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颜:小考官

我们家大多数人都当过老师,都爱考人,尤其是太奶奶,当了一辈子老师,考了不知多少人,一直到现在,都爱说“我考你一哈(下)”。

比如太奶奶找不到自己的眼镜了,就对黄米说:“宝宝,我考你一哈(下)啊,你晓得不晓得太奶奶的眼镜子在哪里?”

黄米一听到“考”字,争强好胜的劲头就上来了,马上跑到沙发垫子间的空挡里去摸,十回有八回被他摸到,交给太奶奶,得个“ 100 分!”。

如果黄米在沙发垫子的空挡里没找到太奶奶的眼镜子,那他就到太奶奶头上去找,多半就能找到。他用很地道的 K 市话大喝一声:“眼镜子在你脑壳上!”

太奶奶一摸,眼镜果然是架在自己头上,不由得笑眯了眼睛:“呵呵,你看太奶奶这个记性哟,骑着驴子找驴子。”

前段时间,黄米从家长那里学了几个段子,马上就拿来考人:

“爸爸,我考你一哈(下),一减一等级与(等于几)啊?”

爸爸自然是扮苕(装傻),伸出左手,一本正经地说“一”,然后伸出右手,五指并拢,伸平,做砍刀状,咣当一下,手起刀落,砍在左手腕上,遂藏起左手,大功告成地欢呼:“等于零鸡蛋!”

儿子看到爸爸垂死挣扎老半天,终于掉进他的陷阱,差点乐疯了,双脚离地蹦起来欢呼:“爸爸错了!爸爸错了!”

爸爸“天真无牙”地问:“爸爸怎么错了?一减一不是等于零鸡蛋吗?”

“不是!”

爸爸又伸右手砍左手地演算一遍,然后傻呆呆地问:“这不是等于零鸡蛋吗?”

“不是!”

“那你说等于几?”

“等于二!”

“为什么等于二呢?”

儿子伸出一只小拳头,说:“一个馒头”(嗬嗬,好精致的一个馒头),然后弯下腰,用另一只手从地上那么一捞,“捡了一个馒头 — ”,把两个小拳头往老爸眼前一伸,“看见没有?两个馒头!”

爸爸“哦”一长声:“原来是这样‘捡’的呀?那我知道了,你再考我。”

儿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马上问:“爸爸,一减一等级与(等于几)?”

爸爸得意地说:“等于二!”

“爸爸错了,爸爸错了!”

“怎么又错了呢?看哪,一个馒头(嗬嗬,好大一个,最少半斤),我 — 捡起一个馒头,不是等于两个馒头了吗?”

“不对不对!”

“那你说等于几?”

“等于零鸡蛋!”

“怎么又等于零鸡蛋了呢?”

儿子伸出左手,握拳:“一个馒头”,再伸出右手,五指并拢,伸平,做砍刀状砍在左手腕上,藏起左手,“看,没有馒头了,零鸡蛋!”

这段时间,黄考官与时共进,考试题换了新内容,变成了猜谜语。

自从太奶奶让他知道了什么是谜语之后,他就迷上了这玩意,动不动就跑到太奶奶那里,请求说:“太奶奶,你打个谜语我猜。”

太奶奶就势来一个:

“我打个谜语你猜,

你在灶里拽(读作 zuai 的第一声, K 市土话,“蹲”的意思),

我去点烟抽,

把你抓出来。”

估计这里的小字辈都猜不出这个谜语,除非是从老一辈那里听说过,因为这个谜语描绘的现象,在现代城市生活里应该已经绝迹了。

但黄米已经从太奶奶这个“老三辈”那里学会了,所以很容易就猜出来:“是猫猫!”

太奶奶说:“哦,是猫猫啊?我还以为是你呢。”

“我没有在灶里‘拽’。”

“你怎么不在灶里‘拽’呢?”

“我 — 没有灶 — ”然后黄考官就去请教咱家的大百科全书,“奶奶,我们总(怎么)没灶呢?”

奶奶指着我们烧饭的大炉子说:“我们有灶啊,这不是灶吗?”

黄米走过去,仔细看看那个洗衣机一样的大炉子,说:“我们的灶总(怎么)没洞洞呢?”

奶奶把炉子正面的烤箱门打开,露出好大一个洞:“你看,这不是洞洞吗?但你可不能‘拽’这里面哟,你‘拽’里面,奶奶开火做饭,会把你烧死的。”

“猫猫总(怎么)没烧死呢?”

“它那个灶里没火嘛。”

“那总(怎么)点烟呢?”

这下把奶奶考倒了:“真的呢,我儿问得有道理,猫猫‘拽’在灶里,那就是灶里没火了,怎么又可以点烟呢?太奶奶,你这个谜语 — 有问题哦。”

太奶奶什么风浪没见过?这样的区区小事,难得倒我们太奶奶?只听我们太奶奶振振有词地说:“我的谜语才没问题呢,我只说去点烟,我又没说点着了,灶里没火,我不晓得从灶上拿火柴点?”

搞定!

你别看黄米懒得背古诗,他记谜语的速度很快,一天可以记好几个,谜面谜底搞得清清楚楚,不会混淆。

刚开始太奶奶打的谜语都是关于实物的,比较形象,好懂好记。比如打花生的谜语“麻屋子,红帐子,里面睡个白胖子”,太奶奶就找颗花生,告诉他麻屋子是什么,红帐子是什么,白胖子又是什么。

但有些谜语的谜底是我们家没有的东西,这时就需要奶奶出面了,奶奶到网上找个图像给黄米看,他一看就记住了,然后就拿来考人家。

有一天,妈妈一回家,就被黄米考了一把:“妈妈,我打个谜语你猜。”

“是不是‘你在灶里拽’?”

“不是,是新的。”

妈妈摩拳擦掌:“啊?是新的啊?那太了不起了,快打给妈妈猜。”

黄米一口气打出一个谜语来:

“爸爸——在土里——受——苦受难,

妈妈——在水上——淘——米煮饭,

哥哥——只会——摇——风打扇,

姐姐——长得——实——在好看。”

妈妈见儿子一口气背出这么一串老长的句子来,背到每句的最后四个字还摇头晃脑的,顿时“屁服”得五体投地:“我儿子真了不起啊!把这么长的谜语都记住了?真是个天才!”

考官可不会让几句马屁给拍糊涂,头脑清醒地催促:“妈妈,你猜撒!”

妈妈如果知道谜底,就要跟儿子忽悠忽悠了,但这回是真不知道谜底,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猜。妈妈问:“宝宝,这个谜语是什么的‘破’呢?”

“破”是 K 市的说法,是从哪方面“破解”的意思,问某个谜语是“什么破”,就是问某个谜语的谜底是哪方面的东西。

小考官很宽宏大量地提示说:“是你吃过的东西。”

妈妈开始思考了:“我吃过的东西?嗯 — 在土里 — 是不是土豆?土豆不是埋在土里的吗?”

“不是,不是。”

奶奶提示说:“土豆只合得上第一句,还有后头的呢?”

妈妈问考官:“你这个谜语,是打的一个东西呢,还是四个东西呢?”

儿子有点说不清,用眼神向奶奶求助,奶奶说:“是四个东西,一句一个,但又是互相关联的。”

“嗯,是互相关联的,这点我知道,因为是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嘛,一家人。”

妈妈在那里绞脑汁,儿子像个考官一样,在妈妈身边走来走去监考,但走不了多大一会,就忍不住催促:“妈妈,你猜撒!”

“等我想一下嘛。”

“你快点想撒!”

“我是在快点想啊 — ”

“你飞飞地想撒!”

“我是在飞飞地想啊 — ”

考官等不及了:“妈妈,我告诉你吧。是藕,你吃过的吧?”

妈妈是“心有藕洞一点通”,马上叫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不要你告诉我了,我说给你听:爸爸是藕,妈妈是莲蓬,哥哥是荷叶,姐姐是荷花,对不对?”

儿子惊得目瞪口呆:“妈妈,你猜出来了?”

“嘿嘿,我聪明吧?”妈妈支使儿子说,“快去考你爸爸,他肯定猜不出来。”

于是儿子又来考爸爸,完全无视爸爸刚才就在旁边这个事实。

另一天,考官换了考题:“爸爸,我打个谜语你猜。”

“是不是那个‘爸爸在土里受苦受难’啊?如果是那个,我可不猜了,我不想在土里受苦受难。”

“不是你,是新的。”

“新的啊?快打给我猜。”

小考官朗朗念道:

“ 上坡点点头,

下坡滑似油,

走路不要伴,

洗脸不梳头。”

儿子不知道这是黄家传了几代的谜语,很有把握地等着看爸爸出洋相。

老爸见考官那么信心十足,就只好装苕了。

“嗯 — 这个谜语好难哦,等我想一想哈 —- ”

“快点想!”

“我是在快点想啊。儿子,这个谜语是什么的破呢?”

“是动物。”

“嗯 —- 是动物 —- ,我知道了!上坡点点头就是你,你上坡的时候爬呀爬,不是会点头吗?”

“不是我!是动物!”

“你不是动物吗?”

“我不是动物!”

“你不是会动吗?”

这下把儿子问糊涂了,答不上来,只坚持说:“我不是动物!“

爸爸问:“那你是什么?”

儿子答:“我是 —- 你的儿子!”

太奶奶在一边听见,开心得哈哈大笑:“哈哈,爸爸说不赢儿子了吧?谁叫你欺负我们宝宝,说我们是动物呢?我宝宝好聪明,就说我是你儿子,看你还说不说我是动物!”

爸爸狡辩说:“人也是动物嘛,是高级动物。”

黄考官宽宏大量地说:“爸爸,你猜不出来吧?我告诉你,是马马!”。

然后儿子就现身说法,学着马马的样子,一边上坡,一边点头,十分形象。

爸爸又积极主动地猜:“我知道‘洗脸不梳头’是什么。”

“说!”

“是妹妹。她就是洗脸不梳头 — ”

“妹妹梳头了!她还扎辫辫了!”

爸爸一看,果不其然,妹妹扎着一个“冲天炮”,露出高高的额头,可爱极了。爸爸问:“妹妹,你今天扎辫辫了?好‘泡浪’(漂亮)哦 — ”

妹妹歪着头,伸手摸一摸头上的辫辫,绽开一个得意的微笑。

哥哥见爸爸的注意力转到妹妹那去了,马上拉扯爸爸的衣服:“爸爸,我告诉你,是猫猫。”

“是猫猫?我不相信,猫猫才不洗脸呢。”

“就洗!”儿子伸出一只手,弯着指头,做猫爪子状,然后在自己脸上抹来抹去,“猫猫这样洗的。”

“好,是猫猫,是猫猫。那‘下坡滑似油’呢?是不是你呀?你坐滑滑梯呀,嗖 — 一下就滑倒底了,那不是‘滑似油’吗?”

“不是我,我又不是蛇呢。”

考官泄密了,爸爸急忙捡个便宜:“我知道了,‘下坡滑似油’是蛇!”

儿子对太奶奶送个惊异的眼神,仿佛在说:“爸爸这个憨包子怎么还猜出来一个?”

太奶奶提示说:“还有一个没猜出来呢,你看爸爸猜不猜得出‘走路不要伴’是什么?”

“爸爸,是什么呀?”

“你说‘走路不要伴’啊?我知道,就是爸爸,爸爸走路就不要伴,一个人就敢走 — ”

“不是你。”

“不是我是谁?难道是你吗?你可不敢一个人走路哦 — ”

儿子不否认这个事实,但也不承认爸爸是黄大胆,说:“是老虎!”

爸爸发出胜利的欢呼:“爸爸就是老虎啊!你不知道吗?”

于是黄考官向太奶奶核实爸爸究竟是不是老虎去了。

现在黄米已经进步到用字谜考人了,他不是那种昏庸的考官,自己都不知道,还考别人。他在考人之前,自己是一定要搞明白谜底的,因为他知道他的那些考生都是些调皮佬,会提种种问题来刁难他,考官可不能被考生问倒,所以他总是事先就把谜底谜面全都搞清楚,做到胸有成竹。

现在把黄考官的字谜出几个在这里,供大家一乐,全部猜中有奖,奖品是有黄米同学“狗脚迹”的签名书一本:

1 、“两个猴猴抬根杠,一个猴猴在杠上望”

2 、“一锄头挖两个芋头”

3 、“有个人,他姓王,口袋里装着两颗糖”

4 、“一点一横长,一笔飘南洋,南洋有两个人,坐在土地上”

5 、“有个老师他姓王,穿着白衬衫,坐在石头上”

6 、“高老师的脑壳,李老师的脚(读做“ jo ”),陈老师的耳朵棒棒戳”

7 、“千字不像千,八字摆两边,好一个红花女,跪在鬼面前”

8 、“上不在上,下不在下,天没它大,人有它大”

9 responses to “黄颜:小考官

  1. 1.六
    2.小
    3.金
    4.座
    5.碧
    6.郭
    7.魏
    8.一

  2. 猜出来4个 其它的努力在猜 坐沙发好好猜ing 争取黄米宝宝的“狗脚迹”

  3. mahuer好厉害哦

  4. 叶子, 让你说得我不好意思了. 我是从早中午就开始猜, 猜完以后想着该怎么才能让他们知道猜出来了, 才发现好几个人都早猜出来贴在那儿了, 刚才发现这还没人贴, 这不就投了个机, 占了个小便宜.

  5. 这几天忙得手脚不着地的,今天偷空上来,居然有有奖猜谜,也猜一个,不知对不:六、小、金、座、碧、郭、魏、一;
    小宝宝好乖呀,看到他(她)想起了我家姑娘刚出生时的模样,感慨万千!

  6. 谢谢HY好文. 读黄米的故事很开心.

  7. 清风白云飘

    今天提前过大年-好多美文看!;)
    我说两个,可以让孩子形象的认识物体和字
    1.白胖白胖肚脐眼朝上(打一食物,我自己编给孩子小时候的)
    2.千里相逢(猜字)
    3.兄弟七八个,围着柱子坐,要想去干活儿,衣服就撕破(猜常用调味食物)
    4.红果子、麻点子、咬一口、酸甜甜(猜水果)
    5.圆圆脸儿像苹果,又酸又甜营养多,既能做菜吃,又可当水果(打一蔬菜)
    6.黄金布,包银条,中间弯弯两头翘(猜水果)
    7.一顶小伞,落在林中,一旦撑开,再难收拢。(猜蔬菜)
    8.青幔子,绿棚子,滴里嗒拉挂珠子。(猜水果)

    9.抿嘴笑,半边歪,有红有绿人人爱。(猜水果)

  8. 清风白云飘

    提前恭祝:太奶奶、黄米宝宝、艾颜宝宝、两位爷爷、两位奶奶、艾米、黄颜,
    健康快乐!事事大吉!恭喜恭喜!!

  9. 太可爱了,给一大家子拜个早年,新年愉快。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