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日子(1-2)

(原题:les jours 法语 “那些日子”)


作者:小儿


(1)

2009.4.10 晴

 

2009年4月10号5:00 tx机场换过登机牌我跟他并肩坐在机场大厅

 

5:15 他终于打破沉默,开口说了今天我与他之间的第一句对话:“我出去抽根烟。”随即起身往外走,看都没看我一眼。

 

我跟着站起来,说:“我陪你去!”

 

他站住了,没有回头,只低声说:”外边儿冷,你别去了,我马上回来。”

 

我站在原地目送他下了楼,便跑到落地玻璃边往下望。看见他叼着烟,右手拿着打火机,低头躲在衣襟下点火。想起他最爱这样蒙着我们俩的脑袋,躲在衣襟下面吻我。我赶快闭上眼睛,把刚冒头的泪水不着痕迹的忍了回去。

 

当我睁眼再看向他时,他却不在那里了。我转着脑袋到处寻找,发现他正站在对面马路边仰头望着我的方向。他眯着眼睛吐出一口白烟,冲我弯了弯手指。我像被勾走了魂一样呆呆的下楼,站在门口那里望着他,他跑过来用衣服裹紧了我用力吻起来。一股熟悉的香烟味混合着清晨特有的清爽味道一下子包围了我。我瘫软在他怀里,亲的昏天黑地。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放开我的嘴,把头埋在我肩膀上用力吸着气,好像要把我的灵魂从身体里吸走一样。

 

我拍拍他的背,说:“我都要走了,你还不赶快多看两眼?”

 

他又猛吸口气,才缓缓抬起头紧紧盯着我。被他看的眼睛又热了,我赶紧说:“好冷啊,进去吧!”

 

 

回到机场大厅,我拿出早准备好的小熊递给他,那是一只十五厘米左右高的红色小胖熊,胖胖的小肚子里藏着一支小录音机。

 

“想我了就捏捏他肚子。”

 

他马上要捏,被我制止了:“你回去一个人偷偷捏。”

 

那里面是我前几天跑到朋友的录音室为他唱的歌,萧潇的《矜持》。算是对他第一次表白了。这是我一直以来欠他的。

 

歌词:

我从来不曾抗拒你的魅力
虽然你从来不曾对我着迷
我总是微笑的看着你
我的情意总是轻易就洋溢眼底
我曾经想过在寂寞的夜里
你终于在意在我的房间里
你闭上眼睛亲吻了我
不说一句紧紧抱我在你的怀里
我是爱你的
我爱你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任凭自己幻想一切关于我和你
你是爱我的
你爱我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深深去爱你 深深去爱你……

 

他吻了吻我,从口袋里拿出曾经被我退货的卡地亚素面戒指,套在我左手无名指上。我微笑着冲他伸出手掌,他亲亲我的手心,将另一枚戒指搁在我手里。我拿起来,套在他左手无名指上。他突然搂住我,激动的说:“我是你的了,我是你的了……”

 

我噗哧一下笑出来:“你这什么逻辑,嗯?你应该说‘你是我的了’。”

 

他的嘴在我的脖子上蹭来蹭去,喃喃道:“我不敢那样说…… 我只知道你现在接受我了,愿意要我了,我是你的了……”

 

我小声说:“我一直都要你呀,永远都要!”

 

他又抱着我亲了一阵,搞的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了才放开。他的额头抵着我的,喘着气小声说:“je t’aime.”(法:我爱你)

 

“je le sais.”(法:我知道)

 

他有些失望,但随即展开好看的笑容。

 

我知道他想听什么,但我说不出口,我想‘你听了歌就什么都知道了’。

 

他楼紧了我问:“能不能等我?”我使劲的点头。发现他眼睛里红红的。怕自己哭出来,便赶快低头假装玩他手上的戒指。

 

他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你总是长不大,看来我得尽快过去照顾你。”

 

广播里又一次喊我了的名字

 

在安检门前,我勾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第一次主动亲了他。

 

飞机滑行十分钟,起飞,飞向远离他的国度。这一次,带走的不再是我孤单的思念,还有他浓浓的爱。我愿意等他,不管多久都愿意,我的心已经在他那里生根安家,再也不会彷徨迷茫。

(2)

2004年我考入北方一所著名的工科大学,计算机专业。虽然高考顺利,可我却经历了人生中最最难熬的一个暑假。因为—小妮。

 

 

高中时,每回模拟考试结束都要来一次全校大排榜,各科成绩排一次,总分排一次。每回大榜一下来,我都会被语文老师叫到办公室谈话,内容都是围绕“晓小同学文理成绩差距咋个那么大。”

 

那时候我的理化分数通常是全校第一,其他各科成绩也还过得去,只有语文,从没进过全校前三十,以至于我的总分常常掉到十名以后。

 

当时很羡慕文科班那些语文好的女孩儿,觉得她们那么富有诗意,那么浪漫,那么美。我却丑的要死,架着副大眼镜,每天都是校服来校服去的,泡在这公式那公式里,傻呆呆的。

 

但就是这样的我,居然也有人来追!

 

一天,文科八班的诗人给我写了首诗,叫我班的一个女孩交给我。

 

具体内容忘记了,大概是说: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都被我刻意隐藏,什么聪明善良啥啥的,还表达了一下喜爱之情。总之酸的要命,有几个字我居然都不认得,以至于我看完那诗,不仅倒了满口大牙,还产生了
烈的自卑感!—–大字都不识几个!

 

他居然还大喇喇的在学校里到处跟人家说:“八班诗人爱上理科状元晓小啦!”

 

搞的满城风雨,同学们都“亲切”地称呼我“诗人媳妇儿”。

 

老师们也都紧张兮兮,一下这个跑来告诉我:“高中生要以学业为重,早恋是不被允许的!”一下那个对我说“晓小,老师十分器重你,不要因为谈恋爱耽误你的大好前程!”

 

地理老师最雷:“有人追你呀?我早想到肯定有不少人追你的。以我的观点…啊!从艺术的角度考量—–你,是咱们学校里最好看的了!”

 

这…… 他一个教地理的,跟我谈艺术!

 

那一阵儿,三不五时就有人来指点我两句,搞的我烦不胜烦。

 

终于有一天,小妮怒了!(本来我也怒了,但我亲爱的小妮先我一步)

 

那天吃完中饭,我和小妮在人工湖边儿转悠,诗人突然跑出来,拽着我两只手说:“你到底接受不接受我?你给个痛快话,你这么折磨我,我快死了!”

 

我闻到浓浓的酒气,看他从脖子到脸都红通通的。我吓得想挣开他的手,但他拉的死死的,任我怎么拽都松不开。我边挣扎边喊:“你快松手,松开了我在告诉你!”

 

他一下放开我,着急的说:“你说吧,快说呀,你不会不接受吧!”

 

我喘匀了气,刚想说话,只见小妮凌空一脚,狠狠的踹在他肚子上,嘴里骂骂咧咧地说:“你TMD给你脸你不要!晓小的手是你随便拉的么,晓小是随便谁都能追的么!以后少缠着晓小!否则让我知道了,见一回扁你一回!”说完拉着我就走。

 

我回过头,看见诗人仰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哈哈哈的傻笑,有几个同学上去拉他起来……

 

 

我跟小妮在篮球场边上坐下,她笑嘻嘻的问:“我没破了你的桃花吧?”

 

我推她一下,严肃的说:“谢谢你……但是你打了他,学校会给你处分的……”

 

“你担心什么!是他先骚扰你,我们这也算是正当防卫了,学校不会给我处分的,放心吧。”

 

我听小妮说过,学校新建的几栋教学楼是在她家买的建材,欠他爸爸很多钱,一直没还上。就因为这,小妮才能进入我们这所高中,用小妮的话说:“我可不像你那么傻,累死累活扒层皮挤破脑袋考进来!”

 

我担心地说:“就怕他报复你,他那种疯子,看样子什么都敢干的。”

 

“我会怕他?!大不了他找人打我一顿,不过看他那样也没那能耐——要是真挨顿揍我也乐意,嘻嘻,为美女万死不辞嘛!”

 

我嘻嘻地跟着她笑,心里却慌得很。

 

那段时间,不管小妮去哪里,我都坚决跟着她。我想,即便不能保护她,如果出了什么事儿,我也要和她一起面对!

 

小妮不爱学习,但人很聪明,也很率真,非常讨喜。小妮对我也很好,我曾经甚至想:将来不结婚就和小妮过一辈子得了!

 

还记得高一军训第一天,清早,我迷迷糊糊的站在一大群穿着迷彩服同样精神萎靡的学生中,教官一声:“上车!”大家伙儿呼呼啦啦的走向贴着自己班级号码牌的大客车。

 

我跟着人群寻找一年三班的车,突然感觉一只热乎乎的小手从后头拉住我的手。我回过头,看见一个扎着黑黑长长的马尾巴,皮肤有点黑,长的很清秀的女孩儿笑眯眯对我说:“嗨!我们班的车在前面呢!”

 

“嗯!”我也笑眯眯的。

 

她说:“我们坐一起吧!”

 

“好呀!”

 

就这样,我和小妮成了朋友。

 

 

多年后我问她:“那时候为什么拉我的手?”

 

她说:“我那天在人群里一眼就看见你了,当时脑袋里就一个感觉——‘就是她了’!”

 

我听了,那叫一个感动呀!

 

 

经过小妮这一警告,诗人真的不再烦我了,被小妮踹那一脚也不了了之。如过有人喊我“诗人媳妇儿”,小妮就狠狠瞪他一眼,大家都知道了小妮不好惹,渐渐的也就不敢乱叫了。

也由于我的语文成绩已经提高到年组前二十,各科成绩都没受到什么影响,老师们也就不再来指点我了。

 

年少的我们天真的以为这场闹剧真的就这样平静收场。

 

 

高中三年时间里,除了那场风波,我过的很平静快乐,小妮不怎么学习,她说:“等你考上大学,我就让我爸通通路子把我整到你学校里去!我们俩永远都不分开!”

 

小妮除了不喜欢学习,其他的事都做的很好,运动会她可是我们班拿金牌的骨干。长跑,短跑,接力,跳高,跳远什么的她每一样都很厉害。甚至跆拳道,篮球,网球她都会。我只会跳高跟网球,别的不行。

 

临开运动会前两周,小妮就会格外忙碌。

 

学校规定,同一个人只能报三个项目,老师让小妮报了100米短跑,200米短跑,200米接力,让我报跳高。小妮要练习的项目比较多,就得每天早早来学校,练到上课,下午利用自习课时间接着练,晚上放学还要练习一小时。

 

我只需要每天早上练习半小时。

 

但放学后我还是会陪着小妮。我坐在领操台上看着她跑,帮她拿个毛巾买个水啥的。

 

我想:还好学校规定一个人只能报三项,不然小妮岂不要累死了。

 

她跑累了,就走过来找我要毛巾,要水喝。

 

我帮她拧开瓶盖,递给她,她一边呼噜呼噜的喝水,一边用毛巾擦脸。

 

我问她:“你运动细胞这么发达,怎么不上体校?以后拿个世界冠军什么的,光宗耀祖。”

 

她说:“得了吧!我没那么大志向,适当运动有利身体健康,保持我性感曼妙的曲线,让我像那些世界冠军一样,一身的肌肉块,那也太丑了!”

 

我嘻嘻的笑,说:“你还别说,你这真是要胸有胸,要腰有腰,要屁股有屁股的。”说着顺手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

 

她装模作样的掐着嗓子说:“哎呦喂,大爷,您别心急呀,给了钱我让您摸个够!”说完,还顺带着赠送一个眉眼儿。

 

两个人在那里嘻嘻哈哈的笑做一团。

 

小妮的嗓子也很好,每次艺术节,她都会在舞台上大放光彩。

 

我相信,如果小妮肯学习,她一定能学的很好。

 

 

到了高三,学习开
忙碌,运动会,艺术节什么的学校也不再让高三学生报名参加了。小妮没事可忙了。我就劝她跟我一起学习,她虽然极不情愿,但也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小妮很厉害,04年高考,她总分超过了二批本科录取分数线。我也以总分全校第三的成绩进入了一直以来梦想的大学。分数一下来,她就叫她爸爸给她找关系,通路子,花了几万块钱整近了我的学校。

 

学校落实完毕,大家开始忙着毕业典礼,送别会,告别会什么的。校园里一派喜气洋洋。

 

2004年8月3号,下午3点多,某酒店礼堂, 学校为毕业生举办欢送会。整个高三年级师生都来参加。

 

校长已经对着麦克风狂喷了十几分钟,慷慨激昂的,仍然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台下几百人鸦雀无声,一个个都快睡着了。每当他说:“嗯!那么…希望大家…”礼堂顿时就会响起震耳欲聋的掌声,大家都以为演讲结束了,可他老人家只说声:“谢谢!”便自顾自的继续讲。

 

二十多分钟后,他老人家终于大发慈悲:“今天起,你们已经出了我的管辖范围,一个个都是大学生了。我以前听说‘人的一生一定要做的几件事’,其中一件是—–在大学里谈一场恋爱!”

 

台下一片压抑着兴奋的唏嘘—–

 

“咳咳…我想,很多男同学是不是已经坐不住了呢?喜欢哪个女生你们可以在一会儿的舞会上请她跳舞,我现在不会再管你们了,放心大胆的追吧!谢谢!再说一句,麻烦把灯光调暗点,谢谢。”

 

台下掌声雷动,夹杂着兴奋的欢呼。灯光还真的一下子暗了,活力四射的音乐随即想起,大家兴奋的跟着节奏扭动身体。

 

小妮大声问我:“你高兴吗?”

 

“高兴!”

 

我不会跳舞,只随着音乐轻轻摆动身体。我突然发现小妮舞跳的真好!甩头,扭胯,所有动作都像是存在她身体里的水一样,随着她动作被挤压出来,显得那么自然,那么美,简直魅力四射!

 

跟着她扭了一会儿,我热不行,对她大声说:“我去那边喝水,歇一会!”

 

“好!”

 

我拿了两杯果汁在人群里挤来挤去找空位。不时有人拍拍我,跟我说恭喜,祝贺什么的,我完全迷糊,看不清楚那些人的脸。不远处的齐雪向我招手,示意我过去坐,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挤过去了,我发现只有一个座位还空着。

 

我放下果汁,说:“我再找张凳子去,一会儿小妮跳累了好过来坐。”

 

齐雪说:“别忙了,她来了跟咱们在沙发上挤挤呗。”

 

齐风说:“没事儿,她来了坐我这儿。”

 

齐雪和齐风是龙凤胎。两个人都有一双勾人凤眼,直直的鼻梁,齐雪的嘴角微微上扬,是传说中的“菱角嘴”,而齐风的嘴角却永远是一条直线,给人很严肃的感觉。齐雪比齐风先出来,算是姐姐了。但齐风的个子却远远高于姐姐,有一八三左右。姐弟两个学习都很好,跟我和小妮是前后坐。齐风总分全校第五,和我考上了同一所学校,齐雪考上了南方的一所著名的医科大学。

 

我说:“噢,好吧。”

 

齐风问:“你吃不吃东西?我去拿。你想吃什么?”

 

“我也去吧!”我站起来要跟你他一起去。

 

他压着我的肩膀,低头瞅着我,说:“你就在这儿等着吧,人太多了,你跟着我挤来挤该去走丢了。”

 

我有点惊讶,平时他跟我都是嘻嘻哈哈,怎么一下变得这么温柔。

 

我“噢”了一声,坐下了。齐雪瞅着我一直笑,搞的我心里毛毛的。

 

我说:“你总看我干什么呀!”

 

她笑嘻嘻的说:“你俩挺配。”

 

“别瞎说。”

 

“他正要表白呢。真的。姐妹儿,我先帮他探探话,你觉得他咋样?”

 

听了这话,我突然紧张起来,生怕齐风等一下真的跑来跟我表白,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从来没往这里想过。

 

我故作镇定的说:“什么咋样?跟你一样呗。”

 

“唉,我们家弟弟要是听了你这话得多伤心呀!人家可是暗恋你三年了呀!我可怜的弟弟。”

齐雪嘴上说心疼,表情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跟齐雪嘻嘻哈哈的开了会儿玩笑,齐风就端着一堆吃的回来了。

 

为了掩饰尴尬,我不停的跟齐雪说话,不停往嘴里塞食物。不怎么敢看他。

 

音乐换成一首悠扬的舞曲,齐风对我说:“咱俩跳一个?”

 

“我不会。”我努力吞下嘴里的食物,含糊的说。

 

“我带你,别怕。”

 

齐雪也帮腔:“去吧去吧,吃的丢不了,我给你看着呢。”

 

我想,人家还没说喜欢你呢,你这么紧张干啥?不就是跳舞么。

 

我把手放在他伸来的手掌里,跟着他走进舞池。他两只手很自然的扶着我的腰,我却傻乎乎的站着,不知道应该把手放哪里,他笑眯眯的抓着我的手绕在他脖子上。

 

我跟着他的脚步进进退退,心想,原来跳舞也就那么回事,没啥难的嘛。

 

我发现周围的人都头顶着头,搂的紧紧的,那叫一个亲密。就我和他规规矩矩,两个人中间都能站个胖子了。

 

他低着头一直看我,看的我脸上发烧,慌忙把视线移到别处去。

 

感觉他的身体跟我越靠越近,两个人就要贴在一起了,我赶紧用两只手掌抵着他的胸口,跟他保持一定距离。

 

他笑了一下,飞快的在我额头印上一个吻。

 

我完全愣住。被他亲过的地方就像着了火一样,那里聚集的热气迅速蔓延开来,到脸颊,到耳根,到脖子,蔓延至全身。

 

他牵起我的手往外走,走到逃生门那里,突然转身紧紧抱住我,嘴里喃喃道:“我喜欢你……很喜欢你……”

 

被他这么一抱,我猛然惊醒,奋力推开他,说:“你干什么呀!”

 

他愣了一下,小声说:“对不起……”

 

我神经兮兮的竟然小声呜呜起来,他慌了手脚,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说着伸手帮我擦眼泪。

 

我拍开他的手,转身跑掉了。

 

我心里乱得很,不知道对他是什么感觉,他的表白来的太突然了。

 

我只想赶快找到小妮,我不知道找到她能怎样,但我就是想找她,只想找她。好像找到她,所有疑惑就迎刃而解了一样。

 

回到礼堂,我在舞池里到处找,没有看到小妮。我走到齐雪那里问她看没看到小妮。

 

她盯着我说:“看见她刚才跟一个男生出去了,你怎么啦?”

 

“谢谢。”

 

说完,我便跑掉了。

 

我想:大概有人也向小妮表白了,我得赶快找到她,她等一下一定需要我给她解开疑惑的,我们彼此彼此嘛。

 

我听见齐雪在喊我,但我没回头,我现在就想找小妮,我要赶快找到她!

 

我找遍了所有的逃生门,没看见小妮的影子。

 

我问路过的服务生有没有看到一个长头发瘦瘦的女孩子,他说:“我看见很多长头发瘦瘦的女孩子,你说的是哪一个?”

 

我问走廊上的同学有没有看到小妮,他们说:“没看到。”

 

我只好回去找齐雪,她正站在礼堂门口四处张望,看到我过来,她拉着我问:“你看见我弟没?”

 

“没有,小妮刚才和谁出去的?我怎么找不到她。”

 

“好像是和八班诗人出去了吧,你怎么了?”

One response to “那些日子(1-2)

  1. 泡泡:

    2009-08-14 09:21:09

    小儿MM写得真好!那个校长挺善解人意的哦,毕业那会儿好像真是大家都忙着表白的:)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