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的竞争对手们,注意了!

译自《华盛顿邮报》 原文:Competitors, take note

小 本杰明·W·海恩曼

商业道德专家,哈佛法律与政府学院教授。曾任通用电器法律总顾问、美国卫生、教育和福利部(现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助理部长。

谷歌的竞争对手们,注意了!

问:随着谷歌停止在中国的自我审查,它将在一个庞大的、成长中的市场中失去可观的市场份额。即使是对于这些全球最大的公司,我们还是要问,它们挑战政治制度究竟有没有意义?面对企业这个谋利的组织,它们的领导人应该在怎样的时候选择站在坚守人权的立场上呢?
国际公司在各个国家运营,都承诺遵守当地法律。但在国家法律之上,许多跨国企业也有全球的道德规范,比如拒绝腐败、保护全球环境、以道义的方式获取原料。

而当在所在国的法律与企业的全球道德律冲突的时候——比如中国法律(国家审查制度)就与谷歌的全球规范(拒绝审查)对立,企业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这样的情况曾一再发生。

解决这样的困难并不容易,方法也不尽相同。这取决于企业的价值观,以及利益相关方的态度,其中包括股东、债权人、职员、客户以及供养商。

面对法律与道德冲突,历史向我们展示了各异的处理方式。其中的一个极端,就是在1933至1939年美国的一些重要企业对德国当局的妥协(如IBM、柯达、通用电气、杜邦、通用汽车还有福特)。在此期间它们都曾在德国运营,有的是以本公司的名义,有的是通过它们控制的子公司。当时德国的法律本身以及法律执行过程中,对宗教、种族和政治异议者的歧视日渐增长,而这些企业对此视而不见。我们或许可以这样解释:它们自身以逐利为目的,道德标准薄弱,加上当时美国自身对希特勒的崛起和非人道政策也缺乏察觉或是保持冷漠,才导致了这些企业面对德国当局的不作为。

另一个极端就是80年代许多美国企业在南非公开反对种族隔离的行为。这种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因于60年代美国的民权运动,在这些企业的利益相关者中,许多人都认为:由国家认可的种族分隔、歧视在道义上是错误的,在商业上也是不可接受的。许企多业都采取了沙利文原则(译者注:Sullivan principles,鼓励企业无论在何地经营,都要支持经济、社会和政治上的公平)或类似准则,反对种族隔离,在工作场所的实施平等待遇。在美国和欧洲政府对南非采取了严厉的经济制裁之后,许多国际公司都停止了在当地的业务。

2006年进入中国的时候,谷歌面对互联网的政治审查,对自己的全球道德规范做了妥协,服从了中国当局对信息的控制。(在谷歌美国的搜索引擎中输入“天安门广场”,会看到 1989年的事件以及坦克的照片;而在谷歌中国的搜索引擎中输入这个词,只能看到朦胧的、无关痛痒的风景照。)谷歌这样做是的考虑是:即使是被审查的信息对中国人也很重要,况且有经验的用户有办法绕过网络审查,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希望中国政府会放宽对信息的管制。

谷歌今年做出退出决定,是因为审查制度变本加厉,也是因为谷歌的Gmail服务遭到了黑客进攻,攻击对象是可能面临政府的法律制裁的异议分子和其他人。虽然没有证实,但很多人怀疑中国政府是此次黑客入侵的后台。异议人士面临的这种危险,和审查制度的恶化一样,也是谷歌离开的重要因素。(几年前,雅虎协助中国警方锁定了一名据称泄露了机密政令的记者,该记者随后被判刑10年,为此雅虎曾备受美国媒体和政府官员的指责。)

在生意场之外,谷歌曾经因为2006年违背 “不作恶”的格言而接受审查的决定,受到来自因特网的尖锐批评。如今它做出撤出中国的决定,一方面是基于根深蒂固的价值观——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是一个来自俄罗斯的移民,他真切地同情异议者的艰难处境,赞同言论自由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也是基于全球的利益相关者坚定不移的观点——“开放的网络”是他们共同的立场。来自中国的收入只占谷歌全球业务的一小部分,而且即使这样的做法似乎是放弃了在一个巨大的、成长中的搜索引擎市场,但其实谁都难以预料在这个领域,五年或者十年以后的中国会是什么样。

在所在国的法律与公司的道德律的对立中,谷歌并不是第一家选择道德的公司。但它广受泛关注的这一决定,使运营于全世界的公司都认识到:尽早认清法律和道德之间可能存在的冲突,并提前根据利益相关者——不仅是股东——的压力考虑对策,这些都至关重要。

谷歌的这一决定,也同时把人们的目光转向了还在中国和其他专制政权下运营、并采取了和谷歌相反策略的那些公司:这些公司让所在国家的法律凌驾于公司的全球道德规范之上。微软就是一个例子,它的小型搜索引擎“必应”正试图在中国获得立足之地。新闻报道引述比尔·盖茨的话,说微软会遵守所在国家的法律。如果是这样,那么盖茨就忽略了方程式的另一边:重要的公司道德律和价值观,而这,是能胜过国家法律的。

小 本杰明·W·海恩曼 | 2010年3月25日 6:20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comment/data/2010/0326/article_16063.html 

10 responses to “谷歌的竞争对手们,注意了!

  1. 这篇文章出来的太是时候了。

    建议那些对谷歌的撤出中国的背后的原因仍有疑问的人读一读,并不是商业利益永远占第一位。

    建议那些谴责谷歌不服从中国法律的人也看一看,当国家法律和全球道德和价值观有冲突的时候,国家法律并不总代表正义。

    建议那些为谷歌的竞争对手欢呼的人也看一看,看看这个能在中国生存,即便是比尔盖茨,他们选择了什么,放弃了什么。而那些欢呼的人们,在为什么而欢呼!

    再次向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表示敬意。

  2. 谷歌创始人布林详谈退出中国始末
    http://cn.wsj.com/gb/20100325/atc085706.asp

    谷歌公司(Google Inc.)本周戏剧性地宣布关闭其位于中国的搜索引擎,这一举动背后是其联合创始人布林(Sergey Brin)对在华经商必须做的妥协改变了看法,这个国度越来越让他想起自己的出生地苏联。

    布林接受采访表示,思想的转变发生在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结束后不久。他说,随着奥运会的余热散尽,中国政府开始加大网络审查,并对谷歌业务进行越来越多的干预。他说,中国模糊不清的经商规则在那个时候变得更加模糊。

    他说,中国无所不在。我参加的会议中有五分之一包含了一些适用于中国、不同于其他国家的成分。

    36岁的布林说,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中国在实施他记忆中苏联实施的镇压行为,也是让他改变主意的原因。布林在6岁时随父母逃离了苏联。他说,对那个年代的记忆──警察登门,父亲遭反犹主义歧视──让他更加认为,抛弃谷歌既定政策的时候到了。

    布林说,中国在脱贫等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但在他们政策的某些方面,特别是关于审查、关于监视异见人士的方面,我看到了极权主义的特征,我个人觉得这相当让人不安。

    1月12日,谷歌表示它将停止对其中国搜索引擎的自我审查,原因是遭受了网络攻击,并相信攻击是为了窃取中国维权人士的电子邮件。本周一,谷歌实施了这一政策,将其搜索引擎的大陆用户转到无需审查的香港站点。

    布林说,网络攻击是压断骆驼脊背的稻草。知情人士说,随后谷歌公司内部就是否停止审查展开了激烈辩论。了解辩论情况的人士说,首席执行长施密特(Eric Schmidt)等人觉得谷歌应当在中国坚持到底,继续从内部推行它的原则,但布林和其他高管占了上风。

    布林说,我们对此确实有过漫长的辩论,几次漫长的辩论。我们听取了所有的论点。当记者问及可否联系施密特和谷歌另一位创始人佩奇(Larry Page)发表评论时,谷歌发言人说布林讲的话代表了整个公司。

    谷歌接下来在中国会怎样,目前还不清楚。它的业务已陷入危险境地。包括香港传媒公司TOM集团有限公司(TOM Group Ltd)在内的一些合作伙伴停止了与谷歌之间的搜索协议,理由是它们要遵守中国法律。据招聘人员称,员工在盘算投奔微软(Microsoft Corp.)等竞争对手。

    中国政府称谷歌此举是“完全错误的”。互联网专家怀疑,中国是否会让谷歌继续把用户对谷歌中文网站的访问转到香港。尽管谷歌没有审查香港网站,中国例行的互联网过滤工具却在对中国用户屏蔽一些搜索结果。

    布林对谷歌早期同意在华审查搜索结果的疑虑可以追溯到他在苏联的童年时代。1979年,他和家人离开苏联,以躲避反犹太主义思潮。当时布林只有六岁,不过他说他记得在父母决定移民海外之后,警察到他家里讯问他的父母,这类记忆让他不时回想起对监视持续不断的恐惧。

    布林说,直到今天,他和家人还常常反思移民海外的重要意义。他说,他的父亲曾想成为一名天体物理学家,不过由于种族歧视,最后成了一名数学家。他说,他享受着追逐自己创业梦想的自由。他的父亲成了马里兰大学的一名数学教授。

    中国是一项重大考验。谷歌迫切希望参与其中,希望可以增加人们对信息的获取,它感知到新的商业机会。2005年,谷歌在中国设立了研发中心,高管们开始讨论是否应该在中国开设一个搜索引擎──此举可能要求他们事先过滤掉他们觉得中国政府认为反动的内容。

    布林、佩奇和施密特一致认为,推出一个搜索引擎──并在网站上声明部分信息被去掉了──能让中国互联网用户知道信息受到了限制。

    布林说,2008年底,就在北京奥运会结束后,审查变得更严格了。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有关部门还开始告知谷歌,它需要若干额外的许可证才可以运营业务。

    去年,中国政府指责谷歌网站上有太多色情内容,迫使谷歌在一段时间里暂停了部分功能,谷歌进一步受阻。多年来中国时不时屏蔽的谷歌YouTube视频服务在中国无法再访问。

    布林说,2009年底谷歌发现自己遭受了一场非常复杂的网络攻击时,谷歌仍在评估各项选择。布林说,在谷歌找到证据证明攻击的目的是为了侵入中国维权人士的电子邮件时,他终于受够了。这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布林说,最后我想这就是你承受的底线了。所以,作为一家公司,我们显然超过了这个底线。

    至于中国,布林说谷歌正在评估业务,包括仍在中国运营的业务,比如地图和音乐搜索服务。他说,我们步入了一个新的世界,我们会考察所有的服务。

    他对更为激进的最终结果仍抱有希望。他说,我当然希望长期解决之道是中国大陆互联网的自由。

    Jessica E. Vascellaro

  3. 试跟帖。

    雅虎那件事,我有印象。之后至今只看天气预报。绝大多数人根本不知此事,他们以后若有耳闻,不知会不会又认为是“别有用心的谣言”。

  4. 可以跟:)

    2006年,……谷歌这样做是的考虑是:即使是被审查的信息对中国人也很重要,……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希望中国政府会放宽对信息的管制。
    ——神奇的国度不容乐观。

    包括香港传媒公司TOM集团有限公司(TOM Group Ltd)在内的一些合作伙伴停止了与谷歌之间的搜索协议,理由是它们要遵守中国法律。
    ——TOM网站内容充满媚笑。

  5. 即使谷歌退出中国的背后的真正原因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商业利益,又怎么样?
    虽然目前看来不少的所谓“爱国者”不支持他们, 但这只能说中国政府的愚民政策还是相当成功的。
    从长远来看,谷歌这么做绝对是有益于中国老百姓的。

  6. 我相信不是所有的公司都把商业利益摆在第一位,我也相信谷歌就是其中之一。向谷歌致敬!

  7. 有些人的“诛心”法是建立在似是而非的前提上的。

    比如他们从“所有企业都是被商业利益驱动的”的这个前提下推导出谷歌撤出中国是商业利益驱动。

    但他们并没有证明这个前提是对的。

    是不是所有企业都是被商业利益所驱动?是不是所有企业的所有决定全都是商业利益所驱动?

    即便是具有统计意义的结论,也可能有5%的例外,更何况这个前提根本没有精确的统计数据支持。

  8. 这就像人们爱说“人都是自私的”一样,这种说法并没有统计数据支持。即便有,也不是说所有人都是自私的,更不是说任何一个人的所有决定都是自私的。

    只要有95%的人是自私的,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说“人都是自私的”,一个人做的所有决定中只要有95%是自私的,我们就可以说这个人是自私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总还是有5%的人不自私,对一个特定的人来说,他的决定也不一定个个都自私。

  9. ”是不是所有企业都是被商业利益所驱动?“
    --不是。据我所知,由一印度经济学诺贝尔奖获得者Amarty Sen发起办的一些银行就不是以商业利益为目的而是为了贷款给印度社会的无家可归者以帮助他们能自力更生起来。那些贷款银行都没有收利息。

    这个世界里有一部分人办商业/企业的确不是以赚钱为目的,而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10. 信念乃个人和公司的立足之本,本没了,就失去了美好的初衷,建立在此之上的不会给涉及到的人带去满足和平安。谷歌是自信的。为谷歌叫好!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