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站(1)

作者:此心安处是吾乡

90年9月,怀揣着占有新世界创造新世界的豪情,18岁的我少年得志来到了B市B大报到。虽说已经十八岁了,却正处于一个自以为什么都懂其实却什么也不懂的年令,更何况我是从一个非常落后的小城镇考到繁华无比的B市来的;基本上当时的心态就象是《红楼梦》里的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甚至比刘姥姥还不如,人家刘姥姥还有一个良好的心态,我呢,人不漂亮,个子也不高,自觉还很胖,钱也没有—当然这些都是我的心底想法,面子上你是看不出来的,能考到B大的中文系,就证明了我绝对不是一个呆瓜。
 

  
开学的日子平淡如水,日子两个半天一个整天的过去,和同宿舍的女孩也熟悉起来了,别的宿舍都是六个人,由于我们的宿舍挨着厕所,可能比别的房间略小一点,所以只有四个人,而且由于共同的经历我还和其中的一个叫萍的女孩成了特别要好的朋友,共同的经历是指我们都有一个不幸福的家,父母的不和家庭的不睦使我们经常有一些不为人所知的痛苦,但过强的自尊心又使我们羞于对人启口,如今我们可以互相宽慰一下了,这也算是来B大的第一收获吧,尤其是萍在我的人生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可以说,她极大的影响了我的人生观,她也我要成熟许多,因为来B大之前,她曾经工作过一年,有着许多的社会经验和阅历,除了课堂上的老师,生活上我戏称她是我的“萍老师”。
   
大一的第一学期,由于还没有从高中时代的严谨学习氛围中摆脱出来,我每晚都和萍老师去自习室,其实也不一定是学习,文科的作业是不太多的,从进B大以来我就认定了这是我读书生涯的最后一站,就是说我打定主意不会让自己再高升下去了,所以对自己没有太多的要求,及格就好,所以经常是带着闲书去看,学校的图书馆成了我的最爱,记得当时一个图书证是借六本书,我就保持着每天一本的速度阅读,内容上也是兼容并包,寻医问药奇门遁甲,爱情名著,传世佳作,就没有我不涉及的,当然喜欢的就多看几遍,实在没意思的就一目N行,看一开头,中间再看两页,再看一结尾就OK了。

中间萍老师倒是因为她的娇美的容颜,有过几次艳遇,基本上都是一些高年级的同学以认老乡的名义来结识,可他们哪知道萍老师的雄心大志,萍老师在社会上混过一年,当时她在一个中央直属的地方单位,不知有多少兜里揣着公款的人求她赏光呢,萍老师怎么会看上他们这些一穷二白的苦学生呢?至于我嘛,更是西线无战事。
   
平时的周六晚上,我都是和萍老师去看电影,可是这周不行了,因为这次是我的生日,宿舍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谁的生日由谁请大家吃一顿,然后再去跳个舞。于是我们来到了当时校内最豪华的舞厅,说是舞厅其实则是平时的体育馆,里面彩灯闪耀音乐悠扬,尤其是众多青春可人才华横溢的女大学生的加盟使这个舞厅成为聚集校外人士最多的,而且上至教授下至校园的锅炉工,既有研究生,也有已毕业的老大哥们,人才济济呀!

虽说已经过去了十八年,但每一次回想起来,一切的细节对于我来说都那么熟悉,那么难以忘怀!由于我跳得不好,所以基本是来者都拒,由同宿舍的一个个子高高的女孩充当男士带我跳,过了一会她被别人请走了,我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他们跳,这时过来了一个穿黑色羊皮夹克的男青年向我伸出了手,起先我拒绝了,可他执意伸着手,虽然他个子不高,但他的神情中有一种忧郁,有一种深沉吸引了我,我起身了。

那是一着非常有情调的慢四步,被我们戏称为“小推车”,乐曲中他问我我的名字,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一个社会人,我沉默不语,于是他告诉了我他的名字,那是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我初中时的团支书就是那个名字,那是一个优秀而善良的男同学,我想有着这样一个同名字的人不应该是一个坏人,所以我不但告诉了他我的名字还把自己的楼号也告诉了他,对于他要去宿舍找我玩的要求也同意了。虽然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但我想他也许只是说说而已,没必要放在心上,尤其是他给人的第一眼印象就不是一个好人,还有他的那群朋友在舞厅中旁若无人的凶气,无论如何我都应该远离他,这样说服着自己,对于他那双深遂无比的仿佛洞察一切的目光带给我震动置之不理。

 第二天是个星期天,晚上照例有舞会,这一次我坚决拒绝了萍的要求没有再去荒度我的光阴—我把去那里看作是一种堕落,萍和同宿舍的另一个女孩去了,可是没想到这一次出事了,她们玩得很开心,所以一直呆到终场,所以也是在终场的时候才发现出事了,萍发现自己穿去的皮夹克不见了,要知道那可是九十年代初,一件价值千元的皮衣,尤其是那件皮衣是萍借她姐姐的,她和她姐姐的关系并不好……

在流过许多的眼泪痛悔自己不该去堕落之后,萍决定不再吃饭并且从饭钱上省出皮衣钱,我说过我是一个十分感性的人,别人对我一分的好我会还他十分的好,但是对于萍这件事我却无能为力,我的经济一向捉襟见肘,一件千元的衣服对我来说不异于天文数字,这使我十分的内疚;恰在此时萍回想起那天晚上“小羊皮”就是周六晚上我与狼共舞的那个家伙和他的朋友也曾在舞厅出现了一会,这使我想起或许他能在这事上能够帮助萍找回皮衣,但是我完全不知道如何找到他,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叫吴向东,别的我一无所知。
   
想不到的是周一晚上九点多,楼长传呼我外面有人找,我一头雾水的出去一看原来是他,斜斜的靠在楼前的一棵树上,见我出来,“哗–”冲我吹了一声口哨,他说他刚从健身中心出来,顺便请我去喝咖啡,为着萍的皮衣我答应了并且是平生第一次跟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去喝今生这第一次异性买单的咖啡,因为紧张,易拉罐的拉环还弄破了我的手指,他很痛快的答应了我的请求,并且以开玩笑的口吻问我如果他帮我找回了皮衣我是不是可以做他的女朋友,

我想他只是在开玩笑罢了,向他这样有社会阅历的人怎么会看上不起眼的我呢?但我心里却小小的动了一下私心,如果做他的女朋友会是怎样的一种滋味呢?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反正皮衣很快被完好无损的还了回来,据他的解释是皮衣被他的一个小兄弟穿错了—-这是一个很牵强的解释,可我竟然那么轻易的就相信了,并且因此认定他是一个好人,看到萍终于能够跟她姐姐交差了,我因此对吴向东有了一份更深的感激,对于他一次又一次的来访,从最开始的不好意思拒绝,慢慢就成了我内心自主自愿衷心的祈盼。
   
他每次来找我都是在晚九点以后,他从健身中心出来就顺便来找我,开始我还是比较有安全意识的,从来不跟他去黑的地方,也不去人少的地方,所以我
们的选择就是校园里的各个咖啡厅了,我想我是脆弱的,是禁不起引诱的,但我想就好象是俗话说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一样,以我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是无法抵挡一个已近三十岁的成熟男人的处心积虑的魅力的。

但是他却没有半点对我不尊重的意思,虽说见过十几次面了,但是我们却连手也没拉过,所以我认定他并是萍所说的在玩弄我,慢慢的和他一起经常在湖边呆到很晚,听他跟我讲那些社会上的事,我也把自己的很多傻事对他讲。是的,听他讲的越多,就愈加明白,他和他的朋友的那些所言所行都是从小受正统教育,捡到一分钱都要交给警察叔叔的我所不能认可的,但他的眼神在夜色中分处深遂的注视让我有一种无法抵挡的软弱,使从小缺少父爱的我,夜色中在他爱怜的注视下,听着他低低的嗓声,总让我一种有想哭的感动,当我意识到我宁愿没有一切也不愿失去他时,我想我完了。
    
充分认识到这一点是在临近期末考试的日子,本来约好了晚上7:30分见面,为了这个约会,我放弃了晚饭改在教室自习,希望以此弥补晚上不能自习的损失,站在雪地里,从7:15我等到了9:30,冷冷的空气又怎么寒得过我的心呢?焦急的等待之心慢慢被不安所代替,他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呢?一个念头掠过我的脑海:如果他出了什么事,那么我也宁可不要活了!这个念头一经产生,就把我自己吓呆了,我和他从未有过什么言语的承诺,甚至我们的手都没拉过,我有什么资格这么想呢?他只不过是拿我当作业余的调料罢了,该抽身了,回到宿舍我这样想,并且下定决心下次他再来找我,我一定要告诉他以后别再来了。

可是没想到许下的诺言敌不过他轻轻的一句话,高烧39度的我一见到他就没了说再见的勇气,尤其是他的失约只是因为和人约好了打麻将,这么不可宽恕的理由我也接受了,回到宿舍面对萍老师恨铁不成钢的目光,我只是叹了一口气,说他可以找个更好的理由骗我的,可是他并没有,他实话实说了,所以他待我是真诚的是可以相信的,萍说:你完了,你这一辈子都要毁在他身上了……

 一年过去了,在我们相识一周年的日子,他吻了我,事先没有一点预兆。应该是我十九岁生日的晚上,我们在学校的对外餐厅吃了饭,这一次我没有坚持我付帐,以前我跟他出去所有的消费都是他一次我一次的,顺着小路向学校后面的湖边走去,这条路我们已经走了N遍了,由于不是周末所以湖心岛上还有空着的椅子,我们就坐了下来,面对着月色下闪着波光的湖水,我心中充满了感动,一阵风吹来,吹落了我眼角的一滴泪,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吴向东看了我一眼,伸手把我揽进了他的怀里,这是我们相识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对我动手呢,奇怪的是一向保守的我竟没有拒绝,多年以后听到那首《都是月亮惹的祸》真是于我心有戚戚焉。

一会他轻轻笑出了声,我问他笑什么,他说以为你会给我一个耳光呢!我抬起手,说现在给你也不迟啊!他捉住了我的两只手,把我整个拥在怀里,天哪,我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心口了,什么也不敢想,什么也不能说了,他轻轻向我的耳朵里吹了一口气,我真是要晕了!他轻轻问我“第一次?”还没待我开口,他就接着说“真是小傻瓜啊”,我刚要反驳,他又接着说了一句,“我真喜欢你这个小傻瓜”,接着他捧起了我的脸,慢慢的向我俯下了头,我只是手足无措的盯着他,“闭上眼睛,小傻瓜”,我听话的闭上了眼,他的嘴唇覆在了我的嘴唇上,我颤抖着也奉献上我的唇,我的初吻,没想到,男人的嘴唇竟然也这么柔软,闻着他身上的烟味,我好象找到了依靠,心里有一朵花在盛开……
    
那天晚上我们在湖边缠绵了许久,直到快要锁楼门了才跑回去,到了楼门口我又不舍得放手了,就跟他站在楼道边的阴影里,看着楼长把楼门锁上了,他说你要进不去了,我说不怕,十一点半还会开一次呢,那时我再进去!

回到宿舍萍还在等着我让我老实交待情况,我跟她说了,萍说你这张嘴巴被人碰过了,我不要再听了,你 明天刷完牙再跟我讲话!

躺在上床上,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这回我们就算正式的谈朋友了吧,一想到吴向东这个名字,我心里既有一丝甜蜜,更多的是恐惧吧,毕竟他比我大许多,我只是奔二,他却是奔三了呀,我的经历是一张白纸,而他呢,我对他一无所知,他会骗我吗?我可只是一个穷学生呀,我没有金钱没有美貌,就象萍老师说的,我只有我自己!除了我自己,一无所有。以后怎么办,我决定明天向萍老师坦白从宽,听老师的话再决定怎么做。

One response to “驿站(1)

  1. 艾园果果儿

    海风抚面:

    2009-07-17 20:34:31

    写的真好,带我回到了校园时代,纯纯的,甜甜的,酸酸的,柔柔的,赞一个!

    ——“夜色中在他爱怜的注视下,听着他低低的嗓声,总让我一种有想哭的感动”

    “他捉住了我的两只手,把我整个拥在怀里,天哪,我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心口了,什么也不敢想,什么也不能说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