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5)

面端上来后,满大夫立即埋头苦干起来,吃得十分专注,旁若无人。

丁乙吃面是“遥看瀑布”的吃法,挑起一筷子面,定格,看着那些失去平衡的面条们稀里哗啦掉下去,只把筷子上的幸存者喂进嘴里,而且只喂前面一段,再用筷子夹着面尾巴,一点一点往嘴里喂。

但满大夫就不是这么个吃法了,他夹起一大筷子面,只拖到碗沿那里,大嘴一张,咬住面们,再“丝拉”一吸,一筷子面全部进嘴,面条上的汤水被他“丝拉”得浪花飞溅,有的溅到嘴唇上,有的落回面碗里,让她第一次直观地见识了“鲸吞”这个词。

她生怕别人嫌他吃相不好,但她四面一看,觉得其他桌上的人吃相也不好,都是吃得“丝丝拉拉”的响,像她这样斯斯文文“遥看瀑布”的,还没见到第二个。

满大夫风卷残云地吃完了面,抬头看她,发现她那碗还没怎么吃动,好奇地问:“你不爱吃?”

“爱吃啊。”

“那还不快点吃?牛肉面,冷了就不好吃了。”

“我吃不了这么多。”

“那就给我一些吧,吃不完浪费了。”他伸过碗来,她把自己碗里的面和牛肉夹了很多给他。

他问老板要了些辣椒,加在碗里,边吃边说:“你吃这么少,是不是怕长胖?”

她一笑,没回答,知道他肯定是那种海吃海喝都不长膘的人,无法理解那些喝凉水都会长胖的人是什么心情。

他安慰说:“你不胖,可以多吃点。”

“你怎么知道我不胖?”

“肚子里没多少板油么。”

她乐了,呵呵,“板油”,这还是她小时候见过的物件,是猪肚子里一块块的白色油脂,妈妈买回家,切成小块,在锅里熬出油来,叫“猪油”,一般是烧青菜汤的时候放一点,比较滋润,有时也用来炒饭吃。熬完猪油剩下的那些小块块油渣,就不腻了,可以洒上白糖当点心吃。

但现在生活好了,油水大了,妈妈已经很久不买那玩意了,烧菜都想着怎么把肉里的油弄掉,哪里还会专门买板油回来吃?

他说她肚子里没多少板油,听上去好像是个屠户在谈自己杀过的猪一样。她笑着问:“没多少板油?那就是说,还是有一些的。”

他没回答。

她问:“你给我动手术的时候,怎么不顺带把那些——脂肪替我割了呢?”

“那能随便割的?”

“怎么不能?那些做美容手术的,不就是到医院去把肚子里的——脂肪给割了吗?”

“我又不是美容医生。”

“看来还是美容医生厉害一点。”

“美容医生厉害?”他有点鄙视地说,“厉害就不会去当美容医生了。世界上最厉害的是外科医生,我们外科医生那么复杂的手术都能做,还不会割板油?我是没时间,要有时间我保证把你肚子里的板油给你割个干干净净——”

她格格笑起来:“好啊,以后有时间了请你给我割。”

他很认真地说:“你又不胖,割那玩意干什么?”

“那就长胖了再请你割吧。”

“长胖了也不要割。”

他已经吃完了,也不管她还没吃完,就站起身准备离去,有点匆忙地说:“把你电话号码给我一个,我五一前给你打电话。”

“我没带纸,电话号码写哪里?”

他伸出左手:“就写我手心里吧。”

“我也没带笔。”

他从衣袋里掏出一支笔递给她。

她扳过他的手,把电话号码写在他手心里。

他低头看了两眼手心的电话号码,扔下她,匆匆返回医院去了。

从那以后,她就热切盼望着五一的到来,而且早就在父母面前撒好了谎,说五一要到一个同班同学家里去玩。父母知道她是个好孩子,对她很放心,没问是哪个同学。

离五一还有一个星期,满大夫打了个电话过来:“我们说好的那事,没变卦吧?”

她逗他:“哪事?我们说好了哪事?”

他马上着急了:“你不是答应五一的时候跟我回家去的吗?”

“我答应了吗?”

“你没答应?那可能是我理解错了。糟糕,就剩这么几天了,一下到哪里去找人?”

她不好意思再逗他:“别着急,我是答应了你的。”

“你这个人——”

“逗逗你嘛,你怎么这么经不起逗?”

“我这个人听实话——”

“怎么样,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三十号早晨。”

“几点?”

“六点的车。”

“早上六点?这么早?”

“要坐一天的车呢——”

“好,那就六点。我们在哪里——会师?”

“长途车站?”

她有点不快,这人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早上六点的车,我不得五点就往车站赶?五点天还没亮呢,你让我一个女孩子摸黑走夜路?亏你想得出来!

她撒娇说:“我要你来接我。”

“上你家接?”

“上我家不行。这样吧,我那天不回家,就呆学校里,你到我寝室来接我吧。”

“行。你把寝室号码告诉我。”

三十号早晨,她起了个绝早,收拾了一下,就提着自己的旅行袋下楼去等他。

五点正,他来了,没穿白大褂,穿着一件运动服,可能是旧的,不合身,有点短,但越发显得他腿长。他一见到她,就接过她手里的旅行袋,背在身上,说了声“不早了,快走吧“,就率先往校外走。

她一溜小跑跟在后面,边跑边问:“你没骑车?”

他没回答。

她知道这话没问好,现在是去坐长途汽车,他怎么会骑车?骑了车待会放哪里?

但她很不喜欢他这种对话方式,就算我的问题提得不好,你也可以简单地回答一个“没骑车”嘛,怎么可以一声不吭呢?我现在是在帮你的忙,是替你装门面,你还这么不领情。你把我搞烦了,我不去了,让你去哭天!

她虽然在心里咕咕哝哝,但脚下并没减慢,还是一溜小跑跟在他后面。幸好她今天先知先觉,穿的是一双轻便的旅游鞋,如果像平时那样穿一双高跟鞋,她肯定撂挑子不干了。

到了校门那里,她以为他会叫个的,但他没有,而是带她去坐公车。

等他们一路咣当咣当来到长途汽车站,离开车只十分钟了。他们慌忙检票进站,挤上车,车上已经是水泄不通,过道里都是人。他们两个人奋力挤了一通,才来到自己的座位跟前,又跟两个抢占座位的男人吵了一通,才把那两人赶走,光复了国土。

他们来得晚,头顶上的行李架都放满了,座位下面也塞得满满的,他们的旅行袋没处放,只好抱在手里。

她被挤在座位的最里面,靠着窗,他在她旁边,他的另一边还坐着一个人,再加上走道上的人,挤成一锅沙丁鱼。

她没想到条件这么恶劣,但已经上来了,后悔也没用,只好咬牙对付。

汽车咣当咣当地上路了,刚开始还行,过了个把小时,路就变得不那么平整了,汽车颠簸起来,车里的人东倒西歪,不时有行李从头上掉下来,十分惊险。

虽然一路颠簸得厉害,但她看着旁边坐的他,心情还是不错的,想想,前不久还在揣摩他长什么样,还在希望能看见他口罩下面的颜面,现在一下就挤在一起乘车了,待会还要住在他家里,说不定会跟他住一间房,睡一个床。

她想到这些,就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好像是武松他姐上山去打老虎一样。

下午一点左右,他们到了B县城,在那里吃了点东西,上了趟厕所,换乘手扶拖拉机,继续前行。总共坐了六个人,一边三个,不像汽车里那么挤了,但那座位就是一块光板子,路又不平,颠上颠下的,真像要把屁股“墩”成两半一样。

她问:“有没有什么可以垫一下?光板子,太硌人了。”

他咕噜一句:“女的还觉得硌人?”

“女的就不觉得硌人了?”

“你们屁股那么多肉——”

她哭笑不得,想不出什么话来回敬他,还好,他说归说,手里还是脱下了自己的运动衣,给她拿去当坐垫。

一直颠到下午四点多钟,他们终于下了车,开始步行了,他仍然背着所有的包包,她空手跟在后面,充满希望地问:“到了吧?”

“快了。”他介绍说,“这是满家沟,我家在前面,满家岭。”

她问:“满家沟,满家岭,是不是这里的人都姓满?”

“嗯。都姓满。但是满家沟的人跟我们不是同宗的。”

“你叫满什么?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呢。”

“我叫满文方——”

她一听就咯咯笑起来:“满文芳?你怎么起个女孩子的名字?”

他好像有点不高兴:“这怎么是女孩子的名字呢?我是方向的方,又不是芬芳的芳——”

“但是你不写出来,谁知道你是哪个芳?”

“我是个男的,你想也应该想到不是芬芳的芳嘛,还用写出来?”

她觉得他是真的生气了,不敢再说这个话题,心里有点不高兴,这个人才怪呢,他当初说我的名字奇怪的时候,怎么一点也不忌讳?现在我不过是拿他的名字开了一下玩笑,他就这么不高兴,这也太州官了吧?

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出她在生气,指着前面的山坡说:“看,那里有花,好不好看?”

她一看,真的,山坡上有一种黄色的花,开得很炽烈,满山坡都是。她在城里长大,从来没看见过这种花,觉得很稀奇,兴奋地问:“可不可以摘几朵?”

“野花么,怎么不可以?”

她笑着说一声“路边的野花,不采白不采”,就跑过去摘花。

她摘了一大把花,还舍不得走,贪心地摘呀摘,手里拿不下了,就把先前摘的小花丢掉,又去摘大的。

他催促说:“走吧,前面还有更好看的花。”

她将信将疑地放过眼前的花丛,跟着他往前走,真的看到一些更好看的花,红的蓝的都有,于是又跑上去摘。

摘了一会,他又催促:“走吧,不早了,再不走,天黑都到不了家了。”

“这里天黑了有没有狼?”

“当然有。”

她吓得不敢多留恋了,紧跟着他往家走。

他说:“你是第一次到乡下来吧?”

“嗯。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这么爱这些花嘛,等你多来几次,就见惯了,叫你采你都不采了。”

她不相信这话,发誓说:“不管我来多少次,我都会喜欢这些花,太美了。”

走了大约半个钟,他站下了,从一个旅行袋里掏出一件西服往身上穿,解释说:“刚才坐车不方便,我没穿西服,现在快到我家了,要把西服换上。”

她不解:“到你家还需要换衣服?”

“岭上的人土嘛,以为城里人都是穿西服的,不穿西服他们瞧不起——”

“但是我没带西服。”

“没关系,你是女的,又是正宗城里人,你穿什么他们都瞧得起你。我就不行了,不穿西服他们以为我被医院开除了——”

她觉得很好笑,但也积极地帮他打扮,穿了西服,还打上领带,但脚下的鞋没换,还是旅游鞋。她问:“要不要换双皮鞋,跟西服搭配?”

“不用,穿皮鞋不好爬山,这里的人不懂搭配。”

他身上大包小包背着,把西服领都扯歪了,她笑得合不拢嘴。

一进满家岭的地盘,他们就成了明星,土产狗仔队从各个角落冒出来,似乎个个都认识他,惊喜地喊:“岭上的方伢子回来了!”

他一点也不怯场,也不躲避,就在狗仔队的注目礼中,背着大包小包,带着她昂然前行,身后跟着长长的一队人马。

她好奇地问:“你每次回来都这样吗?”

“嗯,不过这次人最多,因为有你。”

“你女朋友没跟你一起回来过?”

“有。”

“她来的时候人不多吗?”

“没这么多。”

“为什么?”

“因为她就是这附近的人。”

“难道这些人看得出来我不是这附近的人?”

“当然看得出来。”

“是吗?为什么?”

“你走路姿势不一样。”

“我走路的姿势?有什么不一样?”

“你是城里人,平时不用爬山,走路膝盖是硬的,脚在地上拖——”

“真的?”她注意观察自己走路的姿势,没觉得自己膝盖是硬的,也没觉得自己脚在地上拖。她也注意观察他走路的姿势,没发现什么不同。

他发现她在研究他走路的姿势,解释说:“我也在城里呆了好些年,走路姿势变了很多。你看后面那些人走路——”

她转过身,去看身后那群人的走路姿势,没看出什么不同,但她觉得山里人的身材倒真是好,都是瘦瘦的,腿很长。

她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跟在后面的全是男的,没有女的。

84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5)

  1. 执子之手偕老

    沙发!

  2. 原来是沙发, 呵呵

  3. 良辰美景奈何天

    哈哈哈!

  4. 良辰美景奈何天

    没抢上,不过沙发扶手也不错,姐妹们过来挤挤!

  5. 占位子先!

  6. 执子之手偕老

    我的沙发怎么没了,我发沙发的时候没人的:(((

  7. 看来我是先知先觉呀。早上一上班我就逗艾园群知傻“逆风5”出来了,祝他们愚人节快乐!半小时后真贴出来了!谢谢艾米,没让我当愚人节骗子。

  8. 执子之手偕老

    这个满大夫真有点不解风情哈。我记得我第一次去周轩家时,回来没坐上汽车,坐的拖拉机回去的,把屁股都颠疼了。

  9. 会飞的兔子

    哎呀。赶上了:)

  10. 刚才丁香花在群里告诉大家逆风5出来了,我们把她好一通谢,结果到这来一看,哪有?我们都被她愚了一把:)

    没想到现在5真的出来了,谢谢艾米的愚人节礼物!

  11. 良辰美景奈何天

    现在看来,这个满大夫实在是个没什么情趣的人!跟他的出身和生长环境有很大关系!
    “丁乙发现跟在后面的全是男的,没有女的。”

  12. 雪浪风涛惊旅梦

    今天愚人节啊,早上就被丁香花忽悠的说有5看,结果刷新了两次都没有,才知道被愚了!所以石榴说抢到沙发的时候还有点迟疑,但还是刷新一下,哈哈,真的有逆风5啊!呵呵!!

    丁乙连满医生的名字都不知道就跟着跑回家了,呵呵!!有点惊险啊。真的是该成一家人呢!

    满医生遇到丁乙真的很幸运呢。

  13. 总走山路真的会身形矫健吧,不是说韩国人也很瘦,就是因为总走山路。
    谢谢艾米,真好看啊,一直要忍着笑看。
    不然办公室的州官就来找麻烦啦!

  14. 呜呜,我就挂在艾园上,也没有抢到沙发。姐妹们真是身手矫健啊。呵呵。

  15. 看满大夫的交流技巧是不怎么啊,那么直白。同时他的可爱之处就是不矫揉造作,不虚伪。

    吃面条的劲头和我老公像极了,风卷残云一般。艾米写得太形象了。这种习惯好像很难改。

  16. “板油”,呵呵,我小时候也听大人说过。已经是很多年了。现在听艾米道来,很是亲切哟。

    不过,这个小满同志好像对丁乙是少了些怜香惜玉啊,也许是性格使然?

  17. 满大夫对人不错,只是不像别的男主那么懂女子的心思,说的都是真话,就是直来直去,观念上也和丁乙有很多不同。别的逆风不知会从哪里吹起,我估计两人结了婚,单是吃饭有声音这事,就可能会有摩擦。
    土产狗仔队,艾米真是笑死人了。
    我猜测,满大夫小时候估计没少被人嘲笑他的名字,所以比较敏感。

  18. 满大夫吃面条那段要笑S我了,艾米写得太形象了:)

    感觉满大夫是个直来直去的人,丁乙如果想要什么或者需要他做什么,看来需要直接告诉他,指望他自己揣摩出丁乙的想法和心思可能颇有难度:)

    丁乙的生日或者结婚纪念日什么的,我猜满大夫也记不住,浪漫在他这可能找不到:)

    丁乙对满大夫是一见钟情,情人眼里出西施,两人的性格差异可能被丁乙忽略了,但婚后的生活恐怕要让丁乙失望。

    瞎猜:)

  19. 在这一集里,满医生的性格特点已经很明显了,说实话,这样的男孩子还真不适合做男朋友:)

    是什么让丁乙最终与满医生结为夫妻的呢,我猜有几种可能:
    1)两人交往过程中,满医生为丁乙有所改变,最主要是懂得体贴她了,这往往会让许多女孩感动,觉得自己还是很了不起,并相信对方会为自己有更大的改变:)
    2)两人在交往过程中,不小心出了人命:),尽管丁乙发现了两人并不适合,但还是选择了结婚;
    3)满医生的家人对丁乙特别好,象宝一样捧着,这让心善的丁乙萌生怜悯之意,觉得自己与满医生结婚就象拯救了他的整个家庭:)

    期待下集丁乙进满家的场面:)

  20. 雪浪风涛惊旅梦

    想到我和爱人刚谈的时候一起吃饭,我的饭量比他还大点,本来我吃饭算比较慢的人,结果发现他比我吃的还慢!而且我吃辣子,他不吃!

  21. 呵呵!艾米真是个调皮鬼,“遥看瀑布”的吃法,亏她想得出来!
    第一次从头跟读艾米的连载,感觉很新奇,就好像看着一个宝宝出世,然后一班人一起看着她慢慢慢慢长大,心里在希望她快快快快长大。
    艾米辛苦啦

  22. 呵呵呵呵笑死了~谢谢艾米!

    “她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跟在后面的全是男的,没有女的。”——是不是这地方的男人很难娶到媳妇?

    每看一次艾米,对她的敬佩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n发不可收拾。哪个人物在艾米笔下立不起来的?没有,一个都没有。

    同意西玛,说不定“吃饭有声音这事,就可能会有摩擦”。

  23. 今天用的无界,可惜还是晚了一步,连地板都挤满了人,倒腾时间太久了。。。~~~~(>_<)~~~~

  24. 嘿嘿我吃面也是“遥看瀑布”类型的,太形象了:)

  25. 满大夫的交流技巧跟外科技术不成正比,这样的人常常把人气个半死。我觉得,男女都要有幽默感,生活才愉快。

  26. 越来越喜欢丁乙了,满大夫倒是显得有些木讷,不解风情,但看得出满大夫是一个吃苦耐劳的善良人,肯定他有些地方还是很让丁乙感动的。
    日后的婚后生活丁乙肯定会有很多失望的地方,这个难免,毕竟生活习惯有着太大的差异。
    希望满大夫能够为丁乙逐步改变自己,但想想他们的一路逆风,还是有些小小的纠结,这么可爱的丁乙。。。

  27. 刚才还是出现了一次意外,这个评论连发了2次才成功,可恶的网络“阻塞”。。。

  28. “肚子里没多少板油么。”
    她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跟在后面的全是男的,没有女的。
    —-这一集真有意思,觉得最有意思的是上面这两句。
    满大夫有职业优势,让他能一下子看到丁乙的本质:),人家都是看外表胖不胖,他直接看的是肚子里的板油。
    觉得满大夫是艾米小说里最不懂女孩儿心思的了,不过看到说后面跟的都是男的,觉得有些理解了,他们这里可能男女比例严重失调:)
    另外,他前女友和他分手,除了嫌他家是农村的以外,是不是和他不体贴有很大关系?

  29. 艾米写得太生动了,笑死我了。
    我家领导比满医生还过份,说话没有技巧,出口伤人。我常说他好运气在单位是跟人讲英语,词不达意,让人听不明白,不然早把人得罪光了。

  30. 满大夫真是好胃口,一边鲸吞牛肉面,一边谈论把丁乙肚子里的板油给割个干干净净——联想起一个说外科医生吃饭的相声,以后丁乙和满大夫吃点熘肝、爆肚等内脏菜时,满大夫会不会顺便上个解剖科?好在丁乙懂幽默:)
    早上看完林语堂的酷译还在余有未尽,不曾想艾米又上一路逆风(5)了。这几日天天有新包包,以为艾米忙,不能定时发贴,却是惊喜连连,好不快活,谢谢!

  31. 看吃面那段儿如夹瀑布,也笑死。。。

    同意前面说的,满大夫真有点不解风情啊。想起开头打电话ovulation的一段儿,多年过去,好像还是不怎么解风情嘛! :)

    看到村里出来“招摇”的只有男的,心里一沉,该不是村里重男轻女的厉害吧!那不是会搞得“生男孩”这个问题在丁乙的婚姻中阴魂不散啊?扯远了。。。

  32. 良辰美景奈何天

    我也猜测是因为重男轻女的原因所以只有男的土产狗仔队员出来了!从开头来看,满大夫好象还是不那么善解女人意嘛,不过好象丁乙很明白如何与之相处与应付了。

  33. 最近皱纹长了很多 :)

  34. 武松他姐,笑死我了。满医生把乡下人的想法总结的有些意思。很多身边看到过的事在艾米笔下出来就是不一样,看艾米的故事和看电影是一个效果,活生生的。这集里已经开始看出丁乙和满医生的很多不和谐,也许丁乙更相信爱情,但有些事光靠爱情是改变不了的,所以开始了一路逆风。

  35. 我和我周围的朋友从小都被妈妈阿姨婶婶婆婆们教育:不能嫁农村人。
    开篇讲的丁乙算着排卵期的事也许是满家的封建思想要男孩吧。
    故事真的很好看!

  36. 我们那有句老话,叫老奶奶坐拖拉机–讨抖。讨抖就是欠修理:)

  37. 哈哈,艾米写得太幽默了。写得太生动了,就像一幅幅的景象在眼前展开!

  38. 我是一片云

    不同的生活环境养成不同的生活习惯,在婚后生活突显矛盾是必须的。只是不知道他们谁改变谁,或者谁让步谁。
    满大夫吃相粗鲁,虽然丁乙开初不计较,因为满大夫还不是她的什么。但从她察看周围人观感的时候,已经流露出她是有要求的,婚后一定会想把满大夫粗鲁改变为斯文。然后,满大夫对自己的吃相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肯定对丁乙的改造计划不以为然,也不会配合。
    满大夫肯定不是怜香惜玉的主。丁乙假扮女友陪他返乡,他压根都没有想到女孩清早独自前往车站的胆怯,待丁乙无奈主动要求他接她以后,他也是自顾自地大步前行,根本不考虑丁乙赶不上他的速度。不打车,是出于自己习惯的节俭,也是不善于为女友(假)考虑的习惯。在丁乙说出拖拉机硌人的时候,他不但没有抱歉的感觉,反而是出于无奈地迁就。
    山村只有男子出来观看,反映这个村子重男轻女的情况很严重:
    (1)生男孩比例很高。中国农村为了生男想方设法。生了男孩就养,生了女孩多半扔掉(自生自灭)。甚至于为了生男,通过关系在孕期用彩超测试性别,是女孩的就引产,是男孩才生下来。以致于中国农村的男女生育比例失调。
    (2)女人地位低下,不能抛头露面?或者家务劳动繁重,没有闲时出来担当狗仔队?!
    (3)男女比例失调,或者山村太穷,乡亲们很希罕很羡慕某家儿子娶到媳妇,娶到城里人做媳妇,就更不得了!

  39. 真形象.唤起了我记忆中的一些东西.不是看到这篇文,我还以为自己忘了呢.
    谢谢艾米!

  40. 先谢谢艾米,给我们太多惊喜,辛苦辛苦!然后坐下慢慢看!!!

  41. 又生动又幽默,太有趣了!画面感太强了,脑袋里不知不觉就演起了电影。。。

  42. 看的一边很乐,艾米太幽默的!一边觉得担心,两个人的性格有冲突的地方,怕结婚后矛盾重重,不知两人如何磨合。

  43. 执子之手偕老

    很期待下集,想看看满医生父母是怎样的人。

    满医生生活中不太会体贴人,不知道他在家排名老几,一般来说,老大更能照顾人一些。

    我猜他有点愚孝,没女朋友就没女朋友,为什么还要带个假的回去呢,为了满足他父母的心意,满足下父母的面子吗?

  44. 呵呵,怎么一下子满大夫就这样了?没摘口罩之前他在我心里的形象还是温情脉脉的。。。也印证了我的一个朋友的说法,说很多女孩子喜欢医生,喜欢上的是他的职业,等跟他一起生活,就发现跟在医院里的他根本不同。。

    艾米写得好棒!

  45. 两个人的家庭背景不一样哦!乘长途车的情形真的很形象哦

  46. 也觉得满大夫性格上的粗鲁面,和丁乙会在性格上和不来,这是最基本的和不来,我猜.

  47. 一直在想,是什么样的一双手,写出这么好的文字?虽然钱钟书先生曾说过“假如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很好,何必一定要去见一下这只下蛋的鸡呢?”,但我还是很想知道。这样说对艾米显得有些不敬了,请艾米原谅。

  48. 谢谢艾米

  49. 快乐一家人

    看来满医生的农村真是很农村的。不过很多外科医生很体贴的,被科里那么多女人围着,教训着,怎么也会学点的。一般外科医生都和科里护士关系非常好的。

  50. 原来满大夫是这么个憨实的人,以前真是高估了他。

  51. 这个男主性格还有点特。哈哈哈!感觉和丁乙的细腻不大协和。

  52. “我们在那里——会师?” 应该是“哪里”?

    喜欢你的故事, 谢谢!

  53. aprettypenny1120

    全男人,估计那里的男人找不上媳妇了,所以看别人的媳妇那么积极:)
    妈妈开始还跟女儿说满大夫可能没结婚,如果她真知道满大夫家的情况,估计不会让女儿嫁给他的,父母嘛,都疼女儿。

  54. 艾米写得太棒了,尤其是吃面条那段太形象了。我同事的老公是河南人,虽然现在北京生活多年,又是外企的老板,但吃面条的习惯一直没改,像满大夫。丁乙与满大夫能够走到一起,我觉得是满大夫给丁乙的第一印象很好,虽然满大夫与人交流的方式比较直接,不是一个理想的情人,但做丈夫还是比较可靠的。期待下一篇。

  55. aprettypenny1120

    其实满大夫蛮可爱的,他憨厚,但是要了解他的人,又能完全放松心态去包容他,在一起才会和谐,要不然这些不拘小节和死要面子在生活中是很容易让人闹心的。

  56. 乐坏了。谢谢!

  57. 那个“遥看瀑布”着实逗笑我了……从开始就乐个不停
    那个猪油让我想起了妈妈下面条的时候就经常放猪油……
    感觉满大夫是个“心无杂念”的人,想说的就说,也怕伤了女孩子的心,薄了女孩子的面子,不想说就什么也不说,女孩子都没话接,(好像丁乙的话也不怎么好结)……
    一下章预测:“丁姥姥进大观园趣事多”,“满家人精心准备迎接城‘领导’视察民生”

  58. “她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跟在后面的全是男的,没有女的。”

    我觉得女人天生爱八卦,不论地域。他们到的时候正是晚饭时间,女人们肯定都在家做饭,所以来不了。
    在中国的农村,差不多全是女人做家务做饭,男人们只等饭端上桌吃就行了。所以他们有时间看热闹。

  59. “她一笑,没回答,知道他肯定是那种海吃海喝都不长膘的人,无法理解那些喝凉水都会长胖的人是什么心情。”

    由此看来,丁乙应该不是骨感美女,而是身材比较标准的美女。怕长胖,所以不肯多吃。
    联想到第一集,说小温没经过怀孕生子的摧残,尚未发胖。丁乙生了女儿后,肯定长了一点儿。不过女人生孩子后,就算体重没增加,腰腹部也容易长赘肉。

  60. “熬完猪油剩下的那些小块块油渣,就不腻了,可以洒上白糖当点心吃。”

    看到这一段感觉好亲切,小时候也吃过。每年过年时家里熬猪油,就会有糖拌猪油渣吃。

  61. 一直笑着看,写的真有意思.”遥看瀑布”的吃法形容的太形象了,还有满大夫吃面的情景,就好像看见了真的一样.

  62. 满大夫,我现在已经有“大男子主义”、“孝子”的印象了,他也不太会哄女孩子,看起来像不懂女性心理。

    丁乙,现在情窦初开,天真烂漫:)

  63. 为什么后面跟的都是男的没有女的?
    1.我觉得这些男的可能都是些半大的男孩子,不是成年男性;
    2.丁乙长的比较漂亮,特别是城里的女孩子的气质,是青春少年、半大男孩子眼中的梦中情人型;
    3.在农村,男孩子表露一些青春期的想法不会得到大家的职责,并且懵懂时期、情窦初开时期的表现更外向化,但是女孩子如果跟着看,可能会受封建思想的影响,表达方式也会比较内敛(表现为几个闺蜜窃窃私语而不会公开让大家知道她们是在讨论男孩子);
    4.女孩子喜欢看男孩子,男孩子喜欢看女孩子,所以丁乙对男孩子有吸引力,而满大夫是村里的人,对女孩子的吸引力就不那么大了;
    5.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女孩子有一些早早辍学,即使不辍学也要帮着做一些家务、农活儿,而男孩子有更多的机会上学,即使五一放假也不用忙着干农活,所以可以跟着丁乙他们看。

    呵呵,这是我看了这个场景后的第一感觉。

  64. 看来《竹马青梅》里的芷青说的对,女孩子到了谈恋爱的时候好孩子也学会自然而然地撒谎了。

    “从那以后,她就热切盼望着五一的到来,而且早就在父母面前撒好了谎,说五一要到一个同班同学家里去玩。父母知道她是个好孩子,对她很放心,没问是哪个同学。”

  65. 喜欢你的故事,谢谢.

  66. 大家觉得满大夫吃面不雅观,但我还真想不出能有什么别的吃法。如果他像丁乙那样吃,大家是不是觉得更恶心?

    中国面不是美国面噢,美国面没汤水,可以用叉子卷起来吃。

  67. 满大夫是山里出来的,那里的女人可能都很强悍,一个人走夜路不怕,坐手扶拖拉机也不觉得硌人,他自己更不觉得,看见丁乙这么多要求,可能觉得不可思议。

  68. 写得太好啦!一路乐呵呵地看过来!谢谢艾米!

  69. 隐形的翅膀

    描写的太形象了! 大学时候我们班上一个女生给我形容一下她怎么回家的,也是火车换汽车,汽车换拖拉机,然后讲究一点的还换成人推的独轮车,再下来就是步行了。 从下火车开始算,还要1天呢。给我稀奇的。
    后来自己去支教, 也经历过, 头一次也是这感觉,和丁乙一样。什么都稀奇好玩。
    这个满大夫,完全没有幽默感哦。 完全没有幽默感的人也挺逗人乐的。呵呵。

  70. 如果把一个人的心肠和表达方式联合起来看,可以有如下四种划分:

    1、心肠好,表达方式也好(比如黄颜)
    2、心肠好,表达方式不好(目前来看满大夫)
    3、心肠不好,但嘴上说得很好(谁?)
    4、心肠不好,说话也难听(李兵?)

    中国男人中,第一类是太少了,第二类和第四类最多。

  71. 这与我们的文化“重心不重口”有关,总觉得重要的是心肠要好,至于嘴里会不会表达,无关紧要,那些太会表达的人,人们往往认为他们心肠不好,狡猾,会骗人。

    看问题片面是很多中国人思维上的一个特点,不管什么事,都爱片面强调一方面,忽视另一方面,把不该对立的东西对立起来。

    比如心肠好和嘴甜,本来是不该对立的两个方面,一个人应该争取心肠又好嘴巴又甜。但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习惯思维,这两者就非得给你对立起来不可,凡是嘴巴甜的,一律视为心肠不好。

    没办法了,人们只好追求单方面:)

  72. 满大夫虽然嘴头子上是差了一点,但心肠应该不是很坏,只是很多问题想不到而已。再加上他仪表堂堂,职业不错,业务很强,我估计丁乙身边能从各方面胜过满大夫的很少。

    这可能是丁乙最终嫁给满大夫的原因。

    很多时候,找对象都是“没有更好的么,只好跟了他了”:)

  73. 满大夫的表现好像没交过女友的样子,很多时候都觉得交过女朋友的男生都会被女生“调教”,会更体贴一些:)
    也许是因为他前一个女友就是他们那儿的人;也有可能是满大夫比较自我中心,或者大男子主义,觉得女孩子们的一些要求没道理就依旧我行我素?!

  74. 哈哈,这段挺有意思的。

    楼上的JMS,你们好早啊!!

  75. 很喜欢那段关于"板油"的对话,太搞笑了!

    还有,满大夫是个"州官"?不会是真的吧!希望以后的生活中满大夫总在当州官.

  76. 农村的女孩子害羞,不爱抛头露面而已。
    满大夫不太会心疼女孩子。可能他的妈妈姐妹都很‘壮’,不用人心疼。可能她们是家里的主力军,还会照顾家里的男人呢。

  77. “她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跟在后面的全是男的,没有女的。”

    我老家的农村男的很多,女的很少。所以出现不少光棍村。有的全家都是光棍,比如老伴儿去世早的,剩下老头和两个30-40岁都没能结婚的儿子。
    女的相对男的来说,去城里比较好找工作,所以能出去的都出去了,出去以后再也不想回农村了。能嫁到外面的也都走了。因此农村男的非常难找老婆。

    也许满大夫老家男的多也是这个原因。

  78. 因为满大夫认为牛肉面是很好吃的,所以他理所当然的认为丁乙也喜欢吃。

  79. 嘿嘿、这段很有意思~~
    遥望瀑布很形象,脑子里一下就浮现那个画面了、

  80. closetoyou2010

    哈哈哈哈……

    这一段看下来从头笑到尾,吃面、问话满大夫不答时丁乙的心理活动、车上收复国土、讨论名字时丁乙的想法……, 一切的一切都被艾米描绘得惟妙惟肖。佩服艾米的文笔!佩服艾米讲故事的本事!!

  81. 看满大夫吃面,笑翻了。板油一说是有的,那时从前困难时期。知青上山下乡时候,能吃上猪油炒饭,开水兑酱油葱花汤,要是有麻油,那简直就是赛神仙了。

  82. “遥看瀑布、土产狗仔队”,艾米写的太逗了!

  83. 换西装这段是最经典的,每次看都要笑个半死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