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竹马青梅(20)

   (艾园美人004. 知者请保密,不知可乱猜)

每次妈妈咬牙切齿痛骂军代表的时候,岑今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军代表的儿子—卫国,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当二级工三级工了?还是打仗牺牲了? 

当她想到他当了工人的时候,眼前总是浮现出那个夏天那个工厂的锅炉房,不同的是,卫国已经是那些工人中的一员,赤裸着上身,脖子上搭一条脏乎乎的毛巾,脸上糊着很多炭黑,看不清面容,手里拿着一把铁锹,懒洋洋地走到煤堆旁,铲起一锹煤块,懒洋洋地走到锅炉门前,往里一扔。

循环往复,直到退休。

不知道现在的孩子还会不会去工厂锅炉房要冰吃?恐怕不会了,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手里钱多了,到处都能买到冰棒吃了,而且都是高级的,比那硬邦邦的冰块好吃多了,那种硬冰块,可能就是冷水加色素和糖精做出来的,除了甜味,没别的味道。

她觉得卫国参军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因为他爸爸就是军人,他自己也从小就想当兵。如果他参了军,不知道会是什么兵种?打仗了没有?立功了没有?

那段时间,打仗的机会不多,好像就一个对越自卫反击战,着实让她激动了一阵,总觉得过几天就有人给她送军功章来,神色凝重地告诉她:“我沉痛地通知你:卫国同志在自卫反击战中光荣牺牲,这是他的军功章,遵照他的生前遗嘱,我们将这枚军功章交给你保存。”

她听说参加自卫反击战的解放军,在上前线之前,都要照好遗像,写好遗书,以防万一。她能想象得出卫国低着头写遗书的样子,但她不知道他现在长成了什么样,所以当她想到他的遗像的时候,眼前总是浮现出军代表的样子来。

她想象自己接到卫国的军功章和遗物,应该昏厥过去,像妈妈听到爸爸跳水库的消息时一样。如果听到卫国牺牲的消息,而她没昏过去,那就太不像话了。她很担心自己不是昏厥型体质,因为她从来没昏厥过。

一直到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很久了,也没谁给她送军功章来,她不知道是因为卫国没牺牲,还是他在遗嘱里把军功章许给别人了。毕竟他对她的那个诺言是若干年前许下的,过去了这么多年,他哪里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的诺言?

有时她觉得他可能没牺牲,只是受伤了,像那个徐良一样,坐在轮椅上,唱《血染的风采》。她觉得自己一定不会嫌弃他是残疾人,会不顾一切地跑到他身边去,跟他结婚,那该是多么浪漫啊!

后来她想起好像有“独子不当兵”的说法,而卫国似乎是个独子,那他应该不能当兵,所以也就不会牺牲。

那他到底在干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他应该在E市什么地方生活,大概是因为她对他的记忆,都是在E市发生的,所以她一想起卫国,背景就总是E市。

有好几次,她都想回E市去玩,但爸爸妈妈都没兴趣:“去那里干什么?”

爸爸说:“我真是没脸回到那里去,我到现在都没恢复公职,那就等于三中对我的处理是对的,我跑那里去干什么?惹人笑话。”

她说:“去那里看看嘛,那不是你们定情的地方吗?”

妈妈说:“什么定情不定情的,你爸爸那时如果不是被下放到那个鬼地方,他能看得上我?”

爸爸慌了,急忙申辩:“今芬,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难道我是那种人?”

妈妈不依不饶:“你怎么不是那种人?你在省城的时候,注意到我了吗?”

“我—”

“别‘我我我’了—你当我是个傻瓜,什么都看不出来?只能说我那时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上了你的当,根本不知道你在乡下还有个老婆—”

“你看你,又把这事拿出来敲打我,我—我—这么多年—还没—赎清我的罪过?”

爸爸妈妈这样斗嘴,令她很担心,怕斗来斗去把感情斗生分了,赶快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好,无事生非,E市那破地方,不去就不去吧,别为这事伤了和气。”

妈妈似乎知道她想去E市是因为卫国的缘故,所以总忘不了把卫国也敲打几句:“不知道那个卫国改了那些毛病没有,如果改了,倒也是个挺不错的人,挺仗义的。但是小偷小摸这种事,恐怕是改不掉的,小时偷针,长大偷金—”

她替卫国打抱不平:“我觉得他是受了他爸爸的影响,他爸爸小时候偷地主的玉米,被抓住了,要送到官府去审判坐牢,他爸爸逃出来,参了军,成了英雄,当了军官。有这么成功的榜样在身边,他怎么会不偷呢?”

“但是—那怎么相同呢?”

“有什么不相同?要说不同,他比他爸爸更高尚,不是偷了自己吃,而是因为我要吃香蕉他才去—拿的—”

“他何止偷那一次啊?他自己都说过了,他爸爸早就叫他别再偷了,再偷就不要他了,那说明他以前就有偷摸习惯。”

“那肯定也是因为哪个小孩想吃什么—”

“想吃就去偷?你说的那些黄瓜啊,西红柿啊,玉米啊,不都是他偷的?那也是因为你要吃?”

“他每次都给我吃了的。”

“但不是因为你要吃他才去偷的啊。肯定是他养成了小偷小摸的习惯,看到能吃的东西就顺手牵羊摘一个,摘了自己又不想吃,就拿来给你吃—”

“才不是呢,他自己也很想吃的,他是看我小,让着我吃的。”

“想想就后怕,那些东西都是直接从农民地里摘来就给你吃的,上面不知道洒了多少农药,多少大粪,如果把你吃死了,还不就这么去了?叫他抵命也抵不回我的女儿来。”

她笑嘻嘻地说:“我自己也偷吃了很多地里的东西,也没吃死嘛。要说小偷小摸,我比他好不到哪里去,我小时候也小偷小摸,难道我现在还是小偷?”

妈妈咕噜说:“你跟他不同嘛,红星中学那种地方,偷窃成风,你能不受到影响?”

“那说不定卫国以前也是呆在一个偷窃成风的地方呢?”

妈妈辩不过她了,就耍赖:“反正我的女儿跟卫国不同。”

她也以一个玩笑结束战斗:“那当然不同啰,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嘛—”

在她妈妈看来,军代表一家就是她家的仇人,但在她看来,军代表一家是她家的恩人,军代表从水库里救起了爸爸,卫国从溪沟里救起了她,那都是救命之恩啊。

妈妈不同意:“什么恩人?他们父子俩都是先害人,再救人,功过抵消,过大于功。”

“怎么是先害人,再救人?”

“怎么不是呢?军代表如果不是为了自己那些见不得人的私心,死整你爸爸,你爸爸怎么会去跳水库呢?他逼得你爸爸跳水库了,他又跑去救起你爸爸,这能算救命之恩?”

“他整爸爸的时候也不见得就能预料爸爸会跳水库,他救爸爸的时候也许根本就不知道那是爸爸。”

“是啊,那不更说明他并不是去救你爸爸的吗?他要是知道那是你爸爸,说不定救都不救了。”

每次说到这份上,她就尽量不跟妈妈争论,已经过去了的事情,又都是猜测和假设,有什么好争的?争来争去,也没个裁判可以裁定谁是谁非,反而把母女关系争坏了。

她放过军代表,只说卫国:“但是卫国怎么是先害人,后救人呢?”

“他不把你带到那个溪沟里去,你会被水冲走?如果那溪沟深一点,水流得急一点,他下去得慢一点,或者他力气小一点,你就被淹死了。”

“但是他带我去的时候,怎么会预料到溪沟里会涨水呢?”

“他根本就不该带你乱跑。”

“那次不是你叫他带我出去玩,玩到五点再回来的吗?”

“但我没叫他带你去溪沟边玩啊!”

她笑笑,不置可否,知道她越反驳,妈妈就会越坚持。

但她知道,虽然妈妈嘴里会坚持抬杠不松口,但心里还是慢慢松动了的,因为凡是她们争论过的事,她妈妈后来就很少再提,既不再提自己的观点,也不重复她的观点,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只有一点,妈妈从来没改变过,那就是卫国的不爱读书,不爱学习。

妈妈说:“我们跟军代表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家庭,他们是那种工农兵家庭,天生不是搞学习的料,你看那个卫国,从小就不爱学习,成天在外面打架闹事。而我们的家庭,祖祖辈辈都是做学问的,天生就爱学习,会学习。遇到文革那种时代,就该卫国那种不爱学习的人风光,因为他们出身好。但到了今天这种讲成绩的年代,卫国那种家庭就跟不上趟了—”

“工农兵家庭的人就不会学习?”

“当然啦,你看看恢复高考后那两三届大学生,该有多少是地主富农资本家的子女啊!为什么?因为他们的家庭就是读书人的家庭—”

“地主富农资本家就是读书人家庭?”

“是啊,既然他们能被打成地主富农资本家,说明他们在旧社会是有钱的人,他们就能送孩子上大学,受教育。而那些工农兵在旧社会哪里有钱送孩子读书?越穷越没钱读书,越不读书就越穷。”

“也不是每个工农兵家庭的孩子读书都不行。”

“当然不是每一个,但卫国肯定是其中一个。如果现在让你跟卫国一个班读书,我负责你是尖子,他是尾巴—”

在这一点上,她无法说服妈妈。她跟卫国一起玩的时候,她还没读书,那时也不讲成绩,谁成绩好谁白专,所以即便卫国成绩不好,她也不知道究竟是他读书不行,还是他不愿意读书。

她读书时成绩是很好的,尤其是文科,又尤其是写作,大概继承了岑家的写作基因,上学时一直是语文课代表,作文更是深得老师喜爱,总是拿来做范文。参加过几次作文比赛,大赛小赛都是一等奖。

但高中阶段选择文理科的时候,她父母坚决主张她学理科,说学文科不光没出息,还挺危险,爱惹祸。

她很不以为然:“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怕文字惹祸?”

妈妈教训说:“你以为现在拨乱反正,就真的拨乱反正了?你只要把你爸爸的情况看看,就知道中国社会对文人是个什么态度,一向就是压在最底层的,给你最少的工资,最不可能建功立业的工作,但对你有最高的要求,要你文如其人,要你为人师表。一旦出了什么不好的事,全都是文人的一支笔造成的。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到文革的打倒臭老九,哪届政府都是拿知识分子开刀—”

“学理科不也是知识分子吗?”

“学理科是知识分子,但学理科的哪届政府都需要,没学理科的知识分子,怎么实现四个现代化?但学文科的就不同,你又不能造出火箭来,你还要写些东西影射政府,政府把你整死了,也不影响卫星上天,还少些麻烦。”

爸爸说:“写作是条不归路,写得出来,写不出来,都是苦。很多文人最后都是自杀身亡,为什么?才思枯竭,写不出来了—”

于是她进了理科班。

理科她也学得挺好,但总觉得不是自己最拿手的,本科她只进了省里最好的大学,研究生才考来G大,总算扬眉吐气。

不过她对自己的专业并没有多大兴趣,她考研究生,完全是因为无聊,本科毕业分到一个大学教书,没男朋友,生活很没意思,于是考个研究生玩玩,也好让大家知道她不是找不到男朋友,而是忙着考研究生,没时间找男朋友。不仅如此,她那时也挺相信妈妈的话,以为读个研究生,可以拓宽她找对象的范围。

她可以理解妈妈对军代表的仇恨,但她比妈妈平静得多,恨军代表又有什么用?那个年代的人,谁不是被愚弄得颠颠倒倒的?

至于军代表在处理爸爸的问题时,有没有掺杂个人感情在里面,她就不知道了。她相信军代表还是真心喜欢妈妈的,但如果爸爸没那个小辫子在那里,军代表也不会编造一个出来,把爸爸整到乡下去。如果爸爸是军代表的亲戚,大概军代表就可以对外调结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根本就不会派人去外调爸爸了。

历史就是由无数个巧合组成的,个人历史是这样,国家历史也是这样。

而历史又是唯一不能回头重来的东西,发生了就发生了,可以算账,可以奖惩,但不能重新来过。

她不知道妈妈这些年是没找到军代表,还是找到了不愿意告诉她,怕她跟卫国联系上了。但她知道,如果她找到卫国了,肯定不会告诉妈妈。

26 responses to “艾米:竹马青梅(20)

  1. 沙发? 难以置信.:)

  2. 2009-12-08 08:29:37 坐下,慢慢享受!

  3.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09-12-08 08:48:50 变成板凳啦!

  4.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09-12-08 08:53:04 学文科不光没出息,还挺危险,爱惹祸
    --尤其在那个年代,的确是这样啊!

    我有时就后悔自己没有学理,导致没有一技之长可以傍身呢.

  5. 2009-12-08 08:53:58 当时擅长文科又报考理科的人,大多是心有余悸。很真实的,看来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是几个人,而是一类人。

  6. 2009-12-08 09:17:42 文理可选择方面真是这样啊。

    现在大家还有一些重理轻文的现象,但已比但那时候好多了。我们同事让她们儿子选择专业的时候,也说要理工,说是要有一技之长。呵呵

    今今在读研之前都没有碰到卫国啊,这一别将近20年。真不知道他们哪年才能相遇。感叹。

  7. 2009-12-08 09:25:24 虽然觉得卫国那时挺仗义的,但还是理解妈妈的心理。在妈妈的心目中,卫国和今今确实是两种出生的人。但妈妈心里肯定对卫国那时的仗义也是认同的,虽然不喜欢卫国的小偷小摸。
    从这一集最后来看,今今应该最后找到卫国了,但有可能卫国已经结婚了,毕竟卫国大今今6、7岁,今今都上研究生了,卫国也已经30多岁了吧。

  8. 2009-12-08 09:27:29 看来岑今的妈妈对卫国的印象还是没有好转。虽然有些事自觉理亏,心里有些松动,但嘴上还是那么坚持,特别是在提到军代表的时候。

  9. 2009-12-08 09:38:48 “她想象自己接到卫国的军功章和遗物,应该昏厥过去,像妈妈听到爸爸跳水库的消息时一样。如果听到卫国牺牲的消息,而她没昏过去,那就太不像话了。”

    今今和卫国分开应该很长时间了,卫国在今今心目中的地位居然有这么重要?

  10. 2009-12-08 09:54:09 可能今今和卫国重逢的时候,卫国已经结婚了。(也许下集或大下集?)
    因为艾友友说‘往事只能回味’那首歌马上就用得上了,我想可能是用来表达今今心情的。

  11. 海滨城市sea:

    2009-12-08 10:34:13 根据本集看,应该是进入八十年代了。痛苦的年代终于渐渐远去,接下来是不是要等着卫国的出场了?期待今今与卫国的重逢,但他们的生活应是有着很大的不同!

    博主回复:

  12. 2009-12-08 13:57:33 那个年代学文确实是个灾难,可现在学文似乎又无一技之长。大抵学什么好,都要跟个时代吧。

    今今跟卫国的重逢,估计无故事,两人天隔一方的遥远,家庭环境的不同,童年的只是梦而已。

  13. 2009-12-08 15:08:47 想起上一节里面的这些话:

    每逢这种时候,妈妈就会想起军代表,总是恨恨地说:“该死的军代表!都是因为他,你爸爸才落到这步田地!如果我找到他 — ”

    “我不杀他,但是 — 我也不让他好过!”

    从这些话来看,妈妈就算找到了军代表还是很难办,因为她没有一个确定的办法,所以狠话说得不硬气。

  14. 2009-12-08 18:35:56 今今和妈妈论理时,妈妈没有拿家长威风对今今压服,来个什么“我不管你了”之类的撒手锏吓唬今今,让今今屈服,反而在自己理由不充分时显得有点吃瘪,很可爱,哈哈!

  15. 2009-12-08 18:45:31 我猜军代表后来因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被新形势整得生活困难,万念俱灰,在街上摆摊卖瓜子儿补贴家用,忽然巧遇今今母女,于是今今又见到了卫国,卫国已是个孩儿他爸了,是家里的顶梁柱,正在为孩子忙前忙后,今今可能不免怅然若失。

  16. 2009-12-08 20:23:00 “她想象自己接到卫国的军功章和遗物,应该昏厥过去,
    我想起我小时候极端委屈时,就想着要是也能像电影上那样,一下子昏厥过去就好了,那样他们就不会逼我,训我。只可惜总也不会昏厥。每次都好好的,觉得特别失望。

  17. 2009-12-08 20:41:06 关于艾友友的第一个提问,下集就揭晓了,请大家抓紧时间猜,猜中有奖。

    如果猜的是“其他”,要说出重逢方式才算猜中。

  18. 2009-12-09 09:26:22 生活环境对人的改变是巨大的,也许重逢后今今和卫国都有再续前缘的良好愿望,但是20年不同的生活道路会导致他们对很多事物不同的认识,有时甚至会截然相反,那种相依为靠的感觉再也回不到从前。–

  19. 2009-12-09 10:21:01 有个谜底一直没揭晓。

    就是妈妈那次让卫国带着今今出去玩,到5点再回来。

    博主回复: 2009-12-09 10:25:37
    已经揭晓了,因为那天学校要开公判大会。

  20. 2009-12-09 11:14:21 抱歉抱歉,又翻了前面的,发现自己真是个晃晃儿。—–谢谢艾米!

  21. 妈妈跟今今斗嘴很有趣,让偶想起小时候跟老妈斗嘴了~
    “因为凡是她们争论过的事,她妈妈后来就很少再提,既不再提自己的观点,也不重复她的观点,就这么烟消云散了。”——偶老妈也这样:)

  22. 新浪把我跟在”艾友友:总有一句雷倒你(3)”下面的好不容易敲出来的答案删掉了, 晕!
    幸好剪贴板里还有, 就copy到这里吧.

    试一下,( 咱英语水瓶有根线, 只能看出一些比较明显的错误):

    “I disagree you the point inside ” 应该是’I disagree with you on the point inside ‘ (disagree是不及物动词)

    ” Those pillows are very nice. ” 好像这样更好: ” Those pillows look very nice. ”
    “What did you put inside? ” 说成 “What did you put inside them? ” 更明确
    ” But I don’t like that brown skin” 应该沿用复数 ” But I don’t like those brown skins”?

    “You make me laugh always!!!” 是不是 “You always make me laugh!!!”

    “Let’s speak in Chinglish” 应为 “Let’s speak Chinglish”

    “If I had no great confidence” 是不是 “If I had no strong confidence”
    “I wouldn’t give any adivce.” 应为 “I wouldn’t have given any advice.” (这里是虚拟语气,理应用过去完成时)

    ” MM are in Ca?” 应为 “MM is in Ca?”? 这种Chinglish不知道有没有语法? :)

    “This is something women’s brain, not in reality.” 是不是想说 “This is something in women’s brain, not in reality.”

    “It’s quite common to see some women use their 狐媚 GongFu to make men work for them.” 改成 “It’s quite common to see some women using their 狐媚 GongFu to make men work for them.” (see somebody doing something, 作为宾语, 应用动名词)
    “As long as the woman’s husband or the man’s wife don’t find out; or the man don’t feel being used, then that’s nobody’s business :))” 里面的don’t 应改为 doesn’t, 对应主语的单数.
    还有, 上面用的是复数, 这里突然用单数,有点不知所指.

  23. 她不知道妈妈这些年是没找到军代表,还是找到了不愿意告诉她,怕她跟卫国联系上了。但她知道,如果她找到卫国了,肯定不会告诉妈妈。

    ——看来妈妈是太知道女儿的心思了,
    而女儿也完全会采取不告诉的办法,真的是“母女连心”哦……

  24. 重温。今今与妈妈的对话很有意思。今今妈妈对爸爸的感情,从热烈的不管不顾地执着追随,虽然经历残酷地折磨,仍然不离不弃。即使埋怨,也只带着醋味的抱怨。但是,今今妈妈对于女儿的感情,就采取防患于未然,担心女儿把小时候的感情转化为爱情,从小偷小摸的品行到不爱学习、学习不好等方面贬低卫国,预防女儿对卫国萌生爱意。殊不知女儿早已继承妈妈对爱情的始终不渝。

  25. 我是一片云

    高考填志愿选择什么专业?在中国好像一直都与就业息息相关,与个人兴趣相关度不大。不知道我父亲本人是医生还是什么原因,尽管他当医生很辛苦,但他仍然要求我们选择学医,坚决不准学文。其理由就是搞文的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得罪了当权者,轻则“凉拌”,重则“右派”。而学医就不同了,无论什么朝代,人吃了五谷杂粮都会生病,缺不了医生,谋生不成问题。

  26. 小飞马 评论于:2009-12-08 07:47:58 [回复评论] 删除

    最近忙好久没冒泡了。我猜卫国和今今在医院里相逢,一种可能是卫国离开今今后为了有出息好来看今今,一改以前不爱读书的毛病,考上了医学院,成了医生,正好碰上给今今爸爸看病开药;二是他在路上见义勇为受伤了,被送到医院正好碰上今今陪爸爸来看病;三是卫国陪爸爸看病,两代人重逢,悲喜交集。而且是卫国一眼就认出了长大的今今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