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4)

就在丁乙基本上放弃了与满大夫重逢的希望的时候,她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发现她手术的那天,手术室丢失了一把血管钳,到现在还没找到,怀疑是遗留在某个当天动手术的病人腹中了,请她立即回医院复查,排除事故可能。

她一听,脚都软了,顿时觉得腹中有个地方隐隐作痛。

天啊!世界上真有这种马大哈医生?这好像是相声里才有过的事吧?

她记得爸爸给她讲过,有这么一个相声,说的是某个马大哈医生,丢三忘四,总是出错,给病人动手术,先是把一块纱布忘在病人肚子里了,只好再开刀,拿出了纱布,但又把一把止血钳拉在病人肚子里了,于是再开刀,拿出了止血钳,结果又把手术刀忘在病人肚子里了。

病人挨了一刀又一刀,终于忍不住,讽刺地说:“医生,你就在我肚皮上安个拉链算了!”

她没想到相声里的夸张情节居然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而且发生在她身上,这让满大夫的形象顿时萎靡下去,她一边急忙打的往医院赶,一边在心里骂那个满大夫“驴子拉屎外面光”“绣花枕头一包草”,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干起活来这么不细心,连血管钳都可以忘在病人肚子里!

她在心里骂了一阵满大夫,又想到那位跟她同一天做手术的女人,不知道医院有没有通知那个女人也去复查?如果血管钳是留在那个女人腹中,不知道医院能不能因为这个事故赔偿那女人一点钱?

她很悲观地想,可能赔钱是不太可能的,因为那个女人本来就是满大夫开后门收治的,说不定上次手术都没收钱,这次怎么敢去问医院要赔偿呢?

再说,这是满大夫的医疗事故,如果那女人问医院要赔偿,最终不是该满大夫丢饭碗吗?

她希望他那天就做了这两台手术,那么他的饭碗应该能保住,因为她绝对不会去他领导那里告状,另一个女人也不会去领导那里告状。就怕他那天做了不止这两台手术,那就麻烦了。

现在她特别希望那把血管钳是忘在了她肚子里,虽然她得再挨一次刀,但那意味着她可以再住几天院,可以再见满大夫几次。从上次住院的情况来看,开刀也不是多么可怕,疼是有点疼,但还是可以忍受的。最重要的是,她住院不花钱,而那个女人住院要花钱,那还不如她住个院,可以免去满大夫和那个可怜女人的麻烦。

她一路胡思乱想着来到了医院,按照电话里的指示,先去值班室找张护士,发现所谓“张护士”只是一个小屁孩模样的女孩子,正坐在一张桌子上跟人聊天。她通名报姓之后,张护士马上从桌上跳下来,跑到门边截住她,带着她往外走:“你来了?挺快的呢,打的来的吧?来,跟我来,我带你去。”

她不知道张护士要带她去哪里,只紧张地跟在后面。张护士腿不长,但两脚移动的频率很快,她不得不一溜小跑地跟着疾行,顿时又觉腹中某处隐隐作痛,不由得担心地问:“能不能走慢点?走这么快会不会出事?”

张护士连声答:“不会的,不会的,跟我来吧。”

她跟着张护士来到一个房间门前,看见门上有个牌子,赫然写着“专家诊室”,她知道今天这事严重了,弄到要看专家的地步了,这事能小?最糟糕的是,纸没包住火,这事已经捅到上面,专家出面了,满大夫的饭碗可能真要保不住了。

她眼前幻画出一个白胡子老专家,行医多年,经验丰富,知识渊博。她不知道能不能跟专家达成一个协议:她不找医院的麻烦,医院也不找满大夫的麻烦。

张护士好像对专家一点敬畏之心都没有,门也不敲,就直接推开专家诊室的门,没大没小地对里面说:“她来了。”然后对她说,“进去吧,我走了。”

她走进那间诊室,没看见白胡子老人,只看见白帽子小人,是满大夫,坐在一张办公桌后,旁边站着一个医学院学生模样的人,两人正在讲话。

见她进来,那个医学院学生模样的人告了辞,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很好奇地剜了她两眼。

满大夫有点惊讶地问:“你是叫——丁乙吧?”

她很高兴他还记得她的名字,但他又说:“你这名字挺怪的,不像女孩子的名字。你找我有事吗?”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我?”

“不是你让护士打电话叫我来的吗?”

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哦——,请坐。”

他请她在桌子对面坐下,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不戴口罩的他,比她想象的年轻可爱。她想象的他,看上去有点老,饱经风霜的样子,满脸是经验,才配得上“外科一把刀”这个称呼。但他看上去不老,也不青涩,说三十岁可以,说三十五也行,不是塌鼻子,也不是歪嘴,鼻子嘴巴都长得很周正,嘴唇有点厚,抿着,很有棱角。

她在他对面坐下,他把挂在胸前的口罩往上一拉,盖住口鼻,把口罩绳拉向头后,套上。

她心想,原来他戴口罩是为了防我们病人呀?我还以为是为了罩住他自己,免得把唾沫喷到我们身上呢。既然他把我们当污染源,为什么不让我们也都戴个口罩,防止互相传染呢?难道就他们医生的命金贵,我们病人的命不值钱?

他戴好口罩,眼睛藏在眉毛和口罩之间,怔怔地看着她,不说话。

她见他没有主动认错的意思,只好自己发问:“满大夫,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就是那个血管钳啊,你们找到没有?”

“血管钳?”

“你们不是发现少了一把血管钳吗?”

他皱起眉,似乎还没搞懂。

“你们不是担心把血管钳忘在——我肚子里了吗?”

“这是谁说的?”

“张护士打电话说的。”

“她说你就相信了?”

她有点生气:“原来你们是骗人的?怎么可以开这种玩笑?如果我今天来的路上慌里慌张,出点事怎么办?”

他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这不是我的主意,是几个小护士——调皮——”

她觉得他说到“几个小护士”的时候,有种很宠爱的神情,更不舒服了:“小护士怎么可以调这种皮?拿病人开涮?”

他坦白说:“是这样的,她们也是一片好心,见我女朋友跟我吹了,就——想替我——帮忙——”

她没想到他这么坦诚,或者说这么脸厚,而且跟她的心思不谋而合,她很有点害羞,矜持地站起身:“请你转告她们,以后你们开玩笑,别把我牵连进来。”

他也站起身:“真的很对不起,我不知道她们会去骗你——”

她有点好奇地问:“她们怎么会想到我头上去?”

“她们说听你妈妈说过,你还没有男朋友,所以她们——”

她满以为几个小护士是看出他对她有好感,才想出这么个主意来帮他的,她也想好了,如果是这样,她就原谅她们。哪知道她们找她是因为她没男朋友,让她顿时觉得很丢面子,说不定几个小护士在背后议论她妈妈急着嫁姑娘呢。

她冷冷地说:“你们拿病人开涮,当心我去找你们领导反映。”

不等他答话,她就摔门而去。

出了医院门,她没有立即叫出租,而是站在那里发愣。

刚才对他是不是太凶了点?这事是那几个小护士闹的,应该跟他没关,而且他也挺老实的,一问就坦白了,是不是应该回去给他道个歉,然后找那几个护士发通脾气?

正想着,她听见有人在叫她:“丁乙!小丁!等等!”

她回过头,看见满大夫大步流星地向她走来,没戴口罩,但仍然穿着白大褂,带着白帽子。她越发觉得他戴口罩是在防她了,现在他到了外面街道旁,车来车往,灰尘飞扬,难道不是更应该戴上口罩吗?怎么反而取掉了呢?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大步流星走路,觉得他走路的姿势很帅,很有男人气。他跑出来追她,也让她很有面子,不再计较他为何戴口罩。

他走到她跟前,她以为他会说点抒情的话,挽留她一下,但他说:“刚才几个小护士都在怪我,说不该让你气冲冲地走掉,她们怕你上领导那里反映——”

她见他一心都在小护士身上,非常不快:“现在才知道担心我反映?早干什么去了?”

他显得很尴尬,局促不安,完全没有以前那种气定神闲的风度了,她有点可怜他,小声问:“你现在不上班?”

“我?现在是午饭时间。”

“你吃午饭了没有?”

“还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

他建议说:“那我们一起去吃碗面?”

“行。”

两人到了街对面的一家小餐馆坐下,他也不问她吃什么,就自作主张付钱买了两碗牛肉面,又自作主张交待一碗不放辣。

等餐的时候,他一言不发,眼睛望着别处,两手在桌面上无意识地敲。

她感觉他不会主动找话说,只好自己打破沉默:“你戴口罩是不是怕我把病传染给你?”

“谁说的?”

“我说的,不然你怎么每次来查房的时候都戴着口罩呢?”

他愣了一会,说:“查房嘛,当然要戴上——”

“那你今天又不查房,为什么一看见我又把口罩戴上了呢?”

他又一愣:“我——是那样吗?”

“当然啊,我进去之前,你在跟一个人说话,并没戴口罩,我一进去你就把口罩戴上了。”

他显然有点答不上来。

她见他被她问住了,不想再为难他,转而问:“你说你女朋友跟你吹了?”

“嗯。”

“为什么?”她问完就有点后悔,怕他觉得她多管闲事。

但他很老实地回答:“因为我家是农村的。”

这可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因为他上上下下找不出一点农村的迹象来,说的也是一口正宗的A市话,她这个A市土生土长的人,都听不出一点外乡口音。她不相信地问:“你家是农村的?哪里的?”

“B县的。”

B县不是A市的近郊,应该是农村,但她没想到现在还有人瞧不起农村人。她不解地问:“但是你——不是在城市工作吗?”

“家是农村的。”

“你女朋友是哪儿的人?”

“B县的。”

她不由得笑起来:“她自己不也是农村的吗?”

他咕噜一句:“她是女的嘛。”

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是说B县的女的不算农村人,还是说女农村人可以瞧不起男农村人?她觉得他咕噜那一句时显得那么天经地义,一定没有兴趣解释这一点,就放过不提,只问:“她就为这事跟你吹了?”

“嗯。”

“那几个小护士不知道你女朋友为什么跟你吹?”

“知道。”

“那她们为什么——想到找我?难道不怕我也——嫌你是农村的?”

她希望他说点类似于“她们知道你不会嫌弃农村人”的话,或者说点“她们看出我喜欢你”之类的话,那就有点浪漫了。

但他的回答大煞风景:“怕什么?又不是真的介绍朋友,只是找个临时的——”

她气昏了,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声调:“你说的这个‘临时的’是什么意思?”

他四面环顾一下:“小声点。”

她压低声音:“‘临时的’是什么意思?你们把我当什么人了?”

他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解释说:“五一快到了,我要回家,怕爹妈问起女朋友的事——”

她明白了:“哦,你的意思是临时找个人冒充你的女朋友?”

“嗯。我知道你不会干这种事的,我叫她们几个别瞎搞——”

“谁说我不会干这种事?”

“你会?”

“当然哪。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你真的会?”

“真的会。”

“要坐——很远的车的。”

“我不怕。”

“还要爬山。”

“我也不怕。”

他很开心,许诺说:“如果你五一跟我回家,我给你出来回的路费。”

她心里一乐,呵呵,这就是你给我的回报?好大方!难道你还准备我自己掏钱陪你回家装门面的?

他好像太喜出望外了,不知道说别的,就望着她笑。

她发现他笑起来很像个孩子,天真无邪。

她受了感染,也很开心地冲他笑。

82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4)

  1. 沙发?

  2. 执子之手偕老

    板凳

  3. 沙发?

  4. 原来是这样见面的。谢谢几位小护士了!:)

  5. 地板啦?

  6. haha ,bu zhi dao wei shenme dabuchu hanzi le?

  7. 执子之手偕老

    我们好象都猜错了吔:))最后肯定假戏真做了。

    农村的小伙子那时候是挺难找对象的,我记得我刚上班时,我姨就交待我不要找农村的,说以后七大姨八大姑全上你们家来,烦都要烦死的。

  8. 我也先占个座,好象没这么前过呢

  9. 觉得几个小护士应该看出了满大夫对丁乙有喜欢之意的,才出的鬼注意打电话给丁乙。
    丁乙也是有喜欢满大夫之意,要不不会这么容易答应五一跟满大夫回家做“女朋友”。

  10. 雪浪风涛惊旅梦

    呵呵,这个满医生,是个实诚人啊!!

    这些小护士,真能忽悠人,看把丁乙吓的!

    丁乙的胡思乱想里已经看出来这是个善良的女孩子,而且,真的很喜欢满医生了啊!!

    呵呵,那个肚皮上安拉链的故事,黑色幽默!

  11. 呵呵 好有戏剧性啊。跟读了2部小说,已经被艾米的故事情节给忽悠的傻掉了,这次看见问题就在想,肯定又是一个戏剧性的“柳暗花明”(仿佛不是很恰当的),呵呵,虽然没有想到是什么样的柳暗花明,但总归有这个意味。
    喜欢丁乙的“假戏真做”。

  12. 呵呵,真没想到两个人是这样再发生联系的,生活真是永远超出想象:)
    两个人里面,是丁乙比较主动。可满大夫,在丁乙住院的时候,对她真挺好呀!可能那时候满大夫的女朋友还没和他分手,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对丁乙的特别?

  13. “如果你五一跟我回家,我给你出来回的路费。”——满大夫可真是抠啊:)
    “五一快到了,我要回家,怕爹妈问起女朋友的事——”满大夫非常在意父母之意,估计婚后生育有重男轻女的隐患。
    “真的很对不起,我不知道她们会去骗你——”——他容易受身边的熟人左右?
    那个医学院学生模样的人告了辞,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很好奇地剜了她两眼。——是因为在观摩手术时见过丁乙的真身,还是她长得太漂亮?

  14. aprettypenny1120

    原来!
    刚看开始还以为是真的有手术事故呢,吓人呀!
    满大夫蛮可爱的嘛。

  15. 呵呵 丁乙好可爱 也好善良 太乐于助人了 宁愿钳子留在自己肚子里,也不愿意留在那个擦皮鞋的乡下女人肚子里 但是这一件事 就让人佩服
    满大夫不动声色,有什么想法都说小护士撺掇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第一次(除了疾病原因)接触就让丁乙乖乖的和他一起回家探亲,好厉害啊!
    看他吃面时的表现“他也不问她吃什么,就自作主张付钱买了两碗牛肉面,又自作主张交待一碗不放辣。”感觉比较大男子主义哦

    毕竟 艾米的字可从来都不会白码的 伏笔阿 未来到底如何,且看艾米下回分解了

  16. 哈哈哈,太好玩儿了,笑昏了。
    看来妈妈的广告还是做对了嘛!这个世界上多些像小护士那样听者有意的人心肠,该是件多么有趣的事情!

  17. 不知有没有误读,看到这里,想到一个词“凤凰男”,满大夫应该算一个!
    百度对“凤凰男”解读:
    凤凰男,顾名思义,“山沟里飞出个金凤凰”,指的是那些出身贫寒(特指出身农村),几经辛苦考上大学,毕业后留在城市工作生活的男子。生活的残酷与艰辛,给他们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烙印,这使得他们普遍具有家境良好的人所不具有的吃苦耐劳的精神以及拼搏的狠劲,也给他们带来了事业上的发展,但是,当他们选择了身边的城市女子,并和她们携手走入婚姻殿堂,许多负面因素就显现了出来。

    这里的负面因素,第一集里提到的“排卵”就是其中之一吧。

  18. 幸福小家:
    “他也不问她吃什么,就自作主张付钱买了两碗牛肉面,又自作主张交待一碗不放辣。”感觉比较大男子主义哦
    ---我觉得满大夫也许有大男子主义,但这里他自作主张不放辣,很可能是出于对丁乙的关心,丁乙不是才做完手术的吗?饮食上还是应该注意点的。

  19. 这集太富有戏剧性了!写得真好!

  20. 满医生是个实在人,心眼应该很好,不过看样子是个说错了话也不自知、得罪了人也不知别人为什么生气的人。

  21. 张护士好像对专家一点敬畏之心都没有,门也不敲,就直接推开专家诊室的门,没大没小地对里面说:“她来了。”然后对她说,“进去吧,我走了。”——–
    感觉小护士们应该是跟满大夫吱过声的(找丁乙冒充女朋友一事),而且满大夫可能也默认了,不过不知道小护士们用的是什么借口而已。估计小护士们在丁乙住院时已经瞧出了苗头了,难怪都说她们提白衣天使,有时还充当一下爱情天使呢!丁乙的喜糖要多分一些给张护士了:)

  22. 打错字了:提——是

  23. 两人到了街对面的一家小餐馆坐下,他也不问她吃什么,就自作主张付钱买了两碗牛肉面,又自作主张交待一碗不放辣。——–
    没有觉得满大夫大男人,反而觉得他老实和对丁乙关心,吃面条易消化吸收,牛肉营养丰富,丁乙刚做完手术,不吃辣是应该的。
    大男人的人,是不管你什么情况,只管人家对自己的服从,从而获得一种支配感的满足。在第一集里所提到的生儿子的问题,我想压力该是来自老人家的愿望,还有是丁乙对满大夫的爱。想想,几千年的封建思想,不是容易改变的。会不会满大夫和丁乙之所以要出国,就是想多生几个小孩呢?猜猜:)

  24. 上集我猜到可能是回访才有了下面的故事,没想到是假医疗事故。哈哈
    善良的丁乙,调皮的小护士们,憨憨的满大夫。

  25. 哈,一场虚惊~

    想过很多种两人接上头的方案,但没想到是这一种,这小护士还真敢诌啊.

  26. 执子之手偕老

    夏花尽美,我读完后也想到“凤凰男”这个词了:)

  27. 哈哈,和执子,夏花一样,我看完以后脑袋里也冒出了“凤凰男”这个词了。:)
    真是多谢了那群小护士,让他们搭上线了(虽然是“假”的,但肯定后面就假戏真做了)。

  28. “但又把一把止血钳拉在病人肚子里了”这句里的“拉”是不是要改成“落”?

  29. yazxm1:
    “但又把一把止血钳拉在病人肚子里了”这句里的“拉”是不是要改成“落”?

    北方省份的方言里有“拉”的说法:)

  30. 看来这个丁乙已经很喜欢满大夫了。
    第一,“她希望他那天就做了这两台手术,那么他的饭碗应该能保住,因为她绝对不会去他领导那里告状,另一个女人也不会去领导那里告状。”为什么不去他领导那里告状,因为她不想给他添麻烦,说明有点喜欢了。
    第二,她觉得他说到“几个小护士”的时候,有种很宠爱的神情,更不舒服了:“小护士怎么可以调这种皮?拿病人开涮?”说明吃醋了。
    第三,出了医院门,她没有立即叫出租,而是站在那里发愣。(故意等满大夫的?)
    第四,有很多段对话,都是丁乙说完怕满大夫接不上话,另起话头,引导他说话,为什么这么迁就他呢?因为喜欢他了。
    还有很多很多细节。。。

  31. 我是一片云

    同意海天一色的分析。

  32. 原来是这样’接上头’的,有意思
    善良的丁乙

  33. 快乐一家人

    看着很熟悉,不过有时候不一定是城市人看不上农村人。有时是农村人会比较敏感,最后会搞得大家都不痛快。

  34. 我觉得满大夫不自觉地戴口罩,是因为面对丁乙有压力感(他可能也觉得来电了),于是下意识地想躲在一个面具后,隐藏自己的内心波动。

  35. 执子之手偕老

    回yazxm1,这里的“拉 ”读第四声,拉下,有无意中丢下的意思。

  36. 满医生有一个细节好可爱,每次在丁乙面前都要戴口罩,把自己武装起来,他是不是以为这样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观赏自己心爱的姑娘了:)

  37. “她们说听你妈妈说过,你还没有男朋友,所以她们——”
    ——
    满医生真是太实在了,明明是爱在心头,却要说出这翻伤女孩心的话,难怪前女友要跟他吹:)

  38. 我觉得满医生之所以要兜这么大一圈,而不直接向丁乙表白,主要还是怕被拒绝。

    象满医生这种农村出来的,我觉得关键是自己不能看不起自己,不能有自卑感,因为自卑往往会让人变得敏感、好胜,从而给身边的人带来压力。

  39. 艾米的每一把枪都不是白挂的,里面肯定有嚼头

  40. 呵呵,满大夫有点大男子主义,也很关心丁乙。
    小灰灰
    —我觉得满大夫不自觉地戴口罩,是因为面对丁乙有压力感(他可能也觉得来电了),于是下意识地想躲在一个面具后,隐藏自己的内心波动。
    —有同感

  41. 同感——满大夫不自觉的戴口罩,又怔怔的望着丁乙,是内心波动,脸红了。
    满大夫内心对丁乙很有好感的,特别是经过了火力侦察的,在医院把丁乙调到和自己的乡下亲戚住一房。
    满大夫很“鬼”的哦。

  42. 此心安处是吾乡

    也想到”凤凰男”这个词噢!

  43. 丁乙好可爱呀!要是真出现手术钳拉在病人体内这种事,医院才不会如实相告,肯定是开玩笑!丁乙善良、为他人着想,终于见到满大夫的庐山真面目了,更加一见倾心!满大夫也有同感,在心仪的姑娘面前把口罩当面具掩饰自己。从建议吃牛肉到面自作主张一碗不放辣看出满大夫还是比较体贴!后来会假戏真做。很期待!

  44. 哈哈,真有意思。
    这么说还要感谢那几名小护士呢,呵呵!

  45. 我也想起凤凰男,呵呵。现在还有经济适用男,张江男。。。。。。很搞笑。

  46. 战术很迂回呀:)

  47. 满大夫一定对丁乙动了心,才会默许小护士打电话找她来,试探一下她愿不愿意当他的临时女朋友。如果愿意,当然可以假戏真做,发展下去;如果不愿意,肯定是对他没意思,就不用追了。

    满大夫这一招挺高明的。

  48. 丁乙和满大夫发展够快啊,一下就见家长了。满大夫在医院见了丁乙的父母,丁乙五一回家见满大夫父母,呵呵。

  49. 这几个护士够调皮的,哈哈,看来满大夫人缘还不错:)

    满大夫也挺好玩,感觉老是慢半拍似的:)

  50. 满大夫可能发展不均衡,自己的专业知识方面很精通,外科一把刀嘛,但在社交方面比较稚嫩,直统统的,没什么外交词令,也不太懂得女孩子的心思。

    丁乙是个比较浪漫的女孩子,如果不能将满大夫改造得浪漫起来,今后会比较失望。

  51. 但是丁乙周围可能也没什么发展均衡的男人,更多的是既不浪漫也没技术的男生。

    这与中国大学过度重视专业,过分轻视均衡发展有关。

    美国大学生的前两年都是修基础课,还不是本专业的基础课,而是各方面的基础课。比如文学课,写作课,历史课,外语课等,都是本科生必修的。

    我就读过的大学还要求修“世界文学”课,两学期,课本包括世界各国的经典作品。

  52. 记得有人看到《不懂说将来》里的李兵时曾评论说:“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这么糟糕?”

    但中国的高等教育何时教过学生如何去爱?

    中国的高等教育就是灌输专业知识,所以不能称为“教育”(education),只是“训练”(training)。

  53. 同意艾友友

    中国的教育从体制到观念到方式都挺……不称其为教育!

  54. “刚才几个小护士都在怪我,说不该让你气冲冲地走掉,她们怕你上领导那里反映——”
    ——————————
    这是满大夫找的借口吧,他不想就这么和丁乙错过了。‘临时的’是假,试探是真,怎可能找一个不相熟的研究生陪他坐很远的车回农村的家呢,满大夫和护士的用心都在长久呢!有没有个吹掉的女朋友还另说呢。

  55. 回复“爱米粒子”:

    我把你关于“跑水”的帖子删了(两次),上面艾友友已经谈论了中国教育的事,你再为谈教育谦虚(说是“跑水”),就谦虚过分了,等于批评艾友友“跑水”。

  56. 拜托“爱米粒子”别为此发声明,说你没有批评艾友友的意思,我知道你没那个意思,我谈的是你的帖子造成的效果,而不是动机。

  57. “她心想,原来他戴口罩是为了防我们病人呀?我还以为是为了罩住他自己,免得把唾沫喷到我们身上呢。既然他把我们当污染源,为什么不让我们也都戴个口罩,防止互相传染呢?难道就他们医生的命金贵,我们病人的命不值钱?”

    ——我那大学食堂老炊也是这样,开饭时戴口罩,以为是隔绝他们的唾沫的,但甲肝流行的时候,他们给学生打饭菜时全都用勺子把饭碗捞过去,才知道原来他们是在防学生。

  58. 满大夫这么年轻就是专家,不简单。

  59. 不少人认为满大夫很“鬼”,很“高明”,还做了“火力侦察”什么的。

    我觉得满大夫并不是很“鬼”,也不像有的朋友以为的高明,只是不善于言辞而已。他并不是刻意要给别人一种高深的印象。

    他所做的事情,也不是刻意为了追求丁乙所为,只是那么想了,就那么做了,比如为丁乙换病房。

    他对丁乙有好感,那是肯定的。但是是否在主动追求,我很怀疑。至少目前看到的事实,没有主动的结果,都是被动的结果,这次和丁乙见面,也是小护士们撺掇的结果。

    就像艾友友说的,他是“直统统的”。一点都不浪漫。刚开始会因为神秘而可爱,时间长了… 浪漫的人跟他在一起,会比较痛苦。会“启而不发”,急死人。

  60. 还真的挺富有戏剧性的哦!艾米的枪可不是随便挂的……

  61. 搜了一下网络上凤凰男的一些描述,有些偶觉得过了~引一段短的大家参考,来自维基:“天涯网著名写手“午后的水妖”发表文章对“凤凰男”下了定义:出身卑微(农村为主,另有部分城市低收入阶层);亲属普遍学历较低;通过自身努力(主要是读大学)进入城市工作;收入水平尚可;价值观与伴侣有严重偏差。若有一条不符合,即不是凤凰男。”

    完全赞同艾友友老师的分析,这位不太懂女孩子心思的满博士让丁乙吃了不少苦头吧~

  62. 丁乙的善良真是表露无疑。 那几个小护士还真有心计,演出这样的戏剧来。 可是,她们中就没人对满大夫有意的吗? 有点怀疑。

    满大夫的运气挺好的,有这几个小护士给他导演,还有个真心喜欢他的丁乙—她后来那几句话反映了她对他的喜欢程度。

  63. 我才是因为丁乙跟满大夫以前的女朋友长的像才被小护士们选中的。

  64. 好喜欢丁乙.猜想应该也有小护士喜欢满医生吧.怎么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主动愿意陪他回家呢?

  65. 医院里的小护士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估计有两种可能,一种当然是我们大家希望的,满大夫对丁乙情有独钟。

    另一种可能是满大夫的家里不是一般的穷,或者家乡不是一般的农村,或者他接济的老乡不是一般的多,甚至是三者兼而有之,那么那些比较注重实际的小护士们就可能望而怯步。

  66. 满大夫帮助的那个超生游击队妇女,似乎并不是他的亲戚,据那个妇女说,也只是认识满大夫,说明满大夫救济的范围是很广的。

    而那个妇女做手术住院的花费,应该是笔不小的数目,如果满大夫利用职权不收她的钱,那就太危险,迟早搞出事来。如果满大夫自己付这笔钱,那又太负担沉重了,迟早搞破产。

    医院里的那些小护士,恐怕不敢嫁给这样的人。如果丁乙敢嫁,我也替她捏把汗:)

  67. 但是站在满大夫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似乎除了帮忙又没别的办法。熟人有难,而且找上门来了,怎么办呢?总不能把生病的熟人拒之门外吧?只好尽力帮助。

    也许他的女朋友就是为这事跟他吹的。

  68. 很好玩, 想起了上学时的事, 也是医学院

  69. 会不会这个前女朋友也是编的?

    据说十年二十年前骗小姑娘最灵的就是诉苦,现在男的诉苦成警报了。

  70. 看满大夫好像总在心事重重,对其他人的反应也有些被动,可能他事业心很重,身上背负的责任挺多,目前对风花雪月下的浪漫还没有产生发自内心的需求,觉得他对异性仰慕的态度好像老是有点心不在焉的迟钝。

    也许到满大夫的心愿都了了的那一天,他才有可能会突然意识到,自己也是需要浪漫的。

  71. “她在他对面坐下,他把挂在胸前的口罩往上一拉,盖住口鼻,把口罩绳拉向头后,套上。”

    猜:满大夫戴口罩是不是因为看到丁乙有些”激动”不知自己该干什么了,所以不由自主地就戴起了口罩.

  72. 2010-03-31 09:35:52
    丁乙善良又美好,喜欢。

    关于嫁给凤凰男,我有几个好朋友,嫁的还算是不太穷的地方的凤凰,开始很不引以为是,人也善良大方,很理解公公婆婆他们家,结果不几年下来,自己都自嘲自己是祥林嫂了,隔三差五的事情气得她们昏头昏脑的了。

    其实生活习惯教育环境是一个方面,农村的养老制度是很重要的另一原因。

    —- 现在好了,情况大为改善了,据说不久的将来,60岁以上,每人每月有55元的养老金。55元…….养老…..也许有聊胜于无啊…

  73. 2010-03-31 10:09:08
    丁乙真是个善良又又可爱、浪漫且勇敢的女孩子!喜欢!

    关于嫁凤凰男一事,青春年少时,正值是抛开其它一切都不管只要感觉的年纪,应该还真是挺有吸引力的哈!艾米的这个故事,估计给我的共鸣会越来越多:)

    刚毕业来这个城市,同办公室的大姨大姐们就说了:人都已经来了,还不想着找个本市的!还找了一个这么穷得丁儿咣当的,以后可怎么过日子啊!

    几个朋友听完我的转述,都十分鄙视这些俗气的大姐大姨,觉得神圣的爱情被玷污了:哼,本市的怎么了,有啥了不起的!

    哈哈,可,越过日子越感觉,天哪,还真是啊,这哪里是嫁给他一人了呢,简直是嫁他们一大家子了嘛:)

    不过,还好,我们这些祥林嫂们,互相发泄完就完了,这情啊,该怎么爱了还怎么去爱,日子啊,该怎么过了还得怎么去过的。暂时还都未出现逆风的情况呢:)

    博主回复:2010-03-31 11:39:23

    “逆风”不等于“矛盾”。既然你都做了祥林嫂了,想必发过很多牢骚,你抱怨的那些东西,就是“逆风”,并不是一定要两口子打得鼻青脸肿或者离婚才叫“逆风”。

  74. 海滨城市sea

    2010-03-31 11:27:36
    看得出,这个故事的女主——丁乙,也是一位性格开朗的人,敢说又敢做。

  75. 2010-03-31 11:37:20
    回复“终于让你飞”:

    我把你的贴删了,太没水平了,什么“支持博主”,跟这故事有什么关系?没话说就干脆别说。

  76. 2010-03-31 12:17:29
    博主回复:2010-03-31 11:39:23
    “逆风”不等于“矛盾”。既然你都做了祥林嫂了,想必发过很多牢骚,你抱怨的那些东西,就是“逆风”,并不是一定要两口子打得鼻青脸肿或者离婚才叫“逆风”。
    ——–

    哦,那么说,我所理解的“逆风”,的确是有些严重了,我是爱将事情想象得悲观一些,这可能跟性格有关?照这么说,本故事里的主人公,一路走来到现在,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坏的结果(我想象的结果是:不是因为不爱是因为无奈而离婚了),提前祝福一下:一路逆风过来的他们,能更幸福,更珍惜幸福!

    还有,是的,前两年我在心里的确抱怨过,跟朋友发牢骚过,现在回过头来再看,还是因为自己心胸狭窄了!如果当年那么地为了爱而不顾一切,现在只要爱还没变质,那就应该还象当年那样的作风嘛—- 对别的不要太去在乎!呵呵。

    ———————————————–
    博主回复: 2010-03-31 19:39:15 [删除]

    你还是没搞清楚“逆风”与“矛盾”的区别,只是把大矛盾改成了小矛盾而已。 “逆风”只指不利的环境和条件,不谈造成的结果。仅仅从“逆风”两个字,你既不能断定他们离了婚,也不能断定他们没离婚。也就是说,“逆风”不等于“吹倒”,也不等于“没吹倒”。

    你的婚姻里肯定有“逆风”,因为你曾经有过牢骚和抱怨,你在抱怨什么?当然是抱怨不利的环境和条件,那就是“逆风”。但那不等于你被吹倒了。同样的道理,你跟先生没离婚,不等于你没遇到逆风。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吧。

  77. 2010-03-31 13:38:57
    一集比一集吸引眼球。艾米叫我如何不爱你!呵呵。

  78. 2010-03-31 13:53:29
    那满大夫就是一木呐人,但心中大事还是有数的。做出来的事情可能没有通常意义上的浪漫,但是肯定有他自己打动人的独特方式。期待……

  79. 2010-03-31 22:32:21
    这个满医生,看起来满熟悉的感觉~~~很多伏笔都埋下了。

  80. 挨了一筷把敲头……
    但还是要说明一下哈:每次发帖都碰到’无法显示该网页”,不知是发了没发.再发时有提醒说发了,但有时没提醒,所以重复.
    到艾园还是翻墙才行,可无界浏览不稳定,经常掉线.

  81. WOW~~刚看开头,吓我一跳,我还想就算在手术的时候爱上病人了,也不至于看人看出神把钳子留人家肚子里吧、
    哈哈~~

  82. closetoyou2010

    什么都不说了,赶紧补课……

    两个善良的人!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