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竹马青梅(48)

有一天下午,岑今去系里开会的时候,发现很多老师都以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直到会开完了,系领导留她下来单独谈话,她才知道那些老师异样的眼光是怎么回事。

素有“好好先生”之称的刘主任很含蓄地告诉她:“今天幸亏你来得晚,不然会撞见那一幕——很尴尬很难堪的——-”

“怎么回事?”

“你认识——尹卫国和他的——夫人吧?”

“嗯,尹卫国跟我住在一层楼——”

“他夫人今天找到系里来了。”

“他夫人?找到我们系里来?干什么?”

“告你的状。”

她的心一沉,但仍然镇定地问:“告我的状?我有什么状她告?我都没怎么——见过她——”

“这个她说了,她说她不在G大住——但是她还说了一些——很不好的话——”

“她说什么了?”

“我——真的不好意思向你重复她那些话——说不出口——”

她心慌意乱,急于知道郑东陵到底掌握了些什么:“她——到底说了些什么?”

刘主任坚决不肯告诉她:“她说了些什么,我没必要转告给你,你听了会很生气的。总之,是些很——肮脏龌鹾的事——我相信你——不会做那样的事——”

她脸色煞白地坐在那里,大脑停止了转动。

刘主任安慰说:“你也别太生气了,我们都不相信她说的那些话。”

“系里的人都——听见了?”

“我今天下午到系里来的时候,她正在会议室——瞎说,很大的声音,我马上把她叫到我办公室来,把门关上了,但还是有些老师听见了。”

“但是——”她的大脑空空如也,什么也没“但是”出来。

“我知道有些女人——心眼小,丈夫跟别的女人稍有接触,就疑神疑鬼。”刘主任建议说,“你看是不是——向学校要求换套房子,搬到别处去住?也免得人家说闲 话。”

“好的,我会注意的。谢谢您。”

回到家,她顾不得避嫌,马上去找卫国,把郑东陵到系里大闹的事告诉了他。

他很恼怒:“等我去找她算账!”

她慌了:“你——你别——去找她算账,你越算,她越——生气,就越会大闹,闹来闹去,还是该我们吃亏,毕竟我们——也不是——无懈可击的。”

他气呼呼的,看样子还没放弃算账的计划。

她问:“你知道不知道她——掌握了——些什么?”

“我不知道。”

“她是从哪里——听到这些的?”

他摇摇头:“我不知道。也许这楼里早就有人看不惯了——”

“但是这楼里的人——又不认识她——”

“谁知道怎么会传到她那里去的——”

“她会不会跑楼里来闹?”

“她敢!”

她看他怒气冲冲的样子,胆小地问:“难道你还会——打她?”

“为什么不会?既然她讨打——”

“别——别别别——你一打她——就等于——承认我们的事了——”

他沉默了一会,说:“我听你的。”

“你知道不知道她——怎么会选在这个时候闹?”

他没吭声。

她问:“是不是你——向她提出了离婚?”

“嗯。”

“你怎么在这个时候向她提出离婚?她——父母的病——好了?”

“没有。”

“没有你怎么向她提出离婚?”

“她父母的病——好不了的,老年人,中了风,就是一辈子的事,腿摔坏了,也是一辈子的事——”

“那她这个时候不是正需要你——帮助吗?”

“我是在帮助啊!但她这次做得——太不像话了。”

“她做什么了?”

他气呼呼地说:“我不想说这些,说起来就心烦。”

她不敢再问了,但他可能发现自己态度不够好,主动说:“她居然当着全家人的面说——维今不是我的儿子。”

她一惊:“她怎么说到这上头去了?你们吵架了?为什么?”

“还不都是为教育孩子的事——,每次我教育孩子,她总是在旁边唱反调。”

“那这次——”

“这次我叫孩子吃完饭再去玩,她就叫孩子先去玩,待会再来吃饭,你说这样怎么教育孩子?”

“你们就——吵起来了?”

“我没吵,是她——在瞎闹——叫我别管她的孩子——说孩子不是我的——我没资格管。”

她小心地问:“那——维今到底是不是你的孩子呢?”

“我怎么知道?但不管是不是,她都不该当着孩子的面说这话,这叫孩子怎么想?”

“但是你跟她离婚,孩子不是更——惨?”

“我会把孩子带好的,现在我不是带得挺好的吗?没她在里面捣乱,我会带得更好——”

“她会把孩子给你?”

“这不是由得她给不给的,得由法院判。”

“但是法院不是一般都会把孩子判给——母亲吗?”

他很有把握地说:“我们的情况不同,她有两个老人要照顾,根本没时间带孩子,法院不会把孩子判给她的。”

她不知道如果卫国坚持要离婚,郑东陵还会干出什么来,担心地说:“我就怕你把她——逼急了,她又跑到我系里去闹——”

他的底气没那么足了:“你们系里——不会相信她的话吧?”

“刘主任今天的话是说得很好的,一再说他不相信她的话,还说系里老师也不会相信她的话。但是——谁知道呢?如果她再去我系里闹——或者拿点什么证据出来 ——也许系里就会相信了——到那时——可能系里就不要我了——”

他面色凝重,好一会才说:“对不起,给你添这么大麻烦。”

“你怎么这么说呢?又不是你到我们系里去闹——”

“她去闹,说明我——没能耐——管不住她——”

“快别这么说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想办法——解决这事,而不是——追究是谁的责任——”

“你说得对。”

她犹犹豫豫地说:“我看你现在先别——催着她离婚吧——免得她——狗急跳墙——”

“但如果我现在突然不提离婚了,她不是越发觉得自己闹准了?”

“那倒也是。你——看情况——处理吧。”

“行。”

那几天,她进出鸳鸯楼的时候,碰见任何一个人,都觉得像是告密者,但她拿不准究竟是谁告的密,告的又是什么,是仅仅一些鸡毛蒜皮的表面现象,还是什么具体 的实质性的东西。她仔细回想了一下,觉得楼里的人应该不知道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无非就是卫国经常上她家来帮忙,她有时去卫国家串门之类的事,但这也算不上 作风问题,况且芷青也知道。

周末卫国带着儿子回了家,下个星期一来,她就找机会问他:“你——跟她谈过了?”

“嗯。”

“谈什么了?”

“谈她到你们系里去大闹的事。”

“她怎么说?”

“她不承认。”

她目瞪口呆:“她连这种事——都可以不承认?难道她敢说——是我们系里在撒谎?”

“她没敢说你们系里撒谎,她说你撒谎。”

“那你怎么说?”

“我假装信了她的,但我也威胁了她一下。”

“你怎么威胁她?”

他不肯说究竟是怎么威胁的,但她猜到无非是打啊杀的之类。她问:“她——怕你威胁吗?”

“是人都会怕。”

她没想到他那么一个温和的人,也有威胁人的时候,而且肯定是很可怕的威胁,不然怎么“是人都会怕”呢?看来他也不是对谁都温和的。

她由此想到,很可能世界上根本没有对谁都温和的人,比如她自己吧,应该还算温和的,但她记得有一次楼里一个男孩子欺负小今,她也是愤怒地冲上去,把那个男 孩子狠狠拉到一边,大声呵斥了一通。如果不是还有点法律意识,她肯定要踢那男孩子几脚,那种恨意真不是开玩笑的。

她生怕他真的干出打啊杀啊的事来,担心地说:“你只是——威胁一下吧?不会真的干出什么——可怕的事来吧?”

“不会的,你放心。”

自那以后,郑东陵没再到她系里去闹了,但她总觉得郑不会善罢甘休,一定在想别的办法报复。

她最怕的就是郑东陵拿到什么证据,现在系里是不相信郑东陵,因为没证据。如果郑东陵拿得出证据来,系里就会相信,说不定会解雇她。现在学校在搞所谓“聘任 制”,一般情况下,只是走过场,不管水平高低,每个人都聘任了。但如果系里想整谁,也很简单,随便找个理由不聘就行了。

她记得系里有个年轻老师就是这么被赶走的,那个老师除了在G大教书,也在外面兼职做生意,学校没明文规定不能兼职,所以系里就算知道也没办法。但那个老师 做的也有点过分,经常是上着上着课,BB机就响了,于是就把学生丢在教室里,自己跑出去找电话打。

后来就没看见那个老师了,听说是被“解聘”了。

但人家有能耐啊,人家被G大解聘,反而因祸得福,一心一意在外面搞公司去了,听说搞得很红火,自行车换成了摩托,BB机换成了“大哥大”,威风得不得了。

她想到自己,哪有那个能耐?又不会开公司,只能去学校教书,而自己拿着一纸解聘书,又只是一个硕士,到哪里去找书教?恐怕只能去喝东南西北风。

以前她一个人的时候,还真不怕这些,底气很足,哼,到了我都得喝东南西北风的时候,那所有的人都要喝东南西北风了。但现在有了孩子,感觉就不同了,时刻在 担心会落到喝东南西北风的地步,把一份稳定的工作看得比山还重,系里每次讲到“聘任”,她都要担一下心,怕把自己聘掉了,因为没工作就意味着孩子没房住, 没饭吃。

到了这种时候,她发现自己心里竟然有了后悔的感觉,怎么可以为了个人感情就冒这么大的风险呢?这不是拿着孩子的前途开玩笑吗?

她责骂自己说,大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孩子的事,再小也是大事。难道你不跟卫国来往会死吗?

她想去对卫国说,我们不再来往了吧,免得弄出事来,丢了工作,连累孩子。但她一看到他,就舍不得这样说了,生怕一说他就同意了,就真的不跟她来往了。

她一想到两人从此不来往,就觉得心痛欲裂,于是在心里安慰自己:别把事情想得那么可怕,郑东陵怎么可能拿到证据呢?没证据系里干嘛要相信呢?再说,就算被 G大解聘了,不还可以到别处去吗?我就不信以我G大硕士的资格,在中国找不到个工作,大不了也去教中学。

估计卫国一定跟她一样的矛盾心理,有时一连几天不到她家来,但一旦来了,就像饿晕了的人看到饭菜一样,满眼都是火辣辣的渴望,捞住机会就对她说:“下了决 心不来找你,但是——实在忍不住——我就是——来看看你——没别的——”

他们大多数时候都“没别的”,就是互相看一眼,看一眼了,心里就踏实了,该干嘛干嘛,但如果一连几天看不到一眼,那就日夜不安。

她被这种坐牢般的生活搞得烦恼不堪,决定逃离这种被人监视被人告密的环境。她对卫国说:“这样下去我真的要疯了,我想办出国去。”

他非常支持:“办出国去吧,到了那里,就不会有这么多爱管闲事的人了。”

“你也办吧。”

“好。”

她把托福GRE的复习资料翻了出来,分了一些给卫国,两人开始复习。

但他英语不好,得从头来,于是把托福GRE复习资料还给她,跑去买了几本英语入门教材来看。

而她自己几年没摸,以前记的一点单词全都忘光了,又得从头开始。现在有个孩子打扰,不可能像以前单身时那样集中精力复习,往往都是刚钻进去,孩子就来叫妈 妈陪着玩了;好不容易得着个机会看几页书,王妈又在叫吃饭了。

芷青看见她在复习托福GRE,非常支持,一到周末就主动带孩子:“小今,来跟爸爸玩,让妈妈复习英语。”

她想到自己复习英语是为了逃到国外跟卫国一起生活,就觉得很对不起芷青,于是叫他也来复习英语。

但他没兴趣也没信心:“我现在忙得很,哪里有时间复习英语?再说我这人天生不是学英语的料,别的学科,除非我不学,一学就会。就这英语,不知道是怎么搞 的,花的时间最多,下的功夫最深,但学得最不好。”

“别谦虚了,你这么聪明,真的要学,肯定能学好。”

芷青还是没兴趣:“一家有一个人学就行了,哪里用得着两个人都考托福GRE?难道你办出国去,还会把我丢在国内?”

她哑口无言。

有个周末,她正要带孩子出去玩,芷青满脸严肃地对她说:“小红,我想跟你谈谈。”

她见她把“小乖”换成了“小红”,知道大事不妙,忙问:“谈什么?”

“你先坐下。”

她推脱说:“待会再说吧,现在我先带孩子出去玩——”

芷青对着厨房叫道:“王妈,你带孩子出去玩会,我跟小红有话说。”

王妈走过来,打量两个主人一眼,很乖觉地带着孩子下楼去了。

她故作轻松地问:“什么事呀?搞这么隆重?”

芷青掏出一个黄色信封,递给她:“你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她接过来,掏出信,展开,一眼看到“芷老师,您好,我是尹卫国的妻子”几个字。

26 responses to “艾米:竹马青梅(48)

  1. 沙发,真难得!

  2. 我很担心。

  3. aprettypenny1120

    爬也几次终于爬进来了,坐坐。

  4. 郑居然告导芷青哪里去了?这人真的没救啦……

  5. 2010-02-09 10:42:35
    回复小兔:

    把你的贴删了,请你自觉离开这里。

    既然你觉得岑今卫国不道德,你还赖在这里看他们的故事干什么呢?不怕污染了你那小小的心灵?下去读《女儿经》《列女传》去吧。

  6. 2010-02-09 10:46:22
    借用艾友友在海外原创的帖子:”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最不道德的,没有爱情的性是最不道德的。“

    如果你看不见人物之间真诚的爱情,那说明你没体验过爱情,也许你有婚姻,但如果你和你的配偶之间没有爱情,那不过是受法律保护的通奸和卖淫。

  7. 2010-02-09 10:51:51
    人类社会终归是向更人性化的方向发展的,想想从前,婚姻得由父母包办,男女私定终身就被认为是大逆不道,梁祝的爱情悲剧由此而产生。但人类社会毕竟从那个阶段向前发展了,现在你看到男女自由恋爱,就不再觉得是不道德的。

    但现在的男女仍然不能完全凭着爱情来决定婚姻和性,他们得考虑很多非爱情的因素,金钱,地位,房子,等等。这些都符合现阶段的道德观念,但可以预料的是,随着社会向更加人性化的方向发展,这些非爱情因素都会变成不道德的东西。

    到了那时候,衡量性关系是否道德,就只是爱情,而不是任何其他因素。

  8. 2010-02-09 10:57:33
    当然,小兔之类的眼光短浅的人会说,我是在用现阶段的标准衡量故事人物,没错,我知道你是在用现阶段的标准衡量故事人物,但我劝你就不用看故事了,故事里的爱情,大多是forbidden love(被禁止的爱,不被允许的爱),否则就没故事了。像你和你丈夫的爱,正大光明,无风无浪,我恭喜你,但我不会写你,因为你没故事。

    你可以要求你自己符合现阶段的道德标准,但如果你也这样要求故事人物,那世界上就没有故事可看了。

  9. 2010-02-09 11:04:17
    我看到有人就《竹马青梅》的“通奸”问题大发口水贴,我只能说,这几个人肯定是生活中从来没品尝过爱情滋味的人,所以她们看不出故事人物之间真诚的爱情。这样的白痴,无非就是在法律的保护下,出卖自己的身体给某个叫做“丈夫”的男人,而那个男人,也无非就是在法律的保护下,发泄自己的性欲而已。

    这几个人自以为得计,以为人家都把她们当道德楷模,实际上,在明白人眼里,她们不过就是几个免费的专属于某个男人的鸡。

  10. 2010-02-09 11:14:31
    总感觉岑今对卫国的爱是有保留,总想全身而退,没有全心全意地想斩断所有牵绊。如果心里爱卫国,正好有机会和芷青坦白,可惜,她太想要所有人的爱,自己把事情复杂化了。

    ————————–
    博主回复:2010-02-09 11:18:14
    可能爱情对你来说,就是一块蛋糕,想吃就吃,想扔就扔。

  11. 2010-02-09 11:22:24
    拜托楼上的新浪网友,如果你没能力分析人物心理,就别发言算了,免得贴在这里,降低艾园跟帖的整体水平。

    你既然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就应该分析为什么岑今不能斩断所有牵绊,那样的发言才有点意义,有点水平。你就这么一个帽子一戴,起什么作用?谁不会给人戴几个帽子?

  12. 2010-02-09 11:26:09
    我觉得最奇怪的就是有些人只给女性人物戴帽子,不给男性人物戴帽子。要说不能斩断所有牵绊,卫国不是也不能斩断所有牵绊吗?芷青不是也不能斩断所有牵绊吗?为什么楼上的新浪网友只给岑今戴这个帽子呢?

    是不是有点花痴啊?看男性人物,怎么看怎么好,什么都可以原谅;而看女性人物,可以看出一百个毛病来。

  13. 2010-02-09 11:35:17
    如果你曾经有过被几个人真诚爱着的经历,你就会理解岑今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的心情。像这种指责别人“太想要所有人的爱”的人,肯定是没有过这种经历,也不可能有这种经历的人,所以认为选择是件很容易的事,甚至嫉妒那些被几个人深爱的女人。这些人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指责那些比她幸运的女人。不过指责是没用的,像你这个德性,是不可能被几个人深爱的,很可能一个深爱的都没有。

  14. 2010-02-09 11:39:38
    故事里写得明明白白,岑今几次想到离婚,都是卫国等人劝阻住了,为什么还有人看不明白呢?看不明白又要发言,不是讨砸吗?

  15. 2010-02-09 12:03:58
    看小说,要有点历史的眼光。所谓“历史的眼光”,就是要能把自己摆在历史的长河里,既看到脚下的河水,也看到上游的河水,更看到下游的河水。

    比如看“梁祝”,你就不能只看到脚下那点河水,那样就会觉得梁祝很傻,你爹妈不同意你们结婚,你怕个啥?拿脚走人,私奔,跑到天涯海角去。

    再比如看“山楂树”,你就不能只看到脚下那点河水,那样就会觉得静秋老三很傻,床都上了,还不把事情办了算了?处女膜怎么啦?怀孕怎么啦?正好,生下来,留个老三的后代。

  16. 2010-02-09 12:04:19
    而看《竹马青梅》这样的故事,你也不能只看到脚下那点河水,你要看到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从前是没有一夫一妻制的,对女的来说,谁的力气大,猎到的野物多,就跟谁性交生孩子,因为那样才能保证孩子的成长。男人也一样,哪个女的屁股大,能生养,就跟她睡觉,才能保证后代的繁衍。

    也许人类历史的下游的某段河流中,人们不再迫于外界压力结婚,也不会发生八平方这样的事,那么人人都能跟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甚至发展到爱几个人就跟几个人在一起。你觉得不可思议?怕几个人打起来?我觉得刚好相反,到了那个没有婚姻的年代,男女关系就凭自由竞争了,你得把自己搞得可爱一点,才有人要你。那么人人都会注重提高自己,而不是靠着金钱和地位等去换“爱情”。你特别可爱,有几个人爱你,那就该你拥有几个爱人,那些不可爱的人,就没人爱,她就得努力提高自己,让自己变得可爱起来。

  17. 2010-02-09 19:37:17
    回复竹园:

    把你的贴删了,完全是废话嘛。艾米感情强烈不强烈,关你什么事?又关这个故事什么事?你认为艾米说得对,就支持;你认为她说得不对,就拿出证据来反驳。你来这么一句废话,起什么作用?

  18. 2010-02-10 06:50:01
    我看见很多人都说郑东陵“可恶”,但如果你站在郑东陵的立场看问题,你可能会觉得岑今“可恶” 了:)

    我赞成山楂精神看问题的角度:从当事人的目的和手段来看问题。

    郑东陵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挽回卫国的爱,那么她的方式无疑是愚蠢的,她这样闹肯定不能挽回卫国的爱。

    但也许郑东陵的目的就是要报复卫国,因为他提出了离婚,那么郑东陵的做法也不是完全没效果,至少给卫国惹出了麻烦:)

  19. 2010-02-10 06:54:41
    为什么有这么多“大奶”爱闹呢?很大一个原因是“闹”有时是能见成效的。

    有些丈夫本来也不是铁了心要跟二奶跑,只是想打打野食,那么被大奶这么一闹就胆怯了,放弃了二奶,大奶的目的就达到了。

    有些二奶也不是铁了心要做二奶,只想风平浪静地升职到大奶的位置,但那男人并没那意思,现在大奶跑来一闹,男人更是做了缩头乌龟,于是二奶也干脆放弃了。

    再有的,虽然丈夫和二奶都铁了心要在一起,但考虑到孩子名誉工作等诸多因素,也只好分开,这样大奶的目的也达到了。

  20. 2010-02-10 06:59:39
    郑东陵为什么要闹?我觉得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她的情人还不能离婚,所以她需要卫国这个名义上的丈夫,不光是在外人眼里好看,在情人眼里也能争点面子:你有老婆怎么了?我也有老公。

    同时卫国也是她的一个backup,万一情人永远都不能离婚,那么她至少还有个丈夫,在外人眼里是个完整的家。

    第二个可能就是她也喜欢上卫国了,也许先前她看不出卫国的价值,但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她发现卫国挺不错的,尤其是她认为有很多女人都在勾引她丈夫,那就更加增添了她丈夫的身价。

    有很多时候,我们都是从别人的争抢中发现自己配偶的价值的:)

  21. 2010-02-10 07:04:43
    损人不利己的人有这么一些特点:

    1、如果我得不到,我要搞得你们谁也得不到。

    2、虽然我用不着这玩意,但我也不会让别人拿去,便宜了别人。

    3、你要我好好对你,那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有别人想好好对你,我也不会放你到别人那里去。

  22. 2010-02-10 07:10:41
    这段故事的时间,应该是九十年代初期,那时人们对于离婚和婚外情的态度,比现在严厉多了。那时要办个离婚,如果双方不能达成协议,要告到法院去,法院往往会叫双方单位出面调解,调解很长时间,离婚可以离脱一层皮:)

    记得我有个同事,想跟老婆离婚,从单位到法院,花了三四年时间才离掉。

    那时人们的同情心一般都在女方身上,男的提出离婚,就被当成“陈世美”对待,能劝就劝,能吓就吓,能拖就拖,很多离婚案就这么拖黄了,因为小三等不下去了:)

  23. 评论于:2010-02-10 10:35:51
    期待艾友友的跟贴的心情和期待艾米故事的心情是同样的强烈,艾友友很有导读的意思啊:)

    艾友友 评论于:2010-02-10 10:53:17
    回复honghongma的评论:

    没有导读的意思,只有总结的意思。如果你把我的跟帖当导读,那你看故事就没意思了。

  24. lovechild 评论于:2010-02-10 11:09:44
    ZT 她责骂自己说,大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孩子的事,再小也是大事。难道你不跟卫国来往会死吗?

    》有了孩子,岑今就把卫国放到第二位去了,从后来的情况看,她最终还是这么做了,为孩子放弃了爱情。如果是我,我也会是这样:)

    lovechild 评论于:2010-02-10 11:07:46
    ZT 他很有把握地说:“我们的情况不同,她有两个老人要照顾,根本没时间带孩子,法院不会把孩子判给她的。”

    》如果卫国一定要孩子,他的婚就很难离了。但如果卫国为了离婚,连孩子都不要了,大家会不会砸他?

    lovechild 评论于:2010-02-10 11:06:08
    ZT “我知道有些女人——心眼小,丈夫跟别的女人稍有接触,就疑神疑鬼。”刘主任建议说,“你看是不是——向学校要求换套房子,搬到别处去住?也免得人家说闲话。”

    》这个刘主任还不错,没有相信郑东陵的告状。

  25. 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个人的生活和经历也不一样,有些人也许运气好,一帆风顺,无论是事业还是家庭,可更多的人有阴阳圆缺。人生是条长河,什么都可能会有。有些人没有经历过别人的人生,就不应该老像个道德法官来评判(judge)他人,而是应该多站在别人的角度想想。何况,读小说的快乐就是经历你所没有经历的人生。

  26. 卫国是个不错的男人,我不相信郑东陵一点都不爱他,可能只是因为卫国对她冷淡,她才没将自己的感情表现出来,但是要她出让卫国,却是她做不到的事情。把卫国捆在身边,至少在外人看来,她还是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也能平起平坐地对待她的情人,不管她有多可恨,她其实也是一个很可怜的人:情人没法在一起、丈夫不爱她、父母有病。我还是有些同情她的,只是她用错了方式,让大家只看到了她的可恨。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