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日子(3)

作者: 小儿

(3)

我顿时觉得天都塌了。

 

气急败坏地说:“你怎么能看着小妮跟他出去不拦着点儿呢?他是想报复小妮,你不知道?”

 

我想:完了,他来报复小妮了,他要怎么报复呢,会不会把小妮打残废了,或者打死了!

我又想:小妮要是残废我就跟她一起残废,小妮要是死我就跟她一起死。他应该不会只报复小妮,那件事因我而起,他要报复也是两个都报复。这样更好,就不用我自己动手把自己搞残废或者搞死了。

 

齐雪迅速吸口气,好像想起什么一样,说:“我以为那件事早过去了,我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对不起,对不起。”说着开始哽咽起来。

 

我见她哭了,赶紧安慰说:“不怨你,都是我没看好她——”

 

齐雪边哭边说:“现在不是还没找到她么,咱们别在这瞎担心了,说不定小妮什么事都没有呢。赶快呸呸呸,别说不吉利的话!”

 

齐雪说的对,现在没找到小妮,没确定她到底有事没事,她被带走的时间不长,应该还没开打,我得在动手之前找到她!我知道失踪24小时才能报案,小妮只失踪了几分钟,派出所一定不会管。不能报警就只能靠自己了。

 

我对齐雪说:“你赶快去把这事告诉老师,我去给小妮爸爸打电话。”

 

我在服务台借了电话,哆哆嗦嗦的按了小妮爸爸的手机号码。没人接。我按了重拨,只响了一声就听到那烦人的语音提示:“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我急的快哭了,只好拨了她家的电话,这个时间,她家里应该没人,但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试了试。

 

电话居然接通了,是她妈妈,我着急的说:“阿姨,您赶快过来,小妮被人带走了……”我越说越哽咽,最后呜呜哭起来,话说的不清不楚。

 

她妈妈问:“是晓小吧?你别哭,你说妮妮怎么了,被谁带走了?”

 

我深吸口气,忍住呜咽,说:“阿姨您快来吧,我不知道她怎么了,她被一个男生带走了,我找不到她,我怕她出事。”

 

刚挂了电话,齐雪就跟着班主任刘老师过来了,齐风也跟在后面。

 

看见老师,我一下子垮了,又哭了起来。我说:“老师,我到处都找了,没找到她,我给她妈妈打电话了,她说马上到。”

 

“我知道了,你别急,你先去门口儿接她妈妈,我去找小妮,她妈妈来了你给我打电话。”老师给我留了电话号码,就急忙走掉了。

 

齐雪齐风留下陪我。

 

齐风递了包纸巾给我,我接过来擦把脸,擤了擤鼻涕。

 

齐雪交代说:“等会儿阿姨来了你可别说方海(诗人的本名)因为什么报复小妮啊,她妈妈知道了对你没好处的。”

 

“我不怕,她妈妈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欠小妮的。”

 

“你这说的什么傻话!你嫌不够乱是不是?现在关键是要找到小妮,女儿丢了她妈妈一定正着急上火呢,你跟她说那些,她会把责任全赖到你身上的,一定恨死你了!再说,你现在说出来小妮也不会马上找到!你发发慈悲,待会少说话行不行?”

 

我想:现在说这些的确帮不上忙,忏悔坦白还是等找到小妮再说吧。

 

我点点头:“我什么也不说。”

 

 

小妮的妈妈很快就到了,我用她的手机给老师打了电话,老师要我把电话给小妮妈妈听。阿姨接过电话,一边往酒店里走,一边说:“嗯,我是——嗯——您说吧——嗯好。”

 

她挂了电话,对我说:“晓小,妮妮找着了。”

 

“真的?她在哪儿呢?她——没事吧?”

 

“在楼上。”她说:“她——没事的。你们回去吧。”

 

她进了电梯,我刚想跟进去,齐风突然拉住我的胳膊,我皱着眉头瞪他,他说:“你还是别去吧。”

 

我没理他,扭开他的手想进去,但电梯门已经关上了。我站在那里看楼层显示器,它在七层那里停了一下,接着上到十三楼,开始往下。

 

齐风还想拉我离开,我说:“你赶快放手,别在这管闲事!“

 

他不再拉我,默默的站在我旁边。

 

电梯门开了,不等里面的人出来,我就赶紧挤了进去。齐风和齐雪跟在我后面上了电梯。

 

我按下七楼,紧张的等待着,我不明白小妮为什么会在那里,难道方海会在七楼逃生门那里揍他?还是七楼有更隐蔽的地方能打架?

 

走廊里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有,我找遍两边的逃生门,也没发现小妮的影子。我想:难道小妮在十三楼?

 

我看着齐风齐雪,说:“小妮可能在十三楼。”我想:可能有人在七楼叫梯上了十三楼,刚好跟小妮妈妈去同一层。

 

我刚要跑回电梯那里,齐风突然小声说:“晓小,她会不会在房间里?”

 

“不会的!打架怎么会在房间里打?”

 

齐风说:“可能——嗯—没在打架,可能是—在—做——别的——事——老师一定是叫她妈妈不要带着我们,大概有什么—嗯—什么——她—-不想让我们看见——”

 

见他吞吞吐吐,我急了,大声说:“你说明白点儿?”

 

他想了想,叹口气,说:“小妮,嗯——可能已经——出事了,不是你——想的——嗯——那么简单——”

 

我更急了,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也不想再听他啰嗦,我说:“你赶快走吧,齐雪,你和她一起走吧。”

 

说完,我开始在走廊里大声喊小妮的名字。齐风赶紧跑过来捂住我的嘴。任我怎么扭他打他他都不松开,就在我跟他纠缠不清的时候,旁边一扇门突然开了,刘老师走出来,齐风赶紧放开我。

 

老师说:“你们干什么,别在这吵吵闹闹的,赶快走!”她边说边推我们离开。

 

“老师,小妮在不在里面?她怎么了?”

 

“她没事儿,她妈妈陪着她呢,你们赶紧下去。”

 

“老师——您别推了,我——看她一眼就行!”

 

齐雪说:“晓小,咱们还是走吧。”

 

“看什么看!赶紧走赶紧走,齐风齐雪你俩负责把她带走!”

 

我眼泪汪汪的看着老师,不再说话,任齐风和齐雪拉着我进了电梯。

 

 

我在正门那里等着,以为小妮出来的时候我就能看到她,可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
她出来。我又跑到七楼那里,敲了敲门,房间里静悄悄的,没人。

 

我给老师打电话,她告诉我小妮已经被她爸爸接走了,叫我不要再打听小妮的事,赶快回家。我觉得电话那头很安静,我想老师可能也已经离开了。或者是小妮爸爸报了案,老师正在作证。我不知道老师找到小妮的时候看见了什么,不知道她为什么阻拦我,不让我进去看小妮。但我确定,小妮一定出事了,是很严重的事。

 

那天齐雪和齐风一直陪着我,齐风总是看着我叹气,不怎么说话,我想去哪里他都静静跟着。齐雪不断的安慰我:“小妮不会有事的,老师都说没事了。”

 

我不停地打小妮家里的电话,打他爸爸的电话,都没有人接。七点多的时候,她爸爸终于接了电话,声音有些沙哑:“喂,哪位?”

 

“叔叔,我是晓小。”

 

“哦,晓小啊。”

 

“叔叔,小妮怎么了?”

 

那边叹口气,好一会儿才说:“她没事儿——你好好休息吧——我这边有点事,先挂了。”

 

放下电话,我觉得天旋地转的。怏怏地说:“我回家了。”

 

齐雪说:“小妮怎么了?”

 

“她爸爸说她没事。”

 

齐风说:“我送你吧。”

 

“不用了。”

 

齐风帮我叫了车,让车一直开到门口。我上了车,齐风说:“你好好休息。”

 

“嗯。再见。”

 

 

第二天一早,齐风和齐雪就来我家报到了。

 

阿姨正在做饭,见我有同学来,忙说:“晓小有朋友来玩呀,吃饭没,一起吃点吧!”说完又钻进厨房去了。

 

因为我妈妈在国外,爸爸工作很忙,常常不在家,就请了保姆照顾我。王姨在我家呆了六七年,一直对我很好。

 

我赶紧去梳洗一下,回来的时候齐风和齐雪已经坐在餐桌那里了。

 

我在她们对面坐下,没有胃口吃东西,我说:“你们没吃饭吧,赶紧吃吧。”

 

齐雪盯着我,说:“晓小,你吃点东西,我们一会陪你找小妮去。”

 

“上哪找?”

 

“她家,还有医院被。”

 

“她家里没人的,我一直在打电话,我们去医院吧!她一定在哪间医院里。”

 

我仿佛一下有了精神,大口喝完一整杯豆奶。

 

 

一天下来,我们找遍了省医院,市医院,区医院,都一无所获。

 

九点多的时候,我灰溜溜的回了家,齐雪要留下陪我,被我拒绝了。我不太习惯和别人一起睡,况且,我想我需要大哭一场。

 

奇怪的是,当我趴在床上准备开哭的时候怎么都哭不出来,却很快睡着了。

 

凌晨2点的时候,我醒了,再也睡不着,就躺在那里等天亮。我闭着眼睛想这两天发生的事,想小妮。

 

我突然想到那天齐风吞吞吐吐的说“老师一定是叫她妈妈不要带着我们,大概有什么她—-不想让我们看见。”;“小妮,可能已经出事了,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什么事不能让我们看呢?齐风好像都知道了一样。我想来想去都不明白。难道小妮被打的不能见人了吗。明天我要问问清楚。

 

第二天,他们两个人又是很早就到了,我早早的坐在客厅等他们。听到门铃响,我马上跳起来开了门,拉着他们进我房间,关上门。阿姨在外面问:“不吃饭啦?”

 

“等会在吃。”

 

我听着她离开了,转身问齐风:“你说小妮出了什么事?你是不是都知道?”

 

齐风看着我,半天没说话。

 

齐雪小声说:“我以为你会知道的,原来你——真不知道,咳——”

 

齐风说:“晓小,我——只是猜测,我想,那天老师不让我们见小妮,大概是她发生了什么事,那是我们不能看的——”

 

“是什么事?小妮被打的不像人样了?”

 

“我想,方海是个——男的,小妮是个——女的,方海应该不会动手打小妮的——嗯——他是不是用了别的方法——嗯 ——报复小妮。他们那天在客房里找到小妮,老师又不让我们进去,嗯——可能就是因为小妮已经——出事了——”

 

“我当然知道她出事了!她——”我愣了,什么男的女的,不用那个方法还有什么方法?——我突然醍醐灌顶,一下瘫在地上。我不是没想过有那种可能,但我一直觉得QJ那种事是发生在大人身上的,跟小妮和方海挨不上边儿,可是齐风这样一说,我突然意识到这种可能性最大。

 

我坐在那里,还想装傻——我说:“不可能的,方海是小孩——小妮——要是真——我怎么办——我陪她——”

 

齐雪边拉我边说:“他猜的,他瞎猜的,你别这样,你能怎么陪她!”

 

齐风蹲在我旁边,说:“找方海吧——”

 

 

他给好几个同学打电话,左拐右拐的才问到方海家里电话号码。

 

接电话的是他奶奶,老太太糊里糊涂的,不知道孙子出了什么事,只说儿子儿媳不在家,方海好几天没回来了,问她知不知道人都去哪了,她说上班上学。还絮絮叨叨的说他孙子学习怎么怎么好的。我烦得要命,不等她说完就挂了电话。

 

方海好几天没回家,大概不是逃了就是关了。听说关在拘留所里会挨揍的,还不让睡觉,捆在暖气管子上一站就是一宿,什么折磨人的招儿都有。我恶狠狠的想:方海这变态最好落在一群更变态的民警手里,最好他们能以折磨方海为乐!发挥他们的想象力,使劲折磨他!我乞求万能的苍天一定让方海落在一群变态民警手里,不要让他逃掉了!

 

我忽然发现我内心深处原来隐藏着这么邪恶的另一个我,我开始担心起来,我不会疯了吧!我又自问自答:“不会的,疯子哪会知道自己是疯子呢?就像喝多的人从来都说‘我没喝多!”一样。我这是就事论事,就人论人,我仍然是个正常人!”

 

我又给小妮爸爸打了电话,他还是说小妮没事,要我不要再找小妮了。我想:他应该知道了这事因我而起,才不让我见小妮。我说:“叔叔,对不起,都怪我,都怪我——”

 

他好像很不耐烦,说:“不怪你,你别担心了,以后不要再打电话来了。”说完,挂了电话。

 

我站在那里,抱着电话哭起来,齐雪问:“怎么了?”

 

“他爸爸都知道了,不要我再
电话了。”

 

“她爸爸怎么会知道的呢?”

 

“老师告诉他的吧。”

 

齐风递了张纸巾给我,说:“不会的,那天老师还要我们告诉你不要提起之前方海追你那件事。”

 

我想了想,说:“那就是方海说的了。”我一下高兴起来——方海说的,那一定是方海被抓住了!

 

我想,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老师走进屋里,发现方海正在揍小妮,上前制止,接到小妮妈妈的电话后,告诉小妮妈妈一个人上来,做好心理准备,因为小妮已经被揍的不成样子了,为了不吓到我们,她告诉小妮妈妈不要带我们上去。小妮妈妈上楼后不久,小妮爸爸也赶到了,看到女儿受伤,决定报警,方海恳求不要报警,并且说出打伤小妮的真实原因。小妮父母听后,觉得晓小是个祸害,决定从此不再让小妮与晓小接触。并且报了警。

 

奇怪的是,我那天没有看到小妮被他爸爸接走,也没看到警车——

 

很可能是小妮妈妈觉得小妮的样子不能见人,要他爸爸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直接在那里走掉了。不然在当时那么紧急的情况下,小妮爸爸哪里还有心思跑到停车场把车规规矩矩的停好。

 

但是方海跑哪里去了?小妮爸爸一起把他带走了?没有警车就是没报警,那怎么还需要老师这个证人呢——

 

我不想再想了,很多事想不明白,脑子里乱糟糟的,越想头越疼。总之是小妮出事了,方海被抓住了——我希望齐风说的不对,故意不去想小妮被QJ了。

 

 

妈妈打电话来,说这几天就会回国,趁着闺女放假一家去海南玩。很早以前,爸妈就答应我高考结束带我出去玩,我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兴奋,多期待。可现在,我只想窝在妈妈怀里哭一场。没有小妮的消息,我哪儿有心思去玩儿。

 

我跟妈妈说:“我们不去海南了吧,同学们毕业了,就要各奔东西,要好好聚聚的。你——赶快回来吧,我想你,你回来就行!”

 

妈妈哽咽起来:“晓小,妈妈也——想你,妈妈很快就回去,我们哪都不去了,妈妈只要跟晓小在一起就行——”

 

挂断电话,我趴在枕头上哭起来,我已经殚精竭虑了,盼着妈妈赶快回来。我就趴在那里,抱着枕头浑浑噩噩的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齐风一个人来了,我问齐雪怎么没来。

 

他说:“齐雪跟妈妈回姥姥家了。”

 

“你怎么没去?”

 

“我担心你。”

 

我觉得心一下揪起来了,提在嗓子那里,堵的说不出话。

 

他没再说什么,也没像上回那样抱我,我想他是担心被阿姨看到吧。

 

阿姨从厨房跑出来说:“齐风来啦,快吃饭吧。你姐呢?”

 

“她去姥家了。我不吃,在家吃过了,谢谢阿姨。”

 

“吃点,吃点,别客气。晓小也没吃呢,你陪她吃。”

 

阿姨大概发现我心里有事,吃不下饭,每天变着花样给我做这做那,就想让我多吃点。我都看在眼里,心里也明白,就是不饿也装模作样的吃一点,不想辜负阿姨的一番好意。

 

我说:“你来吧,陪我吃呗。”

 

我和他面对面的坐着,他没有动,一直看着我吃。我被他盯的很窘,小声说:“你快吃呀,总盯着我干啥。”

 

他也小声说:“你——哭了?”

 

我觉得这样小声说话好像我和他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一样,稍稍提高嗓门:“没有,吃你的。”

 

他愣了一下,低头鼓捣碗里的馄饨。

 

 

那一个上午,我和他呆的很不自在,两个人都不怎么说话,也没再讨论小妮的事。我发现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的脑子就很乱,什么都想不清楚,做什么动作好像都很僵硬。很奇怪,我跟他以前还是很有话说的,可自从他说喜欢我,我和他就变得不爱搭理对方了。

 

快中午的时候,小妮爸爸打来电话,告诉我一个消息,简直让我欣喜若狂;小妮要见我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