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8)

是谁说“下山容易上山难”来着?丁乙现在恨不得提着那家伙的耳朵狠狠教训他一番,因为她的切身经历证明下山比上山更可怕,上山嘛,主要是用劲的那一刻腿很痛,也主要是用劲的那条腿很痛。而下山就不同了,不论哪条腿上前,都是两条腿痛,伸出去的那条腿悬挂痛,没伸出去的那条腿支撑痛,还有浑身上下每块肌肉都被卷进去了,到处痛。到最后,她都不敢迈步了,心有预痛。

她央求说:“歇一会吧,实在走不动了,腿太痛了,比上山还痛。”

满大夫只好又背起她,感叹说:“唉,你说城里女人有什么用?”

她辩驳说:“城里女人在山里没用,但回到城里就有用了。”

他没答话。

她又发现他一个规律,如果他被你驳倒了,他不会说“你说得对”,更不会认错,他会不吭声,好像怕赞同你一句,你就会骄傲一样。

她也就点到为止,不穷追猛打,只安逸地趴在他背上,像坐轿子一样,而且是肉轿子,一颠一颠的,很舒服。

她不喜欢沉默,但他不喜欢说话,她只好采用提问的方式逼他说话:“怎么几个大爷都住这么高?”

“老人嘛,当然住得高。”

“老人住这么高多不方便啊。”

“有什么不方便的?”

“上下山不方便啊。”

“你以为他们都像你一样不会爬山?他们爬了一辈子山,比谁都会爬。”

“再老点呢?老得不能动了呢?”

“那就不爬山了。”

“就住上面,从来不下山?那吃的用的从哪儿来?”

“小的们会给他们送上去的。”

“如果小的们不肯给他们送上去呢?”

“怎么可能呢?”他好像不屑多解释,“这是小的们的本份——”

她不明白族里的老人靠什么来统治那些“小的们”,打是肯定打不过的,说也未必说得过,但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统治着整个满家岭的人,使他们都发自内心地认为应该服从老人,侍奉老人。这里的思想政治工作真是太强大了,不费一枪一弹,也不用发红头文件,不知道凭着什么,就把人治得服服帖帖,连满大夫这种见过大世面的人都不例外。

她问:“你们这里到外面读书的多吗?”

“读什么书?”

“大学。”

“不多。就我一个。”

“中学呢?”

“有几个。”

“那些读完中学没考上大学的人干嘛呢?”

“不干嘛,回家来。”

“一辈子守在这里?”

 “守在这里有什么不好吗?”

“那你为什么要出去读书?”

“因为我考上了。”

“你觉得在城市里好,还是在这里好。”

“当然是在这里好。”

“那你为什么留在城里呢?”

“因为我想在这里开个医院。”

这个答案好像有点南辕北辙,她想了一会才想明白其中的道理:他想在这里开个医院,但他一没技术二没钱,当然开不成,所以他要到城里去学医,再在城里当大夫赚钱,等他赚够钱了,就回到这里开个医院。

真是太曲线救岭了!

难怪他身边那帮医生护士都不愿嫁他呢,因为他只是满家岭派到城里去卧底的嘛,迟早是要回到山里来的,如果嫁给他,就得跟着他到山里来,谁愿意啊?

她有点伤感,他老早就设定了自己的人生轨道,根本没她什么事,就是现在需要她冒充一下他的女朋友而已,冒充完了,两人该干嘛还干嘛,他不会因为她帮了他的忙就改变他的人生轨道。如果她想跟他在一起,只能是她改变自己的人生轨道。

如果她是在电影上看到这里的一切,她会觉得很好笑,会嘻嘻哈哈地对一起看电影的人说:“这都什么地方啊?太老土了,完全没进化嘛!”,但她身临其境地来到满家岭,亲自过了满家岭的生活,她就不觉得好笑了,一切都显得天经地义。

也许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活法,不是没有道理的,一个地方的人认同某种活法,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一个地方的人可能不理解另一个地方的活法,但如果深入到那个地方,在那里呆久了,就会被那里的活法潜移默化。

城里人看山里人,看不明白,觉得很好笑,但也许山里人看城里人也是这样,同样看不明白,同样觉得好笑。只有满大夫这种两个世界都生活过的人,才有资格评价哪里的生活更好,而他很明显更喜欢满家岭的生活。

她不知道自己喜欢不喜欢满家岭的生活,也许暂住两天没问题,但如果一辈子住在这个地方,恐怕还没那个能耐,没商店逛,没电影看,生了急病恐怕还没抬出山去,就死在路上了,女的更苦,还得下田,我的妈呀,这哪是人过的日子啊!

回到他家,他妈妈已经把午饭做好了,正在等他们回来吃饭。这次没吃肥肉面,吃的是一种稀粥,有少量的米,多数是一种她叫不出名来的淀粉类块状物,问他,他说是山薯。

她尝了一口,觉得很好吃,山薯嚼在嘴里像红薯,有点甜味。午饭有三个菜,一个是炒得绿油油的蔬菜,还有一个菜是一种褐色的蘑菇,最后一个菜是一种粉红的肉块,比猪肉的纹路粗,有股烟熏味,很香。

她边吃边问:“这是什么呀?真好吃。”

“这是熏山鸡。”

“在哪里买的?”

“这里又没菜场,上哪里买?”

“这些菜都不是买的?”

“都不是。”

“是哪来的呢?”

他一碗碗指着介绍:“这个是山蕨,这个是山菇,都是我妈在山上采的,山鸡是我爸猎的,我妈熏的。”

她啧啧赞叹:“真好吃!比菜场买的东西好吃多了!”

他妈妈又在跟他嘀咕,他翻译说:“我妈说家里还有两只山鸡,都给你带回去吃。”

她喜出望外,但一再谦虚:“那怎么好意思?你们留着自己吃吧。”

“别客气,我们要吃的话,我爸再猎几只就行了。”

吃过饭,休息了一会,他对她说:“你昨天说想洗澡的,我们现在可以到后山的塘里去洗。”

 “好,等我收拾一下东西。”

“收拾什么东西?”

“不用带洗发香波什么的吗?”

 “不用,别把塘里的水搞脏了——”

她还是去收拾了一个包,里面放了毛巾和换洗的衣服,还藏了瓶洗发香波和一块香皂在里面,都是她先知先觉从城里带来的。

水塘在山后,离他家不远,但照例是背一段,走一段。等她来到跟前,才发现不是她想象的清凌凌的泉水,飞流直下,像浴室的蓬蓬头一样,人就站在泉水下洗澡,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塘”,不太大,水也不是很清澈,更像个泥塘,而且已经有好些人煮饺子一般地泡在里面了。

她惊讶地问:“就在这里洗?”

“嗯。”

“这水多脏啊!”

“瞎说。这水干净得很。”

“这么多人?”

“怕什么?”

“但是——好多男的——”

“都是岭上的人。你要是怕的话,可以——不脱衣服。”

他开始旁若无人地脱衣服,指挥她说:“你跟着我干什么?你是女的,要到那边去。”

她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见水塘的另一边也有一些人头在攒动,估计是岭上的女人们,于是走了过去,穿着衣服下了水。

那些女人都好奇地看着她,她赶快把身体闷进水里,只留个脑袋在外面。但她穿着的衣服不肯闷下去,部分浮出水面,好像救生衣,把她往水上拉。她看了看其它人,都没穿衣服,但因为水里有一些细细的颗粒状的东西,塘水并不透明,看不清那些女人的要害部位。

她受了感染,偷偷在水里脱了衣裤,扔到岸上去,也学那些女人的榜样,躲在水里搓洗自己,只露个头在水面上。

一个脑袋浮过来,到了她跟前,从水里伸出一只手,把一团乌颜皂色的东西递给她,还做个擦澡的姿势,大概是让她用那玩意擦澡。

她接过那玩意,仔细看了看,像海绵,但比海绵粗糙。她试着在胳膊上擦了擦,挺舒服的,也很下泥。她躲在水里,用那玩意把身体擦了一番,顿觉十分舒畅。

她发现洗澡的女人都很自觉,没谁往男人那边望,但她忍不住偷偷观望对面的男人,只看到一颗颗人头浮在水面,身体都藏在水里,而且都很自觉,没谁往女人这边望。

她注意观察洗澡的人怎么上岸穿衣服,发现没什么特殊技巧,就是从水里钻出来,赤身裸体走上岸去,但因为是背对着水塘的,只能看见后面,无非就是一个光背加一个光屁股,看不到前面的要害部位。

那些人上岸之后,并不马上穿衣服,而是站在那里,抖动身体,大概是把身上的水抖掉,然后站一会,让风吹干,才穿上衣服,这让她想起昨晚拉尿的情景,也是抖动加风干。

按照满家岭的审美观,那些女人都是一等一的好身材,屁股又圆又大,一定很会生养。

洗了一会,这边的女人都走了。她望望对面,男人也都走了,连满大夫都不知什么时候上了岸,穿好了衣服,坐在岸边等她。

她隔着水塘问:“怎么洗头啊?”

“你连头都不会洗?”

“我是说,能不能用香波啊?”

“不能。别把塘里的水搞坏了。”

“不用香波洗得干净吗?”

“洗得干净。”

她半信半疑地把头发浸到水里,洗了一通,用手梳理了一下,可以一直梳理到头,没有纠结的感觉,也没有粘手的感觉,果真洗得干净。脸上身上也很爽滑,她洗得不想走了,在里面游来游去。

他在岸上叫她:“好了吧?洗太久了不行的。”

“为什么?”

“对皮肤不好。”

“我觉得这水对皮肤很好呢,洗得很舒服。”

“但是太久了不行的。”

“为什么?”

“泡久了会一层层脱皮——”

她吓坏了,立即走到塘边,背对着他,从水里钻出来,上了岸,用毛巾擦干身子,穿上了衣服。

她用毛巾擦了头发,提着包走到他那边,发现他容光焕发,头发又黑又亮,柔顺地覆盖在头上,额前还耷拉下一绺,像外国人的卷发。她惊异地说:“我记得你头发是又黑又硬的,怎么现在这么——软了?”

“谁说我的头发又黑又硬?是A市的水不好——”

“是吗?”她摸摸自己的头发,也很光滑柔软,像黑瀑布一样倾泄下来。她问:“这个水塘里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矿物质,好像能美容一样。”

“可能吧。”

“这是不是温泉?水一点也不冷。”

“可能吧。”

“怎么没人想到把这地方开发出来,吸引游客?”

“怎么没人想到?”

“有吗?谁?”

“县政府,想把这里搞成旅游区,但岭上的人没同意。”

“岭上的人不同意就不能开发?”

“那当然啰。”

“岭上的人这么厉害?政府不能——强行开发?”

“他们不要命了?岭上的人家家都有猎枪。”

“岭上的人——会杀人?”

“逼急了谁都会杀人。”

 “万一政府带着军队到这里来开发怎么办?”

“那就把这塘炸掉。”

她觉得这个主意太高明了,想这满家岭,可能也就是这个塘有点开发价值,如果岭上的人把塘炸掉了,还开发个鬼?她问:“你们把塘炸掉,不怕政府把你们抓去坐牢?”

“怕什么?坐牢有牢饭吃。”

“把你们枪毙了呢?”

“那就早托生了。”

她格格笑起来,觉得满家岭的人真是活得潇洒,天不怕,地不怕。

他帮她拎着包,两人慢慢往家走。路很窄,如果两人并肩走,就得挤在一起,她只好跟他成单队走,从后面看着他挺拔的身材,还有那头又黑又亮又柔顺的头发,心里充满了爱意,心想如果他爱她,对她多情一点,温柔一点,她会愿意跟他一起在这里生活,他开医院,她就开个学校,生活应该也很美好。

她问:“像这么男男女女在一起洗澡,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不会。”

“为什么?”

“都是岭上的人嘛。”

她不解:“都是岭上的人就不会出问题?”

“大家都姓满,都是一家人——”

“我就不姓满。”

“但你是满家的——媳妇——”

“是满家的媳妇——别人就不会——有野心了?”

“你会不会对你——姐夫妹夫有野心?”

“但是我也不会跟我姐夫妹夫在一个塘里洗澡呀。”

他很骄傲地说:“那是因为你那里没有塘。”

两人沿着山路往家走,她感觉两腿不那么酸痛了,惊喜地告诉他:“这个塘真好,我在里面洗了个澡,腿就不那么疼了,早上的时候还很疼很疼的,现在就好多了。”

他不说话,但转过身,赏给她一个微笑。她觉得他笑起来很好看,真像外国电影里那些英俊多情的男人。

她现在知道怎么取悦于他了,接着往下夸:“还有我的头发,变得好爽滑哟。”

很灵光!他又转过身,赏给她一个微笑。

她把满家岭值得一夸的都夸了一遍,赢得了他多个微笑,最后他问她:“喜欢这里吗?”

“喜欢!”

她以为他会奖励她一个吻,但他说:“来,我背你。”

95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8)

  1. 终于等到了 呵呵

  2. 沙发啊!先坐下再看。

  3. 板凳

  4. 雪浪风涛惊旅梦

    呵呵,一大早就开始等了呢!高兴!

  5. 好神奇的塘啊,艾米写的真是出神入化

  6. 天啊 ,刚看的时候一个评论都没有,看完就出来这么多评论了,大家来得都很及时啊

  7. shafa

  8. 从尘埃腾飞开始认真跟读的,以前总是觉得跟读不过瘾,硬忍着等艾米多写差不多了,然后看个过瘾的,现在发现跟读也有跟读的好玩之处,每集都多看了几遍,回味颇多,而且看大家的评论 也很有意思,以前等连载完了再看,往往就看不过来评论了。感谢丁乙分享的故事,感谢艾米辛苦码字,每一段都这么形象活泼

  9. 又看了一遍好想感受一下满家岭的纯天然生活

  10. 一颗颗人头浮在水面——这么形容水里的人,一点不可怕,好玩:)

  11. 丁乙对满大夫的爱,应该是真爱吧
    她只是爱他这个人,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没有用的爱,但这也是没有杂质的爱。有这么美好的开始,怎么就一路逆风了呢
    期待!

  12. 喜欢!

  13. 执子之手偕老

    这集看得我呀,也喜欢上了满家岭了,当初到我老公家的时候,就想,如果他家住在深山老林里才好呢。

  14. 真佩服艾米的神笔,把洗澡的过程写得这么传神。满家岭的生活真是纯天然的,也真的很神奇哦,不用洗发水就能洗净头发,洗净身体嘛好解释,但能洗净头发确实有奥妙。

  15. 执子之手偕老

    不但喜欢满家岭,还喜欢满家岭的人—-敌人来了有猎枪!够勇敢!够阿凡达!

    不知道是什么风把丁乙一家吹到大洋彼岸去的?

  16. 雪浪风涛惊旅梦

    越来越喜欢丁乙和满大夫了。满家岭真是个天然之地啊!!

    看满大夫给丁乙一个有一个的微笑,心里也是越来越喜欢丁乙了吧?一定是是满心喜悦的给丁乙说:来,我背你!

  17. 从文中的描述,觉得满家岭的人尊重长辈,爱护环境,捍卫家园,民风朴实,挺好的一个地方。

  18. 满大夫很可爱啊,奖励人的方式就是“来,我背你!”

  19. 跟着艾米的叙述,看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他们有自己的生活秩序、生活规则。
    这一集,闻到了都市里从来没有的味道。
    这里是桃花源么?至少在满大夫心里是的吧。

    两个不同生活空间里的人,能走到一起,感觉千难万难,都不容易。

  20. 满家岭是个好地方,民风淳朴而剽悍。满家岭的人都很“Man”!

  21. 如何杜绝暴力拆迁,满家岭是个很好的例子。

  22. 自己的家园,不容侵犯!打着旅游的幌子来搞开发,那就是侵犯!当地政府收入增加了,可是家园再也不复了。
    我赞成满大夫他们满家岭的做法:要么枪杆子对着进犯者,要么炸塘。这也是被逼出来的。有时候,鲜血也唤醒不了良知。

  23. 满家岭的塘很神奇。生活环境迥然不同的人能走到一起,真是不容易。丁一应该是爱屋及乌吧,喜欢满大夫,也就喜欢满家岭。

  24. 艾米的文字太传神了.看了这一章“满家岭生活素描”,我这个最喜欢热闹的人都打算背个包袱到满家岭过生活去了。

  25. 这集看着真温馨!这个满大夫对满家岭可不是一般的爱呀,丁乙夸他的满家岭就能博得他难得的奖赏“微笑”,夸的起劲,被夸的兴起,给了腿已不太疼的丁乙最高奖赏“来,我背你。”,满大夫如此乐于别人夸他的满家岭,如果晚上丁乙再夸夸浆洗过的舒服的被褥和屋外满家岭宜睡的山风,满大夫还会像昨晚那样沉稳如柳下惠吗?
    想回满家岭开个医院的人、后来是不是还是因为满家岭而去了国外,按满大夫丁乙的情况在国内是不允许生二胎的,而满大夫家应该想要满姓的孙子,去国外才有可能实现。

  26. 满家岭是世外桃源,物质清贫但精神富足。满大夫很可爱,丁乙从内心爱上他了,期待下集。

  27. 对原生态的满家岭蛮神往的呢

  28. 呵,满家岭真是个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地方!
    家家都有猎枪,酷!!

  29. aprettypenny1120

    好可爱的满大夫!看得我直笑。
    这个地方真的也还不错,现在难得找到一个这样的地方了!如果真有这么美的地方,开发出来做旅游景点,也就会被破坏了。

  30. 小龙女的妈

    满家岭真是很可爱的地方

  31. 她以为他会奖励她一个吻,但他说:“来,我背你。”
    ========
    满大夫虽然不爱在言语上表达,但行动上的表现还是不错的,比光说不练的男人强多了:)

  32. aprettypenny1120

    谢谢艾米细腻的手笔,将一个美丽纯净的世界展现在我们面前,读着故事就像看着4D电影,仿佛身临其境!

  33. 那个塘里的水可能是碱性的矿物质含量丰富的水,所以能洗干净头发,看得我也想去泡泡了:)

  34. 一个地方一个活法.有些地方按照它们自己的某种”潜”规则世代生活着.
    城市人认为的普遍意义上的社会进步,人类文明,不一定是它们认可的.

    政府以开发旅游,帮助提高经济的幌子进行强制开发的做法,的确很有些强盗行径了.

  35. 满家岭很神奇,去那里玩几天确实不错。如果一辈子生活在那样的地方,那是万万不能的。

    满家岭女人的日子应该不好过,替丁乙捏把汗。

    是什么风把满大夫吹到了大洋彼岸呢?好奇。

  36. 满家岭是个少数民族生活的地方吗?

  37. 一下子就看完了,只好又看一遍。谢谢艾米。

  38. 我是一片云

    真实的幽默,感人至深!
    (1)这里的思想政治工作真是太强大了,不费一枪一弹,也不用发红头文件,不知道凭着什么,就把人治得服服帖帖,连满大夫这种见过大世面的人都不例外。
    (2)他想在这里开个医院,但他一没技术二没钱,当然开不成,所以他要到城里去学医,再在城里当大夫赚钱,等他赚够钱了,就回到这里开个医院。
    真是太曲线救岭了!
    D的宣传部门是不是应该去满家岭实地考察一下,怎么做思想工作,不用发红头文件,不用劳民伤财,不用兴师动众,搞什么英模报告会。
    是什么样的教育,使满大夫这样的人到了城里不但没有一年土两年洋三年四年不认爹和娘,反而还心心念念地是满家岭。为了满家岭的缺医少药奋斗?

  39. 俗话果然没说错呀,“上山容易下山难”么,只有丁乙这样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不会怀疑这句话说反了~

  40. 满大夫真可爱,对丁乙的奖励是“来,我背你。”看的我嘴巴也合不拢了。
    可能满大夫早就喜欢上可爱的丁乙了,对他来说,找一个小护士带回家做几天临时女朋友一点不难的,说是找丁乙帮忙其实就是找一个借口。
    艾米的生花妙笔真是无人能及。

  41. 艾米越写越精彩,故事真的越看越好看。
    被满医生的回报家乡、创建美好家园的抱负所感动,被满家人这种捍卫自己家园的精神所感动。
    但看完这集,对于丁乙和满医生的爱情,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了“飞鸟和鱼”这个词,可能是因为我缺乏丁乙身上的这份勇敢。
    还有,比较好奇的是,一心要回家乡建医院的满医生,为什么会之后去了国外呢,是由于个人原因?还是在之后几年,满家岭的命运还是遭到了改变?

  42. 满大夫只好又背起她,感叹说:“唉,你说城里女人有什么用?”
    ……
    她以为他会奖励她一个吻,但他说:“来,我背你。”
    ——
    虽然看不到满医生的心理活动,但从他的言行可以看出,他对丁乙也已经越陷越深了:)

  43. 丁乙是完全的陷进去啦!__情网呀!

  44. 现在明白为啥昨天贴日本混浴的帖子了。

  45. 她辩驳说:“城里女人在山里没用,但回到城里就有用了。”

    他没答话。

    ——
    再看一遍,觉得丁乙的这句话正是说到了满医生心中的痛,所以才把他说闷了:他爱这个姑娘,但他要回家乡建家园,而丁乙若离开了城里跟他来这里,别的都不说,连山都爬不动。
    当爱情和报效不能兼得,满医生的心能不痛吗:)

  46. 满大夫对家乡的风俗不问是非的偏爱有些象某些海外的大陆华人的爱国情怀。

  47. 我想起大学毕业时和同学游黄山。下山时,腿筛糠一弯就直不起来要下跪,幸亏同去的男生搀扶才没滚下山去,平安回家。
    丁乙和满大夫来自两个不同的世界,按世俗的眼光,他俩走到一起不容易,必然碰撞出火花。不少生长在农村的人考大学就是为了离开家乡,像满大夫这样心怀如此梦想的确实不多。
    是什么风把满大夫吹到了大洋彼岸呢?是为了心中的梦想?生儿子?(山里不知允许生二胎吗?)

  48. 回复淡定:计划生育在当时是基本国策,如果满家岭的人是少数民族还有可能生二胎,如果不是少数民族,那就没可能了:)

  49. 满大夫回报家乡的精神让人感动,从病人的口中可以知道满大夫是个技艺高超的外科大夫,他若真回满家岭那种条件的地方开医院我觉得施展不了他的外科技艺。在满家岭短期生活还可以,结婚后还要有孩子,因此我不认为丁乙应该陪满大夫回那里长期生活的,我想丁乙妈妈也不舍得女儿到那种环境去。所以,不一定是“满家岭的命运还是遭到了改变”致使二人出国。

  50. 心有预痛
    ————————
    说得好!

  51. 她不知道自己喜欢不喜欢满家岭的生活,也许暂住两天没问题,但如果一辈子住在这个地方,恐怕还没那个能耐。
    —虽然这样想,但丁乙还是愿意和满大夫生活在这里,“他开医院,她就开个学校,生活应该也很美好。”
    为什么又出国了呢?是为了更有能力回岭上开医院,还是其他原因?
    突然很希望,将来有一天,满大夫和丁乙会过上这样的生活。

  52. 满大夫一直未婚,一方面和没人真愿意嫁到岭里有关,令一方面,我觉得和更主要的一个原因有关,那就是满大夫本人也不想结婚。

    艰苦的生活环境让满大夫很早进入了人生的成熟期,看待婚姻没有了年轻人的浪漫情怀,对个人生活考虑更多的是如何宁简勿繁,以及力所能及的帮助周围他爱的亲人。

    满大夫好像传宗接代也不是很上心,可能因为他觉得目前的生活不值得自己的孩子出来受罪。说不好最后对生小孩最积极的反倒是丁乙:)

  53. 她又发现他一个规律,如果他被你驳倒了,他不会说“你说得对”,更不会认错,他会不吭声,好像怕赞同你一句,你就会骄傲一样。

    她也就点到为止,不穷追猛打,只安逸地趴在他背上,像坐轿子一样,而且是肉轿子,一颠一颠的,很舒服。

    ————————————————————
    丁乙不喜欢穷追猛打,给人空间,应该是很吸引满医生的吧。这是他们之间有了更好沟通、相处和发展的基础。

  54. “如果她想跟他在一起,只能是她改变自己的人生轨道。”
    从这句话里,读出了伤感的味道。我想以后,丁乙一定为了满大夫改变了许多。

  55. 喜欢这集,丁乙开始爱上满家岭了.
    艾米刻画的男主人公怎么都这么可人爱呢.

  56. 喜欢原生态的满家铃……

  57. 读的时候,总感觉艾米在她的文字后面做鬼脸 :)

  58. 满家岭的山水好,人更好.很”纯净”的感觉.

  59. 满大夫的”境界”真高,对家乡很有责任感啊.

  60. 他不说话,但转过身,赏给她一个微笑。她觉得他笑起来很好看,真像外国电影里那些英俊多情的男人。

    她现在知道怎么取悦于他了,接着往下夸:“还有我的头发,变得好爽滑哟。”

    很灵光!他又转过身,赏给她一个微笑。
    ————
    丁乙和满大夫都很可爱!

    今天早上看了一遍,下午又复习了一遍,晚上再看一遍,每次都有新的感觉,谢谢艾米了,还要谢谢丁乙,真的很好看!我想啊,丁乙的“逆风”,只要通过艾米来写,就变得不那么逆了:)

  61. 呵呵,和小新一样,想到了日本男女混浴的帖子。
    丁乙好机灵,满大夫好“含蓄”。:)

  62. 谢谢艾米!

  63. 又看了一遍,艾米把满家岭描写的实在太迷人了,又有惊心动魄的对话:
    “县政府,想把这里搞成旅游区,但岭上的人没同意。”

    “岭上的人不同意就不能开发?”

    “那当然啰。”

    “岭上的人这么厉害?政府不能——强行开发?”

    “他们不要命了?岭上的人家家都有猎枪。”

    “岭上的人——会杀人?”

    “逼急了谁都会杀人。”

    “万一政府带着军队到这里来开发怎么办?”

    “那就把这塘炸掉。”

    不会后来满家岭这里发生了冲突,所以满大夫只好背井离乡出国了吧

  64. aprettypenny1120

    也许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活法,不是没有道理的,一个地方的人认同某种活法,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一个地方的人可能不理解另一个地方的活法,但如果深入到那个地方,在那里呆久了,就会被那里的活法潜移默化。

    ——————————–
    丁乙和满大夫随着接触越来越多,也彼此潜移默化了。

  65. 回复“天边的云”:

    如果爱情需要像你说的那样玩心计(“放在心里,不要都告诉他”),那就不叫爱情了。

    如果满大夫是个能被爱情宠坏的人,那就不值得爱了。

    有你这种考虑(算计)的人,会活得很辛苦,而且从来都不可能潇洒地爱。

  66. 再回复“天边的云”:

    如果你不理解“逆风”的意思,请不要过早下结论。现在才8集故事,你就下了结论,说丁乙遇到逆风是她太宠爱满大夫的原因,你也太自信了吧?

  67. 关于什么是“逆风”,我在前面某集的回帖里有过详细解释,不理解“逆风”的人可以找出来看看。

    即便不看我的解释,你自己根据常识也应该知道“逆风”是什么意思。“逆风”是指外在力量,因为风向不是你能控制的。难道你有了宠爱放在心里不表达,你就能改变风的方向?

  68. 满大夫终于对丁乙“回眸一笑”了。

    正在听“小酒窝”,觉得歌词放到丁乙身上挺合适的:满大夫没有“小酒窝长睫毛”,但他挺拔的身材,还有那头又黑又亮又柔顺的头发,再加上”回眸几笑”,对丁乙来说真是“迷人地无可救药”,丁乙“感觉像是喝醉了”。希望他们会“终于找到心有灵犀的美好,一辈子暖暖的好”

  69. 非常讨厌那种教人在爱情上“老奸巨猾”的建议,什么有了爱情不要全部表达啊,女孩子不要太主动啊,不能太宠男人啊之类。

    你这哪里是在谈爱情?完全是在谈如何抓老公。如果一个老公要耍这么多手腕才能抓住,那样的老公不要也罢。

  70. 她以为他会奖励她一个吻,但他说:“来,我背你。”
    满大夫和满家岭的人一样好淳朴!看来他也陷入情网了!

  71. 宠爱一个自己爱的人,使相信,信任他,以他为自豪。是宠不坏的,我的经验也是这样的:)

  72. 我同意艾米的说法,如果爱情要计较什么“得失”“多少”,也就是不是爱情了。

  73. 回复“天边的云”:

    把你的贴删了,也把你的IP封了,并宣布艾园不欢迎你,请你自觉点,别到这里来露面。

    第一,你问我为什么mad,说你不过是表达了一个opinion。

    你这不是把自己不当人吗?因为我也不过是表达了我的opinion。为什么你能表达,而我一表达就是mad呢?

    我认为你的opnion不对,我就反砸你,就这么简单。如果你指望你一发言,就没人反驳你,那你就先把自己的水平提高一点再说。

    第二,你说我的丁乙耍花招,证据是她讨好人,还挑逗满大夫。

    看来你不懂什么叫耍花招,耍花招就是像你说的那样,心里有爱,故意不表达出来,目的是为了更牢地拴住满大夫,这就是耍花招,使心计。

    而丁乙本来就喜欢满大夫,她所做的一切就表现出这一点,谈不上什么讨好不讨好,这有什么花招可言?如果她不喜欢满大夫,却故意装出喜欢的样子,只为了抓住一个丈夫,那就叫讨好,就叫耍花招。

    至于她挑逗满大夫,不也是因为她喜欢满大夫吗?只有你这种不解风情的木头才会认为这是耍花招。

    说白了,你就一个爱耍心计不懂爱情的女人,你也许能抓到一个丈夫,但你这辈子不可能品尝真正的爱情。

    你跟艾园人不是一路人,一边稍息吧。

  74. 我发现白痴的反驳方式都是一样的,不是有理有据地驳倒对方,而是找个陪绑的出来,以为那样一来,就把自己洗刷了。

    比如,如果有人批评中国城府搞网络屏蔽,白痴们便跳出来辩护,但它们不是提出事实证据,证明中国政府没有搞网络屏蔽,或者网络屏蔽是必要的,而是质问“你们美国政府不搞网络屏蔽吗?”

    这什么意思?难道美国政府吃屎,中国政府就应该吃屎,而且要吃双倍?

    这个“天边的云”也是一样,我说她教人在爱情上耍花招,她不是拿出证据证明她没教人耍花招,也不是从定义上阐明她那不叫耍花招,而是攻击丁乙耍花招。

    即便丁乙耍花招,那又能说明什么?难道能说明你“天边的云”没教人耍花招?

    一看就是个白痴。

  75. 他一碗碗指着介绍:“这个是山蕨,这个是山菇,都是我妈在山上采的,山鸡是我爸猎的,我妈熏的。”

    在现代人看来,这些可都是有机健康食品呀!Yummy:)

  76. 世外桃源,阿凡达,来晚啦,基本上想说的东东大家都说过了…不说啥了,顶~

  77. 太好看了,忍不住看了又看,记得某网站投票最浪漫的话,那时候没想出来什么最浪漫,看了这集忍不住想最浪漫的话不是“我爱你”而是“我背你”哈哈

  78. 我老公是湖南的,我婆婆做的腊鱼、腊肉(猪肉、牛肉)、腊鸡都是要用烟熏几道,有种烟熏味儿,特好吃。还有些地方做腊肉就基本不熏(比如湖北),味道就不一样。就我个人而言,烟熏的好吃。

  79. 回复“susu”:

    湖北做腊肉也熏。

  80. 回复“艾米”
    湖北也熏吗?我现在湖北生活五年了,只看到冬天别人做腊鱼腊肉,没看到过别人熏的动作,还以为不熏呢,也吃过几个湖北人做的腊肉没有烟熏味道。也许武汉不熏?
    我老公家是农村的,我看着婆婆有时候是点燃木头,然后熄火制造烟雾熏腊肉。在武汉没见到这种烟熏场景,吃了几次武汉的腊肉也没熏味儿,以为湖北基本不熏呢呵呵。

  81. 良辰美景奈何天

    感动于丁乙对满大夫的爱!满大夫这个闷葫芦回头微微一笑便能让她感觉幸福!

  82. 良辰美景奈何天

    湖北有些地方做腊肉不熏,但是有些地方熏。我们那里不熏。但是象鄂边山区的还是熏的。

  83. 有的地方现在做腊肉不熏,是因为没条件。如果住在城市的楼房里,就没地方熏。

  84. 回复“艾米”:
    如果家里有烤箱的话,可以在烤箱里熏。把肉挂在烤箱里最上层的架子上,在底下放一盆水接油,免得烤糊了。

  85. 咸宁做熏肉。那些与湖南交界处的人的饮食习惯应与湖南人相似。

  86. 良辰美景奈何天

    会是什么逆风呢,目前看来好象是来自满家岭的风俗,丁乙已经做好准备了,只要满大夫给点柔情便向他遍洒爱的阳光的,那么会是岭上那几个大爷的“命令”吗?还有孩子?对那根神器好奇中!我猜是5,同意shenmo的猜测。

  87. 听说熏肉不太健康?我最近买了腊肉回来吃,给小孩们也吃了几次,结果他们说:“妈妈,你为什么老给辣肉我们吃?我们不喜欢吃辣的。”

  88. 好看!
    喜欢上满家岭了……
    满大夫在这样的地方显现出的真性情让人折服!顶一个!
    那句“我背你”最打动人心:)

  89. 老天可怜,我终于登进来了!

  90. 每看完一集,就是下一集的幸福等待。觉得意犹未尽时,重温一下,看看跟帖也很过瘾。

  91. 吃水不忘挖井人,艾米辛苦了!

  92. 良辰美景奈何天

    回头再看。

  93. WOW~那水简直神啊~~讲的我好向往啊:)
    满医生的笑好可爱(想象中~~)

  94. 这一篇读起来格外温馨动情……

    熏鸡熏鱼熏肉…… 都是我妈妈的拿手菜,现在想起来好怀念哦!

    好想去满家岭亲眼见识见识那个神奇的小水塘、亲身体验一下那不用任何化学制剂就能把人洗得干干净净的神奇水……

  95. 看样子 小姑娘开始从心里 上路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