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19)

这一刻,似乎并不出乎丁乙意外,她心理上没有一点排斥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她从一开始就对她的“宝伢子”很亲近,也许是因为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名副其实的“赤诚相见”,也许是因为她一直着迷于他的外貌,也许是上次就跟他“同床共枕”过,总而言之,她一直都想亲近他,更想他来亲近她。

现在终于到了最亲近的时刻,她闭上眼睛,颤抖地把自己交到他手中,随他处置。

他也激动得直打哆嗦,几粒衣服扣就解了老半天,一点不像“外科一把刀”的巧手,那么长时间,如果是动手术的话,恐怕肚子都该打开了。脱掉了她的衣服之后,他扎到她胸前啃了一通,但还算克制,没拿出吃面的力气来,也没拿出吃饭的力气来,顶多就是喝汽水的力气,还不是临走前的牛饮,而是交谈时那种浅尝即止。

她一直在颤抖,这下抖得更厉害,嘴里喃喃地叫着:“宝伢子,宝伢子——”

宝伢子也不应声,钻到被子里去脱她的裤子,她挣扎了一下,半推半就地让他得了逞。

然后他不见了,她睁开眼睛,看见他在脱自己,先脱了裤子,再脱上衣。他跪在床上解自己的衣扣,她看见了他那玩意,跟那个神器竟有八分相像,只没神器那么白而已。

她紧张又慌乱地等待着他带她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他掀开了被子,打开她的双腿,伸出一只手对她说:“神器在你枕头边,递给我一下。”

她一惊:“你现在要神器干什么?”

“给你破身啊。”

她吓得收拢两腿,倏地坐了起来,两手抱在胸前,惊异地问:“你说什么?”

“给你破身。”

“你要用——神器——给我——”

“不用神器还用什么?”

她嚷起来:“你疯了?”

他上来捂她的嘴:“小声点!”

她压低嗓子说:“你疯了?怎么用那个破棍子——”

他严肃地纠正:“那不是破棍子,是神器。”

他伸手抓到神器,她惊慌地说:“快把那玩意丢开,不然我——要叫了。”

“叫什么?”

“叫你——爸妈来看你在干什么。”

“这是两夫妻的事,叫爸妈来干什么?”

“叫你爸妈来——制止你。”

“我爸妈才不会制止我呢。我爸就是这样给我妈破身的,满家岭的男人都是这样给他们的媳妇破身的。”

她又抖了起来:“这是你们——满家岭的——规矩?”

“嗯。”

“为什么要这样?”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不这样会倒霉的。”

“倒什么霉?”

“什么霉都倒,被枪打死,被狼咬死,不生儿子,不长胡子——”

她听他说的这些全都是男人倒的霉,知道这所谓神器只是保护男人的,难怪他那时说是用来辟她的邪的呢,原来满家岭男人是把女人当妖魔对待的。

她坚决地说:“不行,我不许你这样对待我。我爱的是你这个人,不是这根棍子。我可以把我自己——给你,但绝对不会给这根棍子。如果你把我当妖魔,要辟我的邪,我就——跟你吹!”

她发现这个“跟你吹”就像一股“神气”,威力无比,一下就可以把他吹懵。他还跪在那里,手里拿着神器,但他那根神器与那淡白色的神器之间只有两分像了。

两人僵持了一会,她率先打破沉默,开导说:“你这是——封建迷信那一套,城里人根本不兴这个,也没见人家倒霉嘛?”

他仿佛被解开了魔咒,终于可以动弹,迅速钻到被子里躺下,咕噜说:“你怎么知道人家没倒霉?”

“人家倒什么霉了?”

“被车压死,被癌疼死,不生儿子,不长胡子——”

“那是因为人家没——用你们这破棍子?”

“那你说是因为什么?”

她也答不上来,郁闷地说:“亏你还是学医的,怎么这点科学知识都没有?”

“什么科学知识我没有?”

“医学知识。”

“医学上也没说破身的血不会让人倒霉。”

“但是医学上肯定没说——那血会让人倒霉。”

“是没说,但也没说不会。”

“也没说会。”

“也没说不会。”

“难道你这个学医的不知道那个血跟别的血都是一样的?”

“我怎么知道?”

“你连这都不知道?”

“我又没见过,怎么会知道?”

她被他的无赖惊呆了:“这还要你见过?一个人身体里流动的血液,难道不是一样的构成成分吗?”

“构成成分是一样的。”

“那你怎么还——”

“但是医学上也没说血不会让人倒霉。”

“你是外科医生,天天给人开膛破肚,难道不是天天都在接触病人的血?”

他坚持说:“那是病人。”

“如果病人的血都没让你倒霉,健康人的血怎么会让你倒霉呢?”

“是红姑娘的血么。”

“你又转回去了,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一个人身体的血都是一样的,要干净都干净,要不干净都不干净。”

他哑巴了,好一会才说:“但我是用手给病人开膛破肚的,我又没用我的——。”

她发现跟他真是扯不清,扯得她要拉尿了,气恼地穿上衣服,说:“我要上厕所了,你陪我去。”

她生怕他赌气不陪她,但他很乖地穿了衣服,说:“你等在这里,我去拿个亮。”

两人又像上次那样高举火把去上厕所,但这次她记得带了手纸,一大把,终于不用风干抖干,很顺利地完成了拉尿任务,回到屋里。

躺下睡觉,但她睡不着,他也睡不着,两个人都在床上翻来翻去,最后他发愁地说:“宝伢子,我们怎么办呢?”

“别人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别人就是这样办的呀!”

“你说的是你们满家岭的别人,我说的是我们A市的别人。”

他埋怨说:“你说了你不嫌弃我是农村人的——”

“我是说了不嫌弃你是农村人,但我没说——什么都得按你们的规矩办。”

“你不按我们的规矩办,那不是嫌弃我吗?”

“为什么非得我按你们的规矩办呢?为什么你不能按我们的规矩办呢?你不按我们的规矩办,那不是在嫌弃我吗?”

“可你是女的。”

“女的怎么啦?”

“男的怎么能按照女的那边的规矩办呢?”

“为什么不能?”

他答不上来。

两人赌气沉默了一会,她好奇地问:“你说你以前那个女朋友嫌弃你是农村人,是不是因为她不肯——让你用那根——”

他不等她把“棍子”两个字说出来,就斩钉截铁地说:“我不许你说神器是‘破棍子’。”

“为什么不能说?”

“说了要倒霉的。”

“你们满家岭的人禁忌也太多了,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说,做了要倒霉,说了要倒霉。但你们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不也一样倒霉吗?难道你们这里的人都不得癌症?”

“不得。”

“难道你们这里的人全都生儿子?”

“都生儿子。”

“那你家怎么生了三个女儿?”

“那是以前没计划生育的时候,现在计划生育了,只准生一个,就都生儿子。”

“满大富呢?”

“满大富不是满家岭的人。”

她不知道满家岭的人是不是都生儿子,但她记得每次跟在后面的小孩子里的确是男的多,有没有女孩她不记得了。她不知道这是因为满家岭的人真的只生儿子,还是因为女孩子都被赶到田里劳动去了。

她回到自己关心的话题:“你的那个女朋友,是不是她不肯按你们满家岭的规矩办才吹的——”

“不是。”

“我不相信。”

“你不相信也得相信。”

“为什么?难道你对她另眼相待?”

“她根本就不是红姑娘。”

“你怎么知道她不是红姑娘?你跟她——试过?”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她不是红姑娘?”

“她伢都生了,怎么会是红姑娘?”

“她已经——生过孩子了?”

“嗯。”

“那她怎么会跟你——”

“她离婚了。”

她无话可说了。

看来这满家岭真是人世一绝,世界朝东它朝西,世界朝南它朝北。她哼了一声,说:“你们满家岭的人真是太怪了,别的地方的男人,生怕女的不是红姑娘,生怕——新婚之夜不——见红,而你们呢?刚好相反——真是太怪了。”

“我们一点也不怪,是你们城里人太怪了。”

她开玩笑说:“那还是等我先找个别的男人结个婚,离了婚再来跟你——”

他坚决不同意:“不行,我不让你跟别人结婚。”

“为什么?你不是喜欢离婚的女人吗?你不是喜欢别人帮你——冒风险吗?”

“我不喜欢。”

“但是你自己又怕倒霉。”

“我不怕倒霉,我有神器。”

她坚决地说:“我可给你说清楚了,我不会让你用那个——神器来碰我一下的,谁知道是什么脏东西——”

“不脏,做好了就包起来了。”

“用什么做的?”

“男人树。”

“哦,男人树就是做这个的?”

“嗯。”

“谁做的?”

“岭上的爷。”

她想这岭上的爷们也够无聊,没事干了,用根树棍子做成那玩意,然后包在红布里送人,还搞那么隆重的仪式,真有点变态。难怪那天到岭上去拜望那几个大爷的时候,那几个男人都拿不怀好意的眼光看她呢,大概是在想象她被那棍子破身的时候是个什么样。

她想起自己那时真傻啊,还傻呵呵地跟着他到岭上去拜望几个大爷,人家都知道那天晚上将发生什么,唯独她不知道,结果让那几个男人尽情地拿她当母猴子一样意淫了一通。

她恨恨地说:“你们满家岭太——怪了,我再不来了。”

他转过身去,背朝着她。她想,哼,你把那几个爷看得比我还重,你把你们满家岭的破规矩看得比我还重,我干嘛要求着你?你不理我,我还不理你呢。

她也转过身去,不理他。

两人背对背地躺着,都尽可能靠边一点,中间空出来的位置,再躺两人都没问题。

她越想越烦,怎么满家岭这么多怪规矩?而他一个学过医的人居然就信这些破东西,如果她叫他在她和满家岭的破规矩之间做个选择,他肯定会选择破规矩,真是太不把她当回事了,反正他可以娶梅伢子桃伢子杏伢子,那几个女孩肯定会百依百顺,他要拿什么破她们的身,她们就让他拿什么破她们的身。

她见他老不来理她,很心烦,挑战说:“我明天就回去。”

他还是不吭声。

她知道他也倔上了,说不定已经想好要跟她吹了。事到如今,她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反正她不会让他用那破玩意动她。

连吹的准备都有了,她也不烦了,终于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她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床上。

昨天她还以为今天又得跟他到岭上去拜见那几个爷呢,现在看来是不用了,因为太阳已经老高了,要拜见早就把她叫醒了。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是这次不用拜见了,还是他听她说了今天要回去,就撇下她,独自一人到岭上拜访去了?难道他准备让她一个人回家去吗?这是不是他跟她吹掉的意思?

她在床上找了一通,没找到那个神器,心想他可能是到岭上退还那宝贝去了。看来他是打定主意要跟她吹了,她心里很难过,但也不想在神器的问题上让步,只是觉得荒谬,以后人家问起来,她都没法解释为什么跟他吹。

她赖在床上躺了一会,外面满妈妈在敲门,唧唧哇哇地说着什么,大概是在叫吃饭。她只好起了床,到厨房去找水洗脸,赫然看见她昨晚洗过脚的瓦盆立在灶上。她认识那个瓦盆,因为盆沿上有个缺,还有道裂缝,一直延伸到盆底,她每次洗脚的时候,都在担心那盆会裂开。

她走到跟前看了一下,盆里装着绿油油的青菜,像是待炒的样子。她差点吐出来,看来昨晚吃的山蕨就是用这个盆子装过的了。不过那时她还没用那盆洗脚,但至少她上次洗过,而这段时间难保他爹妈没用这个盆洗过脚。

她也没心思找水洗脸了,匆匆离开厨房,回到睡觉的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东西收拾好了,但她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她不知道回去的路,一个人找不回去,也不敢跑到外面去请人给她带路,语言不通,说不清楚,而且也不知道谁才值得信任,还得等他一起回去,但今天的饭菜,她无论如何是吃不下了的。

等了好一会,才见他回来,手里拿着一个布包走进房间,看见她坐在床边发愣,就把那包塞到柜子里,问:“你洗脸了没有?”

“没有。”

他出去了,大概是去给她打洗脸水。她跑到柜子跟前去,打开柜子,看见那个布包,用手隔着布包摸了一下,好像是什么果子之类。她好奇地打开布包,看见三个长条型黄绿色的果子,一头偏黄,一头偏绿,但中间过渡得很好,渐黄渐绿,渐黄渐绿,不知不觉间,就从黄色和平过渡到绿色了,果子的一头还带着柄,折断处有黏黏的液体,像是刚摘下来的。

103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19)

  1. 良辰美景奈何天

    看看是不是沙发?

  2. 亲亲我的宝贝

    占位先

  3. 我来了

  4. 天啦!真的是这样子!不知道满大夫是个特列还是满家岭的精神武装得太到位了,也许要以后满家岭多一些人到城里生活才能知道。

  5. 板凳!

  6. 板凳!

  7. 怎么能这样?

  8. 看样子要是丁乙再不肯用男人树,满大夫就要用女人树了。:)

  9. 双人沙发!哈哈

  10. 怎么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刚才只有“良辰美景奈何天”一人啊,那我就摸一下沙发吧

  11. 失望ING……..

  12. 还好,有惊无险:)

  13. 读了书,学到了知识却没有变得智慧

  14. 再猜一下:因为丁乙坚持不用神器,满大夫最后还是自己冒着巨大的“风险”自己给她破处了,结果后来头胎生了个女儿,满大夫认为就是沾了红姑娘的血所以才倒了不生儿子的楣,为了生儿子只好出国(国内计划生育嘛),丁乙也很后悔,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给满大夫生个儿子,才能让满大夫相信“神器”只是迷信。

  15. 亲亲我的宝贝

    我记得哪篇艾米的文章里头说到这个除夜的奇怪的风俗的,在这里成真的了

  16. “现在终于到了最近亲的时刻” — 最亲近?

  17. "如果她叫他在她和满家岭的破规矩之间做个选择"

    --- 估计满大夫还是选择了丁乙,(结果)结婚以后没生儿子,最后跑美国生儿子来了:)

  18. 晕,刚看到楼上"抹香鲸"的贴子。。。

  19. 哎, 可怜的人啊! 难啊!

  20. 这个习俗太可怕了!亏了小满还是学医的,城市生活这么多年仍然相信这些陋习,感觉丁乙的爱太不值了。

  21. 执子之手偕老

    满大夫学医的人,怎么也会相信这个,看来满家岭的洗脑太可怕了。

  22. 虽然想到那神器的作用,但真的看到这集,还是相当的震撼。

    两个人都挺委屈的,每个人都在维护自己生长环境里的尊严。

    看来,想要改变一个人是多么难。即便他也去了开明的世界,也学了先进的医学,但骨子里的遗传基因以及先民遗风,都好难改变。

  23. 看得我心里很难受……丁乙这一路走来真不容易啊,心疼!

  24. 满大夫采回来的果子难道是女人树结的?

  25. “人家倒什么霉了?”

    “被车压死,被癌疼死,不生儿子,不长胡子——”

    ——
    原来不生儿子竟然被满家岭的人认为是一种霉运,那可以想象,若生下的是女儿,那孩子会遭受怎样的待遇。
    满大夫读了那么多年的书,而且是学医的,还抱有这种思想,真是无法理解呀。
    其实,看到满大夫要回来办医院,还是很为他的这种抱负所感动的。但是,如果再换个角度想,如果满大夫不迷信,能够顶着压力,站出来,将科学的思想传输给满家岭的人,起码是年青的一批人,慢慢地动摇和消除这些迷信思想,或许也能改变满家岭一些人的命运,尤其是一些女人的命运。

  26. 执子之手偕老

    长得帅还是占便宜啊,就这么个不解风情的封建榆木脑袋,扔地上都没人要啊,满大夫找了丁乙,真是上辈子修福了。

    赞丁乙,原则问题毫不让步。

  27. 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她坚决地说:“不行,我不许你这样对待我。我爱的是你这个人,不是这根棍子。我可以把我自己——给你,但绝对不会给这根棍子。”支持丁乙!!!

  28. 终于可以发言了!有人和我同名!

  29. 看得意犹未尽,没想到神器真的是派这个用处的,唉………

  30. 故事看到这里,我心里的有一个声音越来越响:是什么让丁乙最终还是与满大夫结婚了呢?
    我觉得这个“神器”的出现足以让丁乙为两人的爱情打上一个结束的句号了。
    我猜,在神器这件事上,最终还是满大夫让了步,但一个人若思想上没有真正改变,只是行为上的暂时屈服,是没有用的。

  31. 我猜对了一半,知道了那破棍子的用途,够郁闷的。当男人出去打猎时自己用女人树的果子,如果女人自愿,用破棍子解闷还凑合:(
    破棍子居然是“手工艺品”,山顶那几个“祖爷爷”够闲、够阴,说不定就是靠着“用树棍子做成那玩意”的祖传手艺,把满家岭的小辈们,控制得牢牢的。

  32. 天,还真是啊!满家岭真是太落后了!丁姑娘和满大夫都为难!爱与习俗的较量,谁会胜利?

  33. 好吓人呀,刚刚看到前面还热情万丈,到后面我给吓得都快出冷汗了。

  34. 满大夫可能是用时间机器从“满家岭”古石器时代“嗖”的一声直接去到今时今日的“省城”时代的,那个脑代瓜子里的东西,看样子都是原封不动的,特别是在男人女人的意识方面。如果满大夫一直住在山里头,从未见过外面的世界,他这样做还情有可原。但是,他从小学到大学,那些书都读到哪里去了?考完试就还给老师了吗?还是我们的教育制度失败到连这么愚昧的意识都无法改变?狂晕….

    不由得想起了Crocodile Dandy 里面的那个男猪脚…….

  35. 可怕!神器的用途是这个?学西医的满大夫的脑子里的封建迷信居然如此根深蒂固!满丁情路前途无亮啊!
    丁乙已决定和满大夫吹了,为何他俩后来结婚了?应该是满大夫让步吧?她想过婚后生孩子的问题吗?真为丁乙揪心!丁乙任重道远,给满大夫洗脑似乎太难了!思想观念如此不同的人生活在一起,痛苦是可想而知的。一路逆风,心疼丁乙!希望满大夫能与时俱进!

  36. 那“三个长条型黄绿色的果子”是不是因为丁乙不肯用“破棍子”,所以“宝伢子”找来代替“破棍子”的。

  37. 新浪艾园的summer

    她坚决地说:“我可给你说清楚了,我不会让你用那个——神器来碰我一下的,谁知道是什么脏东西——”
    “不脏,做好了就包起来了。”
    “用什么做的?”
    “男人树。”
    “哦,男人树就是做这个的?”
    “嗯。”
    “谁做的?”
    “岭上的爷。”
    她恨恨地说:“你们满家岭太——怪了,我再不来了。”
    —-满大夫是因为这段对话,觉得丁乙嫌脏,所以去摘了那三个男人树的果子吧?
    不使用经过隆重仪式的神器,这对他来说,是很大的让步吧?我猜,在满大夫肯让步的情况下,丁乙也让步了。因为丁乙觉得“如果她叫他在她和满家岭的破规矩之间做个选择,他肯定会选择破规矩,”,可现在他让步了,所以她也让了步。
    看18时,我猜丁乙会答应用神器,就是觉得让满大夫来选,他会选择遵守满家岭的规矩,而丁乙最后嫁给了他,应该是遵守了他们的规矩。现在,满大夫的这个举动,虽然没有按丁乙的规矩来,但已经让步了。是不是说明,在满大夫心里:丁乙和规矩一样重了?

  38. 原来“神器”是这么个作用,蛮震撼的!
    同意执子说的,这是原则问题,丁乙不能退让!
    满大夫拿回来的果子是女人树结的?是不是因为丁乙不用“神器”,所以满大夫用女人树的果子来做一些破解?

  39. 天啦!还有这种事!

  40. 丁乙,支持你,宁可吹,坚决不用那破棍子。

    不知满大夫怎么搞的,学医后(因为医学是一门科学)还留有那么多迷信的东西。

  41. “满大夫拿回来的果子是女人树结的?是不是因为丁乙不用“神器”,所以满大夫用女人树的果子来做一些破解?”—————————————同意90罗小的这个猜测。

  42. 原来以为满大夫只是不够浪漫,不懂得女孩子的心思呢!看来还有很多问题啊!
    丁乙这一路的逆风,风力不小啊!

  43. 喜欢丁乙,机灵可爱。

  44. 同意罗小

  45. 我是一片云

    不知道满大夫会不会让步?

  46. 面对这种一般人很难接受的古怪习俗和满大夫傻乎乎的霸王硬上攻,丁乙心里是翻江倒海,五味杂陈,本来美好的初夜,却变成了要她做个吹还是不吹的抉择,难道就没有两全的办法了吗?期待艾米下集分解

  47. 淡定 // 四月 28, 2010 在 10:40 下午

    可怕!神器的用途是这个?学西医的满大夫的脑子里的封建迷信居然如此根深蒂固!满丁情路前途无亮啊!
    丁乙已决定和满大夫吹了,为何他俩后来结婚了?应该是满大夫让步吧?她想过婚后生孩子的问题吗?真为丁乙揪心!丁乙任重道远,给满大夫洗脑似乎太难了!思想观念如此不同的人生活在一起,痛苦是可想而知的。一路逆风,心疼丁乙!希望满大夫能与时俱进!

    ===============================

    说的太好了,真的希望满大夫能与时俱进。

  48. aprettypenny1120

    “难道你们这里的人全都生儿子?”

    “都生儿子。”

    “那你家怎么生了三个女儿?”

    “那是以前没计划生育的时候,现在计划生育了,只准生一个,就都生儿子。”

    —————————————————
    都生儿子,不可能那么巧吧?我猜会不会满大夫长年在外不知道,只是他的父母这样跟他说;或者是怀了女孩的人就想办法不要这胎了(只是不知道这么落后的地方怎么在孕期看出性别);或者生了的女孩都送人了?

  49. 满大夫学了医,医术让他对普通疾病的治愈,信心十足。但对医术无法解决的一些难题,如不长癌、不出意外等等,他依然选择靠迷信解决,我猜他因为太爱他的家人了,家人生存的现状让他很揪心,所以他不想一无所有的满家岭家人,再有一丁点遭厄运的可能。如果真是这样,丁乙可能会因为同情他而让步。

    不过丁乙和满大夫讲理,满大夫似乎也听进去了,或许满大夫会让步。喜欢他俩这种谁对听谁的相处模式:)

  50. aprettypenny1120

    上集时我还满怀期待,希望他们就这样顺利地结了婚算了,不要再逆风了,看样子还不行呢。

  51. 执子之手偕老:”长得帅还是占便宜啊,就这么个不解风情的封建榆木脑袋”

  52. aprettypenny1120

    赞同小灰灰说的。只是满大夫不善于表达,他心里怎么想的,只有等丁乙去猜,如果他能表达出来,也许问题会容易解决一些。就比如他说“是红姑娘就不行”,如果他告诉丁乙要怎么做才行,也许丁乙早就跟他解释了。
    两个人的心里都纠结呀,满大夫不能这么迷信,如果总迷信,他们满家岭还那么多迷信呢,且不说落后,信过来得活得多累呀。

  53. 丁乙见过女儿树的果实,这个果实,应该不再是女儿树的,是男人树的果子?神器是果实作的?

  54. 回aprettypenny1120,

    如果小满说的都生儿子是真的,还有一个更可怕的可能,满家岭没有医院,难道刚出生的女婴被家人觉得倒霉杀死了。

  55. 我是一片云

    回头看“艾友友:猜猜神器是干什么用的”,没有一个人猜到是破处的。但也有几位朋友猜到部分功能:
    (1)xyr“可能满家岭的人认为女人会给男人带来晦气, 所以要用神器避邪”;
    (2)淡定“……避邪”;
    (3)Petal “估计神器是个象阴茎一样……”;
    (4)aprettypenny1120 “乡下人觉得女人带邪或者是不干净……”;
    (5)丁香花“辟丁乙的邪”、“也可能是生儿子的秘方”;
    (6)秀雨清荷猜到辟处女血的邪。

  56. 难以置信,现金社会,还有这样的“原始部落”,满大夫的家乡是某个少数民族吗?这样的思想,似乎离我们很遥远;更难以置信,医技高超的满大夫,还这样的封建和迷信。不知道在他和丁乙的生活中,究竟谁改变了谁!希望是丁乙改变了他!

  57. 淡定 // 四月 28, 2010 在 9:53 下午

    终于可以发言了!有人和我同名!
    ———————–
    回复淡定:不好意思,是我的错:P
    昨天搬了你的帖子,我当时已经把自己的名称改过来的。可能未发言的话,系统会自动改回上次发言的名称。

    今集看得我心惊惊,神器原来真的用来“破处”!这种野蛮的风俗真让人心寒。
    丁乙好样的!一定要坚持你的原则,向这种对女人的侮辱SAY NO!

  58. 我在新浪已经不能跟帖了,这是新浪给我的提示:

    对不起,您短时间发表的纸条过多,请多休息会,注意身体!感谢您对新浪博客的支持和关注!

    不知道新浪会到何时才“解放”:(

  59. “解放”后漏了一字:我

  60. 雪浪风涛惊旅梦

    呵呵,丁乙还是有自己的底线的啊。

    他发愁地说:“宝伢子,我们怎么办呢?”

    这样说话的满大夫,像个孩子一样。

    不知道他们后来怎么解决这个事情呢!

    最后那三个果实是什么啊?好奇!!

    艾米把限制级的内容写的很有趣呢!呵呵!

  61. 回复“sansan”:

    可能是你转帖比较多吧,过一会应该放开你。如果新浪老不放开你,你再注册一个ID就行了。

  62. “我爸妈才不会制止我呢。我爸就是这样给我妈破身的,满家岭的男人都是这样给他们的媳妇破身的。”
    ———

    “难道你们这里的人全都生儿子?”

    “都生儿子。”

    “那你家怎么生了三个女儿?”

    “那是以前没计划生育的时候,现在计划生育了,只准生一个,就都生儿子。”
    ————–

    看来这“神器”还真“神”的哈:)
    还会跟着政策走,如果以后政策只准生女孩的话,不知道这神器还跟不跟这风?

  63. 回复艾米,我也是这样打算,再申请一个新的:)

  64. 满医生太神了。

  65. 一个人的生长环境、从小受到的教育对思想的形成有很大的影响。别说是满大夫只不过在城里读了书,工作了几年,就是有的人出国几十年,也仍然抱着以前的那一套不放,对西方的东西是“五毒不侵”。

  66. 满大夫是学医的还在城市里工作,某些思想还是这样原始,可以想像一下满家岭的风俗恐怕更原始!还有些风俗只怕丁乙现在还不知道吧。

    对于这段感情丁乙努力过,争取过,这会儿丁乙已经在心里决定放弃了--“我爱的是你这个人,不是这根棍子。我可以把我自己——给你,但绝对不会给这根棍子。”这是丁乙的原则。

    如果满大夫还是选择满家岭的规矩,那么他俩真的就要从此别过了:(

    可是他们最后还是结婚了,我猜是满大夫让步了,只能说丁乙在他心里还是很有份量的。

    婚后丁乙真的生了个女儿,而满家又想要儿子,想到满家岭的那个规矩,所以丁乙才会积极的测排卵期,想用科学的方法选择性别以求生个儿子的吧。

  67. 可能满大夫还没有太多挑战满家岭那些规矩的经验,不到二选一的时候估计很难放弃那些习惯或观念。就象神器这事,满大夫之前的女朋友离过婚,就算关系发展到了那一步也用不着神器,所以和丁乙谈恋爱以后就理所当然地想到要用神器来避邪,他根本想不到丁乙会不答应。现在丁乙宁愿分手也不同意用神器,他应该会好好想想,毕竟他也出去了那么多年,上过大学,丁乙说的那些他理解起来应该不难,为了一些陈规旧俗放弃自己喜欢的女孩,那也太不值了。

  68. 最后那三个果子应该是解决问题的线索,就是怎么想都想不出来会是干什么用的,那个"渐黄渐绿,渐黄渐绿,不知不觉间,就从黄色和平过渡到绿色了"不知道是不是跟处女红有啥关系

  69. 大开眼界

  70. 天啊!真有男人树!我老公也从农村出来的,现在比城里人还城里人,讲究得不行。 这满大夫怎么这么不与时俱进呢?

    设身处地为丁乙想,她的宝伢子还是应该回到满家岭生活比较合适。

  71. 那三个果子可能是女人树的果子,是为满大夫解决问题的。

  72. shenmo说得有道理,很多华人在海外生活很多年了,仍然保持着从前的那些风俗习惯。虽然他们身边就是民主社会,但他们仍然觉得还是祖国的那一套比较好。

    满大夫和满家岭,其实就是很多海外华人和中国的缩影。这些事情,被艾米生动形象地写出来,令我们很震动,但我们身边很多的满大夫,都是那么固守着满家岭的旧风俗,只是我们已经习惯了。

  73. 前几天还在mitbbs上看到一个人发帖,说她公公不许她丈夫给孩子换尿布,她丈夫本人不觉得换尿布有什么不可以,但她公公看见了,就喝令儿子放下,说男的不应该给孩子换尿布。

    她私下对丈夫表示对公公的不满,她丈夫向着自己的爸爸,说老人在这里的时候,你就别叫我给孩子换尿布了。

    这能比满大夫强多少?这还是在美国的华人呢。

  74. 丁乙要想从道理上说服满大夫,还是很困难的,因为那等于是在“证无”,她怎么能证明红姑娘的血绝对不会给男人带来灾难?

    当然满大夫也不能证明红姑娘的血能给男人带来灾难,但他肯定听到过很多“证据”,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虽然那些灾难与红姑娘的血并没关系,只是前后发生的两件事,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但是我们每个人不都有过这样的时刻,就是因为看见两件事一前一后发生,就认为这两件事之间有关联吗?

  75. 一个学医的人,有这些迷信思想,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任何科学都只是到目前为止业已发现的真理,不是所有的真理,甚至不是真理,只是目前还没相反证据而已。

    美国很多电影都是关于超自然超人类力量的,比如某个人有特异功能,能够预见尚未发生的事,或者有灵异力量,能与死者对话。于是侦探们请他们去帮助破案,而他们一破一个准。

    外国的科学家中,也有很多是信教的。基督教教义中有一个我们这些从中国来的无神论者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东西,那就是世界的起源,基督教认为是上帝创造的,我们中国人很多接受不了,因此信不了教。但欧美的科学家们信起来似乎一点问题都没有。

  76. 迷信不迷信和读多少书好像关系不大。
    我认识的一对博士夫妻买房子信风水在英国非常难买到真正符合风水上说的好房子,拖了很多年。
    我觉得我们很多所谓的习惯都基于男尊女卑的思想,比如男人在家不干家务活,即使妻子也是全职的工作,婆婆公公看到了儿子干家务事就要不高兴等。
    不过用神器破身这种事还是非常震惊,特别是做医生的小满还信。就像丁乙说的那样,那里的血不是一样的血(对不起,不是原话)。
    丁乙没有让步,好!

  77. 回复aifan:

    听说真正的风水学不是迷信。假冒的风水学有可能是迷信。

  78. 阿拉伯世界的女人要把脸蒙着,咱们不理解,那里的人觉得天经地义。

  79. 我认识的一个日本女孩说,她们家到美国很久了,有一次她爸爸进厨房作一点小事,她奶奶惊呼:绝对不可以!她奶奶觉得男人一进厨房就算完了。
    丁乙以后麻烦了,只要满大夫有什么不顺,都会怪到没用神器上。

  80. 特别讨厌重男轻女的人!
    我特别烦我婆婆的地方就是: 她若到我家来,帮忙收衣服,一定把我老公的衣服压在我的衣服上。退一步想,也没什么。要是大度的媳妇可能算了。但这种把我当成不吉利的妖魔的感觉可让我生气.我问她: 衣服在洗衣机里翻来滚去的,上上下下好几百次了呢!现在干了,压我一下有什么意义?

    这只是一个小例子。她经常来我家搞些小动作,真想忘掉和她在一起时那些不愉快的日子,我觉得她真的是拿封建迷信来欺负人。 我家只有女儿,小时候脚盆架上爸爸的放最底下,爸爸和妈妈非常相爱,对女儿也重视。两家的背景之不同和满大夫和丁乙的几乎一样,所以我特别理解丁乙的感受。

    不过我老公可没那么听他妈妈的那一套。若是他也那样我可能不会和他在一起了。再帅也没用。他真的帅哟,像马景涛和言承旭的结合。没马景涛鼻子那么尖,没言承旭的酒窝。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说法,我觉得他比他们更帅些。 他可喜欢女儿,是他的心肝宝贝哦。可惜的是女儿们像我多些。我虽然高兴,也有些遗憾。儿子像他多一点儿。他倒觉得他的女儿最漂亮。甚至哭得很丑的时候也觉得美。笑死我了。

  81. 强烈建议Jennyma贡献老公的玉照出来参加艾园的帅男比赛。
    “他真的帅哟,像马景涛和言承旭的结合。没马景涛鼻子那么尖,没言承旭的酒窝。”—很吊胃口啊!

  82. 执子之手偕老

    强烈建议Jennyma贡献老公的玉照
    ———
    9494

  83. 强烈建议Jennyma贡献老公的玉照——Jennyma别吊胃口,我们不流口水,来点实的:)

  84. 哈哈!还以为我昨天发的评论没成功呢,刚刚看到已经显示了,不过为什么我前后2次发的名称上面一个是黑色字体 一个是蓝色字体呢 哈哈
    只要能发,我就满足了。

  85. 她坚决地说:“不行,我不许你这样对待我。我爱的是你这个人,不是这根棍子。我可以把我自己——给你,但绝对不会给这根棍子。如果你把我当妖魔,要辟我的邪,我就——跟你吹——丁乙真的很不错,佩服啊!原则问题绝不妥协。

  86. 回复“sansan”:
    昨天因为有事上来晚了,一进来惊得我一大跳,那个和我同名的人终于出现了!我这个电脑特困生的名字特珍贵,在新浪注册的,是经敬爱的艾米帮助才得来的!后来在新艾园注册时发现已被用,所以干脆没注册!实在不好意思,你的胜利果实上写了我的名字,虽然是被动的!拥抱!

  87. 真的感觉是不可思议!丁乙似乎在以自己的微薄力量与强大的满家岭力量抗衡。估计她生了女儿之后,所受的委屈不会少于《结婚十年》中的苏青。
    满大夫以前没有真正爱过,只是想找个女人结婚,回满家岭开医院。因此不在乎前女友是否是红姑娘,甚至离过婚也无所谓。而丁乙是他真正动情爱上的人,所以想‘独占’,不能容忍别人碰他的宝伢子。

  88. 至于生男孩还是女孩,真的是很让人无语。我想大部分的妈妈不管在生之前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只要生下来就都是自己的宝贝,都喜欢。(这阵子很容易就登进来了,留言也很容易,不知是怎么回事)

  89. 神器应该是男人树的果实做的。满大夫大概想,神器是爷们做的,丁乙嫌脏,不肯将就,那咱来个纯天然的,没经过别人手的,丁乙是不是就同意了呢?所以亲自去采几个新鲜的神器来。

  90. 我猜满医生实在没办法,只好采几个果子来用神器意思意思,安慰自己已经用过了吧。

  91. 外国的科学家中,也有很多是信教的。基督教教义中有一个我们这些从中国来的无神论者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东西,那就是世界的起源,基督教认为是上帝创造的,我们中国人很多接受不了,因此信不了教。但欧美的科学家们信起来似乎一点问题都没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受启发.不过还是觉得满大夫像中了邪一样,真的这样对待美好的相爱的初夜……

  92. 岭上的那几个爷真该寿终就寝!

  93. 回“十年忽悠”
    可是什么是真正的风水呢?
    迷信的人会用那些条条框框去套,如果出了什么事都是风水的问题,就像满家岭的人认为不用神器可能就不能生儿子一样。

    我生老大的时候我婆家还找来很多东西确保生儿子,结果生了个女儿!尽管我和丈夫都知道那些东西没有什么用,表面上还是服从了。等生老二,婆婆直接给我说生女儿就别生了,因为老大说要妹妹。

    说得太远了,对不起。

    其实2个生活环境(观念)差得很多的人生活在一起有时候很麻烦,你以为理所应当的事到另外一边就是不可思议。丁乙真是不容易。当然我们也可以说满大夫不容易。但是估计这里支持丁乙的人要多很多吧。

  94. 回复“aifan”:

    你举的例子都跟风水无关。现代风水学是一种勘测地理的方式,融合地理学,环境学,生态学等现代学科。

  95. 对不起,上面我没有想举风水的例子。

    现在举一个风水的例子吧:风水说主卧挨着洗手间不好,现在主流的设计主卧都是带洗手间的。
    另外楼梯对着大门不好,这边很多楼梯都对着大门。
    算了,说风水本来就撤得太远了,对不起,以后尽量只说当集的内容。

  96. 好象已读到了丁乙的未来,既同情又担心。

    我也特别讨厌重男轻女的人,好多人生孩子,好象就是为了生一个儿子传宗接代,对他们来说,女儿只是BY-PRODUCT。 

    婆婆以前常看着我的宝贝丫头说:多聪敏结实的小孩,要是个男孩就更好了!俺忍住怒火听了3遍后让LG传话了,如果她在我家再说一次这样的话,我只能让她走人。

  97. 回复“aifan”:

    你说的并不就是风水学的内容,只是民间流传的有关风水的说法。

    “十年忽悠”说的很清楚,真正的风水学不是迷信,假冒的风水学才是迷信。

    你可以这么看,如果某种关于风水的说法是迷信,那么就不是真正的风水学。

  98. 回艾米,
    也许我只是听说而已,对风水没有真正了解。

  99. 真佩服丁乙,这一路都是逆风了吧.

  100. 现代的外科医生 居然这么相信神器 我还真没想明白原因

  101. 医学院培养的医生 都到了专家水平了 还会这么迂腐 无语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