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竹马青梅(45)

不知道是不是卫国的饭菜做得太好吃了,岑今的体重增加很快,到那年年底的时候,医生已经对她发出了警告:“你的血压升高了,你得控制一下饮食,别吃太多,别吃太咸,当心搞成妊娠中毒症——”

前两次孕检的时候,医生也提醒过她体重的事,但那时血压还正常,所以她没告诉卫国,只暗中下决心要少吃点。但卫国做了饭,如果她不肯吃,他会以为是他没做好,再说她少吃点也很难受,饿得心慌,所以每每打破了自己“要忌口”的誓言,不知不觉又吃多了。

这次孕检发现血压升高,她紧张了,怕影响肚子里的孩子,只好把医生的话告诉了卫国。

他一听,内疚得不得了,自责说:“都怪我,都怪我,菜做得太咸了——”

“你做的菜一点都不咸,是我太馋了,吃太多了。”

“那也是我的责任,我应该盯着点,不让你吃太多的。”

“不吃太多也没用,我就是这样的体质,我爸爸就有高血压,我这是遗传——”

他还是内疚得不得了:“可能我让你喝了太多的汤,盐都在汤里——”

“你做的汤一点都不咸。”

他自嘲说:“早知道是这样,真该让芷青来做饭的,他做得不好吃,你的体重就不会增加这么快了——”

“那怎么行?如果他做饭我吃,老早就把我和孩子饿死掉了。”

她也把血压升高的事告诉了芷青,生怕他来一句“这都是卫国害的”,更怕他以这个为借口,跑去叫卫国别来给她做饭了。

还好,他没说这话,只着急地问:“你这么年纪轻轻就得了高血压,那怎么办?”

“是妊娠高血压,等孩子生了,血压就会降下去的。”

“真的?”

“是真的,医生就是这么说的。”

“那就好,我就怕你年纪轻轻就得了高血压,那就糟了。我爸爸有高血压,我知道这病有多麻烦——”

他把他爸爸的血压计拿了过来,让她经常查查血压。

他们约好了没把这事告诉她的父母,但春节的时候,她妈妈还是有所察觉:“今今,你是不是——长太快了?怀孕期间体重增加太多不好——孩子的个子太大——生起来很费劲的——”

她安慰妈妈说:“没事,现在兴剖腹产,孩子太大,到时候开刀取出来就是了。”

她的预产期是在春天,那年的春季学期系里就没再给她排课,因为排了也上不了几天,中途又得找人顶替她。按系里规定,女老师生孩子有半年产假,她的时间还掌握得比较好,修完产假正好赶上秋季学期开学。

妈妈听说她寒假过后不用上班,就想让她跟父母一起回 F 市去,就在那里生产,父母可以侍候她坐月子。但芷青不同意,说那样不方便他去看她和孩子,再说孩子在 F 市出生,也不知道上 G 市户口时会不会出麻烦。

于是她就留在了 G 市待产。

寒假过后,父母都回 F 市去了,芷青每周有四天不在家,很担心万一她有什么紧急情况,来不及往家赶,于是就拜托干哥哥卫国帮忙关照妻子,如果出现紧急情况,麻烦卫国先帮忙把妻子送医院。

卫国自然是满口答应,几个人都严阵以待,等候产期的到来。

离预产期还有一两个星期的时候,校医院的医生建议她到市里的医院去检查一下,让那边决定她要不要提前住进医院,因为她孕后期的血压一直有点高,越往后越高,校医怕出危险,叫她提前转院。

卫国陪她去了市里的医院,结果一检查就被留下住院了,每天输液降压。周末的时候,芷青在医院陪她,其他时间,大多是卫国来医院看她。

三月底,岑今生下一个女儿,是剖腹产,一是因为她血压比较高,二是胎儿脐带绕颈,这两项都是“剖腹产指征”,有一项就得剖腹,而她有了两项,当然是剖腹无疑了。

她早上八点多进手术室,十点多取出孩子,十一点多回到病房,医生说很顺利。但她发现自己病床边的输液架上吊着一个血红的瓶子,知道是在输血。她问了她同病房的剖腹产妇,好像她们都没输血,所以她知道自己的情况可能还是比较严重的。

她早就跟芷青商量好了,无论生男生女,名字都叫小今,她自己也赶在生产前把姓名改回了“岑今”。

小今生下来有七斤多,但在那一拨孩子里,还只算个中等,因为还有好几个八斤多的孩子,一个个长得肥头大耳的,小今算很秀气的了。

同产房的人都说:“这孩子长得跟妈妈一个样。”

但等到芷青一来,大家又说:“这孩子真是爸爸一个模子浇出来的。”

而等到卫国一来,大家又都说:“常听人说‘外甥多像舅’,看来真没说错!”

小今的姥姥姥爷特意从 F 市赶过来看孩子,爷爷奶奶更是赶在第一时间到医院来看了孙女。

岑今出院那天,芷青叫了出租车去接她。姥姥姥爷,爸爸妈妈,再加上小今,把个出租车挤了个满满当当。

到了鸳鸯楼前,才发现有问题,因为楼里没电梯,姥姥抱着孩子,姥爷提着东西,岑今只好由芷青扶着慢慢爬楼梯。

她剖腹产的刀口很痛,肚子里面还有两处也很痛,她听人说是因为剖腹产里外要开两刀,她外面的刀口是竖切的,里面的刀口是横切的,所以总共有三个地方痛。

她一步一步艰难地上楼,每上一级楼梯,都痛得要命。也许疼痛本身并不是不可忍受,但她觉得疼痛就表明刀口裂开了,一想到肠子会从刀口流出来,她就胆战心惊。

芷青惭愧地说:“只怪我太没用了,抱不动你。”

“是我太重了。”

“要不我背你上去吧。”

“不用,背着更痛,还是我自己上吧。”

恰好在这时,卫国出现了,二话没说就抱起她,一直抱进她家,把她放在床上。

一家人都不绝口地谢卫国。

姥姥姥爷在 G 市呆了几天,就匆匆回 F 市去了,因为姥姥要上班。芷青的父母出钱请了个保姆,照顾她坐月子。

芷青因为是代课性质的,不好请太久的假,妻子一出院,他就回去上班了,家里只剩下岑今小今和保姆。保姆是个四十多岁的乡下女人,姓王,人很好,也勤快,就是不怎么熟悉城里生活,带孩子侍候月子都是乡下那一套,做的饭菜也不合他们的胃口。

多亏卫国时常过来帮忙,到底是过来人,带孩子比岑今老练。

但卫国只能干白天的活,晚上还得岑今亲自动手,不知道是她奶水多,还是小今新陈代谢快,每晚都要吃五六次,拉五六次,基本就是刚吃完就要拉了,刚拉完就要吃了,川流不息。

保姆瞌睡大,又不睡在一个屋,很难叫醒,叫醒了也总是做得不尽人意,还不如自己干算了,于是岑今每晚都在侍候孩子吃了拉,拉了吃,休息不好。

她肚皮上的刀口,拆线之后就一直发痒,整个肚皮上都是红疹子,奇痒难忍,得不停地挠,没法睡觉。

由于休息不好,孩子满月了,她的血压还没降下来。

卫国急死了:“怎么办,怎么办?让孩子晚上跟我睡吧!你可以好好休息,让血压尽快降下来。”

她倒不在乎自己的血压降不降下来:“孩子在肚子里的时候,我很担心自己的血压,因为血压高了会危及孩子,现在孩子已经生出来了,我血压再高也不会影响孩子了,怕什么?”

卫国听她这样说,更着急了:“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呢?如果你年纪轻轻就落下一个高血压,那今后怎么办?你身体不好,还不是该孩子倒霉吗?”

“医生说了,像我这样妊娠高血压的,这辈子迟早会患上高血压——”

“那也应该尽量推迟啊!”

她无奈地说:“那你说怎么办?难道让你——搬过来跟我一起住,睡一个床,晚上帮我给孩子——换尿布?”

他尴尬地说:“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但我可以晚上把小今带到我那里去,我替你照看孩子,让你好好休息。”

“你有奶给她吃?”

“她可以吃奶粉。”

“算了吧,我有奶,干嘛让她吃奶粉?最少要让她吃半年母乳——”

“你可以把奶——泵出来,我喂她。”

“她不在我身边,我怎么睡得着?”

“那我白天多带她,你好休息。”

他说到做到,白天只要有时间,就过来带小今,让孩子多玩玩,晚上就能多睡睡,做妈妈的就可以好好休息。

过了一段时间,她的血压降下去了一些,但还是没恢复正常。

暑假的时候,她决定带孩子回 F 市爸爸妈妈家,因为那边有空调,又有父母帮忙看孩子,可以休息得好一些。但芷青不肯去 F 市,说他被学校辞掉了,得利用暑假的时间找工作。

她也不在乎他回不回 F 市,他不会做饭,又不会带孩子,去了 F 市也只是给父母增添一个需要照顾的人。

为了省钱,她没让芷青送他,也没让父母来接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回到了 F 市。

爸爸妈妈自然是尽心尽力照顾她和孩子,晚上妈妈跟她睡一床,替她看孩子,白天也尽量把做饭看孩子都包了,让她好好休息。

熟人朋友都有点诧异,老爱向她父母打听:“怎么孩子的爸爸没一起回来?”

父母只好一遍遍解释:“他那边有事,走不开。”

但那些人显然不相信:“不是说你家女婿也是老师吗?老师不放暑假?”

父母只好撒谎:“放啊,但是他暑假也很忙,要搞科研。”

那些人都担心地说:“那你家女儿就不该跑回这里来,夫妻这样两地分居,嗯——不好。”

她听父母说起这些,心里就很烦:“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吃饱了没事干吗?怎么管这么多闲事?”

父母后来就没对她说这些了,但她知道,那些人肯定不会停止骚扰她的父母,只是父母没再把话传给她而已。

妈妈私下问她:“你跟芷青——没什么问题吧?”

“我们能有什么问题?”

妈妈小心翼翼地说:“有些男人——在妻子怀孕生产的时候——觉得妻子体型变了——没吸引力了——很容易——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来——”

她不知道芷青有没有嫌她体型变了,但怀孕期间应该是没有的,因为那时他做爱还是很积极的,是她比较保守,怕影响了肚子里的孩子,不怎么愿意跟他做爱。

但生了孩子之后,芷青在做爱方面就不那么积极了,刚开始是因为她还在坐月子,下面恶露没净,不能做爱。但后来下面干净之后,他好像也没以前那么积极了,而她因为带孩子劳累,更是没一点兴趣。回 F 市之前的几个月,他们好像没做几次爱。

她觉得芷青没跟她回 F 市,这可能是一个原因,因为按她对芷青的了解,如果他想做爱,他是可以舍弃很多别的东西的,更何况找工作也用不了整个暑假。

她没把这些说出来,只轻描淡写地说:“你是怕芷青移情别恋了?”

妈妈说:“他自己应该不会主动招惹——别人,但男人嘛,很少经得起诱惑,你们现在不在一起——我怕别的女人会——趁虚而入——”

她呵呵笑起来:“别的女人趁虚而入?那不正好?他现在连工作都没有,谁喜欢谁拿去好了。”

妈妈又愁起芷青的工作来:“唉,这孩子,也是——运气不好,撞上这么个事,搞得正式工作也没一个,最终还是苦了我的女儿。你这一辈子——大概就像妈妈一样,只能靠自己了。不是说自己养不活自己,但是一辈子都得靠自己,他不能帮你分担一下,甚至还得养着他,也是很辛苦的啊。”

她问:“爸爸他——靠你 — 负担——有没有什么——想法?”

“怎么会没想法呢?他也是个争强好胜的人,结果落到现在这步田地,当然心里不舒服,动不动就要一个人住到 E 市去,说去了那里就不需要我给他出医疗费了。”

“你让不让他去呢?”

“他这都是些不现实的想法,他去了那里,谁照顾他?还专门请个人照顾他?那不鸡蛋盘成肉价钱了?”

她苦笑,仿佛看到了若干年后的芷青,于是跟妈妈开玩笑说:“所以你根本不用担心别的女人会把芷青弄跑,没有他,我可能还过得好一些。”

但妈妈不同意:“那怎么能这么说呢?如果是他跑掉的,不是你不要他的,你心里总会不舒服的。再说,孩子没有爸爸也不好。你现在带着一个孩子,再找人就不那么容易了,男人都不愿意抚养——别的男人的孩子——”

她想到卫国,觉得他应该不会计较这些。

妈妈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说:“你对卫国也别太有把握了,他人是很好,但正因为他人好,他就没法对那头硬起心肠来,我看他这事会裹裹粘粘拖一辈子,只要那头寻死觅活不肯离婚,他这个婚就永远离不掉。”

20 responses to “艾米:竹马青梅(45)

  1. 我一一片云

    沙发呀!

  2. 我是一片云

    一激动

  3. 我是一片云

    太激动,一不小心就按了出去,连扶手都占了,不怪我贪心,实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4. 云同学还真激动啊~偶这是板凳?呵呵

  5. 评论于:2010-02-01 19:09:30
    芷青连自己老婆都抱不动,可有点“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感慨了!怎么会呢?很让人想不通呀。这也太汗了吧,老婆出院,拼死都要抱上楼的,不是我封建哈,看来平时太缺乏负重锻炼了。

    不过芷青年轻的时候抱不动老婆,后来,和今今一起当侦探,跟踪小今,却把今今举高高,还舍不得放下,看来40几岁的身体比年轻时明显好多啦。

  6. 评论于:2010-02-01 19:12:40
    中国社会里,关心别人的人真的很多啊。确实吃饱了撑得慌啊!人家女婿回不回家几点回家关街坊邻居嘛事呀,东家问了西家问,乐此不疲的,石马心理?有病!

  7. 评论于:2010-02-01 20:12:55
    我觉得芷青已经见到蔺枫的可能性不大,蔺枫如果还活着,应该不在国内了。

    芷青暑假留在G市,我还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要找工作,而岑今的工作单位是在G市,他当然只能在G市找工作。他暑假没课上,就没工资拿,那么他如果也到F 市去,就得靠岑今养活,我想他一定不愿意这样。

    在他工作没搞定的情况下,他也没心思到F市去消夏。

  8. 评论于:2010-02-01 20:19:18
    芷青留在G市会不会出轨,就很难说了,因为他不是那种死守道德的人,如果他认为自己爱上了谁,而谁也爱上了他,他应该不会死扛着不出轨。

    从这集描写的情况来看,岑今怀孕期间应该长胖了很多,生产后又没休息好,更没心思和时间锻炼减肥,她还在哺乳,也不可能节食减肥,所以目前的形象可能没有以前那么美:)。

    而芷青应该是个很注重女性外表美的人,这可能是他对岑今一见钟情放不开的主要原因。怀孕期间的岑今,可能体型是变了很多,但自身的打扮可能还是比较注意的。而产后的岑今,忙昏了头,可能就不那么注意自身的打扮了,芷青对她的性趣就降低了很多。

  9. 评论于:2010-02-01 20:25:36
    这个故事有很多出人意料之外的情节,所以总让人有新鲜感。比如卫国替岑今做饭,在我看来就是一件很感人的事,使岑今顺顺利利度过了怀孕期,生下了孩子。

    但突然一下,我们发现岑今的体重增加很快,而且血压也升高了,别说卫国内疚,连我都差点怪罪他一下了:)

    芷青的很多行为都出人意料,那就不用说了。

  10. 执子之手偕老

    评论于:2010-02-01 20:31:02
    回小新:那个抱法跟抱上楼花的力气是两样的,不信你试试,你可以象芷青那样抱丁丁,但你肯定不能横抱着丁丁上楼:)

  11. 评论于:2010-02-01 20:35:53
    回复执子之手偕老的评论:

    你说得对,竖着抱与横着抱是不相同的。

    也许岑今生完孩子后仍然很重,而芷青是“玉树临风”型的,所以抱不动。而卫国是高仓健型的,肌肉男,军人的后代,所以抱得动:)

    我生完孩子后,比我先生还重,可能岑今与芷青也是如此:)

  12. 评论于:2010-02-01 20:39:48
    生理上的吸引和排斥是个客观存在的东西,感情可以起到一些改变作用,但不能完全抵消。别说丈夫看到一个浮肿虚胖披头散发的妻子会没什么性趣,妻子看到一个浮肿虚胖头发走油的丈夫也会没有什么性趣。

    问题是女人没性趣,做爱还是可以进行;而男人没性趣,做爱就进行不了,所以一般人印象里都是男人在嫌弃女人不漂亮:)

  13. 无记名投票.

    评论于:2010-02-02 00:47:56
    怀孕生子对夫妻关系是相当大的挑战,感觉这个过程中芷青表现的有些游离,心不在焉。岑今对他开始产生排斥情绪。

    要知道在此之前甚至怀孕之初今今还没有对芷青有很直接的负面感受,但到一波三折孩子出来今今忙得晕头转向时,她心里已经觉得与芷青生活在一起是个负担了。原来在芷青和卫国之间,她是两个都爱,对卫国更刻骨铭心些;现在的感受还会一样么?

    生孩子把夫妻感情生淡了生没了的,还真听说不少。我的一个好朋友就摊上了芷青式的丈夫,老婆吃苦受累的他都无动于衷的,少少做点事好像就尽到责任了,偏偏孩子还摊上了病,朋友那时真是绝望的很。

  14. 无记名投票.

    评论于:2010-02-02 01:56:04
    我也一直奇怪,芷青今今离婚了,维今长大了也来到美国,估计是卫国读博士带出来的,可是为什么今今和卫国没走到一起,也没见有联系?难道陶妈妈的担心成了现实,郑东陵抓着卫国一直不放手,跟到美国?那卫国可不是一般的忍辱负重,而简直成了《家》里的大哥式的悲剧人物了!不对,连大哥都比他过得好,至少大哥的包办妻子还是很温柔贤良善解人意的。唉。

    倘若卫国阴差阳错,有了别的好结果,我倒也乐见芷青今今复合,因为现在的芷青玉书临风发了福,又学会了做家务照顾人,今今应该可以很有心理优势地享受一下,补偿当年被他亏欠下的关心照顾!!哈哈!

  15. 无记名投票.

    评论于:2010-02-02 02:28:45
    大家公认芷青敏感,迥异常人。他的行为,也许说明他一直洞察妻子心意?芷青今今第一次在宿舍前偶遇卫国,今今和卫国两人的紧张表现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他去给蔺枫迁坟,不知为什么第三天才给今今报平安,语气也很沮丧,或许是预料到今今会去找卫国。记得他回来后心情低落了好几天,或许是从情绪上察觉到了今今的异常,进而推知两人关系有所进展?

    上集唐小琳唐大侠写到芷青是拱手相让还是决一死战的选择,也许芷青一直以来是在徘徊观望?这个时候他没选择把岑今拉回来,是单纯因为心理上对一份不“纯粹”的心意的排斥,还是因为自己也有另一个选择,才会犹豫不决?

    不过不管怎样,芷青被人辞退,如果是真的,都很令人同情。那个年代一份稳定的教职对一个知识分子来说还是很重要的。更何况还有养家养孩子的压力,即使没人要求他来养,他这么敏感又出众的一个人也不会毫无感觉的吧。

  16. 评论于:2010-02-02 07:09:45
    芷青爱今今的方式,只有言语,没有行动,让人不踏实。今今总是在迁就他,照顾她,现在又有了小孩,如果芷青还是像以前一样,今今会很辛苦。
    卫国对今今,没有甜言蜜语,只有挖心挖肝的好。对他来说,为今今付出就是种幸福,这点,芷青也应该敬佩卫国吧。

    艾友友 评论于:2010-02-02 07:34:11
    回复步步的评论:

    卫国怎么没有甜言蜜语呢?难道卫国说的话不动人吗?:)

  17. 评论于:2010-02-02 07:44:16
    民间有句话,“女比男强,好景不长”,的确可以找到很多例子,有的是因为女的瞧不起男的,有的是因为男的太自卑,经常唠叨,或者由自卑而变态地自傲,终于使女方拂袖而去。

    现在芷青比不上岑今,因为他没正式工作,卫国也觉得自己配不上岑今,因为他是工农兵大学生。如果岑今一帆风顺越来越强,那两个家伙都会吓跑,不吓跑也会唠唠叨叨,终于把岑今唠叨烦了:)

    有人劝女人不要太强,但女人总不能为了迁就这些没志气的男人就人为地把自己的前途搞糟吧?你搞糟了,也不能保证男人就一定爱你,因为男人可以把他自己搞得比你还糟,如果他不比你糟,他又可能瞧不起你了:)

  18. 评论于:2010-02-02 07:51:09
    岑今的爸爸岑之还算不错,遭难的时候,没死要面子拒绝陶今芬的爱。从乡下出来,也没死要面子一个人跑回E市去呆着:)

    但设身处地替岑之想想,他也可能过得很郁闷,住的是老婆的房,吃的是老婆的饭,生病了还得老婆去开药治疗,他想硬个气,又硬不起来,难怪会不时唠叨一下要一个人到E市去住,至少要表明一下“我不靠你也活得下去”吧?:)

    设身处地替陶今芬想想,也有郁闷的时候,丈夫心高气傲,但又命如纸薄,工作找不到,写作又写不出,还有血压高,她要养丈夫,照顾丈夫,还得时时注意照顾丈夫的情绪,不能让丈夫有寄人篱下的感觉:)

    这几个人都是很敏感的人,而敏感人的生活,会多很多幸福,也多很多烦恼。

  19. 评论于:2010-02-02 07:58:25
    记得《十年忽悠》里有太奶奶一句话:烦恼都是想出来的。

    的确是这样。

    有的人思想简单,不想那么多,烦恼也就少,有吃的就吃,有穿的就穿,不想什么“寄人篱下”“女比男强”的问题。

    但有的人就没办法做到这么简单,他想成了习惯,不能不想,这种人一般是自尊心比较强的人,生怕不受人欢迎,总在怀疑别人在嫌弃自己,表现出来又像是极度自傲,很容易搞得双方都难受。

    只有把这一切都想通了,想透了,看穿了,才有可能超越烦恼。

    但等到超越了种种烦恼,人生又变得平淡无奇了:)

  20. 评论于:2010-02-03 06:20:03
    回复“小马虎儿”:

    你把“没让芷青送她”理解错了,不是不让送站,而是不让芷青全程陪她们娘俩回F市。后面紧跟着一句,“也没让父母来接”,是同样的意思,是为了省火车票钱,而不是省公汽票钱。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