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贪心不足蛇吞象(3)

虽然我对赵燮雨的《真实的细节和细节的真实》系列彻底失望,但我还是安慰自己说:也许他不那么擅长写文学评论,但戏曲可能还是写得好的,毕竟他自己说了,他出生在一个沪剧老艺人的家庭,还写过N多剧本。只要不是先天性白痴,有了“从小家庭熏陶”和“个人不懈努力”这两个条件,应该不会写得太差。

于是,我仍然准备将戏剧改编权交给他。

赵燮雨当时人在美国,所以他起草并签字的合同,很快便于2008年3月1日寄到了我的朋友飞星那里,飞星看了赵燮雨起草的合同后,很不满意,主要是以下三点:

1、 他把“乙方”定义为“接受委托将小说《山楂树之恋》改编成戏剧剧本的剧作者赵燮雨

2、 他把合同期限定为30年(2008到2038)

3、 他在合同里没对“戏剧”下个定义,就是笼统地说“戏剧剧本”

为什么飞星不满意这几条呢?理由如下:

第一条:纯属啰嗦和别有用心,一般合同的乙方就写某单位或某个人就行了,而他啰里巴嗦、叠床架屋说那么大一串,目的就是要突出他是一个“剧作者”,他是“接受委托”改编,而不是主动要求改编。

这倒是何苦呢?合同又不是小说,不会贴到网上去展览,他这么颠倒黑白,往自己脸上贴金,给谁看呢?这人也太阿Q了吧?明明是他自己巴巴地要求改编的,干嘛要说成是艾米委托他改编的呢?

第二条:一般版权转让合同,也就签个三年五年的,而他一开口就要求签30年。以他退休老人的年龄,三十年后还在不在人世都成问题,签那么长,难道准备把改编权带到坟墓里去?还是准备传给子孙后代?

第三条:“戏剧”是个很有争议的名词,有的认为只包括“戏曲”,像沪剧、越剧、豫剧之类的,但更多的人认为“戏剧”指影视以外所有舞台剧,包括话剧、歌剧、舞剧、戏曲等。

 飞星说,像“接受委托”这种爱慕虚荣的做法,咱们可以不计较,但这个“30年”和“戏剧”也实在是太贪心了吧?这不等于是叫你把除影视之外所有剧种的改编权都交给他,而且一交30年吗?

说实话,我对《山楂树之恋》改编成戏曲一点兴趣都没有,3年也好,30年也好,我都没兴趣。但我也觉得“戏剧改编”是太笼统了一点,所以我让飞星问问赵燮雨到底是要哪些戏剧的改编权。

赵燮雨在回信里说:“由于戏剧的特殊性和通用性,我无法一一列出剧种。… …再何况一个本子出来之后,其他剧种往往借鉴或搬用,这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为此,要保护你我双方的共同利益必须是这样子的一揽子买卖。”(摘自赵燮雨2008年3月1日电邮)

这完全是废话,如果他的本子被别人搬用,那就是侵权,他可以告上法庭,他这个有法律学位的人不会不知道。那么他这么死死霸着所有戏剧的改编权,无非是为了名和利,因为一旦我把改编权全部转让给他,就只有他能改编《山楂树之恋》了,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也就是说,他要的是独家垄断:你想把《山楂树之恋》改编成越剧?行啊,要么拿钱来买我赵燮雨的本子,要么就拿钱来买改编权。你想把《山楂树之恋》改编成黄梅戏?行啊,要么就拿钱来买我赵燮雨的本子,要么拿钱来买改编权。

就算他一个剧种的改编权卖两万,中国这么多剧种,也够他赚一笔的了。

刚好在这时,中国国家话剧院的人来跟我联系将《山楂树之恋》改编成话剧的事宜,对此我比较感兴趣,因为我觉得话剧艺术还比较适合表现《山楂树之恋》的故事。

话剧话剧,顾名思义,是“话”的剧,以对话为主,一般没唱腔。话剧的特点是写实,也就是说,人物对白基本跟生活中的对话相同,如果话剧里需要表现划船这一情节,那么可能会做条道具船,然后用滑轮之类的道具来拉动,让观众真的看到一条船在舞台上划动。

而戏曲就不同,戏曲戏曲,顾名思义,就是“戏”与“曲”,戏曲不是写实的,而是写意的,戏曲里的人物不是像生活里的人物那样说话,如果那样说,就没“戏味”了,一定要说得夸张一些才行,甚至得唱出来。如果戏曲里要表现划船这一情节,就不用做条道具船,就让演员做几个划船的动作,就算是划了船了。

我觉得《山楂树之恋》不适合写意的戏曲,但适合写实的话剧,所以我希望《山楂树之恋》能被改编成话剧。

赵燮雨可能对“戏曲”比较了解,但对话剧好像并无涉猎,所以我想把《山楂树之恋》的话剧改编权交给中国国家话剧院,毕竟人家是专业班子,总比他这个草台班子要强。

于是我给他发电邮协商:“情况有一点变化,想跟你打个商量。现在国家话剧院想得到”山楂树之恋”的话剧改编权,我想把这个改编权给他们。…….如果你没意见,就请你把合同修改一下,具体列出把哪几个剧种的改编权给你,把合同传给我看一下,如果行的话再打印出来签字。很抱歉给你带来麻烦。”(摘自艾米2008年3月7日电邮)

而他则开始抱怨:“亏得我没有傻等”,然后指令我“你可以在上面加注(不包括话剧)或者(话剧改编权之前先已另行转让),然后签了字用次日送达快件寄我。否则这次回上海的意义将大大地打折扣——因为我无从谈起我要写的剧本(别人一旦问起你有否改编权,我不能撒谎)” (摘自赵燮雨2008年3月8日电邮)

我发现这人就这么个德性,他自己求你的事,可以求着求着变成你求他;他自己做的错误决定,可以做着做着变成是你坑害他。他连改编权转让合同都没拿到,干嘛就急着跑回中国去谈他写的剧本呢?这倒很像那个顶着牛奶罐子做美梦的蠢姑娘。

那个故事说的是有位奶农的女儿,头上顶着牛奶罐到集市上去卖牛奶,她边走边做白日梦:我到集市上卖了奶,就买一打(十二个)鸡蛋,孵出小鸡,长成大鸡,生出很多很多蛋,又孵出小鸡,长成大鸡,我卖鸡卖蛋发大财,买漂亮衣服穿,让个个男人爱慕我,等他们追求我的时候,我就对他们摇摇头,拒绝他们。

蠢姑娘想到这里,真的摇了摇头,结果牛奶罐子打翻在地,美梦泡了汤。

于是有了这样一个英语谚语:Don’t count your chickens before they are hatched. (直译:小鸡孵出来之前,别慌着数你有多少只鸡)

我们从赵燮雨的蠢事之中也可以总结一条谚语出来:合同没签,别慌改编

我虽然越来越不喜欢这个人的德性,但我还是按捺着,给他回了一个电邮:“还是你在合同中列出剧种名单,再把有效期改为五年,用电子邮件附件传过来,我让飞星打印出来签字后寄给你,应该能赶上你回国。”(摘自艾米2008年3月8日电邮)

他来信同意缩短合同年限,但不肯一一列出剧种,用的是他用过的理由:“比如我写了一个某地方剧种的本子,假如临近又有一个地方剧种(单单一个地方就有好几种不同的剧种)准备搬演而万一我有遗漏的话,这转让权就落入他人(包括你和飞星也可能在之内)之手。同时这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再改编。”(摘自赵燮雨2008年3月8日电邮)

这暴露出赵燮雨怕的不是别人“搬演”他的剧本,而是别人拿到了改编权,根本不用他的剧本,而用自己写的剧本,那样他就眼睁睁地看着银子流到别人腰包里去,光环也跑到别人头上去了。他甚至连我和飞星得到转让权都不愿意,一定要一次性地从我手里拿走所有戏剧的改编权,这人也太贪了吧?

如果他老老实实地说明这一点,我还会把改编权交给他。他想独家垄断,想因此赚钱出名,我都可以理解,毕竟是六七十岁的人了,还没出过大名,还没赚过大钱,难得这么一个机会,你叫他怎能不牙齿深深地死咬住?况且无论我把改编权转让给谁,都是别人拿大头,我拿小头,从钱的角度来看,谁改编对我来说都一样。

但这个人实在虚伪,明明就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想独家垄断戏剧改编权,却偏偏要说成是因为戏剧的“特殊性和通用性”,还要说成是“保护你我双方的共同利益”,令人恶心。他生怕写明了剧种,就会有遗漏,怕遗漏剧种的改编权落入了我和飞星的手中,这怎么是在保护我的利益呢?

他在同一个电邮里说:“假定你(和飞星)一定要罗列一大堆剧种,而假定我列出将近五十个来,请问你签不签呢?所以这问题的实质在于你改变了你的初衷并且从口头承诺退缩。俗话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希望你再想想你曾经讲过的承诺。”(摘自赵燮雨2008年3月8日电邮)

这可真是自揭老底,说明他知道列多了剧种我不会签,所以才坚持不列剧种,搞“一揽子买卖”,那样就可以赚得我把字签了,而他则可以包揽不止五十个剧种的改编权。

还有这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不是废话吗?我还没签字,也就是说,我还没开始用他,为什么不能疑他?用人之前,就是要狠狠地疑,一定要能排除一切疑点了,才可以用。等我决定用他了,我自然就不疑了,因为疑也没用了,而我不爱做无用功。

我只能说,赵燮雨这人太蠢了,你还没拿到我的签字,你发的是哪门子的脾气呢?你以为我是吓大的?

我当即回了他一封电邮:“我是有过口头承诺,我甚至提议先由我签字,再寄给你,你只需给我一个你签字后的扫描件就可以,如果你当时答应,你早就拿到你想要的合同了, 所以只能说是你自己选择了这个结果.

我是因为你那篇有关静秋母亲的文章结识你的,那时我觉得你对山楂的理解是很透彻的,但后来我发现你一直强调你写有关山楂的文章只是为了老三,所以我觉得你我对山楂的理解还是有不少分歧的。然后我看到你写的”真实”系列,虽然对细节反映的人物性格做了一些分析,但并没谈到为什么这些细节是真实的,或者细节的真实跟真实的细节究竟是个什么关系。

然后我看到你博克里的一篇文章,提到老三在谁谁面前应该退居二线(大意如此),所以我意识到我这样把所有戏剧改编权交给你,并且一交三十年是很冒失的,仅凭一篇文章根本不能了解你的水平和对山楂的把握,你对山楂的热情也随时可以改变,你完全可以在签约之后放下山楂去搞别的剧目,而我却不能把山楂交给别人去改编.

刚好国家话剧院来联系改编成话剧的事情,我看了他们的网站,的确是个比较严肃的团体,虽然我不能担保他们对山楂的领会就一定是我所期待的,但至少可以让不同的人试试, 所以我决定把话剧改编权交给他们。

我是在跟你打商量,而你马上就有了”傻等”之类的抱怨,这封信干脆公开指责起人来了。你是学法律的,你当然知道口头许诺跟书面合同的区别,在我没签字之前, 我有权改变我的决定。”(摘自艾米2008年3月8日电邮)

25 responses to “艾米:贪心不足蛇吞象(3)

  1. 想不到我沙发了

  2. 沙发?

  3. 2010-02-04 05:52:31
    终于,看到艾米发表与 zhuchi先生有关的文字了。初看了两篇,讶异道,原来zhuchi与艾米的联系,竟然有那么久。可想,艾米对zhuchi,是谨慎的,更是重视的。 Zhuchi得到艾米的这般礼遇,以后该可以了结成名的心愿了罢。更何况,对zhuchi的文章,把我从蛰伏状态唤了回来,可见,zhuchi也得到了我红某人的礼遇,我也是付出了足够的重视的。——如此这般,zhuchi要维持寂寂无闻的原貌,好像有点难哦!恭喜zhuchi先生,您可以含笑了。

  4. 2010-02-04 05:54:25
    早在不知艾米的重视之前,我已经很重视zhuchi了,那个有只鸭子做题图的新浪博客。不打诳语地说,我确实前往瞻仰过好几次,颈椎几欲强直。当时的印象,至今记忆犹新:此公很搞嘛!

    此话怎讲?怎么个“搞”法?我也不打埋伏、不吊胃口,一股脑端上来:搞怪、搞乱、搞笑。

  5. 2010-02-04 06:01:16
    谓何曰zhuchi公 “搞怪”?试举几例顺证下:

    贵为堂堂副教授,大约也紧靠着专家级别,他似乎不慎于从事正业、反倒精力有点充沛地搞起意图“搞倒艾米”的副业,说怪不怪:难怪是个副职。

    贵为紧盯艾米著作的“伯乐”,竟然替人操心起著作权来,好比他见到路边一机灵小孩,就要他父母三人去验 DNA,其莫名其妙度必然一怪。

    看似一个“戏曲专家”,常发一些三不靠谱的文艺评论文章,不靠谱之至,当为怪,但这项跟咱没关系,不议。还有一点也怪:贵为“专利代理人”和“法律顾问”,zhuchi怎凭一个口头说辞,硬生生地改编了别人的著作?颇有拿鸡毛当令箭的虚张——这么不爱惜自己,太怪了!

    关于他不顾情节的合理性、竟然连原著中人物姓名都要篡改,我完全不解,感觉近似怪癖。

  6. 2010-02-04 06:04:18
    他怎么个搞乱法呢?

    我先看全zhuchi在其博客上的“本人简历”:【学生/工人/统计员/技术员/公司科员/助教/实验室主任/教研室副主任/讲师/副教授/专利代理人/法律顾问/证券经纪/分公司经理/证券主管/网络写手/专务编剧/高阳红学推手】。这种“简历”,我见多不怪,很想赞扬他“经历丰富”,看来像个“跨领域、跨学科的高精尖综合性人才”,好一个多面人啊!

    可是,按照简历的罗列顺序,我按图索骥后的结果,连我也好奇:此公的“副教授”职称,八成跟不知所谓的名为“专务编剧”的职务不沾边?

    这么一“发现”后,我意识到,他身份、职务之类,如此庞杂,如果此公自己没觉得乱,那一定是我乱了。好吧,大家乱在一起——他初步达到了搞乱的目的。看你还不乱!

  7. 2010-02-04 06:07:31
    读了艾米文章才知道,zhuchi自称的“网络写手”,原来就是到处去贴搞怪作文——原来,一名“网络写手”,百度网页居然没有达到20页,贴得太不用心了吧;如果把此公大名与zhuchi作为并列关键词搜索,网页数仅为个数的“2”。这名网络写手,怎么让网民如我感到那么古怪呢?内里有何玄机?想不通啊想不通,我的思维乱了,又乱了!

    咱,再举例式搜下“高阳红学推手”,…啊哈,是个石马咚咚?我差不多要神经错乱了!由此,真诚建议zhuchi先生在简历里多加一项:搞乱专家。反正虱子多了不咬人。

  8. 2010-02-04 06:12:29
    至于“搞笑”,zhuchi先生的功底,显然不逊于任何一个我们熟悉的搞笑明星。

    按照此公对“回文”的认识方法,我尝试做几个类推:zhuchi 的博客=博客的zhuchi;红某人看zhuchi博客=zhuchi博客看红某人……笑。他不是想红点么?我一贯比较慷慨,把他也染个红吧(至于红的是眼白还是点击数,可以忽略勿计)。

    对他颇有创意的“单方面撕毁合约”,艾米笑道:“我也只能撕毁我保存的一份,不可能追到他家去,把他保存的那份也给撕了。”我又笑,此公行文用词真有创意!

    方才瞻仰此公博客的时候,我再次笑场了(怎么就这么配合呢!BS下自己),他写道:“‘无限期’复出——这个无限期其实是翻译错的,原话的意思实际上是不确定的期间。”我们知道,中文里,无=没有,“没有限期”,怎么不包括“未确定的日期、时期”呢?哪来的“翻译错”?我脑子里忽然窜出宋丹丹的夸奖词:你太有才了!

  9. 2010-02-04 06:16:00
    其实,我对 zhuchi“最有才”之记忆,并不在于上列这些,唯独在于,他未经许可擅自改编的《山楂》“戏剧”里唱老三的词:“站在树下笑哈哈”; 还有 “静秋在山楂树下饮泣”,静秋泣没泣,她自己不能定夺么;还有还有…..——多么惊人的“再创作”啊,还称其为“为了长眠于山楂树下的老三”,我不禁哈哈为观止,也有才起来,随他唱到:“人家的闺女有花戴,老三我钱少也要摘”…

    我早就看出了zhuchi公那非一般的娱乐潜力,走的是完全亲民的怀旧路线!何妨,在“简历”后多列一个:“明日搞笑之星”。

  10. 2010-02-04 06:20:03

    大家说说: “搞怪、搞乱、搞笑的zhuchi公”,这一提法是否符合逻辑?关于此公的其它种种“特性”,静待艾米翔实相告渊源。或许,我又有兴味再归一次纳——向 zhuchi公学一把,也来自吹一次:写总结,咱的草稿一般就是成品。

  11. 2010-02-04 07:36:54
    揭露越多,越看出赵的可笑。

  12. 2010-02-04 08:05:08
    终于露出贪得无厌的那张嘴脸了。真够丑陋的!

  13. 2010-02-04 08:41:22
    如果将《山楂树之恋》改成赵燮雨的某剧,就像将京剧(或其它什么剧)改成芭蕾。——样板戏了:)

  14. 2010-02-04 08:42:12
    套用唐小琳对蛇吞象故事的解释:至少象还救过蛇,那么赵老人救过艾米吗,难道喜欢山楂就要艾米感激一辈子吗?本集对傻姑娘也做个类似的解释:傻姑娘至少罐子里还有自己的牛奶,做做这样的美梦也还说得过去,如果不是后来那么骄傲膨胀的话,那种美梦的前部分也是有可能会实现的,可是再看看赵老人呢,他明明头顶的就是个大空罐子嘛(还不如傻姑娘),但如果他顶着那个大空罐子做的美梦是美丽善良真诚平等的话,艾米也许会让他美梦成真,可是,可是,可是——是他自己一开始就没把心放正唠,那谁也没办法哦~~~~~

  15. 2010-02-04 09:14:25
    艾米让赵老先生把话剧改编权让给中国国家话剧院,赵老先生老大不情愿,说话剧最好写了,就把小说里的原话搬过去就行了。

    这说明他不懂话剧,也说明他生怕便宜了别人。

    刚跟艾米谈改编之事时,他口口声声都说是被《山楂树之恋》感动了,是为了老三。但他后面的表现充分证明他只是为了名和利。

    如果真是为了老三,他应该很高兴将话剧改编权交给中国国家话剧院嘛,有这么响当当的话剧界权威要改编《山楂树之恋》,这不是好事吗?多一个人改编,不就可以多一个传播山楂传播老三的机会吗?他干嘛不乐意呢?

  16. 2010-02-04 09:14:59
    最讨厌的就是虚伪。

    你想靠改编《山楂树之恋》赚钱赚名,就直说,兴许我们还愿意成全你。偏偏要装出一副清高样,说是为了山楂树下的老三,是为了维护艾米的利益,这就太恶心人了。

  17. 2010-02-04 09:39:11
    这赵某人不是想出名么?这下好了,有这么多人关注他,终于出名了,一个臭名!

  18. 2010-02-04 09:47:11
    “他自己求你的事,可以求着求着变成你求他;他自己做的错误决定,可以做着做着变成是你坑害他。”
    ---背诵一下,备用

  19. 62010-02-04 09:51:02
    哎哟,还有这么多内幕,佩服艾米的忍耐性。
    我也曾去过赵老先生的博客,首先被他的“笑哈哈”雷晕了,后来又看到他不停地对《山楂树》的著作权造谣生事,感到这个赵老水平和人品都低,但没想到他竟然阴险卑劣到这地步。
    赵老先生不愧为网络傻士比亚。

  20. 海滨城市sea

    2010-02-04 10:26:36
    最早是在百度看到老赵同志的“笑哈哈”文章,当时就觉得,这这这怎么改成这样了,怎么那么别扭。当时是刚接触艾园,还不是太了解。现在,艾米大揭密,让我们知道了,产生此种作品的作者,是个什马嘴脸!

  21. 木耳说得对:这个赵老先生水平和人品都低。

  22. 无记名投票.

    “赵老先生不愧为网络傻士比亚。”

    这个不顶不行!

  23. 有这么多私心杂念的人,能写出什么好作品来?难怪到这年龄了也没什么成就,作来作去,名声越来越臭了。

  24. 这位赵某人就是喜欢搞怪、哗众取宠。 他曾经写过什么妙玉XX孽,写红楼梦里的妙玉因为和姨娘搞同性恋失了身,才不得不出家。
    还好他没拿到山楂树的改编权…….

  25. 赵老头儿分明就是一“自恋癖”加“狂躁症”。他也太黑心了,恨不得摁着你的手指头让你签字画押,还装出一副清高模样。用一句话描述他,就是“又想当XX,又想立牌坊”。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