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tell:深深呼吸(3-4)

作者:pastell

(3)

我独自一人在车站等车,此时的校园十分宁静,因为正值暑假,学生很少。公车该来的方向一条双车道马路弯过树林那边去,弧线很美,路的两边绿树成荫,很是养眼。偶尔才见一两个人经过,想起我在国内的德语老师闲侃德国见闻的时候说过,德国什么鬼地方,路上连人都看不到。

夏末初秋的德国气候宜人,空气清爽阳光充足。我坐在车站亭子里小憩,迎面而来的是一阵阵清凉的夏日徐风,我习惯性地将头脑放空,眼睛不聚焦于任何一个事物。
 

折腾了两天,终于可以轻松感受一下来到德国的喜悦了。

我一直很想出国,想去看看国门外的世界。从大三起我就开始积极准备出国。学德语,办材料,寄申请,忙得都没怎么关心过自己的本专业了,大四的时候差点没敢去报名考英语专八。

学德语的时候就知道一个劲儿的往脑袋里面灌语法。老师又只有一个,听说读写都他上。没指望过能把这门语言讲得像英文那样流畅,因为德语的语法实在繁杂,说起来要注意的太多了。就说名词吧,每个名词都有性,不是男的就是女的,要不就是非男非女的(阳性,阴性和中性),这个造词性的偏偏就把性造得不都那么理性,除了一部分可按规律来,其余的就只能摸风。比如女孩是中性的,电影是阳性的,狗是阳性的,猫是阴性的,不象我们中文里除了人其他基本可用中性的动物它来代替。除此以外不同性的名词带着它的冠词和形容词等一家好几口还有四个格的变化(如果这个名词是主语,后面的谓语动词还要再来个七十二般变化),大家要变一起变,变得我真是昏天黑地。于是感叹道,这语言是用来说的否,德语老师道,德国孩子出口都能说对,横批,德国人真不是人。

如今来了德国,学了两年的德语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昨天和今天就已经亲身实践过了,鬼子们讲得真的是我在国内学的那种话,我这个激动啊,世界上确实存在这种语言和讲这种语言的人类,我可以作证。一路上遇到德国人,我跟他们鼓腾他个(Guten Tag:白天问候语,相当于你好),他们也跟我鼓腾那个一下,并且屡试屡爽,屡爽屡试,乐此不疲。感觉还不太爽的是我说得他们基本都能听懂,他们说的我听不太懂。如此你来我往,鸡同鸭讲,最后我们相视一笑,宣告这次切磋还是告一段落,你我都太强了。

这时车终于来了,晚点了几分钟,一辆八成新的Mercedes-Benz的大巴缓缓驶入车站凹进去的弧形停靠区。我掏出钱包上了车买好票,走到车的最后一排坐了下来,这里最安全,不用像稀有动物一样被其他人观察着。等大家都坐定,车徐徐开动。真是好车啊,那个平稳,我这坐惯了破车的人坐久了肯定要晕车的。这车下面好像垫了气垫似的,每次感觉要像被国内大巴狠狠腾起来筛一下的时候,都被很及时的缓冲过去了,我这个老土这时还有点意犹未尽。读中学的时候和好朋友一起坐校车上学回家,我们都记住了车开到哪一段就会发生一次腾跃,就盼着被筛得高高的,重重落下来以后我们就会乐得心里只痒痒。

不短不长十几站的路程很快就到了头,这趟公车每站都给提前报站,报得很清楚,想下错站都难。

到了城里,我东走西看,走迷了的时候就问问路,德国人就像国内德语老师说的那样很热心的指路,看你听不明白还送出去老远,生怕我再走丢了似的。

市中心的商业步行街对我充满着诱惑力,虽说是在这么个小城。且不说那些在我家那边看不到的高档衣服和化妆品牌子,就是一模一样能在国内买得到的东西,只要印上了德文商标和说明,都能让我耳目一新,激动不已。

西洋人的饮食文化也让我十分好奇。锡箔纸包得十分精美的小块黄油,各式各样的法国奶酪,玻璃橱柜里摆得惹人起胃口的熏肉薄片,色彩斑斓的沙拉,有可能我都想样样尝个遍。只是还羞于不甚了解他们的吃法,只想先买回去自己独自好好赏玩一番。

话说国内那个麦当劳肯德基什么时候不是水泄不通的,那哪像在吃Fastfood,简直就是个个穿得像模像样的约好了去吃正餐。国内人对西洋食品里最次的品种都如此迷恋,我这点崇洋媚外应该还不算夸张。

突然一下掉到一个满地都是外国人的地方,并且还作为客人接受他们的服务,以前也就是想想而已,现在成了事实,我都不知道要把自己往哪里摆了。在国内要是哪里有俄罗斯的舞蹈表演会拿到当地新闻里去播报,大城市里有的餐厅和饭店里有老外当服务员更是作为专题报道。总之,被人家服务是一种高级待遇,受宠若金得让人浑身不自在。还好读大学的时候跟外国人交过手,有过一点实战经验,要不然闹什么笑话都不一定了。

新鲜之余,还得解决一下我的生活用品需要。早就了解买日用品要去一个叫DM的Drogerie-Markt,那里的东西很齐全。城里有好几家DM,都摆得满满当当的,货品琳琅满目,真是什么都有,从化妆品到清洁用品一应俱全。我在地下通道里的那家买了一条洗衣服用的肥皂还有洗发水和沐浴液,这些我没从国内带过来,之前上网查过日用品在德国价格很便宜的,不照国内的贵。但是还是有人带这些东西过来,比我晚出来半年的一个一起学德语的女孩连卫生巾都带足了大半年用的。

接下来还得解决一下饮水问题,我此时已经渴得冒烟了。昨天在青年旅馆有位服务生十分热情地送了我一大瓶水,我如获至宝,把他好一番感激,回到屋里就打开喝。谁知道这水又酸又涩,怎么也不下了口,有点像国内饮料机里的苏打水,那我是从来不买的,喝过一次就再不上那个当了。可是我还舍不得扔掉这瓶水,这么一大瓶,在这里卖肯定不便宜,怎么也得要个一欧两欧的。在城里逛的时候,早就渴得不行了,把它从背包里拿出来了好几次,每次都是只喝了一小口难以下咽又塞回包里去。这会儿再不买瓶能喝的水可要出人命了。我看DM里有水卖,可是摆着那么多种,上面写的字儿又看不太明白,不好下决心买哪个。

于是逮着了一个穿白制服的售货员,我劈头就问:“ich will, mmm, Wasser kaufen.”(我想买水。)

“Ja, hier sind alle Wasser, welches möchten Sie?”(嗯,这里都是水,您想要哪个?)

我从包里把那瓶水拿了出来,指着说:“mm, nicht diese,es ist—-zu sauer.”(不要这样的,它太酸了。)

“acha, jetzt weiss ich wahrscheinlich, Sie brauchen stilles Wasser, oder?”(啊哈,我可能明白了,您需要不带气的水,是吗?)她笑道。

听到still这个词我马上反应过来,就是安静的水啰,我自己那瓶水像是苏打水喝到嘴里直冒气泡,安静的水应该就是没汽的了。不会错的,我连忙应了:“ja, ich will stilles Wasser kaufen.”(是的,我想买不带气的水.)

“Okay, da ist es.”(好的,这就是您想要的.)她拿出一瓶递给我,笑着眨了一下眼睛。

我谢了她,拿着水马上去付钱,想看看这次试验结果。

边等着付钱边看了
看表,4点半了,也该回青年旅馆取行李了,取完行李还得坐车去大学跟Hans碰面,只要不出什么差错时间应该正正好。

(4)

就这样和Hans住进了同一栋学生公寓,后来又机缘巧合地和他合租同一套学生公寓。

遇到Hans之前没有真正谈过恋爱。他早我来德国两年,他自己说,那两年除了读书学习就是业余时间去公司上班,没对别的女孩子真正动过心。我一来就和他住得那么近,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所以和他谈恋爱,简直就是关起门来两个人搞科研做实验,一天一个样,一个月火箭就上天。

Hans追到我应该说没费太大力气,那几个让我感动的细节到今天我还能一一数来。这让我担心过一段日子,有句话不记得最初是从哪里听来的,大意是不要让男人太轻易得到自己,他没花多少功夫就获得的日后也不会珍惜。而我是那种只要在一起了就铁定要结婚过下去的人,他要是以后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

我对Hans虽然不是一见钟情,但和他在一起点点滴滴的累积却是从未有过的开心体验。

以前不是没有男生碰过我,比如搭个肩啦,牵下手啦,或者抓抓我的衣服什么的,可我从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和他的第一次身体接触是有一回我们一起出去逛街,正在一家百货商店里面,我们乘电梯下楼,他从后面把手轻轻地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突然觉得像被什么电到了,没有反感,而且很愉悦。我还记得看绝望主妇第一季的时候,Bree和老公Rex闹矛盾,药剂师George这时爱上了Bree,和Bree约会的时候也有过这种被电到的感觉,不算敏感的Bree回到家里和Rex说起这个事情,Rex劝Bree引起注意,因为这种被电的经历是他最初和Bree热恋的时候才会有的,他解释说,男人只有在初恋的时候才会这样,George有这样的反应,证明他对Bree是来真的。这种反应在我身上就发生了这么一次,后来确实也没再发生过。我一直很想知道Hans有没有被我电到过,因为既然George可以有这样的反应,那就说明不光是女的会被电到,男的也会。只是后来问他这个事情的时候他总是嬉皮笑脸的打马虎眼,要不然就嫌我啰哩吧嗦烦人。

我很喜欢把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翻出来一遍又一遍的炒,Hans则不喜欢和我一起回忆往事。电人事件被我拿出来说了很多次,本来一开始都只是想分享一下那时少不更事的甜蜜,他却一句话扫场:“看吧,要不是你那个时候遇到爷--我给你启发启发,你现在还不是个---”

“屁,我要你启发,就恨着还没经历几个就掉到你手里了,你这臭人儿,占了便宜还卖关子,给我接招!”

“啊---老婆,你,我可要还手了---”

遇到这种情况,我是绝对不会放让的,坚决奉陪到底。虽然咱体力上通常都斗不过他,但是到关键时刻,女人还可以来哭的那一招,等对方搞不清楚情况的时候再发起决定性反攻。Hans在这点上面还是很男人的,他虽然知道我很赖皮,但是见我哭就迷糊了,“老婆啊,不闹了,不闹了,嗳呦,来,让老公抱抱。”我让你抱,这时候该轮到我翻身了。

我们开玩笑似的打打闹闹还挺经常的,有的时候我出手还很重,Hans疼归疼,但从来也没有真正生过气。我从小就喜欢打人掐人,记得小时候爸爸老家来了个叔叔辈的,在我们那里读大学,没课的时候他就来照顾才几岁的我,理所当然的成了被我重点欺负的对象。他脾气可好了,也不生气也不还手,而他越是这样,我越娇纵。Hans也像这么个人,只要不是太原则上的事情,他都会让着我的。

Hans经常说我是个小跟屁虫,他去哪里我就要跟到哪里,是我老缠着他,死活不承认当初是他先追我的。其实有的时候是他自己先说出来提供机会,让俺们去的,对我来说有新鲜为什么不去看。

话说有一次他告诉我下了课可以去他的办公室自习.我也很好奇,想过去看看。吃过中饭就去了。他在公司楼下等着我,上了楼,往左径直就到了他上班的公司。这是一家小的电脑公司,他们租下了半层楼作办公,里面加老板也就四五个人。Hans的办公室在最里面,先要经过副总的房间才能进去。没想到弄得如此声势浩大,连副总都得惊动,我有点不好意思。那副总是个很胖的德国人,坐在那里一副很威严的样子,看到Hans带我进来了,马上笑着和我们打招呼,我顿时感到轻松自然。对于我来干什么他没多问,Hans介绍完我问了好就领我进了里间。他的办公室很空,两个台式电脑,两个电脑桌,一个书架。桌上摆了几本书,有一本封面上印着很大Java,这个我知道,是一门编程语言,在国内电脑考级时有介绍过的。我拿起来翻了几页,除了个别的英文介绍全是无法看懂的东西。

“你得看这书吗?”

“嗯,老板上个月交给我读的,以前没学过这种语言,刚看明白一点,我们这里编程要用,所以临时自学。”

“临时学了就要用,你挺强的嘛!”

“我也看不大懂的,一开始编起来也有些烦。”

我的眼睛继续四处巡视着,突然被桌面一张草稿纸吸引住了。那张纸上写了好多个“Lili”,还写着“痛经”和“止痛片”。我抬起头看着他诡异的笑,他也马上意识到了我是指那张纸上写的东西,不好意思的嘿嘿直乐,还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边边解释着:“噢,你那天不是肚子疼要我给你找止痛片吗?”

“我好像没告诉你我那个痛吧?”

“我没有止痛药,是去找楼下的借的,人家问怎么回事,我就说了,是他告诉我女的肚子痛多半就是那个痛。”

我当时想,Hans真是个老实人,这也照实跟朋友说。

“那你写的这些名字呢?”

“噢,才刚知道你的名字嘛,就写下来记一下,嘿嘿。”

练习写女孩子的名字,我可知道这不是一般的行为。爸爸以前没事喜欢讲一些同事的陈年趣事儿。他有个同办公室的同事,后来是我一个小学同学的爸爸,他老婆是一家百货商店的售货员,据说年轻的时候还挺漂亮的。爸爸这个同事当时在追女朋友,正热火朝天的,有一回爸爸不小心看到他桌上放着一张纸,写得满满的全是他那个对象的名字。他们没多久就谈成结婚了。后来这事儿就成了爸爸嘴里的笑料。

Hans写我的名字应该不是简单地为了记住名字,但是又觉得他写得好像有点少,爸爸那位同事可是写得密密麻麻一整张纸啊,并且Hans嘴上也没有承认,所以他对我是不是真的有意思还有待考验。应该罚他再抄一百遍,这事不过还不应是我去布置,他自己主动写了交过来才对。

我们中间还有个很有意思的牵线人,那就是成小旻。初次遇到她,是在Hans老居的门口。她去拜访住在Hans对面的一个中国人,我则把钥匙忘在家里了进不了门来找Hans解难。成小旻跟我一般高,比我大几岁,黑黝黝的脸,长得很南方人的秀气,她和Hans早就认识的。只是她一开口说话差点没把我笑翻,那种嗓音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很难想象正常人会用那种声音讲话,就好像她总是在开谁玩笑似的,很细很软很嗲,且慢条斯理的,但又不失底气,活像个得道小佛仙。我们一见面就聊得很投缘,听她说得多了也就慢慢习惯了她确实是那样说话的

Hans是这宿舍楼里的老人,什么事情都轻车熟路。他说这种把钥匙反锁在家里的情况在他身上也发生过,去找宿舍主席或者副主席就好了,他们有一把能打开这栋楼里每一间房子的总钥匙。于是我们三人出发一起去找人,可巧这两位主席都不在家。回不了家,当然不能住在Hans家,成小旻就提议让我去她家住一晚上,我觉得也正好。Hans就留我们两个在他家里吃晚饭再走,做的是他最拿手的蛋炒饭。

Hans的蛋炒饭可算得上是救了我一命的。我刚来德国不会做饭,以前在家都是妈妈做好了端上来,不喜欢吃的还不动筷子。来到国外,人家外国人吃的东西我吃不惯,自己又不会做,头一个星期差点没把我饿死,走路两眼都发黑。Hans见我没什么吃的,就给我炒了一锅蛋炒饭,嘴里还叨咕:“我不会做什么花样,最拿手的就两样,蛋炒饭和饭炒蛋,怎么样,还可以吧?”那怎么能算还可以,简直就是人间最好吃的东西了,我一口气两碗蛋炒饭就下了肚,只是纳闷以前怎么没觉得蛋炒饭这么好吃过。

我们两个饿女不用自己动手就能尝到这样的美食,于是边吃边把Hans的手艺一顿胡夸。吃罢我们碗也没洗就出了门。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