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日子(8)

作者:小儿

圣诞过后不久,就是期末考试。齐风开玩笑说:“我每年拿一份奖学金,毕业的时候就用这些钱跟你办喜事儿。”

 

“结婚那么贵?”

 

“嗯—一年六千,四年两万四,两万你都嫌贵呀?”

 

“你就是一分钱不花我都嫁你。”

 

他搂着我轻轻的摇:“小儿,我说用奖学金办事那是投机取巧,打算白捡个媳妇回家,你不打我还帮我省钱—你怎么这么傻呢?”

 

“怎么就白捡呢?奖学金是大风刮来的?凭咱俩这关系,你娶我—嗯—就免费吧。”

 

他听了,呵呵的笑,在我脸上乱亲一通。

 

 

圣诞节过后,小妮就很少单独行动了,小斯找过她几回,但大多数时间她都呆在寝室里,大概和小斯闹别扭了,我舍不得把她一个人留在寝室,于是我和齐风的约会很自然的又恢复了之前的三人模式。

 

小妮在我面前表现的和之前没两样,常常开我的玩笑,开齐风的玩笑,开所有人的玩笑,可我觉得她有时候心不在焉,会晃神,也会发呆。

 

有天晚上,我们俩洗漱完,躺在床上聊天,小妮接到个电话,她先是嗯嗯的答应,脸色越来越冷漠,最后啪的一声挂了电话,重重地倒在床上,闭着眼睛,紧皱着眉。

 

我爬过去,侧躺在她旁边,撑着头看她,她睁开眼,瞪着我说:“你跑过来干什么?”

 

“我—我想—”我想像以前一样陪你睡,想知道你怎么了。可我最终还是没说出口,她看我的眼神让我越来越害怕,好像很厌恶我一样。我红着眼睛默默爬回自己的床,躺在那里自我安慰:小妮不是讨厌你,小妮有烦心事,明天早上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夜里,有人爬上我的床,是小妮,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帮她掖好被子,轻轻呵口起气,闭上眼睛假寐。过了一会,我突然想起什么,伸手又摸了摸她的脸,嗯—干的—

 

早上醒来,我们俩谁都没提起昨晚的不愉快,没事一样照常晨跑,吃饭,上课。只是到了课间休息,小妮就会拿个空饮料瓶跑到走廊尽头的露台上抽烟。

 

我从来不知道她抽烟,也不知道她身上带着烟,我站在她旁边,看她深深吸一口烟,把脸颊胀得鼓鼓的,然后对着空饮料瓶吐出来,几次下来,一根烟就烧没了,饮料瓶里是浓浓的白烟,她拧上瓶盖,对我笑笑,说:“我还挺环保的哈?”

 

“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和小斯在一起之后。”她拍拍我:“小姑娘,别担心,那些外国姑娘全都抽得理所当然的,我就没事了抽一根,没瘾。”

 

“没事抽一根还是有事抽一根?”

 

“呵呵,晓小—我被他甩了—他跟那小韩国跑了—你说是有事是没事?”

 

“真的是—”

 

她不哭不闹,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想了半天,拉着她的手说:“洋鬼子没一个好人,咱以后再不找洋鬼子了,让那俩洋鬼子一起堕落吧,你解脱了,好事儿!嗯—中国好男人多得很呢。”

 

小妮做个深呼吸,说:“就是,以后找咱中国好男人!你知道小韩国跟我说啥?”

 

“ 啥?”

 

“她昨晚给我打电话说‘小斯进去了,舒服的不得了’,她恶心吧啦地跟我说‘小斯说了,还是我的size(大小,尺码)适合他’,你说她要不要脸,真够恶心的。”她看着我说:“哈哈,晓小,你瞅你脸红的,哈哈。”

 

我捂着脸说:“那你—有没有事?”

 

“嗯—本来挺难受的,现在说出来好像就剩恶心了。”她把头靠在我肩膀上,说:“就当初吻给了狗—”

 

后来小斯来找小妮,解释说那天他喝多了,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要小妮不要误会,不要离开他。他站在寝室楼下一遍一遍喊小妮,一开始小妮很酷,根本不甩他,后来小斯嗓子都喊哑了,小妮跑到阳台上,对他大喊一声:“滚!”

 

小雨笑着说:“他听得懂么?我来给他翻译翻译吧。嗯—说get out(走开)还是fuck off(滚)?”

 

小妮低着头转身,离开阳台,说:“他懂。”

 

下面真的没了动静,我走过去向下望,小斯还没走,站在那里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他那副样子像要糖吃的小孩一样,我的心被紧紧抓了一下,走到小妮跟前,说:“你真不理他?嗯—那我下去让他走吧,他站那里怪冷的。”

 

“你—跟他说—让我好好想想—”

 

我跑下去,费了好大的劲才跟小斯说明白,他望了一眼我们寝室的阳台,把我的两只手合起来用力握了握,又拢了拢头发,转身灰溜溜的走了。

 

我站在那看他有点驼着背,走路好像是一步一挪,一跛一跛的,有点苍老,有点搞笑。我想,不管怎样,小斯还是很爱小妮的,小妮应该也爱着小斯,估计这俩人还玩不完。

 

第二天,齐风给了我一封信,小斯要他帮忙转交给小妮。那信是用中文写的,字很大很幼稚,只有短短几行,句子颠三倒四,不过基本意思还能看懂。这对于完全不懂中文的小斯来说,估计也费了一番劲。我曾经看过老外写汉字,拿本字典,写一笔看一眼,看一眼再写一笔,跟画画一样。

 

小妮看到那封信,先是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突然又开始哭,低着头抹着眼泪问:“晓小,你说我还能相信他么?”

 

小妮一哭,我也忍不住了,跟着她抹眼泪,我说:“小斯很好,值得你相信。”

 

小妮抬起头,鼻子眼睛都红红的,像小可怜一样,我忍不住凑过去抱住她,她贴在我耳边,说:“可是—我听说,乌克兰很穷的—”

 

“穷你可以少生孩子多种树嘛。嗯—你怎么这就‘I do’了呢。”

 

“谁do了?我那是怕他以后养活不起我。”

 

“那还是do了—”

 

她推开我,擦了把脸,说:“跟你说不明白了,我得去给小斯补补中文—你瞧这句子让他造的,我都跟他上火—”

 

“小斯在湖边亭子里呢—估计快成冰棍了。”

 

那天小妮给小斯“补习”了一整晚,第二天小斯美滋滋地送小妮回来,看样子补得还不赖。

 

我之前觉得小妮跟小斯只是玩玩,但这次我惊讶的发现,小妮真的掉到那个网子里面去了,凡事只要跟小斯沾边,喜怒哀乐她都很明显的表现在脸上,变得很情绪化,有时候很幼稚,有时候很冲动,常常问些傻里傻气的问题,说话的时候总
三句不离“斯”。

 

我担心的问齐风:“小妮会不会疯了?”

 

“为什么?”

 

“你看她,不正常—”

 

“她这样很好呀,你—怎么不这样呢?”

 

“我哪样?像她一样?我觉得我已经很不冷静了—”

 

“你哪里不冷静?你很冷静。”

 

“嗯—我觉得那件事就很不冷静。”

 

“什么事?”

 

“嗯—平安夜那件事。”

 

“哈!你那天是不怎么冷静。”他小声问:“你—后悔没有?”

 

“没有—其实—我从小只和妈妈一起睡才睡得安稳,但是我—和你睡的时候—也很安稳—睡的很踏实。”

 

他紧紧抱住我,说:“小儿,你妈妈不在的时候,我可以一直抱着你睡觉。”

 

“嗯—谢谢你。”

 

他的手悄悄伸到我衣服里面,摸摸这摸摸那:“你太冷静了,我得想办法让你不冷静些—”

 

我抓住他的手:“你先听我说—我—表面上—冷静不表示我心里一样冷静,我—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不能冷静了,我不是小妮,小妮的个性很开朗,什么都愿意表现出来,但是我—嗯—不同,我觉得你—很了解我,有些话我—不说你也明白,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很幸福,很—舒服,你 —懂不懂?你—不要因为我没说过—那—什么生我的气,行不行?”

 

他亲亲我的脸,说:“小儿,我懂了—我知道了,我—爱你,我怎么会生你的气?你现在很好,你什么也不用说的,我都知道—”

 

“你知道什么东西?”

 

他指指我的心:“我知道你这里面的东西。”

 

“这里面什么东西?”

 

“这里面的两个东西—”

 

“你—怎么—这么—色呢!”

 

他眼睛睁的老大,一脸无辜说:“我怎么就色了?你这小脑袋瓜在想什么呢?我说的是我知道你心里面想的那两个东西,一个I love you,一个you love me嘛。”

 

我推开他,往旁边挪挪,说:“你真是—太色了,又色又狡猾—我怎么早没发现呢?”

 

他一脸奸诈:“早要是被你发现,我还能有今天的辉煌战果么?嘿嘿,快来快来,让我抱抱你。”

 

我猛地扑到他身上,在他下嘴唇咬了一口,跳起来跑得远远的。他躺在那里哎呦哎呦老半天,见我没去安慰,就自己坐起来,冲我招了招手温柔地说:“小儿,过来。”

 

我向后迈一大步:“我可不傻,你不定怎么报复我呢,你心眼那么小—”

 

他躺下了,喃喃说:“我是又狡猾又小心眼的大色狼,你走吧,我今天独守空闺—”

 

“嘿,你生气了?”

 

“没生气—心碎了,疼。”他装模作样的皱着眉头,捂着胸口。

 

我看着他吃吃地笑,踮着脚走到床边,低头看着他。他一把搂住我,把我拽倒在他身上,翻身压在下面,边亲边说:“我就知道你心疼我。”

 

“谁心疼你了,我那是可怜你。”

 

“那就可怜到底吧,把我的问题一并解决掉。”

 

——

 

寒假回家那天,小斯送小妮到火车站,两个人在候车室里哭兮兮的又是搂又是亲,轰轰烈烈的演绎了一回免费大片现场直播,周围的人想看又不好意思直勾勾的盯着瞅,只能时不时用余光喵一眼。我真恨不得找个箱子把他们俩扣里边。

 

火车上,小妮哭了一路,快到家的时候,我拉着她洗了把脸,免得一会相亲父老们见着她那副样子东问西问的。

 

下火车的时候,小妮基本恢复正常。齐风被他爸妈接走了,小妮爸妈来接她,顺路捎我回家。我站在门口,掏钥匙开门,房子里冷冷清清的,我抹黑脱掉鞋袜,光脚踩在地板上,走到我的房间,和衣躺下,扯过被子紧紧裹在身上,幻想自己睡在妈妈怀里,或是齐风怀里,沉沉的睡去。等待明早太阳升起温暖整间屋子—

One response to “那些日子(8)

  1. 小儿:

    2009-08-27 19:45:49

    回复执子:不土不土,现在怀旧复古风正流行:)

    其实“你们那会儿”不是不浪漫(如过你所指的浪漫是平安夜那晚),只是执子是个乖孩子嘛,周轩又很听话,很理智。但小儿不同,小儿不乖,可齐风却很“听话”,所以小儿的平安夜就稍稍“浪漫”点儿:)

    周同学那时候如果不听话,不理智,执子嫁他是不是就要考虑考虑了:)你们那时候没“浪漫”但未来浪漫多多呀:)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