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竹马青梅(2)

那时岑今觉得不管卢家是不是她未来的亲家,眼下都是她的“仇家”。说“仇家”可能过分了一点,但如果让她说句心里话,她真心希望卢正刚赶快读完统计硕士,在外地找个工作,全家都从 A 大搬走。


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如果女儿学校就她女儿一个华人小孩,她的压力就不会那么大。不说整个学校就她女儿一个华人小孩,哪怕是女儿那个年级或者那个班只她女儿一个华人小孩,她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心理压力。

但现在有这么一个 Lewis 竖在那里,各科成绩都比女儿好,期末学校开颁奖大会,两个妈妈照例坐在一起。学校的奖项也真是多,各门功课得 A 的,各门功课得 B 以上的,各科老师选出的单科奖,赞助单位挑选的杰出奖,参加各类比赛的优胜者,为社区服务最多的志愿者,等等,等等,不知道有多少奖项,每个奖项都在大会上公开颁奖。

岑今听见“ Lewis Lu ”的名字不断被叫响,看见卢家那小子顶着个扁平脑袋不断跑上台去领奖,而小今的名字没响几回,心里无限失落。

颁奖会结束后,两个孩子都跑到妈妈跟前来, Lewis 把手里一大把奖状往妈妈手里一塞,就跟一群孩子跑开玩耍去了,而小今手里只有一两张奖状,认识的人也不多,哪也没去,还是跟妈妈腻在一起。

Lewis 的妈妈建议说:“ Petal ,你也跟 Lewis 他们一起去玩呀,别老跟着妈妈。”

女儿不肯去,岑今也很烦 Lewis 的妈妈,很想跟女儿躲一边去。

她知道女儿已经很尽力了,女儿刚来美国不久,语言不熟悉,不可能跟卢家小子那种学龄前就来美国的孩子比,但她脸上仍然很挂不住,有点讪讪的。不知情的人,只看见两个妈妈手里拿的奖状数不一样,她总不能逢人就解释:我女儿是后出国的呀, Lewis 是先出国的呀,他的英语应该好一些呀,英语好其他课程自然就好一些呀。

从那之后,她就很怵跟卢家打交道,能躲就躲,能逃就逃。但 Lewis 的妈妈还是那么热情,不管学校什么活动,都要叫上她一起参加,躲都躲不掉。

岑今看过一个美国电视剧,写的是一个 cheer leader (啦啦队员)的妈妈,因为女儿在竞争啦啦队员位置的时候,败给另一个女孩,这个妈妈就把那个女孩谋杀了。

据说那个电视剧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她看过之后,当然很同情那个被谋杀的女孩,但她也能理解那个杀人犯妈妈的心情,自己的孩子比不过人家的孩子,那口气真是很难咽下去。她当然不会干出杀人害命的事来,但她真心希望卢正刚一家能搬到别的城市去,或者她能搬到别的城市去。

她发现美国家长比较随和,不光是不爱过问别人家的事,对自己的孩子也很宽松。她那时每天早上送女儿到校车点去乘车,总能碰到一对美国夫妇,那对美国夫妇有一对双胞胎,一男一女,两个人都跟小今在一个年级。

她所在的 B 州很奇怪,孩子越小,校车来得越早,小学生的校车早上六点多钟就来了,而中学生的校车七点多钟才来,高中生的校车要到八点钟左右才来。听人解释,说这样安排的原因是小孩子需要父母照顾起居,而父母八九点钟就得上班,所以让他们早早地把孩子送上校车了,自己好去上班。而那些大孩子就不用父母照顾起居了,等父母走了再上学也行。

她住的地方离校车点还有点远,所以她每天早上送女儿去坐校车,那对美国夫妇的住处离校车点很近,基本就在自家门前,但那对夫妇还是每天早上送孩子上校车,两夫妇都到场,让她很羡慕。

等车的时候,她经常跟那对夫妇聊天,有时忍不住会问问那对双胞胎上没上 gifted class 之类。

那对夫妇很惊异地问:“ Why would they want to get into gifted class ? They prefer to work at their own pace. (他们干嘛要到资优班去?他们愿意按照自己的进度学习)”

她真恨不得所有家长都持这个态度,那她就没那么大压力了。但卢家非常在意进不进 gifted class 之类的事,不仅在意自己的孩子进不进 gifted class ,还在意她家的小今进不进 gifted class ,总在她耳边念叨,搞得她心情十分郁闷。

她没法像美国人那样,看到孩子按自己的 pace 学习就很开心,她的血管里流的是中国人的血,既然是中国人,就不得不按别人的 pace 学习。

她先从 ESL ( 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 ,为外国人开的英语课)下手。女儿学校的 ESL ,不是课余时间为孩子补英语,而是在上课时间让你丢下某门课不上,去上 ESL 。女儿来美国后的第一学期,是在别人上西班牙语课的时候,去上 ESL 。她知道后,有点意见,但也没办法,因为女儿刚来,不补英语不行,西班牙语丢就丢了吧,鱼与熊掌不可得兼。

到了第二学期, ESL 是在 Social Studies (社会研究)课的时候上。不仅如此,岑今还从女儿口中得知, ESL 的老师这学期上的内容跟上学期一样,因为新来了一些外国孩子,老师全部从头讲起,有时老师什么也不讲,让小今辅导那些刚来美国的外国孩子。

这让她难以接受,小学的 Social Studies 是一门很主要的课,那学习刚好在讲美国历史,老师不让小今上 Social Studies ,却把时间花在学一些小今已经学会了的英语单词上,那不是浪费时间吗?要说学语言,上 Social Studies 课可能更利于学语言,老师整堂课说英语,课本也是英文,那不是比在 ESL 能学到更多英语吗?

她不想得罪老师,但更怕 Lewis 的妈妈嘲笑她女儿还在上 ESL ,于是狠了狠心,跑到学校去,要求退出 ESL 班。

ESL 的老师开始不同意,但岑今指出老师总让小今辅导新来的外国孩子,而这本该是老师自己的职责。老师有点慌了,同意让小今从 ESL 班毕业,回到原班去上 Social Studies 。

岑今怕女儿退出 ESL 班会影响女儿学英语,又怕女儿跟不上 Social Studies 课的进程,只好自己先把 Social Studies 课学一遍,然后辅导女儿,两母女可真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了。

正当小今各方面都快赶上卢家小子的时候,卢正刚在遥远的 C 州找了个肥缺,工资有目前工资的两倍,准备马上举家搬迁。

Lewis 的妈妈高兴得不得了,逢人就吹自己的老公找了个多么赚钱的工作,还专门请岑今等一大帮朋友过去吃饭,特地嘱咐各家孩子都带上溜冰鞋,说他们楼房四周是水泥地,孩子们可以绕着楼房溜旱冰。

这可将了岑今一军,因为小今没溜冰鞋,也不会溜冰。她早就看到很多小孩子在门外水泥地上溜旱冰,穿的是那种像靴子一样的溜冰鞋,而不是她从前在国内穿过的那种铁板子溜冰鞋,那种溜冰鞋就是一块铁板子下焊着四个轮子,用绳子绑在脚上就算是溜冰鞋。

她也曾想给小今买双溜冰鞋,但娘儿俩跑到商店一看,一双溜冰鞋要六十多美元,那时她还在读博士,娘俩每个月就靠她那点 RA ( research assistant ,助研)工资度日,哪里有闲钱买六十多美元一双的溜冰鞋?

小今从小就很懂事,从来不问她要这要那,每次出去买衣服,小今总是先翻开价格牌看看,超过十美元的,就说:“太贵了,不买”。

她看得心疼,但她只有那个经济能力,也只能心疼而已。

这次她豁出去了,怎么也得给女儿买双溜冰鞋,不能让女儿去了卢家,却只能眼巴巴地站在一边,看那些孩子溜冰。卢家快搬走了,这个面子不要回来,就再没机会要回来了。

她带女儿去了商店,女儿一看价格,照例说:“太贵了,不买。”

但她坚持要买,最后终于买了,女儿很高兴,回到家就穿上溜冰鞋,扶着墙壁,在走廊上溜来溜去,很快就能放手溜了。

在卢家聚会的那天,总共来了五个孩子,四个都是男孩,只小今一个女孩,大人们做的做饭,聊的聊天,孩子们就绕着楼房溜冰。

四个男孩结成一团,你推我搡,互相追逐,小今一个人跟在后面慢慢滑,滑了一会,那四个男孩已经转了一圈回来,又跑到小今前头去了,小今跟不上他们,只好一个人在门前滑来滑去。

岑今站在二楼走廊上看孩子们滑冰,很心疼地看着女儿一个人百无聊赖地滑着,滑一会,就站下看那几个男孩子,而那几个家伙只顾自己打闹,有时从女儿身边滑过,也不知道避让,像一群“飞车党”一样,横冲直撞地滑过来,吓得女儿慌忙往一边躲。

Lewis 的妈妈对儿子大声嚷着:“怎么只顾着自己滑,不带着小今妹妹一起滑呢?”

卢家小子不屑地说:“ She is too slow (她滑得太慢了) ! ”

Lewis 的妈妈摇摇头:“唉,现在的孩子。”然后朝小今喊道,“ Petal ,你别一个人躲着滑呀,追上去,跟他们一起滑 — ”

岑今看见女儿不知所措地愣在那里,解围说:“别管他们,你自己滑自己的,我来陪你 — ”

她扔下 Lewis 的妈妈,自己下楼去陪女儿,看着那几个男孩疯来疯去,心里很不舒服,不知道是卢家小子年龄太小,没开知识,还是那小子对小今没那意思,完全不知道过来陪陪小今。要说卢家小子也有十多岁了,如果是个怜香惜玉的主,也知道照顾女孩子了。

她想起若干年前,也是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就很知道照顾女孩子。

那是文革时期,一个疯狂的年代,每次毛主席发表什么“最新指示”,或者党中央开个什么会,学校的大广播里就会一遍遍播送,然后老师们就走出家门,组成队伍,到街上去游行,边走边呼口号,庆祝毛主席发表了“最新指示”,并把这个消息传播到大街小巷,让那些家里没收音机的人也知道这个天大的喜讯。

在岑今的印象里,毛主席好像总是选在晚上发表“最新指示”,所以游行大多是晚上进行。她那时才五六岁,爸爸妈妈都是三中的老师,都得去游行,而且得跟着学校的大部队行动,不能带孩子,他们不放心女儿一个人呆在家里,只好让她跟着隔壁的红姐姐。

红姐姐也就十来岁,但同样不甘落后,跟另一些十来岁的孩子组织成游行队伍,上街去游行。岑今就跟在红姐姐的队伍里,拼命迈动两条小腿,免得被拉下。

有一天,游行队伍走到一个狭窄的小巷子时,红姐姐的队伍被别的游行队伍给挤散了,岑今记得自己是跟着红姐姐一起走的,但跟到一条比较宽敞的街道时,她追上去拉红姐姐的手,才发现那不是红姐姐,而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女孩子。

她吓慌了,一边大声叫着“红姐姐”,一边到处寻找自己的队伍,但她越走人越少,很快就发现那条街上只剩下她一个人。昏黄的路灯,把她的影子拖得长长的,街两边是破旧的木板民居,都关着门,没有灯光,不知道是都出去游行还没回来,还是全都睡觉了。

她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回家去,但也不敢呆在原地不动,只好选择那些有路灯的街道走,边走边哭,边走边哭。

正当她快哭死吓死的时候,有个瘦高的男孩向她跑过来,挡在她面前,擦着汗说:“今今,你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了?”

她认出那个男孩是学校军宣队长的儿子,就住在她家后面那栋宿舍里,她只知道大家都叫他“卫国”,但她没跟他一起玩过,因为他比她大很多,他的那帮朋友也比她大很多。

她胆怯地声明说:“我是跟着红姐姐的,我不知道她走哪里去了,我在找她 — ”

男孩说:“她也在找你。来,我带你回家 — ”

“你知道 — 怎么回家吗?”

“当然知道 — ”

她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心一下安定了,乐颠颠地跟在他后面跑,渐渐又能看到游行的人了。

他听到她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停下来等她,还伸出手来:“抓着我的手,别又被冲散了。”

她抓着他的手,跟着他在人群里穿来穿去。

她的两条腿都走痛了,不停地问:“还没到呀?还有多远?”

他告诉她:“不远了,不远了,转过那条街就到学校后门了。算了,我背你吧。”

她累了,真的走不动了,就让他背着她。她趴在他背上,看见他的影子照在地上,长长的,她的头搁在他肩上,好像他脖子上长出了一个大包一样。

48 responses to “艾米:竹马青梅(2)

  1. 沙发!

  2. 新浪艾园坐硬板凳,新艾园坐大沙发,好舒服呀:)我都N久没抢到沙发了!

  3. 呵呵,有史以来最靠前

  4. 让我也坐垫沙发吧,这是多人沙发,哈哈

  5. 东跑西颠,找块地板:)

  6. 呵呵, 岑今的竹马出场了:)

  7.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报道,说“中国妈妈”在美国成了贬义词,一说起Chinese Mom,大家都明白,那是个爱攀比的妈妈,人家的孩子去学钢琴,也要孩子去学钢琴。人家的孩子考上了哈佛、耶鲁,“中国妈妈”就会说,看看人家,你也要考哈佛、耶鲁。在对孩子的教育上,“中国妈妈”永远是以别人为标杆,然后让子女去达成妈妈心中的目标。

    文中提到“但卢家非常在意进不进 gifted class 之类的事,不仅在意自己的孩子进不进 gifted class ,还在意她家的小今进不进 gifted class ,总在她耳边念叨,搞得她心情十分郁闷。”所以,卢家搬走,少了一位中国妈妈,就减轻了岑今的压力。

    如果我们真的爱孩子,就该像那对美国夫妇学习——-那对夫妇很惊异地问:“ Why would they want to get into gifted class ? They prefer to work at their own pace. (他们干嘛要到资优班去?他们愿意按照自己的进度学习)”

  8. 铅笔,我在广播中也听到过此说,说在美国的中学时,‘中国妈妈’是个贬义词:(

  9. 哈哈,我家女儿同桌的妈妈也是个典型的“中国妈妈”,老师说做三遍的她一定让儿子做十遍,我只能教育女儿,不要和别人比,跟你自己比,有进步就可以。

  10. 执子之手偕老

    2009-10-30 09:50:19
    小今很懂事啊。

  11. 我爱故我在

    2009-10-30 10:01:19
    好怕卢家妈妈这样的人啊~
    可是周围好像太多这样的妈妈:(

  12. 2009-10-30 10:09:49
    做妈妈的真累,在国外的岑今累,在国内的妈妈更累。国内,孩子读书弄得像打仗,我争我夺的,竞争太激烈了,不知哪个妈妈有那对美国夫妇豁达。

  13. 妈妈的竹马登场啦?? 开始回忆啦! 上一代的竹马青梅。。。好看。

    感觉,小今的妈妈是一个特别细心,感情很细腻的女人。

  14. 谢谢艾米!
    小今很懂事哦!

  15. 2009-10-30 10:45:42
    她趴在他背上,看见他的影子照在地上,长长的,她的头搁在他肩上,好像他脖子上长出了一个大包一样。
    ——我小时候趴在爸爸的肩上睡意朦胧往家走,也有过这个感觉

  16. 2009-10-30 11:34:55 养个孩子真不容易啊!

    曾经有对儿香港夫妇说:“我们不要孩子,就相当于中了六合彩。 ”

    养孩子,不光是经济问题,还牵扯到教育他们如何做人的问题,真是想想都头疼。看看艾园里那些教子有方的妈咪们,真是羡慕,也祝福你们。以后生了娃,也要向你们多学习!嘿嘿!

  17. 2009-10-30 11:50:20
    在外国做个中国妈妈难啊,但在中国做个中国妈妈也是难啊.

  18. 同意青青小河,岑今的竹马应该是“卫国”吧。现在下判断Lewis对小今没意思有点早,有的小男孩越是喜欢的女孩就越是要欺负她,或越是装作忽视她的存在。我觉得小今和Lewis会有故事,可能上集小今问“竹马青梅”就是从Lewis那儿听来的。

  19. 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中国妈妈”。现在的孩子压力太大,小时候妈妈们比孩子的个头,比背诗唱歌,上学了比成绩比特长,毕业了比工作,没结婚比对象,结婚了比家庭,生小孩了比孙子……永无止境!

  20. 2009-10-30 12:59:42

    艾米的一支妙笔,让一个细腻、温柔的妈妈形象很快展现出来,那种柔柔的感觉真的很美妙

  21. 2009-10-30 13:03:58

    “……大人们做的做饭,聊的聊天……”是否应为“做饭的做饭,聊天的聊天”?

  22. 新浪网友:
    2009-10-30 12:59:42 艾米的一支妙笔,让一个细腻、温柔的妈妈形象很快展现出来,那种柔柔的感觉真的很美妙

  23. 夜似水:
    2009-10-30 13:03:58 “……大人们做的做饭,聊的聊天……”是否应为“做饭的做饭,聊天的聊天”?

    小今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岑今是个体贴的好妈妈!

    文革时期的“竹马青梅”,是否会更加有“别样”的感觉?

  24. 2009-10-30 14:34:34 小今妈妈的青梅竹马是卫国吧。
    中国的小孩累,中国的妈妈更累。前几天儿子表现不好,班主任找到我劈头盖脸熊了我一顿,你说那个丢人啊,和人家那些听话学习又好的孩子一比,自己的孩子咋就这么不争气呢?心里别提有多么不是滋味了!像我这个辅导不了孩子的妈妈,又想让孩子各方面又不落后于人,做起来实在是累!唉唉。。。
    芩今看到女儿被那些男孩子冷落,一下想起自己在这么大时,遇到的那个邻居男孩,芩今的青梅竹马为国就自然的出场了。。。期待艾米的下集!

  25. 2009-10-30 12:38:14
    “妈妈”的竹马青梅来了?呵呵,有戏。

  26. 呵呵,开始有味道了也

  27. 顶!想让孩子随性地成长,又不偏离跑道,当妈妈的真不容易。

  28. 2009-10-30 17:38:14

    艾米,谢谢,又有新故事…我很喜欢这个故事!期待呵呵

  29. 回枚灵:
    别太难为孩子。可能是国内的老师水平不高,压力也大。几年前我哥就是受不了老师的训, 一气之下把女儿送了私校。 那时,我的小侄女才一年级。因为女儿考了个九十分,我哥就被老师叫去一通训。小孩子有几个不爱玩,不淘气的。不过,这话别让孩子听了。

  30. 评论于:2009-10-30 07:16:57
    ZT 那时岑今觉得不管卢家是不是她未来的亲家,眼下都是她的“仇家”。
    》家长认为是仇家,儿女说不定认为是亲家,像《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

  31. 评论于:2009-10-30 07:18:32
    ZT Lewis 的妈妈建议说:“ Petal ,你也跟 Lewis 他们一起去玩呀,别老跟着妈妈。”

    Lewis 的妈妈摇摇头:“唉,现在的孩子。”然后朝小今喊道,“ Petal ,你别一个人躲着滑呀,追上去,跟他们一起滑 — ”

    》这个妈妈一片好心,但却让人非常难做。最怕这种人了。

  32. 评论于:2009-10-30 07:19:47
    ZT 昏黄的路灯,把她的影子拖得长长的,街两边是破旧的木板民居,都关着门,没有灯光,不知道是都出去游行还没回来,还是全都睡觉了。

    》陌生而孤寂的气氛营造得很好。

  33. 评论于:2009-10-30 08:20:52
    卢家妈妈攀比心重,还时刻盯住岑今的女儿,的确是很令人头疼。

    但换一个角度来看,正是由于她的紧盯,才使得岑今鼓起勇气到学校去跟ESL的老师据理力争,并让女儿从ESL毕业,回到正常的班里上课。这对她女儿的英语和social studies的学习无疑是有好处的。

    也许我们无法左右说话人的嘴,但我们可以左右我们自己听人话的耳朵,如果我们能选择那些对我们有促进作用的话来听,而对那些干扰我们情绪的话当耳边风放过,那就好了:)

  34. 评论于:2009-10-30 08:25:37
    美国的家长的确不太逼着孩子跟人比赛,他们更爱自己跟自己比,只要孩子比以前有进步,他们就很满足了:)

    美国的大多数老师也比较注重对学生多做竖向比较,少做横向比较。

    我的孩子读小学中学的时候,开家长会都是单独开的,老师很早就发一个时间表来,让家长自己选择一个跟老师见面的时间,到了那天,就到学校去见老师。老师会把汇报材料都交给家长,有成绩单,孩子的作业等。而老师的评价也总是很好很好,让你感到你孩子是老师最喜欢的一个学生:)

  35. 评论于:2009-10-30 08:28:21
    美国的老师教育方法不同,除了他们受的教育不同,人生观价值观不同之外,还因为他们有这个条件。

    比如一个一个见家长,这在中国就很难实现,五六十个人一班,如果老师在每个学生家长身上花十五分钟,那也是不小的数字。

    而美国一个班常常只有二十多人,老师花几天时间就能跟每个家长见一面。

  36. 评论于:2009-10-30 08:31:03
    “她没法像美国人那样,看到孩子按自己的 pace 学习就很开心,她的血管里流的是中国人的血,既然是中国人,就不得不按别人的 pace 学习。”

    –这段话真是太传神了。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按照别人的pace,别人的model生活:)

  37. 评论于:2009-10-30 08:50:43
    没让女儿去中文学校的原因之一就是怕妈妈们,老师更牛,把每张考试卷都贴墙上

  38. 评论于:2009-10-30 10:53:40
    我周围的家长很多都不是读书人,所以不怎么攀比。有的孩子成绩很差,60、70分,要找人补习。我的压力不大—我差,别人比我更差。

  39. Lewis 家就要搬走了该新的竹马上场了吧?期待ing

  40. 评论于:2009-10-30 12:26:10

    I feel this story is different from all the other stories by Emmey. The tone is soft and somehow sad.

    岑今 is divorced, so she is not with her “bamboo horse” finally? How sad!

  41. 评论于:2009-10-30 13:18:45

    也很理解国内的家长和老师,你不争就分不到蛋糕,就得饿死。尤其是农村的孩子就要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到老了还没有养老的保障。

    我婆家姐姐就在一个小城市的高中当老师,市里的重点高中每个班何止五六十人,她当班主任的班就是97人!每天说话都把嗓子喊哑了。现在每个教室里装了扩声器。当然,每年省里都要来两三次检查,核对班级人数。这时候就让那些成绩不好的学生放假在家休息。全省都是如此,省教委也知道这个情况,但还要走这个过场,每次检查都提前通知。

  42. 2009-10-30 19:39:15 在我身边的人中,不仅妈妈互相攀比,爸爸也会攀比,连老师也会攀比——比哪个班学习成绩最好。如果你的孩子拖了全班的后腿,家长就要挨训了。一好友是中学老师,被女儿的幼儿园老师训斥:“你管别人的孩子管得蛮带劲,自己孩子的学习管都不管,到时后悔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气得她头上冒烟,也只有干受着。后来转到一个以玩为主的幼儿园了。

  43. 好看!好看!大哥哥怜香惜玉这段好温馨哟!

  44. 评论于:2009-10-30 13:18:45
    也很理解国内的家长和老师,你不争就分不到蛋糕,就得饿死。尤其是农村的孩子就要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到老了还没有养老的保障。

    我婆家姐姐就在一个小城市的高中当老师,市里的重点高中每个班何止五六十人,她当班主任的班就是97人!每天说话都把嗓子喊哑了。现在每个教室里装了扩声器。当然,每年省里都要来两三次检查,核对班级人数。这时候就让那些成绩不好的学生放假在家休息。全省都是如此,省教委也知道这个情况,但还要走这个过场,每次检查都提前通知。

  45. 她没法像美国人那样,看到孩子按自己的 pace 学习就很开心,她的血管里流的是中国人的血,既然是中国人,就不得不按别人的 pace 学习。

    ——居然在美国也“流行”这样的方式?

  46. 忙了两天,一起看过把瘾。在国内也是比孩子-好辛苦的苗苗们(:,我们虽然不比,但孩子自己要强-学校环境如此,我现在只能是解压。

  47. 我是一片云

    中国人樊比心特别强。现在的小孩子要学很多“业余爱好”。我一位同事的女儿,除了上学外,要学弹钢琴、舞蹈、书法、绘画、少儿英语。另一位同事的儿子,从上幼儿园开始,就学围棋、少儿英语。还有一位同事看见别人的孩子学这学那心时急得不得了,恨不得样样都学。在我的劝说下,才“忍痛割爱”,只选了跆拳道、书法、黑管。

  48. “做的做饭,聊的聊天”——“做饭的做饭,聊天的聊天”?
    我觉得这位“中国妈妈”不一定就只是爱攀比,爱攀比是一回事,还有一点炫耀的意思,“我儿子成绩好,你家丫头成绩没我家儿子的好”,她大概是想强调这一点,才不断地像岑今提这件事,我有时候也会这样,感觉这次考得不错,就会追着别人问,你这次考得怎么样,听他说不怎么样,就有点小得意,然后等他问你呢,就更加开心,告诉他我考得怎么怎么样,末了还自谦一下,我知道这种心态不好。。。以后改。。嘻嘻。。所以我觉得卢妈妈也有这种心态,不过作为妈妈,为儿子骄傲,尚在情理之中吧。。。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