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竹马青梅(22)

从那之后,“马哲”课就成了岑今最喜欢最盼望的课。

好不容易等到了下一次上“马哲”课,她没好意思跑到前排去坐,怕同学看出破绽,也怕尹老师笑话她。她还是坐在最后,但她的眼睛一刻也没离开她的尹老师,她张着耳朵听,但听的不是他讲课的内容,而是他的声音,成了她胡思乱想的伴奏音乐。她盯着他看,觉得他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么迷人。

他的一切都变了,但所有陌生的东西里都有一种熟悉的味道。他长高了,长大了,长壮了,不再是瘦精精的,但他的手指还是属于修长的那种,让她回忆起他当年的瘦。他的声音变低沉了,宽厚了,完全没有小男孩的稚嫩,但他还是喜欢说“我什么不知道?”,也让她想起小的时候,他经常神气活现地来这么一句。

她觉得他讲课的时候也不时地向她坐的地方望过来,但她没把握两个人的视线触碰过没有。她觉得她近视的程度正好,既不是看不清他的外貌,又不是把一切瑕疵尽收眼底,就那么半清晰半朦胧的,使他显得完美无缺。

下课之后,她没从教室后门出去,而是往讲台的方向走,希望他又会叫住她。但她还没走到一半,就发现他已经收拾好东西往教室外走去了,她慌了,想叫住他,又有点不敢,就在她犹豫的那一刻,他已经走出了教室。

她心一冷,难道上次他请她吃了一次饭,就认为尽了地主之谊,叙完旧了?或者是因为上次她讲到父母辈的恩怨,他生气了?

她很失落地走出教室,发现他已经不知去向。她仿佛又回到了童年,他跑去跟他那帮同龄的男孩子玩去了,丢下她,孤零零的。那时她如果对他哭,他就会害怕,会答应陪她玩,但现在这一招肯定不灵了。

她怏怏不乐地往寝室走,刚走了一段,看见他骑着车迎面过来。她站住了,他也在她跟前下了车。

她问:“你到哪里去?”

“回宿舍,你呢?”

“回寝室。你住哪里?”

“青年教工宿舍。你呢?”

“我住研究生楼。”她生怕他急着回去吃午饭,忙说,“你上次请了我,我今天回请你一次吧。”

“那不得吃掉你半个月的生活费?”

 “我可以请你吃便宜东西—馒头炒饭之类的。”

他想了一下:“嗯,我知道一家餐馆,炒饭做得挺好的,我们就吃那家吧。”

她开心极了,跟着他往校园外走。一路上,她感觉有很多人向他们投来关注的目光,她不知道人家是在看她,还是在看他,或者是在看他们两人。

她有点不自在,他好像也有点不自在,两人保持着两尺来宽的距离,不声不响地走着,正是下课时间,路上人很多,不时有人插到他们中间,她总是急忙挤过去,紧跟着他。

到了校外,他才开始跟她讲话:“生怕把你挤丢了—”

“吓得我在人群里穿来穿去,紧跟在你后头。”

“现在挤丢了不会哭了吧?”

“白天不会,晚上还是要哭的—”

他侧过脸看她:“现在还哭?我不相信。”

“我马上就哭给你看。”

“别,别,我最怕你哭了。”

“你现在还怕我哭?”

“更怕。”

他不再问她会不会上活的了,说了声“好了,现在可以带人了”,就一偏腿上了车,她紧走几步,追上他,坐上他车的后座。

他骑了一会,遇到一个小上坡,他又像小时候那样,屁股离开座椅,站在踏板上骑。

她说:“这是个上坡,我下来吧?”

“不用。”

他像个蹬三轮的,站在踏板上,很卖力地骑着。她忍不住说:“你这样骑车,让我想起了小时候,你送我去医院看我的爸爸妈妈—”

“这么久了,你还记得?”

“你不记得了?”

“当然记得。”

他挑了一家餐馆,说:“这家餐馆的扬州炒饭不错。”

一个带位的年轻女孩把他们领到一张桌子前,两人坐下,女孩问他们喝什么茶,他点了茉莉花茶,那女孩进去倒茶了,他们拿起桌上的菜单翻看。

正看着,他突然低声说,“我们换一家吧。”

她有顾虑:“都已经去倒茶了,现在换不大好吧?”

“还没点菜么,怕什么?”

她感觉这有点像很久以前偷香蕉那次,他叫她站在墙角等他,虽然没说明是为什么,但总是有道理的,如果她照办,就一点事没有,如果她不照办,肯定会惹出麻烦来。她没再说什么,跟着他走出餐馆,听到身后女招待在议论什么,大概是在骂他们两个坐定了又跑了。

她说:“今天太好玩了,让我想起很久以前—偷香蕉—那次—”

他笑了一下:“你怎么光记得我那些丢人现眼的事?”

“我觉得一点也不丢人现眼,我记得那件事,是因为你—你是为了我—才去—偷的—你还为了救我—挨了打—-那时你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

他半开玩笑地说:“怎么只是那时?现在不是一样吗?”

“真的?如果我现在想吃香蕉,你还会去—偷?”

“现在用不着偷了嘛。”

“如果用得着呢?”

“用得着还有什么话说?一个字:偷!”

她见他把个“偷”字说得那么铿锵有力,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他感慨地说:“你妈妈真好,花那么多钱去把我领回来,连我爸都—没那么好。我那时真想叫她一声‘妈妈’—不光是那时—我一直都想—叫她一声‘妈妈’—”

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后来我爸要把钱还给你妈妈,但你妈妈不收,她说‘如果你真心谢我,就对我发誓,从此不再打孩子’—”

“你爸爸就发誓了?”

“嗯。他从那之后就没再打我。”

她跟着他走进一家小餐馆,点了炒饭和两个菜,两人边吃边聊,吃了很长时间,一壶茶加了很多次,她也上了好几趟厕所,如果是跟别的人上餐馆,她肯定会觉得很不自在,但跟他在一起,她好像做什么都很自然,还巴不得做点能令他想入非非的事。

午饭时间早过了,晚饭时间还没到,餐馆里只剩下他们两个客人,账单早已放在他们桌子上,店员好像都有点哈欠连天的了。她小声说:“我们是不是吃得太久了?”

他环顾一下四周,好像刚注意到店里只剩他们两个了,连忙说:“哎呀,讲糊涂了。我们走吧。”

他拿起账单,她连忙去抢:“给我,给我,说好了我今天回请你的—”

他坚持要付帐:“你下次再回请我吧。”

她听说还有“下次”,喜出望外,不再抢了,让他去付了账。

两人走出餐馆门,他问:“现在想去哪里?”

她原以为吃完饭肯定是像上次那样回学校的,没提防他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愣了一下,才说:“你说去哪就去哪。”

“前面有个公园,想不想去那里坐坐?”

她欣然同意:“好啊,只要不耽误你正事就行。”

“我没什么正事,就是教几节课—”

“你下了班不回家—你家里人—没意见?”

“我家里没人。”他一偏腿上了车,她也紧追几步,坐了上去。

大概因为不是周末,公园里没什么人,仅有的几对,看上去都是情侣,坐在树荫里,靠得紧紧的。

她把视线从那几对情侣身上拉回,偷看他一眼,发现他也在望那几对情侣,她心有点慌,不知他会不会受了感染,也来点亲热的小动作。

走了一会,他指着树下一个长条木椅子说:“走累了没有?我们去那边坐会吧。”

她跟着他来到椅子跟前,他从包里找出一张纸,擦了一下椅子,让她坐下,自己也坐在椅子上,中间隔着一尺来宽。两人都侧身坐着,便于讲话。

她讲了些小时候的事,然后问:“怎么都是我在讲?”

他微微一笑:“我喜欢听你讲,你从小就很会讲故事—”

她声明说:“但是我刚才讲的不是故事—”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你口才很好—记忆力也好—想象力—很丰富,我觉得你不应该学理科,应该学文科,当作家—”

“但我妈不让我学文科,说文科又赚不了钱又危险—”

“那倒也是,不过可以当成业余爱好,写点小说,拿去发表。”

“你说如果我把我们小时候的故事写出来,有没有地方发表?”

“只要是你写的,肯定有地方发表。”

“真的?你这么相信我的水平?”

“嗯。我爸爸说的没错,你们一家都是读书的料。”他有点自卑地说,“我知道我不是读书的料,我干这行完全是赶鸭子上架,我一直都想换个工作,但是学我这个专业的,除了教书,就只有去做官了。”

“你不愿意做官?”

他撇撇嘴:“我既不愿意做官,也没有做官的本事。”

“那你想换什么工种呢?”

“我也不知道我适合干什么,好像什么都不适合—”

“我觉得你教哲学教得挺好的呀。”

“但我自己对我教的东西都不感兴趣—”

她吹捧说:“你不感兴趣还教这么好,如果感兴趣,那不得了啦。”

他沉默了,低着头,脚在地上画。她趁机盯着他看,觉得他侧面轮廓特别好看,比她见过的所有男人都英俊潇洒。她又看了看远处的几对情侣,心痒痒的,很想他能坐到跟前来,把一条胳膊搂在她肩上,像别的情侣那样。

她小声问:“还记不记得那次去那个工厂吃冰?回来的时候,溪沟里涨水了—”

他抬起头,笑着说:“怎么不记得?你差点淹死了,现在想想,真是后怕啊—”

“后来,你叫我把衣服脱下洗—”

他有点异样地望着她,她不好意思往下说了,希望他接着回忆,但他跳过了那一段:“那时的生活真穷啊,吃个冰还要费那么大力—。你想不想吃冰棍?想吃我们到那边去买。”

“等会再说。你还记得不记得—你摘了几片荷叶让我当衣服—-”

他站起来:“走,我们到那边去买冰棍,我看见卖冰棍的车了—”

她坐着不动,他把手伸给她,她抓住他的手,站了起来,就不肯放开了。

他们牵着手,慢慢地往卖冰棍的地方走。她感觉好像有股甜水从他们握着的手里一直传上来,涌进心里,甜丝丝的,就像若干年前,第一次吃那种红红的硬邦邦的冰块一样,滋润到心里去了。

走到卖冰棍的人跟前,他问了她吃哪种,就掏钱买了两根,递给她一根。她把冰棍纸剥了,扔进卖冰棍的人随车带着的垃圾桶里,边吃边走。

她特意把冰棍拿在离他较远的那个手里,空出另一只,好跟他握着。但他没再伸手过来。她有点失望,还有点生气,但她很快就注意到他两手不空,一手提着他的公文包,另一只手拿着冰棍。

她吃完了冰棍,想找点纸擦手,但他又递过来一根:“喏,还有一根,吃完了一起擦手。”

她这才发现他刚才只是拿着冰棍,并没吃,她问:“你不吃冰棍?那你买了干什么?”

“给你买的。”

“一次给我买两根?我哪里吃得完?”

“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吃冰吗?”

“哈哈,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现在遍地是冰棍,哪里还会那么贪?你吃吧,我实在吃不下了,再吃要把肚子吃坏了—”

“真不吃?”

“真不吃。”

“那我只好吃掉了。”他剥开冰棍外面包的纸,刚送到嘴边吃了一口,大半个冰棍就掉下来了,他赶快接住,装了满满一大口,狼狈不堪。

她开心得哈哈大笑。

他很快几口吃掉,走到一个水管边去洗手,边洗边叫她:“来,这里可以洗手。”

她也走过去,把手伸到水管下:“还记得不记得以前E市三中那个水管?”

他笑了一下:“记得,你那时是不是觉得水管很高?”

“嗯,还要你把我抱到旁边的台子上去,我才够得着。”

他看了她一会:“你长大了,长高了,再也不用—别人抱上去洗手了—”

她甩着手上的水:“现在想起来,觉得那时的生活真是—太美好了。”

他也甩着手上的水:“可能过去了的时光总是显得比现在的时光更美好。”

“也不见得,我觉得现在的时光也挺美好的。”

她的手还没甩干,就大方地牵住他的手,他的手也还有点湿,两只湿手牵在一起,别有一番风味。他们就这样牵着手在公园里玩,她很想再往前发展一点,但他没带头,她只好控制住自己。

回到学校时,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很多人都拿着碗往食堂走,还有些人打了开水往宿舍走。

他说:“我到了,你—”

她看了看几栋楼房,问:“你住这里呀?”

“嗯,这就是青年教工宿舍。”

“你住哪间啊?”

他指了指一栋楼房:“就那间,在三楼,305。要不要上去坐会?”

她看到楼里进进出出的全是年轻男人,知道这是男教工宿舍,现在正是人家吃饭洗澡的时间,她到那里去不方便,就说:“不了,我回寝室去了。”

“我送你一下?”

“不用了,反正校园里不能带人。”

107 responses to “艾米:竹马青梅(22)

  1. 好喜欢这一集啊!心里暖暖的都快化了 真是地道的青梅竹马啊 羡慕羡慕 期待着下一集!

  2. 沙发!

  3. 今今真勇敢, 在失而复得的卫哥哥面前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和爱恋, 好像在说,“这一次我绝不放手!” 卫国的心一定一次次甜蜜,融化!

  4. 回复“无记名投票”:

    你现在能登陆文学城了吗?

  5. 今今很大胆哦,反而卫国有点退缩。为什么呢?他不是说他家里没人吗?

  6. 这集我咋看着紧张呢?感觉卫国有什么难言之隐?为什么要换一家餐馆?怕被什么人看见么?不过卫国说家里没人,应该是还没有结婚吧。感觉艾米在这么埋伏笔。期待下一集

  7. 艾米:晚上好!
    我可以上文学城,不过只能看第一页的评论,后面的都打不开。

  8. 艾米写的真好,看得我每次都好像身临其境,替主人公喜,也替他们忧。

  9. So happy !!!

  10. 回复艾米,

    封的是我的电脑IP,一直上不去,刚还试过,没用。这几天白天有些事,没功夫和他们理论呢。这网管真够黑的。

  11. 这一集真好看!青梅竹马的感觉出来了,但愿能够一直这样下去,但看来是不可能的。从小餐馆里卫国的表现来看,他肯定有什么隐忧,想到这读起来心里有股淡淡的忧伤。。。

  12. 幸福中透着感伤的一集,真好看。谢谢艾米

  13. 无记名投票被封了?文学城网管太不讲道理了吧。

  14. 这集看得我心里直打鼓,卫国可能是有女朋友或者未婚妻了吧。今今真勇敢。

  15. 从容笑看云起

    喜欢今今的性格,现在越来越觉得,真的是性格决定命运,希望今今得到幸福。
    但卫国,好像是有顾虑的,“她没再说什么,跟着他走出餐馆,听到身后女招待在议论什么,大概是在骂他们两个坐定了又跑了。”这一段应该是伏笔。

  16. 回首青葱岁月

    甜蜜,但不安……

    文学城有点黑哟!

  17. 卫国究竟在担忧着什么呢?替今今着急呀!

  18. 这集看得人心里紧紧的,不知道卫国到底怎么回事。

  19. 今今好勇敢!
    但卫国的表现,看得我心里打鼓啊!

  20. 今今与卫国,感觉卫国有所顾忌。会不会是卫国另人婚约在身?毕竟卫国去找过今今,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今今了。再说,卫国与今今的青梅竹马是真的青梅竹马,卫国与今今更多的是兄妹情,小小年龄还没有恋情的感知。事隔多年,很难想象对方还会与自己发展不同于兄妹之情的恋爱关系?我猜出想卫国或许与爸爸战友的女儿有确定恋爱关系。卫国约今今吃炒饭的饭馆,也许卫国曾经与他的女朋友也去过?那个女服务员也许对卫国与他的女朋友很熟悉?所以,当卫国看见那个熟悉的女招待在店时,担心女招待认出他,急忙叫今今换一个饭馆,避免给今今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21. 今今的红发夹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呢?

  22. 楼上的猜得有意思,我刚才也在想着卫国为什么要换一家店,他是看了菜单后才换的,开始我想也许是太贵想替今今省,后来一看还是卫国买的单,就想着其中必有他的考虑。

  23. 艾米写得太好了。谢谢艾米。
    “他的一切都变了,但所有陌生的东西里都有一种熟悉的味道。”
    也许卫国有什么苦衷,让我们先沉醉在他们现在的幸福里吧。

  24. 甜蜜而揪心。卫国有什么事~~?他的跳转话题,他在顾虑什么?有事情早点讲出来少生误会。可爱的深的人又怕伤害对方往往潜意识的隐藏,担忧、不安~~忐忑中等待。

  25. 关注无记名投票被封IP的事情。不知道什么原因?声援一下。

  26. 学习爱丹。今今加油。

  27. 我被百度封过,过一段又恢复了。
    顶!无记名投票

  28. 卫国为什么突然换了餐馆?等待后面的故事。

    今今是爱上卫国了,卫国也喜欢今今,但卫国好像有顾虑,难道和那个突然离开的餐馆有关?

  29. 回复无记名投票:

    我也他们被封过IP:)我们这里的服务商允许换一个,花10几块钱,不知是否适用于你。如果不行,只好耐心等差不多30天解封,不过估计ID解不了。

  30. 卫国有隐衷?可能他老婆不在当地,所以他住男教工宿舍。
    无记名投票被封IP,需不需要我们做什么声援之类的行动?还是等一段时间再看情况行事?

  31. 补充:还有登记用邮箱也不能再用了。

  32. 今今爱一个人,就用行动让他知道,估计卫国也感觉到了。他没很积极的相应,可能是有羁绊在身。

  33. 温馨又甜蜜的画面!祝福勇敢的今今和卫国最终能幸福地走到一起,即使要经历千辛万苦。

  34. 真好!终于两个人牵手了!别管以后怎么样,珍惜和享受当下就好……

  35. 真是惊喜,没想到这么早就能看到更新,谢谢艾米!

    这一集看得心里又甜蜜又不安,最后一颗心被悬在了半空中……
    盼星期二快快到来:)

  36. 确实是温馨又甜蜜的画面,但想起卫国要换一家餐馆,又有点不安。卫国是不是经常带女朋友去那餐馆,那个服务员认识卫国?

  37. 会飞的红豚:温馨又甜蜜的画面!祝福勇敢的今今和卫国最终能幸福地走到一起,即使要经历千辛万苦。
    ——
    是的,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我不知道故事的主人公现在怎样了,但我想的说,这样的竹马青梅、这样的缘分、这样的感情,世间能有几回。无论如何,祝福他们!

  38. 过了这么多年,还能看到儿时的卫哥哥,一起回忆幸福的童年,一起沉浸在甜蜜里,人生如此美好~~~~

    即便将来不能在一起,回忆中始终有你,就够了。

    呵呵,我大概是老了吧~~~~

  39. “用得着还有什么话说?一个字:偷!”
    卫哥哥还是这么宠着今今! 真棒!可是当今今问他:“你下了班不回家—你家里人—没意见?”他回答的是“我家里没人。”而不是“我没有家里人。”是不是他已经结婚了,爱人出差或出国了?

  40. “我什么不知道?”,卫国经常神气活现地来这么一句。流露出小时的卫国在今今面前非常自信。现在的卫国好像有隐情或内心有些自卑,所以两人在一起都做些儿时一般的事情,比如照顾今今情绪、请她吃饭、买冰棍,遇到敏感问题就躲闪了。

  41. 着急, 期盼星期二。 谢谢艾米,今今!

  42. 我那时真想叫她一声‘妈妈’—不光是那时—我一直都想—叫她一声‘妈妈’

    ———国在委婉表达自己的爱意。

  43. 系统不知怎搞的,发了贴先没反应,再发又重了,请删掉不必要的帖,谢谢!

  44. 今今对卫国的爱以表露无疑,卫国对今今也没有忘情,可为何不积极主动呢?难道真的结婚了?还是离婚了带着个孩子有所顾忌?有情的两人最终能在一起吗?艾米码的故事实在是太好看了,迫不及待的期待下集!

  45. 甜蜜蜜 

  46. 咱们的005号美女 是不是姓唐啊?呵呵 凭直觉瞎猜的

  47. 从容笑看云起

    无记名投票的事。,我们可以干点什么声援一下吗?如果需要,就发个帖子吧。

  48. (ZT 他站起来:“走,我们到那边去买冰棍,我看见卖冰棍的车了—”

    她坐着不动,他把手伸给她,她抓住他的手,站了起来,就不肯放开了。)

    还是卫国主动伸出手让今今抓的,只是表现得不太热烈。在那个年代,这样的举动,应该是明白无误地表露心迹了吧。所以说,卫国这时候应该是单身的吧。

  49. 我觉得卫国主动伸手给今今,是沿于两人青梅竹马的习惯。并不一定是卫国在向今今表露心迹。

  50. 谢谢艾米和楼上各位姐妹的关心和声援!

    “无记名投票”的IP是上周末艾米生日前被封的,大致是在和脑袋出脓不踩不行的不平氏“交换意见”几小时之后。上周四晚上,“不平氏”把艾友友在新艾园砸汉代蜜瓜和它的裸替的网文以及所有跟贴都打包发到原创,试图引发对艾园的疯狂攻击。那个帖子含金量颇高,有原创斑竹的信息,更有艾米宣布第二天亲自到原创发帖的声明,果然,贴子出去没几分钟,点击就上百了。

    我和艾友友先后要求斑竹和网管删贴,没有得到回应,在原创分别和几个ID理论了一番,惭愧得很,我只和不平氏交手两三个回合,就禁不住极度厌恶,掩鼻而去了。事后受原创林斑竹之托给艾米传话,我在午夜前后试图把艾米给斑竹的答复发给斑竹,发现登录不上了。

    封IP没有任何通知。推测也许不是斑竹封的;如果是斑竹封的ip,这种行为的动机也未免太“叵测”了。因为斑竹在删除不平氏转贴下的打架贴后还回复了我的投诉贴,交换了几个qqh,并委托我祝艾米生日好,欢迎艾米到原创发帖。被封后我查了一下,被封前在原创竹马青梅下跟的最近的两个帖子也被删除,一个是批评网管不置顶青梅的,一个是批评网管不制止原创恶意灌水的。估计是有人拿了这几样做证据去网管那里报告的。

    这三件事,每次发生前我都有先向网管(包括斑竹)投诉,每次都是在没有得到有效的反应后才采取行动的,更从没有污言秽语。在和那个又蠢又贱的白痴不平脑袋发生言语冲突时,每一个回合都是它先出恶语,说脏话,血口喷人,想要骂我却把自己套进去。我不知道网管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完全不给人申辩机会,就封我的IP(封了IP你就完全没法申辩了,因为根本登录不了)。

    我在原创冒泡是从竹马青梅上贴之后,每次都是跟个评论贴,从无恶意伤人挑衅之举。而不平氏这个ID完全是为了挑衅艾园为了当晚把艾友友的帖子偷搬到原创而注册的。当它看见我问它是谁时,张口就说:“看人都是白痴的人来了”;它看到艾友友和林子丹接上火了,就哆哆嗦嗦地摸出一个艾园的链接说,“子丹,也有你的”,看得出来是和林子丹颇有交情,一边嘴里叫人林子丹为“子丹”,亲切得很,一边把林子丹被人砸得满头包的丢人现眼贴公之于众,逼林子丹恼羞成怒替它出手攻击艾园。 这么一个藏头露尾,猥琐至极的ID,从它把艾园的帖子搬到原创,然后立刻又声明说”这个帖子要是引起争论就请斑竹删贴”这种明知故犯,利用原创挑动矛盾发泄私人恩怨的做法,如果网管不能及时制止,接到投诉后不能及时删贴,受到牵连的当事人出面交涉制止有何不当?它口出恶言,血口喷人,我指出它话语里的漏洞有何不当?

    事后我看到艾友友说她到意见区投诉过不平氏的帖子,出于好奇去查看,发现网管无视艾友友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甚至包括链接都一清二楚的投诉,还在打着官腔指责艾友友没给链接,艾友友后来的回复干脆说: 已经删了。这样的网管,自己失职在先,不说反省自己,反而对受到牵连自己出来制止挑衅者的网民采取极端的打压手段,没有任何警告,任何沟通,就使用最阴险的封IP方式,这种网管的素质和管理手段真是低劣到令人叹为观止,真和国内大名鼎鼎的城管有一拼。城里的风景,国内国外,不相上下啊!

    无记名投票不过是一个ID,以我对文学城的观感而言,你封我ID封IP,我还不稀罕在你这里发言呢;要我和斑竹网管唧唧歪歪,对牛弹琴,这也真是只有为了竹马青梅这样的作品才能焕发出来的某种热情激发下的举动。所以我在尝试了各种登陆方式不果后,本来也就想算了,大不了等一段时间,或是想别的办法换个IP和ID再说。但是承艾米和各位知傻姐妹一片关心之情,我觉得至少有必要把这个事情的前前后后交代清楚,也有必要伸张自己在原创论坛跟贴发帖,享受合法权益的权益。最起码,作为现代公民,有享受权力机关处置时的due process的权利。

    所以,烦请哪位姐妹如果有空,请把这个帖子qqh转给原创林斑竹,我在原创“三宗罪”上所有事先投诉都是投在她这里的,我想知道她对封我IP的意见。如果我到网管处投诉,她能不能并打算如何出面证明。

    再次谢谢艾米和大家。竹马青梅重逢正式甜蜜的时刻,希望这个帖子别煞了大家的风景,呵呵。

  51. 竹马青梅重逢正值甜蜜的时刻,打成“正式”了,抱歉。怀念用五笔的年代。

  52. 支持无记名投票!
    这些白痴这样作只能把自己搞得越来越臭。

  53. 看了,顶!

  54. 网管和城管有得一拚,素质低劣。
    支持无记名投票!

  55. 支持艾米、艾老师和无记名投票!
    我能上海外原创,但我不会转帖,哪位高手教我怎样转帖,我可以把无记名投票的这个帖子qqh转给原创林斑竹。

  56. 找了很久的密码啊。谢谢,

  57. 这一集,看得我的心甜蜜又痛,甜蜜的是两小终于见面,而且如此默契温馨;痛的是有情人没有成眷属。是什么使他们不能结合呢?思来想去,难道卫国出事情了,危及生命???????????

  58. 上集卫国和今今重逢,在餐馆里叙旧的一段,让我想起了两艾在餐馆里那段,两人眼睛里都像长了小手想把对方抓过去——

    实在不想做任何不好的预测,恨不得时间就永远停在那一刻。。。

  59. 无记名投票 ,发给林韵了。如有消息,怎么通知你?

  60. 头次这么顺利地上了新艾园!看看能不能发言?

  61. 哦,居然这么简单:)))

    “家里没人”可两解:
    1、没成家
    2、成家,但家人不在(出差出国之类)
    读者顺着自己的心意,容易想成第一种,但很可能是第二种情况。

    今天既能进新艾园,又能发言,感觉自己一下子成了网络成功人士。:)

  62. 感谢yuna,清风白云,秋声,夜似水,zhenzhu2003, 小灰灰的回应!还有爱丹,从容笑看云起,回首青葱岁月,shenmo的支持! 我给大家鞠个躬。。。认识大家真好!

    小灰灰:辛苦你了!你的关于重开IP的tips我也打算试试,另外,开户电邮的信息证实了我的猜想,因为我后来注册的帐号还是登不上。如果林班有回应的话,方便的话烦请发到我的email上:vanlucky2009@gmail.com. 再次感谢啊!

  63. 回复无记名投票:

    发出的qqh现在呈“已阅读过”状态,还未有回应。另外把我曾在意见区看到过的网管自己公布的联系邮箱:moderator@wenxuecity.com 给你,以备不时之需:)

  64. 草木翻墙爬屋来到艾园,简直就是网络勇士。
    无记名投票不用客气,应该的。我只是口头声援,还没有具体做事,因为还没搞清应该怎样行动,怕贸然行事弄巧成拙。说实话,文X城的网管水平如何大家有目共睹,我对他们是不抱希望的。那里某些网友的发言、某些获推荐的文章,简直惨不忍睹。所以我只挑艾米的看,其他忽略不计。

  65. 无记名投票被封IP太让人同情,也对文学城网管的管理水平持怀疑态度。

    不明白网管的职责是什么。我一向以为网管应该是负责网络的安全,难道还负责帖子的内容吗?如果负责帖子的内容,那也得有个很具体的条款让大家去follow才行啊,而不是看到两个人在吵架,就不分青红皂白,一起封掉。这种处理办法也太简单粗暴了吧。那样对于自卫的一方是多么不公平啊。不知道有多少人“享受”了这种无理的待遇。

    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并不是件很难的事情。即使他真的认为应该封,也应该给被封人一个警告信息。怎能够一封了之?!

    不知道怎样才能呼吁网管改进改进工作方法…

  66. 感谢无记名投票对公平的争取!

    历次对跟艾园有关的纠纷的处理, 已使我对文学城的网管失望至极.

  67. 到了校外,他才开始跟她讲话:“生怕把你挤丢了—”

    “吓得我在人群里穿来穿去,紧跟在你后头。”
    ——— 心有灵犀, 担心的是一样的事情.

    “他半开玩笑地说:“怎么只是那时?现在不是一样吗?””
    ——– 以玩笑表真情吧?

    “他感慨地说:“你妈妈真好,花那么多钱去把我领回来,连我爸都—没那么好。我那时真想叫她一声‘妈妈’—不光是那时—我一直都想—叫她一声‘妈妈’—””
    ——– 第一次看到这段, 眼睛模糊得差点读不下去. 小卫国心里好苦.

    “他撇撇嘴:“我既不愿意做官,也没有做官的本事。””
    ——– 估计跟老三一样, 知道的内幕不少.

    她吹捧说:“你不感兴趣还教这么好,如果感兴趣,那不得了啦。”

    他沉默了,低着头,脚在地上画。
    ————- 是不是自卑的人都是, 别人赞得你越厉害, 你心里越虚. :)

    “等会再说。你还记得不记得—你摘了几片荷叶让我当衣服—-”

    他站起来:“走,我们到那边去买冰棍,我看见卖冰棍的车了—”
    ————- 呵呵, 想起来艾米在老黄面前伸舌头去舔嘴边的雪糕, 老黄差点失态.

    “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吃冰吗?”

    “哈哈,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现在遍地是冰棍,哪里还会那么贪?你吃吧,我实在吃不下了,再吃要把肚子吃坏了—”

    “真不吃?”

    “真不吃。”

    “那我只好吃掉了。”他剥开冰棍外面包的纸,刚送到嘴边吃了一口,大半个冰棍就掉下来了,他赶快接住,装了满满一大口,狼狈不堪。

    她开心得哈哈大笑。
    ——— 可怜的卫国, 是不是觉得在今今面前很狼狈.

    他看了她一会:“你长大了,长高了,再也不用—别人抱上去洗手了—”
    ———– 这个’别人’是谁呀? :)

    她甩着手上的水:“现在想起来,觉得那时的生活真是—太美好了。”

    他也甩着手上的水:“可能过去了的时光总是显得比现在的时光更美好。”
    ——— 潜台词: 等今今你回忆完过去, 很快就会发现现实的不美好了.

  68. 试一下,难道真的可以发言了

  69. 再次感谢大家的声援和支持,可能咱们的动静整得太大,斯斯文文的林斑竹都不发声了:)

    其实我不过想要回良民的话语权,没有别的意思:)

    而这个话语权,只要竹马青梅能在原创和别的帖子一样得到公平对待,让喜爱艾米的读者能自由地阅读和不受恶意干扰地讨论,我可以毫无条件地放弃地:)I promise….庄严地。。

    可惜,革命尚未成功,。。。。艾迷自当继续努力啊!

    这里特别感谢小灰灰的大力相助!特此向小灰灰和艾米及各位姐妹报告:我已经能上原创了。现在特别理解艾米和艾友友老师说的,上原创发帖,不是为了别的,就是要享受一下在那里的发帖权!

  70. 回复摇摆的鱼
    “试一下,难道真的可以发言了”
    哈哈哈,我刚才在原创发贴,和你说的一样。。。不过,context大大地不同啊。欢迎你来艾园!还想继续摇摆的话就使劲摇摆吧~

    回复非外星人,shenmo:
    谢谢支持啊,两位美女!对蚊血称的城管,我和大家一样早就不抱什么希望了。从个人来说,争取这个权利不过是想制造一点噪音,让那些手持公权力随意河蟹别人的人别过得太滋润了。shenmo筒靴,千万别说你没做什么,有你这大美人给站台撑腰,我可以“虽千万人,吾往矣”~

    回复爱丹:
    你对蚊血城管理水平的怀疑一点都没有错。这种体制鼓励的就是拉帮结派,恃强凌弱,助纣为虐,让你不恶不虚伪的话就生存不下去。谢谢你的声援!

  71. 回首青葱岁月

    无记名投票太客气了,因为不怎么上文学城,所以对那边的情况不是很清楚,但很敬佩你们在原创所做的一切!

  72. 回复“从容笑看云起”:

    关于“性格决定命运”,请参阅我写的“命运悲剧与性格悲剧”以及“也说性格决定命运”。

    你有一个脾气暴躁的父亲,经常打你,打你的母亲和你的家人,这可以说是你命运的一部分,那么是你的什么性格决定了你有这么一位父亲呢?

  73. 2009-12-14 08:38:43[回复] [删除] [举报]
    今今很大胆,卫国好像有所顾虑一样啊!会是怎样的发展呢,期待中……

  74. 醉里挑灯看剑2009-12-14 08:45:53[回复] [删除] [举报]
    卫国有问题,这一点毫无疑问。从艾米的描述中很清晰地能感觉出来,那首“往事只能回味”,如果是说今今和卫国的话,那么他们之间只能是无疾而终的后果,不管他们之间如何相爱,都没有走到一起。2009-12-14 08:45:53[回复] [删除] [举报]
    卫国有问题,这一点毫无疑问。从艾米的描述中很清晰地能感觉出来,那首“往事只能回味”,如果是说今今和卫国的话,那么他们之间只能是无疾而终的后果,不管他们之间如何相爱,都没有走到一起。

  75. 碧云天2009-12-14 08:47:05[回复] [删除] [举报]
    今今好可爱,敢于表达自己感情。

  76. 2009-12-14 08:48:16[回复] [删除] [举报]
    看来卫国有难言之隐,还肯定是婚姻或者女友方面的因素。
    今今真勇敢。是个性情中人。 她还和以前一样欣赏她的卫哥哥,可惜。。。
    如果往事只能回味,那真是太太遗憾啦!!!

  77. 雪浪风涛惊旅梦2009-12-14 08:57:04[回复] [删除] [举报]
    但他还是喜欢说“我什么不知道?”,也让她想起小的时候,他经常神气活现地来这么一句。

    “用得着还有什么话说?一个字:偷!”

    她见他把个“偷”字说得那么铿锵有力,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卫国的性格,让人喜欢!

    今今的主动真可爱!

    当今今上课远远的注视卫国时,卫国一定也在看她, 不知道卫国心里怎么想?

    期待后面的故事!

  78. 郑千帆2009-12-14 08:58:35[回复] [删除] [举报]
    卫国小时候那么照顾她,现在还是这么照顾她,一点一点,看的真让人心醉呀。
    今今真的很大方大胆,是两人关系发展的主动者?
    期待期待

  79. 鲜花儿2009-12-14 09:21:16[回复] [删除] [举报]
    太甜蜜了,甜蜜得我都再想恋爱一次了:)期待下集!

  80. 初冬的雪2009-12-14 09:36:26[回复] [删除] [举报]
    卫国的顾虑是什么呢?

  81. 幸福小家2009-12-14 09:44:50[回复] [删除] [举报]
    好温暖的场景阿 呵呵 让人不由得跟着甜蜜!

  82. 铅笔小新2009-12-14 09:45:24[回复] [删除] [举报]
    新艾园昨天看过感叹良久,今早容我再怀怀旧:

    小时候的的冰棍5分钱,是透明的,雪糕8分钱,是雪白的。每到暑假,我们院里的大小孩子,就守在上午10点的大院门口,等着卖冰棍的老奶奶推着箱子回来,那时没有冰箱,老奶奶在箱子里铺了厚厚的棉絮,隔热。

    然后我们就一窝蜂挤上去……

    那冰棍的味道好极了,孩子们舍不得咬,都是舔着吃。一次,我的冰棍借给邻居姐姐舔了一口,她一激动,帮我咬了好大一口下来,我心痛了老半天。

    后来我上初中,就不大吃冰棍了,该吃豪华版的雪糕,2毛钱一只。但每周只能吃两只。因为体育课只有两节。豪华版的要大很多,美王色的(米黄色的),加了牛奶,吃上去没冰棍那么硬朗,但是很好吃。

    大学,我们几个女生一起吃雪糕,那时我还老想不通,男生怎么看我们那么眼光异样,嘴角似笑非笑的,多年后我才明白呀,那时真叫一个单纯。

    后来恋爱了,逐渐暴露了自己大胃王的本性,每次正餐过后,总有冰激凌奉上。

    不过,吃来吃去,我还是喜欢吃,尤其伊利小布丁,5毛钱一只,又香又甜。大小也正合适,多了,吃着胃凉,少了,还不够解馋。

  83. summer2009-12-14 10:16:30[回复] [删除] [举报]
    “我送你一下?”

    “不用了,反正校园里不能带人。”
    —这句出现了两次。

    今今真勇敢,卫国即使没结婚也是有未婚妻了吧!要不,他在顾虑什么呢?
    如果是这样,我猜在之前的餐馆里,可能出现了认识那个她的人,所以他才要换一家。

  84. 11月的雨2009-12-14 12:26:51[回复] [删除] [举报]
    这一集看得好感动,那些童年时代里温馨的小章节,就象一股淙淙的溪流,缓缓流淌在心间,不管有多少伏笔,依然期待两个人美好的爱情。

  85. 淡定2009-12-14 12:48:28[回复] [删除] [举报]
    青梅竹马的两人久别后重逢令人欣喜感动。今今和卫国对对方的近况不太清楚,今今表现得主动热情,对爱情充满向往。卫国是大学老师,今今是研究生,那时环境没现在宽松,感觉师生恋并不被鼓励,且今今爸爸文革期间的遭遇卫国爸爸客观上肯定有责任,卫国年长今今几岁,应该有所顾忌,所以让人感觉没今今反应热烈。

  86. 2009-12-14 12:51:24[回复] [删除] [举报]
    心里什么滋味都有,又甜蜜又担心。。。哎

  87. 2009-12-14 14:04:07[回复] [删除] [举报]
    卫国有什么顾虑?为什么要换一家餐馆?他又为什么不接着今今的话说下去,又总是调开话题?根绝卫国可能有难言之隐。好期待,真想一气看完。

  88. Echo2009-12-14 17:18:07[回复] [删除] [举报]
    卫国换一家餐馆吃饭肯定有内情!!会不会是有女朋友呢?

  89. 评论于:2009-12-14 06:54:02 [回复评论]

    ZT 她怏怏不乐地往寝室走,刚走了一段,看见他骑着车迎面过来。她站住了,他也在她跟前下了车。

    》卫国比较含蓄,这样骑车偶遇,比在教室外面等今今要好,谁知道今今是不是想继续跟他约会呢?如果不,就不下车,如果今今站住了,他就下车。狡猾狡猾的!

  90. lovechild 评论于:2009-12-14 06:58:41 [回复评论]

    ZT “嗯。我爸爸说的没错,你们一家都是读书的料。”他有点自卑地说,“我知道我不是读书的料,我干这行完全是赶鸭子上架,我一直都想换个工作,但是学我这个专业的,除了教书,就只有去做官了。”

    》卫国很自卑,可能他的自卑影响了他跟今今的爱情。

  91. 佳茗 评论于:2009-12-14 07:05:30 [回复评论]

    还是认为卫国已经有过一次婚姻经历,甚至有了孩子。

    他说:“我家里没人”是指他在青年教工宿舍的“家里”没人,并不代表他没有成家。

    他和今今的重逢,让他明确地感觉到了今今在心中的刻骨铭心,他难以割舍这份感情,却又不能不理智地抑制这份感情的泛滥,他内心所受的熬煎,其实比今今更厉害。

  92. lovechild 评论于:2009-12-14 07:00:22 [回复评论]

    一个奇怪的想法:也许这个尹老师不是真正的卫国?他有很多问题都不回答,也许是他根本不知道?他答了的部分都是很一般的问题,谁都能猜到的,今今爱吃冰棍,这谁都能猜到。

  93. 唐三彩 评论于:2009-12-14 07:14:31 [回复评论]

    lovechild的想象力很丰富。这个卫国是冒充的?—-同意同意。

  94. 艾友友 评论于:2009-12-14 07:38:32 [回复评论]

    今今与卫国的重逢,使人想到艾米与艾伦的重逢。不同的是,艾米对艾伦完全不存希望,认为他已经有了女朋友;而今今理所当然地认为当年的竹马青梅还等着她:)

    也许事实与估计正好相反:艾伦没女朋友,而卫国已经不在原地。

  95. 艾友友 评论于:2009-12-14 07:40:56 [回复评论]

    如此说来,把估计做得保守一点有好处。完全不抱希望,也就没有失望,如果事实竟然与自己的估计不一样,那就是喜出望外。

    但如果根据保守的希望做出了不可更改的决定,那就麻烦了。卫国可能就是这样,对当年的竹马青梅完全不抱希望,所以与别人结了婚,结果发现今今仍然像当年一样爱着他,他后悔也来不及了。

  96. 评论于:2009-12-14 07:43:21 [回复评论]

    也许在爱情上也要有“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气概才行,不能仅靠估计和推测就做出无法更改的决定。

    以为对方瞧不起自己,还不算数,一定要亲耳听到对方说了瞧不起自己才算数:)

    以为自己配不上对方,还不算数,一定要亲耳听到对方说了自己配不上才算数。

  97. 小飞马 评论于:2009-12-14 07:59:30 [回复评论]

    同意艾友友:“也许事实与估计正好相反:艾伦没女朋友,而卫国已经不在原地。”
    按卫国的性格和单凭那句话:“用得着还有什么话说?一个字:偷!”,卫国就不应该这么不主动,犹疑。还有“我爸爸说的没错,你们一家都是读书的料。”他有点自卑地说
    卫国已经订婚了或者他的那一位出差出国了,加上他在事业前途上没有信心把握,种种原因加起来,才能解释他对今今的表现。越喜欢今今,越感觉配不上,越敬而远之。说不定他下课后先离开后出现也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的,刚开始理智要他快离开和今今保持一定距离,后来情感占了上风,他就回来”碰上“了今今。

  98. 隐形的翅膀 评论于:2009-12-14 09:29:28 [回复评论]

    看见艾米又挂了一把枪, 很好奇卫国在顾虑什么, 估计, 他曾经带别人也去过那个小饭店吧。

  99. 山楂精神 评论于:2009-12-14 10:41:01 [回复评论]

    除了死亡,没什么是不可改变的,结了婚可以离婚,除非今今不愿意要一个离过婚的
    卫国。

  100. 山楂精神 评论于:2009-12-14 10:47:09 [回复评论]

    看到艾园贴出了雪朝中戒烟部队的升官图,想到一个可能:卫国的父亲是戒烟部队中
    的一员,而卫国是雪朝中的一员,父子站在了敌对的立场上。惊心动魄啊!

  101. 文质彬彬 评论于:2009-12-14 10:51:08 [回复评论]

    也许卫国爱今今不如今今爱他深,不像今今一样时刻把他放在心上。

  102. liushanshan 评论于:2009-12-14 11:30:54 [回复评论]

    他指了指一栋楼房:“就那间,在三楼,305。要不要上去坐会?”

    —-If he’s married, he won’t invite her up to his room. I think he’s not married.

  103. liushanshan 评论于:2009-12-14 11:32:42 [回复评论]

    她坐着不动,他把手伸给她,她抓住他的手,站了起来,就不肯放开了。

    —-He also initiated the hand-in-hand episode. I’m sure he’s not married!

  104. chakaiYonghu 评论于:2009-12-14 11:41:17 [回复评论]

    Weiguo’s situation might be the same as Jinjin’s father’s situation. Just a guess

  105. 艾友友 评论于:2009-12-14 12:38:40 [回复评论]

    看来每个人都不希望卫国已经结婚:)

  106. asalways 评论于:2009-12-14 20:36:39 [回复评论]

    真的是,这两个人的重逢让人想起艾米和老黄的重逢,让人衷心感激冥冥中的天意。
    就算是卫国结了婚,我觉得今今还是期待两人重逢的,哪怕是遥遥相(单?)望,也比望不着好。

  107. 海天一色2009-12-15 16:12:26[回复] [删除] [举报]
    同意小既的观点,望见就比望不着好,看得到活人就比摸风强。期望今今能拿出当年黄颜甘于睡艾米的汽车库的勇气追卫国,让别人忽悠去,自己把事做实:)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