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友友:有关《蜗居》的实验报告

前段时间,不断有人来请艾米黄颜写一点关于《蜗居》的评论,但他们早年学文学时写评论写腻了,所以都不愿写,问我这个不会写小说、只会写总结的人有没有时间写几句,于是我就写了几句,就是我那篇《“蜗居”写得好,但我不爱看》。

写完之后,我传给艾米看,请她决定要不要贴出去,因为我是贴在艾园,惹出麻烦将会是艾园的麻烦。

艾米黄颜都同意贴,说他们不怕麻烦,就当是一次实验。

实验目的是什么呢?

当然是增加一个认识人心人性的机会。

下面我就干干我的老行当,对我观察到的现象做个总结,重点谈谈“二类份子”的反应。

我这里说的“二类份子”,指的是我在《“蜗居”写得好,但我不爱看》里对文化智慧分类中的第二类,也就是六六那一类,是深受中国旧文化影响的人。这类人,往往只知中国文化,不知其他文化。即便是中国文化,也不是系统地学习研究过,只不过是从小生活在中国文化的氛围里,潜移默化东鳞西爪地知道一些而已。有些“二类份子”在海外生活几十年,但却一点不了解所在国文化,也不知道不同文化各自的优缺点。

请不要一看见“旧文化”几个字,就联想到“旧社会”,仿佛自从“新中国”成立,中国的旧文化就摇身一变成了中国新文化一样。“新中国”是成立很多年了,但中国文化仍然是旧的,不是公民文化,不是民主文化,而是脱胎于封建社会、又混入了供铲法西斯主义”的畸胎文化。

我在《“蜗居”写得好,但我不爱看》里是这样定义“二类份子”的:

“2、 “爱国型”:不一定鼓吹“没有供铲党,就没有新中国”,但始终坚信中国的月亮比美国的圆,中国的文化比西方的好,不管祖国(=他党)妈妈对咱多么坏,如果有(外国)人攻击咱们的“国家”(=他党),咱们还是应该反击那些人”

由于我在上篇文章里并没“攻击”咱们的“国家”(=他党),所以“二类份子”这次的反应不包括这方面,更多地体现在思维方式上。当然他们也不一定直接使用“中国的文化比西方的好”这样的字眼,但他们的反应表现出他们在思想上是固守中国旧文化的。

“二类分子”的反应大致有以下几种:

1)诛心:

“诛”是“诛杀”的意思,所谓“诛心”,就是诛不倒你的文了,就诛你的“心”,也就是驳不倒我文章里的论点了,就拿我的动机说事,试图从动机上搞垮我和我的文章。

“诛心”的人,不看我文章的论点是否正确,论据是否翔实,论证过程是否合乎逻辑,而是跳过文章本身,只恶意猜测我的动机,毫无根据地给我戴上“嫉妒”等大帽子,以达到否定我文章的目的。

“诛心”是中国旧文化里的糟粕,是中国政坛文坛等乱七八糟一切坛的惯用手法。

这一招,供铲党毛某东是玩得最熟练的,玩了快一个世纪了,玩死玩残了不知多少人,把中国的人均GDP(2008年)玩到了世界排名第106位(1949年世界排名第100,还在继续玩。大家只要回顾一下建党建国以来的历次“路线斗争”,你就会发现“两条路线”上的人都是玩“诛心”这一套。

《竹马青梅》生动地描写了反右中的诛心法:你写的是不是事实不重要,我诛不倒你的文章了,我就诛你的 心。你写这篇文章是什么动机?你为什么要向党进攻?你说你是响应党的号召,帮助党整风?胡说!我们的党风好得很,即便不好也是我们党内的事,要你这个党外 人士帮什么助?我是号召你们向党提意见了,但我那是“阳谋”,不是“阴谋”,我就是要看看你们谁的肚子里藏着反党的坏水。你向党提意见?动机就是搞垮共产 党。来人啊,给我拉下去,戴上右派帽子,发配到穷乡僻壤去改造。

当然,普通的“二类份子”还没“我党”这个权力,所以他们诛心的方式没这么血腥。他们驳不倒我对六六的分类,于是就指责我和艾黄:你这是借六六的名气吸引眼球,打响自己的知名度”“你眼红人家六六的成功了吧?”

我自己就不说了,如果说我有什么知名度,那也是靠艾黄打响的,如果我写了文章,贴在自己博客,哪怕是写六六的,也没多少人去看。现在之所以还有几个人看,是因为我贴在艾园,所以吸引眼球的是艾黄,而不是六六。

那么艾黄想利用六六提高知名度吗?

如果艾米想吸引眼球,增加知名度,她可以回国去签名售书,也可以接受中外媒体的采访,或者把自己的玉照公布在网上,那不都比在博客贴篇文章更来事吗?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六六接受的最不得了的采访媒体是新加坡某华人报社,而艾米拒绝掉的采访媒体则是《纽约时报》这样的报纸

艾米的《山楂树之恋》已经红了几年了,得的奖比《蜗居》多,正在被翻译成多种外国文字,还有著名导演张艺谋抢去拍摄电影,这些难道不比《蜗居》更响亮?

像这种驳不倒我对六六和艾黄的分类,却试图从动机等方面贬低我和艾黄的无赖手段,就叫“诛心”

诛心能不能搞垮人?能!在中国尤其能,因为中国人大多信奉旧文化,拿到一篇文章,首先不是看人家的论点论据论证对不对,而是钻究人家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如果钻究的结论是“动机不纯”,就不用再读了,直接把文章枪毙掉。

毫无疑问,这样的文化是不利于真理的传播与推广的。要给对手戴个“动机不纯”的帽子,实在是太容易了,因为动机这玩意,看不见,摸不着,“二类份子”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不管你传播的是什么真理,“二类份子”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枪毙掉。

2)诛德
诛德”这个词是我仿造“诛心”自创的,意思是撇开文章的内容,只从作者的“德”上搞垮作者和文章。

这也是中国旧文化的糟粕,在文革期间发挥到了极致, “知识越多越反动”“无知不要紧,只要有德就行”之类的谬论深入人心,以至于几十年后的今天还有人高喊这些愚昧的口号。

什么叫“反动”?如果“反动”就是“反供铲党而动”,那么“知识越多越反动”还真能成立,因为文革期间的供铲党文化是反智的文化。但如果说“反动”就是 “反历史潮流而动”“反自然规律而动”,那么知识越多怎么可能越反动呢?“反历史潮流”“反自然规律”的东西,根本就不能成为知识,只能成为“反知识”。

“无知”的人又怎么可能有德?他连是非都分不清,连“德”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有德呢?无知的人必然无德,在一个尊重知识,依赖知识的社会里,无知就是最大的无德。

愚昧乃万恶之源。

这几年,有不少人拿艾米的“德”做文章,批评艾米“不会做人”,都是基于“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谬误:既然艾米文章写得这么好,出版了这么多书,那么她“做文”是没问题的了,而凡是“做文”没问题的人,“做人”必然有问题。

那些说艾米“做人有问题”的人究竟能拿出什么证据来呢?他们拿不出任何证据,因为无论“做人”是什么意思,艾米都做得很好。她有一儿一女,她遵纪守法,她 工作出色,她爱情婚姻美满,她事业有成,为人低调,不贪图名利,对读者一诺千金,不干涉他人活法。你还能找出比艾米做人做得更成功的作者来吗?我相信没 有。

况且我写的文章,与艾米的做人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你不能指出我文章有任何问题或漏洞,你就应该承认我写得对,写得有道理,而不应该横扯做人”的事。

一个社会,如果充斥着这类“知识越多越反动”“无知不要紧”的白痴,是很难进步的,即便物质生活水准提高了,人们的精神生活仍然可以停留在极其落后的状态中。

3)诛实

诛实”也是我仿照“诛心”自造的一个词,意思虽然承认你说的是事实,但却认为你不该说出来,你说了,就因此判你的罪,诛灭你。

有人总结说,中国旧文化的最大特点就是玩虚的”国与国之间,单位与单位之间,人与人之间,讲的不是理, 而是礼,谁是谁非不重要,谁对谁错不重要,重要的是彬彬有礼,说准确点,是“显得”彬彬有礼,是让大家认为你彬彬有礼,只要你大面子上彬彬有礼了,哪怕你 转身就骂娘,或者背后捅刀子,也没关系。但如果你当面就要坚持真理,驳了对方的面子,那你就大逆不道,就有人要诛灭你了。

有的读者看了我文章的前半部分,感觉条条赞同,嗯,对《蜗居》的评价很精辟,我也不喜欢看《蜗居》,因为没有美感。

但从我对智慧分类那部分开始,这些人就觉得“变味”了,为什么?因为我把六六划在了“二类 ”里,而把艾黄划在了“最好”的那类里,让他们觉得我太不谦虚了,你怎么能说自己是最好的一类呢?你作为艾黄的朋友,也不能说他们是最好的一类,你应该等别人来说,那样才显得你们有风度。

这就是“玩虚的”,诛实。

我完全可以不提艾黄,换成drunkpiano来做第四类的例子,保证有些“二类份子”就不会认为我“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但我偏偏要以艾黄来做例子,就是想看看哪些人是“二类份子”,爱玩虚的。

先不说我并没说哪类最好,也不说我并没把我自己划在“最好的”一类的,现在先假设我是说了第四类最好,而且把自己划在最好的一类里了,那又怎么样呢?你首先应该核查一下,我究竟符合不符合最好那一类的特点,如果符合,那么不管是我自己划分的,还是别人划分的,你都得承认我划分得对。如果我不符合最好的”那类的定义,那么不管是我自己划分的,还是别人划分的,都是不符合事实的,你高兴说我“不谦虚”也好,说我“太把自己当回事”也好,说我“白痴”也好,我都接受。

但“二类份子”说不出我的划分有什么问题,甚至根本就不懂我的划分,但他们坚持认为我不应该把艾黄划在“最好的”那一类,在 心里划划可以,私下里说说也可以,就是不该写成文章,公开贴出来,你应该等“群众”来说艾黄属于第四类,如果“群众”没这觉悟,你可以私下发动几个“群 众”来说这话,就是别自己说。你自己说自己属于最好的一类,或者说你的朋友属于最好的一类,我们就要认为你“太把自己当回事”,我们就觉得你“变了味”, 我们就要对你口诛笔伐。

早在艾米写《山楂树之恋》的时候,就有人建议说:“你不要亲自反砸,你等我们粉丝来帮你反砸,那样就显得你谦虚一些。”

但艾米是不会玩这种虚招的,她实事求是,坚持真理,如果她不同意你的意见,她就亲自反驳你,公开反驳你,如果你由此认为她不谦虚,那只能说明你是“二类份子”,以礼代理,情理不分。

如果你看了我的《“蜗居”写得好,但我不爱看》之后,有上述“二类份子”的某种想法,那么你就知道你还没彻底脱离中国旧文化。看到一篇文章,你的目光不是聚焦在观点、事实和逻辑上,而是越过文章本身,去钻究作者的动机道德等,或者把显得谦虚”放在实事求是之前,那么你仍然是个“二类份子”

彻底摆脱旧文化的影响,是个任重道远的任务,但如果一个民族做不到这一点,就很难建立起公民文化,那么建立民主社会也好,提高人民的审美层次也好,都是一句空话,那样的民族,会永远在专制腐败道德沦丧的泥坑里挣扎。

既然艾米文章写得这么好,出版了这么多书,那么

49 responses to “艾友友:有关《蜗居》的实验报告

  1. 2009-12-28 10:51:10

    如果你看了这篇文章,说不出我的观点有什么问题,但却纠缠于“二类份子”这个词,指责我这是人身攻击,那么我很坦率地告诉你:你就是一个二类份子。

  2. 雪浪风涛惊旅梦

    2009-12-28 10:56:49
    这样的分析文章真应该多看!

    的确,中国旧文化的最大特点就是“玩虚的”,生活中这样的例子很多。表面一套背后却是另一套,美其名曰:礼貌。

    还有这些话,也值得好好记住:
    彻底摆脱旧文化的影响,是个任重道远的任务,但如果一个民族做不到这一点,就很难建立起公民文化,那么建立民主社会也好,提高人民的审美层次也好,都是一句空话,那样的民族,会永远在专制腐败道德沦丧的泥坑里挣扎。

    教育理念中有愚民思想,有奴性思想,这些都很顽固的。

  3. 2009-12-28 10:58:08

    如果小泥山看了我这篇文章,一定会这样“反驳”我:你也说了我嫉妒艾黄,你也是“二类份子”。

    这是小泥山这种脑子一根筋的人的惯病,就是总没办法把人家的文章看懂,看不懂不说,还以为自己看懂了,并以为自己能够“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二类份子”是在驳不倒我文章观点的情况下,毫无根据地指责我“嫉妒”,而我是在驳倒了小泥山之流的谬论之后,依据事实得出她“嫉妒”的结论的。这与“诛心”有本质的区别,当然小泥山那个水平是没法认识到的。

  4. 2009-12-28 10:57:56
    艾老师自己坐了沙发,我站着学习也行:)

  5. 雪浪风涛惊旅梦

    2009-12-28 11:01:41

    “无知”的人又怎么可能有德?他连是非都分不清,连“德”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有德呢?无知的人必然无德,在一个尊重知识,依赖知识的社会里,无知就是最大的无德。

    我还觉得,无知的人,很容易无德,如果再毫无敬畏心,那就很容易残暴了。

  6. 2009-12-28 11:03:21
    我相信即便是艾园的常客,有些人看到我在艾园贴出《“蜗居”写得好,但我不爱看》时,心里也嘀咕过:

    — 干嘛在这种时候贴这样的文章?这不是惹起人家批评艾米嫉妒六六吗?
    — 真是文人相轻啊!

    如果你曾有过此类嘀咕,那么你就知道你还没彻底摆脱旧文化影响。

  7. 2009-12-28 11:03:36

    单位与单位之间,人与人之间,讲的不是理,而是礼,谁是谁非不重要,谁对谁错不重要,重要的是彬彬有礼,说准确点,是“显得”彬彬有礼,是让大家认为你彬彬有礼,只要你大面子上彬彬有礼了,哪怕你转身就骂娘,或者背后捅刀子,也没关系。但如果你当面就要坚持真理,驳了对方的面子,那你就大逆不道,就有人要诛灭你了。

    说得一针见血!我自已就处在这样一种环境之中,深有体会。

  8. 2009-12-28 11:06:23

    难得碰到艾友友老师在线,向你问声好!辛苦 了!

  9. 2009-12-28 11:08:30

    昨天还看到一篇博文,把《蜗居》里的宋思明比作老三,说前者是现代的情圣,而后者是文革时期的情圣:)

  10. 2009-12-28 11:10:02

    各位辛苦。

    我经常在线,只不过没以我的ID登录,而是用艾米的ID登录,那样的话,发主帖、编辑、删帖等,都比较方便。

  11. 2009-12-28 11:12:11

    那我还是喜欢那个文革时期的情圣,对 这个现代情圣我害怕!:)

    博主回复: 2009-12-28 11:19:32

    这个现代的“情圣”得打上引号。

  12. 雪浪风涛惊旅梦

    2009-12-28 11:12:28

    把《蜗居》里的宋思明比作老三,说前者是现代的情圣,而后者是文革时期的情圣:)

    [震惊] [我不]

    从心里坚决抵制这样的对比!!

  13. 2009-12-28 11:22:12

    “把《蜗居》里的宋思明比作老三”——太过分了,宋思明就是一嫖客,他脏了“老三”二字:(

  14. 2009-12-28 11:49:29

    忘打“”号了,同意海天,宋思明就是一嫖客,他脏了“老三”二字。

  15. 顶!砸的好爽啊,佩服艾友友!

  16. 2009-12-28 11:50:32

    怎么能拿宋思明来比老三呢!好一个现代“情圣”,真是吓人

  17. 2009-12-28 11:51:14
    宋思明也是情圣?开什么国际玩笑!

  18. 2009-12-28 11:57:43

    国与国之间,单位与单位之间,人与人之间,讲的不是理,而是礼,谁是谁非不重要,谁对谁错不重要,重要的是彬彬有礼,说准确点,是“显得”彬彬有礼,是让大家认为你彬彬有礼,只要你大面子上彬彬有礼了,哪怕你转身就骂娘,或者背后捅刀子,也没关系。但如果你当面就要坚持真理,驳了对方的面子,那你就大逆不道,就有人要诛灭你了。
    ———— 深有感触,谢谢艾友友老师,又帮我理清了很多思路!!!

  19. 学习了!艾友友老师辛苦了!还没看过《蜗居》,本来想放假看的,以为说的是80后房奴的故事,但现在知道了不光如此,也不准备看了,因为没有美感。:)不喜欢这种故事。还记得高中时有天语文老师一进教室就给我们说她昨天好不容易看一下电视,看到了当时据说是比较火的电视剧,可是里面讲的是小三和老公是怎么把老婆整倒的。气得她在课堂上大吼一句:“现在的社会是怎么啦?!现在的人又是怎么啦,这种东西居然都有人看!道德沦丧!是非不分!”当时觉得她的形象好光辉!这才是真正的“园丁”啊!:)而不是只会照本宣科的腐朽“夫子”。

  20. 我没有看过蜗居的小说和电视剧,只听人们热议得欢。所以没有多少发言权。但看了艾友友老师的分析,非常赞同,受益颇深。
    也许六六的文笔太好,把一个贪污腐化的宋思明塑造得如此传神,我听到一些同事和朋友们居然赞扬宋思明有情有义。一些80后女大学生居然愿意去做宋思明类大官大款的小蜜。让人非常忧虑,一部热播电视剧,不但没有起到对贪官腐化分子的愤慨、反思的作用,反而导向人们同情和赞扬贪官愿做小三。已经伦丧的社会道德,再雪上加霜。不知道是否有违曾被老公背叛的六六初衷。

  21. 谢谢艾友友老师的好文,收藏了:)
    每天来艾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来学习的!

  22. 把宋思明比做老三,简直是混帐!完全是对老三的亵渎!

  23. 执子之手偕老

    昨天还看到一篇博文,把《蜗居》里的宋思明比作老三,说前者是现代的情圣,而后者是文革时期的情圣:)
    —————
    简直雷死人不偿命啊!

    顶艾友友好文。我们眼里应该只分对错,不讲立场,事实求是。如果人人都有这种观点,那我们就向民主社会迈进了一大步。

  24. 太精彩了!最近在背政治,有很多疑问,以前受到的教育没有经过反思,觉得理所当然,现在有点想法,开始会一点思考。再来看这种文章,思路更清晰了。:)学习了……

  25. 友友老师的实验报告做得太精辟了。

  26. “二类份子”的帽子好,以后小尼山之类的出场就不用光头八脑的了。。。

    就是没有艾老师的一番苦心实验,海内海外华人这些年上演的一部部闹剧早已经足以把这些衣食丰足,外表光鲜的“海外侨胞”的精神上的愚昧狭隘和人性中的自私嗜血展露无疑。

  27. 呵呵,不知怎么打的,“海外侨胞”里居然还有“海内华人”。。。应该是“海外华人”。

  28. 党文化(共党也好,国党也好)下成长起来的中国人,自觉成长为理性公民是任重道远但不可回避也没有借口回避的责任。而认清何为“爱国”,为何“爱国”,是当代中国最有挑战性,也最能识别人心和智慧的课题。

  29. 有些人一听别人谈某党的错误和不足之处就跳,像说他家祖宗似地莫名其妙。

    我们这里一个党的头儿因政见主张跟该党的宗旨有出入,决定加入到其他党从头干起,电视上高调报道他加入新党的消息。在他看来,谁能让他实现人生理想,允许他按照自己认为是对的去做事情,他就应该到哪里去,这是天经地义的!

    看电视上转播的议会执政党和在野党的辩论,部长们发着言时底下有起哄、回嘴、嘲笑的,而发言的人在声嘶力竭地反驳,刚开始还觉得不可思议呢:)

  30. 西方文化作为全球性的强势文化,固然有历史的原因,但殊不知,正是西方文化思想内部强大的自我反思和批判,特别是针对西方文化优越论的理性批判,使得自由民主的理念永远不会停滞在以某种文明优越性为基础,使得自由民主的制度载体不断自我更新维护。

    可笑被党文化灌输了多少年“老子好不容易站起来了”的西方文化受害者意识的中国人,面对西风美雨,极度缺乏文化自信,见到批判西方文化中心这块宝,只会拿来为自己的中国文化天下第一这种文化种族主义邪说张目。

    而中国文化天下第一,说穿了还是为了要说老子天下第一。即便老子不是天下第一,老子的人也是天下第一,老子的人天下第一,老子就是天下第一。

    曾经认识一些生活在美国社会底层的穷国小国移民,这些国家无论是现代,近代还是古代,可以说是战乱频仍,时刻在“泱泱大国”们,包括咱们的伟大故国的覆卵危机之下。可是这些原本中上层社会成员的移民,从来不曾表露多少怨恨和自怜,他们生活的比中国人单纯真诚得多。

    也许,他们不是喝着狼奶长大的。

  31. 这里人们的赞美都是献给普通人士的:记者、救火员,义工。当然还有上帝。

    从来没听谁把哪个党像妈一样地夸,干得好是应该的,挨骂更是理所当然,干得不好就下去。关键看谁的政策顺应民意又合理。

  32.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09-12-28 14:03:44 看了艾老师的文章,总是有一种夏天喝冰水的痛快感觉啊!

  33. aprettypenny:
    2009-12-28 14:44:56 顶!

  34. aprettypenny:
    2009-12-28 14:51:28 《蜗居》我没看,但是老三在我的心中早已是情圣了,要我再看一眼后面那段文字,我的心都痛。所以我一般都选前面静秋和老三在一起时甜蜜的事情来回味,有时候看着看着想到后面的结局也会流泪。

  35. 新浪网友:
    2009-12-28 15:07:26 好文,牛文!- lucy3508

  36. 鲜花儿:
    2009-12-28 15:46:23 读这样的文章,真象一股清泉从心底流过,舒服!不,不仅仅是通体舒服而已,并且还使人头脑清醒,不断审视自己完善自己提高自己。

    原因如下:

    “干嘛在这种时候贴这样的文章?这不是惹起人家批评艾米嫉妒六六吗?”我倒是没有这样嘀咕,怕有人去批评“艾米嫉妒六六”,我觉得艾米智德双全,根本不用嫉妒谁,就算真有让她欣赏的人,她肯定惜才爱才的,而不是嫉妒,嫉妒绝不是艾米的为人和风格。我倒是在心里嘀咕“怕有人找上门来找艾米麻烦,”,但现在看来,艾米黄颜真的是让人佩服,正直,勇敢,敢说真话实话且敢做敢当!这是我要学习的一点,我要再勇敢一些,就更好了。

    所以,我差不多也算是准二类份子吧,所以,来艾园,最大收获,不仅收获快乐,还要慢慢脱愚。

    还有,说宋思明是现代版老三的,确实是太搞笑了:)二者能相提并论吗?根本就不是一类人嘛。

  37. 晨曦:
    2009-12-28 16:28:15 顶艾友友好文

  38. 顺妞妞:
    2009-12-28 18:02:46
    大顶,好好地顶!

  39. dingzidhy:
    2009-12-28 18:10:38 彻底摆脱旧文化的影响,是个任重道远的任务,但如果一个民族做不到这一点,就很难建立起公民文化,那么建立民主社会也好,提高人民的审美层次也好,都是一句空话,那样的民族,会永远在专制腐败道德沦丧的泥坑里挣扎。
    顶这句!
    这得需要多久的文化的积淀,日日夜夜的思考而成!佩服!觉得国内就得需要这样的人,这样的思考方式。建议你们引导新一轮的新文化运动!把现在大学生的思想提高下!

  40. 涓涓:
    2009-12-28 19:00:40 真的是学习了,思路一下子清晰很多。

    艾友友真的应该做老师,我觉得你说道理,讲问题简直太清楚了。
    或者就做一个思想家吧。佩服佩服。

    宋思明是个十马玩意?能和老三比?笑掉大牙

  41. 涓涓:
    2009-12-28 19:05:11 玩虚的,诛心—
    这些词最近也让我很有感触。单位每到年底就考核,今年聘岗的时候暑假考核过一次了。一天到晚的考核,把大家折腾死。自己给自己打分,给别人打分。同事们都说自己怎么好意思给自己打满分呢?但别人都自我感觉良好,人家都好意思打满分,你不打,你不分最低吗?呵呵。 你说这考核个啥意思???真不明白,不是一个部门,不是一个组,工作都不了解,怎么打分??再说了,就根据汇报总结打分?可有很多人说的比做的好听多了,你信不信?你一律打满分,领导说你没原则。你不给谁打满分,又说你是不是跟人有仇??
    艾友友老师,怎么看待这些考核??大家的单位都这样吗?公司里面这样吗?我在一事业单位。
    我反正是厌倦死这些考核了,劳民伤财,太没劲。能考出个啥?

  42. 木耳6:
    2009-12-28 20:10:29 有人总结说,中国旧文化的最大特点就是“玩虚的”,国与国之间,单位与单位之间,人与人之间,讲的不是理,而是礼,谁是谁非不重要,谁对谁错不重要,重要的是彬彬有礼,说准确点,是“显得”彬彬有礼,是让大家认为你彬彬有礼,只要你大面子上彬彬有礼了,哪怕你转身就骂娘,或者背后捅刀子,也没关系。但如果你当面就要坚持真理,驳了对方的面子,那你就大逆不道,就有人要诛灭你了。

    ——确实如此。那些来艾园闹事的白痴就是这样的,自己错了,被人一砸,不但不反思自己的错误,反而拿态度说事,闹过不休。

    彻底摆脱旧文化的影响,是个任重道远的任务,但如果一个民族做不到这一点,就很难建立起公民文化,那么建立民主社会也好,提高人民的审美层次也好,都是一句空话,那样的民族,会永远在专制腐败道德沦丧的泥坑里挣扎。
    ———说得太好了。摆脱旧文化的影响,确实任重道远,周围的人绝大多数是二类分子,包括很多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43. 顶!
    听君(艾老师)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44. 把我们的老三和那个宋思明(家里红旗不倒,外头彩旗飘飘的贪官)比,不用想也能知道这作者准是个满脑子浆糊的糊涂虫!硬要找他二人之间共同点的话,唯一的也只有是同性别而已吧:)

  45. 网友的跟贴幽默讽刺!
    1.无记名:而中国文化天下第一,说穿了还是为了要说老子天下第一。即便老子不是天下第一,老子的人也是天下第一,老子的人天下第一,老子就是天下第一
    2.小灰灰:从来没听谁把哪个党像妈一样地夸,干得好是应该的,挨骂更是理所当然,干得不好就下去。
    3.夜似水:硬要找他二人之间共同点的话,唯一的也只有是同性别而已吧:)

  46. 学习!谢谢艾老师~

  47. 痛快!

  48. 以前看到易中天在博客里写,不要问别人的动机是什么,“你不要问他为什么,你只要问他干什么,也只要看他干得对不对。硬要问动机,许多事情都经不住问。”我水平不够,文章看完仍然对不问动机这个提法似懂非懂,今天看到艾友友的“诛心”理论,算是明白了,很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谢谢艾友友~~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