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竹马青梅(46)

不知道是累了,是热了,还是又累又热,岑今的爸爸在暑假里犯了高血压,吓得妈妈什么也不敢叫爸爸做了,就休息,养病,可别中个风,瘫痪在床,那就更惨了。

妈妈苦笑:“高血压可是个富贵病,吃得喝得做不得。”

爸爸也苦笑:“本来是想多做点事,让我女儿好好休息,把血压降下去的,结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忙没帮上,还把自己搞病了,成了你们的累赘。”

她急忙安慰爸爸:“我这是妊娠高血压,跟你没关系的。你也没成累赘,这不还可以逗孩子玩吗?”

爸爸没病的时候,岑今也不觉得爸爸做了多少家务,但爸爸一病,她就觉出来了,因为她马上感觉累多了,没什么时间休息,妈妈做饭,她就得看孩子,妈妈看孩子,她就得洗尿布。洗尿布不能用洗衣机,怕残留的洗衣粉对孩子的屁屁不好,得手洗。阴雨天,尿布不能拿到外面去晒,干不了,孩子没尿布换,还得用熨斗把尿布熨干,或者生火烤干。熨干烤干的尿布,孩子用了又容易上火,总之是头头难。

妈妈总是竭尽全力多做点,好让她多休息一点,但她也不能全让妈妈一个人做啊,妈妈不是三头六臂,做了这头,就顾不上那头,再说妈妈也是快六十的人了,如果把妈妈累病了,那就黑天无路了。

她自从生孩子,就一直觉得人很虚,精神不好,每天都有快累瘫的感觉。生之前还有雄心壮志,准备孩子一生出来,就仰卧起坐,锻炼身体,注意饮食,恢复怀孕前的体型。但生了孩子之后,才发现哪里有时间和精力锻炼身体?每天都是一睁眼就在盼天黑,以为天黑了好睡觉,但有时孩子天黑了也不睡觉,半夜起来玩,把她磨得精疲力竭。

由于是剖腹产,她也不敢仰卧起坐,怕把伤口搞裂了;又由于要喂奶,她也不敢节食,怕孩子营养跟不上。结果是又吃又喝又不锻炼,人长得虚胖虚胖。

刚开始,芷青还隔三岔五地打电话过来,除了询问她们母女的情况,就是兴致勃勃地汇报自己在跟人合伙做生意,准备到素有“药材之乡”美称的某山区去,把村民采集的药材廉价买进来,然后拿到 G 市高价卖给药房,可以赚一大笔钱,如果做得顺当,以后就不用教书了,就靠这个赚钱。

她听得胆战心惊:“你一没资金,二没经验,三没关系网,你做个什么生意?当心被人坑了,欠一屁股账,连累我替你还债。”

他很有把握地说:“怎么会欠账呢?我又不掏钱不投资,只负责出力,怎么会欠债?顶多就是赚不到钱而已,但如果赚了,那就不是几十块几百块了。”

“如果有这么简单的赚钱法子,难道人家不早就跑去赚了?还等到你去赚?”

“你怎么不相信我呢?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就好好带孩子,好好休息,赚钱的事,等我来想办法。”

后来他就没什么电话来了,因为已经去了“药材之乡”,而那边打电话不方便。

无独有偶,卫国也说在跟人合伙做生意,但做的是木材生意,也是在城乡之间跑动,把山里的木材搞到城里来卖。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是很担心卫国欠一屁股债,不知道是因为卫国欠了债也不会叫她还,还是她比较相信卫国的判断能力。

她为这两个男人操碎了心,生怕他们两个被人坑了害了杀了剐了,妈妈安慰她说:“不奇怪,不奇怪,现在就是这样的,人人都在想做生意赚钱,其实就是倒买倒卖,把这里的东西倒到那里去,把那里的东西倒到这里来。有的人就是这么倒发了,所以个个都眼红,都想倒发。其实也是没办法,光靠几个死工资,能干什么?只好去找发财路。”

还算运气,卫国做生意还赚了一点钱,打电话来报喜:“这下好了,我儿子动手术的钱完全没问题了,还可以支援你一下。”

芷青虽然没赚到钱,但也结识了几个大款朋友,其中一个帮他找到了工作,是在一个“贵族学校”教数学。虽说是教中学,但待遇不比教大学差。那个学校似乎挺看重芷青的名校博士头衔,给他封了个“副教导主任”的官,暑假就让他走马上任,到 G 市各地去招生,接触的全都是大款,把芷青的眼睛都看直了:“小乖,这回我算开了眼界了,人家那生活过得!真是花钱如流水 — ”

八月下旬,芷青来接她娘俩回 G 市,见到她就脱口而出:“小乖,你怎么 — 长成这样了?”

她知道他说的“这样”是哪样,就是不仅没恢复到怀孕前的体重,还比刚生孩子时更重了,不知道是在父母家吃得太好了,还是体内淤积的水分没消耗掉,她的脸看上去好像肿了一样;她抱孩子完全靠腹部顶着,所以她的肚子也没消下去,还是鼓鼓的,像个孕妇;屁股两边靠腰部的地方,各长出一大块多余的肉来,活像以前外国女人穿的裙撑,把裙子向两边撑开。

她知道自己变丑了,但她希望他能视而不见,至少别说出来,而他偏偏这么没眼睛,气得她抢白说:“我这样怎么啦?你不爱看就别看。”

芷青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快赔礼道歉:“我又没说你 — 什么不好的话 — ”

刚到 F 市的那天,芷青还是逮住岑今做了两次爱的,大概实在是憋久了,再不做要憋出病来了。但接下来的几天,他的热情就下去了,只做过一次,很敷衍了事,连她的衣服都没脱,还关了灯,搞得她非常生气,差点把他踢下床去。

回到 G 市后,还是芷青的父母掏钱为他们请保姆,还是上次那个王妈。

一切都似乎没什么变化,只有小今长大了好多,会认人了,谁都不要,只要妈妈。

卫国要抱小今,小今直往妈妈怀里躲,搞得卫国十分尴尬。不过,卫国坚持不懈地跟小今拉关系,终于让小今认识了舅舅,愿意要舅舅抱了。

芷青的运气也有好转,女儿仍然不喜欢他抱,但如果用自行车带到外面去兜风,女儿倒也开心。这下芷青总算找到一个讨好女儿的方法,只要气候条件许可,就把女儿带出去兜风,每次兜风回来都带回一大堆赞扬:“呵呵,个个都说我女儿又漂亮又可爱!”

芷青的学校虽然就在 G 市,但中学比不得大学,不能有课就来,没课就走,再加上是副教导主任,更得从早到晚都守在学校里,所以干脆在学校搞了间小屋子住下,周末才回家。

卫国还是不时过来帮忙,主要是做饭。他仍然是把个哥哥架子端得十足,兢兢业业地避免跟她有任何亲热的言谈或举止。

但她现在的感觉不同了,不认为他是道德责任感沉重,而觉得他是在嫌弃她长胖了长丑了。

有一天,保姆抱着小今到外面玩去了,就剩他们两人在家,他在厨房做饭,她在客厅备课。她见保姆出去了,就走到厨房去,问:“我是不是长很丑了?”

“谁说的?”

“我在问你呢。”

“我没说你长丑了啊。”

“你是没说,但你心里是这么想的。”

“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当然知道。你看着我,你敢说我 — 没长丑吗?”

他看着她:“我怎么不敢说?我就说:你没长丑。你能把我怎么样?”

她一笑:“我问反了,应该问‘你敢说我长丑了吗?’”

“那我真的不敢了 — ”

“为什么不敢?”

“因为那不符合事实嘛。”

她觉得他是在安慰她,伤感地说:“我知道我长很丑了,人长胖了几十斤,脸至少长大了一圈,小肚子也鼓出来了,屁股上好多的妊娠纹,肚子上 — 也长花了,不是妊娠纹,是 — 脱皮脱成那样的 — ”

他一直看着她:“我觉得你一点也没长丑,而是长 — 丰满了,圆润了 — ,更 — 有 — 吸引力了 — ”

“瞎说,我这个样子还有吸引力?他现在都 — 懒得碰我了 — ”

“那他有问题了。”

“什么问题?”

“那方面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他对你没反应,那不是有问题是什么?”

她好奇地问,“那你有没有 — 问题?”

“我没有。”

“我不信。”

他很安详地说:“不信你可以过来检查。”

她真的走过去,一手搂住他的腰,一手碰了碰他那个地方,欣喜地说:“你真的 — 没问题。”

他搂住她,吻在她唇上:“今今,今今,你怎么会觉得自己长丑了?我觉得你比以前更 — 漂亮了 — ”

“你是不是在安慰我?”

“我的嘴可以是在安慰你,但它呢?它也是在安慰你?”

她抚摸着它:“是不是因为你好久没 — 那个了 — ”

他笑起来:“你是非得证明自己长丑了不可还是怎么的?那我们找个机会,我好好向你证明一下 — ”

第二天,她等保姆抱孩子出去玩了,就跑到他那里去。他好像知道她会来一样,等在家里。

但她进了他的门,勇气全飞了,感觉有点像虎妞去找骆驼祥子似的。她心虚地站在他客厅里,撒谎说:“我来告诉你一下,我现在要出去,我怕你不知道,会到我那里去 — ”

“出哪里去?不许出去,只许进去。”他一把抱起她,往卧室走。

她一路挣扎,小声说:“不要,不要,不是现在,现在是白天 — ”

他把她放在床上,问:“白天怎么啦?”

她嗫嚅说:“我不想在白天 — 被你看见 — ”

“但我想看怎么办呢?”他微笑着,开始解她的衣服扣子。

她还想挣扎,但他很坚决,把她的两手合到她头上方,用一只手按住,另一只手继续解她的扣子。她两手动弹不得,腿也被他压住,只好闭上眼睛,做自我检讨:“别看,别看,到处都很丑。两个奶都被孩子吃得变型了 — ”

他吻她的两个“变型”,她人一紧,奶水冒了出来。他赶紧放开,用毛巾给她擦干净:“对不起,对不起,把小今的口粮浪费了。”

他解她的裙带:“干嘛扎这么宽一根带子?”

“想 — 把腰扎细点 — ”

“扎太紧了,吃的东西下不去,会胃痛的。你的腰又不粗,干嘛折磨自己?”

“还不粗?以前两尺不到的裤腰,现在两尺多了 — ”

“那又怎么啦?我们不都是两尺多的裤腰吗?”

她扑哧一笑:“你是男的,我怎么能跟你比?”

他往下拉裙子,她使劲扯住不让他拉:“别脱我裙子,腿太粗了 — 难看 — ”

“让我看看到底粗不粗。”他脱掉了她的裙子,在她大腿上抚摸了一阵:“哪里粗啊?正好,性感,难道要像两根细柴火棍子才好?”

她拉住内裤的腰:“你要脱别的,我让你脱了,但这个我是坚决不让你脱的 — ”

“为什么?”

“因为这一块 — 最丑了 — ”

“让我看看到底有多丑 — ”

她斗不过他,终于被他脱掉了内裤,她捂住眼睛说:“我说了你不听,把自己恶心死了别怪我啊 — ”

“哪里恶心?”

她指指肚皮:“这里不恶心?脱皮脱得白一块,黄一块的 — ”

“这可能是酒精过敏,很快就会消失的。”

她指指屁股两侧靠腰部的地方:“还有这里,肌肉都绷断了,一道一道的水波浪 — ”

“不明显。”

“我的小肚子是不是 — 很鼓?”

“看不出来。”

她欠起身:“让我来检查你一下,看看你 — ”

他很踊跃地向前一挺身,让她检查。她摸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差点流下泪来:“你真的不 — 嫌弃我?”

他搂住她:“傻瓜,我怎么会嫌弃你?别说你现在是这么美,就是你今后老了,你在我心目中也永远都是仙女 — ”

他们开始做爱,她还在惦记着自己的丑,拉了个毛巾被,想盖住自己。但他一下扯开扔地上去了:“别遮着,让我好好看一看,不然的话,你以后七减八减的,把自己减得瘦精精的,我就没得看了 — ”

她在他欣赏的眼光里慢慢放开了,不再躲躲藏藏,她也欣赏他健康结实的躯体,羡慕地说:“你们男的真划得来,不用怀孕生孩子,可以保养得这么好。”

“我还觉得你们女的真划得来呢,可以品尝怀孕的滋味 — ”

她很久没有高潮过的身体,也渐渐被他唤醒了,哼哼叽叽地说:“哦 — 太好了 — 好舒服 — 要来了 — 它 — 来了 — ”

那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以前她有时觉得高潮来自外部的花蕾,有时觉得高潮来自内部的花心,来自外部的快感会沿着身体的正面往上传,来自内部的快感会沿着脊梁骨往上传。但这一次,她内外都来了高潮,快感向身体的各处放射,她快乐得蜷成一团。

他竖立在她里面,供她紧紧缠绕,等她舒展开来之后,才又徐徐推进,看她快要蜷起来了,便加大力度,把她送上另一个峰巅。她又蜷了起来,而他则笑吟吟地看着她,等她再次舒展开来。

那一天,她高潮了很多次,仿佛把一年多的欠额都补上了。

第二年春天,小今满一岁的时候,岑今已经基本恢复了从前的体重,脸小了一圈,肚子上的花纹消失了,小腹也平坦了许多,就是屁股两边靠腰部的那两团肉还没完全消失,但如果穿条有紧身作用的内裤,就可以压平了。

也是在那年春天,卫国的儿子做了心脏手术,很成功,医生说一点不影响今后的生活,与正常人无异。

17 responses to “艾米:竹马青梅(46)

  1. 读艾米的故事会让人心里很软。

  2. 我是一片云

    占个沙发!

  3. 真好!

  4. 感觉卫国对他与今今的关系越来越坦然了。期待这年春天之后的故事~

  5. 河南河北人

    不知是几楼?

  6. 我是一片云

    卫国的儿子是动脉导管未闭或者高位室间隔缺损?

  7. 感觉卫国和今今真的很契合!尤其是做爱那段,艾米写得太传神啦!

  8. 评论于:2010-02-04 07:54:26
    小既的“养人”和“人养”说很有道理。卫国的爱能“养人”,而芷青的爱要“人养”。

    感觉很多女人的爱,都是能“养人”的,她们在丈夫艰难困苦的时候,不离不弃,支持丈夫,含辛茹苦,照顾孩子,还奉养公婆等,养壮了她们的丈夫。

    但她们的丈夫的爱却常常是需要“人养”的,于是在丈夫们成功之后,就开始觉得妻子老了,丑了,他们要找小三了。

  9. 评论于:2010-02-04 07:59:30
    “养人”的女人如何对付“人养”的丈夫呢?

    我的看法是:

    如果决定要“养人”,就不要计较丈夫是否回报,自己从“养人”的爱法中获得幸福感,成就感,满足感,那就够了。如果丈夫要回报,那是额外收获。如果丈夫成功之后要找小三,那也只说明他的爱是“人养”的爱,咱不稀罕。

    如果得不到回报就难受,那就干脆别“养”丈夫,因为你无法操控你的丈夫,他不回报你,你也不能打死他。

    最要不得的就是又要养,又要抱怨,总爱把以前的恩惠拉出来教训丈夫,逼着丈夫回报。那是一点作用都没有的,只会适得其反。

  10. 评论于:2010-02-04 08:01:27
    回复echo860的评论:

    可能因为这两团肉躲在一个锻炼不到的地方,做什么运动都影响不到那块。可以去做个简单的手术,割掉这两块。

  11. 评论于:2010-02-04 08:03:28
    像卫国和老三这样的人,就是能从“养人”中获得幸福的人,爱一个人的过程就是幸福的过程,能找到一个值得自己爱的人,就是一种幸福,能为所爱的人做点事,就是一种幸福。

    有了这样的幸福观,想不幸福都难啊!:)

  12. 评论于:2010-02-04 08:35:56
    回复echo860的评论:

    http://www.liposuction.com/gallery/013/

  13. 评论于:2010-02-04 10:38:20
    ZT 他很安详地说:“不信你可以过来检查。”

    》这个“安详”用得太好了,我都能“看见”卫国那有点狡黠的笑容了,挖了个陷阱,等人来踩:)

    ZT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是很担心卫国欠一屁股债,不知道是因为卫国欠了债也不会叫她还,还是她比较相信卫国的判断能力。

    》可能还是以为相信卫国的能力吧?

    卫国是个道德责任感很强的人,但他对今今的爱更强,如果只有突破道德封锁才能让今今幸福,他会毫不犹豫去突破。这样的偷情才令人感动。有的人本来就没什么道德责任感,那样的人跟谁都可以偷情,但那样的偷情就不令人感动了。

  14. 评论于:2010-02-04 18:40:20
    回复jasminejiao的评论:

    虽然你说你不知如何评价,其实你已经评价了,“对竹马青梅的痴情也是对自己女人的薄情”,这就是评价。

    可能你的确没把故事看全,卫国的儿子平时是岳父母在照顾,而卫国每个周末都回去照顾儿子,儿子生病的话,就带到他这边来照顾。

    卫国的妻子有情人,跟卫国关系不好。

    还是按艾米说的,多揣摩人物的心理,多猜测故事的走向,少做价值判断。

  15. 曾几何时啊

    评论于:2010-02-05 07:39:22
    感动于卫国对今今的爱。每每看到这样不求回报、无条件的爱情的时候,就不由得将心中由来已久的疑惑翻将出来--爱与被爱的双方,对促成这样的爱情的过程中,都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也就是说,到底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成就这样的爱情?我几经反刍,这答案好像有了一些眉目。

    能够付出这种“养人”的爱的人,得具备三个条件:爱的冲动,爱的能力和爱的对象。

    爱的冲动,生活中,我们随处可见。尤其是现在的物欲膨胀的社会,阻碍着人们心中爱的愿望的输出,长期下来就变成了人们越是见不到爱情,就愈发想去爱和被爱。这种蛰伏的爱的冲动,如果没有合适的渠道去抒发,一旦爆发,就会到处横冲直撞,往往成了变形的、不健康的爱。

    而爱的能力,就如其它各个方面的能力一样,是由先天的条件和后天的学习决定的。孩子生来,对于他人的感觉,有比较敏感的,有比较木呐的。而在成长过程中,通过学习和环境的影响,爱的能力就有了高低之分。生活中见到太多的粗线条的男人们,女人们,他们胸怀一腔热烈的爱,随时准备付出爱,随时倾倒他们的爱,但结果却差强人意。被爱的对象,感受不到爱,或者不足的爱。如果说男女之间无条件的爱很难见到,但父母对孩子的无条件的爱还是比较多见的,尽管如此,能够让孩子感受到高质量的爱的父母也并不很多。女人们经常抱怨道:你如果爱我,你就会怎么怎么样。问题是,他有爱你的心,没有爱你的能力。他不知道怎么去爱。其实,爱的能力,简单的说,就是察觉、理解、并满足对方感受的能力。木呐的人,察觉不了爱的人的感受,被爱的对象会有很强的挫败感,犹如鸡鸭两类。善解人意的,能够观察到并理解你的感受、你的需求,但可能就停留在语言,而不付诸于行动,让你总是有那么一股不能尽兴的失落。其中原因,有可能是爱错了对象,或者是爱的热情消退了。

    有了冲动和能力,没有对象,这处戏终究是唱不下去的了。而且,而且,这位被爱的对象还得具备有激发和保持对方的兴致高昂的能力。

    由此一来,一个良性循环就形成了,一出动人的爱情就横空出世了。

    于是,艾米有得码了,我们有得看了。

  16. 评论于:2010-02-05 08:39:51
    回复曾几何时啊的评论:

    恭喜你康复,重新上网!

  17. 艾米, 非常欣赏你低调的生活方式,也包括你出名之后的选择。 一直都在关注你们但从未留言,但是,当看到你笔下描绘出这样一位懂今今,时时处处都为今今着想的卫国,真的无法免俗地想问问你——竹马青梅这个故事有多少是真的?卫国是来自黄颜的原型吗? 还是源于其他网友的故事? 这几天过中秋节,不眠不休地重读你们的文章,结果不折不扣的哭了三天,即使是看你们那温馨的憨包子和小丫头系列也看得哭哭笑笑,泪如泉涌。 喜欢你们的家庭故事,也欣赏你生活了33(?)年悟到的生活智慧。 谢谢你们给我们大家带来的快乐与哀愁。 谢谢你,谢谢这个世界、这个节日有你和你的文字存在。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