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友友:蹩脚的表演者

昨天,有个叫“金凝”的,在文学城的“海外原创”发了一个名为《不长记性的艾园》的帖子(全文附后),引起了我的兴趣。

从这个题目来看,应该是写艾园犯过什么错误,做过什么愚蠢的事,受到了惩罚,但不吸取教训,继而又犯,于是又受到惩罚,屡犯屡罚,屡罚屡犯,这就叫“不长记性”。

但我把金凝的文章从头看到尾,也没看出艾园究竟犯了什么错误,受到了什么惩罚,又是如何重蹈覆辙的。如果我说她自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肯定又会委屈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但事实就是如此,她的确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不然怎么会用这么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题目呢?

所以我只能说,金凝同学实在不适合写这类论述性文章。据说她是学美术的,又据说她曾写过一个长篇小说《纽约的冬天》,还据说她正在海外原创写另一个小说《夫妻对拜》。我没细看她的小说,不便评论,但我知道,有不少写小说的写诗歌的,都不怎么会写论说文,套用一个中小学术语,就叫“偏科”。

从一个人写的小说当中,不一定能看出这人的逻辑思辨能力如何,因为小说靠人物和事件来说话,而论说文则靠论点论据论证来说话。有些诗歌小说写得很动人的人,说起理来却可以漏洞百出,狗屁不通;正如逻辑思辨能力很强的人,写起小说来可以干巴无味一样。像艾黄这样写小说写得生动形象,写论说文写得条理清楚滴水不漏的人,我见过的不多。

如果你仅凭金凝的这篇文章,你是无法搞明白她为什么如此愤怒、艾米究竟如何得罪了她、艾友友又犯了什么错误、她为什么要跑到公众论坛去泄愤的。下面我就来把这事的来龙去脉说一下,供有兴趣的人参考。

据说这个金凝早在几年前曾在海外原创贴过几集她写的小说《纽约的冬天》,写一个学画的女孩因为贫穷,不得不在大冷的冬天到纽约街头去卖画。

当时似乎就只写了这些,艾米看见了,觉得题材比较新颖,而艾园还没转帖过以学画女孩为女主人公的小说,就问金凝愿意不愿意让艾园转帖《纽约的冬天》。

金凝回复说,她还没写多少,也不知道能写多少,就暂不转帖艾园了。

这是很正常的交流,艾园从一开始就努力挖掘值得一看的文章转帖到艾园,一是为艾园读者提供更多阅读材料,二是为那些默默无闻的新手作者提供帮助。作者愿意被艾园转帖,艾园就转;如果作者不愿意,艾园就不转,很简单的事情。

若干年后的2009年,这位金凝又来跟艾米联系,先回忆了几年前与艾米的对话,然后说:

本悄悄话来自 金凝 于 2009-12-10 19:16:51

现在,写作开始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主要是我父母很支持我,不想让我浪费这个天分。我有个小小的请求,能不能在我完全完稿的时候,如果有时间的话,帮我看下我的《纽约的冬天》这整部小说?毕竟这是我第一部长篇小说,我自己觉得还有好多欠缺的地方,所以想请你指点下,因为我还需要润色和加工。谢谢了。
我回国的时候正好看到你的书在卖,又记得一个女明星说很喜欢你的书,每次看到这些,我都由衷的高兴。毕竟,当年大家都是真心互相欣赏的笔友,看到对方有所成绩,心里自然高兴。所以,今天得知老谋子采用你的作品,实在是高兴,为你喝彩!

艾米没有回复这个悄悄话,因为忙,因为她从来不在写作上指点谁。

后来这位金凝同学又发一个悄悄话,要求加艾米为好友。

本悄悄话来自 金凝 于 2009-12-11 06:18:52

嗨!你好,我是金凝,以前没入你的园子,这次一定要加你为我的好友了

就这个“没入你的园子”,就让艾米明白这人不是一路人。艾园不是什么“圈子”,不是什么“组织”,只是艾米的私人博客,没什么入不入的问题。你喜欢艾园的文字,就到艾园来玩,不喜欢,就不来。像这样嚷嚷着要“入你的园子”的,一是不明白艾园究竟是什么,二是有某些个人企图

艾米回了一个贴:

本悄悄话发给 金凝 于 2009-12-11 06:18:52

谢谢。不过我没设朋友圈。

后面的故事就要从我写的那篇《“蜗居”写得好,但我不爱看》开始了。我那篇文章贴出后,金凝也来跟了个贴:

金凝 评论于:2009-12-21 22:55:06 [回复评论]

我也看了蜗居,小说也大概看了一遍,原作结尾和电视是不一样的。其实在小说中,海藻过得更惨,海萍也不过尔尔。作者写得真实,所以在电视结尾处被和谐了一下,以免被广电局称之为影响不好。我觉得吧,把生活中最真实的丑恶给反映出来,就是一种批判,六六也讲了自己写作的初衷,对于海藻的生活方式,她是厌恶的,也很讨厌宋思明。

蜗居轰动,就是因为反映当下社会中最现实的问题。其实现实中比小说更可怕。论文学性,六六的小说顶多是电视剧文学,她的小说很适合改编电视剧。其实国内的人关注什么样的题材的小说呢?第一官场小说,然后商战小说,现在军事题材也很火。然后还有类似于六六这种家长里短,比较现实的小说。青春类的,大多数都是穿越题材,真正纯正的爱情故事已经过时了。还有讲文化古董之类的。

像我们这样在国外呆久的人,这样的题材有多少我们熟悉呢?因为我自己也写作,我就知道让我写官场我肯定写不出来,我要是写那些在异国他乡的日子国内人没兴趣看,还觉得你在国外受苦活该,顶多就是喝过洋墨水的能产生些共鸣。有时候卖座的不见得写得有多好。六六写得不错,但文学性没那么强,只不过正好戳中当前中国社会的要害,所以才会那么火。

我记得张艺谋要拍山楂树时,有人质疑票房,好像是韩三平不同意拍,因为国内人们对知青题材已经不感兴趣了。我觉得老谋子要拍,一定艺术性很强,但是否卖座很难讲,毕竟国内人的心态实在太浮躁,是否静得下心来去欣赏,就不得而知了。

我们在这里,还能欣赏山楂树,还能欣赏纯文学的东西,是因为这里的环境使然,能使人沉得下心去看待。

说白了,就是心态的问题。

金凝的帖子写得很长,主要是标榜自己了解国内图书潮流,标榜自己在海外,环境比较洁净,才有纯净的心态欣赏“纯文学”,而国内那些人,生活在肮脏的环境里,自然欣赏不了“纯文学”。

她大概以为在这一点上跟我有共同语言,但我的文章并没这个意思,我相信无论生活在哪里,总有一些人是向往美的东西的,有时读者不得不看一些不美的东西,是因为市面上没有美的东西可看。有很多作者就是站在金凝这种高高在上的位置,想当然地认为国内的读者只喜欢丑恶的东西,而这些作者为了赢得读者,就只写丑恶的东西,这是对读者的误解。

当然,我没有指出这一点,因为这超出了我文章的范围,我只针对与我文章相关的内容做了个回复:

艾友友 评论于:2009-12-22 06:12:54 [回复评论]

回复金凝的评论:

我已经说过:“说它(《蜗居》)有现实意义,就在于它能让国外读者了解当今的中国,也让外地读者了解当今中国某些大都市的生活”

我觉得这句已经包括了所说的你在国外不了解中国官场现象,而《蜗居》使你了解了这一点,所以你用你自己做例子反驳我,是多余的。

顺便说一句:有学法律的人指出了《蜗居》的十处硬伤,还有懂中国经济和官场的人指出了里面很多漏洞。如果你是从《蜗居》了解中国官场,就需要注意到这些。毕竟六六本人并没中国官场经历。

你说的“揭露出来就是批判”,我部分赞同,但《蜗居》并没揭露什么,都是大家(你除外,但你为什么要靠读《蜗居》才知道中国官场的情况,我就不明白了)早已知道的东西。

这是个很中肯的回复,只陈述事实,基本没有反驳她,但这位金凝同学连这也听不得,马上跟帖对我大开杀戒:

金凝 评论于:2009-12-22 08:09:59 [回复评论]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我觉得你可能曲解我的意思了,说实话,我还真没有什么反驳的意思在里面。只不过就事论事。况且,我没有把它作为官场题材来看待的,我是回国的时候看的这部电视剧。在我眼里,它就是一部现实题材的作品。我讲到官场,是顺便说国内的读者群更关注什么,于是顺带说了自己写作方面遇到的问题。

 
其实国内这些现象,我早就知道,但我觉得你可能过于敏感了,比如说到我一定要从蜗居才能了解国内的现实,还说除了我以外,别人都认识到国内的现实。我也没有用自己的例子去反驳你什么。唉,我随意写写,你至于那么从字里行间去推敲吗?

 

我的意思其实你没明白。有时候文学就像电视电影一样,叫好不叫座的事情很多,六六火,并不意味着她的文学性很高,我就觉得王贵与安娜写得还不错。我说了她的文章特别适合改编电视剧。那事实上,有很多比她有才华的作家,可能还是默默无名。为什么讲到国内读者群关注什么小说,是因为现在真正关注纯文学的太少,大家都想奔钱途,或者升官,于是这类题材就风生水起。

其实完全就文学方面讨论,没什么其他意思了。

不过,我觉得大家有点一边倒的反驳你的观点什么的(我没什么反驳的),可能你的观点过于条条框框,上纲上线了,写作这东西,没有所谓条条框框来约定。刚才又看了你写得从文化,情感角度分的级别,我觉得挺牵强附会的。还有前面一些观点,似乎客观,其实挺主观。

如果换作艾米,我想她不会这么评述。也能看出你的水品来了。

从她这个回帖,我已经知道她是个什么辩风了,客气点说,这是一个“偏科”的人,就是可以写小说,但不能写论说文的人,因为脑子完全是一团浆糊。我回了她一个贴:

艾友友 评论于:2009-12-22 08:16:56 [回复评论]

回复金凝的评论:

1、如果你赞同我的观点,就没必要再发挥一遍。

2、叫座叫好,跟我文章的观点没关系,你不要按自己的理解,认为我写这篇是因为眼红六六的《蜗居》叫座。
 

 

3、请你再把自己的帖子读一遍,看看我有没有误会你的意思。你好像看不明白自己话里的前提和隐含的论点。
 

 

无意继续与你辩论,因为你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发新帖就是声明自己的旧帖里没有某个意思,这种辩论很没意思,请到此为止吧。

艾米看了金凝的贴,对这人的水平和观点也一目了然,也就是一“二类份子”而已,所以艾米回了她一个贴:

艾米. 评论于:2009-12-22 08:22:52 [回复评论]

回复金凝:

感谢你做了这番表演,让我认清了你。

不是一路人,请你自觉离开这里。

黄颜针对金凝的“条条框框”论,回了一个贴:

黄颜 评论于:2009-12-22 11:07:52 [回复评论]

回复金凝的评论:

要分清“条条框框”和“分类”的区别。条条框框就是人为设定一些界限,限制人们的思想和行动。而分类则是根据客观存在的现象和本质,按其特征分门别类,以利更清楚地理解和表述。

分类是认识世界的基本方法之一,艾友友这篇文章进行了一些分类,但不是条条框框,因为是先有现象和事实,后有分类总结,分类的目的也不是要限制人们的思想和行动自由,只是便于理解和表述。

这些回帖都很清楚易懂,但金凝显然不懂,她又回了几个吵架贴,都被删了。过了几天,她咽不下这口气,又在另一篇文章下跟帖,仍然是指责我搞“条条框框”,说不应该给文学分类等。艾米删了她的贴,请她再读黄颜的回复,并指出她自己说的“纯文学”就是对文学的分类。

后来,她给艾米写了个挺长的悄悄话(附后),把几年前她如何支持《山楂树之恋》,艾米如何欣赏她的《纽约的冬天》等往事回忆了一遍,然后提到这次的争论,说有“时空交错”的感觉,不理解艾米几年前后的表现为什么这么不同。

艾米回了一个简单明确的悄悄话:

本悄悄话发给 金凝 于 2009-12-30 17:36:00

我没有误会你。我不赞成你最近几次发言的观点,这跟以前我认为你某段小说写得好没关系。

但金凝显然无法理解“对事不对人”和“实事求是”的道理,她抱怨说:

本悄悄话来自 金凝 于 2009-12-30 18:38:01

既然不是误会,即使不赞成我的观点就好好说嘛,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不过觉得观点不同可以讨论,不过艾友友的辩论态度太吓人了,下次能不能不那么生硬?

真是越发“二类份子”了,诛不倒观点,就诛态度。于是艾米回了她一个悄悄话:

 本悄悄话发给 金凝 于 2009-12-31 13:58:43

不喜欢艾友友的态度就别来艾园,你没有权利对我的博客提任何要求。
拜托别再发悄悄话行不行?根本不是一路人,没什么可说的。

 

这下金凝同学总爆发了,面具也不戴了,戏装也不穿了,撕破了脸皮开骂:

本悄悄话来自 金凝 于 2010-01-01 06:32:13

不是一路人就不是一路人了,也让我看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那么喜欢玩自己小圈子,搞小集团,虚荣浮夸的人,幸亏当初没加入你什么艾园。不屑你这种小人了!

艾米同学当然就看戏不怕台高了,虽然没有存心导演这出戏,但金凝一上台,艾米就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演员,遇到何种情况,将会如何表演。果不其然,眼看沾艾米光的计划彻底破产,也就不再演怨妇角色了,换了秦疯子的戏装上场。

艾米回复说:

本悄悄话发给 金凝 于 2010-01-01 06:32:13

我只说我们不是一路人,而你就要说我是小人,呵呵,这下从心理上占领了道德高地,应该可以住嘴了吧?我就不谢谢你的表演了,说了你也不懂。

这位自称出生于八十年代的金凝同学,很爱联想到文革,还把婆婆拉出来做证人,想证明艾园搞的是文革那套。但她不明白,并不是所有经过文革的人,都真正懂得文革的要害是什么的。

即便是在文革中挨过批斗,受过冲击的人,也不能保证她身上就没有文革遗风,以小泥山为例,她的家庭在文革中受到冲击,但她现在搞的仍然是文革那一套,就是不尊重他人的合法权益,打着“扬善抑恶”的旗号,去干涉别人的活法。

看看金凝的表演,我们可以说,她搞的才是文革那一套。

1、斗争手法很文革:打棍子,戴帽子,不列举事实,也不拿出证据,就甩出“条条框框”“上纲上线”“牵强附会”“挺主观”的帽子棍子来打击对方。

2、措辞非常文革:上面列举的,都是文革里经常用的罪名。而她悄悄话里的“玩自己的小圈子”“搞小集团”“虚荣浮夸”,也都是文革中用来打击对方的习惯用语。

3、思维模式非常文革:“小集团”是文革中常用的一个罪名,比如毛泽东搞的多次“路线斗争”,都是为了清除党内的“小集团”。在文革中,“搞小集团”可以成为一个死罪。

所谓“小集团”,指的是在一个有共同利益的大团体中,搞一个有违大团体原则、有损大团体利益的小团体。但艾园不过是一个私人博客,聚集的是一批志同道合的人,不违背文学城的办博原则,不损害文学城的利益,也不损害任何人的合法权益,怎么能叫做“小集团”呢?难道一定要热烈欢迎了你金凝才不算小集团?

其实金凝的心路历程很简单,她当初没有答应把《纽约的冬天》转到艾园,是因为那时《山楂树之恋》还没走红,艾园只是文学城的一个博客而已,海外原创有不少痛恨艾米的人,如果她跟艾园过从甚密,会影响她在海外原创的人气。

过了几年,《山楂树之恋》走红了,艾米的名气大了,金凝为了提升自己的人气,愿意先装一把孙子了。这从她强调“当年大家都是真心互相欣赏的笔友”就可以看出来,她并不是真的认为艾米能给她什么指点,大家都是笔友,而且互相欣赏,所以是平起平坐的。我请你指点我,只是要借你的名气,你可别真把自己当根葱,指点起我来了。

这从她在《不长记性的艾园》里对艾米对《山楂树之恋》的评价也看得出来,她其实并没把艾米当回事,那么她为什么要那么谦卑地请艾米“指点”她的写作呢?无非是为了借用艾米的名气,让艾米或者替她在出版商面前推荐,或者为她写评语,一句话,是为了她的书。

她在我的文章下跟帖,还真不是来反驳我的,原本只是叹一叹写“纯文学”的苦经,表明一下自己纯净的心态和高洁的志趣:就算我写出来的东西没人看,那也没什么,因为我写的是纯文学,像六六写的那些东西,只是电视剧文学,当然受国内读者欢迎,国内读者嘛,生活在那样肮脏的环境里,也只配读那些通俗文学。

她没有看到,我对六六的文字水平是非常推崇的,我不喜欢的,只是《蜗居》缺乏新意和美感。金凝以为贬低六六会拉近我们的关系,哪知道却受到反驳,自然满心不愉快,所能想到的自我安慰方式就是:这是艾友友这个没水平的家伙在反驳我,艾米是不会这样的。

当艾米也出面对她表示不欢迎的时候,她的脸面实在受到太大伤害。但她仍然不相信这个事实,想以旧事重提的方式,让艾米消除“误会”。等到艾米再次说出“不是一路人”的时候,她终于撕破了脸皮,脱下了戏装,赤膊上阵,不惜到公众论坛去秀一秀自己脑子里的一团浆糊,可能也是想把自己写“死”吧。

所谓“表演者”,就是说此人表现出来的感情不一定是真情实感,有时是真的,有时只是表演的需要。大家回头看看金凝的一系列表现,很容易看出哪些是真情实感,那些是虚情假意。

演戏演到被人识破的地步,就只能算“蹩脚的表演者”了。

95 responses to “艾友友:蹩脚的表演者

  1. 不长记性的艾园 -金凝- ♀ (5766 bytes) (266 reads) 1/11/10
    每次打艾园这两个字,电脑就自动跳出哀怨这个词。不过这个哀怨,的确是把我恶心到了。

    套用小沈阳的一句话:这是为什么呢?

    去年年底,一篇艾友友的关于蜗居的文章,引得大家一块讨论,我也点击进去,好久不看艾园,还不知道里面的跟贴规矩,于是随性的跟着发表了下意见,非常中立,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上完厕所回来一看,却看见一大段对于我的回复的批判。我也是好奇心起了,心想这艾友友讲话如此犀利,网友随便说说话也要如此当真?于是无聊中又回复,紧接着又是批判。为什么说批判呢?因为话语里的语气让我想起小学时的思想品德课老师。但是网络这东西,你当真也好,不当真也好,打打哈哈就过去了。于是我觉得哎呀,这艾米怎么找了这么个人作代言啊,因为艾米在我印象中,还是有才的;至少我在网上遇到的文友或者是现实中的作家,给我的感觉都是翩翩有礼的,毕竟都是文化人嘛。可是这艾友友的语气上就像过去文革完不久的街道居委会那种马列主义老太太的感觉,也不知道这种比喻恰不恰当,反正就觉得这人文化档次太低,艾米找她代言真是瞎了眼了。于是说了一句艾友友不过尔尔,因为觉得艾米不会这么说话。

    好了,矛盾开始出来了。要么说我脑子糊涂还要乱说话,要么说我是暗指他们嫉妒蜗居的火爆,要么说我是在演戏,还说我不要怀疑艾友友的智商;最后再来一句,不是同路人了。

    看到这些评述,我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我自己的心情:莫名其妙。

    因为自己感觉莫名其妙,我觉得艾园说的很没道理。一般而言,我是不太喜欢在网上发什么言论,或者说是跟人家要争辩什么。即使在五毛党乱飞,网上大打其架的买买提,不过是灌灌水看看热闹。我估计买买提的言论要是放在文学城上,肯定被封杀不止一千遍了。我不过是说了两句话,就是非常随性的那种,讲完就忘了。结果倒好,非要被反反复复推敲个半天,就是看看你不经意的话里有没有什么反动艾园的言论。所以我莫名其妙,我都没想到的事情,怎么艾园那么神通广大就想到了呢?是不是经历过文革的人受伤害太深?我是典型八十后,对于那段历史并不了解,但也有所耳闻。但是我看这些文字,我心里却觉得害怕,就是作品背后真正作者的人心。而且也让我寒心的是,这个艾米,还是我曾经喜欢过的作者,对于曾经推崇她的读者,讲话毫不客气。

    我对艾米的好印象还是缘于她的山楂树,当时有人质疑她的作品,我说一切以创作为基点,如果老是搞文艺批判,那么写文章的人说不定不敢写了。后来艾米悄悄话给我说我说得好,没有跟我小说的贴是因为她在原创上名声不好,当时我还奇怪为什么她名声不好,还让我加入她的艾园。后来没进入,那时候觉得自己写的时间不长,另外,也不太喜欢搞小圈子。

    没曾想,几年以后,这个我曾经推崇过的艾米,因为我不得体的话,就对我大加鞭笞,甚至不欢迎我来艾园。我很少在网络上生气的,但这个节日,的确让我生气了。我自己在新浪上也有博克,很少到那边发文章,逛新浪的时候无意中又看到艾园在新浪的博克,于是点击进去,结果发现他们又把文学城上发的那些又贴在新浪上,我原先被他们删的帖又贴上,然后底下又跟着他们批驳的言论。我是有些愤慨了,既然不欢迎我到艾园来,为什么还把我在文学城上你们删掉的话再贴再鞭笞一遍?居心何在呢?当你们叫嚣着反对网络暴力,你们自己又怎么做的呢?所以我回复艾米的悄悄话称她为小人,我原先写悄悄话给她只是觉得肯定之间有误会了,但她的回复依然不客气,最后当我看到她在新浪的博克之后,有些出离愤怒了,第一次,在网上骂了人。

    后来好好浏览了下她的博克,无论是文学城还是新浪,给我的感觉她宛如山楂教主,谎言和艾友友就是左右使,底下一群fans大呼“教主万岁!逆我者亡!” 就是这种感觉,一种愚蠢的高高在上。

    山楂树是不是真能成为经典还很难说,就像蜗居很火但文学性并不那么强一样,所以海明威讲过:我只读死人的书。但就活着的作家而言,我没见过做人像艾米这样的。举个例子吧,几年前,我还在国内上大学,那时候刘索拉到学校来讲学,想想看刘索拉多有才华,中音作曲系毕业,又是先锋小说家,在美国英国探索蓝调音乐之路。光看外表就够大牌的了,但就是这么表面张扬的人,面对当时喜欢她的小小粉丝—-我,特地从北京寄来了她的两张签名CD和新出的小说,另外附上一封信,竖行用毛笔写的,字体清秀隽永,还问我母亲好。这一切,都让我感动,因为她是真正至情至性的人。而艾米的才华,显而易见,是没法和她比的,而人品和素质,更是拎不上台面。看过她新浪一篇文章里关于在她博克里,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不会说话的就是白痴。我觉得,有必要么?你作品真正好的话,在乎那么多别人的言论干吗呢?要么你就干脆封闭评论,让大家单纯的看你的小说,犯不着用网络战来提升自己的人气。

    我说艾园不长记性,是因为我无意中看到其他文友博克里关于艾园打仗的事情,自己真是孤陋寡闻,原来这场网络战08年就开打了,原来那个时候,艾园就给自己,给读者定了个他们所谓的山楂树精神。而时隔一年,这件事情又发生在我身上,他们是真不长记性还是越战越勇?这棵山楂树,看来是长歪了。

    本来是不想写的,之前还跟婆婆说起这些事情,她还很惊讶怎么在美国还有这样一批用这种思维模式思考的人,因为她也经历过文革,也经历过那个时代。我国内的编辑朋友说这是典型的暴发户心理,也没听说过这部小说,真正开拍了才是算数,媒体之前的造势都是假的。但看到艾园如此不长记性,忍不住还是要说两句:别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别人意愿之上,也不要用过于批判的心去看待曾经支持过你们的读者。吵架是没有用的,真正的还是作品来说话。

  2. 本悄悄话来自 金凝 于 2009-12-10 19:16:51

    你好,艾米
    祝贺你,我是当年写《纽约的冬天》的金凝。不过那时候中间遇到好多事情,就没写下去,想来还是太年轻,阅历太浅的缘故。结果拖了好多年,今年十月又重新续下去了,现在也快完稿了。谢谢你那时邀请我去艾园,不过我当时觉得自己写得不够多,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么多时间写,就没好意思加入你的写作群。当然,现在,写作开始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主要是我父母很支持我,不想让我浪费这个天分。我有个小小的请求,能不能在我完全完稿的时候,如果有时间的话,帮我看下我的《纽约的冬天》这整部小说?毕竟这是我第一部长篇小说,我自己觉得还有好多欠缺的地方,所以想请你指点下,因为我还需要润色和加工。谢谢了。

    我回国的时候正好看到你的书在卖,又记得一个女明星说很喜欢你的书,每次看到这些,我都由衷的高兴。毕竟,当年大家都是真心互相欣赏的笔友,看到对方有所成绩,心里自然高兴。所以,今天得知老谋子采用你的作品,实在是高兴,为你喝彩!

  3. 本悄悄话来自 金凝 于 2009-12-11 06:18:52

    嗨!你好,我是金凝,以前没入你的园子,这次一定要加你为我的好友了

    我在文学城上看了你的个人档案, 很吸引人也很有趣。真的很想和你做朋友, 能和你互相交流一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你可不可以加我为你的好友呢?你千万不要拒绝呦,不然我会伤心的。你现在就可以点击这里加我的名字进你的朋友圈。很简单也很快捷。好了,不要犹豫了,赶快行动吧。我等着你呦。

  4. 艾米 本悄悄话发给 金凝 于 2009-12-11 06:18:52

    谢谢。不过我没设朋友圈。

  5. 本悄悄话来自 金凝 于 2009-12-30 13:39:38

    艾米你好:
    我在你的艾友友那边的文章上讲了些话,说实在的,你挺误会我的,昨天我又讲了一些,你说我指责人,又把以前那些道理一条条分析给我看。其实我没那个心去指责在网上跟我没有利益冲突的人。如果说之前你说我在艾友友的文章中我说了什么不中听的,我觉得你真的过虑了。不管你是艾米也好,艾友友也好,黄颜也好,我觉得至少你们不能把曾经喜欢过你的作品的读者这样去伤害,也许你们认为自己很有道理,讲的论点一条一条,说实话,你们来反驳我的话我也没仔细看,因为我本身就没有想去批判或反驳什么,只是顺便说说我的看法,而你的作品依然是你的作品,并没有直接关系。但我没有想到的是,艾友友会如此敏感,我眼前觉得像是呈现出这样一个画面:声嘶竭力。所以我为什么一开始说,我觉得不像是艾米说的话,文如其人,我感觉艾米就是爱说直话,也不会这样去表达。因为我翻出06年时你发给我的悄悄话,那时候有人在批判你的山楂树,我觉得挺莫名其妙的,讲了几句,这是你回复给我的,内容如下:

    “其实不管小说真实与否,用一种平常心看看就行了,如果非要弄到什么道德的角度,便是多此一举。我很喜欢静秋的故事,如果换作是我,有这样刻骨铭心的经历,我也会把它写下来。问题是有些人爱用一些批判性的思维,节外生枝,然后再来一番不必要的讨论。那么时间长了,有些创作的人们可能就会思前顾后,不敢写或不愿写了。这儿不是什么文艺批判,而是自由的创作园地,对于写手,多些宽容的心吧”

    说得好! 顶一下!

    一直跟读你的<>,很独特的经历,很好的文笔.没有敢跟贴,因为我在坛子里”名声不好”, 有时跟了贴,某几个不喜欢我的人就会来为难你.但私下是很赞赏的,也许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文中的女主人公跟静秋一样,也有经济上的压力.

    有一些读者只到艾园(我的博克),不到原创,如果你想把你的<>也贴在艾园,请给黄颜发悄悄话.那边会有一些人爱看你写的东西.

    现在看看很有时空交错的感觉,前面的话是我的回复,你把它拷贝下来,然后跟我讲这些,我那时候觉得艾米是很不错的人,网上交了这么个文友也挺好的。后来看你成功了,也挺高兴的。然后接着到艾友友的文章就爆发了,说实话,这种爆发都让我感到莫名其妙。你们说我自说自话都搞不清楚在说什么,说我表演,说我不是一路人。我看到这些我真的满生气的,我只针对艾友友的文章来说说话,结果我感觉她一直在咄咄逼人,而且只拣好听的贴在上面。我觉得再完美的文章,也有不足的地方。况且我当时也没说你的文章不好,我不明白他怎么像弄批判大会一样?你们说我糊涂得连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我的确随便说说,但没有任何冒犯艾米的意思。你们说我的文字里包含那种意思,我更是莫名其妙,什么意思?是你们想得太复杂了吧。

    艾米,如果真的是你再看这个回复的话,我觉得有必要要排除这场误会。那天我真的很生气,包括昨天,你说我指责人,我很奇怪我说哪一句话指责你了?我觉得心里很冤枉的感觉,后来我跟秦无衣说到这个事情感觉太憋屈了,他说网络上都这样,叫我不要多想。我也是心直口快的人,但我这次也较了回真了。因为这种误会完全是不必要的,完全是节外生枝的,我从来不在网上随意中伤别人,因为没有什么跟我直接利益冲突的。但这次我给你回复那么长是因为我觉得我真的感觉憋屈,艾友友是谁我也不管,我只觉得艾米你这样做有点太绝。

    或许你不是艾米,也许是黄颜 或艾友友。你是哪一种身份我不在意了,我在意的是我这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误解。我这样在意,是因为我还把你看做曾经很好的文友,况且你可能就和我妈年龄差不多大。我本是尊敬你的,但这件事情上,我觉得自己被弄得莫名其妙,或许我不如你们三那么会辩论,讲不出那么多的大道理来,但我依然为自己讨一个公道,因为这种误解本来就不该有的。

    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看完,有时候,有些事情不需要那么太复杂的。

  6. 艾米 本悄悄话发给 金凝 于 2009-12-30 17:36:00

    我没有误会你。我不赞成你最近几次发言的观点,这跟以前我认为你某段小说写得好没关系。

  7. 本悄悄话来自 金凝 于 2009-12-30 18:38:01

    既然不是误会,即使不赞成我的观点就好好说嘛,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不过觉得观点不同可以讨论,不过艾友友的辩论态度太吓人了,下次能不能不那么生硬?

  8. 艾米 本悄悄话发给 金凝 于 2009-12-31 13:58:43

    不喜欢艾友友的态度就别来艾园,你没有权利对我的博客提任何要求。
    拜托别再发悄悄话行不行?根本不是一路人,没什么可说的。

  9. 本悄悄话来自 金凝 于 2010-01-01 06:32:13

    不是一路人就不是一路人了,也让我看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那么喜欢玩自己小圈子,搞小集团,虚荣浮夸的人,幸亏当初没加入你什么艾园。不屑你这种小人了!

  10. 艾米 本悄悄话发给 金凝 于 2010-01-01 06:32:13

    我只说我们不是一路人,而你就要说我是小人,呵呵,这下从心理上占领了道德高地,应该可以住嘴了吧?我就不谢谢你的表演了,说了你也不懂。

  11. 一定要对方加自己为好友,就是在勉强对方,就是不替对方着想,不被加为好友再正常不过了,何况艾米表示了道谢,而且明告自己并无朋友圈,合情合理呀。

  12. “是因为我还把你看做曾经很好的文友,况且你可能就和我妈年龄差不多大”——这个,似乎有点令人啼笑皆非。

  13. 哈,抱歉,眼神不济,将谁加谁为友看反了。其实不管主动被动,勉强别人都不好玩。

  14. 我真的非常佩服金凝这样的人,可以一气呵成写得老长老长,但没有一句经得起分析,句与句之间也没有逻辑联系。当她写这些句子的时候,她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完全是个谜:)

    随便挑一段来分析:

    “艾米,如果真的是你再看这个回复的话,我觉得有必要要排除这场误会。”

    —就不说这个“再看”了,走笔之误。就这个“如果”条件句,到底是想说什么?如果是我在看,就有必要排除误会,如果不是我在看,就没必要排除误会?

    “那天我真的很生气,包括昨天,你说我指责人,我很奇怪我说哪一句话指责你了?”

    —“那天”又包括“昨天”,这是什么脑子?我说她“指责人”,她用“哪一句话指责你了”来辩驳,难道就我一个人是“人”?

    然后扯到秦无衣:“我觉得心里很冤枉的感觉,后来我跟秦无衣说到这个事情感觉太憋屈了,他说网络上都这样,叫我不要多想。”

    —你说这句话放在这里有什么用?她既没听从秦无衣的劝告,秦无衣的话也不能驳倒我或者艾友友,那么她写这句话的时候,究竟是怎么想的呢?思绪是怎么一下从“指责人”跳到秦无衣那里去的呢?

  15. 再看这几句:

    “我也是心直口快的人,但我这次也较了回真了。”

    —你看这个“但”,是不是把人给“但”糊涂了?按她的意思,心直口快的人是不较真的?不然她“但”个什么呢?

    “因为这种误会完全是不必要的,完全是节外生枝的,我从来不在网上随意中伤别人,因为没有什么跟我直接利益冲突的。”

    — 根据她这句话,我们只能得出结论:有些误会是必要的.大概只要不是节外生枝的误会,就是必要的:)

    还有这个“中伤别人”,她这句话的意思也只是她不“随意”中伤别人,深思熟虑地中伤别人,还是干过的:)

    而她“不随意中伤别人”的原因,只是因为没有什么跟她利益直接冲突的,意思就是如果有了跟她利益直接冲突的,她还是要随意中伤别人的:)

    如果金凝同学看到我这样的分析,肯定又要大喊冤枉,说我这是“以批判的眼光”在看待她,但请任何一个有正常阅读能力的人说说看,她这几句话是不是这个意思。

    看来这人缺乏最基本的表达能力,心里想的什么,无法用言语准确地表达出来。

    这还写什么小说?趁早歇菜。

  16. 金凝就属于“自己说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那种人。她肯定不想说自己为了“直接利益冲突”就“随意中伤别人”,但以她的方式说出来,就成了这个意思。

    这种人其实挺可怜的,发言的时候,往往都是好心,也指望着一鸣惊人,得到好评和支持的,至少不会被反驳。

    结果一说就说了个错话,如果碰到那些看不出来,或者看出来了也不想较真的人,她就混过去了。但不幸的是,她碰到艾友友这样的人,指出了她的问题,而她看不出自己有问题,心里憋屈得要命,拼命申诉,越申诉说的错话越多,别人再指出,她还是看不出来,于是更加申诉,说的错话就更多。

    到最后,自己委屈死了,还只落得做了人家的笑柄:)

  17. 无记名投票

    金凝说,“至少我在网上遇到的文友或者是现实中的作家,给我的感觉都是翩翩有礼的”

    这位比“杉杉有礼”还有才。。。:)

    人无癖不可交,金凝小姐,你遇到的那些“文友”“作家”,要么是西贝货,要么就没把你真当回事,逗你玩儿呢。

  18. 回复“无记名投票”:

    大概她遇到的都是“讲礼”不“讲理”的伙计:)

  19. 几年前我准备转贴金凝的《纽约的冬天》的时候,还真没看出她的文字表达能力这么低。

    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年退步了?:)

  20. 还有刘嗦拉这件事,跟我的做人有什么可比之处?难道金凝是因为向我索书才遭到我的反驳的吗?或者她在刘索拉的博客发表了错误言论,而刘索拉不仅不反驳,还赠送她签名书?

    牛头不对马嘴的事,硬要扯出来,无非是卖弄一下自己跟名作家有交往。或者就是所谓“提人”,看哪,连名作家刘索拉都要买我的帐,你艾米没人家有名,还不买我的帐?

    活画出自己的小人面目,可惜还不自知。

  21. 她(金凝)说 “吵架是没有用的”
    可是我咋觉得就是她在吵架呀!而且到处乱吵!

  22. 马屁没拍上拍在马腿上,于是恼羞成怒了!

  23. 金凝说她”于是随性的跟着发表了下意见,非常中立,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上完厕所回来一看,却看见一大段对于我的回复的批判。我也是好奇心起了,心想这艾友友讲话如此犀利,网友随便说说话也要如此当真?”
    可见她对自己的说过的话多么不负责任啊!可想而知此人的品德能有多”好”.
    她的话越听越觉得是狡辩.

  24. 富于理性,发人深思

  25. 又是一个辩识人性人心的大好机会。谢谢艾友友老师好文!

  26. 新浪网友:
    2010-01-13 08:14:49

    艾友友说的太对了,艾黄就是写小说写得生动形象,写论说文写得条理清楚滴水不漏的人!

  27. 新浪网友:
    2010-01-13 08:21:36

    艾友友说的太对了,艾黄就是写小说写得生动形象,写论说文写得条理清楚滴水不漏的人!——丁香花

  28. 雪浪风涛惊旅梦:
    2010-01-13 08:39:24

    我要备课了,这篇文章暂时不能细读了,呵呵,先报个到!

  29. 南山:
    2010-01-13 08:40:28

    艾米看得准:不是一路人。

  30. 洋娃娃:
    2010-01-13 09:18:52

    的确不是一路人!

    看了之后有个感触:如果家里有宝宝的,教育一定要注重从苗苗开始,否则等树长歪了,就太迟了!

  31. 郑千帆:
    2010-01-13 09:25:24

    我很佩服论说文写得好的人,我就不行,所以多看多学习,再为艾友友叫个好。

  32. 铅笔小新:
    2010-01-13 09:32:00

    又是一个典型的“三季人”。眼光只有这么短,心胸只有这么窄,论文只有这么糟。做人做事不是一路人,其实艾友友写的,她可能都看不懂。字倒是认得,可啥意思,哎,汗了~~~~

  33. 花麦麦:
    2010-01-13 09:39:08

    呵呵,金凝总这么大段大段的,看的人头晕,总的来说就三个感觉:前后颠倒,不知所云,面子最大

  34. 新浪网友:
    2010-01-13 10:13:58

    金凝把艾友友当成和自己一样,眼红《蜗居》的热卖热播(“六六写得不错,但文学性没那么强,只不过正好戳中当前中国社会的要害,所以才会那么火。”),没想到一张热脸上去,坐了个冷板凳。她并不明白艾友友做的才是“就文学方面讨论(金凝原文:其实完全就文学方面讨论,没什么其他意思了。)”,艾友友“对六六的文字水平是非常推崇的,不喜欢的,只是《蜗居》缺乏新意和美感”。只有金凝自己,陈醋老坛子地、商业功利地讨论叫好叫座的问题。——妞年似水

  35. 这个什么“金凝”,正一小人。几句话都说不清,东扯西拉,胡搅蛮缠。这种水平也来艾园搞麻烦,一边凉快去吧。典型的一根筋思维。还喜欢扯些名人、明星、家人、朋友出来壮声势,肤浅得要命。不是一类人,不进一家门,麻烦这个什么“金凝”找点别的事做打发时间,或去跟刘索拉拉拉关系、跟她婆婆、国内的编辑朋友等等等等去罗嗦,也许有点共鸣。
    借用“金凝”的思维方式发个言:全国13亿人都觉得“金凝”很笨很可笑。

  36. 这位“路过”又“又路过” 的网友:怎么我觉得你这种人很小人呢?一有风吹草动你这种人就跳出来,心胸很狭窄啊。

  37. 回复wing:
    如果你分不清就事论事和骂的区别,请你回去查了字典再开口说话。

  38. 金凝气成这样,说白了就是个面子问题。她这种人是不懂什么叫正常的辩论的。艾友友说的不过是事实,她金凝受不了,只能听顺耳的话,不能听逆耳的话,听见就反面,就火冒三丈,还骂艾米小人,连山楂书也要抹杀,来个全盘否定。最后还倒打一耙,说艾米听不得意见。这种人真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

  39. 金凝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不过思维方式却是5毛式的。

  40. 回复“路过”&“又路过”:
    先别说这个“包子铺”的比喻涉嫌抄袭从前被砸过的“草坪”说,就是有人免费做包子,你免费吃,谁给你权利去指手画脚,声称不合你的口味。“你的口味”?拜托,谁在乎?一定要说,“不发泄发泄我会难受”,那就做好被砸的准备。

  41. “你是哪一种身份我不在意了,我在意的是我这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误解。我这样在意,是因为我还把你看做曾经很好的文友,况且你可能就和我妈年龄差不多大。”看金凝说这话,哪儿都不挨着,艾米年龄多大有何关系?这委屈受得只能回家诉苦了,金凝,你妈喊你回家吃饭!:)

  42. 看艾园的砸文反砸文及跟帖,经常看的人乐不可支。只是为什么被砸的人来来去去总是这几个路数呢?先是长篇大论辩解:“你误会了,我的意思其实是……”;然后是委屈:“我好心好意,为何你这个态度?”,再用大篇幅纠缠一番态度问题。有这个时间,为什么不先把别人的话看清,再把自己的意思看几遍,争取说得清楚明白?

  43. 回复路过”和“又路过”:你免费吃别人的包子,合不合你口味,都是你自找偷吃的,没看见你吃人嘴软,倒是你生气了,到别人家发泄。你这嘴馋皮厚的无赖,知道没一会就会被删还不快滚。纯粹是“没事找抽型”!

  44. 喜欢艾米和艾友友的论说文,条理清楚,层次分明,有理有据,可看到这个金凝说了罗里八嗦的那么长,却含混不清,就看出水平了,就这种人,还没完没了了,赶紧回家再学学辩功吧,(*^__^*) 嘻嘻……

  45. 金凝自己说“说实话,你们来反驳我的话我也没仔细看”,那么她又从哪里得出的结论别人误会她了呢?她那么憋屈不是自作自受是啥呢?哈哈!

  46. 补充:

    金凝的嘚吧,无意中勾起了我对另一个话痨的记忆,哈哈!

  47. 无记名投票

    下午得一小空来逛园子,赶上艾友友新贴,匆忙发了个帖子就跑了。晚上来补课,再顶艾友友和艾米砸文!

    金凝的小说从没看过,她在《蜗居》评论下的留言我倒是读了,感觉就是“莫名其妙”,前言不搭后语,意思暧昧不明,调门比谁都高,对博主文章观点却不致一辞。

    说实话,要不是艾友友老师挺实诚地从一堆字里替她扒拉出个一二三来,恐怕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说啥。

    着急说话为哪端!

    还只能自己“顺便说说自己的看法”,不允许别人客观地评价你说话的内容。

    动不动拿出八十后的身份来吓人,不知道现在是公元2010年,算起来你也上二十奔三十,老大不小了,早就过了我们义务教育你的时段了!

    趋炎附势,工于算计,一心摆出贵族文艺青年作派,心理年龄一点也不年轻!

    一旦别人不买账,立马变身撒泼,骂大街骂得一点也不贵族了,看到“不长记性的艾园”这题目,我还以为网乐又僵尸三变了呢!

    有的没的“提”了一堆人,最后还整出个文学中年大哥来撒撒娇,你大哥说话你咋不听!

    金凝美眉,你一点也不cool。

  48. 清风白云飘

    地域不决定人性,一切人心使然。滚回去表演把!

  49. 无记名投票

    原创有几天没去,竟然就有这等可怜可鄙之人做可笑可耻之事,谢谢艾友友好文,让人有机会看清此人面目。

  50. 无记名投票

    原创不过有人发了个粉艾黄的帖子,就有某位终身驻坛不作家跳出来骂人“shenjing”。这位闲得长毛的大哥,多年如一日在原创等沙发,除了等沙发就发点小酒小菜的图片,这回不发言的话怕人以为他有语言障碍呢,不过这一发言更像是有心理障碍的了。也是烂瓜手下一颗钉!

  51. 无记名投票

    出场的还有那位色狼,在竹马下跟贴一阵子,黄腔黄调的,被艾友友奚落了几番后,白花花的大腿屁股不见贴了,径自露出皮袍下的“小”来。色狼的确猥琐!

  52. 无记名投票

    至于jizi, abao77, 还有一位“不说不小不热闹”,是些石马东西的说?哪位熟悉的给讲讲来历。。。

  53. 严重支持艾米和艾友友,揭穿跳梁小丑的真面目!!

  54. 今天文学城出bug,论坛里好多空贴子,不知和一个神奇的现象有无关糸。有一篇关于DIY的白痴贴,12:30pm左右同时发在blog和一个流量挺大的坛子,并被独具慧眼的编辑推上首页导读,神奇的现象发生了:在发贴后不到二个小时的时间内(未刨去编辑推荐之前的时间),该贴子的点击数就达至八千,而在那个大流量坛子里却只有几百点。以前听过有编辑送点击的说法,这次是亲眼所见,不得不同情该编辑的一片苦心,与苦力。

  55. 金凝说自己“我是典型八十后”—得了,别代表八十后了,也别把八十后都抹黑了。八十后也不是个个像金凝一样,整个一个势利眼,没自己的思想,只崇拜明星、名人。金凝说:“我回国的时候正好看到你的书在卖,又记得一个女明星说很喜欢你的书,每次看到这些,我都由衷的高兴”—有女明星喜欢,金凝就觉得是好东西。

    又说“我国内的编辑朋友说这是典型的暴发户心理,也没听说过这部小说,真正开拍了才是算数,媒体之前的造势都是假的。”—一个人喜不喜欢山楂树,是看了之后决定的。就像艾园的知傻们一样,喜爱山楂,是发自内心的,跟媒体造不造势、张艺谋开不开拍是没有关系的。我希望张艺谋最好别拍。金凝是八十后,但这个八十后绝对不是典型八十后,八十后若都这样浮躁、势利、愚昧,中华民族完蛋了。麻烦金凝以后说话就代表自己,别扯上一代人。

  56. 不懂这位“网”在说什么。可以解释得清楚一点吗?

    “给我的感觉她宛如山楂教主…”

    她是指谁呢?

  57. 回复某个冒充“shenmo”的白痴:

    你想冒充是没用的,你的发言清楚地表明你不是shenmo,你的IP也清楚地表明你不是shenmo。你大概还不知道自己的IP吧?我告诉你,你今天的IP是129.22.245.223,我已经封了这个IP,并删了你的贴。

    你还是回家去,搞个新IP再来这里卖傻吧。

  58. 回复“多事”“路过”“又路过”:

    你搞这么多名字干什么?想为你们白痴造点人气?你的IP显示你这三个白痴其实是一个白痴,都是125.197.221.46。我已经封了这个IP。

    你也下去再换个新IP再来发言吧。

  59. 看悄悄话来回的几段,金凝长篇大论云里雾里的,艾米回复的简洁清晰,这个金同学还真是有小新说的三季人那个执着劲儿~

  60. sansan:
    2010-01-13 10:57:31

    顶艾友友好文!学习学习!

  61. 新浪网友:
    2010-01-13 11:00:32

    金凝不对自己的言论负责,说对了说错了反正我是“随便说说”,她可以随便说别人,却不允许别人认真说她。(金凝原文:唉,我随意写写,你至于那么从字里行间去推敲吗?)金凝不高兴“艾友友讲话如此犀利,网友随便说说话也要如此当真?”请问你为何不把艾友友当作“随便说说话”的网友,为何也“当真”呢?又为何“无聊中又回复”?又为何不按你说的“你当真也好,不当真也好,打打哈哈就过去了”?——妞年似水

  62. 新浪网友:
    2010-01-13 11:02:04

    艾米说“根本不是一路人”,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们各行其路便是,金凝就开始人身攻击:“那么喜欢玩自己小圈子,搞小集团,虚荣浮夸的人,幸亏当初没加入你什么艾园。不屑你这种小人了!”这是“翩翩有礼”的“文化人”吗?这不是“文革完不久的街道居委会那种马列主义老太太”吗?(金凝原文:至少我在网上遇到的文友或者是现实中的作家,给我的感觉都是翩翩有礼的,毕竟都是文化人嘛。)果然是只要求自己遇到“翩翩有礼”的“文化人”,而不要求自己做“翩翩有礼”的“文化人”。——妞年似水

  63. 木耳6:
    2010-01-13 11:06:29

    艾老师写得好!

    有人不知道艾园为什么老提“文革”,说国内已看不到一丝“文革”的迹象了,甚至诛心地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国内真的没有一丝“文革”的迹象吗?我看未必,表面上没有了,但我们的文化中依然存在,从上级的统治到很多人为人处世,依然有那一套的痕迹。

    “这位自称出生于八十年代的金凝同学,很爱联想到文革,还把婆婆拉出来做证人,想证明艾园搞的是文革那套。但她不明白,并不是所有经过文革的人,都真正懂得文革的要害是什么的。

    即便是在文革中挨过批斗,受过冲击的人,也不能保证她身上就没有文革遗风”—–说得太好了!但是,正如铅笔小新说的,金凝这个三季先生不会懂得。

  64. 鲜花儿:
    2010-01-13 11:15:58

    给我的感觉她宛如山楂教主,谎言和艾友友就是左右使,底下一群fans大呼“教主万岁!逆我者亡!”

    —-哈哈,是这样吗?我怎么没觉出来山楂作者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人,能写出那么美丽朴素的山楂来?我也没觉得自己曾大呼过谁谁万岁啊?尽管也曾气得要死过,但没想过让谁亡啊?难道我太幼稚又太迟钝?得,这下弄得我惶惶地又没自信了:(

  65. 90罗小:
    2010-01-13 11:19:19

    支持艾友友老师好文!既然不是同路人,就各走个的好了,何必又上演一出丑角戏码露了自己的短呢?

  66. 新浪网友:
    2010-01-13 11:26:10

    金凝本来是去艾米那套近乎,攀交情,又没想到,坐到了冷地板上。正如艾友友说的,“金凝显然无法理解“对事不对人”和“实事求是”的道理”。“寒心”的金凝在绝望中看到“反艾”阵营,大有戚戚之焉,又开始搅和口水四溅唾沫横飞那一套。又没想到,这次掉进了冷宫,不招人待见啊!话说这大冷的天儿。。。哎。 ——妞年似水

  67. yuna_1978:
    2010-01-13 11:26:53

    支持艾米!顶艾友友好文!
    金凝的行为和文字很好的自证了她的水平和为人。

  68. yazxm1:
    2010-01-13 11:55:54

    想起写作文时中国人和外国人的差别了。不少中国人写作文时都是“侃侃而谈”,至于逻辑什么的可能就没讲究这么多。不过当我们在写英语作文时,“专家”就建议:要有点有据,论据要充分等等。:)

  69. yazxm1:
    2010-01-13 11:59:01

    我支持艾友友。我是来学习的。:)

  70. 新浪网友:
    2010-01-13 11:53:36 支持金凝!从来没有喜欢艾友友,为什么在这里发文章。自己也去开个博,看有几个人跟帖!

    1.艾友友不需要你喜欢,你如果喜欢她,她会想哭;
    2.艾友友为什么在这里发文章你都没想明白?你在这里发个文章试试!
    3.请问你为什么在这里喷口水?“自己也去开个博,看有几个人跟帖!” ——妞年似水

  71. 玉鲛龙:
    2010-01-13 13:33:00

    “我这样在意,是因为我还把你看做曾经很好的文友,况且你可能就和我妈年龄差不多大。我本是尊敬你的…” 看到这句话有点汗,记得黄颜在《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里提到过,艾米是77年生的,被“可能”成了跟一个80后的母亲差不多大的年纪。

    我基本上每天登陆艾园,很多时候一天还不止一次,我是当非诉律师的,如果每天以这样的频率看法条,估计早就很有水平了:)但是我发言的次数却很少,因为要么是我想表达的意思别人已经表达过了,我觉得没有必要重复一次,要么是别人表达得已经很好,我自度说不出更有水平的话来。但是我会尽量在艾园有反砸的时候发言:艾友友这篇博文说得很好,支持艾友友,支持艾米!

  72. 新浪网友:
    2010-01-13 14:00:57

    真要是文革,这蹩脚表演者的作者肯定是写“大纸包”的高手,可惜了,身不逢时?身曾逢时?

  73. 良辰美景奈何天:
    2010-01-13 14:28:49

    顶艾米!支持艾友友。
    艾米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不喜欢别来。清楚明白的一句话。怎么还有人听不懂?

  74. 良辰美景奈何天:
    2010-01-13 14:58:18

    她(风舞清荷)写了这么一大篇文字,不知大家看出什么了,反正我只看到,是风不知感恩、胡搅蛮缠、出尔反尔……艾米一直在就事论事的。

  75. 秋水:
    2010-01-13 14:59:47

    “我相信无论生活在哪里,总有一些人是向往美的东西的”

    这种心态真美好! [灌水]

  76. 新浪网友:
    2010-01-13 15:02:02

    “大纸包”是不是指大字报?

  77. Domingo:
    2010-01-13 15:08:37

    追随艾友友能学到好多

    这篇很耐看

  78. 顺妞妞:
    2010-01-13 16:11:37

    一声叹息,只有一个感觉,太浪费艾米和艾友友的时间了!
    聪明人跟糊涂蛋讲理,翻过来倒过去,糊涂蛋就是不明白!不知好歹还倒打一耙!

    博主回复: 2010-01-13 20:40:29

    艾米和艾友友的文字,都是写给明白人看的,怎么会浪费时间?难道你看了没有一点收获?

  79. 枚灵:
    2010-01-13 16:14:41

    [顶] [顶]

  80. 童童2005:
    2010-01-13 16:33:05

    喜欢艾米和艾友友的论说文,条理清楚,层次分明,有理有据,可看到这个金凝说了罗里八嗦的那么长,却含混不清,就看出水平了,就这种人,还没完没了了,赶紧回家再学学辩功吧,(*^__^*) 嘻嘻……

  81. 夜似水:
    2010-01-13 21:04:02

    [顶] 艾老师的砸文,高!
    昨天在海外原创看到了她蹩脚的表演,直接和海皮在她的文章下跟帖砸了她一通!这种人就是欠砸!

    博主回复: 2010-01-13 22:15:43

    因为帖子删得太快,只来得及拷贝她的原帖,没来得及拷贝你们的反砸贴,如果你还记得自己的帖子内容,请跟在这篇文章下面。

    也请“海皮”把自己反砸金凝的帖子跟在这下面。都是非常有水平的发言,难怪有些人要说是艾友友的马甲:)

  82. 回首青葱岁月:
    2010-01-13 21:40:32

    看她的帖子和悄悄话,真有和艾米一样的感觉呢:)

    前后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和措辞,就可看出她的心胸之狭窄,一转身马上就开始了“真情实感”。

    支持艾园!

  83. 雪浪风涛惊旅梦:
    2010-01-13 21:58:33

    我喜欢艾米和艾友友犀利的眼光和犀利的言辞。

    是不是一路人,交谈几次就能发现,她们的眼光之所以犀利,是因为头脑非常的清楚,认识也很准。

    言辞犀利,是不喜欢玩虚的,喜欢和不喜欢直接说出来。

    这是非常真诚和客观的态度,而有的人却受不了。

    这对那些习惯了大家说话都云山雾绕真真假假掺杂着的人来说,绝对受不了的。

    好象打太极拳,有虚有实的在那里玩,美其名曰是含蓄或者有礼貌,其实纯粹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我在生活里最痛恨一种现象:有人说话看似随便说说,其实大有所指,如果你当真的话,他就会说:我随便说说,你当什么真啊!如果你不当真,他就会给别人说:你看,他自己都承认我说的有道理。

    非常讨厌这种人,讨厌这种事情。

    人生苦短,在现实里无法剔除自己不喜欢的人或者事情,在博客里为什么不可以?不喜欢你,不想和你说那么多,那就趁早走开,大家都不浪费时间,多好!!

    真的应该珍惜这里鲜明的态度,犀利的言辞,这是很难找到的真实的言语世界。没有废话,没有虚言,真的太难得了。

  84. 艾米:
    2010-01-13 22:19:15

    回复某个说“支持金凝”的白痴:

    你说你支持金凝,但你知道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她认为国内读者只配看那些丑恶的东西,只有她这样身在海外的才配看美好的东西,你支持她?

    她声称如果有人跟她直接利益冲突,她就要随意中伤别人,你支持她?

    也只有你这种白痴才会支持她。

  85. 艾米:
    2010-01-13 22:21:15

    回复“风舞清荷”:

    你知道这是我的博客,你不该来这里发傻,怎么又跑来了呢?你这就叫“不长记性”。

    你就别在这里卖你的白痴了,我会专门写个帖子砸你。你回家耐心等着吧。

  86. 艾米:
    2010-01-13 22:23:01

    谢谢大家发言支持。

    艾园讲究说话正确,说话准确。说不正确,说不准确的人,就要准备挨砸。挨了砸,就要从中吸取教训。如果不想挨砸,就把话说正确,说准确。没那个本事,又不想挨砸,就先别吭声。

  87. wenwen:
    2010-01-13 23:38:21

    金凝目的没达到,恼羞成怒了。艾米一再强调,不是同类人,别勉强挤在一起。艾园不像别的园子,为了人气、为了不得罪人,就讨好读者,对不喜欢的发言也违心接受。艾园没这么虚伪。艾园吸引的就是视真实、直率为美好的人们。那些喜欢虚伪的、假惺惺的东西的人,趁早别来,不然被砸了没面子。

  88. 山楂树根:
    2010-01-14 01:54:04

    这个金凝说来说去暴露一个事实:她并没有把艾米当回事,她也不关心艾园的事情,艾米写的东西她也没看上眼,她降尊迂贵地跑来艾园,无非是有所求。这么现实的人,跟艾园是格格不入的。艾园对我们来说是心灵的净土,我们来艾园是因为真心喜爱艾米的作品、欣赏艾米的性格和人格。那些对艾园不感帽却又勉为其难地走来拉关系、搞好处的人在艾园是行不通的。

  89. 顺妞妞:
    2010-01-14 09:18:09

    顺妞妞:
    2010-01-13 16:11:37 一声叹息,只有一个感觉,太浪费艾米和艾友友的时间了!
    聪明人跟糊涂蛋讲理,翻过来倒过去,糊涂蛋就是不明白!不知好歹还倒打一耙!

    博主回复: 2010-01-13 20:40:29
    艾米和艾友友的文字,都是写给明白人看的,怎么会浪费时间?难道你看了没有一点收获?

    有收获的,而且是很大的收获!

    说话不正确、不准确挨砸,有的人会受不了,跳起脚来大骂,声称再不来艾园;有的会反目成仇,用尽自己所有的能量去诋毁艾园,还有金凝这样的表演。事实上,不知他们想过没有,生活中有没有这样真诚、这么智慧的朋友一针见血指出自己的错误。我认为,无论是以文会友的网友还是身边的朋友,如果能这样做,我会觉得这样的朋友才是真朋友,不虚伪,不矫饰,认真地、实事求是地告诉你:错在哪里,对的应该是怎么样。

    每一次挨砸,都是一次学习机会,我们自己的生活中这样的机会太少,我们的教育过程中逻辑思辩是缺失,为什么不能正视自己的错误和不足,提高自己呢?

    艾园不是什么小集团小圈子,而是大磁场!吸引人的不仅仅是艾米写作的才华、一家人的幸福生活,而是这里善良、真诚、美好的人生态度,实事求是、追求真理的人文精神。

  90. 顺妞妞:
    2010-01-14 09:41:59

    用错一个词,“艾园不是什么小集团小圈子,而是大磁场!吸引人的不仅仅是艾米写作的才华、一家人的幸福生活,而是这里善良、真诚、美好的人生态度,实事求是、追求真理的人文精神。 ”
    第二个“而是”应该改成“还有”

  91. 花麦麦:
    2010-01-14 10:06:05

    新浪网友:
    2010-01-13 14:00:57 真要是文革,这蹩脚表演者的作者肯定是写“大纸包”的高手,可惜了,身不逢时?身曾逢时?

    你绕口令呢?什么蹩脚表演者的作者,你驳谁都不敢说清楚说明白,自己也不敢亮名字,匿名个新浪网友,有什么资格在这里随便假设?

  92. 谢谢艾米!金凝不但脑子浆糊,眼睛也浊,不过她的猜测,倒让我乐了一宿,嘻嘻。

    来源: 海皮回复金凝 于 10-01-12 00:55:32

    我看不长记性的人是你。

    从你说自己是“随便说话,在无聊中回复”判断,你确实不可能在艾园受待见。

    为什么呢?因为你对自己的发言都是这样不负责任,你怎么能保证你所发的言,在观点、逻辑思维上是无懈可击的呢?

    艾园一向对事不对人的,大家都有目共睹。你在发言被砸后憋得哼,主要是纠缠人家的语气态度。请问,你有何根据说人家对你的态度不正确?

    就因为砸了你的观点?

    就因为觉得你的思维方式不是一路人请你自觉别再发言?

    你这么有才华,凭这就能看出人家做人人品素质有问题?

    最最关键的问题是:你能说出人家的反驳哪里有不对的吗?我估计就你的水平,你连自己的发言都不知所云,更别提你能说出来人家砸错你什么了。

    虽然你生于80后,你思想信奉的还是羞耻文化那套:谁让你丢面子了,你就和谁过不去,而不是认真看自己错在哪里,别人对在哪里。

    你这样在一个公共论坛里,为了泄私愤,用不实之词诋毁别人的名誉,我觉得好多你的前辈都比你聪明呢。哈哈!

  93. 来源: 金凝回复海皮 于 10-01-12 01:12:14

    楼上的,如果要吵架的话犯不着这样

    我讲的是事实,很多人包括以前喜欢过艾米的,只是因为讲了不中听的话被排斥成这样。我是很看不惯里面那所谓的文艺评论调调,这不是评论,而是彻底批判,而且还经常批偏了。断章取义懂不懂?读者无心的话语权就这厶被你们剥夺了,你们还觉得正常?
    我对于砸场子的这种事情向来不感兴趣,我那时生气的是,已经完全曲解我的意思了,还要口口声声说我在辩驳他们。他们那些原话我也保留了,正常思维的读者看了话,不会觉得我说话有什厶问题。我看不惯的是,艾园不是什厶宗教,也不是多厶崇高的事物,却偏偏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势来。来一一批驳读者的意见,有些意见并不是什厶大不了的,却举一反三去斟酌。你说的第一句话说我不能被待见,呵呵,我也是就事论事说了我的遭遇,正好看到其他文友也有过此遭遇,就有感而发了,也是想提醒你们这帮人,别拎不清。
    另外,那些所谓前辈跟我无关,我只是个人行为,我也说过我不喜欢搞小圈子,就是看不惯。好好写文章的人,搞这种文字斗争,有没有意思啊?
    另外,楼上的语气,我也猜出你是谁了,别披着马甲骂街了,老人家这样,修养可不好。

  94. 来源: 海皮回复金凝 于 10-01-12 02:46:38

    首先你说“很多人包括以前喜欢过艾米的,只是因为讲了不中听的话被排斥成这样”就与事实不符,我来到艾园一年多了,从未见到你说的“谁谁只是因为讲了不中听的话被排斥”这个现象。

    见到的跟你不相上下,发言后因有错误被指出,恼羞成怒不再有理讲理,跳着脚儿说人家坏话的人,却比比皆是。

    其次你说你的发言“正常思维的读者看了话,不会觉得我说话有什厶问题”有什么依据?艾黄艾友友唐小琳不是正常思维的人吗?你凭什么说人家批偏、断章取义?

    不过你的发言经不起推敲倒是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

    那些曾经被砸的网友是喜欢艾米没错,不过他们喜欢的也许只是自己想像中的艾米。遗憾的是,想欣赏艾米真正的光彩,他们的水平还得提高不少呢。哈哈!

    {p/s 你好像也是个开博之人,难道你不知道文学城给你权力删除你不喜欢的留言吗?可见你是因为对此无知才对人家删你如此地耿耿于怀。何必呢:)}

  95. 来源: 海皮回复金凝 于 10-01-12 02:55:35

    “别披着马甲骂街了”—还是老规矩:请给出依据:)

    1。我哪句话是骂街。我只看到你自己承认你骂过。

    2。我的修养如何自有老天爷评判,光你说不算数,哈哈!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