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棵树,叫高数,上面挂了很多人(搞笑)

很久很久以前,在拉格朗日照耀下,有几座城:分别是常微分方城和偏微分方城这两座兄弟城,还有数理方程、随机过城。从这几座城里流出了几条溪,比较著名的有:柯溪、数学分溪、泛函分溪、回归分溪、时间序列分溪等。其中某几条溪和支流汇聚在一起,形成了解析几河、微分几河、黎曼几河三条大河。

河边有座古老的海森堡,里面生活着亥霍母子,穿着德布罗衣、卢瑟服、门捷列服,这样就不会被开尔蚊骚扰,被河里的薛定鳄咬伤。城堡门口两边摆放着牛墩和道尔墩,出去便是鲍林。鲍林里面的树非常多:有高等代树、抽象代树、线性代树、实变函树、复变函树、数值代树等,还有长满了傅立叶,开满了范德花的级树…人们专门在这些树边放了许多的盖(概)桶,高桶,这是用来放尸体的,因为,挂在上面的人,太多了,太多了…

这些人死后就葬在微积坟,坟的后面是一片广阔的麦克劳林,林子里有一只费马,它喜欢在柯溪喝水,溪里撒着用高丝做成的ε-网,有时可以捕捉到二次剩鱼。

后来,芬斯勒几河改道,几河不能同调,工程师李群不得不微分流形,调河分溪。几河分溪以后,水量大涨,建了个测渡也没有效果,还是挂了很多人,连非交换代树都挂满了,不得不弄到动力系桶里扔掉。

有些人不想挂在树上,索性投入了数值逼井(近)。结果投井的人发现井下生活着线性回龟和非线性回龟两种龟:前一种最为常见的是简单线性回龟和多元线性回龟,它们都喜欢吃最小二橙。

柯溪经过不等市,渐近县和极县,这里房子的屋顶都是用伽罗瓦盖的,人们的主食是无穷小粮。极县旁有一座道观叫线性无观,线性无观里有很多道士叫做多项士,道长比较二,也叫二项士。

线性无观旁有一座庙叫做香寺,长老叫做满志,排出咀阵,守卫着一座塔方。一天二项士拎着马尔可夫链来踢馆,满志曰:“正定!正定!吾级数太低,愿以郑太求和,道友合同否?”二项士惊呼:“特真值啊!”立退。不料满志此人置信度太低,不以郑太求和,却要郑太回归。二项式大怒在t密度函树下展开标准分布,布里包了两个钗钗,分别是标准钗和方钗。满志见状央(鞅)求饶命。二项式将其关到希尔伯特空间,命巴纳赫看守。后来,巴纳赫让其
付饭钱,满志念已缴钱便贪多吃,结果在无参树下被噎死(贝叶斯)。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NJU/31171339.html

11 responses to “从前有棵树,叫高数,上面挂了很多人(搞笑)

  1. 沙发。看得我毛骨悚然,勾起了学高数时的痛苦往事。

  2. 大学时,确实有很多人挂科补考,其中高数上面挂的人最多,呵呵。

  3. 妈呀,读一遍下来都很辛苦。

  4. 不知道汉代蜜瓜特惧怕的“高等数学”究竟指的是哪棵树?她不可能树树都听说过吧?

  5. 这篇加了些原文和英文,好懂多了:
    ————————————————–

    很久很久以前,在拉格朗日(Lagrange)照耀下,有几座城:分别是常微分方城(常微分方程)和偏微分方城(偏微分方程)这两座兄弟城,还有数理方城(数理方程)、随机过城(随机过程)。从这几座城里流出了几条溪,比较著名的有:柯溪(Cauchy)、数学分溪(数学分析)、泛函分溪(泛函分析)、回归分溪(回归分析)、时间序列分溪(时间序列分析)等。其中某几条溪和支流汇聚在一起,形成了解析几河(解析几何)、微分几河(微分几何)、黎曼几河(黎曼几何)三条大河。

    河边有座古老的海森堡(Heisenberg),里面生活着亥霍母子(Helmholtz),穿着德布罗衣(de Broglie)、卢瑟服(Rutherford)、门捷列服(Mendeleev),这样就不会被开尔蚊(Kelvin)骚扰,被河里的薛定鳄(Schrödinger)咬伤。城堡门口两边摆放着牛墩(Newton)和道尔墩(Dalton),出去便是鲍林(Pauling)。鲍林(Pauling)里面的树非常多:有高等代树(高等代数)、抽象代树(抽象代数)、线性代树(线性代数)、实变函树(实变函数)、复变函树(复变函数)、数值代树(数值代数)等,还有长满了傅立叶(Fourier),开满了范德花(Van del Waals)的级树(级数)……人们专门在这些树边放了许多的盖桶(概统)、高桶(高统),这是用来放尸体的,因为,挂在上面的人,太多了,太多了……

    这些人死后就葬在微积坟(微积分),坟的后面是一片广阔的麦克劳林(Maclaurin),林子里有一只费马(Fermat),它喜欢在柯溪(Cauchy)喝水,溪里撒着用高丝(Gauss)做成的ε-网,有时可以捕捉到二次剩鱼(二次剩余)。后来,芬斯勒几河(Finsler几何)改道,几河(几何)不能同调,工程师李群(Lie群)不得不微分流形,调河分溪(调和分析)。几河分溪(几何分析)以后,水量大涨,建了个测渡(测度)也没有效果,还是挂了很多人,连非交换代树(非交换代数)都挂满了,不得不弄到动力系桶(动力系统)里扔掉。有些人不想挂在树上,索性投入了数值逼井(数值逼近)。结果投井的人发现井下生活着线性回龟(线性回归)和非线性回龟(非线性回归)两种龟:前一种最为常见的是简单线性回龟(简单线性回归)和多元线性回龟(多元线性回归),它们都喜欢吃最小二橙(最小二乘)。

    柯溪(Cauchy)经过不等市(不等式),渐近县(渐近线)和极县(极限),这里房子的屋顶都是用伽罗瓦(Galois)盖的,人们的主食是无穷小粮(无穷小量)。极县(极限)旁有一座道观叫线性无观(线性无关),线性无观(线性无关)里有很多道士叫做多项士(多项式),道长比较二,也叫二项士(二项式)。线性无观(线性无关)旁有一座庙叫做香寺(相似),长老叫做满志(满秩),排出咀阵(矩阵),守卫着一座塔方。一天二项士(二项式)拎着马尔可夫链(Markov链)来踢馆,满志(满秩)曰:“镇定(正定)!镇定(正定)!吾级数太低,愿以郑太求和(正态求和),道友合同否?”二项士(二项式)惊呼:“特真值(特征值)啊!”立退。不料满志(满秩)此人置信度太低,不以郑太求和(正态求和),却要郑太回归(正态回归)。二项士(二项式)大怒在密度函树(密度函数)下展开标准分布,布里包了两个釵釵,分别是标准釵(标准差)和方釵(方差)。满志(满秩)见状央(鞅)求饶命。二项士(二项式)将其关到希尔伯特空间,命巴纳赫(Banach)看守。后来,巴纳赫(Banach)让其付饭钱,满志(满秩)念已缴钱便贪多吃,结果在无参树(无参数)下被噎死(Bayes)。

  6. 我是一片云

    太有才了!

  7. 有意思,我就是大学生,这篇文勾起了我对高数的回忆。不过不痛苦,我不仅没挂掉,还考了九十多。呵呵

  8. 我学高数不痛苦,上高数课才痛苦。上学期的高数老师上课说的是方言,我一句也没听懂,都是自己看书,期末考试,好歹过了。还好这学期换老师了,万幸啊!

  9. 能写出这个文章滴人得是数学系的吧?!太牛啦~
    看到了很多曾经熟悉现在陌生的词儿,想起了大学时的美好生活,呵呵

  10. 想当年,此高树档道,害得我无心考盐,记了高树老大个可恶;今有人拿高树来搞笑,不禁冷哼一声:高树啊高树,你也有今天!

  11. 2010-04-06 16:20:01 [举报]
    看到了那些摧残我的几个城和几条河 嘻嘻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