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日子(26)

我发现齐风老在看我,他的视线总是停留在我身上。有几回,他看着看着就愣住了似的,一动不动。等我发现了,回过头,看他好半天,他才回神。有时候,我注意到他在看我,当我也看向他的时候,他就会挪开视线看别处。

还有一次,我看他的时候,发现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眼圈通红,我问他:“你怎么了?”

他眨眨眼:“没怎么—–”

“你为什么总看我?”

他抱起我说:“我—–喜欢看着你。”

“你—-还在想昨晚的事么?你别这样,昨晚—-其实我—-没什么—-”

“小儿,你—–你—–一个人的时候—–是不是很害怕?”

“我——没有。”

“小儿,如果我不在你身边陪你,你会不会怕?”

“你不能二十四小时总在陪我嘛,我不怕的,你不在的时候,我知道你在想我就够了,你是不是在想我?”

“我一直在想你,如果有天—–我—–不能——想你了,你—–怎么办?”

“你不能想我了?你的意思是不是——你不—–喜欢我了?”

他搂紧我,着急地说:“不是不喜欢,我怎么会不喜欢你?我是说—–我是说—–意思就是—–我—–不在了。”

“你不在?你要去哪里?”

“假设我—–去了—–天上,不能想你—–也不能—–老—–陪着你,就是—–我—–死了,没有了,剩下你,你会不会害怕?”

我觉得他假设的莫名其妙,毫无根据,生气地说:“你在说什么?奇怪,你好好的,这么—–健康,怎么会—–死?”

他连忙说:“不是的,你不要生气,我不会死的,我只是打个比方,只是想—–知道你会有什么—–反应。“他看了我好一会,像在等我不怎么生气了,才又小心地说:“小儿,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随口乱问的,我不好,我以后再不这样问你了。”

我知道,他不会没原因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他看着我的时候,眉头总是稍稍皱起的,好像很心疼一样,我很吃惊,仅仅是昨晚的事,怎么会让他这样不安,这未免小题大做了些。或许是我昨晚大放悲声把他吓住了,才会让他这么恐慌,这么敏感,这么不寻常。

我问他:“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脆弱?很胆小?我不是的,其实我很勇敢,就算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不会害怕,之前没有你,我不是也活的好好的?况且你怎么会—–死呢?”

“小儿,你坚强又勇敢,我不会死,只是打个比方,你也不会再一个人了,有我在—–你永远都不是一个人。”

夜里,我被齐风的说话声吵醒,听见他躲在厕所里面打电话,声音很轻,很晚了,我不知道谁会在这时候找他,我听见他说:“他不知道,我不会说的,嗯—–好—–”

他回来的时候,看见我开了台灯,睁着眼睛看他,好像很惊讶,快步走过来,上了床,钻进被子里,我抱住他,口齿不清地问:“这么晚了,是谁呀?”

“没谁呀,你听见什么了?又做梦了?”

第二天早上,我问他:“你昨晚是不是打了电话?很晚的时候?”

他从容地说:“没有。你是不是又做梦了?你每天都能梦见我?”

“这次不是梦,我听见你说‘他不知道,我不会说的’,很真实,你真的—–没打电话?”

他很肯定地重复道:“我真的没打电话。”

“哦—-那就是我在做梦了。”

剩下的几天里,他还是老爱看着我,但不会哭了,我回过头看他的时候,他也没再躲开,而是冲我温柔地笑,但我还是能感觉得到他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心疼。

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和我黏在一起。书的时候,要在一起。我洗衣服的时候,他也站在一旁看。他做饭的时候,总要拉着我坐在一旁参观。

我问他:“是不是你害怕一个人呆着,你不好意思说,就借口说担心我害怕呀?”

“是我害怕一个人,你愿意不愿意陪着我?”

“你怕你早说呀,我当然会陪你,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小,你别怕,我在呢,我保护你!”

一天早上,我说:“我想吃燕舞家的小笼包子了,我们去买。”

“我去吧,我买回来你吃,在外面吃要呛风的。”

“我们回来这几天,一直没见到燕舞,我有点想她,我和你一起去买,看看她,我们不在那里吃,拿回来吃,好不好?”

“你要看燕舞?你看不到她的,她不在家。”

“你怎么知道?他去了哪?”

“去她哥哥部队了。”

“燕舞告诉你的?”

“嗯—–是她跟我说的。”

“哦。”

“你还吃不吃包子?我去买。”

“不吃了,燕舞又不在那里。”

他眉飞色舞地说:“那我做面给你吃。保证你吃了就不想燕舞。”

“好,我们一会出去玩吧。”

“你想去哪玩?”

“你—–愿意和我去奶奶家么?”

“你奶奶家?”

“嗯,你想不想去?”

“她家很远的,下次吧,你—–呆在家里是不是很闷?”

“不闷,你是不是不愿意—–见我的—–家长?”

“不是的,真的不是,我是觉得—–我什么准备都没有,招呼也没打,直接过去—–不—–礼貌,你奶奶家又不近,我们现在出发,到那里要下午了,呆不了多久就要往回赶,太匆忙了。暑假的时候我一定陪你回去,我也好像见见—–奶奶。”

“是我奶奶。”

他凑过来,撒娇道:“你奶奶就是我奶奶。我妈妈是不是你妈妈?”

“你妈妈就是你妈妈,怎么会是我妈妈?”

“怎么不是呢?你嫁了我,你不是要喊她妈妈?”

“我什么时候嫁你了?你真逗。”

“你早晚要嫁的,早晚要叫妈妈的。”他认真地问:“小儿,你会不会嫁我呢?”

“那得再说。”

“为什么?你不是说过我娶你免费么?”

“我说过?不记得了呢—–”

“你不记得?”

“不记得。”

“真不记得?”

“忘了。”

“好吧,那我来提醒提醒你。”

他说着就要来啃我,我赶忙捂住他的嘴说:“等等,等等,你做饭吧,吃饱了我就想起来了。”

他扒开我的手,压在他胸前,说:“吃饱了你这个小脑袋就更不好使了,你这个小骗子,看我怎么罚你,非叫你招了不可。”

“好了好了,stop!我知道了,想起来了,我说过的,嫁你免费,你妈妈是我妈妈,stop!stop!”

他松开我,满意地笑笑:“对嘛,这才聪明,奖励你—–一大碗面!”

他转身。刚要进厨房,突然回过头说:“小儿,就算你不想嫁我,我也会缠着你的,阴魂不散,缠到你不得不嫁给我。”

“我要是嫁了别人呢?”

他鄙夷地说:“有我在,你怎么可能嫁别人?你看过我了,眼光就高了,很难再看上别人的。”

“你就吹吧,那我就嫁给—–嗯—–那个—–市场里捡破烂的,气死你。”

他叹口气,走过来拉我:“小孩子,尽瞎说,你怎么能嫁给捡破烂呢?捡破烂的不会要你的,他看不上你。乖啊,陪我做饭去。”

“齐风。”

“做什么?”

“小妮的毒舌世界第二,原来第一是你呀!”

“你过奖了。”

假期还有三天的时候,齐风对我说:我们改名改天早上的车回去吧。”

“为什么?”

“提前一天回去,可以休息一天。”

“好呀,那告诉燕舞一下吧。”

“不用了,她不和我们一块回去。”

“为什么?”

“他哥哥会送她。”

“哦,会把她送到学校么?”

“会的,她叫我们不用等她了。”

“哦。”

“晚上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你—–会去吧?”

“我妈妈?”

“我们的妈妈。”

“嗯—–我当然会去。”

她妈妈那天对我,不再像之前那样冷淡了,态度一下转变了好几百度,温柔的像我的妈妈。我一进门,她上来就是个母亲式的拥抱,眼泪汪汪地摸着我的头发说:“长长了,真漂亮。”

饭桌上,他爸爸说:“晓小,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找叔叔,你父—–母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妈妈在你几岁的时候出的国?”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

“你妈妈走之后,你爸爸一直照顾你?”

“没有,我们不常见面,他很忙。小学的时候我住校,上中学以后他找了个阿姨照顾我。”

他奶奶说:“你亲不亲你爸爸?”

齐风解释说:“我奶奶问你,你跟你爸爸亲近不亲近。”他转头对奶奶说:“奶奶,你这什么问题,谁会不亲自己的爸爸?别问了。”

“呵呵,是哈,奶奶糊涂了,谁会不亲自己的爸爸。晓小,你亲爸爸还是亲妈妈?”

“我亲妈妈。”

他爸爸说:“女孩好像容易亲爸爸,我们齐雪跟我就比跟她妈妈亲。”

我问:“那齐风呢?他亲谁?”

他奶奶说:“他和你一样,亲他妈妈,在家的时候,总是妈妈这妈妈那的。齐风小时候,老爱往妈妈身上粘,见了妈妈就要奶吃,长到五岁才断奶。齐雪不一样,不 爱吃奶。他们俩生下来的时候一样大,就过了一个星期,齐风比齐雪大出一个头,胳膊腿都圆鼓鼓的。她妈说‘这孩子不能要了,这么个吃法,以后不是要吃穷我, 我养活不起他,我不要了’。”

奶奶还讲了很多齐风小时候的事,我听的津津有味,齐风在边上很难堪,笑的很僵硬,我边听他小时候的故事,边欣赏他现在的表情,觉得有趣极了。

走的时候,他爸爸又对我说:“晓小,齐风还小,很多事他想得不周到,你有什么困难一定记得找我,你爸爸不在你身边,我就算是干爸爸,你一定记得,好不好?”

“好。”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