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颜:小舞迷

不知道是男女性别上的不同,还是我们培养上的不同,我们家的妹妹显然比哥哥更爱跳舞。

哥哥小时候也跳舞,跳的是太奶奶说的“扭屁股舞”。其实哥哥并不是扭屁股,而是两手夹在身旁,像跑步的姿势,然后不知道他是动的哪个部位,看上去就像在扭屁股一样,但仔细看去,你就会发现他的屁股其实没扭动。

那时只要有人叫一声“憨包包,来跳个扭屁股舞噢!”,哥哥就会很大方地站出来,夹着两臂,身体一动一动的,跳起“扭屁股舞”,很有节奏感,每次都引来满堂喝彩。

但哥哥长大一点,就不那么大方了,有点扭扭捏捏的,叫他跳,他总是推三阻四地不肯跳。但你如果以为他真的不想跳,那你又搞错了,因为他其实还是想跳的,就是有点不好意思,如果大家都群魔乱舞地出来跳,他也会慢慢放下架子,跟着跳起来。

但妹妹就不同了,喜欢跳舞就是喜欢跳舞,不管你们跳不跳,也不管你们笑不笑,她想跳她就跳,哪怕把你们笑昏,把你们的嘴笑歪,她也照跳不误。

妹妹的舞蹈启蒙教师是太奶奶和奶奶,经常是在爸爸妈妈上班去之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教会了妹妹一个新舞蹈,等爸爸妈妈下班回来,妹妹就来露一手,让爸爸妈妈大吃两斤半,不时地需要刮目。

有一天,爸爸妈妈回到家的时候,听见太奶奶激动地说:“妹妹,你爹妈回来了,快跳个舞他们看。”

只见我们的妹妹很有表现欲地伸出一只手来,等着太奶奶给她唱歌伴奏。

太奶奶唱道:“拿多来,拿多来,拿 — 嗦拿 —- ”

而我们的妹妹就跟着伴奏音乐转起手腕来了,嫩藕一般的胖胳膊,包子一般的小手,居然转得那么灵活,每到第一个“拿”,就把手腕向下一栽,到了“多来”,就把手腕向上一挑,循环往复,一圈一圈,转得爸爸妈妈眼花缭乱,连连喝彩。

不过那时的妹妹,因为不会走路,只能做个“半身舞蹈家”,主要是手的动作。

现在妹妹会走几步路了,能跳的舞就多多了。可惜妹妹的两位舞蹈教师只知道从前的那些歌曲和舞蹈,所以我们妹妹现在跳的都是在座的很多人的父母跳过的舞,号称“专攻民族舞蹈”,确切地说,是“专攻少数民族舞蹈”。

太奶奶以前教书的时候,学校经常搞文艺汇演,各班都得出节目。那时特别讲究民族大团结,动辄就搞不同民族载歌载舞,搞不出五十六个民族来,至少要搞五六个民族。

但那时的经济条件有限,不可能置办那么多民族的戏装,就只好因陋就简了。太奶奶那时学了不少因陋就简的技巧,如今派上了大用场。

话说有那么一天,爸爸妈妈下班回到家,看见客厅沙发边站着一个身穿奇装异服的小人儿,简直认不出来是谁了,搞得爸爸妈妈差点以为走错了门:“咦,这是谁呀?咱家没这么个小人儿啊!”

太奶奶说:“你们不认得我们了吧?我们是藏族人哦,你们怎么认得出来呢?是不是呀妹妹?”

妹妹口齿不清地学说:“荡 — 毒 —- ”

妈妈惊叹道:“哎呀!我们妹妹是‘荡 — 毒’人民啊?了不起,了不起,这穿得几好看哦。”

妹妹很得意。

妈妈蹲在妹妹面前,仔细查看妹妹的“荡毒”服装,发现头上是一条彩色毛线编成的花辫子,盘成一个圈,顶在头上,身上背着一条哥哥的旧裤子,腰里系着妈妈的丝巾,上面贴着一些彩纸条条。

妈妈扯扯那条裤子,问妹妹:“这是什么呀?”

妹妹有点不屑地说:“荡毒!”

“我知道是‘荡毒’,但是‘荡毒’人怎么要背条臭裤裤呢?”

太奶奶说:“这哪里是臭裤裤呢?这明明是人家藏族人民穿的背心嘛 — ”

妈妈笑昏了:“这是背心?我怎么看着是哥哥的一条臭裤裤呢?妹妹后颈这里不是裤裆吗?还有一边肩上扛着的这一条,不是两个裤腿吗?裤子还兴这个穿法?”

太奶奶说:“你不懂嘛,我以前的学生跳舞,都是这么打扮的,穿件白衬衣,把黑裤子背在身上,就是黑背心,下面穿条裙子,再系一条围巾,围巾上面贴三行彩色的纸条条 — ”

妹妹仔细看着爸爸妈妈的脸,仿佛在检查这两个老土听懂了没有一样。

爸爸妈妈笑了个饱,然后说:“这多麻烦啊,等我们上网看看有没有妹妹穿的藏族服装卖,有就买一件 — ”

奶奶说:“要的就是这个味嘛,买件干啥?你买一件正正规规的藏族服装给妹妹穿着,那还有什么意思呢?我们这样装扮,也好混时间嘛,辫彩色辫辫啊,贴彩纸条条啊,一混就是大半天,妹妹不知道有多喜欢,乖乖地在一边玩,等我们给她准备藏族服装。”

太奶奶说:“妹妹,来跳个藏族舞蹈给爸爸妈妈看。”

妹妹就一手叉腰,一手高举,等着太奶奶的命令。

太奶奶说声“预备 —- 起!”,就唱起来,“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 — 方 —- 毛主席就像那金色的太 — 阳 — ”

我的天,这是多老的歌啊! 80 后 90 后们可能听都没听过。

亏我们妹妹这个 00 后也不嫌歌老,太奶奶一唱,妹妹就和着歌声跳起来了,一只脚站着不动,另一只脚则一踮一踮的。太奶奶边唱边拍手,特别强调每小节的第一拍,而妹妹就知道在太奶奶拍得特别响的那一拍踮脚,还蛮合得上节拍呢。

爸爸妈妈使劲鼓掌,大声吆喝:“跳得好!跳得好!妹妹跳得太好了!”

哥哥最不喜欢妹妹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跑了,鄙夷地说:“妹妹像个‘掰子’(瘸子)一样 — ”

大家一看,是有点像个“掰子”(瘸子),都呵呵大笑起来,连太奶奶都笑得唱不成歌了。

但妹妹一点也不受影响,仍然一踮一踮地跳着她的舞,跳了一会,才发现太奶奶没唱了,非常扫兴地停了下来。

奶奶出来主持正义:“你们怎么能这么乱笑妹妹?这不是打击别人的积极性吗?谁说像‘掰子’?这叫节奏感,人家藏族舞蹈就是这么跳的。太奶奶,接着唱 — ”

太奶奶忘了唱到哪里了,只好从头唱起,妹妹又跳起“掰子舞”来。

太奶奶唱完一段,抽个空子,大声说:“妹妹,第二段了,换动作了哈!”

妹妹真的换了动作,不光是原地一踮一踮了,还转起圈来。

同学们,可不要小看了这个转圈啊!想一想,人家才一岁多啊,走路都走不稳呢,现在得完成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容易吗人家?光这个转圈,就得身体多少个部位配合啊!一只手叉腰,一只手高举,一只脚站地,一只脚点地,还要转圈,多不容易啊!

小人儿还没转完一圈,就马失后蹄,一屁股坐到地上去了。

大家生怕妹妹会哭起来,都出手相救,七手八脚把妹妹从地上搭救起来。但我们妹妹情绪一点也不受影响,刚站稳,就对着太奶奶大喊一声:“一杯!”

太奶奶笑得眼泪流,想说什么,但说不出来。

爸爸妈妈都搞糊涂了:“妹妹,你要一杯什么呀?是不是要喝水呀?”

奶奶也笑得要死,拼命忍住了笑说:“不是 — 一杯 — 人家说的是 — 预备 — ”

“哦 —- 是预备,太奶奶,人家还想跳呢,你再唱吧。”

太奶奶笑得“喘喘神”(直喘气),不成声地问:“妹妹 —- 还 — 来啊?你 — 屁屁 — 没摔 — 疼?”

妹妹坚持说:“一杯!”

“好,好,一杯就一杯。北京的金山上 —- ”

一个舞跳下来,我们妹妹摔了好几次跤,累得黑汗水流,刘海都汗湿了贴在额头上,小人儿自己用手往旁边一抹一抹的,像个小大人。

妈妈心疼地问:“妹妹,好热噢,我们把这些长袍大褂脱了吧?”

妹妹不肯脱。

太奶奶说:“人家穿了一天了,睡午觉都没舍得脱,就等着你们回来给你们看的,现在人家正在表演兴头上,你叫人家脱掉戏装,那不是要人家的命?”

好,不脱就不脱,咱们把空调开大些。

过了一段时间,妹妹又开始专攻新疆舞了,奶奶用花毛线钩了一个新疆人的小花帽,再用粗粗的黑棉线编了很多小辫子,连在小花帽上。妹妹戴上小花帽,就从头上长出很多的细辫子来,挂在她头的四周,像细细的瀑布。

妹妹爱死了这玩意,成天戴着不肯取,吃饭时戴着,洗澡时也戴着,那可真是极难侍候啊,除了哥哥和爷爷之外,几乎是全家出动为妹妹洗澡,一个扶着妹妹,一个帮忙提着辫子,一个负责浇水搓背,另一个负责递毛巾。

小“新疆人”一般是穿着一件自己的小背心,光着膀子,腰里系着妈妈的丝巾做成的裙子,那丝巾很透明,幸好妹妹还不是真空上阵,是打了底的,里面穿着尿裤裤,总算没走光。

妈妈见妹妹光着膀子,打趣说妹妹是新疆卖羊肉串的,因为成天站在火炉旁,太热了,所以光着膀子。

于是大家都笑妹妹是陈佩斯的徒弟,用怪头怪脑的弹舌音大呼小叫:“羊 drrrrrrrr 肉串 — !哎,新疆的羊 drrrrrrrrrrrrrrrrrr 串 — ”

太奶奶批评说:“你们呀,就会‘雀博’(雀:读‘ qo ’;雀博:讽刺,嘲笑)我们,人家新疆人穿的是又轻又薄的大袖子上衣,你们有没有呢?你们又没有,又要笑我们光膀膀,我们没有大袖子的衣服穿,我们不光膀膀还能怎么办?”

好在妹妹不知道什么“雀博”不“雀博”,你说她是卖羊肉串的也好,你说她是“掰子”也好,她横竖给你们一个不理不睬,她自己认为好就是好,她自己喜欢就行。

我们妹妹就光着个膀子,头上戴着一个接满了辫子的小花帽,下面系一条看得见底裤的纱巾,吆喝道:“一杯!”

太奶奶忍住笑,回答说:“好,撒场子,撒场子,我们妹妹要跳新疆舞了!新疆舞要跳得满场飞的,场子小了跳不开糊(施展不开手脚)。”

于是大家把地上的东西收开,给妹妹“撒”出一个跳舞的场子来。妹妹当仁不让地往中间那么一站,这回的预备姿势是两手叉腰,但不是手心向腰那种叉法,那个是吵架的姿势,我们妹妹是手背向腰的叉法,是跳舞的姿势。

对她来说,这样叉腰可是个艰难的动作啊,手臂都快扭翻了,肚肚也被挤突出来了,才叉成那样。

太奶奶清一清嗓子,唱道:“亚克亚克西,什么亚克西啊,大寨的葡萄 — 亚(啊)克西呀 — ”

爸爸不明白:“这不是新疆舞吗?怎么又唱到大寨去了?而且是葡萄?如果是大寨,就应该是玉米棒子吧?“

妈妈说:“切,你还搞起文学批评来了?管它是大寨还是小寨,是葡萄还是玉米棒子,只要能给我们妹妹伴奏就行。”

于是大家都跟着唱起来:“亚克亚克西,什么亚克西啊,大寨的葡萄 — 亚(啊)克西呀 — ”

唱着唱着,就唱黄了,变成了“妹妹的屁屁亚克西”“妹妹的肚肚亚克西”。

妹妹才不管你们唱的是红色歌曲还是黄色歌曲呢,总是一本正经地跳她的舞,两手叉腰,一只脚一踮一踮转圈。

然后妹妹表演了新疆舞的绝招:“拐(读第二声)脖子”。据说不会“拐脖子”的就不算会跳新疆舞,具体来说,就是要头不动,肩不动,光是脖子两边晃。这可是高高高难度动作,大家可以对着镜子试一试,看看自己会不会“拐脖子”,不会的就不要想跳新疆舞了。

我们妹妹断奶之后,掉了一点“奶膘”,刚刚长出一点脖子来,当然不可能学会新疆舞的这一绝招。但太奶奶有办法,教了妹妹一个“糊弄日本人”(偷工减料)的方法:一手平端在胸前,另一只手举在额前(应该是头上,但妹妹的膀膀又短又胖,举不了那么高,只好在偷工减料的基础上再偷工减料一下),两臂左右晃动,就可以给人一种错觉,仿佛是在“拐脖子”。

不过这个偷工减料的方法对妹妹来说还是太复杂了,妹妹不会把两臂都朝一个方向动,总是朝着不同的方向,各动各的,看上去就不像是在“拐脖子”,倒像是在挠痒痒,上面那只手挠额头,下面那只手挠胸前。

哥哥又鄙夷地说:“像在抠痒(挠痒)一样。”

管它呢,抠痒就抠痒,只要妹妹喜欢就行。

妹妹还有一点跟哥哥不同,哥哥无论迷什么东西,都是“门旮旯的簸箕 — 背着簸”,一出门就要变回“普罗大众”的模样。他那么迷超人,但除了万圣节之外,他从来没把超人服装穿到外头去过。

但妹妹不管那些,喜欢什么,就时时刻刻穿着,进门也穿,出门也穿,上个周末把她的新疆服装一直穿到 mall (购物中心)里去了,引得很多人驻足观望。

哥哥因为妹妹的奇装异服,简直觉得丢尽了面子,对妈妈说:“妈妈,你叫妹妹不穿这嘛。”

妈妈安慰哥哥说:“不要紧的,穿衣服嘛,自己喜欢什么,就可以穿什么,你看人家超人啊海盗啊蝙蝠侠啊,不都是穿得怪模怪样的吗?妹妹喜欢新疆服装嘛,你不让她穿,她要哭的。”

哥哥还是很怕妹妹哭的,一听说妹妹要哭,就不再提这事了。

妹妹舞瘾一发,就要“一杯”,围观的越多,她越带劲。妈妈为了女儿,也只好厚起脸皮唱歌伴奏,妹妹大大方方地在 mall 里跳起新疆舞来,而哥哥则臊得躲到一边去了。

44 responses to “黄颜:小舞迷

  1. 沙发!

  2. 妹妹真是不简单啊,她只有一岁零三个月,却把藏族舞和新疆舞跳得像模像样,很有跳舞的天赋。

  3. 评论于:2010-02-21 20:53:37 [回复评论]

    妹妹真不简单啊,这么小就会这么多舞蹈了,赞一个!

    奶奶太奶奶有耐心有爱心,两个小家伙好幸福!黄颜艾米也是好福气!(天天自己在家看孩子,感慨一下,哈哈)

  4. 评论于:2010-02-21 20:57:21 [回复评论]

    “这穿得几好看哦。”
    “‘掰子’
    ‘雀博’

    — 念起来好亲切:)

  5. 评论于:2010-02-21 20:59:49 [回复评论]

    嫩藕一般的胖胳膊,包子一般的小手
    ======================
    看得我心痒难耐,真想亲亲她啊:)

    yuna_1979 评论于:2010-02-21 20:57:41 [回复评论]

    哈哈,我儿子跳舞和小黄米是一样一样的:)现在也是轻易不出场,要有伴舞:)

  6. 评论于:2010-02-21 21:03:56 [回复评论]

    回复11a的评论:

    老乡啊?

  7. 评论于:2010-02-21 21:05:24 [回复评论]

    我们这个“亚克西”可不是学的春晚的,是我们太奶奶传下来的。我这篇春节前就写了。

  8. 评论于:2010-02-21 21:17:21 [回复评论]

    回复黄颜的评论:

    半个老乡,哈哈

  9. 评论于:2010-02-21 21:17:21 [回复评论]

    回复黄颜的评论:

    半个老乡,哈哈

  10. 评论于:2010-02-21 21:32:52 [回复评论]

    小艾颜太可爱了!我觉得她遗传了她爹能歌善舞的基因,也遗传了她娘聪明大气的性格:)
    瞧她在MALL里跳舞的样子,颇有其母小时候在商场里唱歌的影子:)

  11. 评论于:2010-02-21 21:37:16 [回复评论]

    亚克西这首歌是今天春晚我第一次听到,亏得这篇节后上:)

  12. 一船明月一船风

    评论于:2010-02-21 21:38:39 [回复评论]

    小舞迷妹妹真可爱!爸妈遗传的跳舞基因!“拐脖子”那段笑死人!哥哥妹妹各有特点,都逗人爱!太奶奶还记得那么老的歌,佩服!“辫彩色辫辫啊”辫为编

  13. 评论于:2010-02-21 21:45:33 [回复评论]

    太奶奶太有才了,想像一下做的那些戏服穿艾颜妹妹身上,肚肚都笑疼了!儿子在一边问,妈妈,你笑什么笑?非得缠着我讲一遍。快点出书吧,都等不及了:)

  14. 执子之手偕老

    评论于:2010-02-21 21:45:57 [回复评论]

    哥哥最不喜欢妹妹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跑了,鄙夷地说:“妹妹像个‘掰子’(瘸子)一样 — ”
    ——-
    刚好在喝水,看到这句,差点呛着,哈哈哈!

    ‘雀博’(雀:读‘ qo ’;雀博:讽刺,嘲笑)
    ——-
    我们那边也有这个词,也是这么发音的,但词意不同,是指很坏的意思:)

    亚克西
    ——-
    好好一个词,被央视搞成贬意词了。

    黄米和艾顔,让我们这些阿姨们迷得不得了了:)))

  15. 评论于:2010-02-21 22:56:20 [回复评论]

    笑饱了 :)

  16. 评论于:2010-02-22 00:17:43 [回复评论]

    “全家出动为妹妹洗澡,一个扶着妹妹,一个帮忙提着辫子,一个负责浇水搓背,另一个负责递毛巾”。
    想着都热闹!这个小家伙,可爱的不得了,也折腾得不得了!有这样的一家人,真是幸福啊!

  17. 评论于:2010-02-22 01:34:30 [回复评论]

    妹妹真是天才舞蹈家,小小年纪就会踩点儿了:)
    想象她喊 “一杯” 时虎虎有生气的的模样,就非常开心!

  18. 评论于:2010-02-22 01:43:28 [回复评论]

    跟着太奶奶笑个不停!艾颜真可爱!

    黄米哥哥很懂道理!

    太奶奶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是好榜样!

  19. 评论于:2010-02-22 02:24:06 [回复评论]

    哥哥妹妹好可爱啊,好羡慕这一家人生活中有那么多开心的事!

  20. 评论于:2010-02-22 03:26:39 [回复评论]

    文学城无理封闭艾友友,这里无限期停更,大家到其他艾园去相聚。

  21. 评论于:2010-02-22 03:29:32 [回复评论]

    这破地方,如果不是因为艾园,真是八百辈子都不来。

  22. 刚看到文学城停更的消息,先来支持一下园主。

  23. 谢谢唐小琳的决定,也谢谢大家支持。不过我不会放弃跟海外原创那帮白痴的斗争。

  24. 刚看到文学城停更的消息,支持艾友友的斗争!

  25. 妹妹真是开心果果! 好喜欢!!!

  26. 海外原创白痴盛行,占据在那里的都是些水平低、素质差的混混。一些胡言乱语、拉帮结派的人天天霸在那里表演,太恶心了,它们搞国内那一套拉关系、打压有才能的人不遗余力。老实说,如果没有竹马青梅,我是不会去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的。

  27. 隐形的翅膀

    太好玩了!我小时候很怕跳舞的,虽然我会拐脖子,我也很怕有人让我跳新疆舞。每次被叫去跳舞,都恨不得战斗到最后方的地方, 可惜个子矮小,总是在前方当炮灰。 现在想想,多不可爱呀!看我们的小MM,多CUTE!

  28. 我是一片云

    黄米哥哥形容妹妹跳藏族舞蹈像“掰子”,仔细想一下藏族舞蹈的那个基本步伐一只脚站着不动,另一只脚则一踮一踮的,还真像双下肢长短不齐的“掰子”。
    两个宝贝太可爱了!

  29. 小艾颜真是CUTE。艾米,你没想到长大了还会在商店里对着大人们唱歌吧。呵呵

  30. 支持!

    这下白痴们估计要憋出问题来了:)

  31. 支持艾米!我到原创意见区提意见要求恢复艾友友的ID,很快被删了。TNND,真黑,跟文革差多。

  32. 跟文革差不多。

  33. 妹妹好可爱!

  34. 太可爱了, 笑得我流眼泪.

  35. 今天不用翻墙就进来了,哈哈。新浪发的帖又不见了,到这里试试。

  36. 说起小舞迷,我家的宝贝大概和艾颜有共同追求。九、十个月刚会站的时候,拽着小床的栏杆,只要有音乐,就开始前后摇晃,因为手脚都不动,只有身体的中间部分动,那效果,跟摇滚歌手差不多,小铁床晃的嘎吱响。往往是你越笑她越疯,呵呵。会走了,双手解放了,开始左右摇晃,颠颠地扭屁股,甩手。走的稳了,双脚解放了,开始学企鹅,一边一边倒,有点跟节奏的意思。现在两岁,舞兴上头,会自己开手机铃声(有时候需要帮忙),开始自由发挥,点头、拿手指指点点、双手拧麻花、全身转圈、半蹲、叉腰踢腿、企鹅倒。。。让人眼花缭乱。有时候跟练太极一样,一家人都笑翻。可惜没有太奶奶和奶奶那样的大师指点,上不了正席,呵呵。

  37. 我们妹妹就光着个膀子,头上戴着一个接满了辫子的小花帽,下面系一条看得见底裤的纱巾,吆喝道:“一杯!”
    —哈哈,妹妹真是可爱至极,想想这情景就好玩

  38. 欢乐幸福的一家人! 笑了N次.

    小舞迷,小哥哥都太可爱了.

  39. 可爱的宝贝!太让人喜欢了!
    我小时候跳过亚克西的,也为老黄佐证一下,这是很老的歌了。亚克西是新疆人自编自唱自舞的,旋律简单,可以即兴编词,我的父母也记得很清楚,估计很多人对这个歌都有记忆吧。春晚的亚克西不提也罢,韩寒好像很早的时候就把一段亚克西的视频放上博客了。

  40. 清风白云飘

    哈哈哈~~太可爱啦,想着妹妹的舞姿和小哥哥的“酸酸”样,从心里乐开花!太奶奶太有才啦,好美的新疆帽,幸福Happy的一家人!!!

  41. 哈哈,我们家里也是老大性格像黄米一些,老小性格像妹妹些。

    “北京金山上”那歌倒是80后,90后应该都听过的,因为中国“红色经典”教育弄得太好了:)

    看到艾颜妹妹戴新疆帽那段想起穆斯林女孩子说别人总对她们洗澡时是不是都还包着头巾感到好奇,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不过现在看来真有人会这样干:)

  42. 看到黄颜写的小黄米的”臊”,我倒想起一件小事.

    有年夏天,我从学校放暑假回家,素日里早被兰州夏日的那份飒爽宠习惯了,家里冒了烟的酷热简直就是对我处以极刑。一个柏油路被晒的化成了汤的下午,弟弟让我陪他去我们高中母校的树荫下打乒乓球.老弟发话了嘛,老姐我自然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可是,放假的时候,我忘记了把我的夏日小洋伞一起带回家。路上那么热,又没遮阳伞,怎么办呢?

    于是,我只好勉为其难,拿了把家里的旧式黑色大雨伞。这种”旧社会尖头大黑伞”配套那种旧式黑色塑胶雨靴,估计也曾经是很多人从前家里雨具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样子及款式应该都不难想象。

    我打着伞,跟弟弟一起准备穿过胡同,往通向学校的大马路上走。天气实在太热了,胡同两旁又全都是住家自己盖的小院,除了一路的路灯,没有一棵树。我躲在伞下,紧贴着胡同右侧走。弟弟一声不吭,离我远远的,蹭着胡同左侧走,一张小黑脸上瀑布汗直流,小卷毛的头发全都湿了,粘在头上,一边走一边不停的用胳膊擦汗。

    我心疼死了,赶紧过去用伞挡住他,招呼他快快到我伞底下来。没想到老弟十万个不乐意,打死都不从,脸上表情还讪讪的,责怪我说:“咱们这儿谁时兴打这个呀!我都害怕别人知道我跟你是一伙的!”

    我立马乐了,说:“那为啥呀?”

    老弟一转脸,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说:“我丢不起这个人!”:)

  43. 最近一直翻不了墙,搞的我郁闷的只能去百度支持了一把.如今爬上来了,再支持一把小艾颜MM.不过也别光顾着看美女,忽略了我们的小帅哥哥黄米哈~~~

  44. 再看一遍 非常喜欢 一家人群魔乱舞的时候 黄米才混入其中 羞答答的 可爱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