坤的工厂附近租了民房住,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离得远了,又因梨花租房住,就没安电话,她们之间也就失去了联系。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