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竹马青梅(14)

渐渐的,岑今就不满足于卫国每天跟她玩一小会了,她想他从早到晚都跟她玩,不跟别人玩,于是每天都求他:“卫哥哥,你带我玩嘛。”

“我不是每天都带你玩了吗?”

“我要你带我到外面玩。”

“不行的,如果别人看见我跟女孩子玩,要笑话我没出息的。”

“为什么跟女孩子玩就没出息?”

“我不知道,别人都这么说。”

她怎么恳求他都不答应,只好使出杀手锏,呜呜地哭起来。

他慌了:“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可以带你玩,但是不能在学校这块玩,要躲到很远的地方玩,你走得动吗?”

“走得动。”

“不许要我背的啊。”

“要你背是小狗。”

他很不情愿地带上她到外面去玩,但一走出了学校那块,他似乎就放下了思想包袱,跟她玩得很起劲。他带她粘知了,捉蜻蜓,到碗厂的垃圾堆去捡那些烧坏了被厂里扔掉但还能用的碗,到农具厂的废料堆去捡破铜烂铁,然后拿到旧货店去卖,运气好的话,能卖七八分钱,可以买糖吃。

她跟他在一起玩,真是太开心了,他不会欺负她,还有办法搞到钱买东西吃,于是她像个小糖人一样,天天粘着他,寸步不离。作为回报,她讲故事他听,唱歌他听,跳舞他看。

有天,她跟着他去上街,路过一个水果摊子,看到了香蕉,她激动地对他说:“卫哥哥,看到没有,那是香蕉,我妈妈买给我吃过,好好吃,像长生果一样好吃!”

卫国看了一眼,说:“我知道那是香蕉,很贵的。”

“我们用劳动换香蕉吃吧。”

“这是个水果摊子,又不烧锅炉,用什么劳动换?”

“但是我想吃。”

他把她拉倒一个墙角落,对她说:“站这里,别乱跑,不管出什么事,都别乱跑,我一会回来找你。”

他交待完,就跑不见了,她想去找他,但他说过不能乱跑的,只好站那里等。

过了一会,她看到他从她面前跑过,后面有一个女人在追,边追边喊:“截住!截住!谁帮我截住那小孩!”

过路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没谁出来截住,卫国一下就跑得没影子了。

她以为他跑掉了就不来找她了,急得拔脚就跑,朝着他的方向边跑边叫:“卫哥哥— — 卫哥哥— —等等我!”

正叫着,那个女人返回来,抓住她:“原来你跟他是一伙的?那好,我抓住一个是一个。走,跟我走!”

她认出抓她的就是刚才水果摊子上的女人,长着一张麻脸,凶神恶煞的,一只大手像钳子一样把她抓得紧紧的,她知道这下糟了,不肯走,但那女人力气大,把她拖得跌跌撞撞。她赖到地上,那女人就揪住她的头发拖。

她吓死了,因为她听人讲过一件事,说有个小女孩也是这样被人扯住头发拖,结果把小女孩的头盖骨全扯下来了,脑袋里面是黑压压的一堆多脚虫,因为那个小女孩睡觉的时候,一条多脚虫从耳朵爬进去,在脑袋里生了一窝的多脚虫,把小女孩的脑袋都吃空了。

她生怕麻脸女人把她的头盖骨扯掉了,急忙用两手护着头,大声哭喊:“不要扯我的头发呀,会把我的头盖骨扯掉的呀— —”

卫国跑上来了,拦住麻脸女人:“把她放了,我把香蕉还你。”

“你还我就行了?想得便宜!”

“那我跟你去,你把她放了。是我偷的,她又没偷,你抓她干什么?”

女人得意地笑着说:“抓她干什么?抓住了她就能抓住你。跟我走,你跟我到店铺里了,我就放掉她。”

“你放掉她,我就跟你去店铺。”

“你不跟我去算了,我把她送到派出所去。”

“她又没偷你的东西,你送她到派出所有什么用?你在这里把她放了,我跟你去店铺。”

麻脸女人一把捞住卫国,松开了抓她头发的手。

卫国对她喊:“快跑吧,快回家去,别告诉你妈妈,也别告诉我爸爸— —”

她呆站在那里,一直到卫国被麻脸女人抓走了,看不见人影了,她才哭了起来。

有人对她说:“还不快回家去?女孩子,不学好,在外面偷东西,再在这里哭,我连你一起送派出所去。”

她吓得拔脚就跑,但不知道该往哪里跑,她不知道回家的路,只好沿着那条街跑,朝水果摊子相反的方向跑。

街上的人议论纷纷:“这么小的女孩,就知道偷东西,真不像话。”

还有人跟在她后面,扔石头砸她:“砸小偷啊!砸小偷啊!”

“把小偷抓起来,打死她!”

“打死小偷不偿命!”

她看见过别人打小偷,打得头破血流,倒在地上告饶,还被人踩在地上打。当地有个说法,如果说打人打得厉害,就说“像打小偷一样”,可见人们打起小偷来是下手最重的。她怕后面那些人追上来打她,拼命地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胸腔像要炸开了一样,一直跑到身后没人追没人砸了,才敢放慢脚步喘口气。

她不知道该上哪儿去,街上这么多人都知道她是小偷了,肯定一下就会传到妈妈耳朵里去,传到所有人的耳朵里去,他们都会叫她“小偷”,笑她,骂她,她妈妈肯定不会要她了。

她记得以前有一次,红姐姐偷了王老师的一团毛线,分了一点给她扎辫子,她还没扎呢,就被王老师发现,告上红姐姐的门,而红姐姐把那些分了赃的人全都供出来了。她妈妈知道了这事,狠狠教训了她一顿,说:“这次不打你,如果下次再有这种事,我就不要你了。”

这已经是“下次”了,妈妈不会要她了,卫国也被抓去了,她一个人都没有了,活不下去了。她决定去跳水库,那天她掉进溪水里,差点淹死,但一点也不痛,像睡觉一样,如果她跳到水库里去,肯定能淹死,那就不怕妈妈打,不怕妈妈不要她,也不怕别人叫她“小偷”了。

但她连去水库的路也不知道,只好一边走一边哭一边问:“到水库怎么走?”

没人理她,后来有个中年女人认出她来:“这不是陶老师的女儿吗?你到水库去干什么?”

她哭着说:“我要去跳水库— —”

那个女人吓一跳:“这孩子,怎么跟— —爸爸一个样?出了什么事?”

旁边有人介绍说:“我知道,她偷东西,被人抓住了— —”

中年女人说:“来,我带你去水库。”

那女人牵着她,边走边对街上的人说:“看,这么小小的年纪,就知道什么跳水库,还不都是跟她爸爸学的,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

后面一下跟来一大串看热闹的,一行人浩浩荡荡,吆吆喝喝,都说是去看人跳水库的。

走了一会,她看见了三中校门,知道上当了,想挣脱了跑掉,但那女人抓得紧紧的,后面还有那么多人堵着,她没地方跑,一直被那女人拉进了学校,找到老师们学习的教室门前,推开教室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嚷起来:“陶老师,你女儿要跳水库,我帮你把她抓回来了!”

妈妈脸色煞白地跑出来,从那女人手里接过她的手,惊惶地问:“今今,怎么回事?”

她哇地一声哭起来,听见那女人高声大嗓地说:“她在街上偷东西,被人家抓住了,她就要跳水库。”

妈妈反驳说:“你别乱说,我女儿不会偷东西。”

“我乱说?你问问他们,他们都是证人,亲眼所见— —”

那群人都叽叽喳喳作证:“是的,是的,我亲眼看见的。”

“被人当场抓住了— —”

“还是老师的小孩,这当妈的是怎么教育自己的孩子的?”

军代表出来把他们都赶到离教室很远的地方:“小声点,老师们在政治学习— —。陶老师,你把孩子带家里去吧— —”

 妈妈带着她往家走,那群人都被军代表拦住了,只有那个中年女人跟了上来,大声说:“陶老师,我救了你女儿一命,又给你把女儿送回来了,你连个谢谢都没有?还是当老师的人,这点礼貌都不懂。”

妈妈赶快说:“谢谢,谢谢!请你别对外人说— —”

妈妈拉着她回到家里,那个中年女人跟到家门口。妈妈关上门,听到那女人还在外面骂骂咧咧。妈妈拿了两块钱,出去给了那个女人,那女人才叽叽咕咕地走了。

妈妈倒水给她洗脸,给她整理被拖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轻声说:“今今,妈妈不是告诉过你吗?妈妈现在只有你了,你怎么能想到跳水库呢?你跳水库死了,妈妈怎么办?”

她又哭起来,妈妈给她擦泪,等她哭声平息了,才问:“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敢隐瞒,把今天发生的事从头到尾都告诉妈妈,妈妈说:“你又没偷东西,怎么想到跳水库呢?这不是你的错,是卫国的错,他不该带着你去—偷东西— —”

她又哭起来:“我说了我不是小偷,街上的人还是叫我小偷,他们以后天天都会叫我小偷— —”

“别怕,妈妈想办法调到别的地方去,到了一个新地方,就没人知道这事了。”

她又想到那根架在空中的铁丝,妈妈和她都吊在铁丝上,一滑就滑到别的地方去了。她恳求说:“你把卫国也吊到别的地方去吧,街上的人也说他是小偷。”

“我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把他也调走?我连自己是不是能调走都不知道—”妈妈问,“卫国呢?他在哪里?”

 “他被抓走了— —”

“抓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

妈妈说:“人家现在还没把他放回来,不知道打成什么样了。你就呆家里,我去找军代表,让他去把孩子领回来。”

她不敢一个人呆在家里:“我跟你去— —”

妈妈想了一下,就答应了,带着她到学校去找军代表。军代表正在开会,妈妈把他叫出来,低声讲了一阵,就听军代表生气地说:“我不管他了,没见过这么调皮的孩子,打了多少次了,就是不听。”

“你不去把他领回来,当心人家— —打死他— —”

“打死了少个祸害— —”

“如果人家把他送派出所去呢?”

“等他们去送,让他去坐牢,他迟早是要坐牢的,早坐牢我早省心。”

妈妈没再说什么,带上她往校门那里走。她问:“妈妈,我们到哪里去?”

“我们去把卫国领回来吧,别被人家打死了— —”

“妈妈,你真是个好妈妈!”

妈妈问:“是哪条街,你知道不知道?”

“我不知道。”

“那个女人什么样,你记得不记得?”

她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脸上到处点:“她的脸上有很多— —”

“很多麻子?”

“嗯。”

“那我知道是谁了。”

妈妈带着她来到麻脸女人的水果摊子,满面笑容地走上去:“这不是汪中明的妈妈吗?我是陶老师,教过他的。这香蕉多少钱一斤?”

麻脸女人也认出了妈妈:“哎哟,是陶老师啊?香蕉不贵,四毛四一斤,您要,我还可以便宜一点,就四毛三吧。”

妈妈挑了一小挂香蕉,放在麻脸女人的秤上,打开钱包拿钱,仿佛漫不经心地问:“您今天抓的那个小孩呢?”

“怎么,是你家的孩子?”

“不是,是我们学校军代表的儿子,他现在正在开会,听说我要出来买水果,就托我帮他把孩子领回去。那孩子在哪?”

“我把他关在后面。你回去告诉你们军代表,这个孩子可得好好教育,不然肯定是挨枪子的下场,这么小,就敢在大白天偷我的香蕉,这长大了还得了?”

妈妈唯唯诺诺,点头哈腰,感激涕零地说:“您真好,没把他送派出所去— —”

“就是啊,如果我把他送派出所去,少说判他个十年八年的。”

“那是,那是。”

“他爸爸有没有给钱你带来赔我?”

“带了,带了,要多少?”

“二十。”

“要— —这么多?他— —偷了您多少香蕉?”

“偷只偷了一根,但我去追他的时候,好多人跑我店铺里来抢我的香蕉吃,我回来的时候,最少有一半香蕉不在了— —”

妈妈掏出钱包,拿出里面所有的钱,给了麻脸女人:“汪大姐,实在对不起,我就这些钱了— —”

那女人清了一下:“这还十五块都不到,我进货的钱都没回来。算了,我还是把他送派出所去吧— —”

52 responses to “艾米:竹马青梅(14)

  1. 艰难的翻进来,坐到板凳!

  2. 翻进来坐到板凳

  3. 板凳

  4. 天天粘着(她),寸步不离

  5. 第三!

  6. 坐地板上,慢慢看!

  7. “一滑就滑倒别的地方去” 是否应是“滑到”?

  8. 那领孩子回家的中年女人和卖水果的麻脸女人心都够黑的阿。

  9. 为什么我的发言没有了?

  10. “一滑就滑倒别的地方去”是不是“滑到”?

  11. 是小今今对调的理解

  12. 谢谢realcuteapple !
    这地方真是不能呆下去了,周围都是些什么人哪!
    今今妈妈不会因为调走这件事而去求军代表帮忙?条件也可千万不要是和军代表结婚啊!

    她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脸上到处点:“她的脸上有很多— —”

    真精彩!

  13. 我真喜欢看竹马青梅,赞一个,喜欢今今妈妈,今今,卫国.

  14. 回复夜似水的评论:“这地方真是不能呆下去了,周围都是些什么人哪!”—不是我悲观,我认为别的地方也好不了多少。

  15. ZT–不是我悲观,我认为别的地方也好不了多少.

    即使是现在,如果谁家的孩子偷了卖水果摊上的东西,像这个女摊主一样做法的人也不会在少数,何况在那个政治运动成风的年代。

    今今的妈妈是个很有智慧的女人。但生在那个年代,活在那个环境,再有智慧的人都抵不过搞政治的一句话。

  16. 做好事的目的都是为了钱?心灵扭曲,是非颠倒,每次读到这样的文字,不由自主为自己出生于文革之后而庆幸。

  17. 更为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感到痛心!

  18. 这一集看得人紧张、揪心,卫国真的偷东西,今今居然想到了跳水库,周围那么多不善的人…
    今今妈妈的智慧让人PF,可是怎么解决钱不够的问题呢?继续利用老师的身份还是有人救场?期待下一集ing

  19. 斤斤天真,卫国胆大,这两个孩子虽然没轻没重闯下不少祸事,但是对照之下每每显露陋丑陋嘴脸的恰恰是所谓懂得道理的成年人。

    斤斤幸运,有个伟大的母亲,懂得把女儿的利益放在自己的面子前面,这在任何时代都难能可贵,更别说是在人性高度扭曲的文革时期了。也许别的妈妈在这种情况下也会在人前维护女儿,但是背后会打骂女儿来泄愤,因为女儿“惹事”。

    斤斤妈妈这么决绝地立即想到“调走”,肯定是早已经考虑过这个可能了。当初从省城奔到这个小地方的原因已经彻底不存在了,离开这个伤心之处,似乎可以告别不堪回首的过去,摆脱军代表的纠缠。

    眼见一对青梅竹马就要分别,心里无限感伤。

  20. 对不起大家,把今今的名字打错了,都是打字软件惹得祸。

  21. “偷只偷了一根,但我去追他的时候,好多人跑我店铺里来抢我的香蕉吃,我回来的时候,最少有一半香蕉不在了— —”

    哈哈,这个绝

  22. 那个时候好人活着真不容易啊。今今妈真辛苦。

  23. 2009-11-25 09:08:31
    领今今回来的中年女人和麻脸女人都很可恶。

    卫国很疼今今,但是也不该去偷香蕉啊。是不是上集说的那些水果也是偷来的?可怜的孩子,没有妈妈,真的像根草,老被打。 今今妈妈很好,比较通情达理。

    看的心疼。

  24. 执子之手偕老

    2009-11-25 09:11:00
    那时候对待小偷是这样的,我记得我们院子里抓到过一个小偷,是隔壁院子里的小伙子,大人把他反绑着吊起来,脚刚好离开地面,孩子们朝他扔石子,后来就送派出所了。

    卫国这次有今今妈妈保护,应该不会有事,不过可能今今妈真要带着今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两人从此分开?

  25. 2009-11-25 09:16:55
    那个带今今回去的中年妇女,和这个卖香蕉的女人—真是一类人呀,趁火打劫。

  26. 2009-11-25 09:31:31
    称呼变了,现在叫卫哥哥了

  27. 2009-11-25 09:40:45 没经历过那个年代,不是很能体会那些事。但看了艾米的描写,完全可以体会到那个时代的黑暗。

  28. 2009-11-25 10:05:02 那个时候是这样的,大家对小偷都是暴打。 记得我大伯家的二哥晚上带着一帮小子去农田里偷西瓜,他们是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偷了西瓜放在裤腿里,两头系上3个口,就成个大布袋了。有次被抓住也被打了个半死,后来他再也不敢去偷了。

    开始二哥讲给我们听的时候,是自豪的样子,炫耀他本事大,能偷到西瓜,后来被打了,再也不说了。也不吃了。

  29. 2009-11-25 10:32:29 小孩子偷东西是不好,但范不着这样。我小时候也上山去偷过农民的桃子,好玩的成份居多。那个年代的人心太坏了。现在也好不了多少。

  30. 2009-11-25 10:36:48 今今小不懂事,看着吃的都想要,但是也知道要用劳动去换。其实这次被抓住了也好,偷东西本来就不对,或许能给今今一个教训,不会看见什么都想要了。至于卫国,估计今今想要天上的月亮,他也会想办法给摘下来。

    有点摸不清卫国的心思了,如果他偷到了,也是像楼上那位大哥哥一样觉得自己本事大吗?还是说,他只要满足了今今一点小心愿,就也觉得自己很满足呢?

  31. 2009-11-25 10:41:20 那个时代吧人性最丑恶的都暴露出来了,真是很恐怖。

  32. 2009-11-25 10:57:05 今今妈妈很有智慧,知道在那个环境下怎样最大限度地保护今今和卫国。相反,军代表就差很多,孩子调皮从来没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只会一味的打孩子,简单粗暴。这样比较下来今今比卫国幸福多了。

  33.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09-11-25 10:58:49 今今妈妈真不容易!

  34. 2009-11-25 11:16:20 看到卫国为了今今偷香蕉很感动,可怜的孩子,这么可恶的社会环境下,他活得可真不容易。小孩子肯定会犯错误的,我们经常说允许小孩子犯错误,错了经过教育能改正就行,但是那个环境下,他不仅没人教育他,连个犯错误的机会都没有。错则打之。其实他心里还是知道偷东西不好的,如果有个像今芬这么好的妈妈,告诉他想要东西可以找妈妈商量方法,他应该不会去偷的。可怜呀!今天上不了新艾园。

  35. 2009-11-25 11:17:56 那些道貌岸然的大人嘴脸太丑陋了,小孩子偷一个香蕉就拿石头砸,那么一点点小孩这些人真下得了手。如果像麻脸女人说的卫国偷一个香蕉就要判八年坐牢,那乘乱抢香蕉的那些大人是否要判无期?

  36. 2009-11-25 11:26:52 就是!那些人为了钱,红口白牙讲昏话。

  37. 2009-11-25 11:43:05 那时的人,对小偷都 是深恶痛绝,往死里打,不知道哪来那样大的仇恨。现在好多了,犯罪嫌疑人也有人权。

  38. 又是人群,冷漠旁观的人群,幸灾乐祸的人群。可怜的今今心急似火,小小的年纪甚至想去死,都无法激起这些大人心里的一点同情,可悲。

    麻脸女人可能认出了今今,猜想出陶妈妈并非漫不经心而来,于是趁机敲诈。

    ZT“今今的妈妈是个很有智慧的女人。但生在那个年代,活在那个环境,再有智慧的人都抵不过搞政治的一句话。”—-同意!

  39. 有法不依的乱世,为了鼻子尖儿上的一点事儿,一个人就能随便处罚对方又不负责任。

    这些人不管所用方式本身是否就在犯法,也不管有没有证据证明对方犯法,只要给对方安上了罪名,又有看热闹的人叫好帮腔,就好像得了上方宝剑的钦差一样理直气壮地欲为。

    卫国偷东西是不对,但他的错不是允许麻脸女人揪拖无辜小今今的通行证,也不是让那些长着“雪亮大眼”的群众作伪证的免罪牌,卫国还是个小孩儿,连惩罚大人的法规都不能对他使用。

  40. 看来今今妈妈已经想过改变处境的问题了,那时候,即使陶老师再有智慧,也不可能改变自己的处境,可为了孩子,她会牺牲自己?不知道下一步会出现什么……
    卫国是个重情义的小孩子,他会和今今成为恋人吗?在那个年代很不容易,阶级划分非常严,更何况有他爸爸与今今家的积怨!艾米把这爱恨情仇矛盾冲突描写得出神入化哦!期待下文……

  41. 评论于:2009-11-25 07:23:39
    ZT 她以为他跑掉了就不来找她了,急得拔脚就跑,朝着他的方向边跑边叫:“卫哥哥— — 卫哥哥— —等等我!”

    正叫着,那个女人返回来,抓住她:“原来你跟他是一伙的?那好,我抓住一个是一个。走,跟我走!”

    》唉,今今还是太小了,沉不住气,如果她不追卫国,卫国就跑掉了,过会再来找她,两人一起吃香蕉,啥事没有。可能卫国以前都是这样跑掉的,这次栽在小今今手里。

  42. 评论于:2009-11-25 07:25:30
    ZT 卫国跑上来了,拦住麻脸女人:“把她放了,我把香蕉还你。”

    》卫国身上的闪光点真不少,舍己救人就是其中之一,他完全可以不管今今,自己跑掉,但他没有,而是返回来救今今。这样的孩子,值得信任,可以托付终身。

  43. 评论于:2009-11-25 07:29:51
    可惜现在没什么机会考验人了,不愁吃,不愁穿,不用偷,不用抢,没人追,没人抓,谈起恋爱也就是上上餐馆,看看电影,躲在家里做爱,没机会发现恋人是否能为了救你牺牲自己,只能像老黄说的那样,两人租条船,到海上去,把船凿破,让船沉没,然后看他会不会舍己救你:)

  44. 评论于:2009-11-25 08:15:25
    “她吓死了,因为她听人讲过一件事,说有个小女孩也是这样被人扯住头发拖,结果把小女孩的头盖骨全扯下来了,脑袋里面是黑压压的一堆多脚虫,因为那个小女孩睡觉的时候,一条多脚虫从耳朵爬进去,在脑袋里生了一窝的多脚虫,把小女孩的脑袋都吃空了。”

    –我也知道这个传说,可能那时候文化生活贫乏,耸人听闻的传说往往被人广为传播,于是众所周知。

    像《少女之心》这样的黄书,可以说全国各地都知道。还有《一双绣花鞋》的故事,也是大江南北都知道。

  45. 评论于:2009-11-25 08:17:20
    “偷只偷了一根,但我去追他的时候,好多人跑我店铺里来抢我的香蕉吃,我回来的时候,最少有一半香蕉不在了— —”

    –这有可能是麻脸女人夸张,也有可能是事实,因为那时吃的东西实在太少了,有这么个机会抢点吃的东西而不会被抓住,可能大多数人都会去抢。

  46. 评论于:2009-11-25 08:22:08
    当时的小商小贩,都是比较聪明狡猾的人,不然做不了生意,赚不了钱。那个年代,能找到货源,有资金进货,肯定是不简单的人,

    那时自己做生意的人被称为“个体户”,因为他们没单位,而没单位在那个铁饭碗的年代是件很不好的事 ,没公费医疗,没退休金,一般人不愿意做“个体户”。

    “个体户”走红,是后来的事,开放搞活了,铁饭碗被打碎了,公费医疗也慢慢取消了,赚钱多不是坏事了,才冒出那么多“个体户”。

  47. 评论于:2009-11-25 08:52:56
    我很喜欢今今的妈妈, 有勇气, 有追求, 有爱心, 有原则, 还有变通的智慧! 非常了不起的女人!

  48. 评论于:2009-11-25 11:25:30
    但她连去水库的路也不知道,只好一边走一边哭一边问:“到水库怎么走?”

    —-Crying! I can identify with Jin-jin. I know how big the matter looks like when one is young. It seems to be the end of your life.

  49. 评论于:2009-11-25 11:26:53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嚷起来:“陶老师,你女儿要跳水库,我帮你把她抓回来了!”

    —-They didn’t have the most basic respect for other people’s agony. Feelingless people!

  50. 评论于:2009-11-25 11:27:33
    “就是啊,如果我把他送派出所去,少说判他个十年八年的。”
    —-Really? I don’t think so.

  51. 卫国为了满足今今想吃香蕉的愿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卫国为了从麻脸女人手上救回今今,即使前面是万丈深渊也毅然决然地跳下去。卫国从小就为今今奋不顾身,这样的竹马青梅太感人了!
    中年女人与麻脸女人的贪婪、狠毒草,旁观人的冷漠、无情,毫无同情弱小之心的良善之心,太令人心寒!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