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贪心不足蛇吞象(完)

既然我批评的是“序曲尾声”,那么赵燮雨如果想反驳我,就应该设法证明自己的“序曲尾声”写得很好,没有我批评的那些毛病。但他垂死挣扎了两年,为此写了 将近140篇博文,始终没能证明他的写法是好的,是有道理的。

相反,他完全抛开自己的“序曲尾声”,改从十万八千里之外来辩论这个问题。

他在电邮里写道:“必须说明的是看来你不懂戏剧。为此择要摘录一下部分网友对我的评价——”网络莎士 比亚”;”太有才了!”(此人乃著名剧评家);”一部红楼梦,八出新戏文;多少灯下苦,化作一段情”(此人乃上海歌剧院首席编剧,余秋雨和巴金女儿小李的 大学同班同学;而他太太是我太太的中学同学)……”(摘自赵燮雨2008年3月10日电邮)

这就是他洗刷自己的方式?这不就像为了洗刷脸上糊的锅黑,特意跑去刷墙一样吗?锅黑没洗掉,还有可能再溅一脸石灰水。

他说我不懂戏剧,但这对于洗刷他又有什么用处呢?我不懂戏剧,但我能看出他的问题来,而他自己却看不出来,又不能驳倒我,这不是说明他比 我更不懂戏剧吗?

还有这个“网络莎士比亚”,犯的是同样的错误,他不去证明“站在树下笑哈哈”是好的唱词,却搬个高帽子出来戴在自己头上,有什么用呢? 难道有人赞你“网络莎士比亚”,你的“站在树下笑哈哈”就变成“to be or not to be”了?

是不是“网络莎士比亚”,不是光谁说说就算的,要看实际水平。赵燮雨的水平摆在这里,如果还有人说他是“网络莎士比亚”,那只能证明说这话的人不是白痴就 是小人。如果这人看不出赵燮雨与莎士比亚的差别,那他就是白痴;如果这人看得出差别,却睁着眼睛说瞎话,那就是小人。

还有第二个评价,就更好笑了,人家只说他写得辛苦,他却把这话拿出来证明自己的水平,大概还没摆脱“没有功劳有苦劳”的思维方式,觉得只要自己“多少灯下 苦”了,别人就不能批评他水平低了:我这里都快累死了,你怎么还在说我写得不好?

这就是白痴的逻辑。谁叫你累死的?越累越说明你没水平,有水平的人,玩玩打打就写出名篇来了。而你累死了都没写出个名堂来,何苦呢?没那 个金刚钻,就别揽那个瓷器活,不然的话,累死活该。

赵燮雨还特别列出这人是“余秋雨和巴金女儿小李的大学同班同学”,更显出此人趋炎附势 的小人面目。别说余秋雨和巴金女儿也不算个什么,就算这人是莎士比亚的同班同学,又能说明什么问题?顶多说明在同样的教育环境下,人家莎士比亚成为了莎士 比亚,而这人却没成为莎士比亚,还不赶快去面壁?

最可怜的是,赵燮雨自己跟这位“首席编剧”扯不上关系,只好把太太扯出来。但这样扯来扯去的结果只是告诉大家:“首席编剧”不过是看在两人的太太是中学同 学的份上,才为他写几句,而人家的评价也根本没提他的水平,只说他写得辛苦,就算他写这么辛苦,也没什么成效,不过就是“化作一段情”而已。

我看这个“首席编剧”很有可能是在嘲笑赵燮雨,只不过他听不出来罢了。真替赵燮雨的太太不值,大家是中学同学,但人家 的丈夫成了“首席编剧”,而你的丈夫只是个“业余编剧”,人家丈夫悲天悯人评论你丈夫一句,你丈夫立马当做圣旨到处卖弄。如果我的丈夫这 么奴颜婢膝,我早就一脚把他踢出去了。丈夫这玩意,没权没势没钱都不要紧,就是不能没骨气。

我给赵燮雨回了个电邮:“谢谢你不断暴露自己,不然我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了解你的人品和写作水平? 现在想想就后怕,如果那时把所有戏剧改编权都签给了你,而且一签三十年,那还不得看着你糟蹋山楂干瞪眼?

有人夸你‘网络莎士比亚’,而你也就信了,如果讲给艾园人听,真叫人笑歪嘴。我只能说夸你的人没有知 人之智,你这信夸的没有自知之明。

你就慢慢做你的‘网络莎士比亚’(梦)吧,改编山楂的事,就不麻烦你了。”(摘自艾米2008年3月 11日电邮)

赵燮雨气急败坏,来信说:“我很高兴你根本不可能步入戏剧编剧的内心世界和写作领域,至少目前决不肯 能!而我已经有那么多的作品问世并且颇受好评。告诉你,最近我又得到首肯改编一部短篇小说为一部大戏。你能想得到吗?世界上并非只有你艾米也并非必须在一 棵山楂树上吊死。”(摘自赵燮雨2008年3月12日电邮)

呵呵,我承认我无法步入赵燮雨的内心世界,估计我得买把钻子,把自己的脑袋钻个洞,让脑髓流光了才能“步入”他的内心世界,只要我稍稍剩一点脑子,我就能 看出“站在树下笑哈哈”有多么恶俗,多么可笑。

赵燮雨虽然在两年前就说世界上并非只有“你艾米”,还发了誓不会在山楂树上吊死,但他这两年来的表现说明他的世界里恰好就只一个“你艾米”,因为他从那时 起,心心念念都在“你艾米”身上,“你艾米”的大事小事,他都注意到了,而且都要写博文议论。

他的博客里专门开了个专栏,号称是为老三开的,有近140篇文章,里面最少有一半跟“你艾米”有关,另一半是关于《山楂树之恋》的,等于还是跟“你艾米” 有关,因为《山楂树之恋》是“你艾米”写的。

呵呵,140篇啊!连我先生黄颜都没为我写这么多文章。看来赵老先生真是“多少灯下苦,化作一段情”了—恨也是一种情嘛,对不对,赵 老先生?

赵燮雨曾为我写了一篇“艾米与鲁迅”,我看到这个题目,就觉得他当得起“赵 十八扯”这个名字。“艾米”和“鲁迅”,一个是本世纪的网络匿名写手,另一个是上世纪新中国赫赫有名的文学大师,除了“赵十八扯”,谁 会想到把这两人扯到一起来写篇文章?而且他扯到最后也就扯出两人都用英文字母代替地名,这还需要他“赵十八扯”专门写文指出?有眼睛的早就看到了。

他还专门为我写了一篇“艾米骂人词语总汇”,累计有“1:奴才 2:老土3:蠢才4:白痴5:愚民 6:溅人”(这个“溅人”肯定是他捏造的,因为我没用过这个词)。

这真是不收集不知道,一收集吓一跳啊!看看,我说话是多么文明礼貌,连“骂人”都骂得这么知书识礼,全都是书面语,是可以见诸报章杂志的词汇。

赵燮雨把“老土”也算做我的“骂人话”,是因为我曾在一篇文章里不指名地称“站在树下笑哈哈”的作者“老土”,意思是这人落后于形势,孤 陋寡闻,无知。如果我到农村去,不认识那里的庄稼,不会骑那里的驴子,我也会称自己“老土”。

但赵燮雨显然不知道“老土”的意思,为此写了一个10集的系列《“洋”女士艾米和“老土”我的分歧》来辩驳。

他在第一集里说:“我能土到哪里去?上海人历来生活在海派文化中心,由于长久以来西方文化侵蚀的桥头 堡,上海引领西风东渐是不可否定的历史事实。艾米如果真的出身宜昌或者嫁了一个宜昌汉子,能比我洋到哪里去?”

呵呵,看到他这样的辩驳方式,我觉得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他:老土!以出身地来衡量“土洋”,以出身于上海自傲,可不就是“老土”么?

这人刚好姓赵,很可能与《阿Q正传》里的赵老太爷是本家,因为他把同庄乡亲阿Q的那套学得一点都不差。阿Q头上有癞痢,就听不得人家说“光”说“亮”,赵 燮雨有了一把年纪,就听不得人家说“老”,一听到这个“老”字,就以为人家在拿他的年龄说事,于是恶狠狠诅咒说:“希望艾米也不会活到像我现在这样的年纪才好!”

你说这样的水平,还写什么《山楂树之恋》戏曲剧本呢?就写一篇咒文,诅咒我活不到老三的年龄不就行了?因为我在《山楂树之恋》里无数次地写了“老三”,而 “老三”里不就有一个“老”吗?

我强烈呼吁艾友友来给赵燮雨小先生上堂小学语文课,给他讲讲“老”字的几种用法,免得他咒得兴起,要为“老三”“老四”“老虎”“老鼠”“老中”“老外” “老婆”“老公”“老师”“老纳”们打抱不平,那得写多少咒文啊!

况且他自己也写过无数次“老三”,是不是一视同仁,也咒咒自己活不到老三的年纪呢?大家千万记住了,别说人家赵小先生“老练”“老辣” “老到”“老手”,不然他会咒你们活不到他那个年纪。

赵燮雨还写了一个6集的系列,叫做“到底谁应该拥有《山楂树之恋》的版权”,他在那个系列的尾声里说:

“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

一,艾米良心发现,承认事实(其实好多事实都是她自己早就提供了的承认了的,尽管她可能她那时候意识 不到山楂居然那么丰收);

二,静秋勇于拉破面子,破除那种情面观点说出真话。尤其是她应当站在老三的立场上好好地为老三正名证 明,决不能抹煞老三的文字功绩。这才是真正的爱老三,真正地怀念老三把老三铭记在自己的心里。相信她一定会同意我所说的假如小说作者是静秋老三决无异议但 是如果只署艾米一人之名老三他一定会有话要说。

三,老三遗属出来说明真相——有这么一本记录了老三静秋恋情的日记本。老四他一定还能够说出基本内容 包括那句会流传千古的“我不能等你一年零一个月了,我也不能等你到二十五岁了,但是我会等你一辈子。”

呵呵,赵燮雨大概是怕我不能“步入”他这位“戏剧作家”烟熏火燎的内心世界,所以他把自己的内心世界“步出”来了。于是我们看到,在他那被名利熏得黑乎乎 的“内心世界”里,人人都在争名夺利,艾米想独霸山楂,静秋也想分一杯羹,只是碍于情面不好意思出来争版权版税,而老三看到书上只署“艾米”的名,恨不得 从坟墓里跳出来把自己和静秋的名字署到书上去。

你说赵燮雨这种内心世界,怎么可能正确把握静秋和老三这两个人物?如果真让他来改编,说不定改到最后,老三对弟弟说的话得改成:“如果静秋同意在书上署我的名,你就将我的日记交给她;如果她不同意,你就留着自己写书出名,别忘了署上我的名,切记 要署真名。”

或者为了更加戏剧化一些,设计成静秋和老三在舞台上抢夺那个装有日记信件的军用挂包,最后两人将挂包 扯豁,日记本掉了出来,被艾米抢走,狂笑着下场,抢写《山楂树之恋》去了。

正如一位网友所说:看了赵燮雨关于版权的那些文章,就像吃了个苍蝇一样—恶心!完全是对静秋老三艾米的亵渎!

赵燮雨对版权的讨论,全都是基于两个错误的前提:1)静秋交给艾米的日记本就是老三那个日记本;2)谁贡献了日记本,谁就应该在书上署 名。

我估计赵燮雨肯定没看过几本人物传记,不然他会发现人物传记上很少有署人物名字的,因为书上是署作者的名,而不是署人物的名,而传记大多是别人写的,自己 写的就叫“自传”了。写人物传记的,肯定都参考了人物的日记、照片、通信等资料,甚至直接引用日记和通信,并刊出照片。但传记写出来,署的却是作者的名。 比如美国已故总统肯尼迪的传记,署的是作者Michael O’brien的名,已故总统里根的传记,署的是作者William E. Pemberton的名,《新蒋介石传》署的是作者陶涵的名,等等。

而《山楂树之恋》连人物传记都不是,就更不存在故事人物在书上署名一说了。

这种因为孤陋寡闻闹出的错误,赵燮雨的博文里比比皆是,基本就是他的trademark(商标)。

他说我在《山楂树之恋》里犯了错误,用了“涤良”这个词,说静秋那个年代不兴说“涤良”,要说“的确凉”。但马上就有网友向他证明,那个年代就有“涤良” 的说法。事实上,“涤良”是“官名”,是先出来的,而“的确凉”是“山寨名”,是根据“涤”的发音幽默化而来的。

他在亦凡书库看到《山楂树之恋》里张长林的名字变成了“赵志刚”,马上写文章探究艾米这样做的阴谋诡计,还推导出艾米不懂越剧,因为赵志刚是越剧王子。

但他不知道的是,张长林变成“赵志刚”,是网友“紫伊”的杰作,她在将《山楂树之恋》转帖到国内读者能看到的MSN艾园的时候,我请她将除静秋之外的人物 名字都改动一下,以免国内有人搞人肉搜索,于是她把“张长林”改成了“赵志刚”,还把“孙建新”改成了“陈树新”。

我们“紫伊”同学的即兴之作,害得赵燮雨差点把头皮都挠破。

赵燮雨直到前不久还在发谬论,说我讲了要跟夷陵电视台打官司,结果又没打,虎头蛇尾。

这一次,我认为他不是因为老糊涂了,而是在恶意造谣,因为他自己看过我写的《状告夷陵台》,知道我请大家盯着他,只要 他的剧本卖出一个,我就会把他告上法庭,他为此专门写过文章,那么他怎么会不知道我已经打赢了这场官司、夷陵台已经补签了合同并支付了改编费呢?这两件事 我是写在同一篇文章里的,难道这人已经衰退到看文章只能看一半的地步了?

这两年来,赵燮雨一直都吊在山楂树上,虽然暂且还没吊死,但他绝对有吊死的决心和信心,也具备吊死的能力,正在向着“吊死”的境界挺进。

他先是在自己博客公布一个“好消息”,说他的改编剧本将无偿转让,他以为只要无偿就不 存在侵权问题。但他显然不知道,不经原作者许可就改编人家的作品,就是侵权,收不收剧本转让费,都不改变他侵权的事实,顶多就是如果我告 他的话,拿不到太多赔偿费而已。

后来,夷陵地区被当做“故事发生地”被“人肉”出来,赵燮雨大喜过望,以为这下转机来了,赶快声称自己的剧本是“根据发生在夷陵地区的真实故事改编的”,并把剧本放到“中国剧本网”上去拍卖。

看来他完全忘了自己写的那些电邮,清清楚楚地记录着他的改编早在夷陵地区被人肉出来之前就开始了,完全是改编自我的小说。他以为只要把“静秋”改成“熊静 秋”,把“万驼子”改成“万金油”,就算是跟我撇清关系了。但他没有想过,夷陵地区那些人怎么可能知道静秋与老三的爱情故事呢?难道静秋 与老三的每次约会,夷陵地区的人都在旁边围观做记录?

我在“中国剧本网”看到赵燮雨在拍卖他的剧本,就拷贝了那个网页,并盯着他,只要有人购买他的剧本,我就把他告上法庭,让他偷鸡不着蚀把米,不光把卖剧本 的钱吐出来,还要让他为侵权受罚。

结果是根本没人购买他的剧本,甚至都没几个人点击那个网页,仅有的几个点击,大概都是我和几个监督他的网友贡献的。

实际上,如果赵燮雨聪明的话,就应该接住我给他的梯子,趁早从山楂树上下来,说一句“我没改编权,所以我不拍卖我的剧本了”,就能体面地收场,否则他只能 以下面的某种方法吊死在山楂树上:

1、 一直到死都没人来买他的剧本

2、 终于卖出去一个剧本,但被我告上了法庭,他不仅吐出卖剧本的钱,还把老本都贴进去了

3、 没人买他的剧本,但他继续写那些诽谤性博文,终于把我搞烦了,告他一个侵权和诽谤

我请大家继续帮我盯着这个赵燮雨,有任何新动向,都请及时告诉我。

31 responses to “艾米:贪心不足蛇吞象(完)

  1. 2010-02-08 06:39:55
    我去了赵小先生的博客瞅了几眼,看了几篇他攻击艾米的文章,胡言乱语不说,还实在难看。他小人家的文章没有智慧,没有幽默,故事情景不强还啰里八唆,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味儿隔着厚厚的视频闻得到。看他的文章真是浪费时间,再也不看了。

    赵小先生该把艾米这个系列打印出来糊在床头早起后晚息前默诵个几遍,牢记在心,便于以后提高作文的可读性,造福于读者。

  2. 2010-02-08 06:55:21
    既然艾米说了要我们帮忙盯着点这个赵燮雨那我也就只好捏着鼻子时不时去他的博客看看了。真是希望他看了艾米这个系列能反省一下自己的劣根,尽管希望很可能就只能是希望而已。

  3. 2010-02-08 07:00:04
    艾园美人18长得象许睛,美人;抱着的小男孩秀秀气气的,很有书卷味儿。

  4. 2010-02-08 07:46:12
    拜访,早上好!拜读佳作。

  5. 2010-02-08 08:08:30
    万幸,万幸,如果真让老赵拿到改编权,还能是《山楂树之恋》吗?

  6. 2010-02-08 09:09:17
    “(此人乃上海歌剧院首席编剧,余秋雨和巴金女儿小李的大学同班同学;而他太太是我太太的中学同学)……”
    —-看了这一句,就把我恶心翻了。赵小先生真是春风得意呀,太太的中学同学的老公都是首席编剧的高官了,他就等着鸡犬升天就可以了,忙活什么《山楂树之恋》改编权呢!

  7. 执子之手偕老

    2010-02-08 09:11:22
    赵小先生这会儿要挖个地缝钻了。

  8. 2010-02-08 09:26:03
    艾米呼吁我给赵傻上小学语文课,但这人是稀泥巴糊不上墙啊。就说这个“老”字吧,他自己不也说了“出身于沪剧老艺人之家”吗?他的父母是不是该咒他“活不到我这个年纪”呢?

    “老” 字,除了有年纪老的意思之外,还有“程度深”等意思,比如“老手”,就不一定是年纪大的人,更不是年纪大的手,而是在某方面有经验的人。“老土”里的 “老”就是这个意思,是说这人不一般的土,相当土,而不是说这人年纪大。

    有时“老”字没什么意思,就是为了组成一个双音节的词,比如“老师”,就是“师”的意思,以前时兴单音节的时候,就用“师”就行了。后来时兴双音节词,就加个字在前面,成了“老师”,但我们知道有各个年龄段的老师,甚至有“小老师”的说法,说明“老”在这里并没有“年纪老”的意思。

  9. 2010-02-08 09:27:35
    赵燮雨的所作所为促成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艾米最终没把改编权转让给他!——

  10. 2010-02-08 09:37:01
    哈哈,对不起对不起,边看边张着大嘴乐,尤其是到了中间,差点喷水了。前四篇看后,还想感慨一下:这人怎么这样啊,真是不可思议。但到了这篇,看艾米说到“丈夫”和“老什么老什么”,我只想哈哈乐,哈哈,再看老人家一步步的貌似有点儿恼羞成怒的表演,都觉得太精彩了,真是太精彩了,俩人精彩程度可以相媲美了——-只是精彩的性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于是再问个白痴问题:人,咋就那么不一样尼?请你告诉我。

  11. 2010-02-08 09:39:30
    赵傻把静秋出国的时间改为八十年代,不知是何用意?我怀疑是他算数做错了,因为艾米在书里没直接写静秋是几十年代出国的,只说“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而我们的赵小先生屈指一算,就搞了个八十年代。

    但这样一改,就把这个故事改变味了。静秋在老三逝世后,每年去山楂树下看望老三,二十年不变。如果改成静秋八十年代出国,那就少了十年。静秋的求学之路也很不顺利,77年高考因政治原因未能录取,但她没有放弃,在单位百般阻拦下,于十年后终于走进大学。赵傻改成静秋八十年代出国,那就全盘否定了这一切,把一个受政治迫害的静秋改成了一个时代的幸运儿。

    赵傻总是强调“要允许人家再创作”,但他懂不懂什么叫“再创作”?再创作就是在原作基础上写出更好的东西,或者改成另一种艺术形式,比如影视或戏曲,但不是由着他任意糟蹋。赵傻把静秋出国年代改为八十年代,他讲得出一个道理来吗?

  12. 2010-02-08 09:51:30
    赵傻吹嘘自己发表了很多作品,我挺纳闷的,就他那水平,谁会愿意出版他的东西?后来我才搞清楚,他是如何出版自己的文字的。我某日看见他正在某网站呼吁那里的网友认购他们还未出版的书,具体做法是谁想自己的文章编进书里,谁就认购几百本图书,凑齐了认购者,出版方就答应出版他们的书。

    这可真是想出版想疯了啊!

  13. 2010-02-08 10:00:18
    由此我又想到那个汉代蜜瓜,据她自己在网上公开承认,她父亲非常希望她能出书,说哪怕自己出钱也要把书出版出来,后来她真的出版了一本书,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掏钱,但至少是没赚钱,因为她自己在网上承认了这一点。

    有些白痴也太不体谅人家汉代蜜瓜了,跑到蜜瓜的博客去贴关于赵傻的帖子,当然是为了骂艾米,说艾米答应了赵傻改编权,后来又不给人家了,不讲信用。

    但这个白痴没想到,这无损艾米的形象,因为艾米还没在合同上签字,想不签就可以不签。而这对于蜜瓜来讲,打击就太大了,想想看,艾米的书有人死死追着要改编权,不给就写140篇文章骂人,而汉代蜜瓜得求着出版方出书,自己他掏钱都愿意,这不是天上地下吗?

  14. 2010-02-08 10:18:43
    见过稀泥糊不上墙的,还没见过这么不上墙的!
    如果赵小先生还是不接梯子准备吊死的话,还是请找个歪脖柳树啥的吧,千万别糟蹋了山楂树。

  15. 2010-02-08 10:22:10
    哈哈, 我是从头乐到尾啊。艾米,你简直太有才了!这位赵老人家,真是稀泥糊不上墙啊!

  16. 2010-02-08 10:22:59
    是不是“网络莎士比亚”,不是光谁说说就算的,要看实际水平。赵燮雨的水平摆在这里,如果还有人说他是“网络莎士比亚”,那只能证明说这话的人不是白痴就是小人。如果这人看不出赵燮雨与莎士比亚的差别,那他就是白痴;如果这人看得出差别,却睁着眼睛说瞎话,那就是小人。

    [赞]

    2010-02-08 10:26:09
    丈夫这玩意,没权没势没钱都不要紧,就是不能没骨气。
    [顶]

  17. 2010-02-08 10:23:33
    艾友友老师的跟贴也相当有水平,不知那位老人家是否会偷着来学习呢?哈……

  18. 2010-02-08 10:33:13
    :“我能土到哪里去?上海人历来生活在海派文化中心,由于长久以来西方文化侵蚀的桥头堡,上海引领西风东渐是不可否定的历史事实。艾米如果真的出身宜昌或者嫁了一个宜昌汉子,能比我洋到哪里去?

    哈哈,哪有点做男人做学者的样子,纯粹一小家子!

  19. 2010-02-08 10:33:46
    和春天一样,我也是从头笑到尾。
    艾友友称他为‘赵傻’真是恰当,他写的越多,越证明他的丑陋、恶毒,一副趋炎附势的小人嘴脸!真让人恶心!

  20. 2010-02-08 10:34:45
    也不是上海人个个都 “洋 ”

  21. 2010-02-08 10:46:17
    这集太搞笑了,艾米没有凭空诬蔑赵小先生,这些笑话全是赵小先生自己贡献的,艾米不过帮他好好分析分析,别再让那些“苦”啊“情”啊给迷了双眼,还自以为了得。殊不知那是人家搪塞他呢!不知道赵小先生会不会偷偷来这里学习学习?

  22. 2010-02-08 10:54:13
    老赵你光盯戏剧不看小品吗?”太有才了!”,这几年这句话代表什么意思你真的老土到不知道吗?既然想改编山楂树,想必原著也看过几遍,居然写出那么不着调的“序曲尾声”,人家能评你什么,只能借用近年流行用语“你太有才了!”,你居然化讽为荣,只能说明你真的“太有才了!”。拜托再不要把这“才”用到艾米和山楂树上了,你还是去改编你太太的同学的丈夫的同学的太太的先生的作品吧,也许他们念及你太太的情分和你“灯下苦”的苦劳份上不会将你告上法庭。“世界上并非只有你艾米”,是呀,几年前你不知道艾米的时候你不也活出一脑袋头衔吗,现在离开艾米你活不下去呀?非要在这棵山楂树上吊着出丑,如再不聪明的接住艾米的梯子下来,那么老三都会因你如此亵渎静秋和他自己而拿鞭子将你抽下来!!

  23. 2010-02-08 11:05:34
    这个“赵十八扯”的诨名起得很传神,他的确是很爱十八扯,相关不相关的东西都可以扯到一起,但又扯不出什么意义来。

    他扯了个“老三和贾宝玉”,扯的结论是贾宝玉的演员很难选,老三的演员也很难选。这也用得着写篇文章,还用这么大个题目?

    他还扯了个“山楂与红楼”,光看这个题目,你会以为他无论如何会扯点有意义的东西出来,但结果他扯的是山楂与红楼里都有真人真事的影子。这还用他扯?哪个故事里没有真人真事的影子?

  24. 2010-02-08 11:29:06
    赵燮雨还给艾黄搞了个 “文学定位”,说艾黄写的东西“回避社会矛盾”,“只有花前月下,情情爱爱”。

    看来这人头脑里还是“文艺为政治服务”那一套,以为小说里一定要写点“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才叫有“社会矛盾”,才是伟大的作品,而写“情情爱爱”的作品在文学上没地位。

    这可真叫“老土”了,一看就是对文学一无所知的人,不知道“文学即人学”,伟大的文学作品是因其对人性的深刻描写而伟大而流传的。

  25. 2010-02-08 11:36:09
    正如艾米这个系列的题目所说,赵燮雨是因为太贪心而毁了他自己,不然的话,他尽可以拿到了改编权,大大方方改编拍卖了。现在搞得好,他改编的东西不能拍卖,还时刻担着被人告侵权的可能,因为即使他一部剧本也卖不出去,他的改编行为仍然构成了侵权,这一点,我们早已请教过律师。

    而他这两年来的所作所为,也让很多人看清了他的真面目真水平,艾米的这个系列必将让更多的人认清他的人品和水平。如果说以前还有几个人会上当买他的剧本的话,现在这种可能肯定是极大地降低了。

    赵燮雨最终将随着艾米的文字而遗臭—即使不是万年,也会是若干年。

  26. 2010-02-08 11:40:04
    艾园目前最小的小宝宝好可爱啊,嘟嘟的脸,圆圆的鼻头,是11A家的孩子吧?

  27. zt”别说余秋雨和巴金女儿也不算个什么,就算这人是莎士比亚的同班同学,又能说明什么问题?顶多说明在同样的教育环境下,人家莎士比亚成为了莎士 比亚,而这人却没成为莎士比亚,还不赶快去面壁?“

    顶艾米!把赵批了个淋漓尽致,痛快!

  28. 给小赵先生一句话:Fail to prepare is preparing to fail。

  29. 看得真过瘾!鼓掌!

  30. 又到这里来再笑一通。

  31. 再赞“丈夫这玩意,没权没势没钱都不要紧,就是不能没骨气。”

    ——艾米的文章太赶劲儿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