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论战废话诗人

作者:牛嘶

早已被边缘化的诗歌又因赵丽华回到人们的视觉中心。多少著名人士在网络上推波逐澜。韩寒当然也旗帜鲜明地表达了对现代诗歌及诗人的不屑:

“我的观点一直是现代诗歌和诗人都没有存在的必要的,现代诗这种体裁也是没有意义的。这年头纸挺贵,好好的散文,写在一行里不好吗?古诗的好在于他有格式,格式不是限制,就像车一定要开在指定路线的赛道里一样,才会有观众看,你撒开花了到处乱开,这不就是交通现状吗,观众自己瞎开也能开成那样,还要特地去看你瞎开?这就是为什么发展到现在诗歌越来越沦落。因为它已经不是诗,但诗人还以为自己在写诗。”

废话派显然不能接受80后的挑战,诗人邵凤华首先跳将出来,“谁也别跟我说韩寒!和那些年轻的诗人比起来,韩寒那点所谓的才华多么寒酸。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人心都成了沙漠,而诗歌就是沙漠中的清泉。如果没有它,那我们的心灵就彻底荒芜了。对于一个不懂诗、不读诗的人来说,他当然没权力对诗歌说三道四,说出来的也都是傻话。谁也不会当真”,不当真你和韩寒较什么真? “韩寒的东西一印出来就成了废纸,而诗歌永存”。(某网站邵凤华回贴语)哈哈,他们似乎在比谁的“产品”更能为市场接受,这一点,市场已经证实,只不过废话派不愿承认罢了。

邵诗人决心捍卫废话派阵地,“……在赵丽华的诗歌面前,一切旧有的诗歌观念全然崩塌,一切具有意识形态意味的、宣传功用的、歌以咏志的、载道的……包括一切带有外在的想法的,都已经失效。这么多年为利而来为利而往的熙攘人群,早已经远离诗歌,远离所有的艺术。他们缺乏对艺术最起码的敏感和鉴赏力,他们怎么可能对我们诗歌的发展脉络了如指掌,又怎么可能一下子突然理解我们目前的诗歌写作呢?……大众是一些什么样的人?”打击面是多么的大!!!!!!

她继续,“ ——赵丽华的诗歌让他们感到了自己的无知!这是最令这些人难堪的。看看在攻击赵丽华的都是些什么人吧:不敢暴露真实姓名只以“网友”发言的暗中攻击者,只能写写足球评论和时事述评以谋口饭吃、混个脸熟并以为发表这样的东西就是发表了作品就圆了自己文学梦的前文学爱好者,在小学和中学阶段背了几首李白并在偶然的机会知道了海子就自认为懂得了诗歌的无知文青,写了多年诗歌但仍不知真正的诗歌为何物如果不在网络上发泄一下就会憋闷至死的苦恼分子……都是一些不懂诗歌的无知之徒。……无知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让这么多人从无知进而变成了无耻,从对诗歌的讨论进而变成对人身的攻击和人格的侮辱,变成了类似多年前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一样对人性的践踏。想一想真是令人不寒而慄啊!”        这里把著名评论家董路捎上了!!!!

“人文社会科学在大部分专业仅为选修课;还有什么大学教学评估,对教学进行量化管理和评比,将教师的手脚和思路完全固定在教学大纲上,不能有所发挥,生产出一批又一批高分低能、没有思想、没有个性、没有人文关怀、没有创造力的平庸之才。试想,这样的教育体制,怎么能培养出思想家、艺术家、诗人?这也无怪乎当赵丽华的诗歌一在网上传播,就暴露出这么多人无知、无耻的丑恶嘴脸。其实,被他们恶搞的赵丽华的大部分诗歌写于2002年左右,并早已在网上发布,这些人直到四年之后的今天才恍如一梦苏醒,也真够后知后觉的了,而且所谓的“废话写作”多年之前就由杨黎提出并在诗歌界引起过不小的反响和论争,赵丽华只是一个有所保留的实践者而已。”邵诗人批判了教育体制后又普及了“废话写作”这一概念。

“赵丽华是当今最好的女诗人之一,虽然她有些诗歌显得过于随意和游戏,这一点她自己也已经坦承,但是,谁又能保证自己的每一首诗歌都是杰作?只要她写出过好诗,她就应该得到我们的尊重。在我看来,她的诗歌有着简洁、直接的特点,大部分时候,她的诗歌会给我们一种阅读的快感,她的看似随意而为、她的大胆剖白、她不时制造出的语言的狂欢……使我们的笑凝固在脸上,而变得肌肉酸痛。” 终于,她承认了赵丽华诗歌的娱乐性!可大家都娱乐的时候,你着那门子急呀!

废话派诗人沈浩波把体面一脚踢开,对韩寒开始了人身攻击,把这场争论引向庸俗, “  上高中的时候,写作文出了名,他爹居然也像粉死儿一样写本书,叫《儿子韩寒》吧大概,用来骗钱。这样的家教自然会教育出这么一个市侩的孩子来,并试图恶搞所有他这一辈子也不能理解的事物,我这个被他的粉死儿哭着喊着称为大叔的,他们集体的长辈,出来骂骂也总比没人骂强吧”。
“  我当然不可能跟这群恶搞的蠢货讲什么道理。我来和韩寒之流的小崽子们谈文学,就如同列侬对杨恭如讲音乐一样可笑。”

应该说, 韩寒批驳废话派沈浩波,“我觉得他的诗写的不错,反正横着这么写肯定不行,一竖,成了艺术。只差一口气就是行为艺术了”;“写散文就写散文,散文家这个名称自然没有诗人那么好骗文学女青年”并非攻击,看看沈浩波大作:

《巫女琴丝的马桶 文/沈浩波

她一上车/我就盯住她了/胸脯高耸/屁股隆起/真是让人/垂涎欲滴/我盯住她的胸/死死盯住/那鼓胀的胸啊/我要能把它看穿就好了/她终于被我看得/不自在了/将身边的小女儿/一把抱到胸前/正好挡住我的视线/嗨,我说女人/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收回目光/我仍然死死盯着/这回盯住的是她女儿/那张俏俏的小脸/嗨,我说女人/别看你的女儿/现在一脸天真无邪/长大之后/肯定也是/一把好乳           2000/8/5

《我们那儿的男女关系》     文/沈浩波

有一次/我的光棍叔叔/把隔壁王有才的老婆/就是那个长着两只肥胖奶子的朱翠花/摁倒在我家门口的泥地上/使劲捏她的大乳房/朱翠花仰面朝天,搔动着手脚/咯吱咯吱笑个不停/我那八十多岁的奶奶倚着门框/看着他俩在地上打闹/她虽然已经老眼昏花/但仍然笑得合不拢嘴         2002/4

《女诗人》       文/沈浩波

我爱看她的诗/每次看/都有一种/想操她的冲动/想得厉害/把我的鸡吧/一头扎进去/顶/戳/搅/摇/刺穿她的身体/刺破她的灵魂/让她/流出血来/让她/在诗里/继续流血/永远流血/我舔噬/晕眩/并且又想操/想得厉害                          2003/5/7

评:难怪有个台湾文人董桥说四十岁的男人不是精子太忙脑子太闲就是脑子太忙精子太闲,沈浩波正是属于精子忙脑子闲的主儿,写废话诗用什么脑子,只是精子躁动得厉害,看着女诗人的诗就想“把我的鸡吧/一头扎进去/顶/戳/搅/摇……”,让人想起红楼梦里的薛蟠“女儿乐……”,一副流氓脸嘴,怪只怪赵小姐的诗歌能治前列腺炎,要是书店不卖建议放在遍街的药房去卖,除上述功效外,再加一个治失眠,药力相当于安定,现在精神药品受管制,没准废话派诗歌正好补了这空缺儿。

MD,都 是些什么玩意儿!!!!!

韩寒总结,“……诗人,硬是把流氓耍成一种流派,使委琐成为一种伟大。诗人这称号太厉害……”董路的评价,“认真朗读了上百首赵丽华体诗歌之后,觉得韩寒这回的冷嘲热讽当属言之有物——赵体诗歌虽不乏个别佳作,但总体读来味如嚼蜡者甚多”。
附:  9月24日,赵丽华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最满意的十首作品是:《廊坊不可能独自春暖花开》《大叶黄杨》《风沙吹过》《想着我的爱人》《死在高速公路》《这个夜晚》《紧》《约翰逊和玛丽亚》《脐橙》《时机成熟,可以试一次》。十首诗照录于后:

《廊坊不可能独自春暖花开》 石家庄在下雪/是鹅毛大雪/像是宰了一群鹅/拔了好多鹅毛/也不装进袋子里/像是羽绒服破了/也不缝上/北京也在下雪/不是鹅毛大雪/是白沙粒/有些像白砂糖/有些像碘盐/廊坊夹在石家庄和北京之间/廊坊什么雪也不下/看不到鹅毛/也看不到白砂糖和碘盐/廊坊只管阴着天/像一个女人吊着脸/说话尖酸、刻薄/还冷飕飕的

《大叶黄杨》 园丁手艺不高 /他只能把大叶黄杨/ 剪成/ 水平状/ 波浪状/ 和圆状/ 如果不剪的话 /园丁对我解释说 /黄杨就乱了

《风沙吹过……》 风沙吹过草原/风沙吹过草原的时候几乎没有/阻挡/所有的草都太低了/它们一一伏下身子/用草根抓住沙地/ 风沙吹进城市/风沙终于吹进城市/在城市的街道上/它们飞奔/步伐比行人还快/它们遇到混凝土建筑/遇到玻璃幕墙/它们一路地往上吹/带着情绪往上吹/在最高的楼层/呜咽得最厉害/风沙吹过我居住的城市//向南一路吹去/风沙还将吹过我/吹过我时/就渐渐弱了下来

《想着我的爱人》 我在路上走着/ 想着我的爱人 /我坐下来吃饭/ 想着我的爱人/ 我睡觉/ 想着我的爱人/ 我想我的爱人是/世界上最好的爱人/ 他肯定是最好的爱人/ 一来他本身就是最好的/ 二来他对我是最好的 /我这么想着想着 /就睡着了

《死在高速公路》 有一天我会死在高速公路上/像一只鸟/那些穿黄色背心的清道工/会把我拾起来/抚摩我的羽毛/让我在他们手上再死一次《约翰逊和玛丽亚》

《这个夜晚…… 》这个夜晚像一个无家可归的人那样 /在黑黑的大地上蹲伏着 /他被巨大的委屈笼罩着 /找不到出路…… /直到天亮的时候 /他突然不见了

《约翰逊和玛丽亚》 一只老波尔羊感慨: /“在过去 /我们总是担心 /树后面的狼 /你们这代人 /就没有这样的忧虑了 /有苜蓿吃 /有棚子睡。” /一只小波尔羊抱怨: /“可是你们那时候 /男女搭配是合理的 /恋爱是自由的 /你看现在 /主家为了省钱 /60个姐妹 /才配给一个约翰逊 /可是明摆着/ 他跟我们就是走形式 /只有和玛丽亚在一起 /他才是真心的”

《脐橙》 下班的时候/我买了一些脐橙/我爱吃脐橙/像你包柚子那样/包了皮/一瓣一瓣掰着吃/我还买了一些鸡腿蘑和鸡枞/它们其实和鸡一点关系也没有

《紧》 喜欢的紧/紧紧的喜欢/一阵紧似一阵/ 这么紧啊 /紧锣密鼓/ 紧紧张张的 /紧凑 /紧密 /紧着点/ 有些紧/ 太紧了/ 紧死你/最后一句/是杀人犯小M/在用带子/勒他老婆的/脖子时/咬牙切齿地说的

《时机成熟,可以试一次》 我要这样/ 持续地 /专注地/ 不眨眼地/ 意味深长地 /或者傻乎乎地/ 色迷迷地/ 盯你三分钟/ 如果你仍然一付/ 若无其事状 /我的脸就会 /首先红起来
好了,我用一句孔夫子的言论来评价废话派诗作吧:嗟乎!觚不觚觚哉觚哉!

http://ruanjunnews.blog.hexun.com/5859742_d.html

28 responses to “韩寒论战废话诗人

  1. 说沈浩波的所谓“诗”是Bull Shit都是对Bull Shit 的侮辱!

  2. HH也曾和某作协副主席笔战,同样精彩。

  3. 沈浩波这样的人都能在大陆做诗人,可见大陆诗界堕落到什么程度了。

    不是说不能写奶子,不能写性,但总要有点美感吧?不论是行为的美感,还是意境的美感,总得有点美感,但像沈浩波这样的“诗”,是个流氓就写得出来,何须“诗人”来写?

  4. 沈浩波耍流氓连小女孩都不放过,下流!

  5. 这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叫诗,真堕落。

  6. 天哪!这也能算诗?!毫无美感,毫无意境,看了只能让人恶心!!一首好诗读起来本应是"口角噙香"的。
    我也真是服了这帮人, 写出这种东西还敢拿来示人, 真是不知廉耻!

  7. 沈浩波是什么诗人?一个精神上如此猥亵,满嘴的脏话,也叫做诗人?简直是侮辱诗文!纯属流氓!

  8. 什么诗人啊?恶心!

  9. 还没看完沈浩波的“诗”,也在想这什么什么啊,咋那么像《红楼梦》里的薛呆子?不过这沈浩波很来势,知道炒作的奥妙,韩寒这一提,他就真的出名了。

  10. 沈浩波写的就是他自己肮脏的排泄物。他也太能把诗歌当马桶了吧。
    写不出好诗不是他的错,但硬把自己的排泄物往诗上靠,非要哭着喊着说这就是诗,那就太暴殄天物了。

  11. 有的人总以为写些短句子就是诗,或者滥用“回车”就是诗,其实诗的要义不在形式,而在内容,在精髓。

  12. 沈浩波的所谓的“诗”,揭露了他肮脏的内心世界,这种也可以算作诗,还拿来发表,真是笑S人了,意淫还差不多。

  13. 执子之手偕老

    天啊,那个沈简直是个流氓,我都看不下去了。有次看新闻,不记得哪里举行诗人朗诵会,有个诗人光着就上去了,我的天啊。

  14. 良辰美景奈何天

    无话可说,这个范叉叉他如何让他的孩子看他写的那些东西?
    老实说诗是好久不看了。上高中时看过一些,至今还记得戴的“雨巷”,还记得卞之琳的“断章”。今天再看看赵丽华的那几首“最好的”,看不懂!

  15. 我虽然不会写诗。也不懂诗歌,但看到沈某人写的所谓诗,差点吐了,恶心!我记得早晨只吃一个豆沙面包,应该不会是早饭的原因。
    整个一个流氓!
    喜欢赵丽华和田放的诗歌。

  16. 良辰美景奈何天

    要是天气预报象赵那首诗那样报,会是什么效果?我感觉她就是在介绍天气!如果有能看懂的来解释,我会很虚心嘀!

  17. 良辰美景奈何天

    艾米 // 四月 1, 2010 在 10:01 下午

    有的人总以为写些短句子就是诗,或者滥用“回车”就是诗,其实诗的要义不在形式,而在内容,在精髓。

    同意!顶!

  18. 原来执子看过光着的诗歌!嘎嘎!

  19. 良辰美景奈何天

    为什么发的言看不见了

  20. 良辰美景奈何天

    “在赵丽华的诗歌面前,一切旧有的诗歌观念全然崩塌,一切具有意识形态意味的、宣传功用的、歌以咏志的、载道的……包括一切带有外在的想法的,都已经失效。”
    我仔细想了一下,如果按沈叉叉说的,那赵写的不是废话是什么?好象只有废话才有他说的这些特点哦。
    不知道他是捧赵呢还是同意HH。

  21. 这些虱人脸皮可真是厚, 这种东西也敢拿出来示人?

  22. 俺的神啊,这么龌龊的东西也敢称什么诗?!什么屎还差不多,又臭又恶心。

  23. 欣赏不了赵丽华的诗,没明白想说什么,也没明白为什么要在那个地方换行。人常说像诗一样美,但是赵诗的意境真是想象不出。赵迷不用砸我,我知道我诗的境界不高^_^

  24. 我不懂诗,也不会写诗。如果沈浩波和赵丽华这样的人也叫诗人,哪小今就是诗圣了。

  25. 韩寒有一点说得很有道理:如果一种诗歌的写法,是人人都会的,那就没什么稀奇了。如果赛车就是乱开车,不遵守交通规则,那么人人都会,还要你赛车手干什么呢?

    据说网上流传的“梨花体”诗歌,并不是赵丽华写的,而是别人编出来抹黑她的,不知道这种说法对不对。

  26. 看完页尾的几首诗,汗颜。早知道当年我就不当小学生改当现代诗人去了。
    把大白话润笔一下也比这好

  27. 还是十多年前读过当代诗歌,现在有些什么著名诗人都不知道。记得以前狂热地爱过朦胧诗,后来除了古诗和现代诗人的诗,就没读过什么诗了。梨花体还是在艾园知道的,那个流氓沈诗人是第一次听说。很庆幸没读那些废话诗。

  28. 天啊,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如果说赵的诗是废话吧,倒也能忍受忍受,就当她是更年期吧爱唠叨唠叨,但那个沈的,天啊——拿下流当高雅!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