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徙(7-8)

作者:枚灵

(7)

    梨花的布艺店开业不久,西班牙风情街二期工程的住户,陆续开始家装,她的布店,及时进了一批窗帘布和床单布。梨花一个人可以制作,那么安装怎么办?只有等王坤和同事换班后,他负责安装。梨花家在最南边,她的布店在这个城区的北端,这样每天来回折腾,生意又忙,两个人就都很累。梨花不禁对王坤感叹;“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你瞧瞧人家风情街那些大房子多宽敞,啥时候咱也买一套住住。也省得来回跑了。”

   

“好是好,你没票子说书给人听?”梨花听王坤这样一说,想想没钱,真是一切免谈。

     一提起钱来,梨花不由想起一件事,就对王坤说;“哎,你还想着没,原先和咱住一个院里的雯雯妈了吗?你猜怎么着?离婚了!”

   “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我碰到雯雯妈了,她现在下岗了。哦,对了,她就在风情街给人卖房子。哎呀,她可惨了,那男的找了个东北小姐,把她家的钱都提了去了,男人一分钱也没给他娘俩留下!这不离婚了!你说这男人咋这么没良心!怪不得凤燕说,女人不抓钱,是不行啊!”梨花说完了,还沉浸在雯雯妈的遭遇里。只听王坤说;“我说哪,怎么就问那话?哦,原来是这样。”梨花傻愣愣地问;“啥话?”王坤没正面回答,反而说了这样一句话;

   “你先把心放肚子里去,如果有一天,咱俩要是走到那一步,我会把你安顿好了!”

    梨花听了王坤这话,不知是感动,还是想到以后他们会有那一天嘛?眼泪就流下来了。王坤见了笑着说;“你看你,像个小孩似的!”说的梨花又“扑哧”笑了!

 

   梨花这里形势是一片大好,不仅她店里的生意好,而且还有一件做梦娶媳妇——想好事!这好事,不是想,而是成了真——

   凤燕那里的形势却是极其严峻,不光有雷鸣还有暴风雨!

   凤燕揣了钱坐车回了李家镇,下了车,让大青先带小青去姥姥家,说自己去办点事就回家,接着就直接找到了小寡妇燕小娟。那燕小娟还真是个美人胚,身段像没生过孩子,皮肤白白净净,一双媚眼正抛来抛去,到处撒摸人。凤燕本来想好了,见了燕小娟,好言对待,再怎么说自己也是高中生,总不能像一个怨妇一样,冲上去打或骂。可是在见了燕小娟那媚态以后,凤燕也不知自己就怎么火气大了。于是,从包里拿出了钱,径直走到燕小娟前;“还给你借给赵刚的钱!你点好了,以后咱们两家两不欠!你要是再浪摆浪摆地勾引俺家赵刚!俺不会让你有好下场!浪货!骚货!”一扎红票子摔在燕小娟的身上。

    燕小娟的脸色唰地就变红了,好像猛然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才清醒了一样,脸色立刻有红变青;“你—-你这样的泼妇!还能拴住男人的心?俺借赵刚钱,那是他和俺有—-情分!——-拿了你的臭钱,滚!—-”那一扎红票子,被燕小娟狠狠地扔了出来,擦着凤燕的脸庞飞过去,摔在马路牙石上,像落红一般撒了一地。

    燕小娟开车扬长而去。撇下凤燕恼羞地直跺脚;“破鞋—-!骚货——!没脸没皮——!”

    车站上人来人往,流动的小贩,正在等人的出租车司机,听见提到他们都熟悉的赵刚,一下将凤燕围了起来。“他俩咋着连?这钱没处花了?”

    凤燕慌忙用两手,将那一摊散钱,像划拉枯叶一样,搂到自己眼前,生怕被人抢去了。人群里唧唧喳喳地说着一些很难听的话。气的凤燕大声嚷道;“看啥看?关你们屁事!”泪水哗哗地流下来。

 

    凤燕受了这份羞辱,感到又气又憋屈,只想找人诉说。对谁说呢?爹娘是不能说的,说了他们又要担心,还说不定又是那几句老话;“早干啥去了?那一年要是离了不就没这些事了,现在弄了两个孩子,离了找谁去?!”凤燕是最不愿听他们这样说自己。她有时真恨自己的爹娘!他们只会泼冷水,要不就是火上浇油!跟姐姐说吧,她只会说;“不好好过日子,又吵什么?”一副训人的官腔。也可能离得远,年龄地位的悬除,使得她和姐姐之间,好像没有多少亲情,反不如,和自己相差不了几岁的哥哥和弟弟,来的亲热。说与梨花,现在自己不在a市,给她打长途电话,三言两语又怎呢过说得清?

 

     想来想去,都是“二憨子”惹的祸!回想那骚货说的每一句话,句句都刺她的心!她感到自己的心在汩汩地流血!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

     她像一只受伤的母狮,虽伤然威风不减!一股怨恨和怒火直冲脑门,只恨不能一步到家,找到那“二憨子”,一刀捅死他的心都有了!

   

(8)

梨花的布艺店,每天都要接几单生意,很够她忙活的,可是好运气还是光顾她的小家。王坤与他那些票友们,竟然中了福彩一等奖。每人分得了三十万。这可真是,运气来了,铜墙铁壁都挡不住!

   

这天上掉的馅饼,让王坤和梨花欣喜若狂,尤其是梨花,虽说没有像范进中举那样疯掉,但也像痴人差不多。两人关了门,躲在卧室里,痴痴地盯着折子上的数字。

    “小坤、小坤,咱们的折子上,真有这些钱?这些钱真的都是咱的了?”拿折子的手抖抖索索地。

   “那还用说?当然是咱的了!”王坤在喜狂过后,显示着他的骄傲和自豪!

   “瞧你那样!要是我自己中个五百万,你还不得恣地跳悬崖!”

     “嘻嘻——-”

   

    兴奋了好几天以后,两人就计划怎么去花这钱。梨花说;“买一辆车吧。你上下班,还有咱回家时,来回方便些。”汽车可是王坤最梦寐以求的。

   “还是先买大房子吧,在那里买了房,你上下班就近了,以后儿子可以在那边上实验中学。咱还可以用房子作抵押,贷款买车。这不就都有了。”住大房子可是梨花心向往的。

    最后还是听王坤的意见;买房。梨花没时间,选房买房等一切手续,就有王坤一手代办了。梨花只是听取王坤的汇报。

    那天梨花正忙着,王坤唱着小曲进门,将一串钥匙和房产证,递给梨花;“别忙了,走啊,看房去!

   王坤带着梨花,在风情街国际花园内,转了一圈。草坪、花圃、喷泉、游泳池、健身广场、影院……欢喜的梨花心花怒放。“装修又得好长时间,入冬前咱能住进来么?”

   “你现在就可以住进来!”

   王坤领着梨花在十八号楼,一单元一楼西户停下。开了门,并学着电视镜头里,那些绅士男人,做了一个请进的姿势;“请参观!”

   “哇!都装修好了!这木地板真好哎!哇!这卫生间还有浴缸哎!凉台还是落地窗!……这房子好大哎!”

    “ 一百五十平还大?你还没去二十号楼看看呢,一百八十平,那才宽敞呢!”

    梨花情不自禁地说;“这么大就够了!”

 

“怎么样?三十五万,带车库。”

   “二手房还这么贵?”

   “什么二手房?这是一起中奖的老刘的样板房!别人他还不卖呢!老刘说这是成本价!也是我帮他选号,才有这情面!”

     梨花嘴里直”啧啧,啧啧!”个不停。

    梨花喜欢极了这房!卧室探出的宽宽的窗台,冬日可以盘腿坐在上面哂太阳;最喜欢还是厨房,有个大窗子,可以看到广场。

   “今天是个好日子!这房子送给你,咋样?”

   “当然喜欢!今天是啥好日子?”梨花旋即就想了起来。“哎呀!你看俺是啥这脑子?!咋连咱的结婚纪念日给忘了?”

 

     一家人喜迁新居,孩子也转了学,自是不必说。这样梨花有时都不必骑车上班,常常昰步行到布店,悠闲悠哉地,还可以欣赏一路风景。

 

   人的运气真是很奇妙的,运气来了,你就是栽个跟头,也会拾到个金元宝,来了倒霉,就是喝凉水都塞牙!

    梨花也没栽跟头,也没拾金元宝,但是她的雨花布艺,接到了一笔大单。

    风情街南头的兴民培训技校,里面的贝贝幼儿园园长,向梨花预定了二百二十套儿童床上的被子、褥子、床单枕套。并要求必须在国庆节之前完成。临走她的眼睛,在梨花的脸上看来看去;似笑非笑地说;“我们校长在别处还有幼儿园,说不定还是找你啊!”

    梨花感觉她的笑,让人看了有些不舒服,因为内心的喜悦,也就没有细究。

   

梨花在欣喜若狂之余,不免又有些发愁。二百二十套被褥,离国庆节还有二十多天,她要进布料和棉花,还要一套套做起来,她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没办法,就赶快让王坤去劳务市场找人。找来找去,只找到一个中年妇女。

 

    她想起了凤燕,干活又快又利索,再加上王坤和婆婆的帮忙,累点紧点,应该能给他们赶出来。可是这会儿凤燕还在老家,也不知她家里的情况怎么样了。有几次给她发信息,都没回。梨花这一阵,喜事接二连三不断,兴奋而忙碌,也就没顾得上和凤燕联系。可是现在不行,她得需要凤燕的帮助。

    梨花打了几次电话,家里都没人接,赵刚的电话也关机。没有凤燕的消息,梨花是又着急又担心。担心的是凤燕和赵刚,两人的关系肯定不但没缓解,反而会更加紧张。如果那样,凤燕会不会怨自己?如果她不回去,两人生冷一段时间,赵刚自己回来了,也说不定他们就没事了。只怪自己那时瞎出主意,梨花后悔死了!这两样着急,逼得梨花只好打了114查号台,查到了凤燕娘家的电话。

     梨花将电话打过去,是凤燕娘接的。

   “是梨花啊?小燕和她嫂子去赶集连。哎呀哦!梨花你看你多好,摊了个好婆家,又摊了好对象。哎呀!俺家小燕就没那么好的命,摊了浑礼难缠的公公婆婆不说,还摊上那花花肠子的贼熊!这不前一些时候两人打架,把小燕气地得了心脏病,住了七八天院,都要寻死觅活了!你说梨花,小燕着实不让俺省心连!”

    梨花听凤燕娘这样说,连忙询问;“大娘,凤燕的心脏病不要紧吧?”

   “现在好些了,人家大夫说还是不能生气。梨花,你劝劝小燕,别叫她在一棵树上吊死,你看看这些年,她跟了那贼熊,过了几天舒坦日子?”她听凤燕娘这样说,连忙打断她的话说;“好啊大娘,等凤燕回来,你告诉她,让她给我回个电话,我和她聊一聊。”她知道凤燕的娘,一直对赵刚成见很大,巴不得凤燕和他离婚。可这离婚的事情,可不是外人说了算的。所以她就急忙结束了和凤燕娘的通话,生怕她还会有别的话说。

    中午的时候,凤燕从公用电话给梨花打过来。梨花赶忙自我检讨一番,说都是她害的凤燕,回家受气生病!

    “这咋能怪你呢?他要不做那事,俺咋会这样?他既然做了,早晚俺都会不放过他!——”还好凤燕没埋怨她,她就放了心,连忙把话头转入正题。

    当得知
住上了新房,又接了这么笔生意。凤燕真是又嫉妒又羡慕;“梨花啊,你这不是把俺比地下了?你带馋煞俺连!你命咋那好啊!”

   梨花听了凤燕的话,自是满心受用。最后凤燕说;“俺已经向他提出离婚了,他不同意!俺把老家的房子都卖了,现在住娘家。你也在那边给俺瞅一套房子,让俺也沾沾你们的运气!”

   梨花听凤燕将老家的房子卖了,看来是真要离婚了,不知两人怎么会弄到这地步!突然很伤感,好像是自己离婚了一样!就嗫嚅到;“他不同意你怎么离?”

    “俺这是吓唬他,要不他还以为俺离了他,就没法活了?你还当真呢?”凤燕“咯咯”笑不停;“梨花啊,你别说这一手还真管用!他家里人也不敢再吱声了,”二憨子”这一阵老实多了!口口声声说俺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