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竹马青梅(32)

由于卫国的警告,岑今没再参与学潮,仅有的几次记录,大概也被卫国设法销掉了,所以她事后很容易就过了关。但她同楼的好几个青年教师就没她幸运了,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整治。她为自己的幸运感激卫国,同时又很内疚,因为她没能劝阻那几个青年教师。

最令她难受的,是那些在学潮中丧生的人,她总觉得自己有责任,因为她没有像猎人海力布一样去警告他们。

但她那时实在没想到事态会那样严重,当她听到卫国说“军队的子弹也不是吃素”的时候,她想到的是橡皮子弹和催泪弹,会红肿,会流泪,但她没想到会流血,会丧命。

那几天,她眼前只有一个画面:军代表,袖子挽得高高的,军帽扔在一边,花白的头上冒着杀气,他端着冲锋枪,向着学生和市民扫射,真枪实弹,学生和市民一排一排倒下,尸体很整齐地排在地上,全都是头冲着圆心,脚冲着外围,当最里圈的一排学生倒下之后,圆心部位赫然出现了一座石像,不是猎人海力布,而是他的儿子卫国。

军代表愣了片刻,眼里流下血红的泪水,但他决绝地端起冲锋枪,嘶哑地喊着:“你这个不肖之子,二十年前我就该打死你!”

整梭的子弹射在石像上,火花四溅,

她被这个可怕的画面缠绕,差点疯掉,幸好卫国很快就打来电话:“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呢?”

“我也没事。”

“你没——变成石头?”

“没有。”

“你爸爸——”

“他没事。”

“他有没有——”

“没有。”

“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吗?”

“我知道。”

“如果他没有——那你怎么会未卜先知?”

他沉默了一会,很坚决地说:“今今,这事跟我爸爸没关,请不要——乱猜——更不要——乱说——”

“我知道。”

那次通话很短。从那之后,他就没再联系她。

她认命了,知道他从小就只是她的保护神,救命星,平时他有他的生活,他有他的玩伴,只在她有危难时才会照耀她,解救她,危难过了,他就收起投在她身上的那束光芒,改照别人去了。唯一的例外是上“马哲”时的那段交往,但那不是他的本意,而是她偷来的,是她强加在他头上的,使他暂时偏离了他的轨道,她相信她迟早得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接下来的几个月很枯燥无聊,无穷无尽的政治学习,托福GRE考试基本冻结了,连报个名都需要报请学校讨论批准,她壮起胆子申请了一次,没被批准,说她工龄太短。

她失去了复习英语的热情,对教书一向就没多大兴趣,对政治学习更是深恶痛绝,上班的时间很难熬,周末更难熬,孤独,无聊,没有奋斗目标,前途一片死寂。

就是在那段日子里,芷青闯入了她的生活。

芷青是袁逸的妈妈周老师介绍的,而周老师是芷青父亲的同事,芷青的父母急于解决儿子的婚恋问题,便广为托人替儿子介绍对象,这一托,就托到了袁逸的父母那里。袁逸的父母在家里念念叨叨的,被袁逸听见,就想到了岑今。

袁逸刚提起芷青的时候,岑今并没多大热情,但袁逸有一句话提起了她的兴趣:“这孩子真老实,他一定要我妈告诉你,说他因为参加学潮,分配受到影响,本来是留校的,结果学校变了卦 ,不要他了,还在他档案里记了一笔,搞得他到处找不到工作,好不容易才在近郊一个民办大学找了个临时的教职。”

“他告诉我这些干什么?”

“他说他不想骗你,先说明了,你好做决定。”

她的兴趣一下上来了,决定去见见这个因学潮而影响分配的“老实孩子”。

袁逸虽然是介绍人,但只负责过个话,坚决不肯亲自引荐相亲的双方,说还没到婆婆妈妈的年龄,丢不起那个人。

岑今和芷青是在袁逸父母家见的面,她到那里的时候,那“老实孩子”已经先到了,袁逸的妈妈周老师特意介绍说:“他一大早就起来了,先坐郊县到G市的长途车,怕迟到,打的奔来的。”

她看了那人一眼,感觉还行,秀才型,但还没到弱不禁风的地步,戴着眼镜,接人待物的样子很知识分子,见到她也落落大方。

周老师替他们做了介绍,就退了出去,随手关上门。

在相亲方面,她已经是久经沙场了,早就摸出了一个规律:只要是你不在乎的人,你一点也不会觉得尴尬或者手足无措,完全能饶有兴趣地看对方尴尬和手足无措,而对方越尴尬越手足无措,你就越不尴尬越不手足无措。

但今天的“对方”似乎也是久经沙场,一点也不尴尬,更不手足无措,开场白很文绉绉,像是老早就打好了腹稿一样:“周老师对你说过我的历史与现状吧?”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如果你说的历史就是参加过学潮,而现状就是你的工作受到影响的话,嗯,她说过了。”

他也笑了一下,露出很整齐的牙,这使她好感大增,以她饱经风霜的相亲经历来看,男人能有这么一口整齐的牙,真是太难能可贵了。她印象中男人的牙,不是高低不平,就是东倒西歪,颜色那更是不敢恭维,一看那牙就倒了胃口,再也提不起兴趣。好像就只卫国的牙还不错,跟这个芷青不相上下,但卫国的牙是中看不中用,吃冷的酸的就疼,恐怕迟早会变得稀稀拉拉。

芷青开玩笑说:“知道了你还来?那你胆子真不小呢。”

“为什么说我胆子不小?”

“一般女孩,听到我的历史与现状,早就跑掉了。”

“那你为什么见面之前就要把你的历史和现状端出来呢?不怕别人跑掉?”

“跑掉不是可以省掉我一笔车费吗?”

“呵呵,不好意思,今天让你破费了。”

“破费得值。”

她觉得他的眼神有点情在里面了,心里有点得意:“你不是第一次相亲了吧?”

“是第一次。”

“但你不是说有些女孩跑掉了吗?”

“跑掉了就没相成嘛,怎么能算?”

她被他钻了空子,但并不气恼,开玩笑说:“你总不会是等到——倒霉之后才开始——-考虑个人问题吧?”

“刚好就是等到倒霉之后才开始考虑个人问题的——”

“为什么?”

“因为之前并没有个人问题——”

她又被他钻了一次空子,仍旧不气恼:“也就是说,你之前——有女朋友?”

她本来是估计到他没女朋友,或者即便有过,估计他也不会承认,才问这么一句的,但他很坦率地说:“嗯,有过。”

她有点不舒服:“怎么吹了?”

“没吹。”

“没吹?”

他低下头说:“她——死了。”

这可是太出乎她意料之外了:“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事——”

“没什么,我叫周老师告诉你的,可能她——忘了说——”

沉默了一会,她问:“她——什么时候——过世的?”

“今年。”

“是因为——生病吗?”

“不是。”

“那是——”

“她是六月过世的——”他抬起头,看着她,满眼泪水。

她猜到了:“是学潮——?”

他点点头:“所以我——根本没心思——考虑这些事——半年都不到——尸骨未寒——”

“那你为什么同意——见面?”

“为了我父母,他们——总以为找个女朋友就会让我忘记这事——”

“但其实你不能——”

“你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忘掉——你的初恋吗?”

她没回答。

沉默了一阵,他有点嘶哑地说:“对不起,我太自私了——为了应付我父母——就把你拉进这个——”

“没什么,我能理解。”

“谢谢你。”

她很理解他的心情,也很尊重他的感情,陪着坐了一会,就起身告辞:“你——不要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如果她在天有灵,一定会——希望你——过得幸福——”

他感激地点点头,也站起来:“我也该走了。”

他们俩一起到外间去向主人告辞。

周老师一看两个人的表情,就明白出什么事了,马上做自我检讨:“小陶,他是叫我把什么都告诉你的,是我多了一个心眼,没告诉小逸。害你白跑一趟,真对不起——”

她很大方地说:“没白跑,认识一个朋友嘛,谢谢您。”

周老师一定要留他们两个人吃了饭再走,但两个人都不肯吃饭,坚持告了辞,离开了周老师家。

走到外面,他问:“你饿不饿?”

“怎么啦?”

“如果你饿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吃点什么。我走得慌,没吃早饭,饿了。”

她笑了起来:“你这个人才怪呢,刚才周老师留你吃饭,你怎么说不饿不饿呢?”

“我看见你不肯吃——”

她倒不讨厌跟他一起吃饭,也的确饿了,就答应了。

他说他知道一个小饭馆,还不错,两个人就到街边去坐车,坐了几站路,又走了一会,才到了他说的那个小饭馆。

两人进去,他点了几个菜,介绍说是那家餐馆的拿手好菜。

她有一点预感,但没说出来。

那顿饭吃得还比较愉快,他说话挺风趣,也能找到两人都能侃几句的话题,吃相也挺有风度,她感觉不错。

但吃完饭出来,他留恋地看一眼饭馆,感叹说:“我跟她的最后一顿饭,就是在这里吃的。”

他们没再说话,各回各的家。

她认为这事结束了,既然他陷在对前女友的哀思里不能自拔,那么她不会责怪他,但也不可能接受他。只能说造化弄人,如果没那次事件,他跟他女朋友可能婚都结了。但出了那件事,他的一生就彻底改变了,回不到从前,又进不了今后,注定受苦。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芷青还是挺不错的,是她相过的人中最出色的一个,也是唯一让她有点感觉的一个。如果没有那件事,她会愿意跟他谈场恋爱。但如果没有那件事,他又不会来跟她相亲了,所以说,他命中注定不是她的。

但过了几天,她收到芷青写来的一封信。她从来没收到过这么有文采的情书,或者说,没文采的情书她都没收到几封。

他在信里说,也许你会觉得我这个人寡情,但是我仍然要告诉你,我爱上你了。我以为我今生永远不会再爱上任何别的人了,但是我错了。爱情来了,我措手不及。

他把那天见面的情形很诗意地记录了下来,她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她做过的每一件事,他都写了下来,使她佩服得五体投地。那么短的时间,他居然能观察到这么细致入微的地步,记得这么清楚,而且能这么生动形象地写出来,只能说他记忆过人,文采出众。

他说他周末要回父母家,就在H大,离G大不远,如果她不反对,他想来看她。

她被他的情书感动了,今生今世第一次收到这么抒情的情书,无法不感动。

她答应了,约了个时间,在后门那里等他。他仍然是比她先到,斜靠在自行车上。见到她,就一脸阳光地对她笑。等她走到跟前,他自嘲地问:“我是不是很傻?”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不傻。”

他老盯着她看,看得她怪不好意思的。她问:“我是不是——很像她?”

“像谁?”

“你的那个——前女友?”

“不像。”

“那你怎么——老看着我?”

“老看就是因为像她?刚好相反,像她我就不会老看了——”

“因为已经铭刻在心中了?”

他有点不自在:“你是不是对这事——有——顾虑?”

“我没顾虑,就怕你有顾虑。”

“我没有。”

“没有就好。”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很——寡情?尸骨未寒——”

她打个寒战,提议说:“别提这个‘尸骨未寒’好不好?听着就——”

他很顺从地说:“好,我再不提这事了——”

但她自己又提到了:“她——埋——在哪里?”

“她老家——”

“她老家在哪里?”

“K县。”

不是很有名的城市,但她知道大致方位,离这里很远,如果他坐火车去那里,途中会经过F市。

她问:“你——去过她家没有?”

“去过。她父母到G市来找她,没找到女儿,只找到——。我陪着她父母——送她回家乡——”他仰起头看天,很久才把头放低,“对不起,我——想一个人呆一会——”

她什么也没说,拔脚就回了自己的寝室。

但不知为什么,她眼前老是晃动着他的影子,他抱着一个骨灰盒,坐在火车上靠窗的位置上,外面的光线照进来,照在他泥塑木雕的脸上,把他的脸照得一边亮一边暗,每隔一下,火车就发出嘁哩喀喳的声音。

他就一直那样坐着,骨灰盒在他怀里变得温暖起来。

87 responses to “艾米:竹马青梅(32)

  1. 芷青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不错

  2. 留下我的狗脚迹…
    大学的班主任曾经在我们吵着闹着要同学校对着干的 时候跟我们提过学潮,但说得很阴晦,总让我们觉得她好怕事,胆小懦弱,哎

  3. 地板了

  4. 先谢谢艾米,听说这边首发,马上赶来,看了再说~~~

  5. 沙发!

    看完这集,只想说,OMG.

    卫国,有完整的心,没有完整的身。
    芷青,有完整的身,没有完整的心。

    又没有办法把他们组装一下。

    不过,高兴的是小今的生父,也是个出色的好人。

    不管怎样,今今和芷青,虽然,心不完全在对方身上,即使是残缺的爱,至少还是有一点点动心的。今今和芷青,能有一点点动心都不是容易的事。

  6. 河南河北人

    I am first

  7. 姐姐们速度太快了!!!佩服佩服!
    占个地方先!

  8. aprettypenny1120

    一会儿工夫就只有地板了。

  9. 芷青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有着很细腻的感情,很奇怪会在和今今婚后出轨,跟现在那个什么人纠缠不清。

  10. 看来芷青也挺重情的,如果他爱上今今,那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变心吧?可为什么后来又有了一个老婆呢?期待艾米码下集。。。

    -CC-说得真好:
    卫国,有完整的心,没有完整的身。
    芷青,有完整的身,没有完整的心。

  11. 命运,命中注定??看今今的感慨,只能一声叹息。
    这个芷青,真的也是个被命运铁拳击中的人,唐晓琳的那个预感发生在了芷青身上。
    真的是这样鲜活的生命就一去不复返了??太痛惜了,太可怕了,太可叹了。

  12. 谢谢艾米!
    看得正入戏,感觉嘎然而止,看不够。艾米辛苦!

  13. 我猜芷青后来的妻子可能跟这个初恋长得很像,因此他和今今分手娶了那位。但再婚后可能发现这个妻子只是外貌和初恋像,实际生活中并不顺心(比如不做饭,需要芷青做饭),所以有了后面的分分合合。

  14. 艾米真好,谢谢艾米了。
    元旦3天假,艾米上了两份大餐,艾米辛苦了,谢谢你。
    今天北京大雪,外面已厚厚的一层,目前还在下,不出门,抱着电脑,看艾米的小说,真是幸福!

  15. nana预测有理,看来芷青和今今之间也很有故事,并且在心中都有旧爱的情况下,能相爱,真的很不容易,两人也很般配,感觉外貌和性情。最后有了小今这个聪明美丽的爱的结晶。祝福!

  16. 今今和卫国的那一段对话,感觉两个人是那么了解彼此,那么不点就透,那么心有灵犀。半句话就能让彼此深知内层含义。哎,可惜了了。从此没有见面,也没有联系。。

  17. 还好,谢天谢地,卫国没出什么事。

    这个芷青看上去还不错呢!哪怕他们后来离婚了还是能看出来他挺会–哄女孩子的,算是个–多情的人,没有贬意啊。

    故事峰回路转真好看!

  18. 我觉得芷青的‘爱’字好轻易出口哦:)
    petal不要打我啊:)

  19. 能够聊到一起都不容易啊~

  20. 谢谢艾米!看来今今和芷青一见钟情了。原以为芷青之所以会和今今离婚是因为在国外重逢误认为故去的前女友,但从“去过。她父母到G市来找她,没找到女儿,只找到——。我陪着她父母——送她回家乡——”推测她应确实不在了,芷青是一个多情的人。

  21. 此心安处是吾乡

    今天有2010年的第一场大雪呢!
    看到艾米的文字,真是太感动了!
    不过我并不看好芷青与今今的发展呢!
    的确觉得芷青有点太快遗忘"旧人"了!

  22. 从“去过。她父母到G市来找她,没找到女儿,只找到——。我陪着她父母——送她回家乡——”感觉芷青的女友并没有死,毕竟那时那么乱……后来又遇见时,已有了和今今的婚姻,在初恋和今今间做了选择——离婚,可离婚后发现他其实真正爱的确是今今,今今不肯原谅芷青且无法忘记卫国,不肯复婚,就有了芷青和初恋的一次两次的分分合合。:)嘿嘿

  23. “去过。她父母到G市来找她,没找到女儿,只找到——。我陪着她父母——送她回家乡——”
    只找到什么呢?会不会前女友还在?芷青又和她重逢了呢?
    “芷青”是不是情薄如纸的意思?
    那我宁愿他多情,而不是寡情。

  24. 到现在看来,芷青是位多情才子。
    芷青女友“死而复生”的可能性存在,可能大家后来在海外重逢。

  25. 今今认为她“偷”了卫国的感情,而且“她相信她迟早得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这个沉重的代价是不是她自己的婚姻呢?也就是说今今和芷青婚后,又有人“偷走”了芷青的感情?
    今今是一个自尊自爱的知识女性,而且继承了她母亲的性格,在爱情和婚姻上要求对方的绝对的忠诚。如果她选择离婚,可能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配偶的出轨。

  26. 芷青的女朋友年级轻轻,没有准备地就死去了。可能她怎么也没想到生命会是这样结束。

  27. 惊喜新包包!感激不尽:)

    今今在经历了轰轰烈烈后但求平静。她找的这个人,虽然不一定是她最爱的,但能陪着她。用这个外力,止住那被打断的对卫国的未了之情,很有效。

    芷青也已一样,积极的想过好自己未来的日子,虽然难,也得过好它。

  28. 芷青的前女友复活这个猜测……不太可能吧,都已经亲自送回老家了

  29. 在今今孤独,无聊,没有奋斗目标的日子里,芷青闯进了她的生活。
    两个人都有一点点动心,这一点动心也许足以让他俩决定共同生活在一起。

  30. “最令她难受的,是那些在学潮中丧生的人,她总觉得自己有责任,因为她没有像猎人海里布一样去警告他们。”据前文应为“海力布”。

  31. 又见雪飘过

    和yuna_1978的感觉一样,他爱字出口太轻易了。所以,和今的离婚也不意外了。

  32. 又上来读了一遍小说和大家的评论。很有感触。难道芷青的前女友并没有死?大家的猜测很大胆啊,我还真没想到这方面去。现在期盼下一集,等着艾米为我们揭晓。下一集该什么时候贴呢?期盼中,艾米老给我们惊喜。谢谢艾米。

    鹅毛大雪下了一整天,已有快一尺厚了。看来今年是瑞雪兆丰年呢。

  33. aprettypenny1120

    就算芷青的前女友没有死,芷青如果也爱今今而且跟今今结了婚,应该也不会离了婚去找前女友而是像卫国一样叹缘分吧。或者不会跟前女友离离合合吧。
    哎,我都糊涂了,放弃猜测,期待艾米的神笔揭晓答案。

  34. 和yuna_1978、又见雪飘过的感觉一样,他爱字出口太轻易了。
    元旦三天真是享受呀!

  35. 艾米码字辛苦了,谢谢,我没想到这么快有32。芷青在我看来一点不寡情,倾城之后彻骨的冷,他们需要互相给予的温暖,是可以理解的。

    看这篇,心里更多感慨。这么多年,如果不是来到外面,根本看不到任何文学作品提及8平方的血腥,所以,再次无比佩服艾米的勇气和良知,记录和重现这段历史,即使所描述的只是擦边的片段 。这本书在国内出版,即使有聪明的谐音,可以想见敏感部分也仍然会被删改得支零破碎,但是有一天倘若它能完整出版,我坚信它有着傲人的文学与历史双重价值。
    补充一点信息,以供比较:前两天看到一篇文章,崔氏女子韦平一一打电话叩问面对圣诞节刘氏事件的知识分子良心,有位姓莫名言的回答是:“ 不太了解情况,不想谈。家里有客人,正在和他们说话。”

  36. 从这一集看芷青也是个重情义的人,既是重情的人,在他女友去世不久,怎会见一面就爱上了今今。猜测他的女友并没有死,或是有别的原因分开了。

  37. 我是一片云

    “唯一的例外是上“马哲”时的那段交往,但那不是他的本意,而是她偷来的,是她强加在他头上的,使他暂时偏离了他的轨道,她相信她迟早得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沉重的代价,就是芷青出轨?不单单是像卫国一样精神出轨。
    从芷青的举止,感觉芷青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本意是搪塞父母与今今相亲,见到今今也还开诚布公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但很快因为今今的豁达大度,当然我们的今今也肯定很有吸引力的。他仅见今今一面很快就爱上了今今,而且写了长长的情书。不能说芷青爱上今今不合理,或者芷青的感情是虚假的,只能说像芷青这种类型的人,爱情来得快也消失得快。
    我个人觉得一个感情持久、稳重的人,应该是内敛的人。即使对今今有好感,甚至爱上了今今,也会循序渐进地往来,通过交往进一步加深了解,确定对方是不是自己要共同生活一辈子的人。
    芷青女友未遇难,也是有可能的。在那个混乱的时刻,不少失踪的人,后来出现在异国他乡。

  38. 雪浪风涛惊旅梦

    来晚了,看完故事再看评论,不由的叹气。卫国和今今,多好的一对,却不能在一起!

    芷青的性格在学潮前应该很开朗的吧?能理解他那种矛盾心理:不能忘记初恋,可看到今今以后又燃起希望。

  39. 谢谢艾米的辛勤劳动!
    卫国没事,太好了!他真是今今的守护神,从小到大。今今是有福气的人。
    芷青的性格很戏剧性。说爱就爱了,说哭就哭了。性情中人。

  40. 这么看来,芷青真是个不错的人

  41. 他沉默了一会,很坚决地说:“今今,这事跟我爸爸没关,请不要——乱猜——更不要——乱说——”

    卫国这样肯定,应该跟军代表没关系。而卫国身边亲近的人最有可能是郑东凌了,莫非是郑东凌告诉卫国的?

  42. 想提醒大家一句:写评论时记得写同音字,要不就不能贴到~浪艾园了?如果被删哪多可惜啊!:)

  43. “她认命了,知道他从小就只是她的保护神,救命星,平时他有他的生活,他有他的玩伴,只在她有危难时才会照耀她,解救她,危难过了,他就收起投在她身上的那束光芒,改照别人去了。唯一的例外是上“马哲”时的那段交往,但那不是他的本意,而是她偷来的,是她强加在他头上的,使他暂时偏离了他的轨道,她相信她迟早得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读这一段觉得心里酸—–痛。

    我有位师姐也是在89年雪潮中离开的,她男朋友也是过了很多年才再找女朋友。

  44. 回复pauline :

    不知道你说的“崔氏女子韦平”是何许人物,也不知道你说的“圣诞节刘氏事件”是何许事件。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没查到相关信息。

    在这里你不用这么隐晦,完全可以直接说出来,否则人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关于“叩问知识分子良心”,我个人是不感貌的。“知识分子”是指谁?“良心”又是什么?为什么只叩问知识分子的良心?

    通常这样叩问的人,自己也未必做了什么很“良心”的事,也许人在海外,享受着他国的民主,说了几句比较大胆的话,就觉得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

    “叩问良心”这种事,只能是自己来做,自己可以叩问自己的良心,但叩问别人的良心,就很可笑了。对于别人,只能要求其遵纪守法。试图用道德和良心去制约别人,都是收效甚微,甚至不能奏效的。

  45. 感觉芷青是情感丰富的人 感情细腻 会哄女性开心 不过 总觉得有点不太稳定似的 毕竟是之前的感情才刚刚过去 是不是找了个情感寄托或者说情感替身啊?看他第一次见今今,今今的感觉,像是相亲老手。
    而且自己总对他叫今今“小乖”有点意见 比起卫哥哥 有点流于俗气的感觉(别说我老封建阿)离婚多年 孩子都这么大了 见面还叫小乖 不要说今今了 连我都有点…..

  46. 回复回复pauline:

    如果你说的“圣诞节刘氏事件”指的是刘小波被判刑,那么这位“崔氏韦平”小姐到底是指望“姓莫名言”的先生怎样做才算有良心呢?

    按艾友友在《蜗居写得好,但我不爱看》里对文化智慧的分类,刘小波应该属于第三类。

  47. 一大早,在新 浪艾园知道贴32了,不能上线,到现在才看到……
    别怨我狠心啊,我倒是不希望芷青的女友复活,虽然芷青女友复活不是没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因为芷青说到“去过。她父母到G市来找她,没找到女儿,只找到——。我陪着她父母——送她回家乡——”如果说他女友的父母见到的是尸体,那么百分之九十错不了,父母不会认错自已的子女的,所以说可能性不大;但是芷青说没找到女儿也没说找到的是什么,所以说复活不是没有可能。
    即使如此,也不希望他的女友复活。因为照今今和芷青的现状:互有好感,但中间有一个已故女友,那么他们从交往到结婚不会是短时间的事,芷青女友如果复活也有足够的时间在他们结婚前与芷青联系,除非她不能或不想跟他联系。如果在今今婚前这个女友出现了但芷青还是和今今结婚了,说明他是真的爱今今,可是他们后来离婚了也是因为别的女人(这个女人最大的可能还是那个已故女友),那我也不知要怎 么说好了,太纠结了。
    总之,芷青的这个女友如果复活会对芷青产生影响,而这个影响会对今今造成伤害,所以我不希望她复活

  48. 三天两集,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新年礼物.
    谢谢艾米,您辛苦啦!

  49. 同意夏花尽美,但是,就是不复活,将来也还是有一个女的出现了,已对她造成了伤害.

  50. 如果将来出现的是另一个女的,只能说芷青的感情变了,不能否认他爱过今今;但是如果将来出现的那个女人就是被认为死亡的女友,那么芷青对今今的爱到底有几分,至少不是像他所说的“爱情来了,我措手不及”。

  51. 我相信芷青不是个薄情寡义的人。我大胆猜想,他的前女友一定还活着,后来又找到他了。

    “去过。她父母到G市来找她,没找到女儿,只找到——。我陪着她父母——送她回家乡——”

    他的女友藏到哪里,活着住进医院了…

  52. 《至死不渝》我先看的是书,里面没提到“雪潮”,所以我不太清楚卓越一家后来怎么那么走下坡路,后来在艾园又看了一遍才明白其中缘由。
    所以最近我把看过的书,在艾园里又粗粗复习了一下,看有什么落下的再补回来。

  53. 他在信里说,也许你会觉得我这个人寡情,但是我仍然要告诉你,我爱上你了。我以为我今生永远不会再爱上任何别的人了,但是我错了。爱情来了,我措手不及。

    他把那天见面的情形很诗意地记录了下来,她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她做过的每一件事,他都写了下来,使她佩服得五体投地。那么短的时间,他居然能观察到这么细致入微的地步,记得这么清楚,而且能这么生动形象地写出来,只能说他记忆过人,文采出众。

    ……芷青的才华吸引了今今,而男孩子以这种方式来获取像今今这样的有个性的女孩的好感也很具有诗意。喜欢艾米的文笔……

  54. 艾米你好,

    刚刚看到你 单挑 出来的回复,谢谢你,尽管有着不同的看法。犹豫了半天,还是打算在邮件里回复和解释一下,因为艾园的气氛那么好,我不想因为自己的留言而对这种美好的气氛有所破坏,那不是我的本意,因为我也喜欢艾园。

    首先说明一下,写字隐晦是因为被新浪的网审长期刺激而产生的条件反射,不晓得什么时候哪个字就会被视作敏感字而影响发表,并且我不确知,也没有去查过艾园的网址在哪里,所以才会这样写,见谅。

    其次,我在看这些事的时候,想到的参照物是左拉的《我控诉》,属于期待过高吧。艾友友的分类法(这篇文章,我之前并没有去读,因为我对《蜗居》并无兴趣,所以不太关注),倒确实提醒了我,令我想到这里边的差异,大概正好属于文化因素的问题。至于叩问良心,说实话我自己平时的准则也是先要求自己做好,可是有的时候又会对他人生出期待,你今天的“不感冒”,也算是振聋发聩,还是要谢谢你。

    崔卫平不在国外,所以并非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艾友友的划分法非常有见地,可是我不认为刘晓波属于第三类。

    艾园的作品,看了《十年忽悠》 和 《黄版忽悠》,也刚看完《憨包子与小丫头》,还看了些反砸文章,除了会跟读现在的连载,其它的暂时时间上不允许去读了,尽管我非常想读。非常庆幸,有机会读到你们别具一格的文字,故事除了难得一见的有趣,更是令我感动。

    祝好

    pauline

  55. 回复pailine:

    你没看懂我的贴。你也没看懂《竹马青梅》里对六四的描写。

    我不赞成叩问别人的良心,无论这个叩问的人在国内还是国外,是站着说话还是躺着说话,因为叩问良心是没有作用的。

    我更不赞成认为那些没对刘小波事件发表看法的人“良心”有问题。

    刘小波属于艾友友对文化智慧分类的第三类,是由他的言行决定的。如果你不这样认为,那说明你对他不了解。

  56. 回复pauline:

    你说:“我不想因为自己的留言而对这种美好的气氛有所破坏”

    — 这说明你不了解艾园,不了解艾园对“美好气氛”的定义。在你看来,有了争论就不是美好气氛,这说明你思想上还没摆脱旧文化影响。

  57. 请不要因为我的故事里写了六四,就认为我赞同发动六四的那些人。我写六四,只是因为六四影响了我的故事的发展,不写就无法继续故事。

    我写到的六四,是具体的人物经历的具体的六四,是小人物对六四的所见所闻所感。我没有记录历史大时刻的野心,也没有因此进入史册的野心。

    我在美国写六四,对我个人没有任何危险,我不认为自己因此成了英雄,也请别把我当“民运人士”看待。

  58. 呵呵,我当然完全没有将你当成“民运人士”来看待,你显然也绝不是个只爱听好话的人。
    谢谢你的率真,实在难得。
    每一个读者的背景不一样,资质也不同,理解会有差异,很感谢你的坦言。我会再看的。

  59. 我对艾园不了解,或者说还不够了解,当是事实,因为我知道艾园的存在也只不过三周的时间。不过也正是有这样的碰撞,有你这样的直率,才会让我更多了解吧。
    你说 “我没有记录历史大时刻的野心,也没有因此进入史册的野心。我在美国写六四,对我个人没有任何危险,我不认为自己因此成了英雄” ——这些我也完全相信,实际上我当然也完全没有那么去设想你的写作动机。只是正像你说的,事件影响了故事的发展,故事反过来不得以地记录了历史而已。

  60. 在这里逛逛又看到艾米出来脆生生地写回贴,看得很过瘾呢。

    不知为什么就想起凉拌黄瓜。清清白白的,香香脆脆的。

  61. 回复pauline:

    如果没把我当“民运人士”看待,就请不要扯出刘小波之类的人来“以供比较”。

    《竹马青梅》与刘小波,风马牛不相及。

  62. 艾米,算是我措辞不当吧,但我委实没有把你如此归类的意思。
    风马牛不相及,没错,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你说的故事不可避免写到了当时具体人物经历的具体历史,而这个时候恰好凸显的这件事与那段历史有不可分割的关系,那么对于一个读者来说(我当然只说我自己,不代表其他读者),有联想是正常的。我也要说明一下,我跟海外海内的“民运人士”没有任何联系。

  63. 回复pauline:

    你的联想已经说明了你的归类。

    岑今和卫国,都不是从刘小波的角度来看待六四的。六四在他们眼里,只是党内权力斗争的结果。

    你能从《竹马青梅》描写的六四,联想到因《零八宪章》被判刑的刘小波,这说明你心目中的六四,就等于刘小波等人的六四,提六四就等于提刘小波,所以你才会有如此联想。

    我就此打住,也拜托你别再做任何声明了。

  64. 执子之手偕老

    六四在他们眼里,只是党内权力斗争的结果。
    ————
    以前对这段历史也不是很清楚,现在越来越认同这个观点,只是他们拿大学生来做牺牲品,太残酷了,那代人都是当时的佼佼者。

  65. 每次看评论,看到什么让人心里疑惑但是又说不出来那里不对的言论,不消一会儿,就有艾米或其他高手出来三下五除二,把事情或道理解释得清爽明白。看得真是过瘾。

  66. 个人觉得芷青赢得今今芳心的几个重要的因素:
    1. 芷青的才华。主要体现在芷青文采飞扬的情书上。文中说了今今似乎从来就没收到过什么像样的情书。所以被打动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2. 芷青对前女友的深情。能够看出今今对芷青表现出来的对前女友的深情缅怀不仅不介意而且是相当欣赏的。她心里应该也有矛盾的地方。在这个时候男方的态度是关键,只要男方主动一点,以今今的感性和单纯,应该是很容易打消顾虑的。
    3. 芷青的处境。芷青正处于人生的低谷,不论是感情上还是事业上。这往往能激起女性与生俱来的母性的一面,有可能是从同情过渡到爱情,也有可能是同情和爱情兼而有之。这和当年岑之和陶今芬相爱的情况很像。

    卫国曾说今今爸爸是在他自己落难的时候爱上今今妈妈的,而自己的爸爸是在今今妈妈落难时爱上她的,所以自己的父亲爱得更深。卫国总结地很深刻。但很不幸,这样的局面在今今、卫国和芷青身上重演了。今今在芷青落难的时候爱上了他接受了他。而卫国永远扮演着今今保护神的角色,在今今困难的时候不离不弃。这样的爱情是不是就是“相望而不能相守”的爱情。年轻的时候觉得这种爱情的感觉很美。现在不觉得了。希望他们既然相爱就能相守。

  67. 和执子握手,仍然不喜欢芷青。这人给我很夸张作秀的感觉。缅怀前女友,不用把今今拉进去吧?如果真是怀念旧人,如何一边又留意新人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如果真是伤痛过去不能自拔,又如何“爱情来了,措手不及”?联想到现在,芷青仍然一贯地一边和别人分分合合,一边又对岑今言语暧昧。爱情是专一的,多情即是无情。

    On the other hand, 芷青可能是个很好的父亲,尤其芷青和今今离婚了,这个父亲不需要负什么具体的责任,只需要做个玩伴加好听众,这一点芷青可以做得很好,所以小今很亲爸爸。

  68. 芷青好像不太喜欢别人瞒着他什么,从他主动把自己的底儿先亮出来这一点看,他是那种希望对方也是能如此相待的人。感觉他在平复了过去的伤痛后,有可能为了今今和卫国的事而斤斤计较。

    卫国将来肯定还会在紧要关头帮今今,有可能会与芷青相遇,芷青那么善于观察细节,肯定会从两人的互动里猜出几分,于是对今今的感情就可能不安定了。

  69. 2010-01-04 09:59:26 艾米辛苦了,谢谢!同意nana,我也觉得他的爱太轻易就说出口了。:)

  70. 2010-01-04 11:28:52 每天,不在班上,就在艾园,不在艾园,就在去艾园的路上。谢谢艾米为我们提供了如此美好的精神家园。

  71. 2010-01-04 13:12:22 好多年没有看小说了,看了艾米的山楂树之恋,又在这里看竹马青梅。艾米真是写情的高手,文字真舒服。
    多谢啦,祝新年快乐!

  72. 2010-01-04 13:15:49 他沉默了一会,很坚决地说:“今今,这事跟我爸爸没关,请不要——乱猜——更不要——乱说——”

    卫国会不会还有隐情?觉得这句话很重,很谨慎,好像还有不容探究的深意

  73. 2010-01-04 13:26:01 那次通话很短。从那之后,他就没再联系她。

    ——卫国就这样走出了今今的世界?芷青就这样走进了今今的世界?
    果然是一场倾城,将两个不可能的人送进婚姻,芷青的前女友不出事,芷青就不会和今今相亲,也不会爱上今今。今今呢?“她认命了”,既然不是卫国,那么是谁又有什么可在乎的,相亲就相亲吧,生活那么无聊,芷青又是“她相过的人中最出色的一个”。
    之前将芷青想象成英雄救美(我这大俗脑袋,汗!),实际救今今的仍然是卫国。

  74. 执子之手偕老:

    2010-01-04 11:52:10 到目前为止,我还是不喜欢芷青。

  75. 我爱巫婆:

    2010-01-04 14:30:25 从芷青嘴里感受到一个年轻生命的消失,短短几句描写她父母来接她回去,内心有数不出的难受。我很认同卫国的判断力,所以更觉得这个女孩子的离去让我痛心,也为她的父母难过。

  76. aprettypenny:

    2010-01-04 14:43:06 芷青也重情,今今说他很会抒情稍不注意就会上他的当,但是今今对他还是不感冒,也许是因为在她心目中他跟卫国比还差一些,如果没有比较也许会好一些。

  77. 面朝大海:

    2010-01-04 15:41:34 芷青爱字说的容易,是坦诚还是多情?可从之前看,即使离婚了他还是很爱今今的。到目前觉得芷青也挺好的。

  78. 2010-01-04 17:08:12 芷青很温柔多情,这对当时的今今有些杀伤力。可是今今心里已经有个卫国,芷青对她可能更像个投缘的朋友

  79. 慕容燕与慕容嫣:

    2010-01-04 17:47:42 艾米辛苦!情势真是急转直下啊……

  80. 我也猜芷青后来又遇见初恋,芷青选择了离婚,

  81. 我也猜芷青后来又遇见初恋,芷青选择了离婚.
    –刚刚发现没登陆。

  82. 感觉芷青在感情上有点拿不起,放不下;有点不清不楚的。不是说在行动上。卫国虽然娶了自己不爱的人,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内心爱的是谁,那就是今今。感觉芷青是跟着这个过心里惦记着那个,跟着那个过心里又惦记着这个。和今今在一起想着初恋,等跟别人在一起又想着今今。这个就有点不牢靠了吧。你也闹不清他是真爱吧还是不在一起了“距离产生美”觉着自己爱。
    不过话说回来,真能把感情这东西分得一清二楚泾渭分明的人也不多。想起老三了。唉

  83. 艾米出来澄清得好!要不然真有些人可能会因为小说情节涉及到雪潮而把艾米有意无意地误会成什么份子,什么人士之类的人。

    看看艾友友的‘《蜗居》写得好,但我不爱看’,里面从文化的角度和从情感的角度对作者进行了分类。我觉得说得真好!

  84. 执子之手偕老

    bbb~,握手,完全同意你的看法。

  85. 感觉“命运的怪圈”的提法是艾米挂的枪吧?不过,单看本集,还是觉得陶金芬与芷青的恋情发展得很自然可信……

  86. 1) 刚看“竹马青梅”的时候是在国内的阅读网站看的(比如百度哦搜狐新浪什么的),直接后果就是前边看童年故事看得泪眼婆娑,往后就越来越觉得艾米在编,因为根本觉得无法理解,看完之后也很鄙视这样矫情的剧情。 今天看了艾园才知道,因为国内的转载把所有的学潮部分通通删掉(包括蔺枫的),把今今和卫国的所有做爱部分删掉(包括今今生产后的),才导致我们看国内阅读网站的人有这样的错觉。 不知道这个问题怎么能让国内不知情的读者也能了解一下,让更多的人能够更好地欣赏像“竹马青梅”这样的真故事,好文笔!
    2) 另外,目前新艾园也太难上了,而且原来新浪的艾园关于翻墙的做法不知道为什么也不见了? 这不是让孤雁们找不到组织? 新艾园好些链接也不能打开,我今天等了一天才好不容易等到新艾园能上,上了有些章节还打不开,只好又去看国内的版本,真沮丧。
    3)如果拍成影视剧,建议艾米和黄颜卖版权的时候参考一下琼瑶阿姨的做法,一定要自己亲自把关定男女主角。 我是不想看到山楂树之恋的杯具再次发生了。
    4)竹马青梅看完之后觉得意犹未尽,能不能让卫国和今今写点后序什么的? 或者也来个卫版竹马青梅呢? 真的很不舍得……

  87. 八九年学潮的时候,我正在上初三,对学潮的了解也就是通过新闻联播。听说是学潮到动乱再到暴乱的。还听说是善良的学生受了少数别有用心的坏人的利用和指使,比如学生绝食的时候他们躲在一边吃饭。电视上还播放的一些军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最终被打死烧死的录像。至于具体情况和事情的真相,我到现在都不清楚。问周围的人,都不知道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