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竹马青梅(23)

岑今跟卫国才约会了几次,就被袁逸看出苗头来了,逮住她问:“是不是—堕入情网了?”

“谁说的?”

“我说的,看你那样子就知道。”

“我什么样子?”

“嘿嘿,堕入情网的样子呗。”

“循环论证啊?”

“才不是循环论证呢,真凭实据。”

她还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跟以前有什么不同,但袁逸从来没诈过她,所以她相信自己的确是有了什么变化,出卖了内心的秘密。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也不是什么堕入情网,是遇见了—小时候的一个朋友。”

“小时候?多小?”

她把童年时代跟卫国之间的故事大略讲了一下,袁逸说:“啊?你还有这么动人的竹马青梅故事?怎么早没听你说过?”

“以前根本没想过还会再见面—”

“那怎么能没想到呢?中国只有这么大,姓尹的只有这么多,如果你真的要找,哪能找不到?”

“我以前根本不知道他姓尹。”

“但你妈妈肯定知道。”

“我妈在我面前从来没提过军代表姓尹,只叫他军代表—”

“那是因为你妈妈爱着军代表,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了,就叫不出他的名字来—”

“才不是呢,我妈妈恨军代表—-”

“爱恨交织!”袁逸摇头晃脑地说,“太浪漫了!太浪漫了!我说对了吧?你要么不恋爱,一旦恋爱,就是要死要活的那种。现在是不是有要死要活的感觉?”

她答不上来,只咧着嘴笑。

袁逸说:“这个卫国你一定要抓紧,不能让他溜了。多好啊,两个人在一起多有话题啊,讲讲小时候光屁股的故事,肯定把他激动得要死—”

田丽霞听说这事后,提议说:“要不要叫王峰的爸爸帮你打听一下?”

她一愣:“打听什么?”

“打听你那个尹卫国怎么样啊。”

她连忙谢绝:“不要,不要,八字还没一撇呢—”

“就是要在八字没一撇的时候打听嘛,如果八字有一撇了,打听了又有什么用?”

她还是不愿意:“真的不要叫王峰的爸爸去打听—我还是—自己慢慢了解吧—”

“至少要打听一下他结婚了没有吧?”

“他应该没结婚—”

“他这样告诉你的?”

“不是,是我自己—猜的,因为我问他家里有没有人等他的时候,他说‘家里没人等’,而且他住在单身教工宿舍里—。”

“嗯,他可能没结婚,但是有没有女朋友呢?你问过没有?”

“这怎么好问?我们又不是—在谈恋爱,我怎么好问他有没有女朋友?”

袁逸也不赞成找人打听:“打听什么呀?打听出来就没有自己了解的那种乐趣了,再说,如果他知道你暗中派人调查他,肯定不高兴。”

她觉得根本不用打听,她从小就认识卫国,已经认识几十年了,难道还不比那些认识他几年的同事更了解他?她坚决不让田丽霞找人打听,逼着田丽霞作了保证才放心。

她跟卫国出去吃了几次饭,也只发展到牵手的地步,她觉得很奇怪,因为听袁逸她们说,男人在恋爱阶段是非常急于向前推进的,见了面了,就想牵手;牵了手了,就想接吻;接了吻了,就想拥抱;拥了抱了,就想抚摸;抚了摸了,就想上床;上了床了,就想做爱;做了爱了,就再不愿意退回到前几个阶段了,就老想着做爱,做爱。

但卫国为什么不是这样呢?他是见了面了,就想牵手;牵了手了,还是想牵手;牵手,牵手…

反倒是她自己,有点像袁逸她们描绘的男人,见了面了,就想牵手;牵了手了,就想拥抱,但却在牵手那里卡了壳。

两个室友作为过来人,都给过她警告:在每一步上,都要坚持至少一个月,这个月牵了手,就只能牵手,一直要等到下个月,才能让他拥抱你。这还是快速的,要搁在以前,每一步都得一年时间。

为什么?因为男人的恋爱步伐是只能往前,不能退后的,如果你一下子就让他推进到了做爱阶段,那他就没有动力向你献殷勤了。

但她真想往前推进,想被他搂在怀里,像公园里的那些情侣一样,如胶似漆。

下一次出去吃饭的时候,她就开始实施她的推进计划。坐上他自行车的后座,他骑了一段,她就将一条胳膊搂在他腰上。

他的车突然一下从路的右边冲到了左边,差点撞在一棵树上,他赶紧稳住笼头,从路左回到路右。

她明知故问:“怎么啦?你怎么差点撞树了?”

他没回答,故意走了几个之字形。

她知道他在掩饰,不禁暗中偷笑,看来还是个新手。

过了一会,她索性将两条胳膊都圈在他腰上,这次他没去撞树,但她感觉得到他很紧张,腹部的肌肉都绷紧了。

她很喜欢这种效果,他越紧张,就越说明他是个新手。

这样搂着骑了一会,他伸出左手,把她的左手往下摘,她很敏感地松开了搂他的手,有点生气。

过了一会,他又向后伸出左手,仿佛在寻找什么。她把自己的左手递过去,他拉着她的手,圈到自己腰上。

她不生气了,把右手也用上,两臂搂着他的腰,头靠在他背上,感觉醉醺醺的。

但她实在不想在这个拥抱阶段熬一个月,她想推进到接吻阶段,就当拥抱接吻是同一个阶段的,不行吗?怎么可能拥都拥抱了,却不接吻呢?那不是像吃饭不吃菜一样不完整吗?再说她跟他从小就认识,他很多年前就抱过她,那不等于她在拥抱阶段已经停留过很长时间,可以推进到接吻阶段了吗?

那次他们去了动物园,因为不是周末,又是个阴沉沉的天,一看就知道有雨下,所以动物园人不多,大多是一些外地游客,大概受到行程的限制,不得不赶在有限的几天把G市的景点玩遍,所以天气不好也出来逛动物园。

他们两个,这里逛逛,那里逛逛,其实也没心思看动物,只是找个地方呆在一起而已。逛到猴山的时候,下起雨来了,游客们都跑开躲雨去了,只剩他们两个,站在猴山前。

她没带伞,但他带着一件薄雨衣,他把雨衣给她披上,自己站在雨里淋。她把他往雨衣下拉,他接过雨衣,披在身上,让她躲在他腋下避雨。

她从他腋下挤出来,站在他前面,他张开雨衣护住她,两人贴得紧紧的。

连猴子都知道躲雨,有几个猴子躲在猴山的洞子里,还有的躲在猴山的桥下,只有一对母子,没地方躲雨,就坐在猴山上挨淋。猴妈妈把猴宝宝搂在怀里,弓着背,为猴宝宝挡雨。

她感慨说:“你看,连猴妈妈都知道保护自己的宝宝,难怪说有妈的孩子像个宝呢!”

他没吭声。

她转过脸,看见他脸上很多的水,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她想起他从小就没妈妈,连忙抱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

他把她的脸转过去,让她的后脑勺对着他。

她问:“为什么不让我看你?”

他没回答,但她能听见他吞咽的声音,还有吸鼻子的声音。

她转过身,这次可以肯定地说,他是在流泪。她声明说:“我不是说了对不起了吗?”

他答非所问:“真想永远这么站下去—”

“我也是。”

他们虽然没站到永远,但站了很长时间,才恋恋不舍地回学校。

快到学校的时候,又下起雨来,他们来不及披上雨衣,刚才快吹干的衣服又淋湿了。

到了他楼下,他说:“现在下得正大,到我那里躲躲雨再走吧。”

她求之不得,马上跟着她去了他的寝室。

寝室里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写字桌,有个电视机,很小,再就是两个书柜。东西不多,但因为房子很小,也摆得满满当当的。

他拿起热水瓶,往一个脸盆里倒了些热水,又从一个桶子里兑了些冷水进去,然后找了一件他自己的T恤衫,一条三角内裤,和一条长裤给她:“我下去打饭,你擦擦身上的水,换上干衣服,免得搞病了。”

他出去之后,她随便擦了一下,换上他的T恤衫和内裤,但没穿那条长裤,因为太长了。他的T恤衫很长,可以遮住内裤,像条超短裙,不穿长裤也可以。

过了一会,他回来了,把打来的饭菜放在桌上,拿起她换下的湿衣裙,晾到衣架上,挂在门上的气窗边。

两个人坐下吃晚饭,正吃着,有人敲门,他去应门,只把门打开一道缝,问来人:“赵老师,找我有事?”

“问你借块姜。”

他拿了块姜给赵老师,关上门,回到桌子跟前,继续吃饭,把炒菜里的瘦肉都夹给她,把她不吃的白菜帮都吃掉了。

吃完饭,他去洗碗,回来就拿起一本书,坐在桌前看起来。

她好不沮丧:“你是不是很忙?如果你很忙,就告诉我,我现在就回去—”

“还在下雨,你回哪去?”

“那我要你陪我。”

“我是在陪你呀。”

“你没有,你在看书。”

他笑了一下,还是低头看书。

她从床上下来,跑到他身后,搂住他的脖子:“你在看什么?”

“我自己都不知道在看什么—”

她把头贴在他脸上,觉得他太阳穴那里跳得很厉害。他伸出一只手,向后摸到她的腿,“哎呀,冰凉,长裤也不穿,快到床上去,当心感冒!”

她跑回床上,拉了他的被子盖在腿上,对他说:“我今晚不回去了,就在你这里睡,行不行?”

他有点为难:“但是我们楼里没女厕所,你要方便还得跑到—女教工楼去。”

“在哪里?”

“就是左手边那栋。”

“可不可以就用你们楼的男厕所,你帮我在外面站岗?”

他面有难色,她马上说:“我就到女教工楼去方便吧,挺近的。”

他提议说:“如果你不想跑那么远,我可以找个脸盆给你—-”

“不用,不用,我趁现在天没黑,去女教工楼里方便一下。你帮我把我的裙子拿下来。”

她把自己半干的裙子扎在他的T恤衫外面,跑到旁边的女教工楼方便了一下,又跑了回来,脱下裙子,他又帮她把裙子晾在衣架上,挂在门上的气窗边。

她回到床上去,拍着床叫他:“到这里来陪我。”

他使劲抿着嘴,抿得脸上出现了两道纹路,然后毅然决然地说:“好,到这里来陪你。”

他坐在床边,头靠在墙上,一条腿伸在床上,另一条腿还踩在地上。

她往里挪了挪,拉他:“上来—”

他把上身往她那边挪了一点,但下半身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她搂住他的脖子一扳,把他的头扳到了她怀里,他整个人折成了个歪歪扭扭的“7”字。

他在那个姿势上停留了一会,突然翻过身,把她压在身下:“你这个调皮鬼—-你到底—要干什么?嗯?我问你呢—-”

她不说话,张着嘴让他吻。他吻了下来,很深很长的一个吻,让她血液奔涌,浑身都软了,只想他来侵犯她。但他把自己撑起来,上身离开了她的身体。她伸出两手,把他的衣服往上卷,露出他那不再排骨根根的胸膛。

她等着他也如法炮制,但他没有,只用两手撑着,大口喘气。

她向下拉他,他挣脱了,起身下床,倒了半盆冷水,用手捧着往脸上浇,嘴里“噗噗”地往外吹气。

她问:“你—怎么啦?”

“没什么。”

他洗了一会脸,端着水出去倒,回来之后,从窗子那里取下她的衣裙,说:“外面没下雨了。”

她生气了,从他手里夺过半干的衣裙,说:“你想赶我走,就直说。”

他没吭声,有点胆怯地看着她。

她当着他的面就脱掉了他的T恤衫,但没脱他借给她的那条内裤,她穿上自己的衣裙,把自己的内裤卷成一团,塞进自己的提包,气昂昂地往外走。

他不声不响地跟在后面,一直跟到没人的地方了,才从后面叫道:“今今,别生气—”

她不理他。他几步追上来,抓住她,拉到自己怀里:“今今,别生气,我不想惹你生气,告诉我,你没生我的气—”

她想赌气挣脱,但他搂得紧紧的,她挣脱不开。

他低下头来吻她,她一下就原谅了他。他是爱她的,他也很想那样做,但他没有,是为她好,爱护她,如果是一般的臭男人,送上门来,还有不吃的?不管爱不爱,都会吃了再说,像他这样不吃的,才是真爱她,替她考虑。

两人热吻了很久,都搞得气喘吁吁的,然后就那样拥抱着,站在黑地里,既不说话,也不动,很久很久。一直到十点多了,她说:“我们寝室楼十一点关门。”

他有点嘶哑地说:“回去吧,再不回去就进不了寝室楼了。”

她恋恋不舍地跟他告别:“那我回去了。”

“嗯,晚安。”

她走了一段,回头看他,他还站在那里,见她回过头来,就对她挥挥手,飞了一个吻给她。

78 responses to “艾米:竹马青梅(23)

  1. 沙发!

  2. 我在家里可以上新艾园,在单位不能上,奇怪。
    艾米辛苦了,我赶快看!

  3. 登录完了沙发没了:(

  4. 沙发!
    今今真勇敢!卫国肯定有顾虑,但卫国也是爱今今的,可能担心自己与今今的未来不确定性,或者担心自己不能保证今今未来的幸福,才强忍住自己回应今今的爱。

  5. 啊~~刚看完艾米的留言,就没沙发了。有的看站着也开心,哈哈。现在看。

  6. 也许卫国真的结了婚,再不然也是有未婚妻或是女朋友,他表现得太克制了。

  7. 占个座先!

  8. 忍住不想将来,陶醉在-当下、此刻~~一遍又一遍。

  9. 唉,即使吻了,还是不放心,还是担心。
    但祝福他们!卫国到底在顾虑什么呢?
    我宁愿他是真的太爱今今,像今今想的那样。

  10. 感觉是已结婚但不幸福准备离婚中。祈祷:让他们既相爱就常相守!

  11. 在品味一遍,甜蜜的睡觉去了,祝各位晚安。

  12. 天,太快就看完了,看的我紧张得!
    觉得卫国克制的有些不自然。

  13. 意犹未尽~带着美好的祝愿期待,朋友们再见,晚安!Goodnight!

  14. 本集觉得卫国应该没有结婚,他对今今的爱很深很深,可他的顾虑又是那么明显,到底是什么呢?

  15. aprettypenny1120

    来迟了,沙发被抢了。

  16. 从容笑看云起

    “打听出来就没有自己了解的那种乐趣了”说得真好,虽然身在其中有痛苦有彷徨,可事后最值得回味的好像就是这一段。

  17. aprettypenny1120

    卫国好可怜啊,不仅没有妈妈,可能现在连爱今今的权力都没有了。看着想流泪。真想抱抱卫国:)

  18. 今今和卫国真的不能修成正果吗?为什么呢?

  19. 回首青葱岁月

    打个晃把沙发都丢了,什么都没得坐,冷啊……

  20. 卫国想起什么事情了呢,会借雨中在今今面前流泪,难道真给我猜中了,他结婚了或不是自由身。好期待解惑

    “今今,别生气—” 感觉像是听到了一样。

  21. 艾米写故事一点废话都没有!虽然现在正“回味”到最美好的时候–读得正酣,可一想到以后两人是要分开的,真希望能把他们每次的约会都一点不拉的描述出来“聊表’后’憾”–而不是“岑今跟卫国才约了几次会”!虽然知道这是情节推进的取舍,可看艾米写故事,写多少都不厌啊!美好的时光再长些吧!

  22. 这是我回在《竹马青梅》22下的帖子,也转在这里,供大家阅读方便:
    ———————————-
    回复“从容笑看云起”:

    关于“性格决定命运”,请参阅我写的“命运悲剧与性格悲剧”以及“也说性格决定命运”。

    你有一个脾气暴躁的父亲,经常打你,打你的母亲和你的家人,这可以说是你命运的一部分,那么是你的什么性格决定了你有这么一位父亲呢?

  23. 无论是外人看,还是今今内心的感情需求都表明她是从情窦初开快速堕入了情网,但卫国理智上总想如当年把今今当妹妹照顾,估计有难言之隐可又情难自禁,这份情忍得好辛苦!真怕下集他会刻意躲起来。

  24. “两个人坐下吃晚饭,正吃着,有人敲门,他去应门,只把门打开一道缝……”

    卫国好像很怕别人看到他和今今在一起。。。

  25. 艾米:性格悲剧与命运悲剧

    突然扯到悲剧上去,是因为我写的三个比较长的故事,都含有一定的悲剧成分。我不想说它们是悲剧,而只说“有悲剧成分”,是因为我写的东西不是文学作品,不想往文学 GENRE 上靠;也因为我知道“悲剧”的定义可以是各种各样的,不同的人接受不同的定义,而我不想因定义问题跟人辩论,那是个永远辩不清的东西。

    下面是韦氏词典对 TRAGEDY 的定义:
    1 a : a medieval narrative poem or tale typically describing the downfall of a great man

    1 b : a serious drama typically describing a conflict between the protagonist and a superior force (as destiny) and having a sorrowful or disastrous conclusion that excites pity or terror 1 c : the literary genre of tragic dramas

    听说悲剧按导致悲剧的原因可以分成“性格悲剧”和“命运悲剧”两大类,前者是由于性格原因造成的悲剧,后者是由于命运因素造成的悲剧。

    据说前一类悲剧中最古老、最有代表性的是希腊悲剧 《阿迦门隆》 ,写的是阿迦门隆率队前去攻打特洛伊,走在路上时,为了海上生风,助他的船队前行,他杀了自己的女儿奉献给神。这件事使他的妻子怀恨在心,决心复仇。

    十年后,阿迦门隆的军队打下了特洛伊,得胜回朝,而她的妻子被抛弃在家里十年,早已有了一个情人。这个情人的父亲跟阿迦门隆的父亲有仇,于是这个情人跟阿迦门隆的妻子联合起来,设计谋杀阿迦门隆。

    他们恭维阿迦门隆,说特洛伊战争之所以能打胜,完全归功于他。他们还劝说阿迦门隆从长长的红地毯上走进家门。阿迦门隆生性骄傲,听了恭维更是飘飘然,觉得自己当得起这些吹捧和待遇,于是他没有象凡人那样安静地回到家中,而是象神那样踩着红地毯进了家门。

    他的傲慢和目中无神触怒了天神们,神借助于他的妻子之手对他进行了惩罚:他在洗澡的时候被自己的妻子和妻子的情人谋杀了。

    这个故事可以说符合韦氏词典对悲剧的第一个定义:写的是 the downfall of a great man 。

    第二类悲剧最古老、最具代表性的当然是 《俄底浦斯王》 ,就是黄颜曾引用过的那个杀父娶母的故事。

    俄底浦斯出生之前,他的父母就得到神谕,说他们的儿子将会杀父娶母,篡夺王位。他的父亲为了避免这一厄运,命人将刚出生的俄底浦斯杀掉。但那个奉命杀他的人起了怜悯之心,没有杀死他,只是把他扔在了山上,被邻国的牧羊人捡走了。

    俄底浦斯在邻国长大后,也得知他命中注定将杀父娶母。他为了逃避这一命运,离开自己的父母 ( 实际是养父母,但他不知道 ) ,以为逃得越远越好。结果他在路上与自己亲生父亲及其随从发生冲突,失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后来他又因为解答了人面狮身怪物司芬克斯的谜语而获得了执掌王位、娶王后为妻的待遇,于是在无意中实现了杀父娶母的神谕。

    俄底浦斯王的结局很悲惨,他跟自己的母亲结婚后生下了几个孩子。若干年后,他的王国遭受天灾人祸的侵袭,哀鸿遍野,他发誓要查出灾难背后的原因,最后终于查出那个原因,就是他自己。他亲手弄瞎了自己的眼睛,把自己放逐到荒山野岭里去了。

    这个故事符合韦氏词典对悲剧的第二个定义: a conflict between the protagonist and a superior force (as destiny) and having a sorrowful or disastrous conclusion that excites pity or terror 。

    说 《阿迦门隆》 是性格悲剧,是因为阿迦门隆的 DOWNFALL 是他的骄傲自大引起的,而骄傲自大当然可以看成是一个人性格的一部分。

    说 《俄底浦斯王》 是命运悲剧,是因为俄底浦斯的命运是神祉们早已为他定好了的,他虽然知道这个预言,而且尽力逃避了,但神设定的道路,人是无法避免的。

    用我们现代的眼光来看这两个悲剧,我们可以说这是古希腊的人在试图解说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

    我对“性格悲剧”是没有什么兴趣的,因为那种故事里的悲剧人物就 DESERVE 一句话:“这是你自己造成的,活该”。如果我不得不看这样的故事,我的注意力大多是在悲剧人物的悲剧性格是怎样形成的上面。

    关于性格和命运,我会在另一篇里谈到,这里就不多说了。

    “性格悲剧”不能打动我,能打动我的是所谓“命运悲剧”。我已经说过,我写这几个长篇故事,主要因为被故事打动了,所以我写的都是“命运悲剧”,也许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悲剧,因为不是文学作品,但都含有命运悲剧因素。所以我写的都是被命运铁拳击中的人,在困难甚至痛苦的情况下,所展现出来的美好的一面。当然这个美好是基于我的定义,你 不用也觉得美好。

    《十年忽悠》 里被命运铁拳击中的,当然是 ALLAN 。他被无端抓进收审站,受尽折磨,几乎残废。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那 49 个日日夜夜的,他自己后来很少讲到那些事。他在收审期间和自由之后的表现,是值得我钦佩的。就像小昆说的那样,他想得更多的是别人,而不是他自己。他没有就此沉沦,或者变得冷漠无情,他仍然是一个充满爱心的人。这是他打动我的地方,也是我有兴趣写这个故事的原因。不然即使闲得无聊,也可以写别的。

    《山楂树之恋》 里被命运铁拳击中的,首推老三。他年纪轻轻就被白血病夺去了生命,他在死亡面前表现出的真善美打动了我,所以我有兴趣把他的故事写出来。
    那个故事里的静秋,也可以说是被命运铁拳击中的人,生不逢时,怀才不遇。她和她的家人在经济窘境中努力奋斗,互相关心,很令我感动。静秋的一生可以说遭受了无数次命运铁拳的打击,但她成长为一个坚强自信、聪明睿智、乐于助人的女人,令我敬佩。

    《不懂说将来》 的男女主角,在我看来,都曾被命运铁拳击中。他们在某个特定的情况下,做了某种错误的选择,走了某种错误的道路,他们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他们在困境当中也显示了他们性格中令我感动的一面:他们仍然保持着一颗爱心,为了他们所爱的人,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

    这就像那首歌里唱的那样:“人浮浮沉沉在世,活着是为自己,而我爱你却多于一切。”海伦为了女儿,男女主人公为了彼此,都是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包括自尊、前途、自由甚至生命的。这在这个很多人“活着只为自己”的年代,是很难能可贵的。

    可以说,他们所做的错误决定,如果不是处在那样的环境中,就不会有那样的决定。这也就是 BENNY 说过的那句话:生错了地方,长错了地方,做错了选择,走错了道路。

    我只能说,如果我处在那样的环境中,恐怕也聪明不到哪里去。也许我会犯同样的错误,也许我会矫枉过正,犯了另一个方向的错误。所以我看这个故事,更多地是看他们怎样为走出困境而奋斗,而不想简单地把这个故事定义为性格悲剧,然后为每一件事指责他们当初所作的错误决定。

    我的父亲曾经说过:“写小说写到作者需要自己跳出来,解释自己小说的主题和意图了,那就是写失败了。”他的意思是说,写得好的小说,是不需要作者告诉读者“我这篇小说的主题是 XXX ”的,读者自己就会看出来。

    所以说,我写这三个故事都写失败了,因为我明明是写“命运悲剧”的,结果看故事的人看成是“性格悲剧”了。

    看忽悠的时候,指责 ALLAN 的人比批评收审制度的人多;看山楂的时候,指责静秋的人比批评文革的人多;看将来的时候,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千夫所指,都是海伦,骂她“活该、傻、笨、呆、愚蠢透顶”的大有人在,但没有多少人认为她的困境与中国社会对女性的不平等待遇有关,或者与某类男人的大男子主义和愚昧无知有关,或者跟农村封建迷信的复辟有关,或者跟“法西斯”式的子女教育有关。

    有人说,噢,你是要我们抨击这些东西啊?那你怎么不早说呢?

    我没有要你抨击任何东西,我只是不愿看到你把这个故事当成一个“性格悲剧”,而看不到社会和环境的因素。

    还有的人说,我这样严厉责备海伦,是为了她好。关于这一点,我会写一篇 《也说忠言逆耳》 ,这里就不多说了。

    为什么我不赞成把我写的故事当成“性格悲剧”呢?第一,因为我不是那样写的,所以我不希望你那样误解;第二,我认为把我写的故事当性格悲剧没有什么好处。

    从某种意义上讲,把任何故事当成性格悲剧都没有什么好处,除非你是想探讨性格的成因。不然的话,如果一个悲剧是别人的,而我们认为那是一个性格悲剧,我们的同情心就会大打折扣。即使不说出来,我们心里想的也就是两个字:“活该”。至多加一句:都是你自己造成的,谁叫你性格如此的呢?

    如果是我们自己的悲剧,而我们认为那是一个性格悲剧,我们会更加沮丧。怪谁呢?只能怪我们自己,肯定是我们性格上有问题,才会发生这个悲剧。但不可否认,生活中有些事是我们自己无法掌握的,没有弄清悲剧到底是怎样形成的,就盲目地吸取教训,很容易造成矫枉过正。

    很多爱情婚姻不幸的女性之所以思想上那么痛苦,心灵上负担那么沉重,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有一种失败感,有一种怪罪自己的心理,觉得是自己不值得别人爱,是自己没有成为一个好学校,所以没有培养出一个好丈夫。这实际上就是把一个需要双方努力、社会支持的东西当成是自己一个人就能搞定的东西,把半性格半命运的东西当成了全性格的东西。

    把爱情婚姻的失败归结于自己个人的原因,归结为自己的性格不好,外表不漂亮,年龄不年轻等等,有时并没有什么积极意义,因为很多东西是你无法改变的。在很多情况下,爱情婚姻的不幸是因为运气不好,遇人不淑,而日渐堕落的社会风气使得男男女女都很容易移情别恋,人本身那种“远是亲家,近是冤家”的习性也会把往日的恩爱夫妻变成索然无味的一对男女。

    但你不必强求自己对这些东西负责。在爱情和婚姻还能挽救的时候,尽可能地做些积极努力。而当爱情婚姻已然随风而逝的时候,就不必反复责备自己了,因为责备于事无补,不如相信有些人是不可造就的,有些感情是无法挽回的,有些眼睛是不懂欣赏的。搞定。振作精神,去寻找一个可以造就的或者懂得欣赏你的人。

    即使永远也没有找到这样一个人,也不应该当成是性格悲剧,用平凡事里海燕的话说:“即使是一幅名画,也不一定有人欣赏。”

    有人说了,对任何一个故事,读者都会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为什么怕别人有不同看法呢?

    我不怕你有不同看法,即使你认为太阳是方的,我都不会干涉,也不会为那操心。但我不希望你的那个不同看法是因为对我写的故事的误解造成的,或者是因为对我写的故事的误解强化了的。所以我花点时间解释一下,声明一下。

    我无意争论,我只想解释,我写这篇,只是想告诉你,我写的这三个故事,都是含有“命运悲剧”因素的故事。

  26. 自从看过十年忽悠,撂下点小毛病,既想看艾米翻烧饼又担心男、女有情人被忽悠得好事多磨,再加上看别的知傻一番猜测推理,故事中的人一动心、动情,我一颗心就被吊得忽上忽下,心动似狂潮:)

  27. 今今和卫国终究也没能走到一起,是什么分开了他们?
    今今勇于追求她的爱情,看得出卫国也喜欢她,但却有些退避躲闪,不肯突破防线。难道他已有牵绊,无法随心所欲地去追求爱情?
    读了艾米的《性格悲剧与命运悲剧》,觉得这个故事会含有命运悲剧因素。

  28. 从容笑看云起

    回复艾米:
    艾米,我当时说“性格决定命运”,是因为我感动于今今对爱情的勇敢追求,也许可以促成他们幸福的未来。当时也是有感而发,呵呵。

  29. “把炒菜里的瘦肉都夹给她,把她不吃的白菜帮都吃掉了。”
    卫国好会宠人啊。

    “我自己都不知道在看什么—”
    卫国也是很想‘侵犯’今今的。

    他提议说:“如果你不想跑那么远,我可以找个脸盆给你—-”
    卫国有经验,可以肯定曾经有人在他那儿留宿过。卫国又帅又幽默,今今上一次课就被吸引住了,肯定以前也有人被迷到过。

    田丽霞想帮忙打听这件事是不是一把枪?

    这一集看得我很难受,忍不住注册了冒个泡。

  30. 艾米,你怎能说你的故事失败了呢,我们看到的都是被命运铁掌击中下的人人性的美好,当然,还有爱,永恒的,超越生死的,闪烁人性光辉的,不管哪一种,只是表现的方式不同,却是同样的美好,同样的让我们感动,给打击我们的命运以有力的回击;

  31. 回复“从容笑看云起”: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强调“有感而发”,“有感而发”就能justify你的观点?还是“有感而发”所以我不能反驳你?

  32. 再回复“从容笑看云起”:

    “性格决定命运”是个不正确的说法,无论你是用来表彰一个人,还是用来批评一个人,都是不正确的。

    你大概以为你是在赞扬今今,所以那样说就成了正确的,而我就不应该反驳你,说明你还是没搞明白。

    你的父亲经常殴打家里人,你从小受到父亲的打骂,但那不是你的性格决定的。

    我的父母从来不打骂我,我从小受到他们的宠爱,但那也不是我的性格决定的。

    汶川地震中很多孩子死去了,他们的什么性格决定了他们会有这样的命运?

  33. 我觉得卫国是单身,很爱今今,除了亲吻没有进一步行动是因为担心今今的父母不同意他和今今好,另外稍微有点自卑。

  34. 今天不在原创上《竹马青梅》,汉代蜜瓜小泥山之流就精简到只发一个贴了。昨天可是在《竹马青梅》上压了几十个贴的。
    ———————————–
    • 《外嫁指南》10 豪门八卦史 麦奇文外传(上) -汉代蜜瓜- ♀ (4791 bytes) (114 reads) 12/15/09

    • 先顶再问: 既然出了个那么巨大的豪门,你这个指南的普适性会不会打? -还是没笔名- ♂ (0 bytes) (11 reads) 12/15/09
    • 为什么我们要同情杨元元 -我欲因之- ♂ (352 bytes) (616 reads) 12/15/09

  35. 很喜欢这段话: “一个人的一生就是一个寻找合适的“度”的过程,就是一个反复探索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与客观限制之间相互关系的过程。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一个人的性格所能决定和改变的东西也是有限的。有的时候,你奋斗就能达到目标,那时你应该努力奋斗;但另外的时候,无论你怎么奋斗,也不可能突破某种客观限制,如果那时你还做无谓的奋斗,或者把失败归咎于自己奋斗不够,性格不好,都只能使自己更加沮丧,把自己圈进死胡同。”

    谢谢艾米和平凡事中的海燕的智慧。

  36. 唉, 卫国应该有难言之隐! 我真得好难受!!!

  37. 谢谢艾米. 读了你的”也说性格决定命运”, 真是受益非浅!

  38. 跟读+学习,谢谢艾米!

  39. 我猜卫国可能已经有妻子了,所以才这么克制自己的爱意,这是多么痛苦的呀!

  40. 好个今今,攻城掠地,一往无前哪!

    卫国半推半就中,眼看要被拿下了。。。艾米寥寥几笔,就把个火爆场面勾勒的让人心里抓挠不下!

    感觉卫国如果已经结婚并身在婚约约束中,应该不会等二人发展到这个地步才向今今交代。今今的一腔少女情怀,从开始就明明白白,以卫国对今今的怜惜爱慕,和对今今母亲的敬重,他不会故意这样做来伤害今今,“约会”几次了还没告诉她真相。

    也许卫国真的很迟钝,开始真的没有察觉今今的心思?也许他太自卑,事情发生了还不能相信今今的爱意?也许他很天真,相信两人重聚不过是重温童年的情谊?也许他每次见今今前,都打算好好和今今说清楚,但是一看到今今满怀期望的眼神,就无法讲出残酷的真相?

    我猜卫国的情况是折中的,即他还没有结婚,但是有了社会认可的未婚妻,但他内心还在是否接受这个未婚妻的问题上斗争,今今的出现在他内心燃起的激情更使他充分认识到自己对合法女友情感上的抗拒。

    或者卫国的婚姻貌合神离,两人在分手过程中。卫国自感配不上今今,更加上父亲当年对今今一家伤害至深,他已经不能毫无保留地回应今今了?

    在故事里,我们看着今今长大,但卫国经历了些什么,还都是大大的未知。期待又担忧,唯有祝福二人。。。

  41. 谢谢艾米. 读了你的”也说性格决定命运”, 真是受益非浅!

  42. 此心安处是吾乡

    谢谢艾米. 读了你的”也说性格决定命运”, 真是受益非浅!

    今天竟然上了新艾园,而且还能留言,真是意外之喜!

    以前我一直爱说“性格决定命运”这话,现在看了艾米的文章,真是受益匪浅!学习了!

  43. 今今真是个勇敢的姑娘,喜欢。
    但是边陶醉边替今今担着心—卫国到底有什么障碍在那里?是不是后来田丽霞真给打听出来什么事?
    但愿我们只是担心…

  44. 谢谢艾米,好期待下文

  45. “性格决定命运”是很多人存在的误区.龙应台在她的这本书里还感慨万分,说人到中年才明白”性格决定命运”呢.
    我也是读了艾米的文章才明白其中道理.艾米”不干涉他人的活法”的理念是我信服并受益非浅的另一个理念.

  46. 二人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如果卫国真有什么顾虑的话,再不说出来可能会对岑今造成很深的伤害,岑今明显已经陷得很深了。
    看着二人现在的浓情蜜意,又想到日后二人未能相守,眼泪就止不住了……

  47. 边陶醉边替今今担着心—卫国到底有什么障碍在那里?- zt

    谢谢艾米和平凡事中的海燕的智慧。真是受益非浅! – zt

    “今天不在原创上《竹马青梅》,汉代蜜瓜小泥山之流就精简到只发一个贴了。昨天可是在《竹马青梅》上压了几十个贴的。” — 她们就是你分析的那样.

  48. “有的时候,你奋斗就能达到目标,那时你应该努力奋斗;但另外的时候,无论你怎么奋斗,也不可能突破某种客观限制,如果那时你还做无谓的奋斗,或者把失败归咎于自己奋斗不够,性格不好,都只能使自己更加沮丧,把自己圈进死胡同。 ” — 说的太好了. 我曾把自己差一点儿圈进死胡同.

  49. 艾米写得太好了。真的是好文经得住看。百看不厌。每次看都有收获,都有发现。

    谢谢艾米分享!

  50. 嗯,有可能和当初腾飞一样,有了一个大家眼中的女朋友,自己觉得不是意中人,但是迫于舆论,无法分手。
    我工作的第一个单位地处偏僻,有很多思想古董的人。有姓曾女同事和同科室一男的貌似拍了一段时间拖,估计女方觉得不合适,分了。他们的女主任说:小曾和别人谈了恋爱,怎么不结婚,太不道德了!我听说这话简直傻了,当时是1999年。
    今今和卫国这段应该是70年代末吧,周围人的看法估计和我的前同事女主任一样。

  51. 回复西玛:

    今今和卫国这段是87,88年左右。那时还有很多人像你那同事的女主任一样思想。

  52. 我也觉得卫国是“名草有主”了,看得心里忽忽悠悠的。那句“真想永远这么站下去”听着有点凄凉。

  53. 有些人认为我写“也说性格决定命运”是为海伦平反,因为海伦是我的朋友,她们赞我为朋友两肋插刀:)

    实际上,我只是表达我对这个说法的看法。我认为“性格决定命运”的说法不对,我就写帖子表达我的看法,这跟有人批评我的朋友还是表扬我的朋友无关。

    这次提到“性格决定命运”的人,是在表扬今今,但我同样不赞成这个说法。

  54. 要在艾园待,就要学会分清“情”与“理”,不要把“情”与“理”混为一谈。

    我很早就说过,即便你刚把我从火里救出来,我听到你说“性格决定命运”,我也会反砸你。你救了我,那是情,我会感谢,我会报答。

    但你说的“性格决定命运”是不正确的,我反砸你,是在跟你讲理,那跟情不相关。

    如果你把“情”“理”混为一谈,或者以“情”代“理”,那么你一受到反砸,就会很难受,就会为曾经那么喜欢艾园和艾米而后悔(这是那些EX知傻的共同感受),白痴一点的,就会把自己从前对艾园和艾米的喜爱全部否定掉。

    但你其实不必为此难受,我不过是在指出你的观点不对而已,跟你曾经救过我无关,我并没忘记你的恩情,我只是不会以情代理而已。

  55. 真想问问petal 以下的故事发展啊:)

  56. 22和23真好看,我都看了起码5遍。看的是既甜蜜又心疼,看到他们这么温馨,但又知道他们后面(不是最终哦,心里还是希望他们绕了一圈儿,最终还是白头偕老的~~)没能在一起。今今那么渴盼和卫国在一起,卫国又那么辛苦的隐忍,心里真的真难过。
    个人感觉卫国应该不是仅仅担心不能给今今一个未来,应该还没有结婚,但有难言之隐。再次大胆猜测一下,卫国是因为爸爸的政治前途有个政治联姻(?或其他类似)的未婚妻在那里的,他爱今今,但又有婚约和爸爸的前途在那里,所以他爱今今,但又怕伤害了今今,他就这么一直拖着不结婚,然后就64,然后就爸爸的前途,然后他只好结婚了,和今今彻底分开了。。。后来2个人都到了美国,最终还是“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期待下一集,下下集,呵呵,很贪心的想看。

  57. 艾米的“也说性格决定命运”分析的很到位,也澄清了我对这个认识上的误区,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去理性分析过。谢谢艾米!

  58. 艾米,支持你!
    在你所写的三个故事中,主人公都曾被命运铁拳击中。他们在特定的情况下,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们在困境当中仍然保持着一颗爱心,为了他们所爱的人,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这尤其令我们感动。
    更令我感动的是艾米的真性情。治学态度严谨,坚持真理,爱憎分明。真理越辩越明。你的故事和反砸文使我们受益匪浅。
    谢谢艾米!辛苦了!

  59. 支持艾米!
    艾米反砸的,是观点。

  60. 21、22、23我都是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生怕一句一句看太快了,一下就没了。可就这样,还是觉得短。

  61. 她很敏感地松开了楼他的手,有点生气—–应该是"搂"

    我觉得卫国可能认为他们在校园里算是师生关系谈恋爱不太好,而且也会对今今成绩的公正性有影响吧!

    看到这里,我虽然知道今今的第一次婚姻不是跟卫国,但我总希望这个故事能象《十年忽悠》一样,最后是个美好的结局!

  62. 读这么美好的故事,还能获取人生的智慧。对艾园,不仅是着迷,还是贪恋!

  63. 我经常为艾米的智慧和勇气折倒。
    有段祈祷的话说:神啊,请给我勇气让我丢掉我该丢掉的,请给我耐心忍受我该忍受的,请给我智慧分清这两者的区别(大意如此)。
    艾米是首先有智慧去分清情理,然后是有勇气去说该说的,并有耐心把这些东西掰碎了讲给很多浆糊脑袋或曾经的浆糊脑袋(我也曾经是)听。
    对恶意批评我自认是有反驳的勇气的,对于裹了糖衣的似是而非的评论,我通常是当时就反应不过来,或是反应过来了碍于情面,不作一声。像艾米这样的女子,真是从未见过。

  64. 艾米 // 十二月 15, 2009 在 8:59 下午
    回复西玛:今今和卫国这段是87,88年左右。那时还有很多人像你那同事的女主任一样思想。
    搜索了一下,最后一批工农兵大学生是1976年。一般能推荐上大学的都是积极分子什么的,就算家有背景,下乡的年限不会太少。那么卫国上大学时至少是18、19岁了,11、12年之后和今今相遇,怎么算也是30岁了。30岁还不结婚的人,当时有多少?加上又是教马哲的,我的经验是大学里教马哲的人多数思想古董,处于那样的科室氛围,今今也没有出现,我认为,卫国一定是结婚了。如果没错,啊呀真是太难过了。

  65. 看痴了。。。

  66. 记得21回里说过,卫国回过E市去看今今, 卫国爸爸想通过卫国读书改变今今妈妈对他们的印象(当然,这是军代表自己的想法).
    所以,可以想象,卫国对今今应该是念念不忘的.是不是卫国的工农兵身份是女友/未婚妻帮忙的?所以卫国虽然喜欢今今,却不敢深入发展?
    胡乱猜猜….

  67. 艾米的文字真是耐看,再读一遍发现自己第一印象太过草率,对卫国不够公平。。。

    几次见面称为“约会”,只是今今的看法; 两个人虽然手牵了又牵,但卫国并没有别的主动暧昧之举,连今今在室友面前也承认,“我们又不是–在谈恋爱”—-她只是“堕入情网”了。可见在今今的“大跃进”举动之前,当事人卫国还可以相对坦然地以哥哥的身份和今今见面,牵牵小手。

    当今今坐上卫国自行车后搞突然袭击时,卫国把车从马路这边“开”到另一边。这种过度反应表明不论内心对今今是什么样的情感,他并没有事先“预期”到今今会对自己大胆“进攻”,也没有在潜意识中顺理成章地接受今今的示爱。

    卫国被今今的这个举动深深地激发,此后一天如同坐上了情感的过山车。如果说在此之前,在只是牵牵手的可兄妹可情人的情况下主动爆料自己不如意的婚恋现状,似有故作撇清或自作多情之嫌,而在两人情感爆发爱欲交缠之际,对卫国来说已经不只是交代清楚事实就可以摆脱责任全身而退这么简单了,因为今今已经错过了知情选择的第一个机会。

    当然,这个“无记名猜想”是建立在卫国确有难言之隐的假设上的。历史表明,无记名猜想被无情地否定了N次,那还怕再错一次么,呵呵呵。

  68. 一篇文章,一段话语,可谓:仁者看仁;智者看智~~。
    引用楼上知傻的话就是:“贪恋”、“受益匪浅”~~~
    艾米的文章往往让我们投入其中,情不自禁,感文中人物喜之喜,忧之忧。我是一个懒人,语言、文字又欠,今却忍不住多说一句,来的朋友,喜欢你就多看看,偶感一言;不喜欢请自觉走开,别妨碍。

  69. 艾米,如有不妥请删,谢谢!辛苦啦!

  70. 我猜由于某个在卫国看来是不可抗拒的因素存在,他本没有打算与今今有什么,他只是沉醉、重温着与今今之间美好的儿时情谊。

    他没想到的是,今今是个为爱而生的女孩,为了爱可以不顾一切。今今排山倒海式的爱,也同样让卫国着迷,可能他确实是个爱方面的新手,但不排除他与人交往过。

    卫国也很在意今今的感受,他说过,如有必要,他还会为了今今去偷!那么把“属于”于别人的、自己的心偷回来,交给今今,估计卫国也做得到!

  71. 艾米分析得太好好!我周围失婚的朋友往往“把爱情婚姻的失败归结于自己个人的原因,归结为自己的性格不好,外表不漂亮,年龄不年轻等等”。甚至一些背叛的男人还把自己出轨的原因归罪于妻子太能干,给自己造成太大的压力或者睢不起自己,伤害了自己的自尊心,所以要用找一个‘看得起’自己的女人”等等。我们也找不到劝解开导朋友的语言,陪着朋友流泪难过。我们往往把这些归结于自己的运气不好,命运不好。同时,也对现实社会的物欲横流,是非颠倒,道德沦丧非常无奈。
    我要把艾米的话拿来送给我的朋友:你不必强求自己对这些东西负责。在爱情和婚姻还能挽救的时候,尽可能地做些积极努力。而当爱情婚姻已然随风而逝的时候,就不必反复责备自己了,因为责备于事无补,不如相信有些人是不可造就的,有些感情是无法挽回的,有些眼睛是不懂欣赏的。搞定。振作精神,去寻找一个可以造就的或者懂得欣赏你的人。
    即使永远也没有找到这样一个人,也不应该当成是性格悲剧,用平凡事里海燕的话说:“即使是一幅名画,也不一定有人欣赏。”

  72. 我也常爱说: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是在电视剧里学的,当时觉得很有道理,现在看了艾米的“也说……”。忽觉得这句话说的太顺其自然,太逃避了。

  73. 从头再看,今今从语言到肢体向卫国坦露自己的爱意的时候,卫国的瑟缩不前的原因,原来是他的已婚身份。卫国是爱今今的,从小的梦想可以成真,却不能放开去爱。理智上卫国知道不能,但感情上却不由自主。即使短暂的拥有也是美好的。卫国极力克制自己,使伤害降到最低最低。

  74. 我是一片云

    [下一次出去吃饭的时候,她就开始实施她的推进计划。坐上他自行车的后座,他骑了一段,她就将一条胳膊搂在他腰上。

    他的车突然一下从路的右边冲到了左边,差点撞在一棵树上,他赶紧稳住笼头,从路左回到路右。

    她明知故问:“怎么啦?你怎么差点撞树了?”

    他没回答,故意走了几个之字形。

    她知道他在掩饰,不禁暗中偷笑,看来还是个新手。

    过了一会,她索性将两条胳膊都圈在他腰上,这次他没去撞树,但她感觉得到他很紧张,腹部的肌肉都绷紧了。

    她很喜欢这种效果,他越紧张,就越说明他是个新手。

    这样搂着骑了一会,他伸出左手,把她的左手往下摘,她很敏感地松开了搂他的手,有点生气。

    过了一会,他又向后伸出左手,仿佛在寻找什么。她把自己的左手递过去,他拉着她的手,圈到自己腰上。

    她不生气了,把右手也用上,两臂搂着他的腰,头靠在他背上,感觉醉醺醺的。

    但她实在不想在这个拥抱阶段熬一个月,她想推进到接吻阶段,就当拥抱接吻是同一个阶段的,不行吗?怎么可能拥都拥抱了,却不接吻呢?那不是像吃饭不吃菜一样不完整吗?再说她跟他从小就认识,他很多年前就抱过她,那不等于她在拥抱阶段已经停留过很长时间,可以推进到接吻阶段了吗?]
    再读一遍,上述一段有关今今与卫国的互动,如身临其境地目睹今今含蓄而巧妙地示爱,体验着卫国在情感与道德之间的挣扎。

  75. 只想问一句,为什么看不到21、22呢?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