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24)

跟“宝伢子”处得越久,丁乙越觉得自己是捡了个宝。“宝伢子”就像一块璞玉,未经雕琢,但天生玉质,她可以随心所欲地雕琢他,想把他雕琢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但不管是什么样子,他的“玉”质不变。

他最大的优点就是好打扮,随便买件什么衣服,往他身上一穿,就很出色,带出去总能俊压群草,引来女士们嫉妒的目光。

现在他的衣服都是她负责买,而且是她独自一人出街的时候买,因为有他在场是买不成的,他会拿盐钱出来说事。

但如果她已经买了,他也不会拒绝穿上,而且一穿就像小孩子过年穿新衣一样,恨不得从初一穿到十五。

她笑他:“你就像当年的孔老夫子,慈悲得不忍心看人杀鸡杀鸭,但人家杀好了,做熟了,老夫子照吃不误。”

他很惊讶:“真的?孔夫子这么假?”

“你不假么?我要给你买衣服,你总是不答应,但等到我真的买了,你又穿得挺带劲的。”

他恍然大悟:“哦,你是在说我呀?”

“不是说你还是说谁?”

他憨憨地一笑:“你已经买了么,我不穿不就浪费了?”

她本来想逗他一下,说“你不穿还可以给我爸爸穿嘛”,但她怕他真的脱下来不穿了,那她就白费心机了。

给他买衣服,成了她生活中的一大乐趣,在商场里边走边看,想象某件衣服穿在他身上是什么效果,然后选一件效果最好的,买下。等到见面那一天,她第一件事就是把他抓进卧室里,把自己的战果拿出来,逼着他穿上,看看与自己期待的像不像。

一般来讲,效果都不负她望,有时比她想象的还好。

她发现他的衣服挺好买的,认准了牌子,就看尺寸,尺寸对了,没有不合身的。而她自己的衣服就比较难买,总是这个店进,那个店出,挑来挑去,总觉得不合适,某一件的腰围合适,但长短不合适,另一件的长短合适,腰围又不合适,买回来经常要修修改改,有时不得不买了布料请裁缝做。

但裁缝也都是你讲你的,他做他的,你指着一幅时装图问:“这个样子你做不做得出来?”

裁缝回答得很肯定:“做得出来,做得出来。”

但当你怀着美好的憧憬等了半个月,到裁缝那里取货的时候,却发现他做出来的东西跟你选择的式样完全是两码事。

她不知道是自己身材长得不标准,还是中国的女装工业不够发达,总是找不到一件称心如意的衣服。

以前参加同学聚会什么的,她大多是一个人前往,刚开始还有几个陪伴的,后来单身的女同学越来越少,她就不怎么爱参加这类聚会了,觉得没意思,压力很大。

现在不同了,只要有同学聚会,她就很感兴趣,首先就问“能不能带男朋友?”,能带就去,不能带就想法推脱了不去。然后她就把“宝伢子”精心打扮一番,挎着他的胳膊去参加同学聚会,对人介绍说这是她的男朋友,外科医生。

参加聚会的女同胞们那艳羡的目光,就像一个个无形的熨斗,把她心里的沟沟坎坎都熨得平平整整,让她十分得意。

不过这种得意没持续多久,就被人泼了冷水。有个同学对她说:“喂,你知不知道彭红她们在怎么说你?”

彭红是她的娃娃朋友,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大学不同校,但关系一直很好,很谈得来。她好奇地问:“怎么说?”

“她们说你男朋友这么帅,怎么会看上你?肯定是因为你家有海外关系,他想出国,在利用你呢。等他利用完了,肯定会甩了你。他条件这么好,要找个比你漂亮的,实在是太容易了。”

这话让她非常心烦,倒不是她也认为“宝伢子”是在利用她,而是因为她最要好的朋友都认为她配不上他,这太让她伤心了。

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本来她这个当局者就觉得自己的长相在女生中的排名肯定比不上他在男生中的排名,如果她是女生中的前百分之三十,那么他应该算男生中的前百分之三,但她一直以来都安慰自己说:女生漂亮的多,男生丑陋的多,女生的前百分之三十就抵得上男生的前百分之三。现在被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说出了真相,真是晴天霹雳,把她的心都震痛了。

于是她再也不愿意带他去参加同学聚会了,也不敢给他买好衣服穿了,怕越打扮他,两人之间的距离越大,可别亲手把他打扮好了,被别人抢跑了。

她不知道他对她的长相有什么看法,便旁敲侧击拷问他:“你觉得那个彭红长得怎么样?”

他摸不着头脑:“哪个彭红?”

“就是上次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那个穿格子大衣的女孩。”

他大吃一惊:“还有人穿鸽子大衣啊?”

“格子大衣怎么啦?”

“那得杀多少只鸽子啊?”

她呵呵笑起来,知道彭红根本没入他的眼,遂换个方法拷问:“你以前的同学当中,谁最漂亮?”

他冥思苦想,最后沮丧地说:“想不起来了。”

“什么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她们长什么样了。”

“想得起来的人当中呢?不管是不是同学,只要是认识的都算。”

他又是一阵冥思苦想,然后像讨论入党申请一样,广泛征求群众意见:“你觉得小王可以不?”

“呵呵,你问我干啥?我在问你呢!”

他没把握地说:“如果你觉得小王不行,那就小李吧。”

“你在选干部啊?”

他皱起眉头:“如果是选干部的话,那小李就不行了,她政治学习老是打瞌睡。”

她笑昏了,拷不下去了。

有次她直接问他:“为什么我每次问你认识的人里谁最漂亮,你总是不知道说一声‘你最漂亮’呢?是不是你觉得我长得不漂亮?”

他很委屈:“你问的是我认识的人么。”

“我不是你认识的人?”

“你怎么是我认识的人呢?”

“你不认识我?”

“认识啊。”

“那为什么说我不是你认识的人呢?”

他被问哑了,好一会才辩解说:“我以为认识的人就是——仅仅认识的人,我跟你都已经——那样了,怎么能算认识的人呢?”

“好,那我再问你,你认识的人,还有你的女朋友,所有的女人,谁最漂亮?”

“你最漂亮!”

她高兴了,抱着他就啃,他连连推她:“现在不行!现在不行!你看,你又把它搞站起来了!”

她现在特爱把“它”搞站起来,觉得这才说明她有魅力。

她不带他参加她这边的聚会了,但她又开始去他实验室玩,是他叫她去的,他好像等不到周末了,打电话央求她:“你今天来我实验室玩吧。”

“实验室有什么好玩的?”

他没听出她是在用他以前说过的话讽刺他,诱惑说:“我让你玩我的仪器好不好?”

她对他的仪器不感兴趣,但他邀请她令她很开心,他终于知道想她了,终于盼望跟她在一起了。她知道这里面有性的成分,但性也是跟她的性啊,总比一点也不盼望她好。她很干脆地答应了:“好,我下午过来,我们一起吃晚饭。”

他也很开心,许诺说:“我买肉你吃。”

晚饭的时候,他们俩一起到医院食堂去打饭,天气有点冷,所以他们决定不端回寝室,就在食堂的饭厅里吃。她怕他买些肥肉她吃,专门要了一个碗,一点饭菜票,准备亲自打饭。

一路上,碰到不少熟人,只要有人问起,他就骄傲地回答说:“这是我女朋友,A大英语系的研究生。”

听者无不惊叹:

“啊?A大的呀?还是英语系的研究生?你哥们什么时候这么能耐了?”

“骗人的吧?”

“是人家的女朋友吧?”

“小满走运了,做梦捡金子了。”

他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一路嘿嘿嘿地笑着,嘴都合不拢。

她也很开心,毕竟人家没说“小满你怎么找这么个女朋友?”,虽然她知道人家是在变相恭维他,而且太夸张了,但好听的假话也是好听的,也不可能百分之百都是假话。

他们在食堂排队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小护士,已经买了饭,端着碗从窗口挤出来,看见他俩就走上来,但不拿正眼瞧他,当他透明,只跟她攀谈:“你就是大名鼎鼎的丁姑娘吧?”

她觉得这“丁姑娘”特难听,特老土,但不好意思发作,只礼貌地问:“请问您哪位呀?”

“他没对你说过?我是小李,他科里的护士。”

“哦,说起过——”

“他说我什么?是不是说我喜欢他?”

她有点尴尬,支吾说:“没——”

又一个小护士走了过来:“这是我们满大夫的宝伢子吧?”

她没想到她们连“宝伢子”这个称呼都知道,尴尬地说:“我叫丁乙,您哪位?”

“小王。他没对你说过?”

她哼哼哈哈没正面回答。

小李向她投诉:“你们家小满才好玩呢,硬说我们跟他说话就是喜欢他,搞得我们都不敢跟他说话了。”

她解释说:“不怪他,是我那天跟他开玩笑来着,他当真了。”

“哦,原来是从你这里来的呀?我说呢,我们跟他都说了几年的话了,啥事没有,怎么会突然一下,就想出这么一个罪名来。”

两个小护士边吃饭边跟着她的队伍走,一直走到窗口,还不肯离开,站那里帮她支招,告诉她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基本是替她制定了晚餐的菜谱。她稀里糊涂地按照她们说的打了,三个人又一起往食堂的饭厅那边走,边走边聊,最后还在同一张桌子边坐下了。

“宝伢子”早就等不及,饭一打到手就开动了,等走到桌子边,碗里的饭菜已消灭了不少。他正要在她们那张桌子边坐下,两个小护士说:“一边去,一边去,我们跟丁姐说话,关你什么事?”

他只好到另一张桌子边去坐。

等他走了,小李体己地说:“丁姐,我们都是A市人,所以我没拿你当外人。说实话,满大夫对我们说他找了个A市的女朋友,爹妈还是A大的老师,我们都不相信。他在医院里除了业务还可以,其他方面都很糟糕,一根筋,大家都把他当笑料。”

这话说得她心里很不爽,一口饭梗在喉咙里很难受。

小王说:“一根筋还好说一点,就是他那个家庭,太怕人了。独生子,两个老的都没工作,没医疗保险,老了病了怎么办?肯定靠你们,那还不把你们拖死?”

小李说:“两个老人嘛,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父母,摊上了,赡养也是应该的。但是他那些老乡呢?八杆子打不着的人,也弄来这里看病住院,给我们护理人员添了麻烦不说,他自己得赔进去多少钱啊!”

这个她还没体会,因为自从他们建立恋爱关系以来,她还没听说他弄了谁到医院来看病住院。她问:“他最近没弄人来看病住院了吧?”

“怎么没有?前天还有个老乡来找过他,不过是门诊,没住院。”

小王惊讶地说:“他这些事都不告诉你的?”

“他的老乡,干嘛要告诉我?”

“你们都到这份上了,还分什么他的你的?他应该把什么事都告诉你,这种不诚实的人,怎么信得过?”

她不知道“到这份上”是到哪份上了,可能“宝伢子”把他们上床的事也对人讲了。这个人真是一根筋!

小李说:“老乡是他的,但钱是你们两个人的啊!他凭什么用你们的钱去他的老乡面前做好人?”

她不想说两人还没把钱放一块,因为那在A市人眼里是很丢脸的事,只好转弯抹角地说:“我现在还在读书——”

“我知道,你的意思是你在读书,没挣钱,他花的是他自己的钱。但你是他的女朋友,他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吗?以后结婚生孩子,不都指着他这些钱吗?他这么乱花钱,你也不管管?”

听那个口气,真像是“宝伢子”在花小李小王的钱一样。她很想叫她们别管闲事,但她知道那样一说准得吵起来,便息事宁人地说:“谢谢你们提醒我,我会跟他谈的。”

“抓紧谈,谈晚了,他把钱都整光了,该你倒霉。”

临分手,小王还对着“宝伢子”撇了一下嘴:“就这德性,还怕我们看上了他!倒贴钱我都不会要!我们A市的女孩子,如果不是缺胳膊少腿的,谁会找个农村人做男朋友?”

小王说话这么激烈,反而使她起了疑心,如果是医护关系,似乎用不着这么气愤愤吧?是不是本来心里是有那个意思的,被“宝伢子”不讲情面地回绝,心生怨恨了?还是本来跟“宝伢子”有暧昧,现在故意在她面前撇清?

49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24)

  1. aprettypenny1120

    第四.

  2. 我是一片云

    占地

  3. 第五,从早上7点就登陆新艾园结果上不去,好不容易上来了。小满心眼好,对老乡很照顾。不过那些小护士说得也是实情,结婚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庭和两个社会背景的结合,不知丁乙如何处理?

  4. 丁乙的好朋友,宝伢子的护士同事,真叫一个俗字当头!

  5. 落后了。。地板应该不会有错。。呵。。

  6. 同意铅笔小新的看法,那些人很俗。不知道这些强大的“俗”会给这小两口的感情造成什么冲击… 等艾米下集分解。

  7. aprettypenny1120

    这些小护士的话真难听,弄得我好像也梗了一下。
    我估计这些小护士也是喜欢他这个人的,他帅,是医生,又上进,有前途,这条件就够这些小护士喜欢了,也许她们犹豫不决的是他的家庭和他的穷,也许她们干脆豁出去了这些也算了,在生活中有意无意地引他来追她,但他这个榆木,不懂她们的心思,或者不喜欢她们。等她们还没来得及得手,他已经跟丁乙在一起了,于是她们心生怨恨。
    小护士们的这些情绪丁乙可以大方一点不去理会,但是满大夫还得和她们共事,关系不好也没好处,丁乙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对她们那么客气还不是考虑到了这一点。它看来丁乙要调解好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有点棘手。替丁乙担心。

  8. “但当你怀着美好的憧憬等了半个月,到裁缝那里取货的时候,却发现他做出来的东西跟你选择的式样完全是两码事。”———–嘿嘿,实情,勾起了当年的回忆。

  9. aprettypenny1120

    铅笔小新
    丁乙的好朋友,宝伢子的护士同事,真叫一个俗字当头!
    —————————————————-
    这些人的俗正好衬托了丁乙和满大夫品质的可贵,不过他们要在这样的一个社会环境下生活,也需要用多大的勇气去顶着这些压力呀。

  10. 祝艾米、素芳奶奶,奶奶和太奶奶节日快乐!祝艾园的母亲们节日快乐!

  11. 丁乙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孩,和满大夫这样的“一根筋”的人也是一种幸福,免得换个有心计的、市侩的,真有可能被卖了还帮着数钱呢。

  12. 哈哈,那个穿新衣服恨不得从初一穿到十五的描写,我家那个“宝伢子”更厉害,能从春穿到夏穿到秋,脏了晚上洗洗明早赶紧穿上,下班回来都不想脱,美美地来回一趟一趟地晃啊晃,我再夸几句呢,就更不脱了!我叫他晚上睡觉最好都穿着,跟租来的似的:)

    小王小李真世侩:)满大夫真是什么人什么命啊,遇上了小丁这么好的姑娘!

  13. 估计彭红和护士小李、小王都是酸葡萄心理闹得,小王如此激烈,想必以后这酸水还得反:)
    祝全天下的母亲们节日快乐!天天快乐!

  14. 快乐一家人

    医院的护士一般都是很多是非的,特别是男大夫一般都很让着她们的。当然如果会做的男大夫是不会让这些护士有机会这么和自己女朋友讲话的。挺佩服丁乙的勇气的。

  15. 祝艾米,两个奶奶还有太奶奶,母亲节快乐!

    一旦两个人开始恋爱了,身边那些稀奇古怪的人就冒出来了。
    出于嫉妒,出于羡慕,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
    真不知道人家两个人的事,她们操的什么心,真够无聊的。

  16. 刚才忘了说,现在补上。

    祝艾园的妈妈们母亲节快乐!

  17. 祝艾米、太奶奶、奶奶、素芳奶奶、艾园的姐妹们母亲节快乐!

    谢谢艾米的母亲节礼物!

  18. 艾米的小说终于码了经典“理科男”的故事,我以及周围很多同学找的都是类似的男人,只不过出生地家境不同不同,性格不会如此极端而已。丁乙处理这段感情的历程,感觉好熟悉啊。相信他们会不断调适到最佳状态,白头到老。

  19. 呵呵~~小满“俊压群草”!真想见识见识!

  20. 雪浪风涛惊旅梦

    前面为还为丁乙和满医生高兴呢,后面那两个护士的话真让人气愤。多好的小伙子,在他们嘴里成了一根筋!满医生诚心诚意的待人,那些人根本不知道好歹。

    希望丁乙不要受这些人的干扰啊!!

  21. 看了这些集,发现满大夫说话经常以‘么’字结尾,我觉得这个助词很能体现满大夫的憨直、可爱,佩服艾米用字巧妙。

  22. 清风白云飘

    所有母亲快乐!
    世俗的社会,丁乙的逆风压力更大。

  23. 执子之手偕老

    母亲节快乐!

    两个小护士这种俗人我见过,我以前待在国企的时候,这类人到处都是。
    我觉得她们倒不是喜欢满医生,是典型的笑人无忌人有的小市民,这种人特别瞧不起农村人。
    我记得我找我老公的时候,也有不少人说我下嫁,或说我找得太急,没考虑对方的条件等等。

  24. 一直在跟读,很喜欢。

    鸽子大衣,小满也太搞笑了:)

    小护士这样的人真的不少,恋爱时,听了这种人的话,明知她们说的不对,但心里还是会很不舒服的。

  25. 妈妈们母亲节快乐!

    看到丁乙为“宝伢子”买衣服这一段,想到认识LG后,他的所有衣服都是我在给他买,我买什么他穿什么,从来不挑剔。

    不知道这个小王和小李是个什么心态,打着关心别人的旗号大肆操心丁乙的闲事,不说好话净说坏话,说得别人不高兴了,难道她们就开心了?

    丁乙不要为这种人影响自己的心情。

  26. 祝大家母亲节快乐!
    两个护士很八婆啊。有这样的人在身边嘀嘀咕咕,意识薄弱的人听多了就会动摇了。

  27. 终于能有时间上来发言正好赶上母亲节,祝母亲们节日快乐:)

    小李、小王的话虽然刺耳但是对满大夫除了业务以外“一根筋”这个评价应该还算客观,只是表达方式实在让人生厌。

  28. 来的太晚,母亲节快乐。
    我更相信是小王是有那个意思的,被“宝伢子”不讲情面地回绝,心生怨恨了

  29. 最近查的很严,我的洋葱头都不能用了。夜晚才偷偷又找到一条秘道。大家是怎么翻过来的?

  30. ““宝伢子”就像一块璞玉,未经雕琢,但天生玉质,她可以随心所欲地雕琢他,想把他雕琢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 跟我看完前几集以后的感觉一模一样,所以有点担心小满如果碰到丁乙以外的“老师”会不会也这样:)

    从之前丁乙对满大夫的改造来看,感觉满大夫在生活方面属于老师教多少他学多少,而且像丁乙说的那样,不太追求其所以然。还有一点,这个人的原则性好像也不是那么强。像他这么帅,以后很有可能会像藤教授一样招人,到时候不知道他能不能扛得住:)

  31. 世上的俗人太多,这护士们的表现太正常了。
    想当初,我和我老公的恋爱关系刚曝光时,情况很相似。

    我的主任对我说,那么多。。。。你没看上,怎么找了个农村的孩子。我说,你怎么知道他以后不会是。。。。?要看发展嘛。我觉得找朋友应该爱情至上。主任被我气死了,在开会时还说我,这丫头惹不得!说她一句,她教训我十句!

    我那时是不是好傻?

    老公那边,家里人说:个子太细,不知会不会干活?屁股太小,不知好不好生养?(他们要有前后眼,知道这媳妇做了大多家事,生了三个孩子,长得越来越壮,那时一定不会如此评论。:-))
    老公说:不能乱发评论,我现在正在追她,人家还没同意呢!他家人再不说话。

    同事接着给他介绍女朋友。他说我有女朋友了,同事劝说,去见见吧,这个条件。。。。。。好。。
    你说这些同事多无聊!

  32. 无记名投票

    祝艾米和各位姐妹母亲节愉快!

    补课《逆风起飞》毕,真是太好看了!!!这几集下来,还想着“丁乙驯顽记”告一段落,就此走上光明大道了,没想到两个小护士无端鼓起邪风,不要说丁乙,连我们读者都为丁乙和小满感到气愤。 小护士肯定早把满大夫在他们的择偶天平上论金论两称了个够,在她们心目中因为是顽固不化的乡下人而早就出局的小满居然还捡到比她们自己“条件”好不知多少倍的美女,她们当然心理不平衡。她们不会认为别人会有不同的价值观和爱情观,因此断定不是丁乙被蒙蔽,就是自身有缺陷。可恶的是居然当丁乙面说出来,想必是优越感受到挑战,非得变本加厉地践踏别人才能心理平衡。同意楼上说的,实在是太无聊了。

  33. 小王小李固然可恶,但说的也是实情。如果满大夫无节制地出钱帮助老乡付医疗费,今后的生活会成问题。

    有的人是穷得没办法了,只好找老乡帮忙。但有的人就是为了占便宜,自己能不付钱就不付钱。

    遇到这样的奸猾老乡,还是要狠下心来拒绝,不然他拿你当冤大头,用了你的钱,还骂你是个傻瓜。

  34. 满大夫比较憨,容易被人宰,有人求上门来,又不好意思拒绝。这时需要丁乙出来把一下关,筛选一下求上门来的人,如果实在没钱,那么帮一下还是可以的,但也要量力而行,毕竟满大夫不是造钞票的人。如果不是太穷的老乡,可以从技术上帮忙,但金钱上不要让步。

  35. 我认识一个人,以前在北京当医生,她丈夫就爱搞些老乡到家里来住,都是从河北那边过来看病了,来了就住她家,像住旅馆一样,只是不用付房钱。

    她除了上班,还得给这些人找医生看病,下了班得做饭这些人吃,如果他们看病的钱不够,她还得帮忙掏钱。

    但那些人的病,并非一定得到北京才能治得好,河北小县城里就能治,但他们就是不在河北治,而要跑到北京来治,因为他们知道她丈夫在北京,而她在北京当医生,来了可以免费吃住。

    她说那日子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36. “看病了”应该是“看病的”。

  37. 如果小王小李的话完全没道理,那么说得再难听也不一定能影响听话人的心情,只当是白痴胡言乱语罢了。

    但小王小李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这就让听话人很难办了。听吧,又有一部分违背自己的价值观;不听,又有一部分符合自己的价值观。

    仔细回想一下,当我们被“人言”困扰的时候,往往就是这种情况。

  38. 觉得艾友友老师的评很到位,我看过之后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登陆新艾园的时候,直接点链接有时候不容易进来,我每次都是先点左边的长篇故事链接,马上就能进到新艾园了。不知大家是怎么快速登陆的?

  39. 补个签到。补个祝福,祝所有母亲节日快乐!
    我觉得满大夫还是挺听丁乙的话的,而且丁乙是个乐观的女孩子,所有小王小李提出的问题,应该会很快解决的。不会有太多障碍。可能更多的还是丁乙自己的杞人忧天吧。我很看好满大夫和丁乙呦!

  40. 现在还赶得上美国的母亲节吧,祝福得太迟了,祝艾米母亲节快乐!艾黄家的妈妈们节日快乐!艾园的妈妈们母亲节快乐!

  41. “宝伢子”就像一块璞玉,未经雕琢,但天生玉质,她可以随心所欲地雕琢他,想把他雕琢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但不管是什么样子,他的“玉”质不变。
    —-和丁乙同感:)。

    他在医院里除了业务还可以,其他方面都很糟糕,一根筋,大家都把他当笑料。
    —–觉得满大夫的确“一根筋”,看到“笑料”这个词,心里很难受。

    如果小王小李的话完全没道理,那么说得再难听也不一定能影响听话人的心情,只当是白痴胡言乱语罢了。
    但小王小李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这就让听话人很难办了。听吧,又有一部分违背自己的价值观;不听,又有一部分符合自己的价值观。
    —–和艾友友同感。

    另外,关于带老乡来家里免费吃住,我爸爸就是这样。不过,那些人不是来看病的,是来找工作的。找不到工作以前免费吃住,找到工作以后还是免费吃住。记得我妈说,那些人如果是亲戚也就算了,都是“八杆子打不到的人”,他们觉得我爸爸是好人,可是对我们这个小家来说,这样的日子太不好过了。

  42. 唉~~~
    为丁乙满大夫今后的家庭生活着实的捏一把汗。
    找了农村的就要各方面不断的奉献——忍受——牺牲,牺牲夫妻感情。真的一点都不夸张,也不是瞧不起农村的人——他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那种。扰得你家庭不得安宁。

  43. 今天的题图我猜是满大夫吧。

    满大夫一心想回到满家岭去办医院,没有爱心的人恐怕不会有这样的念头。从艾米的描述,丁乙也是一个满怀爱心的女子,从一开始就知道满大夫不会置满家岭人与事而不顾,我想她多多少少有心理准备。

  44. “临分手,小王还对着“宝伢子”撇了一下嘴:’就这德性,还怕我们看上了他!倒贴钱我都不会要!我们A市的女孩子,如果不是缺胳膊少腿的,谁会找个农村人做男朋友?’ “———————-小护士当着丁乙的面这么说,是不是太损人了。

    另外,宝伢子自己很节俭,花钱以盐换算,接济别人还是不含糊的,比如满大富等,说明是善良和有爱心的。

    把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专业知识上,在别的方面一根筋还是可以理解的,特别是宝伢子是在农村长大的,接触面可能太小。

  45. 幸亏那时满大夫周围,能欣赏他优点的人,只有丁乙。

    满大夫在医院的处境,肯定让丁乙对宝伢子更心疼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