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竹马青梅(8)

岑今生怕妈妈会发现她头上的大包,专门用刘海盖住,晚上洗脸的时候,也只让妈妈替她从热水瓶倒了热水,兑了冷水,她就抢着拿毛巾,说自己会洗。

如果是平时,妈妈一定会起疑心,会追问,但这段时间,妈妈有点像掉了魂似的,总有点心不在焉的,所以也没注意到她行为鬼祟。

后来有好几次,她都想问问妈妈,爸爸到底是不是流氓,但她一看妈妈那神情,就不敢问了。而她一看爸爸那神情,就觉得不用问了,爸爸肯定是做下什么不好的事了,因为爸爸总像心中有愧一样,胆怯地看着妈妈。

有一次,到了吃饭时间,爸爸到学校食堂打了饭回来,摆在饭桌上,给三个人都盛好了饭,但妈妈躺在床上,不起来吃,爸爸支使女儿说:“今今,去叫妈妈起来吃饭,别把身体饿坏了 — ”

她跑到床边去叫妈妈,但妈妈说:“饿坏了就饿坏了,像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她吓坏了:“妈妈,你不能死,你死了,我怎么办?”

妈妈叹口气,起床来吃饭:“不是为了你,妈妈真的不想活了 — ”

爸爸低声说:“今芬,看在孩子份上 — ”

妈妈一句话呛回去:“我在跟我女儿说话,没跟你说话。你还敢叫我看在孩子份上?如果你心里有孩子,你会做出这种事来?”

“那时哪里有孩子呢?”

“怎么没有?你不是在有了孩子之后才 — 跟我 — 的吗?”

“我都不知道那是不是我的孩子 —- ”

她听到“孩子”二字,赶快问:“爸爸,妈妈,你们是不是在说我?”

妈妈不耐烦地说:“不是。大人说话别插嘴 — ”

爸爸恳求说:“今芬,我们别当着孩子说这事了吧 — ”

“她迟早是会知道的,我们不说,别人不会告诉她?再说我们离了婚,她也会知道 — ”

“今芬,我求求你,别离婚,我不能没有你 —- ”爸爸说着,眼泪都下来了。

妈妈狠心地说:“不离婚行吗?不离婚就判你重婚罪,关你去坐牢 — ”

“我愿意坐牢,也不愿意离婚 — ”

“你愿意坐牢,我还不愿意坐牢呢,如果我们都坐了牢,我女儿怎么办?”

爸爸失声痛哭起来:“天啦,共产党的天下,怎么可以这么不讲道理啊!”

妈妈呵斥说:“你别在这里说反动话了!这跟共产党有什么关系?谁叫你娶一房太太,又娶一房太太?这是新中国,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制 — ”

“但是我没跟她结婚啊!我们根本没登记,怎么能算结婚呢?”

“你们三媒六证,花轿抬进门,拜了天地,进了洞房,怎么不算结婚呢?”

“但我那是被迫的啊!我根本就不爱她,我是为了能出来读书求学,才答应跟她 —- 拜天地的 — ”

“你要是真的不爱她,你干嘛跟她 — 入洞房?你不会在婚礼之后就跑出来求学吗?”

“我不进洞房,家里就不让我出来读书 —- ”

“那你想怎么样?想出来读书的时候就听从家里的话,跟那个女人结婚,书读出来了,就不要那个女人了?我作为一个女人,也不能赞同你这个做法!”

爸爸抖抖地说:“今芬,你这是要 — 逼死我啊!”

“我逼死你?你才是要逼死我!我抛弃了一切,连父母都不要了,就为了跟你在一起,我跑到这个小地方来,住这么破烂的房子,过这么贫穷的生活,我为了什么? 不都是为了我们的爱情吗?结果你怎么样呢?你让我成了一个重婚罪同案犯,成了你的姘头,成了你的皮绊,成了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 。不是为了我的女儿,我早就一头撞死了,你还敢说我逼死你?”

“今芬,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但我不是有意的啊!我以为没登记,婚姻就不算数—”

爸爸妈妈两个人都哭起来,她也吓得哭了起来。

过了一段时间,爸爸就从家里搬出去了。她没看见爸爸是怎么搬出去的,只是突然发现床上的被子少了一床。

从她记事起,她家的被子就是两床,一床粉红色的,一床水绿色的,都是缎子的被面,条子花纹的被里。她有好长时间都以为每个人家里都有这样两床被子,后来才知道那是她姥姥在妈妈结婚的时候寄过来的礼物,这在当时是非常贵重的礼物,一般人买不起的。

但妈妈那时不怎么懂家务,洗被子的时候把缎子被面也一同放到碱水里洗了,结果被面很快就开始抽丝,有些地方变得非常稀薄,有的地方只剩下横着的丝线,竖着的都不知到那里去了,她小时候最爱把手从横线之间钻进去掏里面的棉絮了。

现在那床水绿的被子不见了,她问妈妈:“妈妈,我们还有一床被子呢?”

“你爸爸带去了。”

“爸爸他到那里去了?”

“他搬走了。”

“为什么他要搬走?他不要我了吗?”

“不是他要搬走,是学校叫他搬走。今今,妈妈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哭,要勇敢,妈妈现在就指靠你了 — ”

她很勇敢地说:“妈妈,你说,我不哭,我好久都没有哭过了。”

“嗯,今今勇敢。我想告诉你的,就是 —- 你爸爸他 — 以前结过婚,有一个妻子,一个孩子,但他 — 以为自己没结婚,因为他们 — 没有登记,所以他又跟妈妈结了婚,生下了你 — 。现在被学校查出来了,说他犯了重婚罪,因为一个人不能同时跟两个人结婚,结了就是犯罪 — ”

“爸爸坐牢了?”

“没有,但是派出所 — 把我跟他的婚姻取消了 — 那样他就没犯重婚罪 — ”

她满怀希望地问:“那爸爸就可以回来了?”

“他怎么能回来呢?我们的婚姻都取消了,他就不是 —- 我的丈夫了,他是 — 别人的丈夫,所以他不能跟我们住一起了 — ”

“他 — 到别人那里去了?”

“还没有,他不愿意去,他不喜欢那个人 — ”

“他到哪里去了?”

“他现在 — 暂时住在工会办公室里 — ”

“我可以去看他吗?”

“你去看他干嘛?他已经不是你爸爸了 — ”

“那谁是我的爸爸呢?”

妈妈有点生气地说:“谁都不是你的爸爸,你没爸爸!”

她还想问什么,但有人在敲门,妈妈打开门一看,是军代表。妈妈把军代表让进屋里坐下,军代表说:“今今,你到我家去跟卫国哥哥玩好不好?”

她还没回答,妈妈就说:“我今今晚上从来不到外面去玩 — ”

军代表面有难色:“我们要谈的事,孩子听见不大好吧?”

“没事,我刚才正在跟她讲她爸爸的事呢,她也不小了,也该知道了,再说世上没有 不漏风的墙,我不告诉她,别人也会告诉她 — ”妈妈命令她,“今今,上床睡觉吧。”

“我还没洗脚 — ”

“睡吧,睡吧,一天不洗脚不要紧 — ”

她赶快跑到床边,脱了外衣,上床睡觉。但她一点也睡不着,闭着眼睛装睡,不时地睁开眼睛,看看妈妈他们在做什么。

军代表和妈妈坐在桌子的两边,低声说着什么,她一点也听不见。军代表手里捧着妈妈泡给他的茶,笑微微地说话,而妈妈则低着头,手在桌上无意识地划着。

她从来没见过妈妈这幅模样,妈妈说话总是神采飞扬,有手势,有表情,有笑声,两眼炯炯有神,跟谁说话就看着谁,像这样默默无言低着头的情形,可说是从来没有过。

过了一会,她看到妈妈用火柴棍一点一点挖桌子缝里的油泥。那是一张很旧的桌子,好像是几块板子拼起来的,板子与板子之间是一道黑黑的缝,低于桌面,像个小沟,里面是软软的黑油泥。

她以前最爱用火柴棍挖那些缝里的黑油泥了,一点一点挖出来,堆在那道缝的旁边,形成一条黑黑的小山群,便很有成就感。但妈妈不让她挖,说那是桐油石灰,是用来粘合板子与板子的,如果都挖掉了,桌子就会散架,所以她再不敢挖了。

没想到妈妈自己也挖起桌子缝的桐油石灰来了!

军代表走了之后,妈妈关上门,她从被子里钻出来,问:“他走了?”

妈妈吃了一惊:“你还没睡着?”

“我还没洗脚呢。”

妈妈在盆子里倒上水,招呼她洗脸洗脚,她问:“妈妈,你不是说不要挖桌子缝里的桐油石灰吗?怎么你今天自己也在挖呢?”

妈妈好像正在想什么问题,被她打断了思路,愣了一愣,才说:“我挖了吗?我没注意。”

爸爸搬走之后,有时会趁妈妈不在家的时候跑来看她,每次都是慌慌张张的,说不上三两句话就要往回跑,说正在劳动,趁中间休息偷跑来的,现在得走了,不然被监督人员发现会很麻烦。

爸爸叫她别告诉妈妈他来看过她,她真的忍着没告诉妈妈,怕妈妈生气了会骂爸爸。

那段时间,她非常孤独,小朋友都不跟她玩,爸爸也不跟她住在一起了,妈妈虽然还跟她住在一起,但总是魂不守舍,沉默寡言。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暑假到了,妈妈对她说:“我们要到五中去集中学习两个星期,一星期才能回来一次,不能带家属,我想把你放在黄奶奶那里,让她照顾你。”

她还记得黄奶奶,是她小时候的保姆,就住在学校旁边。妈妈生下她来,工作很忙,姥姥又不能来照顾她,学校也没有托儿所,妈妈就为她找了个保姆,是妈妈一个学生的奶奶。

但黄奶奶自己还有孙子孙女需要照顾,虽然不是吃奶的孩子了,但也离不开大人,所以黄奶奶不能上他们家来做保姆,她妈妈就每天早上把她送到黄奶奶家,晚上下班了再接回来。

黄奶奶把她照顾得很好,妈妈很感激,总是在讲好的工钱之外,再给黄奶奶一些钱和礼物。后来她长大了,不用保姆照顾了,妈妈还不时给黄奶奶送点礼物。有时爸爸妈妈都要带学生下乡劳动,也把她放在黄奶奶家。

但她已经很久没去黄奶奶那里了,觉得有点陌生,想跟妈妈讲个条件:“我就呆在家里不行吗?”

“你这么小,怎么能一个人呆家里,一呆一星期呢?”

没办法,她只好去了黄奶奶家。

黄奶奶那里没人跟她玩,她只好玩黄奶奶的针线簸箩,是一个藤条编的脸盆大小的玩意,里面装着一些针头线脑,扣子夹子什么的,如果运气好,还能找到一分两分钱。如果能凑齐五分钱,就可以到小店子去买三颗薄荷糖。

黄奶奶比前几年老了,精神也不大好,多半时间是躺在一个靠椅里打盹。做饭也没什么花样,每顿不是泡菜稀饭就是白饭里放点油放点盐放点酱油,炒热了,又当饭又当菜。

每天吃过午饭,黄奶奶都要把她按在床上睡午觉,她胆战心惊地躺在黄奶奶身边,总觉得待会醒来,黄奶奶可能就已经死了,因为黄奶奶自己都说自己是“一幅死相,活不长了”。

她问黄奶奶:“什么样的相是死相?”

黄奶奶也不避讳,指着自己的脸说:“你黄奶奶这样的相,就是死相。”

她仔细看了黄奶奶的脸,很多皱纹,眼睛下面很肿,牙齿残缺不全,头发快掉光了。她很庆幸地想:还好,爸爸妈妈和我都不是一副死相。

黄奶奶睡着了的样子比醒着时还可怕,她吓得跑到黄奶奶脚头去睡,觉得那样可以离死神远一点。但她仍然睡不着,老是盯着黄奶奶的脚看,觉得黄奶奶的脚好奇怪啊,尖尖的,脚趾跑到脚底去了,脚后跟有很多裂口,看着就很干燥,恨不得吐点唾沫给黄奶奶抹一下。

终于熬到了妈妈结束集中学习的那一天,她想到妈妈今天晚上就会来把她接回去了,感到好开心,吃也吃得香,睡也睡得香。

可能是这两个星期她一直没睡好,那天的午睡她睡得特别长,醒来时觉得太阳都快落山了。黄奶奶不在床上,她听见外面有很嘈杂的说话声,跑到窗子那里一看,外面有一大群人,正大声议论什么。

有个中年女人说:“看来他是真的不想活了,水库多深啊,还在身上捆个大石头,那还不一沉到底?“

一个男人说:“我们男人就是这样,想死就是真想死,不像你们女人,投河上吊都是用来吓人的,找个尺把深的水塘去跳,还要在水塘边哭个三天三夜,愁怕别人没听见不去拉住她 — ”

外面的男人女人分裂成两派,你攻击我,我攻击你。

但不知道为什么,当岑今听到“身上捆个大石头”的时候,她心里一惊,好像头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敲了一下一样,嗡的一声,耳膜都好像被震破了。

86 responses to “艾米:竹马青梅(8)

  1. 沙发是我的,怎么成了匿名?

  2. 评论于:2009-11-12 06:12:47
    希望这样的历史,永远都不要重复

  3. 评论于:2009-11-12 07:19:04
    血腥的历史!我朋友的父亲就是在文革时被村里的民兵连长关在黑屋子里活活打死的!

  4. 评论于:2009-11-12 07:32:35
    难道是今今的爸爸?

    太惨了。 好好的一个家, 就这么散了。 如果说今今的爸爸有错, 也不是故意的呀。 他那么爱太太和孩子, 让人看得心里真难受啊。 唉,好像真是个两难问题。 不离婚就得蹲监狱,对乡下的大人、孩子好像也是有点儿不公平。 可离婚, 这不是要他的命嘛。 可怜啊! 要我说,蹲监狱好过离婚。 咱不懂法, 说真得, 也不知道那算不算错。 那年月, 也许是领导说你错, 你就错吧。

    不过如果是违法, 那共产党官员中犯同样法的人可就多了去了。 当年进城, 多少当官的重娶城里的女生啊。

  5. 评论于:2009-11-12 07:49:53
    “共产党官员中犯同样法的人可就多了去了”—-有权有势谁敢说半个不字?这就是人治的弊病: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

  6. 评论于:2009-11-12 07:54:25
    从岸上到船上的跳板很长,爸爸踩上去,摇摇晃晃,她吓得抱住爸爸的头。

    爸爸说:“今今,你遮住我的眼睛了,我看不见,会掉水里去的—”

    她赶快放开手,改抓住爸爸的耳朵,问:“爸爸,掉水里去会不会淹死啊?”

    “爸爸会游泳,不会淹死,但坠着你这个大石头,就会沉水底去了—”

    “坠着石头就会沉水底去?”

    “是啊,石头重,浮不起来嘛—”

  7. 评论于:2009-11-12 07:58:47
    爸爸郑重地说:“不登记?不登记就不能结婚,结了也不算数。”

    后来的事实证明,结婚算不算数,不是看你登记没登记的。没登记的婚姻,可以算数;登了记的婚姻,也可以不算数。而这个算数不算数,直接影响了父母和岑今的一生。

    但当时的岑今并不懂得这些,她只是很好奇,怎么不登记的婚姻就不“算数”呢?那是不是就成了“语文”呢?

    当时只是隐隐地觉得有些不安,原来是这样坏的影响!哎!

  8. 评论于:2009-11-12 09:36:19
    ZT她吓坏了:“妈妈,你不能死,你死了,我怎么办?”

    妈妈叹口气,起床来吃饭:“不是为了你,妈妈真的不想活了 – ”

    》文革当中很多人都是为了孩子才活下来的。想起《山楂树之恋》里静秋的妈妈,还有那个被打成叛徒的女老师。

  9. 评论于:2009-11-12 09:37:30
    ZT“那你想怎么样?想出来读书的时候就听从家里的话,跟那个女人结婚,书读出来了,就不要那个女人了?我作为一个女人,也不能赞同你这个做法!”

    》岑今的妈妈是个刚烈的女人,爱情上容不得砂子揉眼睛。

    ZT“我愿意坐牢,也不愿意离婚 — ”

    》今今的爸爸还是真爱她妈妈的,不然也不会走这条路了。

  10. 评论于:2009-11-12 09:53:08
    从故事的角度讲,现在我们已经看到军代表和岑今两家的爱恨情仇播下了种子,军代表很明显是爱上了岑今的妈妈,他在处理岑今爸爸的问题时,有没有私心杂念,咱就不知道了。但从实际意义上来讲,他可以说是害死岑今爸爸的因素之一。

    而军代表的儿子卫国,很显然对岑今很好,至少是对她有恩(小小的恩,但孩子还小,也只能有那些小小的恩)。

    不知道多年之后,岑今和卫国之间会不会发生一段爱情?如果发生,双方的父母会是什么态度?

  11. 评论于:2009-11-12 09:57:36
    有个中年女人说:“看来他是真的不想活了,水库多深啊,还在身上捆个大石头,那还不一沉到底?“

    一个男人说:“我们男人就是这样,想死就是真想死,不像你们女人,投河上吊都是用来吓人的,找个尺把深的水塘去跳,还要在水塘边哭个三天三夜,愁怕别人没听见不去拉住她 — ”

    外面的男人女人分裂成两派,你攻击我,我攻击你。
    —————————————-

    艾米非常擅长用这种旁观且白描的方式,写那些非常惨痛的场景。外人的冷漠,与事件的惨痛形成鲜明对比,使惨痛的事件更显惨痛。

    《十年忽悠》里艾伦被抓的那个场景,艾米也是主要写围观者和他们的议论,一是因为当时艾伦在屋内,她看不见,另一方面,这种写法也使围观者的冷漠甚至幸灾乐祸与当事人的惨痛形成鲜明对照。

  12. 评论于:2009-11-12 10:00:21
    外调会不会是军代表在指使?目的是找个碴子踢走陶今芬的丈夫,他自己取而代之。

  13. 评论于:2009-11-12 10:03:08
    文革期间,像岑之这样惨遭横祸的人不计其数,他们就那么死了,慢慢的就被人忘记了,变成了“文革死亡人数”当中的一个,但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谁,为什么而死,也没人知道他们死前的痛苦,和死亡带给家人的痛苦。

    只有那些有幸被写进了小说,并且是有影响的小说的人,才有可能被人们知道和记住。

    像老三和岑之这样的人,如果不是被艾米写下来,也就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了。

  14. 评论于:2009-11-12 10:08:56
    难怪女主人公从开篇起,给人的感觉就这么独立呀。 原来是这样。。。

    说点题外话。虽然没有经历过, 但我了解, 文革中,很多最后放弃坚持的人, 是被家庭抛弃了。 如同试图偷生的蝼蚁, 被狠狠的又踩上了一脚。而很多人, 也因为家人, 坚持到了最后。 我干爹, 我姥爷都是如此。 我干爹10年的监狱, 完全没有家人的消息。却没有丧失理智,没有放弃生活的勇气, 把10年完全用在思考人生, 增长智慧上。 他常常指着我干娘说, 我知道, 除非这个人死了, 不然她永远在外面等着我。这句话,总是让我很动容。

    我姥爷和姥姥在恩爱了70多年后,因为姥姥的离世而不得不分手。他们的爱情是我们所有儿孙憧憬和崇敬的。姥爷在我心目中,是很智慧, 很热爱生活,很坚强的人, 但是妈妈无数次告诉我,如果不是我姥姥在批斗中, 勇敢的拉住他的手, 他早就在文革时在颠沛流离中离开我们了。

  15. 评论于:2009-11-12 10:23:32
    《新婚姻法》鼓励大家解散包办婚姻,而岑之的第一次婚姻(如果能称为婚姻的话)恰好就是包办的,完全应该取消。

    但军代表显然不希望岑之取消包办婚姻,刚好岑之又是右派,是人民的敌人,正在挨整,那当然是军代表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了。

    现在他已经搞掉了绊脚石,就看陶今芬从不从了。

  16. 评论于:2009-11-12 10:39:18
    “过了一会,她看到妈妈用火柴棍一点一点挖桌子缝里的油泥。那是一张很旧的桌子,好像是几块板子拼起来的,板子与板子之间是一道黑黑的缝,低于桌面,像个小沟,里面是软软的黑油泥。”

    我小时候难受了就喜欢这样做, 以为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会和我一样.

  17. 评论于:2009-11-12 11:09:06
    回复zhisha的评论:
    也许我写的就是你:)

  18. 评论于:2009-11-12 11:25:12
    crying…

  19. 评论于:2009-11-12 13:24:25
    I think the wife was trying to save her husband by leaving him. But the husband would rather die than to lose his wife. Crying…

  20. 评论于:2009-11-12 13:25:34
    “我逼死你?你才是要逼死我!我抛弃了一切,连父母都不要了,就为了跟你在一起,我跑到这个小地方来,住这么破烂的房子,过这么贫穷的生活,我为了什么?不都是为了我们的爱情吗?结果你怎么样呢?你让我成了一个重婚罪同案犯,成了你的姘头,成了你的皮绊,成了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 。不是为了我的女儿,我早就一头撞死了,你还敢说我逼死你?”

    —-how sad!

  21. 评论于:2009-11-12 15:34:41
    真难相信这段历史仅仅发生在短短50年前左右!多少幸福家庭就这样被生生拆散!任何反人性的做法都是可耻的!!

  22. 评论于:2009-11-12 15:48:11
    太可怜了

  23. 评论于:2009-11-12 16:54:40
    岑之也许是风闻了军代表和陶今芬之间的什么消息而绝望自杀的。

  24. 评论于:2009-11-12 17:58:45
    回复旧知傻的评论:
    是.

    (7):那天回到家后,她问:“爸爸,别人说军代表叫红姐姐的爸爸去外吊你,还说你是坏人,你相信不相信?”

  25. 评论于:2009-11-12 18:45:44
    真可怕啊,今今的爸爸就这么走了?!!

  26. 2009-11-13 09:42:01 不会是今今爸爸吧?

  27. 2009-11-13 09:48:33
    一个男人说:“我们男人就是这样,想死就是真想死,不像你们女人,投河上吊都是用来吓人的,找个尺把深的水塘去跳,还要在水塘边哭个三天三夜,愁怕别人没听见不去拉住她 — ”
    ———-做人要负得起责任,你死了难到你身边的人会好过?在那年代不容易啊!

  28. 2009-11-13 09:50:21
    好像今今上次坐轮船的时候,看着爸爸的背影,就觉得爸爸捆着石头沉到水底了,小孩子真神奇!
    (回去看看记错了没?)

  29. 2009-11-13 09:54:43 岑今的爸爸?!

  30. 2009-11-13 10:09:10
    那个年代太可怕了。对小今的爸爸来说,处在那样的情况下,生有何欢,死有何惧?自己死了一了百了,却把伤痛永远留给了岑斤母女。

  31. 2009-11-13 10:22:30
    看来爸爸自杀了。和YUNA一样,我也觉得他是听到了军代表和妈妈之间的什么消息才绝望自杀的。

    妈妈说过,为了女儿她才活着,还说过就指靠她了。我猜,妈妈为了今今答应了军代表。这几集看得心越缩越小,终于缩成一小团了。果然,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32. 女人来自金星

    2009-11-13 10:40:16 [旋转快乐] ,继续关注!

  33. 执子之手偕老

    2009-11-13 10:47:53
    看得我头皮发麻,那个年代是妖化的年代,难怪我姥姥不愿再提起。我姥爷当时被打成走资派,关牛棚,家也被抄了,全家被赶到破房子里住,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二姨和大舅去串联途中传染了脑膜炎,医生问我姥姥,家里有几个孩子,说如果孩子多,就算了,医院忙不过来。我姥姥听了哪里答应啊,求医生一定要抢救,二姨救过来了,没后遗症,大舅从此成了聋哑人。

    文革结束初期,我还很小,有天在路上听到一个人拄着拐杖跟另一个人说话,他说:他的腿就是在一次批斗中被打残的。另一个人说:那你还能找到打你的人吗?残腿的人说:到哪里去找,挨打的时候头都不让抬。

    岑今爸爸的死一定跟军代表有关,我猜是军代表下的套,那个年代整个人,弄死个人象踩死只蚂蚁。

    向那个年代冤死的人默哀!

  34. 2009-11-13 10:55:36 这一集看得太难受了!

  35. 2009-11-13 11:05:55 我觉得不是今今的爸爸死了。

  36. 艾米:竹马青梅(5)

    。。。

    她和妈妈站在船舷旁,看爸爸一个人走下船去。她提着一颗心,老觉得爸爸会从晃晃荡荡的跳板上掉到水里去。

    江水拍打着船底,发出一种空寂的声音,轮船拉响汽笛,突如其来,声音凄厉。天还没亮,轮船突突突地起航了,爸爸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终于看不见了,她难过得哭了起来。

    。。。

  37. 2009-11-13 11:22:39
    我觉得是军代表爱上今今妈妈了,利用职权把爸爸给踢走了。今今妈妈为了女儿,答应了军代表,爸爸听到消息后,绝望了。好难受!希望这样的历史不要再重复了!

  38. 2009-11-13 11:40:32
    往事不堪回首!这些扭曲人性的事,离我们并不遥远,就发生在三四十年前!就发生在家家户户我们每个人的身边!

    记得小时候听说的死亡,有这么几种:沉湖自尽。但是没那么多湖,不过好像水库还不少,经常听大人说哪里哪里的水库又出事了,要么是孩子不慎失足落水,还有就是含冤自尽。但那时不明白什么叫含冤。我的记忆里,有一位常年穿一套皱皱巴巴中山装戴眼镜的瘦小男人,就是投水库自尽的。

    煤气中毒。以前没有供暖系统,家家户户都生炉子,晚间,要压火,封火,就是灭了大火,但火星子还在,第二天早上起来生火就用火钩子把火引大,把蜂窝煤放进去就又可以取暖煮饭了。生火简单,封火是个技术活,搞不好,会死人的。一天早上,我就从睡梦中被大人吵醒,说某家煤气中毒,送医院也没抢救过来,孩子死了。

    哎,悲剧的年代!

  39. 如果死去的真是岑今爸爸,她的妈妈后来肯定会痛悔不已,自己当时说了那么多让人绝望的话,一辈子都追不回了。虽然不是最后一根稻草,因为人不在了,回想起来也会难过不已。可是处于当时的心境,说出什么话来都是可能的。

  40. 挖桌子缝里的泥油也是我小时候爱干的事情,本来都没有记忆了,但经艾米这么一写就记起来了:)

    艾米写得真好,虽然我从未经历过那种恐慌,但看后却身如其境,那真是一个“疯狂的年代”!

    在那样的年代,连“活着”都是奢侈的,更不要说爱情了。

  41. 艾友友说得好,“像老三和岑之这样的人,如果不是被艾米写下来,也就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了。”

  42. 同意西玛所说的!

  43. 2009-11-13 13:17:53 悲剧的年代~

    难道真的是今今的爸爸?难道他就这样放弃了?

  44. 怀着一线希望 但愿岑今的爸爸没死成

  45. 希望今今的爸爸没事吧

  46. 在那个疯狂的年代,个人或家庭的幸福,甚至生命都是那么脆弱!看得心都揪起来了!但愿不是岑今的爸爸!

  47. 岑今的爸爸就这样去了?!不敢想……
    一定是军代表陷害的!两代人的恩怨就是这样结下的!

  48. 军代表没让作废岑之原来的不合法,只是事实同居的婚姻(即使是合法婚姻也已经是事实离婚了),反而取消了登记过的合法婚姻,用心确实叵测。

    军代表在家打自己的孩子,在外面慈爱地逗别人家的孩子,一个很会做表面文章的人。

    陶今芬对岑之的过去不原谅不奇怪,因为她在决定义无反顾爱岑之前的条件之一就是:你以前爱过别的女人没有。岑之有过去也算是没达到这个标准。

  49. 2009-11-13 13:50:32 艾米写得真好,看的我好难受

  50. 2009-11-13 13:51:09 换位思考,设身处与故事里任何一个人物身上,这样事情的发生都叫人伤心欲绝!如果原本可以按法律解除的包办婚姻军代表却是外调岑之,那军代表的别有用心就显而易见了。

  51. 2009-11-13 15:32:09 是一个藤条编的脸盆大小的玩意,里面装着一些针头线脑,扣子夹子什么的,如果运气好,还能找到一分两分钱。如果能凑齐五分钱,就可以到小店子去买三颗薄荷糖。到现在我妈妈还留着这样的一个针线菠萝,我小时候也经常去那里面翻,主要是找一些碎布头,缝女孩子玩的家宝。

  52. 2009-11-13 13:51:09 换位思考,设身处与故事里任何一个人物身上,这样事情的发生都叫人伤心欲绝!如果原本可以按法律解除的包办婚姻军代表却是外调岑之,那军代表的别有用心就显而易见了。

  53. 2009-11-13 16:02:54 芩之真的是被逼无奈,才和家里给他说的媳妇结婚的,如果事先他和陶金芬说开了,今芬会原谅他的,但现在今芬以为他欺骗了她,其性质是不一样的。

  54. 2009-11-13 16:11:41 今今的妈妈或许会像当年的静秋一样,心里再痛,也是连哭也不敢哭的。

  55. 2009-11-13 16:27:03 荒唐的年代,扭曲的年代,岑今爸爸如此死亡,在当时必不会被人同情,反会落得个咎由自取的结果。记忆中邻居大哥哥大姐姐的爸爸突然自杀,据说是和人打皮袢,死得无声无息。而留给家人的是无尽的痛苦。

  56. 巴巴爸爸巴巴妈妈:

    2009-11-13 20:28:00 难受难受

  57. 2009-11-13 20:42:53
    在某些环境和时代中,人渺小的不如一只蚂蚁.难受! 人就想活的有点人的尊严,可这个愿望有时候是一辈子的奢望!

  58. 评论于:2009-11-13 06:00:01
    唉,今今的爸爸绝望了。 真让人难过。

  59. 评论于:2009-11-12 21:24:08
    同意西玛所说的!

  60. 原创那边那个烂瓜怎么这么烂,专门等着艾米的“青梅”发完在上面盖楼。真是见过恶女人,没见过这么死打烂缠阴魂不散的恶女人。死皮赖脸靠在人家身上赚点击,只有她这种人做得出来。

  61. 回复“无记名投票”:

    你也看出来了?艾友友前几天就说了,我还不相信:)

  62. 我刚刚到海外原创去看了一下,确实如此,太无耻了。

  63. 那个瓜又来捣乱了吗?
    太讨嫌了!

  64. 评论于:2009-11-13 15:42:28
    大家相信“有其父必有其子”吗?

  65. 评论于:2009-11-13 16:42:33
    “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句话太绝对了,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

  66. 2009-11-13 12:51:24
    看了心里揪着痛!黑暗的年代!

  67. 2009-11-13 12:56:58
    看的揪心。我一个长的像洋娃娃的同学的爸爸就是文革时去世的,具体情况不详,只知道后来平反开了追悼会。而且她的妈妈也不是她爸第一个太太。

  68. 2009-11-13 12:58:28
    我直觉是今今的父亲自杀了,这一集让人看的沉重无比。是的,不能让这样的历史再重演!

  69. 2009-11-13 13:00:37 有没有这种可能性:被人救活了!

  70. 2009-11-13 13:17:53
    悲剧的年代~难道真的是今今的爸爸?难道他就这样放弃了?

  71. 2009-11-13 16:32:40
    今芬对丈夫的死会有什么感受,我们是不能以现在人的想法去揣测的,正如不能苛求静秋在老三葬礼上哭一样

  72. 2009-11-13 16:57:07
    芩今自杀可能于军代表有关。芩之外调,可能是军代表在背后作怪。

  73. 2009-11-13 17:06:33 芩今的自杀,肯定是听说了军代表对今芬有那意思,才绝望的。这是肯定对今芬很有震撼。艾米的故事总是那么吸引人。呵呵,又有悬念了。
    期待下集!

  74. 2009-11-13 17:10:34 艾米的故事总是那么吸引人,又给知傻们留下悬念了。期待下集。 [开心]

  75. 2009-11-13 17:24:47
    这一集看得很揪心,难道今今的爸爸就这样死了?又是一个时代和爱情的悲剧。

    我自己这几天也很揪心,儿子发高烧三四天了一直不好,去了几次医院了,今天终于轻点了,在家里3天了都没上班,心里还惦记着今今父母的命运,趁儿子睡着这一会,赶快来艾园看看。

  76. 2009-11-13 17:30:45

    我印象中艾米的前文中提了今今爸爸没死(我理解的意思)。我猜今今爸爸是自杀了,但是没死成,不相信他就这样死了。我特地找了前文看了一下Lewis妈妈和今今妈妈的对话:岑今咬紧牙关,开玩笑说:“那你说怎么办?难道我能让时光倒转,把离婚纠正过来?”
    “离婚也不是不能纠正,不是还可以复婚吗?”
    “我们不可能复婚了。”
    “她爸爸不愿意复婚?”
    “她爸爸倒是愿意复婚,但—我不愿意—”

    这段对话也可以理解说是今今爸爸死了,因为今今妈妈说他们不可能复婚。如果今今爸爸死了,那今今妈妈为什么不说她爸爸死了,而要说是离婚了呢?

    博主回复:
    2009-11-13 19:51:26
    你把几代人搞混了。前面写到的离婚的是岑今,不是陶今芬。

    夏花静美:
    2009-11-13 20:09:48
    看了一下,确实!出洋相了,赶快溜! [拍砖]

  77. 2009-11-13 20:34:25
    是岑今的爸爸投河了吗?早上看了一遍忍不住流泪,这时重看还是哭。投河的人,那么绝望,对人世没有了留恋。今天一天,都心情沉重。问年长一些的同事文哥中的事,说那时被整得受不了而投河的人太多了。又翻《傅雷家书》,哭;看《丙午丁未纪事》、《干校六记》,还是哭,为那个时代愤而弃世的知识分子哭。人在强大的政治运动中不过如一粒草芥。

  78. 2009-11-14 09:50:20
    有个中年女人说:“看来他是真的不想活了,水库多深啊,还在身上捆个大石头,那还不一沉到底?“

    照这个中年妇人说的话来看我觉得岑之应该是没死成。

  79. 2009-11-14 09:55:20
    “今芬,我求求你,别离婚,我不能没有你 —- ”爸爸说着,眼泪都下来了。

    妈妈狠心地说:“不离婚行吗?不离婚就判你重婚罪,关你去坐牢 — ”

    “我愿意坐牢,也不愿意离婚 — ”

    。。。。。。。。。。。。。。。。。。。。。。。。。

  80. 2009-11-14 10:53:24
    这一集看得让人好心酸,好郁闷,好绝望,在那黑暗扭曲的年代,很多才华横溢的知识分子因为出身问题被那个时代吞噬了,我家有个亲戚因为被打成右派投江自杀.为遭遇那个年代的人难过,希望那种年代一去不复返,为小今今的童年难过.

  81. 评论于:2009-11-13 19:32:28
    回复艾米.的评论:
    大家相信“有其父必有其子”吗?

    这和另一个问题有些相像:Lewis 的妈妈担心地说:“唉,父母离婚的孩子,长大之后也容易离婚—”。

    Lewis 的妈妈这样说固然很无礼,但是她的担心也不是完全信口开河的。这个很难一概而论。遗传的因素很复杂,有生理方面的也有精神方面的,现代科学都难以完全解释清楚。生理方面的如孩子的外貌象父母的某一方,或者兼取了一方或双方的某些特点;精神方面的如孩子的脾性智商像父母的哪一方,或者一方双方的某些方面。其父其子、其母其子、其父其女、其母其女,这样遗传的概率比较大。当然,遗传过程还有变异,教授的孩子也有作盗贼的,文盲的孩子也有成为专家学者的,没有变化人类就不会发展了。有的孩子长相身材根本没有继承父母的任何标志,有的孩子性格品行和父母大相径庭,特别是以后的人生之路,还有很多社会、环境、教养、机遇等等因素的影响。如果认为孩子一定就是父母的复制品,那就沦为文革时的血统论了。

  82. 转至海外原创09-11-16 11:14:01
    如果岑之这种情况是重婚,那么包二奶是不是重婚?

    网上找来的:
    重婚,是指有配偶的人又与他人结婚或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行为,或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或者与之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行为。重婚包括法律上的重婚和事实上的重婚两种情况。法律上的重婚指前婚尚未解除又与他人登记结婚的,事实上的重婚指前婚尚未解除又与他人形成事实婚姻的。根据有关司法解释,有配偶的人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仍应按重婚定罪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45条规定,对重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58条的规定,有配偶而重婚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83. 看这一集,我一直不停在打哆嗦,全身的鸡皮疙瘩一浪接一浪…

  84. 同意nana,“有其父必有其子”太绝对了,一个人的成长受到家庭、社会、偶然事件等多方面的影响。

    如果子和父是一直生活在一起的话,我觉得父的某些观念、行为,对子会有映射的。

  85. 我是一片云

    重读这一章,虽然心情不如初读时那样紧张,因为知道今今的爸爸没有死成。但今今爸爸在身上绑着大石头跳水库自杀的情景,仍然使人强烈感受到岑之的绝望、惨裂。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