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 一路逆风(11)

后来发生的事,证明丁乙的保密是完全必要的,幸好她没告诉父母她那所谓同学就是满大夫,不然就尴尬了,因为满大夫从回来之后就仿佛驾鹤西去,杳无音讯。

她越想越觉得他这个人不懂道理,不通人情世故。人家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不说送份谢礼,电话总该打一个吧?就算忙着为“四个现代化”做贡献,你打一个电话的时间总抽得出来吧?你怎么就不知道在大功告成之后谢谢一下有功之臣呢?

其实也不是什么不通人情世故,他在满家岭的那几天,还是很懂得照顾她的,那是他在尽地主之谊。是啊是啊,地主之谊不也是一种人情世故吗?既然懂得主人要照顾客人的道理,那怎么会不懂“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呢?

只能说这个人是选择性地不通人情世故,他想通的人情世故,他通得很,他不想通的人情世故,他就摆出“山里人”的架势,狗屁不通了。

但真正的原因还是他有女朋友,只不过那个女朋友吃不起长途跋涉的苦,不愿意跟他回满家岭而已。他是个孝子,又是个贤男友,既要照顾到父母,又不想得罪女朋友,于是想出这么个馊主意,利用她对他的好感,让她来做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满家岭版”的女朋友。

但这能怪谁呢?只怪她对他有那份好感,不然凭他给的那点好处——我替你付来回的路费——谁会冒死跟他回满家岭?

她越想越气,决定再也不上他的当了,如果他国庆啊春节什么的再来请她帮忙,她坚决不理他。

她甚至对一个追了她多年的旧同事小靳网开一面,一起出去看了两次电影,还逛了一次街。

小靳是她在一家合资企业工作时的同事,名校毕业的研究生,在公司是她的顶头上司。小靳也是农村出来的,但在大城市呆了多年,又是学外语的,早就把农村气味荡涤得一干二净,甚至比一般A市人还洋气,凡是说到外来词,从来不用中文译文,一律用原文。

说句良心话,小靳对她也挺好的,工作上很提携,生活上很照顾,追也追得不太俗气,像满大夫医院门口那种牛肉面馆,小靳绝对不会请她去吃,请看电影一般都是外国电影,国产的只看“探索片”,还请她听过一次音乐会,就凭大厅里座位空了三分之二这一点,你就可以看出小靳档次不低。

但她就是找不到感觉,直接的原因是小靳比较矮,只一米七二左右,又单薄,还长着一张娃娃脸,怎么打扮都不像个成年男人,总像个尚未发育的男孩子。

她决定离开公司,返回母校读研究生,有一半也是因为这个小靳。两个人当时的关系已经搞得相当尴尬,她只好跑掉。

其实她那份工作挺不错的,很清闲,待遇也挺好,如果不是小靳的关系,她根本不想回来读这个多此一举的硕士。

她回校读了几年书,一事无成,工资没涨,学位没拿,恋爱没谈,而小靳已经升了一次职,提了两次工资,还吹了三个女朋友。

这次小靳又来联系她,正赶上她被满大夫的杳无音信气个半死,于是就接受了小靳的邀请,跟他一起出去看电影逛街。

但两场电影看完,一场街逛下来,她还是没感觉。

小靳也真是不长进,几年过去了,也没见长高长壮一点,还是那么幼嫩,仔细看过去,似乎连胡子都没生几根,她完全想象不出这样的人怎么能做她的丈夫,那不像是她带着个小弟弟玩吗?

约会了三次,她又把人家打入冷宫了,小靳再来约她,她就推三阻四,今天找这个理由,明天找那个理由。好在小靳并不打算在她这棵树上吊死,被她推脱几次,就拿着绳子找下家去了。

她又回到“光杆司令”的原始状态。

她同寝室的小宋和小唐对小靳的印象都不错。小宋说:“外资公司的呀?那不是挺好的吗?还是个小头目,管资料翻译的?那就更好了,等你研究生毕业了,用不着到处找工作,就进他那公司,你是他 女朋友,他肯定会优先录用你。”

她哭笑不得:“你忘了,我就是从那个公司考出来读研究生的。”

“哦,真的呢,总不能读完研究生又转回去了哈?”

小唐说:“转回去又有什么不好?有了硕士学位,就算转回去也会有个不同的职称。”

“我不会回那里去的,”她解释说,“我走了之后,他们早就另雇了人了,我想回也回不去了。”

小唐说:“回不回去都没关系,但这个小靳你不应该放过,找男朋友最重要的是看这人心肠好不好。”

这个理论三人都同意,但大家对什么叫“心肠好”也没个确切定义,小唐的男朋友是很琐碎的那种,人长得不怎样,工作也一般,但对小唐是呵护备至,大事小事都想得很周到。

而小宋的男朋友恰好相反,人高马大,闯劲十足,不当大学老师了,辞职下海,自己开了个小公司,忙得满世界飞,听说银子赚得哗哗的。

小唐最看不起小宋的男朋友,说那人就知道赚钱,不会疼女人,不然小宋也不会每个月经痛了。

小宋也看不起小唐的男朋友,说那人胸无大志,根本不是疼女人,而是靠女人,男人要是真疼女人,就应该出去闯荡,为女人打下一片天。

小唐小宋当然不会当面鼓对面锣地说这些,都是跟丁乙私下相处时,背后议论几句而已。

这使得丁乙好不遗憾,难道世界上就只有这两种“偏科”的男人?难道男人就不能既有事业心,又知道疼女人?

她相信世界上还是有这种男人的,比如小靳,可惜外在和气质差了点。

她硬气了一段时间,还是放不下满大夫,于是又开始琢磨怎样才能找到机会进一步了解了解他。

终于有一天,她想出个点子,急忙付诸实践,先打电话给他:“满大夫,我是丁乙,还记得我吗?”

“怎么不记得?”

她心里一阵甜蜜,但他接着说:“你名字太怪了,一下就记住了。”

她气昏了,你这是说相声的抖包袱啊你?人家说相声的抖个包袱是让人笑的,你这抖的什么包袱?气包?

他好像嫌一个气包还不够似的,硬邦邦地丢过来一句:“你找我干什么?”

俗话说,听话听声,锣鼓听音,她从他这句话里听出的“声”就是“烦不烦啊你?”,她差点摔电话,但又怕是自己多疑,便强压着不快说:“想请你帮个忙。”

“你病了?”

“没有。”

“你父母病了?”

“也没有?”

“你同学病了?”

“没有。”

“你熟人病了?”

她哭笑不得:“别咒人了,你怎么老想着谁病了?”

“不病你找我帮什么忙呢?”

“不病就不能找你帮忙了?”

“我只会帮这一个忙嘛。”

“谁说的?我就觉得你还可以帮别的忙。”

“到底是帮什么忙?”

“电话里说不方便,我们可不可以——约个地方见面谈?”

“我很忙。”

她正准备执行第二套方案——开溜,但他又丢出一句:“明天中午吧,还是医院对面那个面馆。”

她愣了一下才悟出他这是同意见面了,马上说:“明天中午十二点行不行?”

“行。”

第二天,她课都不上了,着力打扮了一番,打的来到他医院门前,去了那家面馆,十二点还差十分钟。

她发现面馆就一个师傅,收款的煮面的擦桌子的捅炉子的,都是那个中年男人,可能每天闻油烟味闻多了,有点发福,脸上也是油光满面。

她对那人说:“师傅,我要两碗牛肉面。”

师傅报出一大串名目,似乎牛肉面也分五十六个民族。

她一个民族也不了解,只好如实相告:“我也不知道那个面叫什么名字,我只知道里面有牛肉,就是上次对面那个医院的满大夫点的那种。”

满大夫的名字似有如雷贯耳的作用,面馆师傅马上就明白了:“哦,我知道了。你去年在我这里吃过面吧?”

她不知道面馆师傅是不是把她跟谁搞混了,澄清说:“我去年没来过,是今年春天来的。”

“哦——,那就是春天,你看我这记性,当成去年了。”

她跟师傅攀谈起来:“您跟满大夫是同乡啊?”

师傅像受了莫大侮辱似的,急忙发表严正声明:“不是,不是,他是满家岭的,我是满家沟的。”

她听到“满家岭”“满家沟”几个字,觉得分外亲切,还马上联想起满家沟的野花,开玩笑说:“满家沟满家岭不是一回事?”

“当然不是一回事,我们满家沟多繁华,哪里像满家岭,深山老林的,他们岭上的人从来没出过远门,好多人连县城都没去过,更别说到我们A市来了。”

“满大夫不是满家岭的人吗?他不就在A市工作吗?”

“呃——那也就他一个,但我们满家沟像我这样在A市工作的,多得很——”

“都是开面馆的?”

“谁说的?干什么的都有,还有出国的呢。”

她对满家沟相比于满家岭的先进性不感兴趣,转弯抹角地打探:“满大夫经常到你这里来吃面吧?”

“嗯,经常来,他喜欢吃我做的面,比他们医院食堂的饭菜好吃。”师傅表功说,“我每次都便宜卖给他。”

“满大夫他女朋友不吃辣吧?”

“他女朋友?我不知道啊,你不是他女朋友?”

她听了这话很高兴,这说明满大夫还没女朋友,虽然真正的原因可能是满大夫不愿意带女朋友来这种没档次的地方,但也不能排除他没女朋友的可能。

十二点过了几分钟,她才看见满大夫匆匆忙忙从医院出来了,还是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帽子,胸前还是挂着白口罩。从衣领敞开的那块,她甚至认出他里面穿的还是那件回满家岭穿过的旧衬衣。但他那么大步流星地往面馆一走,再高大轩昂地往她面前一站,她就忘了一切,只顾瞻仰他的仪容了,还马上庆幸及时断绝了跟小靳的来往。

他见她面前的桌上已经摆着两碗面,二话不说,坐下就吃,还是像上次一样,鲸吞式吃法,吃得津津有味,旁若无人。

她也像上次那样,用筷子挑着面,无声无息地吃着,边吃边偷偷看他。

他一口气吃掉了大半碗面才问:“什么事?要我帮什么忙?”

她按照事先想好的台词,低声说:“是这样的,再过几星期,就是我的生日了,我爸我妈很想我把——男朋友带回去一起庆祝。上次五一我跟你回家,是对我父母撒了谎的,说我找到了男朋友,五一是跟男朋友回家去了,不然他们不会准我的假,所以这次呢——”

他很懂行地说:“是不是想让我冒充你的男朋友?”

“嗯。”

“那你怎么说在电话里谈不方便?”

“这个——在电话里谈——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你就告诉我一个时间地点就行了。”

“你愿意——冒充啊?”

“你帮了我的忙的嘛,我当然要帮你的忙。”

“那就这样说定了。”

他十分老练地安排说:“你提前一星期打个电话给我,提醒我一下。再就是你和你爸爸妈妈喜欢吃什么,你先买好,到时交给我提过去——”

她见他这么公事公办,心里有点不舒服,真的是冒充啊?难道就没一点顺手牵羊的意思?怎么不说“你和你父母喜欢吃什么,我买了给你们提过去”?我上次去你家还给你父母买了礼物呢。

不过这总比完全没机会接触好,可能他就是这么个人,你不把话说得百分之百清楚,他就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思。

她原来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地答应,只想死马当做活马医,最后试探他一次,不行就算了。但他这么爽快地答应了,她还得想办法在父母那边自圆其说了。如果说是在跟满大夫谈恋爱,又怕她父母每个星期都叫她把满大夫带回家吃饭。但如果不说是在谈恋爱,又没办法交待为什么满大夫会出现在她生日庆典上。

她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个万全之策,只好决定冒个险,就对父母说是在跟满大夫谈恋爱,大不了以后找个理由说跟他吹了就是了。

生日之前一星期,她打电话提醒他,他还记得:“好的,好的,我知道,是上午十点吧?我会准时到你家的。”

“但我买了礼物怎么交给你?”

“嗯,这倒是个问题,”这回他开窍了一点,“还是我去买礼物吧,你告诉我他们喜欢什么,我买了提过来,免得我们还得找个时间交接礼物。”

他答应自己买礼物,让她很高兴,但他给的那个理由,又实在叫人心寒,完全是为了少跟她见次面,这个人真是可恶!

她无奈地说了两三个礼物的名称,他都记下了,说到时一定会办好。

她打完电话,越想越心酸,怎么刚刚喜欢上这么一个人?完全是根木头!还是根湿木头,点都点不燃,而且是根在茅坑里泡湿的木头,总有股臭味,丢了觉得可惜,怕里面还是不臭的,不丢又时时冒点臭气,真的很烦人。

她下了个决心,一定要把这个人狠狠整一顿,整得他爱上她,爱进骨头,爱进灵魂,然后她再像他现在一样,狠狠冷落他,让他尝尝爱情这杯苦咖啡的滋味。

98 responses to “艾米: 一路逆风(11)

  1. 沙发!

  2. 我的沙发丢了!

  3. 地板了:(

  4. 一直刷一直刷,还是没刷到沙发。

  5. 加座加座

  6. 嘿嘿,我的沙发回来了!

  7. 抢沙发就像刷艾园第100万个点击者一样难!

  8. “她打完电话,越想越心酸,怎么刚刚喜欢上这么一个人?完全是根木头!还是根湿木头,点都点不燃,而且是根在茅坑里泡湿的木头,总有股臭味,丢了觉得可惜,怕里面还是不臭的,不丢又时时冒点臭气,真的很烦人。”
    — 呵呵, 外表帅真的这么吸引人? 还是越得不到的越想得到?

  9. 看完后想了半天,替满大夫找理由找了半天,最后还是只能说满大夫真是根湿木头呀!同意丁乙。

  10. 是不是这就开始“逆”了?小丁的爱情这一开始不是那么顺利啊!这根湿木头,哈哈!

  11. 良辰美景奈何天

    不过看到他那一连串的“咒语”,真是“大豆”,如此单纯的心思,如何解得风情?

  12. “她下了个决心,一定要把这个人狠狠整一顿,整得他爱上她,爱进骨头,爱进灵魂,然后她再像他现在一样,狠狠冷落他,让他尝尝爱情这杯苦咖啡的滋味。”
    很贴切啊,很多女孩都有过这样的想法~~

  13. 执子之手偕老

    哈哈,反正连地板都没了,干脆看完了再留言。

    丁乙真可爱哈,我就喜欢这么爽直又聪明的女孩子。满医生还真是块湿木头,太不解风情了,难道这么可爱的女孩他一点没动心?!

    满医生买了礼物,该不会问丁乙要钱吧?哈哈

    牛肉面师傅的话真逗,但很真实,我就经常听到我老公家的人说他们后面的村,也是这个口气:))

    小靳那样的我也不喜欢,我以前一个湖北的同事形容这种男人为“小鸡男人”,就是长不大的意思。

  14. 呵呵,“湿木头”理论对满大夫来说很形象嘛。

  15. 茅坑里的臭木头,
    好笑,呵呵

  16. 不过, 满大夫身上也有一些吸引人的特质, 朴实,耿直, 有理想, 聪明, 带点神秘.

    上集提到他把装礼物回家的袋子都带了回来, 估计他真的俭朴到家, 连袋子都不舍得浪费. 很有可能他想方设法地省钱, 以图尽快筹集足够的经费到家乡开医院, 所以他出手一点不大方. :)

  17. 哈哈,我正喝着咖啡看这一集呢。怎么也希望丁乙能把满大夫整得爱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哈哈。。。。这是咖啡的后作用!

  18. 我还想说这是我有史以来最靠近沙发的一次,怎么第一条发成功后,才发现已经到门边了。

  19. 抢不到沙发了~~~~(>_<)~~~~
    坐下来慢慢看也很爽的哈~~

  20. 草地我也占一块

  21. “你病了?”

    “没有。”

    “你父母病了?”

    “也没有?”

    “你同学病了?”

    “没有。”

    “你熟人病了?”

    —这段对话有意思。满大夫居然会这样一个个猜下来,而不是在一猜不着后直接问一句“那是谁病了?”。

  22. 这个满大夫太有个性了。也充满了神秘色彩。一定故事多多。他对丁乙没有行动,不一定是没有动心。没准有什么原因在里面呢。

    可爱的丁乙,还想整满大夫呢,估计一定是整到了,但是一定把自己也整的不轻,爱得放不下了。

    唉,现在就开始盼下集了。

  23. 抢沙发难,抢百万点击难,跟读猜故事情节,难上加难,but,怎么这么快乐呢?!:)))

  24. ”她下了个决心,一定要把这个人狠狠整一顿,整得他爱上她,爱进骨头,爱进灵魂“
    --丁乙应该是爱上满大夫,爱进骨头,爱进灵魂了。

  25. 刚才突然网页王法显示了,还以为没戏了呢,又出来了,不过靠的是无界
    “就拿着绳子找下家去了”,艾米的幽默,让人忍俊不禁哈~~
    估计一路逆风正式开始了,我也开始为丁乙纠结了,真爱就是这么不易啊~~

  26. 我在想,到目前为止,满大夫呈现给丁乙的,应该都是湿木头形象,这让丁乙吃了很多苦。真希望他实际上不是这样的,通过跟读艾米的小说,他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打这些字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在作梦,如果他有“真面目”,这么多年,丁乙怎么会没发现?可是,生活不是常常超出想象吗?希望我的梦想成真:)。

  27. 最近运气很不错,通过我在自己博客设置的链接就能来到新艾园,而我的链接就是最正常不过的https://aiyuan.wordpress.com/。

  28. 臭木头这段写得好形象阿。

  29. 良辰美景奈何天

    对满大夫这根“湿木头”,高手们快来分析一下。

  30. 我也觉得很奇怪,他怎么不问“那到底是谁病了?”,如果问“到底是谁病了”显得比较没耐性的话,象满大夫这样一字排开了问去,还是显得对丁乙很有耐性的,又或者只是他的思维方式一贯如此?

  31. 爱情果真是盲目的。呜呜——-
    丁乙整人不成,完了把自己倒搭进去了。

  32. 我觉得满大夫对丁乙是有好感的,但他的理想是回家开医院,而他前一个女友因为他家是农村就和他分手,所以满大夫可能不打算在外面找女友了,因为他觉得没人愿意和他回满家岭生活。

  33. 艾米写得太形象了,而且幽默,看得人快笑死了:

    “只能说这个人是选择性地不通人情世故,他想通的人情世故,他通得很,他不想通的人情世故,他就摆出“山里人”的架势,狗屁不通了。”

    “好在小靳并不打算在她这棵树上吊死,被她推脱几次,就拿着绳子找下家去了。”

    “她气昏了,你这是说相声的抖包袱啊你?人家说相声的抖个包袱是让人笑的,你这抖的什么包袱?气包?”

    谢谢艾米的神笔了。

  34. 整得他爱上她,爱进骨头,爱进灵魂,
    然后她再像他现在一样,狠狠冷落他,
    让他尝尝爱情这杯苦咖啡的滋味。

    这话看着好玩,丁乙现在就在喝苦咖啡了?
    但是这么短的接触,她就爱进骨头,爱进灵魂吗?

    总之,丁乙最后是部分得逞了的吧。
    很期待,想看丁乙是如何行事的,要好好学习呀!哈哈

  35. 丁乙这么喜欢满大夫,是不是也有满大夫的制服诱惑在里面。我记得有个日本电视叫“白色巨塔”,里面的医生穿着白大褂查房也是很有诱惑力的,特别是当一个很有男人味儿的医生出现时,但是当出现这些医生在酒吧喝酒的镜头时,他们瞬间变成凡人了。

  36. 满大夫找女朋友可不容易:又穷、又闷、又不会花心思讨好女的。除非是丁乙这种类型的女孩子:大方、宽容、活泼。别的女孩子可能很快就开溜了。

  37. 我就挺喜欢满大夫的,呵呵,可能更多的是喜欢艾米笔下的满大夫吧。
    我老爸是个踏实、肯干的人,但我老妈就说我老爸不懂风情,给我老爸讲个笑话都不笑,缺乏幽默感。但我还是很喜欢我老爸,觉得男人就要像我老爸这样。当然,如果老爸再幽默一些就更好了。(声明,我没有恋父情结,只是喜欢这种踏实做事的男人,呵呵)

  38. 越看越喜欢,越佩服艾米的写作功力。每个细节,都写得那么生动,经得住推敲,而且好看。

    那些什么协的人,都应该跟艾米好好学习学习。

  39. 就拿着绳子找下家去了。
    这个说法太好笑了。

  40. 我也喜欢满大夫。

  41. 其实,有个问题一直想请教艾米。
    请问你写文章的时候是不是先列一个大纲,然后就开始码字,码一节更新一节?
    那我就太佩服你了,这么长的写作战线(每个60集左右)不出错,真是胸有成竹。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想,如果让艾米、黄颜或者艾友友来申请中国的国家基金课题,肯定写一个申请书通过一个,因为他们的论述肯定会仅仅围绕题目来写,不跑题,不挂无用的枪;论述的很严密,很充分,挑不出任何逻辑错误,也发现不了明显的漏洞,让人感觉很严谨;再就是这种论述都是用的浅显易懂的语言,能够做到深入浅出,专家看得懂、交叉学科的专家也看得懂,不是玄乎的让谁都看不明白。所以说如果他们回国申请课题,写一个中标一个。当然这种前提是只看申请书,不看你是谁(亦即不要有人走后门、拉关系弄课题)。

  42. “他们岭上的人从来没出远过门” — 是不是“没出过远门”?

    可爱的丁乙!

  43. 没准满大夫已经爱她爱到骨头里了.

  44. 满大夫这高大轩昂的“湿木头”虽总有股臭味,但此时的丁乙已爱他至骨头。虽然丁乙的妈妈对满大夫有好感,但了解满大夫家的条件后,丁乙的父母会同意吗?从此逆风开始刮起?很想知道丁乙怎么将这根湿木头烘干甚至点燃。总之丁乙一定身心疲惫。满大夫运气真好,有丁乙这样可爱的女孩爱上他!丁乙的心意难道他一点也没觉察吗?好着急!

  45. 这女的大概前世欠了这男的了.

  46. 我是一片云

    “她下了个决心,一定要把这个人狠狠整一顿,整得他爱上她,爱进骨头,爱进灵魂,然后她再像他现在一样,狠狠冷落他,让他尝尝爱情这杯苦咖啡的滋味。”
    丁乙下的个决心,也就是给自己找个理由追满大夫。她不知道,还没有整到满大夫爱上她,她自己爱满大夫已经爱进骨头,爱进灵魂了。并且因为满大夫的冷落,已经喝了满肚子的爱情苦咖啡。

  47. 完全是根木头!还是根湿木头,点都点不燃,而且是根在茅坑里泡湿的木头,总有股臭味,丢了觉得可惜,怕里面还是不臭的,不丢又时时冒点臭气,真的很烦人。
    ——————————
    满大夫要么就是太不懂“风花雪月”,要么就是丁乙还没看出他的小九九。

  48. 清风白云飘

    丁乙已经爱上“湿木头”
    觉的湿木头也喜欢丁乙只是不敢表白,一表白反而容易吓跑丁乙。

  49. 她下了个决心,一定要把这个人狠狠整一顿,整得他爱上她,爱进骨头,爱进灵魂,然后她再像他现在一样,狠狠冷落他,让他尝尝爱情这杯苦咖啡的滋味。———————————————————————————哈哈,我有时候也会这样想,但都只限于“想想”,还没实际行动过。先看看丁乙的策略,吸取点经验。:P

  50. 呵呵,看来之前是我把满大夫想复杂了,我还在暗中替他做思想斗争呢,到底是要爱情呢还是要自己的理想,没想,他老人家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爱情呀,那么,之前的那些对丁乙的体贴,可能真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但满大夫的聪明是不可否认的,正如艾米文中所描述的:“只能说这个人是选择性地不通人情世故,他想通的人情世故,他通得很,他不想通的人情世故,他就摆出“山里人”的架势,狗屁不通了。“

  51. 她下了个决心,一定要把这个人狠狠整一顿,整得他爱上她,爱进骨头,爱进灵魂,然后她再像他现在一样,狠狠冷落他,让他尝尝爱情这杯苦咖啡的滋味。

    ——
    苦咖啡的滋味,看得我很心疼丁乙

  52. 我每天上来无数次,等啊等啊,就为了看满大夫和丁乙。满大夫太淳朴了,丁乙也很可爱,不世俗,敢于追求自己想要的感情。继续盼……

  53. 又看了一遍,想从满大夫的只字片语里找到一些温情,可惜,没有。

    还是喜欢在满家岭时的满大夫,喜欢那一句:来,我背你:)

  54. 满大夫是自卑的吧?丁乙和他的家庭环境对比差别太大,他自个儿掂量了一下,还是不要指望为好啊!想必在丁乙之前,不少女孩子都把挂在他这棵树上的绳子解了下来,一溜烟地跑了,搞得这棵本来就不怎么干的木头变得湿淋淋的。

    其实你看丁乙追满大夫追得这么辛苦,那不是逆风是什么?

  55. 良辰美景奈何天

    中午吃完饭回来,再来看看。

  56. 不知道满大夫作为‘冒充男友’出现在丁乙的生日庆典上,会如何‘打扮’,如何表现?

  57. 大喝一声,写的端的精彩!

    生活中,我如果遇到满大夫这样的,有点想亲近他,但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能知晓他到底在想什么,是个什么样的人?很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这时,我会发挥我的巫师本性,坚定不移的打听到他的生日,判断他的星座,根据星座理论分析这类人可能的性格、脾气、想法、特征等。

    即使不一定对满大夫这个个体完全符合,但肯定会有一个大致的方向,至少给自己一个了解他的切入口,不至于完全不在掌握。

    哈,一旦掌握了这些信息,我再揭竿而起,打他个落花流水,整他个天翻地覆!
    让他“爱进骨头,爱进灵魂”那都是小事,我要立志让他做鬼都不会放过我,爱上我!

    哈!想老夫我这免费吹牛的功夫,还真不是盖的:)))

  58. 哈哈哈哈,太好看了。

    跟帖也好看。

  59. 如果满大夫也在跟读,那就太有味了。

  60. 呵呵呵呵笑死了:)谢谢艾米

  61. 看到现在,我感觉满大夫的在处理人和事时,大多处于被动式,他不会主动结交人,回乡拜访几个爷是按规矩办,在城里别人没病不找他,不知道在钻研医学业务上有没有创新精神:)
    但愿丁乙和他交往,能整得他爱上她,爱进骨头,而不是越想把这个湿的臭木头点燃,燃起爱情的火苗,反而是自己搞了一身臭水、被呛了一鼻子烟,却越陷越深,欲罢不能,可就苦了:(

  62. 哦,刚才忘了说一件大事:
    “今天的小妞很不错~~”

  63. 满大夫太不解风情了!

    强烈支持丁乙的决定:“一定要把这个人狠狠整一顿,整得他爱上她,爱进骨头,爱进灵魂,然后她再像他现在一样,狠狠冷落他,让他尝尝爱情这杯苦咖啡的滋味”

    不过,当满大夫爱她爱进骨头里,丁乙只怕又舍不得这样折磨他了。

    我认为满大夫还是喜欢丁乙的,但他现在的心思都放在如何早日回家乡开诊所这件事上,也许他觉得城市姑娘不会和他回山里生活,就放弃了追求她的打算。

    如果丁乙不主动,他们俩就没有发展的可能。

  64. 说不定满大夫已经看出丁乙喜欢他了,故意不做声色,等着大鱼自己上钩,这就是传说中的欲擒故纵:))

  65. “她就忘了一切,只顾瞻仰他的仪容了”。太好笑了!俺也瞻仰过,不过俺瞻仰的是某伟人的遗容。艾米妙笔生花,太可爱啦。

  66. 执子之手偕老

    回初冬的雪,我觉得满医生还不至于吧,如果是这样的人,那太吓人了,我可不敢要。

    “只能说这个人是选择性地不通人情世故,他想通的人情世故,他通得很,他不想通的人情世故,他就摆出“山里人”的架势,狗屁不通了。”
    ———
    但愿满医生也不是这样的人,生活中我遇到这类人,对自己没有利益关系,或看不上的人,就摆出一付不通人情世故的样子,很自私,很冷漠。

  67. 哈哈!看来丁乙是个爱情至上的姑娘,而且还很积极主动。我喜欢她这种积极乐观的性格!是啊,爱上了一个人,如果没有努力过、争取错过了,将来不知道有多后悔!而且我觉得爱情应该不分男生主动还是女生主动,就像满大夫这个木纳的人,丁乙要等他主动,怕是黄花菜早就凉了!也许正是丁乙的这种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才能够逆风而上吧。

  68. 太理解丁乙这样的做法了。湿木头的比喻很有趣也很贴切。

  69. 每天无论点击多少回总也进不了新艾园,只好耐心地在新浪等着,今天网速快,点一下就进来了,一口气看了10和11,好过瘾!

  70. aprettypenny1120

    试试能不能发言,上午就看了,发了三次都不成功。

  71. aprettypenny1120

    终于能发上去了。
    我还以为满大夫会主动一次的,谁知道还是被动,推一下都不知道动一下的。

  72. 不知道,满大夫算不算智商高,情商低一类的?为了满家岭,就不要心爱的姑娘了?不知道丁乙怎样成为他命中“一劫”的。

  73. 哈哈,满大夫上当了。丁乙家的这个冒牌男友可不象他家那个满家岭版女友,一年到到头也难得回去亮相。这一家人都在城里,总要时不时去露露脸才行。久而久之,弄假成真了?

  74. 艾看园:
    “艾米:一路逆风(暂名,连载中)”里的“艾米:一路逆风(1)”链接不对,链接的是一个英文界面。

  75. 很明显, 满大夫没想到丁乙跟他去了一趟条件这么差的满家岭还没嫌弃他。所以,他就是对这姑娘有意,也不会轻举妄动。
    他自己可能想着最好不要去惹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对丁乙’公事公办’!
    丁乙是个小精灵,我们拭目以待-满大夫, 小心了!

  76. 丁乙爱上湿木头了,对这根湿木头不要太正规,如“满大夫,我是丁乙,还记得我吗?”,叫什么“满大夫”,以后叫他“满文方”或“文方”,哈哈,这个满大夫太好玩了,还说丁乙名字怪。我觉得满大夫也喜欢丁乙了,你看他接丁乙电话后询问一系列的谁病了、从“我很忙。”到主动提出还是在医院对面那个面馆见面,说明他是对丁乙特殊对待的。丁乙陪他荣归故里,又是背又是“同床”到浅呼吸乱呼吸没呼吸的,要知道满大夫可是具有满家岭大男子主义而且从小都是受姐姐照顾的,想必他没对别的女孩这样过,记忆不深才怪呢,哪能是像他说的因为丁乙的名字怪才记得。

  77. 就凭大厅里座位空了三分之二这一点,你就可以看出小靳档次不低。———–艾米的搞笑能力真不是盖的:)))
    可能丁乙和满大夫两个人就这样,你帮我冒充一次,我又帮你一次,一次又一次,就顺其自然地谈婚论嫁了:)

  78. 我觉得满大夫这个冒牌男友很可能弄假成真哪。满大夫的父母说话丁乙听不懂,但是丁乙的父母说话满大夫听的懂。丁乙的父母问来问去,一来二去满大夫就只好假戏真做了,哈哈,我越想越开心,

  79. 我特别理解丁乙,因为我也和她一样,是好色女哈!

  80. 满大夫真是不开窍,等着看丁乙怎么“设计”他了,呵呵~

  81. 她打完电话,越想越心酸,怎么刚刚喜欢上这么一个人?完全是根木头!还是根湿木头,点都点不燃,而且是根在茅坑里泡湿的木头,总有股臭味,丢了觉得可惜,怕里面还是不臭的,不丢又时时冒点臭气,真的很烦人

    ——艾米写得太生动啦!

  82. 回复susu 的评论:你说得对头,如果艾黄们申请中国的国家基金课题,肯定写一个申请书通过一个,因为他们的逻辑思维能力太强了。除非管课题申请的主持是个二百五。

  83. 女性民意测验:

    假设你还没结婚,并假设你有以下四个选择,你会选择哪一个?(请跟贴说说为什么)

    1、小唐男朋友类:人比较琐碎,没什么大志向大作为,但心比较细,对你关怀备至

    2、小宋男朋友类:有大志向,也有一定作为,但忙于事业,没有多少时间跟你在一起

    3、小靳类:有志向,也有一定作为,人也比较细心,对你比较关心,但长相幼嫩,且不准备在你一棵树上吊死

    4、满大夫类:长相出众,专业也出众,但为人处世比较笨拙,不懂女人心思,也不怎么关心你

  84. 在艾友友的四个选项中,如果一定只能4选1的话,对我而言,我选1,“没有大志向”正好和我志同道合,“琐碎和心细”与我接近,这样我们比较容易互相体贴,感受彼此对对方的关心。当然不管怎样,都要符合最起码的一条,就是让我看着顺眼。

    没结婚的时候,我是想选4的,因为比较看重人的长相,而且也不喜欢太贴女生的男生,有点爱挑战的意思吧,不喜欢特别爱粘着我献殷勤的男生。但是结婚后发现,日子过得幸福对于我来说还是两个人有时间沟通交流彼此关心,如果有忙到没时间交流沟通,还何必结婚呢,我是这样看的

    像4那样不懂女人心也就算了,如果连关心也没有,我肯定受不了了
    3的长相幼嫩,不知道幼嫩到什么程度,不准备在一颗树上吊死,也不知道结婚以后是不是专一,这里无法了解清楚

    还是选1

  85. 执子之手偕老

    如果一定要从这四个里面选,我可能选3,但不知道他到底长得多幼嫩,我记得婚前的我喜欢上进的小伙子。

  86. 执子之手偕老

    或者一个都不选?!

  87. 良辰美景奈何天

    想看大家的跟贴!

  88. 艾老师出题测验了,“师道尊严”,本生积极回答:前提是我没结婚时,选老公我会选有感觉、来电的就是4。1 人比较琐碎,我比较大条,如果琐碎得鸡贼了我可受不了;2没有多少时间在一起,即使来电,火花都没时间擦着;3长相幼嫩,而我个子168,体格显“魁梧”,两人性别差异太小,估计能和他混成“姐们”;4估计能来电,实在沟通不了,就把他当成“男花瓶”“黄梨木”搁身边吧,看回答本人疑似“色女”:)

  89. 我选4,喜欢“摔锅”,笨拙不关心人没关系,有需要直接说就行了,只要不花心就好。

  90. 其实四个选择我都不很满意,如果一定要4选1,那我可能会选3。因为我不是很看重长相,比较在乎他是否会关心我,随着年龄的增长再美的容颜也会衰老。男人有上进心还是很重要的,但3中的小靳“且不准备在你一棵树上吊死”是不是心思太活泛了点儿。

  91. 哪个也不选.

    前三种不说了. 对满大夫多说几句, 典型凤凰男, 艾米文章中已经提起”选择性地不通人情世故”, 他还很可能选择性的强烈自尊和选择性的没有自尊, 全依选择哪种对当时的他有利. 很难缠.

  92. 要是我 我就选3
    我喜欢的是事业和生活,各方面都能及格就行 不能偏科 呵呵 我也是这么要求自己的
    人嫩一点 好像也不算什么缺点吧?

  93. 不準備在一棵樹上吊死 那是因為這棵樹拒絕的次數很多 態度已經很明朗了 所以也挺能理解的吧
    人長得稚嫩一點 長長的就不了 呵呵 姐姐等得起 :-P

  94. 满大夫说记得丁乙是因为她名字怪,那也是实话,满大夫包括那些个小护士都记得丁乙,这肯定都源于她那个少见的名字。至少对满大夫来说,最初是因为这个名字而记得她的,至于后来嘛,两人都同床共枕了两个晚上,背都不知背了多少回了,想不记得都难了。开始的时候,满大夫可能对丁乙真没什么别的想法,就只是找个人帮忙而已,虽然他家里条件不好,在城里难找到女朋友,但他有自己的原则,不是那种被城里女孩看上了就觉得是天大喜事一样的人,他说那个梅伢子,“没见过面,没有共同语言”他不同意。他以为丁乙是那种开放的城里女孩,对他有好感,所以跟着他到了乡下,但他对丁乙还不了解,所以,他说“你别碰我”,言下之意就是我不是跟你一样好玩的人。经过在满家岭一天两晚的相处,满大夫对丁乙应该有所好感了,只是他感觉到自己与丁乙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不可能走到一起去,一个是城里教授家的女儿,一个是从山里走出来的小伙子,而且还将回到山里去,所以他也没有对丁乙展开追求。想想满大夫,一个高大轩昂的汉子(应该有一米八多吧,小靳一米七二,丁乙嫌矮),经常就是吃一碗牛肉面,我都怀疑他有没有吃饱过,他的收入,要用来孝训父母,接济姐姐,帮助乡下来找他看病而交不起住院费的人(那些满家沟的人,虽然平时与他们满家岭分得很清,但是到了有事求他的时候,大概就不介意与他来自同一片热土了),不知道还要不要还上学时借的学费,哪里还有钱来经营自己的小家?如果丁乙跟他在一起,不但不能保持她现在的生活水准,还会降低。不能给自己所爱的人她想要的生活,不如不去扰乱她平静的现在。满大夫大概就是这样想的。

  95. 山里人的个性就是耿直、倔强、朴实,没有花花肠子。满大夫就是这些让丁乙钟情的!可是,替满大夫着急……

    期待下集~~

  96. 雪浪风涛惊旅梦

    唉,丁乙和小靳接触的结果只能是更加喜欢满大夫了!!

    好多事和好多人一比较答案就出来了嘛。

    满大夫这根湿木头真的是让丁乙好好费心思呢!

  97. 乡下长大的孩子,解风情的就没几个,何况是山里来的。丁已若嫁他,只能是有要求提出来,指望他主动浪漫,那是够呛。
    一直在好奇,这个满家岭在什么地方?怎么这么闭塞?居然男人还靠打猎为生。它到底在大公鸡肚子的哪个部位呢?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