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风舞清荷是不是人?

我知道“风舞清荷”是一个人的ID,按说我就不用提这个问了,但我为什么还要提呢?主要是因为“风舞清荷”本人没将她自己当成一个人来看待,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提出这个问题,并进行一番描述和分析,说不定能让她明白过来,从此将她自己当人看待,也让有兴趣有幽默感的读者一乐,还可以让白痴们一怒。

为什么说“风舞清荷”没将她自己当人看呢?有两方面的理由。

第一,  她不停地干出有辱自己做人尊严的蠢事来

比如,她到我的博客来,在《竹马青梅》下发表一些不受欢迎的评论(后面会详细谈到这些评论),我先是客气地向她解释,但她听不懂,或者听懂了但不接受,继而发表更不受欢迎的评论,于是我告诉她:我们不是一路人,请你不要跟读我的故事,也不要到我的博客来发言。

这是很简单明了的要求,但凡稍有个人尊严的人,接到了逐客令,就再不会到我的博客来了。

像我这样极度有个人尊严的人,从来不等到别人下逐客令,都是率先走人。即便别人说了欢迎我,我都还要三思:她这到底是真心欢迎,还是讲个口头礼貌?我去她那里,究竟能不能为她带去欢乐?如果不能,我干嘛要到她那里去呢?可别搞得人家嘴里在“欢迎欢迎”,等我走了,人家却关起门来抱怨:“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眼睛?我说欢迎你,是讲个礼貌嘛,你就当真了?”

但“风舞清荷”显然就没有一丁点个人尊严,她在我表示不欢迎她之后,还不断跑到我的博客来发帖,指责我“没人性”“辱骂读者”。我再次对她表示不欢迎,但她仍然跑到我的博客来发帖指责我,说她这是为了找到“心理平衡”。

这就很奇怪了,为什么她要用上门挨砸的方式寻求心理平衡呢?如果说是我找到她博客去砸她,那么她奋起反抗,就很有人的尊严。但现在是我呆在我的博客里,而她自己跑到我的博客来挨砸,我就只能说她没把自己当人了。

如果她把自己当人,那么为了维护她做人的尊严,她完全可以选择以下三个办法中的任何一个:

1、再不到艾园来了。这是避免被辱骂的最好的方法,毕竟是人家的博客,你没权利闯进去。你要闯进去,人家当然可以骂你,甚至可以用枪打你。这在美国中国是一样的,不同之处也就是中国人大多没枪而已,但如果人家用个铁锹砸你,也是有道理的,因为那是人家的地盘,是受法律保护的。

2、到法院去告那个骂人的人。如果你觉得人家在自己博客“辱骂”你是违法乱纪的行为,那你就到法院去告她。这是维护你的个人尊严的最好的方法。

3、在你自己博客批评人家。如果你知道人家没犯法,而你又特别想出口气,那么你可以在你自己的博客里批评人家。

但“风舞清荷”不采取以上三个办法中的任何一个,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跑到艾园来,连篇累牍地发帖指责我。管理艾园的人删了她的贴,再三警告她,叫她别到艾园来,我也跟了贴警告她,叫她别到艾园来,她仍然跑到艾园来,每天发七八上十个贴,每天被删被砸。

你说像这样没有脸皮,屡教屡犯的人,哪里谈得上把自己当人呢?

第二,“风舞清荷”将自己排除在“人情”之外

这个所谓“辱骂”事件,是怎么开始的?当然不会是因为我无缘无故“辱骂”了“风舞清荷”,我没有骂人的习惯,我从来不骂人。

白痴看到这里,肯定忍不住要跳起来了:你把我们叫做“白痴”,这还不是骂人?

叫你“白痴”怎么就是骂人呢?“白痴”是个很文雅的词,指的是那些智力低下,连基本常识都不具备的人。在表达相同意思的词汇中,你还能找出比“白痴”更文雅的词来吗?SB?脑残?都不如“白痴”来得文雅。

而被我称为“白痴”的人,都是到我的博客来捣乱的人。一个智力不低下,并具备基本常识的人,怎么会跑到别人博客去捣乱呢?

当然,白痴要为自己辩护:我们不是去你博客捣乱的,我们是去指教你如何做人做文的。

这不是白痴是什么?我如何做人,如何做文,完全是我自己的事,如果我找到你门上去,求你指点我,你可以指点我一下。但我又没求你指点我,你自己跑到我的博客来指点我如何做人,如何做文,那不是干涉我的活法吗?你连“不干涉他人活法”这么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你不是白痴,还能是什么?

所以说,我叫你“白痴”,只不过是call a spade a spade; call an idiot an idiot,实事求是。

下面是“风舞清荷”关于“人情”的说法:

 2010-01-14 15:44:00 [恢复] [删除]

风舞清荷:

中国有句老话:法不过人情,亦即天理良心。 我说的人情不是拉关系的那个人情好不好。谁在找茬?辱骂人的一副正义状,自卫反击的就变成找茬了?你这才是有人情没天理呢。

风舞清荷:  2010-01-14 14:36:50 [恢复] [删除]

原来这里是一群人在管理的,就是说在这说话,还未必可以“上达天听”。算了,反正我想说的说了,艾米看没看见也无所谓。你们也知道要保护她,不让她的博客“受污染”,不让她生气。将心比心,随便辱骂别人,人家就不会受伤害,不会生气的吗。天理也不过是人情,再滔滔雄辩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呵呵,“风舞清荷”的“自卫反击”可真有意思,“自卫”到我的博客来了,按照她这个理论,就没什么日军侵华了,自卫反击嘛,她敢说日本侵入中国前没哪个中国人骂了日本几句?如果我说她为日本侵华辩护,她打死都不会承认,但她的这个谬论,不分明是为侵略方辩护吗?如果你在我的博客被骂,你先要检讨自己,自认倒霉,这就像日本侵略军的军车在中国被炸,只能表明他们入侵了中国一样。

篇幅有限,我这里就不对“法不过人情”“天理也不过是人情”做任何分析了,从这两句话,明眼人就能看出“风舞清荷”是个“二类份子”,以情代理,以情代法,跟我不是一路人。

我现在就按照“风舞清荷”的“人情”论,对照她自己的表现,分析一下她是如何不把自己当人的。

从“风舞清荷”的这些跟帖来看,“人情”是最重要的,相当于法,相当于天理。那么“风舞清荷”又是怎样注重“人情”的呢?

她在我的博客看帖,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至少《竹马青梅》已经连载几个月了,她能在第三十四集下面跟帖,说明她至少跟读我的博客几个月了。而在这几个月里,有过我的生日,有过圣诞和新年,“风舞清荷”同学有没有讲个“人情”,向我问个好,祝我生日快乐,或者表示一下感谢?

没有。我专门去查了有关的帖子,下面没看到“风舞清荷”的跟帖。

这怎么叫讲“人情”呢?

再看看她在《竹马青梅》下的跟帖,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对于这个故事,她好像也就跟了这两个贴:

有点疑惑,今今怎么能这么快就把卫国从心里抹去了呢?如果是我,曾经爱一个人很深又受了伤,会很久走不出来,她似乎一下就抛到脑后了。甚至面对新人都不太想到旧人,反而一再纠缠他过去女朋友的事。好像完全爱上芷青了。

说实话,就这一个贴,就已经让我知道“风舞清荷”不是一路人了。我一再希望大家多分析人物的心理,多猜测故事的走向,不要开道德法庭。而“风舞清荷”这种谴责性评论,就是开道德法庭。

考虑到她可能不太熟悉“道德法庭”等概念,我回了她一个贴:

 ·         博主回复: 2010-01-08 20:08:11 [删除]

走出的方法有很多种,寻找新的爱情就是其中一种。

这已经是很明白的回复了,就是叫她不要把自己的活法当成唯一正确的活法,你愿意守在以往的痛苦里,随你,但别人要用别的方法对付痛苦,也有别人的道理。

但“风舞清荷”显然不懂“尊重他人活法”这个简单的道理,她又跟一贴:

一直有人说今今有忘记卫国爱上芷青的权利,她当然有啦,我疑惑的只是她能做到忘记得这么快这么彻底。如果说芷青是热情冲动爱来得快也去得快的类型,写到现在的今今给我留下的也是这么个印象。两个人倒满像的。

这完全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指责,芷青和今今究竟做了什么,使得“风舞青荷”得出结论,说人家“热情冲动爱来得快去得也快”?他们俩的爱去了吗?有什么证据?

现在我们先不从“实事求是”的角度来讲理,因为“风舞清荷”不是个“讲理”的人,而是个“以情代理”的人。现在我们就按“风舞清荷”的观点来“讲人情”,那么“风舞清荷”这种指责有点“人情”味吗?芷青和今今都是有原型的,原型都是活生生的人物,人家也在跟读《竹马青梅》,那么你“风舞清荷”如此武断地下结论,说人家“爱来得快去得也快”,难道是讲“人情” 的表现?

当然, “风舞清荷”可以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哎呀,是有人物原型的呀?我不知道,知道我就不那样说了。”

那么我们现在就假设她的确是不知道,即便如此,她说话的方式仍然显示出她不是一个讲人情的人。所谓“人情”,就是对人的情,人与人之间的情,芷青是一个人(不是物),今今也是一个人(不是物),你对这两个人讲了什么人情呢?人家一个女朋友去世,一个男朋友已婚,且不能离了婚来娶她,难道这不是很需要同情的事情吗?这两个不幸的人遇到一起,彼此都想抓住对方,走出过去的痛苦,难道我们不应该为他们高兴吗?干嘛要指责别人“爱来得快去得也快”?

我回了她几个贴: 

·         博主回复: 2010-01-10 21:49:42 [删除]

这要看你如何定义“忘记得这么快这么彻底”了。

如果你因为今今结婚就认为她彻底把卫国忘记了,那你的定义就有问题了。记忆是记忆,生活是生活,一个人并不是一定要彻底忘记另一个人才能走入婚姻的。世界上也没有条文规定一个人必须彻底忘记了另一个人才能走入婚姻。

我不欢迎你这种谴责性评论。

英语里有个词组,叫做“get over”,在汉语里没有简洁的对等词,所以有时翻译成“忘记”。但这里的“忘记”,并不是从记忆上消除的意思,而是可以面对现实的意思。今今对卫国的爱情可能仍在那里,但她已经能够面对现实,重新开始生活。

风舞清荷把这称为“热情冲动爱来得快也去得快的类型”,是没有道理的,你怎么知道人家的爱已经“去”了?就因为人家投入了新的爱情(或者婚姻)?

发这种言的人,很有点在道德上自以为是的劲头,要么是自己没经历过这种事,要么就是经历过,且做了祥林嫂,然后以为自己占据了道德高地,对人家指手画脚。

这跟那些指责静秋不该结婚的人是一回事。

艾园不欢迎这种人。

回复风舞清荷:

你说“如果是我,曾经爱一个人很深又受了伤,会很久走不出来”。

1、这说明你的性格有问题,既然对方伤了你,那你就应该明白他不爱你,而你还要陷在以往的泥坑里,很久走不出来,你这不是自己不把自己当人吗?翻译成大白话,就是“贱”。

2、你有这种性格,那是你自己的事,你为此受苦也好,独身也好,守寡也好,都是你活该。但你没有权利把你的活法当做标准,来judge我的故事人物。

你跟这个贴的时候,我已经很不感貌你,但我还是尽力客气地回答了你。但你不开窍,还要继续开你的道德法庭,那就请你离开艾园吧。

根本不是一类人,没有共同语言。

这就是“风舞清荷”称之为“辱骂”的帖子。我什么地方辱骂她了?因为我用了“贱”这个字?难道“受了伤,会很久走不出来”不是贱吗?如果说“贱”是辱骂,那只能说“风舞清荷”作践了她自己,而我不过是指出这样一个事实而已。

“风舞清荷”指责我说她是“祥林嫂”,但我有说她是“祥林嫂”吗?我用的是“要么…要么…”。既然你“风舞清荷”标榜自己会很久走不出来,那么你只能是这两种情况中的一种,也许你碰巧就是后一种,那只能说你自己做了祥林嫂,而我不过是用“要么…要么…”囊括了这个事实而已。

那么“守寡”是辱骂吗?我的话是个条件句,意思就是“如果你因为这样的性格守寡的话,那么也是你活该”,但我并没说你已经守了寡,你守寡没守寡,只有你自己知道,我不关心。但既然你标榜自己即使在爱情里被人伤了,还要很久走不出来,那么独身和守寡不是很直接的后果吗?假若你落到那个地步,当然是你活该,谁叫你沾沾自喜于自己的“受了伤很久走不出来”呢?

我的话都是以“风舞清荷”自己的话为前提的,有她那个前提,就会有这个结论。她认为结论是辱骂她,那么她应该首先承认是她自己的前提辱骂了她自己。

很明显,“风舞清荷”并不讲什么人情,她的所谓“人情”,是对别人的要求,别人必须对她讲人情,还要按照她的愿望对她讲人情。而她不用对别人讲人情。她可以武断地辱骂我的故事人物(根据她自己对“辱骂”的定义),也可以恶毒地骂我“没人性”,而我不能在她的前提下推出一个符合逻辑的结论。

由此我们可以很肯定地说:“风舞清荷”没把自己当人,因为她不讲“人情”,她也不懂得维护自己做人的尊严。

有些人总爱拿“人情”“良心”之类的东西来要求别人,这样的人,大多是“风舞清荷”这种不把自己当人的人,也就是说,她们口口声声谈的“人情”和“良心”,是不准备用在自己身上的,只准备用在别人身上。但他们不知道,人家的“人情”和“良心”,不是你要求就能要求来的。

像“风舞清荷”这样死赖在我的博客向我要求“人情”的做法,只能是自取其辱。她来一次,我就要砸她一次,一直砸到她自己灰溜溜地滚出我的博客为止。

我这才叫自卫反击。

42 responses to “艾米:风舞清荷是不是人?

  1. 希望这篇能把“风舞清荷”做人的尊严砸出来!

  2. 好文强顶!感动于艾米的耐心和带病坚持砸白痴的毅力。谢谢。看得真是过瘾。

  3. 艾米:
    2010-01-15 02:47:30

    我先放个尺子在这里,大家可以用来衡量谁是白痴:

    如果有人看了这个贴,得出结论:“艾米说风舞清荷不是人”,那么这个人就是白痴。

    如果风舞清荷看了这个贴,认为我在说她不是人,那么她就是白痴。

  4. 艾米:
    2010-01-15 02:54:27

    关于风舞清荷的“包子铺”类比:

    她的类比是不恰当的,她对芷青和今今的评论,不是“太咸”之类的个人好恶,而是对事实的歪曲,相当于把猪肉馅说成是垃圾馅,因为她说的是芷青和今今“爱来得快去得也快”,而这是不符合故事事实的。

    有的人就爱扯个风马牛不相及的类比,来为自己辩护。但他们不知道,运用类比,首先是贴切。不贴切的类比,只能哄外行。

    比如有人把到艾园捣乱类比为路上两人争吵,但艾园不是“路上”,而是我的博客,你到艾园来捣乱,只能类比为到我的家里来捣乱,而不能类比为在路上争吵。

    风舞清荷大概很为自己的“包子铺”得意,但这恰好说明她脑子不清楚。

  5. 艾米:
    2010-01-15 02:59:50

    还有歌儿的那个类比,她把“我就是”顶着一个恶心题图到艾园来类比为一家饭店邀请客人去参加化妆舞会,并由此得出结论,说我应该对“我就是”客气点。

    但她的类比缺乏最基本的相似点,我没有邀请“我就是”到我的博客来,我更没有邀请她来开化妆舞会,如果她不经邀请就顶着个恶心的面具上饭店去,饭店完全有权赶她走。

    凡是爱用这类风马牛不相及的类比来说明问题的人,都是脑子不清楚的人,我劝他们别好高骛远,就老老实实说话,先直接表达自己的观点,表达清楚了,再想类比的事。

  6. 艾米:
    2010-01-15 03:06:53

    我觉得只要不是白痴,都应该早就认识到这样一点了:

    如果你在我的博客受到“辱骂”,你只能自认倒霉,谁叫你到我的博客来的呢?

    你想为自己出口气,想让我让一步,给你道个歉,那是不可能的。我从来不向上门挨骂的人道歉,我认为他们活该。

    你越赖在这里闹腾,我砸你砸得越狠。

    你要跟我讲狠,只能把你自己活活气死。

  7. 思想造就人生:
    2010-01-15 06:33:34

    感动于艾米文中字里行间表露出的尊重和人情!

    我理解艾米标题中的“人”指的是,有自尊讲人情的人。

  8. 90罗小:
    2010-01-15 08:21:43

    支持艾米!艾米注意休息,早日康复!

  9. 新浪网友:
    2010-01-15 08:30:20

    昨天一天进不去艾园,翻墙的本事还没学会,正想是不是艾园被我弄丢了,难过了一天!看到这个贴喜出望外!可是这个地址下载的压缩文件不能用啊,还有没有其它的方法! [郁闷]

    博主回复: 2010-01-15 09:20:26

    文件能不能解密?

  10. 良辰美景奈何天:
    2010-01-15 08:36:00

    坐下再看!谢谢艾米!学习了!

  11. yuna_1978:
    2010-01-15 08:36:32

    艾米的反砸真是一针见血! [顶]

  12. 鲜花儿:
    2010-01-15 08:52:28

    有些人不但情理不分,在感情上还总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 ——-原来我也度过。

    明明在理上已经输了,但还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不肯接受别人中肯的意见。——-但我冷静下来后,突然发现是因为自己的小心眼子而度错了后,我就赶紧承认错误,给人道歉,这一点还是值得表扬一下的吧,嘿嘿:)

    不接受也就罢了,这都根据自己的喜好和性格而定(如果不喜欢艾米一向说话犀利且一语中的的),那就赶紧走呗,可是还非要想给人讲出个一二三来,结果又讲不出那个一二三来,弄得又气又急又吃不好睡不好的又越来越难堪,最终是下不了台了。

    唉,再要是我,我如果不喜欢,不来就是了嘛,一走不就万事大吉嘛:)你请我,我都不来:)切!

    大千世界,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喜欢你,也不可能所有的人你都喜欢,如果你当时喜欢后来突然发现不喜欢了,也没什么,悄悄地来悄悄地走就是了,找你的同类去就是了,不必要这样大动肝火的把自己气得呜呜的。

    更重要的是,自己呜呜了,艾米也呜呜了,那倒也值得,关键是,艾米她会呜呜吗,可能呜呜吗?她凭哪一点可以值得去呜呜呢:)

  13. 摇摆的鱼:
    2010-01-15 09:00:02

    软件我下载了,但不能解压,提示文件已损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14. 新浪网友:
    2010-01-15 09:01:10

    二月莺飞:
    看故事,跟着故事喜怒哀乐,这就很幸福了。或许有的读者会因为Ta故事里的人物惹得你想入非非、气急败坏,甚至开起道德法庭,但是一直逛艾园的话,应该知道故事都是有原型的,他们把故事贡献出来,已经需要很大勇气,我们跟读的人,已经要对他们感激不尽,再开道德法庭的话, 让那些人”情何以堪“?

  15. 洁儿:
    2010-01-15 09:04:52

    砸的好!

  16. 雪浪风涛惊旅梦:
    2010-01-15 09:14:35

    看艾米的文章让我思考很多。

    生活中有很多人喜欢对别人指手画脚的说话评论甚至命令,周围的人对这样的人大多是隐忍的,为了面子上好过。

    因为大家总是隐忍,造成这类人的毛病很深。所以在自己说话不对时被别人直接批驳就会受不了!!

    有这样毛病的人又可以分三类,一类人在被批驳以后很难受,可是会想:是不是我真的错了?(再分两类)如果错了,有的人会直接道歉,在言语上和行动上都承认错误;有的人会不再说什么,可能在行动上承认自己错了,也可能会含恨在心。

    还有一类人,就是知道自己说的不对,可为了面子,也要强词夺理坚持到底,呵呵,我身边就有这样一个人物,相当的经典!

    更有一类人,觉得自己压根没错,无视别人的感受,觉得我批评你是在乎你,对你好,你这么不领情真可恨呢!

    凡是喜欢对别人指手画脚的说话评论甚至命令的人,对别人缺乏起码的尊重!

    喜欢说:如果是我会怎么怎么样。

    你是你,别人是别人,永远无法替代。

    有一句话: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是我。

    还有,说话方式上多少能反映一个人的思维方式的。

    艾米和艾友友最让我叹服的就是眼光非常犀利。

    所以,理智,自尊的做法就是:好好反思自己。

    如果真的觉得自己对,这里人不对,那就别再来,别企图改变这里的人,别继续纠缠。

    我有时候也犯这样的毛病,自己意识到以后就给女儿说:如果你觉得妈妈说的不对就直接反驳,别忍着啊。也给我爱人说:平时觉得我那点不对了就说出来,别忍着,别喝多了才给我发脾气!

    所以,凤舞清荷别再来了,不是一类人,别浪费彼此的时间。

  17. 花麦麦:
    2010-01-15 09:19:19

    回复采微:
    大概你才来艾园,建议你先多看看艾黄、艾友友、唐小琳等人的论说文,然后再发言;艾米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在做什么,不用你告诉。

  18. 好好爱米:
    2010-01-15 09:21:24

    刚开始看艾米的反砸文有些惴惴不安、怕怕的(觉得好咄咄逼人啊),现在是越来越喜欢艾园的反砸文了。一边乐一边点头。每次来都有收获,惊喜不断,还有茅塞顿开的时候,而且终生受益。

  19. 花麦麦:
    2010-01-15 09:22:11

    支持艾米!

    那个软件我下载是成功了,但是解压缩的时候说文件已损坏。

  20. 艾米:
    2010-01-15 09:23:05

    回复采微:

    我在我的博客发言,你喜欢就看,不喜欢就走,别管我。你看我的帖子,请注意其中的道理,如果看懂了,可以发个言表示支持;如果看不懂,就别多话。

  21. jxlan:
    2010-01-15 09:37:37

    艾米的“自卫反击”非常一针见血!

    佩服!佩服!

    发自内心钦佩思维敏捷有逻辑的人。:)

  22. 艾米:
    2010-01-15 09:50:15

    艾园不欢迎和稀泥的人,你看了我的文章,赞成就说赞成,不赞成就说明白,到底是哪一点不赞成,但别在这里充好人,说什么“别生气了,当心气坏身体”“别跟那些白痴一般见识”“别理他们,理他们是看得起他们”。

    这都是什么废话?

    你怎么知道我在生气?难道我反砸白痴就是在生气?别用你的心来度我的腹。

    为什么我反砸白痴就是跟他们一般见识?你看明白我的文章没有?你读懂了我文章里的道理没有?如果读懂了,怎么会认为我跟白痴一般见识?我的见识比白痴不知道要高多少倍。如果你见我反砸,就认为我跟白痴一般见识,那只能说你也是白痴。

    还有这什么反砸了就是抬举了白痴的说法,更是没道理。按你的说法,大家都要由着白痴去胡说八道,才是没抬举白痴?那这个世界还有正义和真理?

    中国恶人当道,恶势力横行,至少有一半责任在这些充好人的人身上。你站出来辩别是非,反抗邪恶,她就来扯你的后腿,叫你别生气,别跟恶人一般见识,别理恶人。

    趁早给我住嘴,不然连你一起砸。

  23. 艾友友:
    2010-01-15 10:04:12

    风舞清荷刚开始的问题是开道德法庭,而且是在歪曲事实的基础上开道德法庭。但越往后,就越来越白痴,说出的话真是笑死人。

    她说她在艾园发帖是“自卫反击”,这才怪了呢,她自卫怎么自卫到艾米的博客里来了?她到别人博客来,只能叫侵略,怎么能叫自卫呢?连这么简单的常识都不懂?那真是白痴一个。

    她说艾米“践踏陌生人”,陌生人是谁?就是她风舞清荷吗?艾米怎么践踏她了?就算艾米在自己博客骑马时踏到了她,她也应该先问自己:怎么会在人家的博客被人家的马踏到的?是不是私闯了他人领地?

  24. 艾友友:
    2010-01-15 10:12:26

    还有什么“法不过人情”,这什么法盲理论?法是法,人情是人情,根本是两码事嘛。到了2010年的今天,风舞清荷还分不清法与人情,我看她是太没有与时俱进了。

    一个社会里,像风舞清荷这样的人多了,有法律也很难执行。不知法,就很容易犯法;犯了法,又不伏法,而是往人情上扯,找人情消除官司,这怎么能把一个社会建设成法制社会?

    社会没法制,吃亏的是普通百姓,谁有权谁就能拉到更大的人情。风舞清荷只敢闯到艾米的博客来闹事,她敢不敢闯到人民日报社去批评那些人不讲人情?我看她连自己老板的家里都不敢闯去,就会欺软怕硬。

  25. 面朝大海:
    2010-01-15 10:15:21

    艾米的反砸文真是深刻且幽默呀!强顶!_祝艾米早日康复!

  26. 艾友友:
    2010-01-15 10:17:07

    还有这句“将心比心,随便辱骂别人,人家就不会受伤害,不会生气的吗”,奇怪得很,这样的话风舞清荷怎么说得出口?艾米砸她,还有个起因,因为她先发帖砸了艾米故事的人物。而她砸芷青和岑今,才是“随便辱骂别人”,因为人家两位根本就没惹过她。

    她可能觉得自己说的话不是辱骂,而“贱”才是辱骂。那才怪了呢,她无缘无故地说别人“爱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不等于说人家无情,道德品质不好吗?而她的那个“贱”,分明是她自证的,她做得,艾米说不得?

  27. 艾友友:
    2010-01-15 10:19:58

    只要风舞清荷还到艾园来讨砸,这个“贱”就会一直跟着她。

    无论谁找上门来挨砸,都叫做“贱”,不贱就不会找上门来挨砸。

  28. 春天:
    2010-01-15 10:28:35

    艾米写得有理有据,一针见血,好!

  29. 见过好几张白痴嘴脸了,估计隔三差五的还会有白痴跳出来现像。
    嘴脸都差不多!没啥花样,就是一不折不扣的白痴。

  30. ZT — 越来越喜欢艾园的反砸文了。一边乐一边点头。每次来都有收获,惊喜不断,还有茅塞顿开的时候,而且终生受益

    谢谢。祝艾米早日康复。

  31. 艾米,你给的那个解密软件我用着很好用。
    这里告诉你一下。

    听说你最近咳嗽,好好养身体。国内好像目前也在遭遇群体性感冒发烧。多注意休息,好好养病。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即使不能按时上帖,估计大家也都会理解的。祝早日康复!

  32. 看了风舞清荷的发言,唯一的结论是她(或者他)跟以前的曾在艾园群魔乱舞的白痴们是同一类人。鉴定完毕!

    我在11月份的时候也曾经咳嗽两个多星期。艾米要好好休息了,必要的时候,停写一段时间竹马青梅,身体最重要!

  33. 太精彩了!风舞清荷这个自命不凡的家伙,明明自己把丑态呈现在明眼人面前,却不许别人说她丑,还撒起娇和无赖了。也许她在家里也是这么个德行,但有家人让着。可她忘了在家里吃得开的招数,到艾园是行不通的。

    艾园只判断观点的对错,并不问对方是谁。其实发表了错误观点被指出,并没有让一个真正讲道理的人丢什么脸,反而是得到了一个提高自己认识水平的机会。

    那些让风舞清荷觉得受辱的言语,是由于她自己能力的问题,理解不了人家原话的含义造成的。而且她好像也不知道自己说过的话代表啥意思,艾米给她分析了,她还是理解上去,实在没辙了,只有让她走人了。我觉得其实是她自己在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呢,因为错误是她自己犯的,不是别人安在她头上的。

    难道这就够格算得上侮辱啦?侮辱是她随便就能定罪的吗?我觉得艾米已经够客气的了,很为那个哭着喊着想让艾米指点她小说的金凝惋惜,由于和这位一样的死要面子活受罪,错失了一个让自己开悟的良机。

    我认为死不认账才是真正的羞耻,而死不认账后还倒打一耙则更是无耻。风舞清荷和金凝自认为美,私下里可以像穿新衣的皇帝一样,洋洋自得,但你只要好意思出来晒,就阻止不了真相大白带来的结果。

    艾米已经大度到极点耐心地给她们充分的时间和余地,自己下台阶,保住她们自以为大过天理其实早就惨不忍睹的颜面。可是,这两个爱面子的主儿得寸进尺,还想让人风风光光给她们丑态平反,让明明对的人给她们认错,梦都不给她们做,哈哈!

  34. 十分痛恨中国这句老话:法不过人情。完全是胡说八道。法治社会就要依法办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也是法治社会跟中国社会的区别。中国法制不健全,有法也不依。犯了法的人,如果有势力、有钱,就可以免受法律制裁,法律只是一个摆设,这就造成很多中国人的“视法律为粪土”的行为。
    “风舞清荷”把天理、人情扯了一大堆,说到底,不过是认为不赞成她的就是“没天理、没人情”。这种玩虚不玩实的态度太落伍了。

  35. 无记名投票

    艾米的博客清清楚楚地写着“码字为知傻”,识字的人就不可能把它读成“免费包子铺”,阿猫阿狗想吃就吃,想糟蹋就糟蹋。

    法律,人情,常识,风舞清荷都不占理,希望这位ID能被砸清醒。丢了面子,不过是个ID,失了人格,人性会越走越低。

  36. 艾米砸得干净利落,只有心平气和的人才写得出这有理有据的砸文!
    风舞清荷的风已变成狂风乱吼了。看它的贴快笑昏了!

  37. 无记名投票

    艾米身体好点没?争取多休息,你实在太辛苦了。

    我和你一样,今年把两个流感针都打了,但感冒症状反而更频繁,明显是身体透支的结果。还好我是只要好好睡两觉就能恢复,而你带着宝宝,还要上班,写文,读书,哪有时间休息,怎么能恢复?

    故事好看,读者也不急在一天两天看到。建议你能好好放自己一个假,修整好了,我们也放心些!

  38. 学习了,感谢,顶!

  39. 顶啊!支持艾米。

    在新浪看到唐小琳的旧帖和黄颜的帖,没法跟帖,在这里顶。

  40. 艾米辛苦了!
    早日康复啊

  41. 说实话,“风舞清荷”搬出来的所谓的老话,我一句都没听说过。白痴们最会断章取义掐头去尾不求甚解,自己都不知所云,还动辄就说中国有句老话,似乎一说中国有句老话,就当自己是王公公李公公一样威风,念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把别人吓得半死最后还谢主隆恩呢!

    中国老话多了去了,反正仔细推敲,很多老话都挺变态的,也挺没人性的,更谈不上正确。“风舞清荷”要么就引经据典地用四书五经上的话,要么就别用,也不知自己引用的老话是哪家祖宗放的P。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