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竹马青梅(50)

手头宽裕的时候,好像钱也经用一些,没怎么节约,但仍然有钱用。而一旦手头不宽裕了,钱也好像不经用了一样,注意了又注意,钱还是一下子就溜走了。

正当岑今觉得钱越溜越快的时候,电信局也来凑热闹了,给她寄来一个通知,说她预存的电话费用完了,请她尽快补交,否则就要断掉她的电话。

她觉得很奇怪,她预存的是半年的电话费,这才过了两个月,怎么就用完了呢?她自从改在外面给卫国打电话之后,家里的电话就只用来跟父母交流,但那也是一星期才打那么一次,而且往往是父母打过来,又因为是长途电话,两边都是尽量节省时间,从来不煲电话粥。芷青自从辞职之后,也没什么电话了。预存的电话费怎么会这么快就用光了呢?难道真是人越穷,钱越不经花?

她抽了个时间,跑到电信局去查账,排了老半天的队,终于轮到她,她付了打印费,打印出了最近两个月的通话记录,发现除了她父母的电话之外,还有一个电话号码出现频率很高,而且通话时间很长,全都是在白天,她上班去了的时候。

她听说过监狱里的犯人盗用别人的号码打电话的事,以为自己不幸遇上了,十分光火,又排了好半天的队,到窗口去问服务员:“这个号码是哪里的?我从来没见过,我也从来没给这个号码打过电话。”

服务员查了一下,说:“这是个国外的号码。”

她一惊,难道国外监狱的犯人也知道盗用电话的窍门?她问:“是谁——盗用了我家的电话?”

“没谁盗用,电话是打给你家的。”

她仍然想不通:“可我没接到过国外的电话啊。”

“你家就你一个人?你没接过,是不是你家里其他人接过呢?”

这下她的底气不那么足了:“但是——那也不该扣我电话费啊,这不都是人家打进来的吗?”

“是人家打进来的,但还是占了你的通话时间啊,你的座机每个月多少分钟,是有规定的,超一分钟,加收一分钟的钱。你接的是国际长途,我们只按市话标准收你的费,你还不高兴?”

看服务员那个表情,仿佛她再多说一句,就会按国际长途收费似的。她只好拿起通话记录,灰溜溜地离开了窗口。

回到家后,她把那个通话记录放到芷青面前,问他:“这是谁的电话,打来这么多次?我是没接过的,是不是你接的?”

芷青看了一下电信局打印出来的通话记录,愣了很久,最后咕噜说:“接个电话还要收钱?”

“那你承认电话是你接的啰?”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接的,但既然你说不是你接的,那肯定是我接的了,总不会是小今接的吧?”

“这是谁打来的电话?”

“我也不知道,这个号码我不认识。”

“电信局的人说是国外打来的。”

“那就肯定是我接的了。”

“谁打来的?”

“国外的朋友。”

“哪个朋友?”

“你不认识的人。对不起,我起先不知道接电话也收费,现在我知道了,再不会在家里接了。”

她解释说:“我不是叫你不在家接电话,我只是想弄清楚,看是不是电信局搞错了。你朋友从国外打电话给你,你该接还是要接的。”

“算了,不在家里接了,太贵了,我以后叫她打到外面公用电话亭吧,我到那里去接,不收钱。”

他真的改到外面电话亭去接电话了,有时带着孩子出去,过很久才回来,孩子的小手小脸搞得脏乎乎的,一看就知道是爸爸忙着打电话,让孩子满地玩的结果。

她有点不满:“你以后打电话,别把孩子带去。”

“怎么啦?”

“你只顾着打电话,也不管孩子,你看她的小手小脸,搞得多脏,万一她趁你不注意,跑到街道中间去,让汽车碾了怎么办?”

于是他再不带孩子出去接电话了,要出去的时候,就对她说:“你看着孩子,我出去接个电话。”

于是一去就是个把小时。

她忍不住问:“怎么一个电话接这么久?”

“不是接这么久,我走来走去不要时间?再说,也不可能刚一走到电话就来了——”

“是谁打来的?”

“国外的一个朋友。”

“我知道是国外的朋友,我问的是哪个朋友。”

“你不认识。”

“你告诉我,我不就认识了吗?”

他不肯说。

她不高兴地说:“到底是什么不得了的人,你这么替他保密?”

“不是什么不得了,也不是替谁保密,是怕说出来你不高兴。”

“难道你这么——鬼鬼祟祟的,我就高兴了?”

他想了一会,说:“你一定要知道是谁,那我就告诉你了,但请别不高兴。打电话的是——蔺枫。”

她吃了一惊:“你——别开玩笑了!”

“是真的。”

“她没——死?”

“没有。”

“那你们——埋了几次的骨灰是——谁的?”

“我也不知道是谁的——”

“不是你和她父母亲自去——找她的吗?”

“是的,但我们认错了——脸都打坏了半边——没打坏的那一半——也肿变形了——哪里能认那么准——”

她觉得毛骨悚然:“你们把别人的——尸体认走了,那别人——”

“肯定有一对父母到现在还在寻找——自己的孩子——”

“那你们不想办法——通知人家?”

“这到哪里去通知?也许——他们没见到自己孩子的——尸体——就会存着一线希望——”

两个人都沉默了,她看到他眼里有泪,安慰说:“别难过了,这不是——找到蔺枫了吗?她还活着,你——不是应该高兴吗?”

他没回答,好像怕一开口就会痛哭出声似的。

 她停了一会,问:“她现在——在哪里?”

“在美国——”

“那很好啊,她很幸运嘛。”

他摇摇头:“她很——不幸,她——死里逃生——先是——去了东南亚的一个国家,在那里——过得很苦——什么罪——都受过,后来才辗转到了美国——。那些没参加六四的中国人,在她先去美国的,都能得到美国政府的庇护,拿到绿卡,而她是真正参加过六四,还差点送命——却因为去得晚,拿不到绿卡——”

“是吗?怎么有这样的事?”

“美国的规定是九零年四月以前在美国的中国人可以拿绿卡,但她是那之后才抵美的——”

“但是她可以把自己的经历告诉美国政府啊!”

“她是在做这样的努力,但需要一些证明,我在帮她跑这些事,所以这段时间联系比较多——”

她一向觉得自己很富有想象力,经常想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可能,讲出来都没人相信。但这次她发现自己其实没有想象力,这件发生在她生活里的事,她一点都没想到过,即使现在芷青告诉了她,她都无法想象,只觉得是在听一个故事,一个近似《天方夜谭》的故事,一个跟她毫不相关的故事。

芷青声明说:“你别误会,我只是在帮她跑绿卡的事,如果你不相信,下次我打电话的时候,你可以跟我去——”

“她——结婚了吗?”

“没有。”

“还在——等你?”

他没回答。

她问:“她还爱你吧?”

他点点头:“她是这样说的。”

她没问“你还爱她吗?”,觉得不需要问,答案是现成的,全写在他脸上,写在他的眼神里。她故作轻松地说:“那很不简单啊,你们相识只几个月,她能对你这么一往情深——”

“其实我们相识不止几个月,我们是师兄妹——同一个导师——她读硕士——我读博士——”

“那你怎么告诉我说你们是在学潮中认识的?”

“觉得那么说——你会高兴一些——”

“那你就撒谎?”

“对不起。”

 她知道现在追究他撒谎的事也没什么意义了,于是说:“你不想到美国跟她团聚?”

“但是我已经有了你——和孩子——”

“那没什么嘛,毕竟她是你的——初恋——”

“但是——我丢不下你们——”

“这不是你要丢下我们嘛,只是命运跟你——开了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但是——”

“不用但是了,我没问题的,我一个人能养活孩子,我们会生活得好好的——”

“我知道你会生活得好好的,但是我—舍不得你——和孩子——”

她开玩笑说:“我知道你的心情,你是哪一头都舍不下,最好是两头都要,中国一个老婆,美国一个老婆,一边给你生一大群孩子,但又不用你照顾或抚养,你想跟哪个老婆在一起,就跟哪个老婆在一起,最好把两个老婆都弄到一起,那你就没矛盾没思想斗争了,否则的话,你去了美国,想念中国的老婆孩子;留在中国,你想念美国的老婆孩子——”

芷青被她说得无比尴尬,但没否认。

她建议说:“我觉得你还是去美国比较好,我也有自己的——初恋,你去了美国,我也好跟他在一起——”

“他还没离掉婚,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她听他这个口气,似乎什么都知道,也不再隐瞒:“那就等他离掉再说啰。”

“我看他这个婚很难离掉。”

“为什么?”

“他那个老婆——说个不好听的话——是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角色,她这辈子吃定他了,什么手段都想得出来——他那种性格——斗不过她的——”

“你这么了解他?”

“我比他自己都更了解他,也比你了解他。”

“你——这么了解他老婆?”

“还不都是你告诉我的吗?我不过是根据你说的事实,推导出一个结论来罢了。”

她无语了。

他安慰她:“别担心,他不能跟你结婚,还有我呢。”

“你不去美国?”

“去不了。她现在连美国绿卡都还没有,根本就不能办我去美国——”

“她拿到绿卡之后是不是就能办你出国呢?”

“也很难,要拿到公民之后才行。”

“多久才能拿公民?”

“总要四五年吧。”

“她不能先办你去美国探亲?我怎么听说很多没绿卡的人都把家属办出去探亲了?”

“人家那都是留学生,她又不是留学生,而且我也不是她——家属,怎么办探亲?”

“她可以回来跟你结婚啊,结了婚不就是家属了?”

“她怎么能回来?”

她开玩笑说:“那你只有靠我了。”

“怎么靠你?”

“靠我考托福GRE,办留学出国,你就可以作为我的家属探亲去美国了。不然的话,你这个英语水平,还有你的案底,恐怕这辈子都很难出国。”

“你把我办出国,让我去跟蔺枫团聚?”

“怎么啦?这办法不好吗?”

“你怎么会愿意这么做呢?”

“帮你一把呀。”

“你就这么想把我推出去?”

“哪里是我想把你推出去?这不是你在心心念念想去美国跟你的心上人团聚吗?”

“我哪里有心心念念想去美国?我那次去她家修墓,就知道她还活着,那时她还没去美国,我很想帮她一把,自己办留学,再把她办到美国去,但是我发现——我——舍不得你——”

“那你一点也不想她?”

他沉默了一会,坦白说:“怎么可能一点也不想呢?我一想到她受的那些罪——还有她——现在——孤苦伶仃的——生活——就想一步冲到她跟前——保护她——照顾她——。也许我真的是像你说的那样,两个都——舍不得——两个都爱——两个都——想要——命运把你们俩送到我——生活里——一定是有用意的——也许就是要我——两个都爱——”

“那还得我和她都同意才行啊。”

他颓丧地说:“我知道你们都不会同意。”

“那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好在现在我去不了美国——也就不用我做任何选择——”

她找了个机会,给卫国打电话,把蔺枫的事告诉了卫国,问他:“如果你遇到这样的事,你会怎么办?”

他想了一会,说:“我也不知道。谢天谢地,我没遇到这样的事。”

“你不是也有两个——女人吗?”

“但我根本不爱她,所以问题简单多了。”

“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办?”

“我也会像你一样,考托福GRE,办出国去。”

“好把他带出去?”

“也不光是为了把他带出去,出国去对你对孩子都有好处。你呆在国内,也得想办法读博士,不然在G大是站不住脚的,但是——国内的博士——有什么好读的呢?读来读去,人家还是更器重洋博士。如果你在国内读全职博士,就没工资了,每月只有一点生活费,你怎么养活一家人?”

她沉吟片刻,说:“嗯,也是这么个道理。但你呢?你准备怎么办?”

“我?我也准备读博士,不读是没出路的了。”

“你也出国去读吧。”

“我出国读什么专业呢?”

“你在国内又准备读什么专业?还读哲学?”

“不想读哲学了,想读法律。”

“那就出国去读法律。”

他叹了口气:“我打听了一下,像我这个专业毕业的,出国读法律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是很难录取,录取了也很难拿到奖学金,读出来也不太好找工作,所以我可能还是得在国内读——”

“那我们一个去国外,一个留在国内?”她撒娇说,“你不能为了我,也到国外去读书吗?”

“但是——”

“别但是了,你先复习托福GRE吧!到时候哪个专业好录取,就读哪个专业。其实专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两个人在一起。”

“对了!就是这个意思。”

于是,他们两人又都开始复习英语。

42 responses to “艾米:竹马青梅(50)

  1. 虎年沙发

  2. Happy Tiger Year!
    Glad to the the third here!

  3. 先顶再看!

  4. 原来蔺枫真的没死。生活真是戏剧化;有时命运安排的情节远比作家们苦思冥想的更不可思议。
    接下来,可能岑今先出了国,然后芷青也出去了;可是卫国却没有能出国。

    谢谢艾米从牛年码字到虎年!祝合家幸福!

  5. 艾米新年快乐!

  6. 郑东陵可能出什么事了,害得卫国出不了国了。要不,还能有什么能阻碍岑今和卫国在一起呢?卫国不能只怕出国了要靠岑今就不出了吧。

    大家春节愉快!谢谢艾米!

  7. 先报到,在慢慢看:)

  8. 我是一片云

    一路看来,发现艾园不少人推测出蔺枫在世。芷青因为蔺枫的缘故,对卫国与今今的关系理解。

  9. 我是一片云

    49集岑今无意中发现电信局打印的通话详单有可能暴露她与卫国频繁的通话秘密。殊不知,却因为话费超额打印详单发现芷青与国外通知的秘密。艾米还不知道在前面挂了多少条“枪”。呵呵。等到真相大白的时候,回头看前文,才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我体会,艾米的小说读一遍是不行的,反复咀嚼,越读越有味。

  10. “那些没参加六四的中国人,在她先去美国的,都能得到美国政府的庇护,拿到绿卡,而她是真正参加过六四,还差点送命——却因为去得晚,拿不到绿卡——”
    我的一位朋友就是因为在89年1月去美国,因为六四的缘故拿到绿卡了!

  11. 呵呵,这集解开了个谜团:蔺枫活着。:)
    今今两个都想要:对卫国是爱情,卫国无论已婚还离婚,今今都挚爱着他,卫国对今今也一样。今今对芷青亲情,友情,责任更多一些。如果芷青有个好的归宿,今今愿意和他分开。
    芷青两个都想要:像是把爱情平分给了今今和蔺枫。可是今今和蔺枫是不同意平分的,芷青就在两人的跳板上跳来跳去:选择过今今,又选择过蔺枫,跳完一圈,发现还是更爱今今,于是想重新回到今今身边。

  12. 到处都是枫叶

    登陆加国,终于不用再翻墙了。先庆祝一下

  13. 恭喜”到处都是枫叶 “争取到言论自由权! 确实值得庆祝。

  14. 祝艾黄新年快乐,情人节快乐!
    不知道岑今今年的节是和谁过的呢?还是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他那个老婆——说个不好听的话——是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角色,她这辈子吃定他了,什么手段都想得出来——他那种性格——斗不过她的——”
    估计卫国真的没跟郑离成婚,所以让小今和维今促成岑今和芷青。其实卫国和郑已经没有事实婚姻了,光这一点就够离婚了。中国离不成就在美国离。美国最尊重人权人性了,郑完全是在践踏他人的人权。

  15. 他摇摇头:“她很——不幸,她——死里逃生——先是——去了东南亚的一个国家,在那里——过得很苦——什么罪——都受过,后来才辗转到了美国——。那些没参加六四的中国人,在她先去美国的,都能得到美国政府的庇护,拿到绿卡,而她是真正参加过六四,还差点送命——却因为去得晚,拿不到绿卡——”

    “是吗?怎么有这样的事?”

    “美国的规定是九零年四月以前在美国的中国人可以拿绿卡,但她是那之后才抵美的——”

    传说中的“血卡”啊!!!!我就认识几个没参加过六四的人,别说流血了,汗都没流,就因为在这之前到美国,搭上这个顺风车很快就拿绿卡了。确实有不少真正流了血的人是在这个规定日期后到美国的,结果还要办技术移民,等排期什么的,过了好多年才绿的。

  16. 雪浪风涛惊旅梦

    艾米辛苦了!感谢艾米!

    今今和芷青全都谈开了,让人不由的松口气!他们能尊重彼此的感情,真好!!

    奢望郑同志放了卫国,这样大家都幸福!!

  17. 真的是这样啊!蔺枫没有死!虽然猜测过无数次,但是真的从芷青的嘴里说出来,还是感觉挺震撼的。

    我很同情芷青,遇到这种情况,两个都爱,不知如何是好,似乎也很正常啊。

    更同情今今,莫名其妙就被搅和进了这样一种尴尬的局面。她和卫国的恋情就已经晚了一步,相见在卫国的婚后,嫁给芷青,哪知道又错开了一步,芷青的初恋没有死。两个男人都爱她,却又都有牵扯牵绊的地方,想要一份简单的爱情不容易啊。

  18. 海外原创的跟帖,转过来存档:
    ——————-

    • 艾米:竹马青梅(47) -飞星1艾米- ♀ (9919 bytes) (172 reads) 2/15/10

    • 看得无比郁闷了,好像各人都心怀鬼胎但却相安无事,偷情水平够高的: -因子- (0 bytes) (12 reads) 2/15/10
    • 所谓“鬼胎”,应该是那些自私自利损人利己的想法,而不是所有 内心秘密都是“鬼胎”。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内心秘密,也应该允许别人有内心秘密,只要这个秘密不是自私自利损人利己的就行。-艾友友- ♂ (122 bytes) (28 reads) 2/15/10
    • 如果道德标准都是这样的, 世界就乱套了 -maxpower- ♀ (0 bytes) (2 reads) 2/15/10
    • 如果爱是婚姻和性的唯一原因,世界就美好了。你所谓的“乱套”,究竟是什么“套”? -艾友友- ♂ (18 bytes) (4 reads) 2/15/10
    • 那不就不用有婚姻家庭了? 你怎么这么喜欢争?? -maxpower- ♀ (8 bytes) (1 reads) 2/15/10
    • 应该问你怎么这么喜欢争。我不过是在回答你。 -艾友友- ♂ (0 bytes) (3 reads) 2/15/10
    • 我祝愿你有这样的机会验证自己。 -maxpower- ♀ (0 bytes) (1 reads) 2/15/10
    • 我祝愿你enjoy你的“套”。 -艾友友- ♂ (0 bytes) (1 reads) 2/15/10
    • 你有这样的机会, 是非常人的经历。其他人都活在套里, 因为社会主流 如此。就此打住。

    你这个人, 只会跟在别人屁股后面, 见到不同观点就拼命打压。 真有空啊。-maxpower- ♀ (95 bytes) (5 reads) 2/15/10
    • 非常人的经历才会成为故事。 -艾友友- ♂ (0 bytes) (0 reads) 2/15/10

    • 顶。 -maxpower- ♀ (0 bytes) (0 reads) 2/15/10
    • 深刻揭露当代婚姻关系, 还是在爱的名义下, 真实极了 -呆鹅的世界- ♀ (0 bytes) (12 reads) 2/15/10
    • 也许你所谓的“爱”,并不是爱,而是“合法的性”。什么叫“爱的名义”?我认为故事人物的爱都是实质性的爱。

    为对方考虑,为孩子考虑,为他人考虑,关心对方,照顾对方,成全对方。这难道只是“爱的名义”? -艾友友- ♂ (160 bytes) (26 reads) 2/15/10
    • 难道谁是孩子的父亲都不知道, 这也叫爱? -maxpower- ♀ (25 bytes) (13 reads) 2/15/10
    • 故事里的两个男主人公,关心的不是谁是孩子的父亲,而是孩子本身,难道这不是爱?不管是谁的孩子,他们都爱这条生命。

    这样的爱,恐怕你很难理解,因为你眼睛里只有“套”,首先得搞清谁是孩子的父亲,是自己的,就爱,不是自己的,就不爱。 -艾友友- ♂ (176 bytes) (4 reads) 2/15/10
    • 你真是太可笑了。希望你有这种大爱。 也希望你有机会验证自己。 -maxpower- ♀ (0 bytes) (1 reads) 2/15/10
    • 我当然有这种大爱。我活在爱里,你活在“套”里:) -艾友友- ♂ (0 bytes) (1 reads) 2/15/10
    • 你就自己乐吧。 -maxpower- ♀ (0 bytes) (1 reads) 2/15/10
    • 你也自己“套”吧。 -艾友友- ♂ (0 bytes) (0 reads) 2/15/10
    • 呵呵,解读得好,思维被传统价值观框住了 -呆鹅的世界- ♀ (0 bytes) (4 reads) 2/15/10

  19. 这人还自称“maxpower”,哪里有半点power?纯粹是“max 浆糊”,辩不过了,就问人家“怎么这么喜欢争?”

  20. 于是,他们两人又都开始复习英语。

    》》今今和卫国,两个善良的好人。希望他们坎坷之后有幸福。

  21. 2010-02-15 10:13:26
    很欣赏他们这种处事态度,问题来了,都去往通途上想办法,而不是纠结过去的是是非非。
    理解芷青,遇到两个非常值得爱的女子,真是都难以割舍啊。这一点,卫国就比较幸运,不是二选一,就是一选一,即便不能在一起,心里就只爱一个人。没有同时爱两个人的那份纠结。

  22. 2010-02-15 11:19:10
    卫国总以今今为第一,认为出国去对今今对孩子都有好处,就鼓励她出国。希望卫国也能如愿地出国,最起码能暂时摆脱芷青说的那位“占着茅坑不拉屎”的。真庆幸蔺枫死里逃生!

  23. 来到艾园不后悔

    2010-02-15 11:39:54
    艾米,新年快乐,这是最好地新年礼物啊。到孩儿他舅家才上来的,抓紧时间读了。

  24. 来到艾园不后悔

    2010-02-15 11:45:22
    蔺枫果然还活着,要不是之前许多“知傻”猜到过,看到这真要把我“吓”死,大家太聪明了。这个故事太有“故事”了。

  25. 2010-02-15 12:13:12
    左右为难!

  26. 2010-02-15 13:16:48
    果然蔺枫在美国,没想到处境那么难。这就对前面芷青的表现好理解了,自己心里对今今有份歉意,所以对她和卫国的事也宽容。
    是不是最后真走了今今考出国然后办他出去的路?

    ——————————
    博主回复:2010-02-15 21:39:32
    为什么芷青一定得是出于“歉意”呢?他自己同时爱着两个人,难道他不能理解岑今同时爱两个人的心情吗?

  27. 2010-02-15 14:09:18
    谢谢艾米好文!新年快乐!:)
    真欣赏今今碰到问题时的处理方式.
    我理解芷青的为难,两个都是值得爱的女子,真难取舍.纠结…

  28. 2010-02-15 14:40:30
    大家能猜到蔺枫没死一是因为艾米不写无关联的人,二来艾园不仅美人多智慧型的人也多:)

  29. 2010-02-15 15:22:52
    岑今和芷青在被对方说中心事后,两人那种为爱无所畏惧的坦然坦诚态度很让人敬佩。卫国也是,他直觉到芷青知情后并没有缩回去,照样给岑今亲人加情人的爱。芷青想要爱两个,得想办法让两个愿意一起爱他了:)有卫国在,今今可能就很难让他如愿。

  30. 2010-02-15 15:52:52
    给艾米黄颜全家拜年!
    祝你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黄米肯定得了不少压岁钱吧!

  31. 2010-02-15 20:58:19
    谢谢艾米码字!过年都没有间断,真不容易。这集真吓坏我了,芷青之前去修坟那集就有人猜蔺枫没死,我一直不信,不是这次芷青亲口说,我也不会信。这么大的整蛊啊!可我很佩服今今的冷静,真是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还立即想到自己出国帮助芷青和蔺枫团聚。芷青也知道今今的心思,哎,智慧的人碰到一起就是不一样。

  32. 2010-02-15 21:17:17
    夫妻作成这个样子,也很不容易了。都是聪明人,都知道爱的滋味。

  33. 2010-02-15 22:07:55
    今今、卫国和芷青(暂不说蔺枫,因为了解不多)都是非常理智的人,而且懂得爱。真佩服他们处理事情的态度和方式,很值得我学习。

  34. 评论于:2010-02-15 10:06:59
    ZT“我起先不知道接电话也收费,现在我知道了,再不会在家里接了。”

    》看来芷青并不知道电话的秘密,肯定没去电信局查过。芷青的父母有电话,说不定是学校的电话,不用跟电信局打交道。前面岑今把芷青想得太懂行了:)

  35. 评论于:2010-02-15 10:08:13
    ZT “我知道是国外的朋友,我问的是哪个朋友。”
    “你不认识。”
    “你告诉我,我不就认识了吗?”

    》很经典的对话。那些不愿意说出真相的人,是不是都爱说“你不认识”?:)

  36. 评论于:2010-02-15 10:10:22
    ZT 他沉默了一会,坦白说:“怎么可能一点也不想呢?我一想到她受的那些罪——还有她——现在——孤苦伶仃的——生活——就想一步冲到她跟前——保护她——照顾她——。

    》芷青还是很有男人气的。一个孤独无依的女孩子,总是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的。相比而言,岑今不那么孤独无依,芷青对她的保护欲不够大。

  37. 评论于:2010-02-15 17:15:26
    芷青、今今和卫国,三个都是通情达理之人。

  38. 隐形的翅膀

    评论于:2010-02-15 18:02:47
    原来这个故事里,几乎每个人都是非常不平凡的。

    最近出差,回帖很少,很抱歉。 给大家拜年!

  39. 他那个老婆——说个不好听的话——是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角色,她这辈子吃定他了,什么手段都想得出来——他那种性格——斗不过她的——
    郑东陵为什么要吃定卫国?郑有情人,又和卫国长期分居两地,感情不好,几乎没有“夫妻生活”,按理卫国对于她来说应该是无所谓的,可有可无,卫国爱干嘛干嘛,爱上哪上哪,可是卫国有点风吹草动,郑某就非常非常的紧张,郑某人到底是啥想法?
    难道郑东陵爱上了卫国,可是又缺乏爱的能力,虽然两人的关系越来越糟糕,可是她爱上了他,所以不放手。
    还有可能是不是因为面子问题,毕竟那个年代离婚是个新鲜事?可要是爱面子的人,也不会象郑某遇事就撕开脸找人家吵闹了。
    因为孩子?可是我觉得郑某不像是个爱孩子的人。孩子生病了交给爸爸带,很长时间不见也不想孩子,当着孩子说一些不该说的话,爱也是简单粗暴的爱。不像是为了孩子能委屈求全的人。
    难道郑的心理有问题: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我得到的别人甭想拿走。那岂不太可怕了。卫国要是一辈子都落在这样一个女人手里,那这辈子不毁了吗。别介。

  40. 她一向觉得自己很富有想象力,经常想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可能,讲出来都没人相信。但这次她发现自己其实没有想象力,这件发生在她生活里的事,她一点都没想到过,即使现在芷青告诉了她,她都无法想象,只觉得是在听一个故事,一个近似《天方夜谭》的故事,一个跟她毫不相关的故事。

    —我们大家比今今还有想象力,好多人都猜到蔺枫活着、并且在美国了:)

  41. 曾经在百度文库下载过《青梅竹马》,但是本章被删除了,搞的我摸不着头脑—因为我不如其他知傻会猜—然后终于知道了“六四”是啥。
    那事情发生时我还没今今出场时大呢,还是个农村小屁妞,啥都不知道。只有在初三时,听政治老师闲聊过一点。他没有说太多,但我们听得惊心动魄。怎么都不明白征服能害死那么多学生。
    在我求学生涯中,没遇到过太多好老师,那个政治老师绝对是水平高的之一。他的太太是个美术老师,他们有个可爱的女儿。当年的我,每每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在田野里散步时(我们学校在一个乡村外围),就有一种诗情画意、与世无争的感觉。当时我是把他们当做怪人来看的—因为他们跟别的老师们确实很不同。
    那种气质也许来自于政治运动的影响吧,我现在猜。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