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竹马青梅(30)

三人从机场回到家,岑今打断前夫对她家大房子的啧啧赞叹,很柴米油盐地说:“芷青,刚才在路上忘了问你吃过晚饭没有—”

“没有。”

“你没吃晚饭,在路上怎么也不提一下呢?”

“提了干什么?”

“提了我们可以找个餐馆吃饭啊。”

“你们也没吃?”

“我们当然吃了。”

“就是啊,你们已经吃了,干嘛要为了我去上餐馆呢?我在家里随便吃点就行了—”

她听他说“在家里”,说得那么自然,自然到天经地义的程度,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说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就是有点怪。

小今自告奋勇地说:“爸爸,你要吃什么?我帮你fix(做)。”

爸爸很开心:“你会给爸爸做饭了?真不简单,我就吃个sandwich (三明治)吧。”

“行。sandwich我会做。”

“你除了sandwich,还会做别的吗?”

“我还会做甜烧饼。”

爸爸大吃一惊:“甜烧饼你都会做?”

岑今解释说:“是买的现成的,她放在toaster(烤面包机)里烘一下就行。”

“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我的宝贝女儿会做烧饼了呢,那我们父女俩可以开个烧饼铺子,肯定赚钱。”

“还开烧饼铺子!”岑今对女儿揭发说,“你爸爸享了一辈子的福,都是别人做好了他吃—”

“那不是以前吗?现在我—经常做饭—”

她没吭声,心想你那是做给别人吃的,对我来说,你就是享了一辈子的福,从来不做饭。

女儿打开冰箱,寻找着。

她阻止说:“小今,算了,还是我煮面他吃吧,不是说‘送行的饺子,接风的面’吗?”

芷青乐呵呵地说:“好,好,就吃面,只要你不让我吃饺子就行。”

“小今你吃不吃点面?”

“吃,爸爸吃我也吃,我陪爸爸吃—”

她心里有点酸溜溜的,都说女儿跟爸爸亲,还真是这么回事,女儿在她面前,有点像个小大人,说话是平起平坐的感觉,但到了爸爸面前,就一下变小了,娇滴滴的,嗲得不得了。

她煮好了面,给芷青盛了一大碗,给女儿盛了一小碗,把几盘剩菜热了一下,端到桌上,就上楼去了,不打搅他们父女团聚。

她家三间卧室都在楼上,她住的是master room(主人房,大卧室),自带洗手间的,小今住的是间小点的卧室,还有一间卧室做了客房,那两间卧室都在master room的对面,共用一个洗手间。

她洗了澡,换上睡衣,坐在沙发上,用手提电脑上网,听见楼下女儿咯咯笑,芷青哈哈笑。

过了一会,父女俩都上楼来了,她走出去,安排一下:“芷青,客房给你收拾好了,你用这个浴室,里面浴巾什么的,都放好了,需要什么就吱个声—”

“好,好,谢谢你了。”

她回到卧室,关上门,上床睡觉。

过了一会,她的卧室门上响起了敲门声。她问:“谁呀?”

“我。”是芷青的声音。

“什么事?”

“想跟你谈谈Petal考大学的事—”

“这么晚了,我要睡觉了,明天再谈吧—”

外面没声音了,过了一会,才听到芷青说:“OK(行),那—晚安。”

“Good night(晚安).”

她迟迟没有睡着,毕竟家里多了一个人,而且是个男人,又而且是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就睡在不远处,多少有点奇怪的感觉,主要是很好奇,他现在到底在 想什么?在打她的歪主意吗?如果他一点没打她的歪主意,她会有点失落;但如果他真是在打她的歪主意,她又觉得麻烦。最好是他心里打了歪主意,但行动上不敢 实践,那就既不失落又不麻烦。不过,如果他不实践,她又怎么知道他打了歪主意呢?

她躺在床上,回想与芷青的婚姻,脑子里冒出“倾城之恋”几个字来,很久以前看过的张爱玲的小说,具体细节不记得了,主题似乎是这样的:一座城池的陷落,将一对本来不会成为夫妻的男女送进了婚姻的殿堂。

她觉得自己和芷青的婚姻很有《倾城之恋》的味道,本来是不会成为夫妻的,但因为89年的那场“雪潮”,使他俩上演了一出《倾门之恋》。

硕士毕业之后,她的两个室友都离开了G大。王峰在父亲的帮助下,搞到一个留学英国的名额,先去了英国,田丽霞走过场地留了校,但屁股还没坐热就到英国探亲去了。袁逸则去了G市的一个研究所,就她一个人,留在了G大。

袁逸说:“陶红,留校说明你还是没彻底忘记你的尹老师—”

“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呢?如果不是因为他,你会留校吗?”

“有他没他我都会留校,我留下是为了方便考托福GRE办出国—”

“那倒也是,硕士读完了还没对上像,那就只能出国了,听说外国优秀男人多—”

她那时已经不对“优秀男人”抱任何幻想了,虽然一直都在相亲,但始终没相到一个合自己心意的男人,她觉得自己条件并不高,但不知为什么,就总是没有看得入 眼的。袁逸和田丽霞都说那是因为她没忘记卫国,但她自己觉得不是这个原因,哪怕她从来不认识卫国,她也看不中那些被她相过的男人,找不到感觉。

留校之后,她住进了那栋她曾经“方便”过的单身女教工宿舍,占了田丽霞的半间房,一个人住了一间,没跟人合住。

但卫国已经不在隔壁那栋楼住了,可能搬回妻子那边去了,也可能在G大分了大点的房子,把妻儿都搬过来了。总之,她在那里住的时候,从来没碰见过卫国,有次到他住过的那栋楼去找人,她还特地去305看过,已经换了新住户。

她跟卫国的下一次见面,已经到了89年。

受了父母辈的影响,她对政治运动没什么兴趣,只关心教书和出国,所以“雪潮”闹了一段时间了,她还不

知道究竟在搞什么,只发现上课的学生越来越少,问起来都说是“由行”去了。

她仍然坚持去上课,自己到堂,就问心无愧,至于学生来不来,来几个,那是学生的事。就算没“雪潮”,也不是每个学生每堂课都来上的,她一向都做好了“上到最后,只剩下老岑一个人”的思想准备。

妈妈虽然教的是中学,学生中很少有不上课去“由行”的,但因为是省城,又是大学的附属中学,所以妈妈也听说了不少关于“雪潮”的事,打电话的时候总是告诫她说:“别管这些闲事,当心惹上麻烦。”

她说:“这次应该不是文革那种政治运动吧?这次是‘雪生运动’,好像历史上‘雪生运动’都没错过,像什么‘五四’啊,‘一二九’啊—”

还是妈妈老辣:“文革一开始不也是‘雪生运动’吗?学生大串联,学生揪斗走资派,学生搞武斗,都是学生在搞,后来怎么样呢?都成了炮灰。在中国,没什么‘雪生运动’,一切都是当权者撺掇的,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标—”

“但是我好像看到中央也支持这次‘雪生运动’呢。”

爸爸说:“今今,快别相信什么中央支持,反右运动不也是中央支持的吗?不光支持,还是中央发起的呢,但那又有什么用?你响应了号召,向党提了意见,但人家 事后说是故意引蛇出洞的。中国的事就是这样,同样的事情,党叫你干的时候有理由,干完了整你的时候还是有理由。谁知道这次是不是引蛇出洞?”

她总觉得爸爸妈妈有点吓破胆了,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她实在看不出中国还能像反右或者文革那样,再搞一次“秋后算账”,也许党还是想搞的,但人民群众的觉悟提高了,就算党想叫群众互相揭发,互相批斗,群众也不会那样做了。

但她对”雪潮”也没什么太大兴趣,不是怕“秋后算账”,而是对政治不感兴趣,管它“关倒”私倒,人家手里有权,要为自己谋私利,你有什么办法?上街喊没 用,不吃饭也没用,你把声音喊哑了,人家要“关倒”还是要“关倒”,你把自己饿死了,人家要吃得脑满肠肥还是要吃得脑满肠肥。一旦这些“由行”的绝食的自 己上了台,他们一样“关倒”,一样贪污腐化,一样吃得脑满肠肥。

为人不做官,做官是一般,这就是中国的国情。

对政治运动有着这么苍老颓废的感悟,按说她是不会参加“雪潮”的,但她居然“被参加”了一回,虽然她那时还没听说过“被参加”这个词。

有次她去上课的时候,发现教学楼的大门上了锁,上面用粉笔写着系主任的通知:“今天不上课,全体师生到大操场集合 ”,她匆匆赶到大操场,发现系里很多学生和青年老师都在那里。

她也站进队伍,问身边一个同事:“今天要干嘛?”

“‘由行’啊。”

“到哪里‘由行’?”

“先在校园内游,然后到XXX去—”

她吃了一惊,到XXX去?那得走多久啊?还不把脚走起泡来了?她问:“怎么没看见系主任他们?把我们哄来走那么远,他们自己不去?”

“他们去干什么?”

“这不是系里组织的吗?他们怎么能不去呢?”

“哪是系里组织的?是学生自己搞的—”

“但是我看到教学楼大门上出了通知,还锁了门—”

同事呵呵笑:“那不正好说明是学生搞的吗?系里怎么会把门锁了,把通知写在门上?”

她这才悟出玄机,很想溜回去休息,但发现群情激昂,革命热情十分高涨,如果她溜走,肯定会激起民愤,把她当叛徒学贼揍一顿也未可知,只好跟着队伍出发“由行”。

校园的一趟还没走完,她已经觉得很累了,半高跟皮鞋平时穿着不觉得,逛街也不觉得,但在太阳下”由行”,就觉得很不方便,不一会就把脚磨疼了。她顾不了什么民愤不民愤了,趁人不注意,就溜掉了,内心自然是愧疚得不得了:怕苦怕死,娇小姐。

那天晚上,门房叫她接电话,她下去了,拿起电话一听,是卫国。虽然很久没听见他的声音了,但她一下就听出是他。曾经有很多很多次,她下去接电话,都希望是他打来的,但每次都失了望,今天完全没想到会是他,他却打来了电话。

他问:“能不能出来一下?”

“干什么?”

“想跟你说几句话。”

她答应了,到楼下去等他。过了一会,他骑着车过来了。见到她,就下了车,跟她边走边说话:“我今天看到你在校园里‘由行’—”

“我就跟着走了几步,你在哪里看见的?”

“在楼上—”

“你在楼上看热闹?”

他没回答,小声警告她说:“千万别参加‘由行’—”

“怎么啦?”

“当心出事。”

“这能出什么事?这么多人都参加了,又不是我一个人—”

他有点着急地说:“请你答应我,再不要参加‘由行’了—”

“为什么?”

“参加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为什么?”

“你别问我为什么了,你自己知道就行了—”

她故意激他:“你不说出个为什么来,我还去。”

他急了:“不能去了,学校已经派了人暗中记录拍照,等这事过去,一个一个收拾—”

“学校派了人记录拍照?我怎么没看见?”

“被你看见还叫‘暗中’?”

“那你怎么知道?”

他没回答,但她已经明白了:“你是不是学校派去暗中记录拍照的人之一?”

“我是党员—”

她突然感到眼前出现了一道鸿沟,把他们分隔在两个世界,有点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的保尔和冬妮娅,也算是竹马青梅,但当他们几年后相遇的时候,一个成了无产阶级劳动者,另一个成了资产阶级寄生虫。

她开玩笑说:“看来这个世界其实没变什么,虽然文革结束了,反右结束了,但实际上—你我还是管制和被管制的关系,当年你爸爸管制我爸爸妈妈,现在你—管制我—”

“我没管制你,这是学校交的任务—”

“学校叫你干你就干?”

“我并没干什么,只是知道内情而已。”

“如果他们叫你干你不干,你不怕他们唯你是问?”

“其实学校也不知道这事会向着哪里发展,但他们知道记录下来没有坏处,如果这事被定性为错误的,那他们的记录就派上用场了,可以作为秋后算账的依据;万一这事被定性为正确的,这些记录还是能派上用场,可以作为提拔干部的依据。关键看—如何定性—-”

“那你的意思还是应该积极记录啰?”

“不过我知道这事不可能定性为正确的—”

“为什么?‘雪生运动’从来没错过—”

“只能说没错的才是‘雪生运动’,错了的,就不叫‘雪生运动’了—”

“叫什么?”

“随便叫什么都行,‘反革命抱乱’,扰乱社会治安,打砸抢—”

49 responses to “艾米:竹马青梅(30)

  1. 沙发!

  2. 总以为卫国在学潮中保护了今今,哪晓得是芷青和今今的《倾门之恋》,她终于还是去了天安门,是“被参加”?在危难关头芷青救了她?太多的疑惑了。
    期待下集,我相信卫国一定会在学潮中保护今今的。

  3. 谢谢艾米!祝你全家新年快乐!

  4. 坐地板了,先坐好再看!艾米新年辛苦了,祝艾米一家新年快乐!

  5. sina上看不到30了呢
    还好这里可以再温故一遍
    新年快乐

  6. 我是一片云

    “为人不做官,做官是一般,这就是中国的国情”。真的是当今中国的写照!记得89年雪潮,S大的一位老师对学生的正义与热情赞叹不已,同时也忧心忡忡:中国最大的问题是身居官位或者手中握权以后,很难不同流合污。即使洁身自好,要么是停滞不前,要么其他同僚整下去。

  7. 我是一片云

    卫国一直默默地爱着今今。

  8. 我是一片云

    GCD历次政治运动,把人性中美好的东西一一扼杀,把人性中邪恶东西一一激发。诚实坦诚的提意见,结果是身陷囹圄;撒谎隐瞒或者阿谀奉承却好处不断。
    “但人民群众的觉悟提高了,就算党想叫群众互相揭发,互相批斗,群众也不会那样做了。”的确如此,89雪潮后,群众之间的确不再像整风反右或者WG时期那样,互相揭发批斗。现在的人,只有遇到个人利益(提拔、分房)冲突的时候,才会在背后使软刀子。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已经从政治层面降低到利益层面。不在政治上受愚弄,却在生存中被污染。

  9. 卫国透露消息给今今,说明他始终没忘记她,很遗憾竹马青梅,未能走到一起……

  10. 四十开始:

    2009-12-31 07:00:25 只有勤奋才能坐沙发啊,先坐好了再看。

    博主回复: 2009-12-31 07:02:44
    你在国内还是国外?如果是国内,这么早就起床了?
    早上好!

    改了很多敏感字,看能不能在这里存活下去,如果被删,请发电邮通知我。

  11. 四十开始:

    2009-12-31 07:02:05 艾米、黄颜、黄米、艾颜、太奶奶、爷爷、奶奶:新年快乐!

    博主回复: 2009-12-31 07:03:18
    谢谢,谢谢。
    还早呢,还有两天呢:)

  12. 2009-12-31 08:57:39 一早登陆就能看到,感觉真好,今天的一颗心算是落了地
    看到今今最后还是没跟卫国,还挺失落,但是看到最后又感觉没啥遗憾的,也许是觉得现在的卫国不是竹马时的卫国了。
    看到芷青能开始动手做作饭开始,天平倒是倒向了芷青,很希望他能重新赢得今今的爱。
    ---------------------------------------------
    艾米明天能不能加赏一集啊,想期盼新年礼物一样盼着

  13. aprettypenny:

    2009-12-31 09:01:06 爸爸不是卫国,但是卫国又出来了一次。妈妈面对着爸爸想到的还是卫国,看来她是忘不了这个人了。哎。。。

  14. 2009-12-31 09:02:59 “那倒也是,硕士读完了还没对上像,那就只能出国了,听说外国优秀男人多—”
    是对上“象”?不过不影响阅读。

    博主回复: 2009-12-31 09:11:22
    “对象”“对像”都行。

    严格地说,应该是“对像”,对的是“像”(样子,外貌),而不是(大)象。

  15. 菁菁家园:

    2009-12-31 09:07:23 这个芷青看来是个范柳原式的人物啊。是不是让今今又爱又恨呢。这个故事越来越好看了。是不是要象《至死不渝》一样变成一个女主角和两个男主角的故事了?

    看到今今的前夫以前从不做饭,估计离婚前都是被人伺候。忽然想起石燕和卓越来了。很心疼今今。如果今今嫁给卫国肯定是被卫国当公主一样呵护着。卫国多会照顾人啊。

    生活啊。彻底无语了…

  16. 2009-12-31 09:17:52 卫国真是对中国的这些政治阴谋看得很清楚—看定性呀,还是一言堂。

    她故意激他:“你不说出个为什么来,我还去。”—比较亲昵的小耍赖,还是青梅竹马的感觉,真好哇

  17. 2009-12-31 09:25:27 “那倒也是,硕士读完了还没对上像,那就只能出国了,听说外国优秀男人多—”
    是对上“象”?不过不影响阅读。

    博主回复: 2009-12-31 09:11:22
    “对象”“对像”都行。

    严格地说,应该是“对像”,对的是“像”(样子,外貌),而不是(大)象。

    哦,抱歉,看来是我理解错了,我以为是要表达找到对象的意思,呵呵,学习了!--妞年似水

    博主回复: 2009-12-31 09:30:24
    是找到对像的意思,但“对像”“对象”都行。

  18. 我爱故我在:

    2009-12-31 09:28:07 当时有多少人对八平方的事情是卫国这种看法呢?到底是军代表的儿子。

    今今的这个前夫表现的还是比较善解人意呢

  19. 四十开始:

    2009-12-31 09:34:18 今天竟然与艾米同时在网上?幸福又遗憾,我留言后没再刷新,错过了回复,但也觉得很亲切。
    我在国内,喜欢早起(对当妈妈的来说,这不算早,得准备家里人的早餐),但早起打开电脑完全是因为艾米的博客,一天不见几面就觉得心里慌慌的。

    上次黄颜提前发帖,我也是早上看的,当时留言上去了,但后来发现被删掉了,回想一下可能是有禁字。
    担心这篇被删,所以又上来看看。

  20. 2009-12-31 09:49:30 家里老一辈虽没整人或被整,但作为观众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教训。雪潮时爸妈外婆千叮咛万嘱咐,我和姐姐都没参加。大学里学生虽群情激昂,但我们那里肯定比不上北京如火如荼。姐姐学校学生由行停课,交通瘫痪,她每日步行回家,顺便给参与的同学带大肉包过早。后来清算时也顺利通过。她学校的保卫处处长因出面阻止学生“闹事”,被痛打一顿,当时很不光彩,没脸见人,后来被校方作为先进表彰一番。我刚高考完,一入大学就拉出去参加军训,天晴就在骄阳下操练踢正步,下雨就在室内席地而坐写思想汇报,好在无历史污点,就猛表决心。军训回来长得又黑又胖,身上水土不服满是风疹团,奇痒无比。

    博主回复: 2009-12-31 09:57:08
    你的亲身经历,为我的故事作证。

  21. 2009-12-31 09:59:22 艾米真聪明,为了让大家能在这里看到,用了大家一看就明白的专用名词,谢谢!
    今天先问候,明天再祝福中国的新年快乐,后天再祝福米国的新年快乐!:)

  22. 2009-12-31 10:04:04 海天一色说的是真的,当年特别激愤投入“雪潮”的人当中,现在有很多已是经济政治领域的中坚力量,自己现在做的事比当年反对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也“有幸”认识一、两位,在心中已经把他们划出朋友范围。

  23. 海天一色:

    2009-12-31 10:08:17 艾米晚上好!谢谢你在旧年的最后一天上的新包包还外带新的“兰煮饺”,我更期盼新年的到来。

  24. 四十开始:

    2009-12-31 10:26:10 那次“雪朝”被定性后,学校要求每个人把自己在期间的表现写出来,交上去,并事先声明不会放到档案里,只是看看。当时我们的系学生会主席组织了多次雪生由行,并带人去北京请原,为了去北京,没有参加毕业设计。我们都以为他的分配不会好,没想到他家里上面有人,竟然分配到了北京的部机关。
    海天一色的同学说的话很真实。

  25. 新浪网友:
    2009-12-31 10:27:35 那个时期我读小学,还不太懂,好像电视里播过,也很快淡忘了。后来上初中的时候,就听说有个男老师就是从省城数一数二的大学来的,受连累发配到这个穷乡僻壤来了,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想想是很可惜。再后来工作了,有时候会碰到胆大的的哥,会说上一段,然后得意地问我你不知道吧,他描述的无非是场景,至于要怎么理解,其实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仍然像隔纱一样。
    2009-12-31 10:28:34 再后来,因为爱人的爷爷奶奶住在长安街一带,奶奶未过世的时候曾告诉我哪面墙上还有qiang眼,那次吓住了,有一次住在那个老房子的时候,做梦听见qiang响,我吓醒了,半天定不了神,老觉得是真的,比如抓逃fan之类。当然,一般这个话题还是禁忌的,提到了也是一笔带过,可能就真的是心有余悸。

  26. 执子之手偕老:

    2009-12-31 10:31:15 当年我堂哥在京城的大学读大一,雪潮还没定性的时候,学校停课,他就跑回来了,刚到我家,我爸让他买第二天的火车票立马回学校,就在学校宿舍呆着,哪也别去,不然到时一定性,弄个罢课的历史污点,进了档案到时毕业怎么分配。我堂哥连自家父母都没见到(因为还要转车),就被我爸赶回学校了。

    到底是过来人,敏感度高啊。

  27. 2009-12-31 10:44:45 谢谢艾米!辛苦了!

    今天单位元旦联欢,我小主持一下,嘿嘿,艾米、黄颜、两个可爱宝宝、太奶奶、爷爷、奶奶、艾民爷爷、素芳奶奶新年快乐!艾园的姐妹们新年快乐!

  28. 雪浪风涛惊旅梦:

    2009-12-31 10:51:23 为人不做官,做官是一般,

    这个,是不是应该为“为人不做官,做官不一般”?

    女儿在爸爸面前撒娇,真可爱。想着小今和妈妈在一起,一定心疼妈妈,所以才让自己象朋友一样和妈妈平起平坐呢?

    想看到一些真实的话,能了解一些事情的真实状况真不容易啊!

    政府难道不知道防民之口如防川么?

    再想到平时在办公室都不能随意说话,因为有领导的耳目在就觉得这样的环境真够恶心的!

    博主回复: 2009-12-31 10:58:24
    “一般”不是“普通”的意思,而是“一样”的意思。

    这句话的意思是:不做官就没什么,一旦做官,照样贪污腐化。

  29. 曾经沧海:

    2009-12-31 10:57:38 艾米这一集写的很好
    学曹的时候艾米正好是本命年的小学生吧
    能够写得这样惟妙惟肖真是不容易啊
    你可以到野夫的博客去看看
    他对这件事纪录得非常好
    野夫现在也是当今名列前茅的散文家
    《球球外传》写得人感动无比

    博主回复: 2009-12-31 10:59:44
    我不会写散文。

  30. 2009-12-31 11:00:39 明天就放假了,今天显得很清静,不知道是不是很多地方都提前放了?呵呵,那就提前祝艾黄一家新年快乐,众知傻新年快乐!在09年认识艾园是一件最快乐的事,来的晚,一样爱的深。唐小琳说过艾黄写的是“命运铁拳下爱情与人性的美”,艾黄发掘了这样的美,也创造了这样的美,正是这种美,这种光辉,吸引这么多知傻自动自愿地聚集在一起,受其感染,又朝这个方向开始自己的追寻。感谢艾黄,感谢众多奉献故事的原型,感谢这份相聚带来的温暖与感动,祝福大家。

  31. 我爱巫婆:

    2009-12-31 11:02:33 着集很好看,艾米现在写故事如行云流水,不着痕迹,带着我在时空中穿行,很过瘾啊。

  32. 好好爱米:

    2009-12-31 11:17:40 非常感谢艾米。
    没想到卫国就这么快的放弃了和今今的感情,要知道今今甚至都能接受带着孩子的离婚的他。
    他不解释他的婚姻实际情况吗?还有,那些谣言(还有三个)是不是真的?军代表肯定是知道卫国婚姻状况的,却没有反对他和今今交往,这不是父子俩合伙害今今吗?
    他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打算侥幸地和今今维持关系直到他老婆来找,直到今今发现他已婚的事实?真是太过分了!

    本来我非常喜欢卫国的,希望看到他的解释啊。

  33. 雪浪风涛惊旅梦:

    2009-12-31 11:24:34 呵呵,谢谢艾米!这样说我就明白了!

    我们单位正准备联欢呢,有些新年的感觉了呢,所以,在这里祝福艾米以及艾米所有的家人新年快乐!!

  34. 2009-12-31 11:25:12 卫国对很多事有非常全面的看法,这可能是造成他对自己的职业前途感到没劲的原因之一,他要想过得如意,在那个岗位上就得做好多违背自己原则意愿的事。他能提醒今今,对其他人却无能为力,他内心为此一定很痛苦内疚。估计如果他平安无事的话,也不会再做这行了。

  35. 好好爱米:

    2009-12-31 11:29:09 昨天我们办公室开会,每人发了一张提议表格,说学院提倡大家提建议。我忽然想到岑今爸爸的经历,就说:我看到一个文革小说,上面让提意见,结果提意见的人后来都进了牛棚。大家都笑了起来。主任赶紧说,是让你对学院发展提好的建议,可不是让你对领导提意见的。那个建议表,我都没动,最近,我们院一直在搞各种名目上的改革,不过感觉都是走过场而已

  36. 2009-12-31 11:51:20 为了灾区人民,加了个通宵班。昨天昏睡一天,今天一上来就看见30了。。真高兴。。。。

  37. 铅笔小新:

    2009-12-31 12:16:09 今天太忙了,只能断断续续上来几次。等新艾园,去抢沙发!
    艾米黄颜,新年快乐!谢谢你们辛勤码字!谢谢我的生活有了艾园!

  38. 2009-12-31 13:46:16 卫国爸爸经历次运动而不倒,政治嗅觉可谓灵敏。卫国耳濡目染且爸爸仍在位,定会有自己的判断。今今不会受由行之事牵连吧?担心中。。

  39. 2009-12-31 14:38:09 89年我还在读小学,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从小我们都是收看香港电视的。碰巧当时我有一个同学全家移民出国,订的机票是6月5号,但是5月底他们忽然改了5月30号的机票。可能我们受香港报道的影响,因为香港哪边是指向学生的,播的全部都是“雪生”如何被“镇鸭”,如何被“少射”等等。我一向政治觉悟不高,但是当时也是“义愤田英”,还记得当时香港还搞了一个非常大型的“集HUI”支持“雪生”,具体什么内容我忘了,但是主题曲我却收藏了(因为我舅舅在澳门,每星期都带报纸回来,上面就有很多关于“雪潮”的内容还登了主题曲),可惜后来搬家时弄丢了。经过89“民煮韵动”(HK一向是这样称的,简称“民韵”)后,我们就再也收不到香港电视了。我哪出了国的同学妈妈到了后给我妈写了封信,报平安,还说好在改了机票,要不然就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了。

  40. 2009-12-31 14:45:23 谢谢艾米,越来越喜欢这个故事。
    卫国的政治敏感性很强啊。今今和前夫的感情似乎不是特别糟糕。

    提前祝艾米新年快乐,艾米的老公,艾米的儿子,女儿,艾米的爸爸妈妈、公公婆婆,奶奶都新年快乐!永远快乐!艾米,国内已经到了,大家都没心工作了。

    也祝艾园的姐妹们新年快乐!合家幸福!

    上午参加儿子幼儿园的联欢会去了,才得空爬上来。

  41. 2009-12-31 16:08:16 我当时读初二,和2个男生跑去我们那的地级市市区,看到很多,晚上很多雪生坐在贴柜上,到晚上八点多钟,有一支”对五“由向“时正负”大院,我就在后跟着走。后来听我舅舅说,那晚上负责的8个人全部被“光荣”了。

  42. 2009-12-31 16:57:43 今今再怎么不关心外面的世界,可是处于那段历史的洪流中,也是身不由己会被卷入的。 期待今今的“倾城之恋”。 钦佩艾米的勇敢和智慧,如今的诸多作家们,似乎都竭力避开甚至遗忘这一段呢。
    那个时候,我在乡间的上初三,看一切都是雾中雾一般。

  43. 菁菁家园:

    2010-01-01 03:18:16 仔细一看今今和前夫上演的是《倾门之恋》。那就是说她还是去了某某门的,和芷青被困在那儿了。以前一直以为是卫国和今今在那里上演一场生死恋,可是现在看来是芷青英雄救美。芷青是“雪潮”骨干吗?

    难道历史的悲剧真的要在今今这一代重演吗?就想她自己感觉的,她和卫国之间的鸿沟出现了,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属于两个政治阵营。卫国就像他的名字代表的那样在关键时刻是站在党和国家一边的,是国家极其,来管制今今和芷青他们这样的知识分子的。即使卫国本人是多么不情愿。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今今和卫国之间就不仅仅是时机错过的问题了,而是志不同道不合了,就真的成了保尔和冬妮娅了。

    这个貌似越来越复杂了。心情也越来越复杂。

  44. 菁菁家园:

    2010-01-01 03:55:13
    祝艾米全家新年好。我们好像是一届的。一直潜水做你的粉丝。

    那会儿我上小学六年级,就在伟大祖国首都。家就住在大学大院里,爸爸在大学教书,妈妈在附中教书,我在另一个大学的附小读书。我们小学还组织我们一群小屁孩儿在附近街道由行了一下。用艾米的话说就是“被由行”。晚上大学用大喇叭广播外电,我们一群小孩自己在大院里看“大字报”。还觉得挺高兴的,因为大人都都顾不上我们了。反正我们这么大的小孩儿是不会跑去JUE 食JING坐的。

    我妈那年教高三。学校使劲按着毕业班的学生,那些老师苦口婆心地给学生做工作,讲的话跟今今父母说的差不多,有几个小伙子听不进去,差点跟教导主任打起来。有好几个热血学生旷课跑去参加外边的活动了。结果那届高考是我妈教过的最差的,好多人本来能上大本的结果只上了大专。我妈说那届学生是她教过的最好的,学习好,人品好,就是让那事儿给害了。从那以后我妈我爸就开始常常敲打我,像岑今的父母一样一样的。我的思想觉悟也就和今今一样一样的。

  45. 2010-01-01 21:09:53 读十年的时候,感觉和艾米是同年(公差1年吧),潮的时候我在读中学。
    佩服艾米的眼界和思界,我对这些事情都没有想的很多
    现在想起来了,那时我的英语老师都病了好多天,因为她的弟弟去了北京并且绝了食
    我老师一下子憔悴了。还记得那时,每天看到新闻上播放学生们坐在广场上的情景。
    等潮退了以后,学校就组织我们看记录片(宣传片?),还是被感动了的,至少心疼那些小小兵,那些片中说打不还手的tang’ke里的兵,还有送饭的大妈们,还有印象深的就是红旗了。
    十年里没有提到过南斯拉夫DSG被炸后的学生由行,不知是不是因为跟十年无关而不提。
    我那次算是被参加了一回吧。前一夜傍晚,隔壁学校的人就过来串了,但是男生宿舍大门被锁了,被困出不去,第二天,我们上自习的时候就被通知都去徒步,不走便会灌以不爱国的名,全校的老师跑前跑后,到了大路上,JC随护,走了2个小时吧。可是觉得走的很乏味,情侣们都是手拉手在散步,那些亢奋的人又被禁止砸跟美沾边的店,又不知道哪里是终点,终于停下来,然后又被通知解散,自行坐车回去,后来听说我们到的是zf的广场,然后ZFLD出来讲话安抚了我们。
    现在“被”艾米吹醒了沉睡的记忆,总结、发现我这前半辈子都活在“被”字中,白活。

  46. 2010-01-01 23:10:56 回复domingo:

    你说:“十年里没有提到过南斯拉夫DSG被炸后的学生由行,不知是不是因为跟十年无关而不提。”

    –这还用问吗?凡是与故事发展无关的事件,无论大小,我都不会写在故事里。难道你认为《十年忽悠》应该提那事?

  47. 2010-01-01 22:53:32 芷青?今今前夫这个名还挺雅致的!只是觉得对不上他出场时的样子“那个曾经玉树临风的男人,现在也胖了,壮了,皮肤晒黑了,头发稀少了”。

  48. 再来问候一下,艾米晚上好!
    美国现在还是新年第一天吧,不知道黄米和艾顔小朋友得到什么新年礼物啦?现在睡了吗?祝福两个小宝宝健康快乐!祝福艾黄全家、艾米笔下的善良可爱的人物、艾园的朋友们新年快乐!元旦假期快乐!

  49. 哦-买-嘎,把时间又搞错啦!
    应该问候早上好啦!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