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贪心不足蛇吞象(2)

赵燮雨于2008年2月25日发了一篇博文,宣称他要为《山楂树之恋》写一个系列,叫做《真实的细节和细节的真实》,让大家关注他这个系列。

我一看这个题目,就十分欣赏,心想这回可遇到一个高手了,于是我专门在新浪艾园为他这个系列设了一个专栏,准备转帖他的这个系列的文章。

两天后,他写了这个系列的第一篇,是关于《山楂树之恋》里的大妈的,他先来了几段开场白,然后开始分析:

1、“她(大妈)为人是诚恳的”,(举例);

2、“大妈她又是精明的”,(举例);

3、“她又是通情达理的”,(举例);

… …

N、“大妈一家是正直的”,(举例)

我一看,大失所望,这不是跑题跑到爪哇国去了吗?这哪里是在谈“真实的细节和细节的真实”?明明是在通过事例分析人物性格嘛,那应该把题目改成“《山楂树之恋》人物性格谈”之类。

如果他的分析比较深刻,那么即便他跑到爪哇国去了,我也有本事把他抓回来—我可以把他的题目改一改。但他的分析流于浅表,非常幼稚,都是一般读者能看出来的东西,大妈为人诚恳还需要他分析?难道还有谁看不出来?大妈通情达理还需要他分析?难道还有谁看不出来?

这种浅表的分析,完全是对读者智力的亵渎,是逼着读者吃他嚼过的馍。

不仅如此,他还大量使用《山楂树之恋》原文,而且不注明是引用,就那么放在他的文章里,既没引号标注,也没用文字或颜色表明某部分是引用。

后来我指出了这一点,他狡辩说:我只是写点豆腐干文章,哪里需要那么严格?

这是什么话?引用人家的东西,就要注明作者与出处,这是一个诚实守法的写手的基本义务,管你是写豆腐干还是写臭豆腐,都是这么一个要求。

后来他又写出了第二篇,是关于长林的,还是这么个写法,幼稚浅表的性格分析。

我对他这个系列很失望,不准备转他这个系列了,但有个管理艾园的人不知道,仍然转了他这两篇,但没多少人看,我让管理人员停止了转帖。

后来我指出了他这个系列的问题,他狡辩说“我这个题目是回文重复”,还说我的“竹马青梅”使用的同一种方法。

这就进一步暴露出他的无知了。

第一,“真实的细节和细节的真实”不是回文重复所谓“回文”就是正着念,反着念,或者换个顺序念,都念得通的句子。比如“悠悠绿水傍林偎”和 “偎林傍水绿悠悠”就是回文,从哪头读起,句子都是通顺的。但“真实的细节”如果反着读,就成了“节细的实真”,就不通了,所以这不是回文。

第二,并列连词“和”是不能用来连接同义词的,比如“老婆”和“妻子”是同义词,你就不能说“我的老婆和妻子”;再比如“中国”和“中国人民共和国”是同义词,你就不能说“中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

赵燮雨说自己的题目是“重复”,那就意味着这两个词是同义词,甚至是同一个词,而他却用了一个“和”来连接,说明他不懂语法,应该请艾友友给他上堂小学语文课。

第三,“竹马青梅”与“真实的细节”是两种不同的词组,“竹马青梅”是并列词组,“竹马”不是用来修饰“青梅”的,“青梅”也不是用来修饰“竹马”的,它们是地位相同的两个词,中间可以加个“和”“与”之类的并列连词,变成“竹马和青梅”,不影响整个词组的意思。如果把两个词换个顺序,“竹马青梅”变成“青梅竹马”,也不影响整个词组的意思。

但“真实的细节”就不是一个并列词组,而是偏正词组, “真实”是用来修饰“细节”的,回答“什么样的(细节)”这个问题,偏正词组的中心词和修饰语中间不能加“和”“与”之类的并列连词,比如你不能说“真实和细节”,你这样说,意思就不同了。

偏正词组也不能交换顺序,你把“偏”和“正”换个顺序,意思就变了。比如“妈妈的儿子”,中心词是儿子,但“儿子的妈妈”,中心词就变成“妈妈”了,前者应该重点写儿子,后者应该重点写妈妈。

结论就是:“真实的细节”是一回事,“细节的真实”是另一回事,前者强调“细节”,后者强调“真实”;前者回答“什么样的细节”这个问题,后者回答“哪方面的真实性”这个问题;前者要具体化,最好是《山楂树之恋》里的细节,后者要理论化,要能应用于分析其他小说的细节。

那么《真实的细节和细节的真实》应该如何去写呢?既然是为《山楂树之恋》写的,那么首先可以援引《山楂树之恋》里的细节,分析它们的真实性。这个分析,要根据你对“真实”的定义来分析,要说明为什么你认为这些细节是真实的。

比如黄颜对“艺术真实”的定义是:社会真实与个性真实

所谓“社会真实”,就是说你描写哪个社会,就要符合那个社会的客观实际。除非你是为了搞笑,或者是为了科幻,不然的话,你就不应该在描写文革的故事里,让各家各户都用上互联网,因为那个时代还没有互联网。

所谓“性格真实”,指的是人物的言谈、举止、思维等,都应该符合他的性格特征。但这一点比较复杂,因为一个人的性格是可以转变的,所以很难判断一个人的言谈举止是否符合他的性格。(黄颜《艺术真实、新闻真实与政府诚信》)

如果这就是你对“真实”的定义,那么你可以按照你的定义去分析《山楂树之恋》里的具体事例,比如静秋在1974年到西村坪去编写教材,你可以引用那个时期的资料,证明那时的确是有让学生编写教材的做法,这就是社会真实。再比如老三病后躲得远远地看静秋给孩子们上课,却不上前与静秋打招呼,这个看上去违反常情的做法,其实是很符合老三“爱一个人,就要使她幸福”和“只要你活着,我就不会死”的观念的,这就是性格真实。

分析了《山楂树之恋》细节的真实性后,你可以根据这些分析,得出自己的结论:细节的真实就是要做到社会真实和性格真实。然后你将自己的理论用到《山楂树之恋》以外的作品中去,分析那些作品中的细节,证明你的理论同样适用于那些作品。那么,你这个《真实的细节和细节的真实》就算写成功了。

而赵燮雨写的这个系列,没有一篇真正涉及了真实性问题的,都是在列举书中的例子,分析人物的性格,而他所做的性格分析,也是幼稚浅表的分析,让我大跌眼镜。

赵燮雨不好好写他的系列文章,却十分积极地谋取着自己的名利。他于2008年2月27给我发了个电邮,除了告诉我合同已经寄出外,还提到这样一件事:

“另外有一件事,我没有找到你博客中有”加为好友”一栏。如你愿意,请到我的博客操作,如果列入好友栏目,一来便于打开博客网页二来相互支持有助于扩大影响。”(–摘自赵燮雨2008年2月28日电邮)

说实话,我一看到这个“扩大影响”就对这人产生了反感。我码字是为了寻找同类,一向坚持宁缺毋滥的原则,凡是那些跟我提“扩大影响”“提高知名度”的人,我一律视为非同类。

我于2007年10月在新浪开博,目的是为了跟国内那些上不了文学城的“知傻”交流,我只在开博初加过几个好友,因为那时不了解新浪的这一功能,而且最早来要求加好友的是“孤草”,当时是文学城艾园的常客,于是我同意了。后来几个帮我管理新浪艾园的网友也来者不拒地同意了一些加好友的请求。

但我很快发现这事有点滑稽,有些我一点都不了解的人,也列在我的好友栏里,而我的网名,也列在他们的好友栏里,我到他们博客一看,有些人完全不是我一路人,所以我决定不再接受加好友的邀请,并把好友栏从我博客的首页上拿掉(隐藏)了。

现在赵燮雨来要求加好友,我不好驳他的面子,就向他解释了我的博客没好友栏的原因,并对他网开一面:“你要加我,可以从你那边操作,我会收到一个纸条,点一下”同意”就行了。”(–摘自艾米2008年2月27日电邮)

根据我对新浪“加好友”功能的理解,不管从哪一面操作,只要对方同意,双方就成为了好友,名字会出现在对方的好友栏里。

但因为我的博客拿掉了好友栏,那么即使我同意赵燮雨加我为好友,也只是我的名字会出现在他的博客里,而他的名字不会出现在我的博客首页上,这自然不符合他的计划,他所谓的“相互支持有助于扩大影响”,实际上是要利用我来扩大他的影响,因为他的博客并没几个人去,我的名字出现在他的博客,也不能帮他扩大多少影响,他必须让他的名字出现在我的博客,才能扩大他的影响。

于是他回了我一个电邮,很强硬地要求说:“增加好友在我这边无法操作,因为你那边没有找到一个框子”加为好友”可以点击。所以如果你同意在两个博客之间有网络好友的建立,必须要求替你操作艾园的朋友在我的”加为好友”框子里点击。也就是必须由你发起。我无法主动。”(–摘自赵燮雨2008年2月27日电邮)

这个电邮,说明他不懂新浪“加好友”的操作功能,也充分表明他要的是他的名字出现在我的博客,而不仅是我的名字出现在他的博客。而这个人很奇怪的地方就是明明是他提出加好友的,但他说着说着,就冒出两个“必须”来,仿佛是我在请求他加我为好友一样。

我当然不会理睬他的两个“必须”,我不会为了他扩大影响,就把我的好友栏放回到博客首页。

我不屑跟这样的人做好友。

27 responses to “艾米:贪心不足蛇吞象(2)

  1. 2010-02-02 07:48:25
    第一次坐艾园的沙发,好“缴”动啊!读艾米好文,受益匪浅,学习了!这个人想出名想疯了吧,那个“扩大影响”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而且他能扩大艾园的影响吗?真没看出来!

  2. 2010-02-02 08:00:51
    这两集的砸文,艾米是不是考虑对方是老同志,承受力较弱,对他说话算是柔和的了!支持艾米揭开这人的真面目。

    博主回复:2010-02-02 08:27:28

    老不老,只是一方面,关键是他并没来我的博客纠缠,所以我不叫他“白痴”–如果你说的柔和就是没叫他白痴的话。

  3. 2010-02-02 08:03:04
    来上课,跟读砸文,补语文课!呵呵,发觉以前的语文真是白学了!艾米上课讲的明白易懂!

  4. 2010-02-02 08:25:07
    这个赵燮雨真不地道,自己没有本事出名,就想攀着艾米出名。年纪也这么大了,出名还有那么重要吗?

  5. 执子之手偕老

    2010-02-02 09:03:00
    学习。那个赵燮雨很令人讨厌,整天在他的博里写山楂树的版权应该归谁,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归谁也归不了他啊。

  6. 2010-02-02 09:15:08
    赵老很纠结呀,动不动就要求别人必须这必须那–谁给他的资格?

  7. 2010-02-02 09:15:51
    017美人很有创意呀:)

  8. 2010-02-02 09:20:03
    曾经登陆过这个博客,看他一直在讨论《山楂树之恋》的版权,貌似是讨论属于静秋还是属于艾米,被雷到了,这个问题还用讨论?执子的吃萝卜操淡心,崩管属于谁,反正不属于你。

  9. 2010-02-02 09:21:25
    执子姐姐的咸吃萝卜淡操心 很经典啊
    不过我常常说的 吃咸萝卜操淡心

  10. 2010-02-02 09:25:44
    我也看过此人的纠缠山楂树版权的文章,感觉他本末倒置了。艾米写的写论文方法让我学习了!谢谢!

  11. 2010-02-02 09:31:42
    刚刚看完《山楂树之恋》(精装本),为有这样一部纯真年代的小说而感动。同样是写爱情故事,王小波不如你写的温情,含蓄,细腻、奔放、唯美,人性。我喜欢静秋,爱老三,更喜欢你的文笔。感谢你向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提供了优秀爱情小说的典范,尤其是那些经典的对白,更是爱不释手。就连那个小孩“欢欢”,也呼之欲出,几笔就勾勒出一个孩子的天性。你的小说赋予激情和时代的特征、赋予鲜活的生命力和震撼力,每每读到老三真挚的情感,都会不由自主地流出泪水。

    《山楂树之恋》是那个特定年代纯真爱情的代表和复活,尽管年轻的爱情受到“文革”的摧残,但是美好的爱情却充满诗意和人性按捺不住的美好。是没有污染的爱情,是心灵的回归和对美的翘望,那些污泥浊水的爱情,那些充满金钱铜臭的爱情必将受到鄙视和唾弃。

    感谢你向读者奉献了《山楂树之恋》。

  12. 2010-02-02 10:23:17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人,真是为老不尊啊。自己写不出好文章,还想要借别人的文章出名,还用“必须”来强迫别人加他为好友,不知这教授是怎么一个思维。

    不断纠缠艾米与静秋的版权问题,那是她们两人的事情,与他何干?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顶]

  13. 2010-02-02 10:24:44
    赵燮雨想出名都想疯了,一个人想出名并不是过错,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么,但是为了出名就牵这个扯那个,象个狗皮膏药一样惹人厌就很让人不屑了。

  14. 2010-02-02 10:26:20
    看艾米答疑解惑,明白了不少!谢谢好文!

  15. 2010-02-02 10:32:03
    不知为什么,有些人这辈子都想红,想红都想疯了,并终其一生孜孜以求,搞不懂!

    这位老哥的写作水平实在太上不得台面了,标题还挺唬人的,不过多半也是从哪里舶来的,或许他老兄自己都没搞清楚啥是细节的真实,和真实的细节呢。多半觉得这俩词组在一起集体出镜,过目率要高些吧。

    老副教授,做文做人如此不严谨不厚道,汗。。。。。。

  16. 2010-02-02 10:48:31
    是逼着读者吃他嚼过的馍。—-哈哈,这个比喻真是太到位了,乐得我指手划脚的!

    管你是写豆腐干还是写臭豆腐,都是这么一个要求。—–哈哈哈,就是就是,不管是你写的臭与香,不管你是黑道白道,最最起码的标准你总得遵守吧,更何况您自认为您是什么教授的呢?

    应该请艾友友给他上堂小学语文课。—-嗯嗯嗯,艾友友的小学语文课,您还别说,我都受益匪浅呢,上完那堂课后,再写博文,自我觉得真是提高不少呢?

    有句话说,日久见人心。象艾米这么通透的人,不用日久,两三个来回就能看得透透了!

  17. 2010-02-02 10:49:23
    艾米已经告诉姓赵的,说艾园把好友栏隐藏了,他怎么就不懂呢?还在要求艾园管理人员去他的博客点击“加好友”,那有什么用呢?就算人家点击了,把他加为好友了,他也只能在艾园的好友栏中睡觉,而不会出现在艾园的首页上。

  18. 艾友友2010-02-02 10:45:24 [恢复] [删除]

    呵呵,艾米叫我给这个姓赵的上小学语文课,那还真不好上呢,因为他是个半瓶子醋,又自视甚高,这种人最不容易教了,因为他根本不觉得自己有需要学习的地方,你给他讲,他也听不进,我看他是没救了,就这么混混算了吧。

    像“竹马青梅”和“真实的细节”这样的词组,就算不知道一个是并列词组,一个是偏正词组,凭常识也应该知道是不同的结构嘛,一个没“的”,一个有“的”,难道看不见?“竹马青梅”可不可以换成“竹马的青梅”?不可以吧?那就知道两者不同了嘛。

  19. 艾友友2010-02-02 10:59:22 [恢复] [删除]

    这个姓赵的实在是老土,他在电邮里指责艾米有几个邮件没落款,说这是对他不礼貌不尊重的表现。

    但艾米发给他的每封邮件都有称呼和落款,是他自己没看见。艾米发每封信,都在发件箱里存了底的,所以查起来很容易,他最后不得不承认是他自己搞错了。

    问题是,即便艾米没落款,也不是什么不礼貌,而是电子邮件的正常写法。现在的人写电子邮件,很多都是没称呼没落款的,一是因为邮件都有收件人的名字,来件也有发件人的名字,不落款也很清楚是谁写的。

    第二个原因,现在电子邮件用得这么广,一个人一天不知要发多少封邮件,两人之间交谈,可以来回发几十封信,一句话也可以是一封信,一个词也可以是一封信,哪里用得着每封邮件都加收件人姓名和发件人姓名?

    姓赵的想在这些事情上钻空子,只暴露出他的无知与无聊。

  20. 新浪把我这两个贴删了,真是有病。

  21. zt“我不屑跟这样的人做好友。 ”
    》》顶艾米!

    zt“是逼着读者吃他嚼过的馍。”
    》》精辟!

    zt“这个姓赵的实在是老土,。。。姓赵的想在这些事情上钻空子,只暴露出他的无知与无聊。”
    》》顶艾友友。

    》》看到赵燮雨,硬要创作《山楂树之恋》的舞台剧,还要硬掰这是舞台创作,艾米不懂,不仅仅露出了他没有水平的一面,对艾米的观念的歪曲,和胡搅蛮缠,更露出他无耻的一面。

    》》硬要写一堆文章来评论《山楂树之恋》的版权,明摆着一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样子。

    贪心,老土,无知与无聊,无耻。。。看他还有什么?

    等艾米的下文继续揭露他的真面目。

  22. 这人不去想想咋个写剧本,咋个提高写作水平,却在这纠缠什么加好友谁先提交申请还有电邮称呼问题,可能他自以为是治学严谨吧,没想到恰恰相反,暴露了他的不严谨。
    看他那个“我这个题目是回文重复”,还有他那个细节的写法,严得质疑他那个副教授的真实性。

  23. 这个赵燮雨拿不到《山楂树之恋》的舞台剧改编就恼羞成怒,想方设法诋毁艾米,无耻又无聊。

  24. 这个赵老很讨俺嫌。
    为什么文学城的艾园被关了?其他的博克都没问题。

  25. 回复72lulu:

    没关啊。至少现在是开着的。

  26. 对不起,可能是俺这边的问题。俺刚刚又试了一下,没问题了。俺先去看45集啦。谢谢知己。

  27. 估计这位老副教授是不肯承认他需要补语文课滴~

    俺来学习啦,谢谢~顶!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