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贪心不足蛇吞象(4)

即便越来越看出赵燮雨满心都是功名利禄,贪之又贪,我仍然没准备全面拒绝他改编《山楂树之恋》的要求,只要他把话剧改编权让出来,把合同期限改为五年,并具体写出想要哪些戏剧的改编权,我仍然会跟他签合同,一是因为我答应过他,二是因为我可怜他。

但我没把这个意思直接告诉他,决定试他一试,让他继续表演。如果他的表现不太过分,我就把部分改编权交给他;如果他太过分了,我就一个改编权都不给他。

我在电邮里说:“从你一再要求加好友开始,我就觉得我们不那么同类了,还有你为博克点击突破一万所写的那篇文章,再加上我上封电子邮件提到的那几点,感觉不是一路人。”(摘自艾米2008年3月8日电邮)

我发现这个“不是一路人”完全称得上一块“试金石”。那些跟我不是一路人的人,都经不起这句话的考验。其实我只说了“不是一路人”,并没说哪路人好,哪路人不好,但那些人往往被这句话刺激得跳将起来,彻底证明他们跟我的确不是一路人,而他们那路人只是小人。

赵燮雨当然也经不起这个“不是一路人”的考验,马上回复说:“商业合作和是否一路人无关。请不要把两件事情混为一谈。尽有道不同不与为谋者,但在商业合作上却并非如此。”(摘自赵燮雨2008年3月9日电邮)

这就彻底暴露出他要求改编《山楂树之恋》的真实目的了,对他来说,改编就是一个商机,一个赚钱和出名的机会。他好像完全忘记了他一直以来打的旗号都是“为了长眠于山楂树下的老三”,他似乎也没看出来(虽然我上封信已经直接告诉了他),我愿意给他改编权,是因为他那段有关静秋妈妈的文章,使我以为他跟我是一路人。

如果仅仅是商业合作,我干嘛要跟他合作?他既不是专业戏剧创作人员,又不是剧团团长,我跟他合作能有什么“商业”?

所以我告诉他:“这就是我们的区别,你把改编的事当成商业合作,而我把改编的事当成寻找同类的方式之一。”(摘自艾米2008年3月9日电邮)

如果说到这里为止,他还有一线希望拿到改编权的话,那么他于3月9日贴出来的“戏曲剧本《山楂树之恋》序幕/尾声”(全文附在本文后),就把他的一线希望也彻底销毁了。

套一句网络流行语:在这件事上,赵燮雨算是挥刀自宫了。

再套用一句网络流行语:剧本写得糟糕不是你的错,贴出来吓人就不厚道了。

我一看他那个序曲尾声,就彻底被雷倒了,就这种水平,还“沪剧老艺人”的后代?看来这个“沪剧老艺人”大有文章啊!我开始以为这个“老”是资格老的意思,现在看来应该是年龄老,大概是某沪剧艺人很老的时候才生的孩子,不然怎么叫“出身于沪剧老艺人之家”呢?

我忍无可忍,发了个电邮点评他的序幕尾声:

“静秋站在树下饮泣,掏出手帕轻轻擦泪”

— 恶俗,跟共和联动搞的“掩面而泣”有一比。

“静秋身穿八十年代知识女性服饰,脚下一侧是一只手风琴,另一侧是一只出国旅行用的滑轮车”

— 静秋是九十年代出国的,不是八十年代。出国也不可能带手风琴,你这就叫不真实。

“梦里一棵山楂树,你站在树下笑哈哈。”

— 为了押韵,就使用这么恶俗的语言。

“静秋身穿新世纪海外白领女性流行服饰,推着一部国外常见的婴儿车在幕后合唱声中缓缓地上场走近山楂树,肩上背着一只手风琴”

— 又来了,静秋是在国内生的孩子。推婴儿车背手风琴,有病?

静秋从来不穿 “流行服饰”,她也从来不把手风琴背来背去。还有什么 “好年华”, “小秋娃”,俗不可耐。(摘自艾米2008年3月10日电邮)

从这个序曲尾声来看,赵燮雨对“细节的真实”真是一窍不通,根本不知道细节需要做到“社会真实”和“个性真实”。

据说梁羽生写武打小说的时候,经常是一边比划一边写。为什么?当然是为了真实。而赵燮雨大概没有背过手风琴,不知道一只手风琴究竟有多大多重,可不可能背着手风琴推着婴儿车去山楂树下吊唁老三,可不可能背着手风琴拖着旅行箱上飞机出国。

这种完全违背生活实际的细节就没做到“社会真实”,生活中不可能出现的细节,他硬要写到剧本里,只能使他的剧本虚假不可信。

他写的序曲尾声,除了缺乏“社会真实”以外,也缺乏“个性真实”。

我们已经知道,静秋是“流血流汗不流泪”的,这是她的个性特征,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都不应该改写这个特征。但赵燮雨却俗不可耐地搞出一个“树下饮泣”来,这就不符合静秋的个性真实了。

静秋也绝不会穿“流行服饰”,她从来不赶潮流,不从众,她对服饰有非常个性化的审美观,而且是前瞻性的。她的很多衣服都是她自己做的,常常是超前时代很多年。在别人都还没开始穿连衣裙的时候,她已经自做了连衣裙;在别人还不敢穿吊带太阳裙的时候,她已经自做了吊带太阳裙。

她的衣服,都是按照她自身的特点做的,有扬长避短的功效。即便是在她经济困难时期,她不得不穿她哥哥的旧衣服,她也仍然能这里加长一点,那里截短一点,这里收进去一点,那里放出来一点,于是就能化腐朽为神奇,变成能突出她个性的漂亮衣服。

静秋本来是很有个性很独特的女性形象,到了赵燮雨手里就变成了一个俗不可耐,丢进人堆里找不出来的女人。

姓赵的可真有化神奇为腐朽的能耐啊!

现在再看他写的唱词。

我不是学戏剧的,我没写过戏剧,但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看过猪跑嘛,我多少还看过戏剧,修过戏剧方面的课,写过评论戏剧的文章,知道戏剧的唱词不仅要押韵,还要讲究一点诗意,尤其是序幕尾声这种非对话性质的唱腔,更要有点诗意才行,不然还要唱词干什么,就大白话说了不就行了?

那么“诗意”是如何形成的呢?

简单地说,要写出诗意,首先是作者本人胸中要有诗意,如果作者就是一个平庸的人,一个俗不可耐的人,那就不可能表现出生活中的诗意来。

诗意的表现方法有很多,随便挑几样说说:

1、意像:俗称“画面”,如果你写的东西有很强的画面感,而且是很美的画面,那么读者就可以从中感受到诗意。

2、象征:有时某种事物比较抽象,或者陌生,那么我们可以用具体的或熟悉的东西去表达它,比如用梅花来象征高洁的情操,用荷花来象征出污泥而不染的人,等等。

3、 哲理:哲理是智慧的结晶,而智慧本身就是一种诗意。

4、 真情:即所谓直抒胸臆,感情真挚,自然产生诗意

从文字方面来讲,人们常用一些富有诗情画意的词汇来表达诗意,还可以用修辞手法来辅助诗意的产生,如比喻,拟人,排比,夸张,委婉等。

 下面我们通过一些具体实例来看看人家是如何把唱词写出诗意来的:

同样是写花写树,歌剧《红珊瑚》是这样写的:

一树红花照碧海

一团火焰出水来

珊瑚树红春常在

风波浪里把花开!

这里“红”和“碧”,“花”和“海”都很对仗,“红花”和“碧海”构成一幅很美的画面,以静为主。而下一句里“一团火焰出水来”,不再谈颜色,因为上面已经谈过了,这里重点是“出水“,构成一幅“动”的画面。

想象一下,火焰般的红珊瑚,从碧绿的海面慢慢升起,那该是一幅多么神奇的画面。这个花和树就写得很有诗意。

再看歌剧《江姐》里的《红梅赞》,也是写树写花的:

红岩上红梅开,

千里冰霜脚下踩,

三九严寒何所惧,

一片丹心向阳开。

这里不直接写树,但写了花,树也就隐含其中了。整段歌词采用的是拟人的写法,把红梅当人来写,所以有“脚下踩”一说。这段唱词字面上赞颂的是红梅,但实际上是赞美江姐,忠于自己的信仰,坚贞不屈。这就是象征,用红梅来象征江姐,就比直接讴歌江姐更有诗意,因为人的优良品质比较抽象,而不怕冰霜的红梅则比较具体,比较有诗意,能直接在观众心里展开一幅画面。

汉语里有些词汇由于千百年来被人用于诗歌写作,已经带上了丰富的诗情画意,人们一看到那些词,就会联想起那些与该词相关的诗句,比如“春花秋月”“小桥流水”等,如果这类词翻译成外语,很可能就没什么诗意,因为外语里的这些词,可能碰巧没跟他们的诗句挂上钩。

像这里的“丹心”就比“红心”更具诗意,“何所惧”就比“怕什么”更具诗意。

如果按照赵燮雨的写法,这歌得变成:

岩上一棵梅花树,

它不开白花开红花

树下一个江姑娘,

她站在树下笑哈哈。

不仅歌剧的唱词讲究诗意,地方剧种也如此,比如黄梅调《梁山伯与祝英台》:

彩虹万里百花开,

蝴蝶双双对对来,

天荒地老心不变,

梁山伯与祝英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41652c0100bdp1.html

蝴蝶双双,既是比喻男女主人公,也是一种景物,与绚丽的彩虹、盛开的百花构成一幅诗意的画面。由于“梁祝”的爱情故事深入人心,现在这两个名字都带上了诗意。

下面是越剧《红楼梦》唱腔选段,可以算是宝黛两人的心理活动,也使用了比喻、对照等修辞手法,用词更是诗情画意。

 宝 玉: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黛 玉:只道他腹内草莽人轻浮,却原来骨格清奇非俗流。

  宝 玉: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

  黛 玉: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

  宝 玉:眼前分明外来客,心底却似旧时友。

http://www.openow.net/details/e8.html

看看人家的唱词,再看看赵燮雨写的唱词,真是天上地下嘛。赵燮雨写的唱词,既没有美丽的意象,没有诗意的象征,也没哲理,连真情都没有,只有神经质的“笑哈哈”,土得掉渣的“小秋娃”,无话找话的“不开白花开红花”,平淡无奇的“秋冬并春夏”,生编硬造的“二九好年华”,等等。

赵燮雨的序幕尾声里各四次提到“山楂树”,大概是想用排比的手法来加强气势,但他是为排比而排比,且多数是无意重复,排列得杂乱无章。

你要四次提到“山楂树”,那么你得按照某个次序来排列,一般来讲,排比句应该按照从轻到重,从点到面的顺序来排列,那样才可以一句比一句强烈,层层递进,达到加强气势的目的

赵燮雨四次提到“山楂树”,其中有两次是实指(村口,眼前),是具体的山楂树;另两次则是虚指(梦里,心里),不是具体的山楂树,而是思想上的,内心深处的。为此,可以按由近及远的方式排列,或者按“从具体到抽象”的方式排列。

但赵燮雨像个疯子一样,从“村口”跳到“梦里”—这是从具体到抽象,然后从“梦里”跳到“眼前”—这是从抽象到具体,然后又从“眼前”跳到“心里”—这又是从具体到抽象。

这样毫无章法地跳来跳去,就失去了排比的作用,不能层层递进,反而像在抽风一样,东指一下,西指一下,指过去又指回来,指回来又指过去,估计把他自己都指糊涂了。

他这两段唱词,几乎找不出一点诗意,找不出一个算得上诗意的词,仅有的一个“相伴相从”,还被“相从”给毁坏了,如果是“相伴相随”,那么还算有点诗意,但被他无事生非地把“相随”改成“相从”,就不再有诗意,只有封建意义了。

这种水平,还想改编《山楂树之恋》?没门!他想学小学语文艾友友都不会收他做学生,不可教!

———————–

附:赵燮雨的“戏曲剧本《山楂树之恋》序幕/尾声”  主持 发表于 2008-3-9 19:54:16

序幕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天幕上一颗盛开的山楂树。静秋站在树下饮泣,掏出手帕轻轻擦泪。静秋身穿八十年代知识女性服饰,脚下一侧是一只手风琴,另一侧是一只出国旅行用的滑轮车。在幕后合唱进行到四分之三时,她右手背起手风琴,左手拉着滑轮车边走边回头地缓步下场。

幕后合唱:

村口一棵山楂树,

她不开白花开红花。

梦里一棵山楂树,

你站在树下笑哈哈。

面前一棵山楂树,

我饱尝甜酸与苦辣。

心头一棵山楂树,

相爱相从到天涯,——牢牢把根扎。

孙建新画外音:

我肯定不是第一个——爱上你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不过我相信我是最最爱你的那一个——
伴随着画外音,背景音乐《山楂树》手风琴乐曲声起。

大幕合拢。

尾声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天幕上一颗盛开的山楂树。(备注:可设计成红色的山楂花在幕后合唱声中渐次盛开。)

静秋身穿新世纪海外白领女性流行服饰,推着一部国外常见的婴儿车在幕后合唱声中缓缓地上场走近山楂树,肩上背着一只手风琴。她走到树下停步,将手风琴从肩上卸下放在脚旁。

幕后合唱:

村口一棵山楂树,

相伴我二九好年华。

梦里一棵山楂树,

铭记他秋冬并春夏。

面前一棵山楂树,

来看你带上小秋娃。

心头一棵山楂树,

不怕狂风吹来暴雨打——灿烂在天涯。

孙建新画外音:

我不能等你一年零一个月了,我也不能等你到二十五岁了,但是我会等你一辈子。

伴随着画外音,背景音乐《山楂树》手风琴乐曲声起。

大幕合拢。

38 responses to “艾米:贪心不足蛇吞象(4)

  1. 1、大概是某沪剧艺人很老的时候才生的孩子,不然怎么叫“出身于沪剧老艺人之家”呢?
    ——-有趣,顶!

    2、艾米给我们上了一堂很好的文学课,谢谢!

  2. 我是一片云

    “沪剧老艺人之后”的东西很搞笑!

  3. 2010-02-06 10:51:48 [举报]
    这位赵某人真是越来越离谱呀!《山楂树》多亏没到他手,要不他都能给改成一喜剧了。
    博主回复:2010-02-06 11:01:15
    你以为“笑哈哈”就能成为“喜剧”?或者写喜剧不需要诗意,不需要水平?

  4. 2010-02-06 11:02:08 [举报]
    赵燮雨这种水平,也写不出喜剧来,他连闹剧都写不出来,只能写一通言之无物的废话。

  5. 2010-02-06 11:04:17 [举报]
    板凳!
    艾米晚上好!

  6. 2010-02-06 11:14:29 [举报]
    《山楂树之恋》一走红,很多人都想通过改编出名,他们见艾米写这个故事,似乎不费吹灰之力,他们也看不出有什么技巧或者绝招,所以他们觉得艾米的写作没什么,主要是故事好,于是他们纷纷来抢改编权。

    但等他们抢到手了,真到了要改编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无法超过艾米,甚至连艾米的十分之一都达不到,他们发现就这样一个故事,他们无法施展自己的才华。某公司抢到了《山》的电视改编权,请了著名编剧林和平来编剧,林号称是专为斗气来的,因为山楂吧里很多人不看好电视改编。他还号称要加很多情节,因为原著没戏剧波澜。

    结果却是林和平中途退出,承认自己无法改编山楂树。

  7. 2010-02-06 11:17:31
    我很早就发出过公开挑战:那些不服气艾米写作的人,可以从《山》里随便挑一段,试着重写一下,看能不能比艾米写得更好。

    我相信没人能写得更好。

  8. 2010-02-06 11:27:41
    在写作上,艾米是既有天分,又有专业训练。她看过的中外小说,比大多数人都多;她研究过的文学理论,也比很多搞写作的人多。而她又是东西方文化兼收并蓄,从小就爱探索人心人性。她写东西,从来不端学究架子,不搞学院风,任何上过中学的人,都能把她的小说很顺利地读下来,不用查字典(不懂英语的除外),也不用具备特殊知识。

    于是有人觉得这是因为作者本人简单浅显,殊不知,要把小说写得诘屈聱牙容易,要在小说里写众多人物容易,要把小说情节搞得很复杂容易,但要把几个人物几个情节写成一部好小说,要把小说写得各个层次的人都能读通,但不同层次可以读出不懂深度来,却是很要功夫的。

  9. 2010-02-06 11:34:18 [举报]
    艾园有很多人为《山楂树之恋》写过歌词,那些歌词,随便挑一个出来,就比赵燮雨的序曲尾声更为诗意。可以这么说,赵燮雨的文字功底很差,人也很平庸,不可能写出具有诗意的歌词来。他跟戏剧打了这么多年交道,还比不上艾园那些从来不跟戏剧打交道的人,原因就在此。

    这不是时间能改变的事

  10. 2010-02-06 11:35:51 [举报]
    支持艾米!强烈同意黄颜!

  11. 新浪网友2010-02-06 11:39:33 [举报]
    艾米说得很有道理,支持!

  12. 2010-02-06 11:55:42 [举报]
    赵燮雨写的这叫啥呀,惨不忍睹,这也能称得上“戏曲”?
    幸亏艾米没有把改编权签给他,要不然真会雷死人了!

  13. 2010-02-06 12:02:08 [举报]
    幸亏艾米已经看穿了他……

  14. 2010-02-06 12:10:54 [举报]
    商业合作和是否一路人无关。——————————————————————————————————–呵呵,压抑在心底n久的”真心话”终于说出来了,赵以后再也不用戴面具了,可以直接拿急功近利的嘴脸示人,替他轻松了一把。

    黄颜说得对,艾米写的东西看起来简单易懂,但是需要的功底却很深厚。

    很多时候,自己想写点东西,但提起笔就是下不了手。好不容易开头了,突然发现要把事情交代清楚,写流畅了,真是件很难的事情。一会儿人物没交代清楚,一会儿事情没交代清楚,不是这缺一块就是那掉一点。于是添加,越添越多,越添越乱,导致故事最后像一团乱毛线。

  15. 2010-02-06 12:24:19 [举报]
    ZT 如果按照赵燮雨的写法,这歌得变成:
    岩上一棵梅花树,
    它不开白花开红花
    树下一个江姑娘,
    她站在树下笑哈哈。
    ————————-

    哈哈,艾米掌握了赵老先生的“精髓”,就是这么个版,我也按赵某人的路子改编一下“红珊瑚”:
    海里一棵珊瑚树,
    它不开白花开红花,
    梦里一棵珊瑚树,,
    你站在树下笑哈哈。

  16. 2010-02-06 12:24:21 [举报]
    序幕和尾声这两段…..惨不忍睹.已经看不下去了.

  17. 2010-02-06 12:27:38 [举报]
    赵老先生如果真想写好戏剧,应该把艾米这篇好好读一下,可以学到不少知识。

    但他现在已经没有读艾米文章的勇气了,只闭着眼睛,说艾米在“臭骂”他。请他睁开眼睛看看,艾米的文章里哪里有骂人的话?全都是事求是的介绍和深入浅出的分析。

    艾米这个系列,拿到大学中文系去当写作教材都没问题。

  18. 2010-02-06 12:28:54 [举报]
    上面是“实事求是”,不是“是事求是”。
    我不爱登录自己的账号发帖,就是因为写错了字不能改,也不能删。

  19. 2010-02-06 12:31:50 [举报]
    我想我们大多数人都能看出赵燮雨的序曲尾声写得不好,但究竟为什么不好,还是艾米分析得清楚明白。

    赵某人的这个排比句,我就怎么看怎么别扭,但也说不出究竟是什么问题。艾米从排列顺序上一分析,就让人豁然开朗,就是这么个问题,怎么一下村口,一下梦里,一下眼前,一下心里呢?再说这个村口和眼前有什么区别?完全是为了凑数扯长。

  20. 2010-02-06 12:35:51 [举报]
    关于真实问题,我想赵某人把自己也搅糊涂了。他有时竭力证明艾米写得不真实,有时又竭力证明艾米写得真实。说艾米写得不真实,是为了损害艾米形象;说艾米写得真实,是想证明故事确实发生过,所以他不用问艾米要改编权,可以直接取材于真实事件。

    但他到哪里去取材呢?他认识静秋艾米吗?他能找到他们吗?即便他能找到,人家会接受他的采访吗?静秋肯定不会理他,说不定静秋现在正在跟艾米讲电话,嘲笑这个赵傻呢:)

  21. 2010-02-06 12:40:06 [举报]
    赵某人还想打老三的旗号来攻击艾米,说版权应该归老三的家人。这不又是瞎说吗?老三既然把日记和诗歌都交给静秋了,那就属于静秋了,怎么会属于老三的家人呢?况且艾米又不是根据老三的日记写的。

    即便这版权真的有老三的份,也轮不到赵某人插手,人家肯定早就商量好了版权问题了。难道赵某人想替老三跟艾米来打场官司?说不定老三的家人现在正在跟艾米讲电话,嘲笑这个吃饱了撑的赵傻呢:)

  22. 2010-02-06 12:54:24 [举报]
    赵燮雨又俗又没水平,还缺乏自知之明。

  23. 2010-02-06 14:13:29 [举报]
    支持艾米

  24. 2010-02-06 14:39:53 [举报]
    你站在树下笑哈哈—–真真恶心死个人!那老艺人后代歇菜吧!

  25. 2010-02-06 14:45:15 [举报]
    在艾米的砸文里,我学到很多知识。谢谢艾米!
    和90罗小有同感。
    我也不懂戏剧,但看了赵某人写的序幕和尾声,再和“红梅赞”等一比,有没有诗意就一目了然!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赵某人没有那个水平,就别糟蹋《山楂树之恋》。

  26. 枚灵2010-02-06 14:54:18 [举报]
    这一篇收藏了。谢谢艾米!
    我很笨,学东西很慢,是属于愚笨型的人。但看艾米的文章,天长日久了,总很是学到不少东西!再次感谢!

  27. 坐下来,慢慢读,学习,在学习:)

  28. 幸亏艾米没有把改编权签给他,要不然真会雷死人了!

  29. 赵自己不努力在改编上下功夫,净想着出名牟利一口吃个胖子的好事,该赵得不着,哈哈!

  30. 学习了,谢谢艾米!笑哈哈!

  31. 支持艾米!

  32. zt”在写作上,艾米是既有天分,又有专业训练。”

    顶啊!

  33. 可笑!
    为求押韵整出的“笑哈哈”、“小秋娃”……等等,估计也是老赵绞尽脑汁、想破脑壳才硬挤出来的,可实在是因为自身水平太低,贻笑大方了:)
    赵老先生是个雷死人不偿命的主,干脆改名叫“赵老雷”得了:)

  34. 无记名投票

    岩上一棵梅花树,

    它不开白花开红花

    树下一个江姑娘,

    她站在树下笑哈哈。

    —杨柳青年画版的《红梅赞》,笑死!

    建议老赵去改编烂瓜的作品,人物造型和气质完全符合。

  35. 无记名投票

    诗意的表现方法:意象,象征,哲理,真情。。。

    学习了,收藏。

  36. 又学知识了,感谢各位老师!
    像赵副教授这样能提供这么好的反面素材的人还真罕见啊~

  37. 支持艾米!又学习了很多,谢谢!

  38. 非常同意“在写作上,艾米是既有天分,又有专业训练。”,这是我近一个多月来读艾米的作品的最深切的感受,而且我觉得天分更多一些。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