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竹马青梅(17)

如果不是 Lewis ,那还有谁称得上是女儿的竹马青梅呢?

也许应该问的是:到底什么样的人才算得上竹马青梅?

李 白的《长干行》里,那两个小屁孩可能才四、五岁,或者六、七岁,因为诗中的男孩还在骑竹马,而后来他们结婚时,女孩才十四岁,说明那时的人成熟早,或者社 会为“成熟”定的年龄比现在早,到了今天这个二十四岁、甚至三十四岁才结婚的年代,也许“竹马青梅”也得把尺度放宽点?

尺度一放宽,岑今的嫌疑犯名单上就又冒出一名来。

小今上七年级的时候,有个八年级的男孩经常来找她玩,那孩子叫 Michael ,是个白人男孩,长得挺周正的,穿着打扮也比较老派,不像有些新潮小孩,总穿一些大垮垮的 T 恤,裤腰跨到肚脐以下,裤脚拖在地上扫地。

刚开始时,岑今没有干涉,因为亚洲孩子在美国交友本来就不广,大多跟亚洲孩子在一起玩,如果管太多,孩子就交不到什么朋友了,尤其交不到其他人种的朋友。

她内心还真有点希望女儿嫁个高鼻子凹眼睛的老外,生个混血儿,要多漂亮,有多漂亮。当然,人品是第一位的,人品不好,鼻子再高,眼睛再凹,都没有用。

不是她瞧不起华人男孩子,而是她实在没发现什么出色的。像卢家的那个 Lewis ,就算华人男生里很出色的了,成绩很好,长相也不太丑,还会拉提琴,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那孩子缺点灵气,配不上自己的女儿。

而这个 Michael 就比 Lewis 看着舒服,突起的额头,突出的后脑勺,浓密微卷的棕黄头发,眼睫毛长长的,很耐看。

但她不让女儿上 Michael 家去玩,只让 Michael 上她家来玩,而且要是她在家的时候才行,她可以听着点,看着点。

Michael 挺规矩的,好像还不太知道男女之事,跟女儿玩也都是小孩子的玩法,看电视啊,打球啊,打游戏机啊,看书之类。

她比较乐意培养女儿和 Michael 之间的友谊,有时她带女儿去学校体育馆游泳,也把 Michael 带去,有时上餐馆吃饭,也把 Michael 带去。

女儿很高兴, Michael 也很高兴。

但后来她听女儿说, Michael 的父亲是个 sex offender (性罪犯),坐过牢,已经刑满释放了,但没找到工作,成天呆在家里。 Michael 的妈妈没正式工作,在家做首饰串珠子卖钱,经济来源大多靠政府资助。

她吓出一身冷汗来, sex offender !那可不是开玩笑的,那些人都是犯过猥亵儿童罪或者强奸罪的,按美国的规定,这样的人即便刑满释放,都得在居住地报告注册他们的特殊身份,好让大家防范他们。

她心里那个后怕啊!幸好她平时没让女儿到 Michael 家去玩,不然谁知道会出什么事?听说有些性罪犯是基因问题,不受大脑控制的,既然是基因有问题,那不就能遗传吗?

她不敢强行叫女儿不跟 Michael 在一起玩,怕引起女儿反叛,但她在离 Michael 家很远的地方找了个住房,搬到那里去住,女儿因此转到了一个新的学校,她不发一枪一弹,毫无刀光血影地斩断了女儿跟 Michael 的来往。

现在想来,岑今觉得自己也够残酷的,假设女儿喜欢 Michael ,那她这么活生生地拆开他们,岂不就像有人拆开她和卫国一样吗?

她不知道女儿有没有因为跟 Michael 分开而难过,女儿在这一点上不像她,她小时候,是比较外向的,有什么都放在脸上,放在嘴里,而且是夸张的放法,如果心里有五分难过,放在脸上就变成了十分,她妈妈一下就察觉了,而那正是她想要的结果。

但她很少看见小今哭,不知道是因为不难过,还是藏在心里不表露出来。

小今这一点,可以说是既不像妈妈,也不像爸爸。小今的爸爸也算比较外向的人,喜怒哀乐也爱挂在脸上,情绪可以大起大落。

但小今不,小今好像一条平静的小溪,很少有暴涨暴跌的时候。

过了几天,她还是等到吃饭的时候,问女儿:“不知道那个 Michael 现在在干什么?应该高中毕业了吧?”

这次女儿一下就知道她在说谁了:“他早就 drop out (退学,离开)了 — ”

“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个 Michael ?”

“不就是那个他爸爸是 sex offender 的 Michael 吗?”

她很惊讶:“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他?”

“ That’s the only Michael you know (你只知道那个 Michael 嘛)。”

她哑口无言,觉得女儿比她聪明多了,她提每一个问题,女儿都不仅知道她问的是什么,还知道她为什么问。

她停了片刻,问:“他高中都没读完?为什么?”

女儿耸耸肩:“他不想读了。”

“那他现在在干什么?”

“在麦当劳。”

“在麦当劳打工?你怎么知道的?”

“他告诉我的。”

“他跟你 — 打电话?”

“嗯。”

她担忧地说:“他连高中都没读完,今后怎么办?”

“打工啰,高中没读完的人多得很。”

“那他就在麦当劳打一辈子工?”

女儿撇撇嘴:“ How do I know (我怎么知道)?”

“这样的男孩子 — 唉 — ”

女儿笑嘻嘻地说:“ Mom , I’m not dating him— (妈妈,我没跟他约会)”

她又一次觉得女儿比她聪明得多,她绞尽脑汁也猜不透女儿的心思,但女儿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猜出她的心思。她厚着脸皮说:“我还以为你在 date 他呢。”

“ Why (为什么你这么想)?”

她索性全部坦白:“我听你问我‘竹马青梅’这个词,就想到你可能是 — 有了一个竹马青梅的 —date ,所以我 — 就想到是 —Lewis 或者是 —Michael— 因为只有他们 — ”

手机铃响了,女儿拿着手机,跑到楼上去听电话,她像个呆子一样坐在那里发愣。

过了一会,女儿下楼来,很主动地汇报说:“ Papa (爸爸)打来的。”

“他说什么?”

“他要我感恩节去他那里玩。”

“你 — 去不去?”

“你让不让我去?”

“如果你想去,我怎么会不让你去呢?你想去吗?”

女儿看着她,好像在揣摩她的意思,她马上主动表态:“去吧,去吧,你已经很久没见到你爸爸了 — ”

“爸爸叫你也去。”

“我才不去呢。”

“ Why ?”

“我们都离婚了,还去干什么?”

“ But he still loves you !”

“他说的?”

“我知道。”

她摇摇头,没答话。

女儿问:“你要他亲自邀请你吗?”不等她回答,女儿已经拨通了电话,用英语跟爸爸说了几句,把电话递给她,“他亲自跟你说,你自己听。”

她无奈地拿起电话,那头说:“小乖,感恩节跟小今一起过来玩吧 — ”

一个“小乖”,听得她肉麻麻的,很不客气地拒绝说:“不了。”

“感恩节,一个人呆在家里多没意思啊。”

“你知道我一个人呆家里没意思,就不要把小今哄到你那里去,你又不是没人陪 — ”

那边没声音了,过了一会才说:“我是很希望你能来的,不过还是你自己决定。”

“我已经决定了。”她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女儿。

女儿不满地说:“你们总是吵嘴。”

“我们没吵嘴。这叫吵嘴吗?”

“为什么你不想去爸爸那里?”

“我跟他都离婚了,还去那里干什么?你去那里还有个理由,因为你是他的女儿,再怎么也是一家人,我跑那里去算什么?”

女儿不响了。

她内心深处真想女儿说一句“你不去,我也不去了”,即便她最后还是会说服女儿去看爸爸,但她心里会是愉快的。

女儿没像她希望的那样说,只说:“那你记得给我订票。”

她 望着女儿离去的背影,心里很伤感。在这个世界上,女儿就是她的一切。她跟丈夫离婚六七年了,一个人带着女儿过。这些年里,虽然女儿和爸爸每年都会见几次 面,但毕竟只那么几次,而她,每时每刻都陪伴在女儿身边,全心全意地照顾女儿,为女儿牺牲了爱情,也牺牲了回国发展的机会,但那个每年只跟女儿见几面的男 人却能分走女儿一半的心,想想就觉得不公平。

也许这就是血缘的力量。有血缘关系的人,即使没在一起生活,他们之间仍有一种神秘的牵挂。

她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是这样,爸爸在她六岁多的时候,就被那个乡下老婆领走了,但她一直都没忘记爸爸,老想着去乡下看爸爸。

记得那时妈妈已经调到了那个偏远的红星中学,虽然名义上仍然是 E 市的学校,但实际上是一所农村中学,离市中心很远,有很长一段路还没通公共汽车,只有每天一班的长途车。

妈妈下这么大决心离开三中到红星中学去,是因为她的“小偷”名声已经使她在三中呆不下去了,连她不够年龄上学这件事都被说成因为她是“小偷”,学校才不接受她上学的。

到红星中学后,她已经不再是“岑今”,变成了“陶红”。妈妈说“陶红”这个名字在爸爸妈妈婚姻被注销的时候,就同时在派出所改好了,但因为三中的人叫她“岑今”已经叫习惯了,就没淘神费力去纠正。现在到了一个新地方,正好趁机改名换姓,或者叫隐姓埋名,开始一段新生活。

事实上,她在红星中学的日子并不难过,倒不是因为她的“小偷”名声被大山大河隔住了没传进来,而是因为红星中学那块好像是另一个世界,那里的小孩子对“小偷”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

虽说交通不便,通讯不便,她又改了名字,但俗话说的没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她的“小偷”名声还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到了“红星中学”。

她妈妈大失其悔:早知道调动也不能堵住人们的嘴,还不如不调动,这下可真是“眨巴眼整成了瞎子”。

但她并不后悔“吊”到这里来,因为她发现“小偷”在红星中学的处境比在三中强多了,可以说完全倒了个个。

她交的一班朋友,也是学校老师的孩子,但红星中学的老师跟三中的老师大不一样,三中有一部分老师是“半边户”,夫妻两人,一方教书,另一方在农业社劳动。但红星中学的老师,本来就是农民,读过几句书,抽出来当老师,大多是一部分时间教书,另一部分时间在田里劳动。

红星中学的革命形势总是不大好,一到搞革命开批判会的时候,很多老师就偷偷溜掉,回家种地抱孩子去了。学校领导也没办法,那些人大多出身贫农,而贫农的 default (默认形式)就是革命,因为毛主席亲自说过:“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

你顶多只能说那些老师觉悟不高,但你不能因此把他们划成敌人,批判他们,如果把他们搞烦了,他们撂挑子不干了,你还得磕头作揖请他们回来干,因为除了他们,外地老师都不愿意到红星中学来。

那些老师的孩子呢,主要任务不是读书,而是打猪草砍柴做家务,像红姐姐那样专职玩耍的,几乎没有。

岑今跟那些孩子在一起,玩耍的内容也大大改变,不再是跳橡皮筋跳房子,而是跟着她们去打猪草,砍柴草,烧火做饭抱弟弟妹妹。

严格地说起来,那里的孩子几乎个个都当得起“小偷”这个称号,而且不像她一样是白背个名,她们可都是名符其实的“小偷”,因为她们个个偷东西。

她 们挎着猪草篮子去打猪草,看见生产队里黄瓜架子上长的黄瓜,就摘一根来吃,看见邻居的自留地里长的番茄,也摘一个来吃。萝卜也偷,包菜也偷,萝卜偷来洗都 不用洗,在衣服上擦几擦就吃起来。包菜偷了来,老叶子喂猪,嫩叶子喂人,中间的粗茎就当水果,把厚皮剐掉,吃里面部分,吃得嘎嘣嘎嘣响,煞是美味。

当她的那帮猪草朋友听说了她偷香蕉的光辉业绩之后,艳羡之情溢于言表:

“香蕉啊?我没吃过,好不好吃啊?”

“我吃过香蕉,又大又红 — ”

“在那里可以偷到香蕉啊?”

这下她一点也不为自己偷过香蕉而脸红了,反而感到无比自豪,卖弄说:“香蕉才不是红的呢,是黄的,长长的,里面是白的,软软的,吃起来像 — 糯米饭一样 — ”

“你偷了几根?”

“很多很多根,我吃不完,给卫哥哥吃,卫哥哥吃不完,给我妈吃,我妈也吃不完,给军代表吃,军代表也吃不完,给 — ”

她偷的香蕉实在太多了,给这个给那个,总也给不完,最后一直给到北京毛主席那里去了,毛主席吃了她偷的香蕉,夸奖说:“太好吃了,再给我偷几根来!”

那帮孩子听得口水流:“你可不可以带我们去偷?”

“我是 — 在 — 市里偷的 — 很远的哦,你们没钱买车票 — 去不了的 — ”

这段光荣历史,使她成了那帮孩子的头头,再加上她姥爷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恢复了工作,她每年都跟妈妈回省城去看姥姥姥爷,可以带一些水果糖回来,大大巩固了她的领导地位。她那时基本达到了红姐姐在三中十岁以下孩子中的那种地位,也可以呼风唤雨,想孤立谁就孤立谁了。

由于她在红星中学的名气是因为“小偷”而打响的,所以她后来无论吃什么玩什么,一律说是偷来的。

70 responses to “艾米:竹马青梅(17)

  1. aprettypenny1120

    难道是我坐沙发?有这么幸运?

  2. aprettypenny1120

    真的呢?!真是撞来的运气。沙发真舒服!

  3. Haha:) I am the second one, so lucky. I am always late for the new update.

  4. ““很多很多根,我吃不完,给卫哥哥吃,卫哥哥吃不完,给我妈吃,我妈也吃不完,给军代表吃,军代表也吃不完,给 — ””
    — 今今真是太可爱了.

  5. 评论于:2009-12-01 06:51:31
    这一节 写得真好玩。 让我想起自己小时候在农村的童年。

  6. 评论于:2009-12-01 06:54:57
    她们挎着猪草篮子去打猪草,看见生产队里黄瓜架子上长的黄瓜,就摘一根来吃,看见邻居的自留地里长的番茄,也摘一个来吃。萝卜也偷,包菜也偷,萝卜偷来洗都不用洗,在衣服上擦几擦就吃起来。包菜偷了来,老叶子喂猪,嫩叶子喂人,中间的粗茎就当水果,把厚皮剐掉,吃里面部分,吃得嘎嘣嘎嘣响,煞是美味。

    ———–哎呀,艾米,你怎么像看见了我小时候在小表姑家的生活情景一样呢?我们偷摘得最多的就是黄瓜、番茄、萝卜,嘿嘿……

    看来岑今妈妈调到的红星中学还不是真正的农村,属于城市郊区的蔬菜生产队,户口也是半农半城市的。真正的农业社,生产队是不会种植蔬菜的,社员的自留地有少量种植,也是偷偷种,怕被说成是资本主义尾巴,不过家家心照不宣,都有种。城郊的蔬菜队经济条件好过农村很多,农村女子要嫁过去才能转换成蔬菜队的户口;而农村的男子要娶了蔬菜队女子户口却不能转换过去。

  7. 评论于:2009-12-01 06:58:57
    借贵地问一下:这里有住在德克萨斯州 休斯敦、达拉斯的兄弟姐妹么?有事想请教一下!如果您在这两个城市,可以给我发个悄悄话吗?谢谢!

  8. 评论于:2009-12-01 07:17:45
    不想再"白吃果子",所以一反常态冒个泡:

    艾米又挂了把枪吧?岑今和她的EX之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离婚?我相信小今的判断,而且短短的几句对话也能感到她的EX似乎旧情未了,但岑今又说他不是没人陪。。。我把自己搞糊涂了。
    看艾米的故事从现在到过去,又从过去回到现在,切换的那么自然,佩服!

  9. 评论于:2009-12-01 07:39:52
    而后来他们结婚时,女孩才十四岁,说明那时的人成熟早,或者社会为“成熟”定的年龄比现在早

    —-Wasn’t it too early to get married at the age of 14?

  10. 评论于:2009-12-01 07:41:30
    她偷的香蕉实在太多了,给这个给那个,总也给不玩,最后一直给到北京毛主席那里去了,毛主席吃了她偷的香蕉,夸奖说:“太好吃了,再给我偷几根来!”
    —-That’s funny!

  11. 评论于:2009-12-01 07:47:20
    这一节依然把我拉回到自己的童年,太传神了!
    记得那时候没有责任到户,所有的庄稼都是生产队的。小孩子到田里割草,顺便都会偷些东西回家,象玉米棒,红薯,麦穗等(那时绝对鲜嫩和环保啊),回家后总被妈妈边煮边数落下次不要啊等等。。。

    我属于胆子比较小的那种,记得有一次,5-6和小孩子来到红薯地割草他们一嘀咕就各自偷起来。我有点害怕就喊“别偷了,别偷了,队长来了”。没有人理会各自都在那挖,就不管了,也偷吧。。。

  12. 评论于:2009-12-01 07:49:51
    哈哈,原来有这么多人有过“偷”的经历?看来乡下对“偷”的概念跟城里不同,对待“小偷”也宽松多了,比较人性化:)

  13. 评论于:2009-12-01 07:52:16
    中国一向崇尚(向往?)“路不拾遗”的社会,但在一个物资极度贫乏,人们生活连温饱都没解决的社会,“路不拾遗”似乎是很难做到的。

    如果那时每家每户都种大量的黄瓜番茄玉米红薯,小孩子干嘛要去偷别人地里的东西?

  14. 评论于:2009-12-01 08:00:33
    但物质生活丰富了,并不等于人们就不偷了。据说中国大陆的很多公厕里,到现在都不提供手纸,原因是手纸一放上去,就被人偷走了。

    我相信现在中国大陆城市里连手纸都买不起的人并不多,至少不是那些偷手纸的人。但在中国,很多人有一种思想,认为拿公家的东西不算偷,公家的嘛,不拿白不拿,你不拿别人会拿。

    有些中国人也把这种思想带到了美国,用公家的复印机印书印材料,大多是趁晚上系里没人的时候,偷偷跑去复印,这样就可以不买书,也不花钱复印。

  15. 评论于:2009-12-01 08:03:52
    偷菜的那个描写太细致了,小时候我也干过这些事。

    包菜偷了来,老叶子喂猪,嫩叶子喂人,中间的粗茎就当水果,把厚皮剐掉,吃里面部分,吃得嘎嘣嘎嘣响,煞是美味。

    中间的粗茎就当水果,这种吃法倒是没试过!

  16. 评论于:2009-12-01 08:18:32
    也许这就是血缘的力量。有血缘关系的人,即使没在一起生活,他们之间仍有一种神秘的牵挂。

    我有一位表妹,他的爸爸回老家时发现自己的初恋离了婚,就抛弃了年幼的她,和妈妈离了婚。之后一直没管过她,是妈妈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把她拉扯大。连她结婚时她爸也没来,也没有给她置办任何嫁妆。我们都说这样的爸爸认他干吗,但表妹还一直给他寄钱。血缘是斩不断的啊!

  17. 评论于:2009-12-01 08:28:54
    “由于她在红星中学的名气是因为“小偷”而打响的,所以她后来无论吃什么玩什么,一律说是偷来的。”哈哈哈, 这个真是没有想到! 太可爱了。 很有意思。 小今也很有意思, 非常有个性的孩子。

  18. 评论于:2009-12-01 08:33:38
    “但在中国,很多人有一种思想,认为拿公家的东西不算偷,公家的嘛,不拿白不拿,你不拿别人会拿。”

    对艾友友的这句话很有感触,某人老叫其当医生的妻子开虚假药条到单位报销,他老妈劝他不要搞这些歪门邪道,我亲耳听他说:“你知道什么?能把公家的钱装到自己的口袋,说明你有本事;把别人私人的钱装到自己口袋,才叫犯法。”这人现在是一大型国企中层干部,混得风生水起。

  19. 评论于:2009-12-01 08:36:18
    夏花尽美,秋声都是新浪艾园过来的吧?欢迎一把。

    江秋水,云清舞, weier99 是新人,欢迎一把。

    隐形的翅膀,zhisha和佳茗都是艾园的“老人”了,回忆往事,很有点唏嘘啊:)

  20. 评论于:2009-12-01 08:39:27
    来美国之前,总以为美国的孩子个个都上大学,几十个州,每个州都有那么多大学,而美国的人不多,那还不个个上大学,一个人上几个大学?

    来了之后才发现美国人离只读到高中的也不少,高中没读完的也有一些。

  21. 评论于:2009-12-01 08:49:41
    可能小孩子不知道什么是苦吧,有人一起玩就好。当孩子王就更有劲了!

  22. 评论于:2009-12-01 09:07:29
    “那还不个个上大学,一个人上几个大学?”
    谢谢黄颜欢迎,你说的太搞笑了。

  23. 评论于:2009-12-01 09:16:59
    回复黄颜的评论:
    谢谢黄颜,说是新人,也不算。心理认为和你们是老朋旧友了。

    我在05年就读过艾米的“温柔”。由于中国美国两地跑太忙了,一直潜水在各地艾园,跟读艾米的作品也跟读跟贴,都是极大的享受。只是最近才注册个名字,便于和大家交流。

  24. 执子之手偕老

    2009-12-02 10:41:57
    执子家的儿子演少年卫国吧:)
    ————
    好的好的,我儿子现在最大的理想就是当演员,正好他现在12、3岁,跟卫国差不多大呢:)我回去让他多干点家务活,培养培养:))
    ————————————-
    博主回复: 2009-12-02 10:43:24
    也多偷点东西,体验生活?:)

  25. 2009-12-02 10:43:22 这段光荣历史,使她成了那帮孩子的头头,再加上她姥爷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恢复了工作,她每年都跟妈妈回省城去看姥姥姥爷,可以带一些水果糖回来,大大巩固了她的领导地位。她那时基本达到了红姐姐在三中十岁以下孩子中的那种地位,也可以呼风唤雨,想孤立谁就孤立谁了。

    ————————————
    这段经历对今今的成长真是太重要了~

  26. 2009-12-02 10:53:59 记不清几岁了,在老家,跟几个大点的小朋友去果园偷苹果,果园很大,用洋槐等树盘起来做围墙的,小孩子就搞一个孔钻进去。

    我一进去不知道是因为第一次看到挂在树上的苹果,还是因为兴奋紧张害怕,那个激动呀,手抖擞着摘一个掉一个,最后好不容易拿了几个跟着小伙伴逃跑—其实也没人追。结果跑到安全的地方,自己手里一个苹果也没有。

    最后是别的小朋友分了两个给我—真好吃呀,又硬又酸又涩!

    我哥更笑人,T恤下摆扎在短裤里,投了桃子放怀里,结果身上又红又痒,还被我妈打了一顿!

  27. 2009-12-02 10:56:17 我回去问问女儿去,我女儿也是那种能沉得住气的,但是不知有没有petal有才华,她演小今应该也行,小伙伴们听她的,很有小头领风范。:)

  28. 执子之手偕老

    2009-12-02 10:59:08 有金牌编剧艾米,有发烧义气知傻+顾问小新、nana,有热心的大小演员,到时候咱想拍的不好都难啊、难啊。

    执子儿子演卫国,艾园美女001演岑今,顺妞妞之女演petal?童童之女演小今童年,南山女儿。。。
    ————
    好注意,再发动几个知傻做投资人,可以算我一个哈

  29. 2009-12-02 11:02:48
    跟涓涓感觉相似,读艾米的故事很像看电影,只要一读,那些人物就在脑子里清清朗朗出现了,人物的对话,一举一动都印象深刻,久久难忘。这几天脑子里还在闪着卫国的画面,比如今今要跟卫国扯平,卫国就天真无邪地展示自己;今今被人欺负时,卫国撞破门板冲出来救今今;最感动的是麻脸女人抓住今今时,卫国大胆地跑出来要那女人放今今。艾米笔下每一个人都这样活灵活现。

    艾米的故事像电影,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是氛围的营造。写不同的时代,文字的味道(我说不清的一种感觉)、哪怕一个不起眼的道具都是那个时代的,都能把人带到那个情境。这一集,首先是一种洋味道,后来写岑今小时候,又是另一种氛围,让我一下子回到了三十年前。

  30. 执子之手偕老

    2009-12-02 11:25:57
    我也来说说我和我妹那时候偷的经历。

    我最郁闷了,小时候没什么吃的,更别说玩具了,有天跑到院子里另一栋楼去玩,看到有户人家门口放着一个大竹匡,里面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一开始认为那些都是这家人不要的,正好看到一块小积木,我就拿了,被几个小伙伴看到,就说我偷别人家的东西,是小偷,后来我放回去了,但他们还一直说,一直到有一天,那家的孩子也跑来说我是小偷,那段时间,我心里负担挺大的,就象世界末日到了一样。

    再说个我妹的,我妹小时候特皮,象男孩,上房爬树没有她不会的,她比我幸运多了,一偷成了英雄的那种。我们院子最早很大,还种了苹果树,枣树,柚子树,后来厅长的小楼就盖在我们院子边上,随便把我们院子的一边划给他家做小别院了,那些枣树,柚子树自然就成他家的了,我们院子里的孩子大人都有点愤愤不平,大人不好说什么,只是回忆以前结果的时候,全院怎么怎么分着吃。听得我们直流口水。正好我们几户人家的厨房是厅长的院子围墙,有家人家的窗户正好没栏杆,从窗户可以爬到厅长家院子里,那天听大人说厅长一家人去北京了,那家人家的孩子比我们都大,就鼓动我妹和另一个女孩爬过去偷柚子和桔子(厅长又在空地上种了两排桔子树),她们放哨。

    我妹她们两人拿着竹高把厅长家的柚子全捅下来,桔子摘了个精光,全院子分着吃了。后来厅长回来,还让儿子专门来我们院子问这事,查看了那家的窗户,大人就解释了,肯定不是我们院子孩子干的,你看都是些小女孩,哪能干这事啊,肯定是别的院子大男孩干的。

    我记得那天我放学回家,正好有点发烧,我妹把欣喜地把我拉到家里,告诉我有好吃的,我一看柚子和桔子就明白了,被她吓得半死,肯定得被爸妈打死不可,让厅长知道还不得抓起来,没想到后来她还成了院子里的英雄了:))

  31. 2009-12-02 11:33:31 毛主席都让今今再偷几根香蕉呢,哈哈

    早上一上班就在忙一件大得不得了的事情啊,结果来艾园晚了。

    我想在电影里出演路人甲或乙啊,请导演给个机会啊:)

    我小时候最向往的事情就是跟那些小孩一起去放牛,然后可以跟他们一起偷点豌豆啊,桃子啊,梨啊。可是我妈小时候不让我放牛,因为我家的牛爱抵人。遗憾啊~~~

  32. 2009-12-02 11:40:22 这集写到农村生活,好有共鸣啊。我小时候放学了要去剥包菜的老菜叶,切碎了是一餐的菜,嫩的球茎是要留着卖钱的。我也削过根茎,去皮后当菜炒,当时是我们难得的美味。至于偷吃的,我姐姐经常干,我胆小,唯一一次学样抓了一把生产队的花生,没走几步又转身扔回去才放心:)

  33. 从容笑看云起

    2009-12-02 11:43:35 老黄怎么不欢迎我! 不过我也是长期潜水不吭气的,偶尔冒泡也是署名新浪网友,主要是知傻群里才女太多,我这个学ABC 的实在上不了台面。(像艾米这样学ABC 又能把中文驾驭的这么好的,不多)

    记得又一次给艾米留言:“我也是射手座的,也是学ABC的,也是锲而不舍地倒追才成功的。”艾米回复:“你就是艾米吧!”太搞了,呵呵。

  34. Sagittarius November 22 - December 21

    Sagittarius, the ninth Sign of the Zodiac, is the home of the wanderers of the Zodiac. It’s not a mindless ramble for these folks, either.

    Sagittarians are truth-seekers, and the best way for them to do this is to hit the road, talk to others and get some answers. Knowledge is key to these folks, since it fuels their broad-minded approach to life. The Sagittarian-born are keenly interested in philosophy and religion, and they find that these disciplines aid their internal quest. At the end of the day, what Sagittarians want most is to know the meaning of life, and if they accomplish this while feeling free and easy, all the better.

    It’s the Archer which represents Sagittarians, although in this case it’s a Centaur (half man, half beast) which is flinging the arrows. Centaurs were the intellectuals of ancient Roman mythology, and Sagittarians are quick to consider themselves their modern-day counterparts. Those born under this Sign are clear thinkers and choose to look at the big picture most of the time. They also like it when others agree with their well-thought-out point of view. The alternative to this, for better or for worse, is a Sag who can become argumentative and blunt. That’s not to say that these folks are intransigent — Archers will listen to what others have to say, in keeping with the Mutable Quality assigned to this Sign. Indeed, Sagittarians are enthusiastic consumers of information (and enthusiastic in general), the better to get the answers they need. It’s also a good idea to give Sags lots of room to explore their world. Once these folks start to feel hemmed in, they’ll become impatient and difficult.

    http://www.astrology.com/allaboutyou/sunsigns/sagittarius.html

  35. 2009-12-02 11:49:24 我小时候和竹马一起偷轮胎,有6成新的破轮胎,然后再去偷东头王裁缝家的大号剪刀(老王是上海裁缝,生活很仔细,借都困难,所以我们就只好……),剪成猴皮筋,马上就能玩。从裤脚一直到头顶,叫升级。我一般升到脖子这一级,就得over,我们院有个厉害角儿,直到头皮,都还活着,羡慕煞老身了。

    还有一次,和我妹偷老爸的酒喝。平时看着老爸有滋有味的喝,以为那必然是个上好的东东,和我们约好,下了第三节课,就往家跑。回去过后,就拿出俩杯子。我妹比我还不知道节约,使劲往杯子里倒,直到大半杯,都不住手。最后,我俩碰了一下,齐呼“干杯”,就干了。

    等我妈中午回家,发现,我们纷纷倒在冰冷的地上。我那被酒精放大的瞳孔,只看见我妈先抱起了我妹,才抱起我,让我们在床上躺会儿。下午,没醒。晚饭,醒来。

    ……我的酒量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七八岁到现在依然没长进,依然是大半杯,就得倒……

  36. 执子之手偕老

    2009-12-02 11:52:43 山楂精神太。。。。太聪明了,有道理,借我个脑子也想不到这些哈。

  37. 执子之手偕老

    2009-12-02 11:58:06 小新,你要笑S我了,我妹偷吃过我姥爷的药,糖衣舔干净,药放回瓶子里,被我爸我妈好一顿训。

  38. 2009-12-02 12:21:20 非常好看的故事,谢谢艾米!

  39.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09-12-02 12:27:05 哈哈,也来八卦一件俺小时候的丑事:

    小时候家里曾经养过一只小黑狗,邻居家父母都是餐馆的大厨师,经常给他们家孩子带些吃的回来,那个小男孩就拿着到街上去显白,俺就唆使小黑狗去咬他,他吓得直哭,俺就告诉他把手里的吃的扔给小狗就行了,完后俺就领着小黑狗去到一个没人的角落,跟小狗分吃抢来的“美味”,后来被哥哥发现,狂扁一顿,强抹了我一身的狗屎!

  40. 2009-12-02 12:51:36 哈哈,此心!我也想讲我小时候(8岁左右吧)偷西红柿一事。过程省略,结果是:等到吓得屁滚尿流地从小河沟里爬上来的时候,发现手里握着的,是一个连个儿都没长成的青柿子,咬一口,苦!涩!至今不忘!

  41. 2009-12-02 12:51:56 小新、执子、此心:
    你们笑s我了:))。我发现那句“小时偷针,大了偷金”大大的不对,你看这些小时偷“针”的同学们,包括我姐小时候,现在是多么的神采飞扬,怎么就我这不敢偷的、身家“清白”的人,经历那么平淡无味呢:))

  42. 2009-12-02 12:54:56
    大家有兴趣说说小时候的“偷”事,我也说说,记得是读二年级的时候,我家在一个乡里(那时叫人民公社),特别眼馋旁边公社食堂的白馒头,馒头蒸好后就放在食堂后的水井边,冒着热气,极其诱惑。那天堂哥(堂哥从小在我家养大)去挑水,我破天荒的跟着去了一回,顺手就擒了一个,当时不敢吃,回家跑房间偷偷的吃。结果被妈妈发现了,被爆打一通PP,还领着我去给了人家3分钱。不知道为什么这事还让同学知道了,让我半年多没抬起头来!

    初中的时候,喜欢吃零食,总到妈妈房间去一个黑瓦罐里拿一种晒的南瓜吃,结果就是过年的时候哥哥姐姐回来就所剩无几了,妈妈发现后,准备了8个一样的黑瓦罐(可不都是装着吃的,只有一个是装着吃的)放那,等着我这只小老鼠去偷吃。结果有一次我伸手去黑瓦罐里拿吃的,里面却装的是菜油,结果整个手都油乎乎的。现在想着还有点恶心。真事!!!!

  43. 执子之手偕老

    2009-12-02 13:33:41 我猜Michael可能是小今的竹马,卫国和今今因为搬家失去了联系,小今也搬家;今今爸是右派,今今妈又提防军代表,而Michael爸爸性犯罪。Michael没读书,估计卫国后来也没读很多书。两条线晖映着。

    这个拍出来一定很好看,艾米这次悠着点,别把影视权一下就给别人了,想想山楂树,有点替艾米叫亏:))

  44. 2009-12-02 14:09:19 小时候赶上秋收,那日子也太美了,在地拔一个大坑,弄一堆黄豆干秧,用火点上,烧点玉米,红薯,反正是烧的生不烂熟就往嘴里塞,那叫一个香呀!

  45. 2009-12-02 14:35:35
    今天从故事到跟帖都让俺捧腹!!!!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小时候也偷过东西,上幼儿园的时候,幼儿园老师家的小孩天天在教室吃油条,把我给馋的啊!!!!!!!!!!!!!!终于有一天忍不住,趁着教室没人,把人家吃剩的半根油条给偷吃了!!!提心吊胆好几天!不过半根油条的味道真好啊!!

  46. 2009-12-02 14:36:21 笑s 我了,我有办公室里气捂着嘴笑得浑身乱颤。执子小新此心真是太高了:)

    我小时候也和小伙伴们去偷过茄子地瓜(红薯?)吃,因为伙伴们说这些都能生着吃,我没吃过所以就跟着去了,地瓜还行,可茄子不好吃:(

    不过此行有个收获,就是我发现路边的草窝里有鸭蛋鹅蛋,听说都是别人家的鸭和鹅跑出来下的。

    后来我无意中看到邻居家的狗窝里有鸭子跑出来,那个狗窝里都是干草,于是我灵光一闪:那鸭子一定是去狗窝里下蛋了!于是我侦察了一番,趁人狗都不在的时候,悄悄地爬进狗窝,哇!!!竟然鸡蛋鸭蛋鹅蛋都有,共计七八个之多!我小心翼翼用衣服兜住爬到狗洞口,四处瞅瞅没发现什么情况,就无比欣喜的跑回家里去邀功了,我妈问这都是从哪儿来的?我如实告之,被说了一顿,以后就再没干过这事儿了,也是怕正偷着蛋狗回来了堵我个现形,那还不得把我咬开花儿了:)不过那几个蛋都进我肚了:)

  47. 2009-12-02 14:52:26 我就不信了,这贴咋死活贴不上来。

    我也说说我小时候的“偷事”。我在家里是老大,妈妈总说我从小就主意大,就爱臭美。自己想做的事,想买的东西,几匹马都拉不回来,更何况她这一个老妈了。

    读初中的时候,喜欢了一件白色的沙沙的漂亮衣服,前面挂的项链之多、之长绝不亚于二十几年后某瓜的项链(看过艾园qq群中某瓜照片的有共鸣。)看来我那时的穿衣品位都胜过现在的某瓜。言归正传,为了这件衣服,我日思夜想,实在无法通过正当理由从老妈那里骗到钱,只好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翻妈妈的包,拿了那件衣服的价格标识金钱数目(6.8元),多一毛都没拿。第二天就火急火燎的跑到集上买,当时有六个同学一起去买的,一模一样的(不知道她们是如何拿到钱的),这件衣服买回后只好白天在学校穿,晚上放学回家的时候去厕所换回来。那时候俺读初一,12岁。

  48. 2009-12-02 14:52:36 又提到了小今的爸爸,人还没出现提到了好几次呢,真让我期待。。。

  49. 执子之手偕老

    2009-12-02 14:57:02 nana,你的经历很有趣哈,我小时候最喜欢去鸡窝里拾鸡蛋了,象拾宝一样。

  50. 2009-12-02 14:58:37
    我小时候也偷过东西。每年的大年初一我们家都要上坟,一路上会经过很多土,有的种了粮食有的没种,但都是被承包了的,有人管。表哥表姐告诉我那些没人种的土里面有鸡腿,我们可以走在大人的前面,悄悄的去偷。我很好奇,地里面怎么会有鸡腿?不管了,那可是鸡腿啊!诱惑那是何等的大!先去了再说。于是就屁颠屁颠的跟着他们去了。到了目的地,大家分工合作,我负责放哨,他们负责干活。提心吊胆,辛辛苦苦的努力一番,随着表哥的一声“找到了”,我两眼放光的飞奔过去。去了才知道,所谓的鸡腿不过是长在土里类似于树根的一种植物,(我至今都还没搞清楚那是什么)因为外形和鸡腿相似,所以光荣的被表哥表姐命名为“鸡腿 ”!

  51. 2009-12-02 15:04:53 好,执子,等着,到时候咱们儿子都可以演老三、黄颜了。咱们就只能演静秋妈,江老师和太奶奶了。

    我的偷事还没贴完,接着贴,那句话不对了,我再审核一下:

    偷妈妈钱的这唯一一次经历,被妈妈发现后暴揍一顿,感觉穿上那件衣服也没那么美了。老妈咋就那么灵光啊,一点也不糊涂,钱数咋就记那么清楚呢。现在问妈妈,她说:我拢共就那点钱,还禁得住你偷啊,我当然记得清楚。

    再后来,再也没有偷过妈妈的钱。但爸爸的钱偷过几次,一般会拿5~10元,绝不多拿。是碰到自己特别渴望的东西想买不可得的时候就去偷爸爸的钱。不知道是爸爸从来没发现过,还是发现了也不打骂我(反正我长到这三十几岁了,爸爸从没打过我,也没有骂过我)。我们家妈妈是严厉的,爸爸是和蔼的。到现在仍是。

    现在问爸爸,我偷你的钱,你知道吗?你咋不打我?你不怕我小时偷针,大了偷金吗?(何况我小时候就偷的是金啊)。爸爸:我知道你拿了我的钱,我不想说,更不舍得打你,你拿爸爸的钱,说明你想要买你喜欢的东西了,不是多大的错,就装作不知道算了。我相信我女儿,绝对不会偷人家的钱去,不用打。原来这样啊,才有了我的几次得手。向xxx保证,俺长大后再也没偷过爸爸妈妈的钱了,更没有偷过其它任何人的钱。现在都是俺给父母钱,是俺们村有名的大孝顺,乖乖女。 并且是一良民。呵呵。

  52. 2009-12-02 15:14:32 今天真热闹,个个都说自己小时候的“小偷”史,笑S我了

    其实我也试过,不过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没偷成。话说:大概是我上二年级时,有次到邻居家玩到人家吃饭,打算回家,在经过客厅时看见一瓶药膏,我就想:要是我拿回家有没有人发觉呢?然后就拿到手里。但又转念一想:我拿来有什么用呢?如果被邻居发现我偷了,我还好意思到她家玩吗?随即我就放下了,当时还不断用衣服擦双手,觉得自己好脏。:)

    看来很多小朋友有时偷东西都不是真想“偷”,只是没意识到这叫“偷”而已:)

  53. 2009-12-02 15:29:43 —这一集信息好多啊!我理了一下,做如下几个猜测:
    1、岑今到红星中学之后改了名,这使得卫国找她遇到了困难,不过,后来还是找到了。可是妈妈不喜欢卫国,或者卫国那边也有人不喜欢今今,把他们拆散了。—依据是她说“岂不就像有人拆开她和卫国一样吗?”
    2、岑今出国后又遇到或者和卫国联系上了,但是卫国回国了(或者是一直在国内),尽管想和卫国在一起,国内也有不错的发展机会,为了女儿,她还是留在了美国。—依据是文中说“为女儿牺牲了爱情、也牺牲了回国发展的机会”。
    3、小今目前还没有竹马,但是在爸爸那里遇到了。—依据是小今和妈妈的对话,以及岑今放宽了“竹马青梅”的尺度。
    4、小今目前还没有竹马,但后来发现是Michael 。—依据她和他一直在联系。而且,虽然他们现在没有约会,但不代表以后没有。

  54. 2009-12-02 15:43:13 大家都在回忆小时候“偷”东西的经历,真有意思啊。可惜我胆子太小了,没有这么“惊心”的故事。不过倒是想起一件表妹带着弟弟偷羊奶的事儿。

    小时候我们几个孩子都在姥姥家里呆着。姥姥家有个邻居,我们都叫他崔大舅。为了给体弱的女儿补充营养,崔大舅家养了几只羊。除了自家女儿喝,多余羊奶的还装到玻璃瓶里卖给邻居。因此,每天早上他们家的窗户外面总是摆着一排装满了羊奶的瓶子。

    有一次姥姥病了,表妹带着弟弟偷偷潜入崔大舅家的院子,从每个瓶子里倒出一点儿来,凑满了一瓶羊奶给姥姥。还跟姥姥说这是崔大舅给的。
    后来这事儿怎么处理的我忘记了,就是每次想起来都很感叹于表妹的孝顺、大胆和小聪明,要知道那时候她才只有5岁,还是虚岁。

  55. 雪浪风涛惊旅梦

    2009-12-02 16:35:36 本来感冒难受的要命,结果看到今今给小伙伴说香蕉的事情,不由的嘿嘿笑呢。

    看好多人回忆小时侯的趣事,再想想自己上小学时的一些淘气事情,忍不住一直乐!

  56. 2009-12-02 16:43:13 我从小胆子比较小,但有一个很好的朋友,胆子非常大,性格象男孩子.

    记得那是冬天,我们都穿着厚厚的棉袄,在去上学的路上,经过一户人家的院子,我朋友偷偷翻进去偷了两个鸡蛋,然后放在她的棉袄袋袋里. 后来,在课间休息的时候,她可能把这事给忘,还象平时一样跟一帮男同学疯玩,直到有人发觉有腥味,我朋友才一下惊醒,一手挖出压烂的鸡蛋:)

  57. 2009-12-02 16:51:08 艾园今天是群英会啊!醉酒的小新让我想起了蟠桃大会偷吃的孙猴子:) 此心有真正的狗仔队历史久远矣…再夸夸最有个性的——从容笑看云起,一连三个我也是!射手座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呵呵

  58. 2009-12-02 16:51:53 还是我那朋友,我觉得她真的非常神奇.

    那是在幼儿园,那个时候有2个女老师一块给我们上课,一个姓蔡,一个姓卢. 一天,蔡老师给卢老师带来了2个饼,非常高级,好象是从国外带回来的,饼是放在一个布包里的,而包是高高地挂在墙上的.

    我记得,那天两个老师趁我们午睡的时候还在讨论这两个饼.可是等我们午睡醒来后不久,蔡老师就惊呼:饼怎么不见了? 是我朋友偷的,因为她后来也分我吃了:)

  59. 2009-12-02 17:01:46 可爱的岑今啊,东西都送给毛主席了,呵呵。

  60. 2009-12-02 17:07:02 哈哈,报名报名我家阿宝12岁,1.7米的瘦高个,标准的甜妹子给派个角色吧。

    2009-12-02 17:20:01 初中时的班主任很年轻,经常带我们全班去苗圃背英语单词,那时候流行军挎(绿色帆布军用背包),里面放两本书,踩着单车浩浩荡荡奔向苗圃,老师同管理员打过招呼后,我们就一群麻雀钻进了树林,哈哈苹果树、梨树等等(只认识这两种)。一开始每个人还像模像样的,拿着书念念有词,没多久分散开来,青色的果子就藏进包里,偷咬一口酸涩难忍,~~~回去的路上,就有了弹药~~~

  61. 2009-12-02 17:26:06 我小时候有一次偷看妈妈的存折,上面是1500,我和妹妹惊叹,老天爷啊,妈妈原来有这么多钱藏着不给我们买好吃的啊,然后和妹妹畅想了一下所有平时不敢想的吃的玩的,准备妈妈下班回家跟她摊牌,等到睡了两个小觉醒来,妈妈下晚自习,我和妹妹严肃地提出要求,妈妈先是困惑然后大笑,笑到眼泪哗哗,然后把存折拿出来给我们看,告诉我们:“看清楚喽,这是十五元零角零分!”

  62. 2009-12-02 17:42:25 小时候路过田地,总能看到有同学去菜地里拿吃的,茄子、白菜、红薯、胡萝卜、玉米杆……从土里拔出来或是摘下来就吃,连土都不蹭掉,嘿嘿,最初是不知道那就是偷,以为都可以拿的,后来看到居然有大人追,才醒悟!迟钝嘀很!

    自己偷过表姐的一盘磁带,卡朋特的,事后煎熬到不能忍受,自己招了:(

  63. 2009-12-02 20:07:42 今儿艾园真是热闹呀!又拍电影又讲各自的“光荣史”的!哈哈

    我也有“光荣史”,是和哥哥姐姐一起偷菜园的黄瓜,柿子,我最爱掏白菜心啦,把手伸里真是凉爽啊!

  64. 2009-12-02 21:28:50 艾园人气真高,象开大会,你一言我一语的,大家都很兴奋呀!

    本人是有贼心没贼胆的“小老鼠”,跟在哥哥后头望过风,属于“从犯”:)

  65. 评论于:2009-12-02 13:08:32
    主贴精彩,回帖也精彩!笑疼肚皮了

    对斤斤有隐隐担忧,小孩子不懂得社会复杂,会被人利用作文章的。不知今今妈妈对女儿的这个动向了不了解。。。

    不过,生命是一种体验啊。。。至少今今有一段快乐无邪的童年了。同意网友说的,这是她成长过程中很重要的一段:自信,开朗。。。这些性格在这时得到了发展。以后面对生活,这是她力量的源泉。

  66. 评论于:2009-12-02 16:13:38
    好久没来。。。内疚ING。上来吆喝一声,昨天终于生了老二,八磅,十九英寸,也是小胖墩,现在可好,小猪小牛都到齐啦。。。 :)

  67. 评论于:2009-12-02 16:34:19
    回复asalways的评论:
    昨天刚生,今天就上网了?这个妈妈好厉害啊!恭喜恭喜啊,以后就是三个帅哥众星捧月了:)

  68. 我是一片云

    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环境,对偷的容忍度都不相同。甚至其含义都发生了天翻天覆地的变化。
    记得大人讲,“天干”(上世纪六十年代)年辰,全中国人民都吃集体食堂。吃不饱饭,实在饿得不行,见什么偷什么,只要能充饥。
    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年代,城里的知青到农村,吃不饱饭,更没有什么油水,一些胆大的知青就顺手牵羊、偷鸡摸狗。
    现在,又有N多的人网上偷菜成风。只不过此偷非彼偷。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