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玲珑:酒人

父亲是大碗酒, 大块肉的豪气人. 年轻的时候, 烟抽得很厉害, 一烟在手, 下笔如神. 后来因为身体的原因, 硬是把烟给戒了. 烟不抽了, 只有在酒上下功夫, 饭桌酒席上不知撂倒了多少人. 喝了酒, 声音更宏亮, 两只大眼一瞪, 样子很怕人. 不过酒品还好. 他对外面的人, 有着一种宽容, 自己的小 孩, 却是很严苛.

许多他的同辈都退下来了, 可是他却有着跟酒精一样旺盛的精力, 誓要将革命进行到底. 那年, 他进出了医院几回, 最终就去了. 哥哥后来说, 那家医院环境很好, 父亲住院期间, 常在医院的林间休憩, 忙碌了一辈子, 休闲的时光也就是在医院度过的.

我跟他默默地斗了很多年的气, 从不跟他顶嘴, 也不敢. 只是慢慢的, 把心给封闭起来, 无法再容纳他这个人. 我后来出去念书, 跟他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 即便见了面, 话也很少.  

96年, 有一次给哥哥打电话, 他说, “你有空跟父亲打个电话.” 我说, “无缘无故, 不要.”  我想我跟父亲一样, 是如此的倔犟,  一种撞了南墙不回头的[傲]. 知道他走了, 心是慢慢的撕裂, 躺在家里洗手间, 泗泪狂下, 可是却哭不出声. 我不知这是不是一种遗憾, 可是即使我打了那个电话, 我们之间的父女情已不可挽回.

16 岁那年,  放假回家, 去见父亲. 他的女人接待我, 象所有这种身份的女子一样, 她极度的笼络我. 给我买表, 买最时尚的衣服. 我没有拒绝, 因为小心眼里想那是父亲的钱. 路过书店, 她说进去看看, 指着一本琼瑶的《 一个穿紫衣的女人》, 问我,” 你知不知到这个是什么意思?” 那本书的封面, 是一个抽象画一样的淡衣女子的背影, 踟蟵在一条小径上. 我想, 她大概很含蓄地在告诉我, 她自己的路, 也不好走…其实, 我想, 她和父亲还是有感情的!  但我对她, 不可能做到理解和宽容.  我只知道, 我自己的母亲, 对父亲的那份始终如一, 终年在折磨她.  男女之间的爱, 是自私不可分享的.  他们三个, 没有人是赢家. 母亲, 觉得被背叛; 父亲, 对她们都有内疚; 那个女人, 没有得到名份.

父亲走了, 偶尔入我的梦. 我们相见无语.

那个女人后来远嫁他乡, 人家说, 她生了个儿子, 跟我父亲很象. 

而我跟哥哥,  命运眷顾, 都有很好的家庭.

母亲, 豁达信佛, 从容开朗, 在父亲走了以后, 终于有了欢颜.

One response to “雪玲珑:酒人

  1. 唉。。。叹息,真的是三个各有各的苦恼,同情ING。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