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浪漫(7-8)

作者:四十开始

(7)

回来后,我的心有些慌乱,那些动 听的话唤醒了我沉睡在心底的浪漫的情怀。

我遗憾地想:这些话要是我LG说的,该有多好啊。

LG 羞于言情。

我想起,在还没有儿子的时候,我时常会问LG:“你到底爱不爱我呢?总也听不到你说爱我的话。”这时,他会过来,亲吻我,身体也 会有了反应,并说:“这就是呀,不爱你怎么会跟你这样,你还嫌我做的不够?”

唉,LG甚至都没对我说过一句“生 日快乐”。

虽然每次我生日前的好多天,他就开始琢磨给我买什么生日礼物。有时,他会像解数学难题一样开动脑筋,为的就是在我生日那天,他站 在礼物后面,等着看我的惊喜。他给我买的生日礼物我都很喜欢。

LG也很少在我面前说我的好,但我常会从他同事的 口中听到他夸奖我的话。

LG让我感动的事很多,但他在感情方面是个讷于言而敏于行的人。如果求全的话,真是有点 美中不足。

……

他?

他?

他?

他 的变化是我没料到的。

他第一次请我吃饭,给我留下很不好的印象。我对他就存了份戒心。同时我也清楚,要想在他手下工作,就必须处理好与他的 关系。

那天晚上我就想好了我该怎么做。

我看过多个版本的《三十六 计》,不过这次我一条计策也没采用,怕用不好反到中计。

我采取的是自创的单纯化处理法。

关键点: 摆正关系,调整好与他交往的心态。

宗旨:让我大方得体、单纯的表现影响到他,让他对我也单纯起来。

我 一直表现得很尊敬他。

他对我关照有加时,我就单纯化成他对下属的关心,把心里的感谢化成努力工作;

他对我夸奖赞赏时,我单纯 化成他对下属的肯定和鼓励;只能是更精进业务;

至于他请我吃饭,单纯化成工作需要;

他赞美我,我单纯化成他对女士的尊重;

他 对我讲些知心话,我单纯化成他把我当成可信赖的朋友。

我的单纯化处理法,虽然还谈不上成功与否,但很见成效。

除 了第一次在饭店吃饭,他给我讲过有点黄颜色的故事,后来,他在我面前没再讲过一句。他那次是故意考验我?还是后来被我单纯化了?我不得而知,也不想探究。

他 对我很尊重,至于他表现出对我的喜欢和欣赏,我认为同事间的喜欢和欣赏是可以接受的,单纯化就好。

使他单纯化到 二十多岁,我没想到。

二十多岁是什么年龄啊,是渴慕结识异性、谈情说爱?还是工作起来精力充沛、富有创造力?

以我单纯化的想 法分析,他跟我在一起,感觉年轻了。

可他今天为什么要用那种温柔的声音,对我说那些动情的话呢?

对 我的关照喜欢和欣赏,我都可以处之泰然。我也可以做到单纯的欣赏他而不动心。只是——

只是不要对我言情,我不知道自己的抵抗力有多强。

我 有些埋怨自己功力不够,我应该一下子把他单纯化到两小无猜去的,那样就只有美好,没有烦恼了。

虽然我不知道这样做的难度系数有多大,但这一 定是我努力的方向。

对今天他的表现,我该怎么单纯化处理呢?

发愁~

我 突然想起儿子对我说过的话。

那还是前几年的事,我把遇到的烦恼事对儿子讲,问他该怎么办。

其实,我只是想倾诉一下,看着儿子 可爱的脸蛋,心情好一些而已,哪里指望儿子给我出谋划策,不料儿子却认真想了一下,然后对我说:“妈妈,别去想这件事了,把它忘掉!”

儿 子的话,现在也可以拿来用用。

是啊,把它忘掉,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好了。

(8)

第 二天早晨,我到班上,刚拿起抹布,准备擦擦桌子,手机响了,咦?谁这么早来电话?

一看,是他的号码。他现在来电 话干什么呢?他平时都是比我们晚半小时来上班的。

我把疑惑暂且放在一边,调整出下属见到领导的表情(说话的语气 会泄露表情的)。

“到单位了吗?”电波那头传来他愉快的声音。

“嗯, 刚到。”我答。

“噢,我在家呢,我现在正一边刮胡子一边给你打电话。”

他 轻松愉快的话营造出的氛围也很轻松,我本也想答句轻松的话,但他话里让我感受到的别样味道,使我改变了主意,我故意木讷地“哦”了一声。

这 不和谐的语气大概打击了一下他的情绪。

“你今天有什么工作安排?”他问。我们每天都要做工作计划和工作日志的。

我 1、2、3、4、5地一项项说出来。

然后他讲了他对我工作上的一些想法,提了几个建议。他的建议的确都很好,他 是个富有创新意识、爱动脑的人。我很赞同,就由衷地赞赏了他一句。

他说话的语气又变得愉快起来,说的话也滔滔不 绝了。

我拿手机的手累了,悄悄换了另一只手来拿,一会儿,又悄悄地换过来。

电 话一直在通着,绝大部分时间是他在说。

我胳膊举的太乏了,找个他说话的间隙,问他:“今天你不过来吗?”

“哦, 我上午出去办点事,下午去班上。”他好像察觉出了什么,又简单说了两句,就“那好,再见。”挂机了。

我拿着已经 发烫了的手机,看一眼时间显示,天!30分钟!

后来,隔些天他就会一早打电话给我,短则15分钟,长则30分 钟。我发现,只要他早晨打过电话,上午都不会过来。

他的烟抽的很勤。有一次,在我的办公室,开一个小型会议。有 他带头抽烟,其他几个小烟鬼也都跟着喷云吐雾起来。会后,我的办公室好像浓雾弥漫一般。我打开所有的门窗放烟。

他 开始愣了一下,随即显得很尴尬,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们光顾自己享受,让你被动吸毒了。”

我笑笑,什么也没 说。

之后有一天,他一进我的办公室就说:“我要戒烟了。”我怀疑地看着他,他那么大的烟瘾呢,能戒掉吗?

我 看出我的怀疑,“起码在你办公室,我不抽了。我不能让你跟着我受害。”

这之后,他在我办公室果然不抽烟了。

一 次又开会,开会前,他让他办公室的人给买来一袋糖。开会前,他对几个瘾君子说:“今天不许抽烟啊,实在忍不住的,上我这儿拿糖吃。”结果那天开完会,大概 半斤的糖都被吃光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