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日子(4)

作者:小儿

(4)

挂了电话,我和齐风跑到楼下等小妮爸爸。十分钟后,叔叔开着车到了。

 

齐风刚要上车,叔叔说:“晓小,你朋友就别去了。”

 

齐风没说什么,关上车门,走到我面前,小声说:“注意安全,我在家等你。”还把他的手机塞给我。

 

 

路上,叔叔把车开的很慢,我偷偷看他,发现他总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忍不住问他:“叔叔,我们去哪?”

 

“去妮妮姑姑家,妮妮在那,那兔崽子他爹他妈这几天总来找我,想跟我私了,我怕打扰妮妮—晓小—你帮叔叔劝劝她吧,她那么骄傲的孩子,哪受得了这个——”

 

“她怎么了?”

 

“晓小,我跟你说——那小子真他妈不是人!不是警察拦着,我早抽死他了!”

 

他一脸的狰狞,吓得我没敢说话。

 

他接着说:“咳——你和妮妮俩个好,她总说要见你,本来我不想让人知道这事儿—晓小,叔叔得谢谢你!多亏那天你发现得早,要不然妮妮就毁了,咳——你能不能再帮妮妮一把?”

 

“小妮她—出了什么事?”

 

“咳,晓小,你是大孩子了,有些事叔叔也不想瞒你,但是你不要对别人说——”

 

“我知道。”我紧张的要命,差点咬到舌头。

 

“咳——妮妮差点被那小子糟蹋了,还好发现的早——”

 

他说:那天方海坦白在小妮的饮料里下了药……还好老师及时赶到,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方海最多判个强奸未遂……

 

他说的模棱两可的,最后我总结出:小妮没被强暴,也没挨揍,但方海还是犯了法,已经抓起来了。至于那个“强奸未遂”,我猜大概是指欲犯罪未成功吧。成功了干吗还加个未遂呢。

 

这下我总算放心了,我问:“我劝她什么呢?她没事了呀?”

 

他犹豫了半天,终于说:“晓小,那天房间里发生的事是太——嗯—复杂了—你不需要知道。你去了千万别问妮妮这些事——”

 

“嗯—”

 

 

到了小妮姑姑家,是她妈妈开的门,见到我赶紧喊道:“妮妮,你看谁来了!晓小来找你玩了!”她热络的拉着我问我热不热,渴不渴—

 

打她妈妈开门那会儿,我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很忐忑,紧张的都快吐了,她妈妈问我什么我都愣头愣脑地回答“不”。

 

我愣头愣脑地脱了鞋,愣头愣脑地问:“阿姨,小妮呢?”

 

阿姨把我带到一扇门前,一边说:“妮妮,看谁来了。”一边推开门。

 

小妮盘腿坐在床上,抬头瞅着我,笑微微的。她妈妈很兴奋,说:“你们两个玩,晓小中午在这吃!咱们吃火锅!”

 

阿姨关上门出去了,我站在门口,不知道说什么,小妮看着我,微笑着撒娇一样的向我伸出两条手臂邀抱,我走过去俯身给了她一个熊抱,眼泪夺眶而出。

 

她调皮地说:“怎么了,两天不见就这么想我?”

 

我放开她,问:“你在干什么?”

 

“看电视呀。卓别林,没逗死我。”她还是一脸莞尔。

 

我看着她一副强颜欢笑的样子,又是一阵心疼的哽咽起来。

 

她伸手使劲抹我的脸,说:“姐姐,我求求你了,别老这么梨花带雨的,好像我欺负你了一样。赶紧擦擦,擦擦,丑死了!”

 

我分明看见她眼睛也红了。我说“我在这儿呢!你哭吧!”

 

她笑了一下,突然躺平在床上,闭上眼,眼泪从眼角慢慢的流出来。

 

我在她旁边躺下来,闭上眼,拉着她的手,没再说话,陪着她静静的流眼泪。

 

房间里只有卓别林无声电影的滑稽配乐。我就这么边哭边睡着了。

 

虽然只睡了十几分钟,但却是几天来睡的最踏实的一觉。小妮也睡着了,一直紧紧抓着我的手,我悄悄侧头看她,她鬓角的头发里有细细的水珠,不知道是汗水还是眼泪,睡着的表情平静祥和。

 

 

中午的时候,阿姨来叫我们吃饭。她不停的给我夹这夹那,搞的我面前的碗里堆得像座小山一样。小妮忍不住了,冲她妈妈大喊:“妈!你别再夹了,你夹那些东西晓小都不能吃!”

 

阿姨完全不在乎小妮对她大喊大叫,反而很开心,说“哦?晓小不习惯用别人的筷子么?没事的,阿姨还没用这筷子呢,不脏的。”

 

“她不能吃青菜!你真是的,也不问问清楚人家。”

 

她妈妈很惊讶:“啊?晓小不吃青菜呀?很多小孩子很小的时候都不喜欢吃青菜,但是一般长大就好了呀?你什么青菜都不能吃么?”

 

“我不吃带叶的蔬菜,别的都吃。”

 

“哎呀,阿姨也不知道,我再给你拿个碗吧。”

 

那顿饭吃的我又紧张又尴尬,实在没法适应那么热情的小妮妈妈。

 

饭后,她妈妈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跟我说这问那。小妮坐在旁边听了一会儿,就回房间去了。她妈妈看着小妮的背影小声对我说:“晓小,阿姨谢谢你!”

 

我对她笑笑,跟着小妮进了房间。

 

小妮还是盘着腿坐在床上,我说:“你脸有点肿了。”

 

“这几天总躺着,腿都肿了呢。”她挽起裤腿。我用拇指按了按,那上面真的出现一个白坑,半天起不来。

 

小妮问:“你想不想打网球?”

 

“想!”

 

我们两个背着球拍出门的时候,她妈妈又是一阵惊喜,还强迫我们擦了一身的防晒霜。

 

小妮姑姑家住的小区里没有网球场,我们俩最后决定去我家小区里的网球场,因为我突然想到齐风还在我家,我最好回去报个平安,让他放心。我没有用他的手机打电话,因为——我不会用。本来担心小妮知道齐风在我家她会不想去了,可小妮完全没当回事,还一脸暧昧的问我:“他是不是追你呢?”

 

 

回到家,我刚把钥匙插进锁眼,齐风就从里面把门打开了,他看看我,又看看小妮,随即露出好看的笑容,说:“欢迎回家!”

 

我把手机递给他,说:“你吃饭没?”

 

“吃了,阿姨做的。”

 

小妮故意问:“你怎么跑到晓小家蹭吃蹭喝?”

 

齐风笑嘻嘻的说:“晓小
饭香呗!”

 

小妮很响的“切”了一声,一边往里走一边大大咧咧的喊:“阿姨!有西瓜没?我渴死了。”

 

齐风看着我回答小妮:“阿姨刚才出去了。”

 

“小妮,你想吃西瓜呀?我去买。”

 

我像逃跑一样赶快出了门,齐风跟着我跑出来,拉着我说:“这么热的天,你别去了,我去买。”

 

我点点头,又像逃跑一样赶快进了门。

 

回到屋里,小妮笑嘻嘻的说:“你们俩对我还真好,我一说想吃西瓜,两个人就火烧屁股一样跑出去买,争着抢着想立一功。”

 

 

下午吃完西瓜,我和小妮准备去打球,我叫齐风一起去,他欣然答应了,于是那些球拍水壶毛巾背包的,理所当然的全落在齐风的肩上了,我看见他额角的汗水,很想帮他擦擦。

 

 

我们三个人轮换着打,因为齐风一直在旁边看,我显得有些紧张,很快就大汗淋漓了,只好换齐风跟小妮打。

 

齐风身型欣长,打球的动作很潇洒,让我忍不住在心里大叫:“好帅呀!他怎么打的那么好呢!”

 

毕竟男女天生在力量上有一定差距,齐风跟我们打的时候都会控制力度,故意让着我们。我觉得他这样打一定很不尽兴,但他还是尽职尽责的给我们当替补,直到小妮喊累了,我们才结束战斗。

 

回到家,阿姨正在做饭,看到小妮高兴的问:“小妮呀,好几天没来玩了,上哪去啦?”

 

我很怕阿姨的话戳到小妮的痛处。

 

还好,小妮只笑了笑。

 

我假装很好奇,夸张的说:“阿姨,好香啊!你在煮什么?馋死我了!”

 

“是糖醋排骨,你们先去洗洗,马上开饭。”阿姨看我对食物又提起兴趣,赶忙献宝一样说:“还有你喜欢的滑熘里脊呢!”

 

我找了条毛巾交给齐风,说:“你去洗洗,晚上在这吃吧。”

 

齐风在外面的卫生间里洗澡,我和小妮在房间里面的卫生间洗。

 

进了浴室,我迅速脱了个精光,回头看见小妮还站在那里没动,我说:“咋地?还不好意思啦?脱吧脱吧,我又不是没看过。”

 

小妮看看我,慢慢的脱起来,当她脱下上衣的的时候,我惊呆了,在她胸前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红色的印子。

 

小妮笑了笑,说:“恶心吧,你别怕,这就像青了一样,过几天就会消失的。”

 

我赶紧坐在浴缸沿上,生怕自己腿软跌倒。

 

我强忍住眼泪,问:“疼吗?”

 

“不疼的。”

 

我打开莲蓬头,对着我们俩猛冲,我要冲掉小妮身上那些肮脏的东西!

 

 

吃过饭小妮问:“我住这里行不行?”

 

“行!”

 

“你嫌不嫌我烦?”

 

“怎么会呢!”

 

我们俩早早的就躺下了,小妮说:“我想和你一起睡,中午和你一起睡的很好,我这几天一直睡不好—”

 

“我也是,一直睡不好,中午和你就睡的很好。”

 

然而,事实上,那天晚上我睡得很不好,胡思乱想,想小妮在那间屋子里发生的事,想她胸前那些红印子。还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一下是我光着身子站在方海面前,他猥琐的在我身上这摸摸那摸摸,一下又是小妮哭着对我说:“为什么那些痛苦的事全都发生在我身上?凭什么!”

 

小妮却睡的很好,早早的就来掀我的被子,拉我陪她晨跑。

 

那天齐风没有来,他打电话来说他要去姥姥家,他说小妮已经找到了,他也就放心我了。小妮这么乐观开朗,不管经历了什么都没能打到她。那么我就更要乐观开朗了。小妮现在很依赖我,我不可以再冒之前那些傻想法了,只有我比小妮更强大才能保护好小妮。

 

我嗯嗯啊啊的回答,一番话听的心里又甜又暖。我问:“你—去多久?”

 

“大概一星期吧—”我听见他轻轻吸气,说:“我—想你,你想不想—我?”

 

我对着话筒轻轻点头。

 

他竟然说:“你别光点头呀,我又看不到你。”

 

“你怎么知道?你在哪?”

 

他提高嗓音:“你真的想我?小儿,我好高兴,我太高兴了!我—可不可以现在冲过去抱你?”

 

“不可以。”

 

“为什么?”

 

“谁叫你诈我的。”

 

“……”

 

“嘿嘿,等你回来我冲过去抱你,好不好?”

 

 

那天以后,小妮一直住在我家,我爸爸又出差了,晚上家里冷冷清清的,我就要小妮陪着我。小妮也很喜欢住在我家,她说阿姨煮的菜比她妈妈煮的好吃多了,还有一点就是—出了那事之后,她爸妈对她总是小心翼翼的,让她很不自在。

 

我还像从前一样对待小妮,并没有刻意改变。就像齐风说的那样—小妮很依赖我。不管我去哪里,她都一定跟在后头,晚上睡觉也要等我一起躺下。我很喜欢被小妮依赖,并且很享受这样的依赖。只是我真的不习惯跟人睡一张床,虽然睡的不很好,我还是不忍心告诉小妮。

 

几天以后,妈妈回来了。阿姨回了趟乡下老家,她说等我妈妈走了她再回来帮忙。

 

家里有妈妈在就变得很不一样,每天都香香暖暖的,我好喜欢。小妮就更是喜欢呆在我家了。

 

有好几次,我都想趁小妮睡着偷偷跑到妈妈被窝里去,可是我刚一动,小妮就醒了,我只好怏怏的躺回去。

 

一星期后,齐风很准时的回来了。那天晚上,他打电话来,说:“小儿,我在你楼下呢。”

 

我撂下电话,跟妈妈和小妮打声招呼便跑出去了。小妮这次很默契的没有实施脚跟脚战术。

 

我跑下楼,齐风就站在路灯下,微笑的看着我,白衣灰裤,两只手放在口袋里,黄黄的灯光照在他脸上身上,他周围雾蒙蒙的,好像是他在发光一样。

 

我愣在那里看着他。

 

他走过来,轻轻把我揽进怀里,小声说:“你说话不算数,说好了你冲过来抱我的。”

 

他身上的味道像迷情剂一样催眠我:“我想你了。”

 

他吻了吻我的头发,说:“真乖!”

 

我和他站在路边的阴影里,抱了很久,我好喜欢在他怀里热乎乎的感觉,不断
往他身上拱一拱。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依依不舍地推开他,说:“我得回去了,小妮在家呢。”

 

他摸摸我的头发,说:“去吧,我明天来。”

 

 

上了楼,我赶忙跑到窗户那里看他,他向我摆摆手,我也向他摆摆手,他站在那看了我一会儿,转身走掉了。路灯把他的背影拉的长长的,夜晚的街道上只有他一个人,显得那么孤单,我觉得鼻子发酸,我想:以后再不让他孤单一个人了!

 

开学前的那段时间,齐风几乎每天拉着齐雪来我家,他总是偷偷的抱抱我,亲亲我,这些突如其来的小动作让我觉得很甜蜜。我没有把我和他的事告诉任何人,包括小妮,她刚刚经历那样的事,现在告诉她这事我怕她不好受。

 

学校里的那些告别会送别会的,小妮不肯参加,我也就没兴趣参加了。

 

爸爸回来后,小妮就搬回家了。本以为没有小妮我就可以和妈妈一起睡,哪知道爸爸是个更大的障碍物——

 

 

8月16号,方海被判刑6年,小妮爸爸坚决不同意私了。

 

方海从此跟他的大学say bay-bay(说再见)。

 

那年的暑假一半苦涩一半甜蜜。

 

很快,就到了我,小妮,齐风报到的日子。

 

出发那天。不只家长,还来了不少同学给我们送行,大家三叠阳关,依依惜别。

 

那天——2004年8月27号

 

上天送给了我和小妮不同的成人礼cadeau(法:礼物)。

One response to “那些日子(4)

  1. 新浪网友:

    2009-08-19 09:55:42

    不错,我继续顶!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