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青梅》封面最新设计,请提意见(多图)

下面是刘编辑新传来的《竹马青梅》封面设计,请大家发表意见:

(1)

(2)

56 responses to “《竹马青梅》封面最新设计,请提意见(多图)

  1. 感觉有意境了。竹,梅都有了。页面也干净多了。
    谢谢刘编辑,速度这么快,还这么谦虚。

  2. 挺好看的,不过第一个的背景色调不均匀,可能是要这个效果,但是感觉不是很好,要不来个退晕,或者弄点云彩~·~第二个白色部分感觉多了点,特别是艾米著的右边除了一点梅花外都是空白的,东西都集中到左边了,有点左重右轻的感觉,还有艾米著这三个字不明显。

  3. 雪浪风涛惊旅梦

    第一副的背景色如果能换个干净点的,估计不错。

    两个相比,第二个看着顺眼的多。

    可是,白梅花看着更好看。

  4. 我喜欢第二个:)

  5. 图案不错, 清新淡雅。就是‘写给聪明人’那句话有点牵强, 还是去掉吧。

    1)有点古画的感觉。 艾米名字下面为什么有个大圆点, 明白人给解释一下。

  6. 喜欢第二个,很清爽

    第一个的底色有点脏的感觉:)

  7. 同意halfmoon,不懂为什么是”写给聪明人的…”,建议改一改。

    第二个封面很干净,清新。

  8. 我喜欢第二个,白色的底很衬黑色的字和红色梅花。

  9. 我喜欢第一个,很古典的感觉。

  10. 其实“青梅”是指南方的梅子,不是指的梅花。

    第二个好看是好看,有误解原意的嫌疑。

  11. 回复爱丹:

    "其实“青梅”是指南方的梅子,不是指的梅花。" --我也纳闷来着,还去GOOGLE了半天:)

  12. 第一个有点古香的味道,第二个有点清新淡雅的感觉.但是选图和排版都感觉很规很矩很传统,跟故事的波澜跌荡和千迴百转不贴韵. 一定要用梅竹图吗?可一下子又找不到更好的构思,也没时间亲手做.这意见算我自己瞎意念吧.

  13. ‘写给聪明人’
    =====

    我在想,我是不是聪明人呢?

  14. 在网上找到啦一个挺有意思的《竹马青梅》,想给大家看一下,或许有点启发,可是我不会上图(整个网盲一个),谁指点一下?

  15. 个人喜欢第一个图片, 有点”旧”的味道而故事里大半部分都是回忆过去往事而展开的,加上封面颜色和谐舒服,还觉得有诗意.

    而第二个图片是简单的白色,红色和黑色,但整体感觉”冷” 与故事美好的结局有点”僵”.

  16. 两个都不是太喜欢,第一个封面的颜色适合线装本,书该从后向前翻的,像从古书堆里出来似的。
    第二个相比第一个,我喜欢一些,但竹子画得不是太好看,而且缺少让人一见倾心的感觉。
    我觉得是否按成语的原意绘上如连环画式的图会比这竹子梅花的好些。

  17. 喜欢第一个多一些。如果底色淡一点,是不是前面的竹和梅更突出?

  18. 第一幅底色有点“脏”,艾米的名字莫名地挂在左上角,两枝梅花交错的姿态不美。
    第二幅艾米的名字又隐到右上角的梅花里,位置比书名高看着别扭,红色的梅花朵满书飘落。
    我心目中的竹马青梅是有种比较淡雅、脱俗的意境。白底一、两枝翠竹和含苞待放的黄色腊梅交相辉映,如何?

  19. 喜欢第二个,很干净,很舒服。:)

  20. 谢谢刘编辑出版前来征求大家对封面的建议。这二个比昨天那三个好多多了。相对来说我比较喜欢第二个,把右上角那枝梅花去掉怎样?还有那个“bamboo horse and plum branch”倒着竖放有点别扭,把它正过来放到书名右侧行不。
    但如果“青梅”是指南方的梅子,不是指的梅花,我倒是替编辑担心呢,怕出版后有人误解他们不知“青梅”和“梅花”的差别,只简单地以“竹子”对“竹马”、“梅花”对“青梅”。

  21. 更喜欢第二个. 画面清新隽永,一目了然。

  22. 第一个的竹梅更漂亮,第二个更干净,可不可以两个“合并”一下?

  23. 我也喜欢第二个,干净、清爽。

  24. 我也喜欢第一幅的图案,喜欢第二幅清爽的格调。第一幅如果能换个底色就好了。

  25. 喜欢第二个!和题目贴合的感觉!

  26. 执子之手偕老

    第一幅的左上角的“艾米.著”字样放在那个位置总觉得有点突兀,没有第二幅看着顺眼。

    第二幅应该是青梅,不是红梅吧。

    还有那段话,昨晚在家看不清写的什么,今天才看清楚,我觉得不如到文章中摘一段卫国,或今今或小今说的话。

  27. 执子之手偕老

    在百度上找了下,青梅花是白色的,但我不会上传图片。

  28. 较喜欢第二幅的风格。
    不足:1、给人第一感觉画竹梅是为了点题,但题目中的彼“竹”“梅”非画中此竹梅。由此产生疑问:出书的人连竹马青梅的含义都不懂,还搞什么搞?
    2、我们看此书可以学习更智慧的活法。“写给聪明人”欠妥,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有人会问“难道我不是聪明人?”
    建议:还是中国画。从兼顾植物的象征意义,又避免读者误会方面考虑放弃竹梅,选择代表执着不变的爱、一生守候的其他形状美丽的植物。如桔梗画、栀子花、卡萨布兰卡(一种白色的百合。它有七种花语
      [1]伟大的爱
      [2]一种充满回忆的花,花语是淡泊的永恒
      [3]易变的心
      [4]不要放弃一个你深爱着的人
      [5]死亡,一种盛开的很傲然,厌世的花
      [6]一永恒的美
      [7]负担不起的爱
    很多人知道卡萨布兰卡,但却很少人知道那是种花的名字,它是世上最美的百合花,而在希腊神话中,那是悲剧之花。传说中,遇见卡萨布兰卡的情侣无不以死亡作为这段无望恋情的终结。然而,它还有另一个少为人知的含义,那就是 – 幸福。但凡事物都有其两面性,有因必有果,有好就有坏。
      爱情就最能体现这种双面性,伤人却又诱人,使人幸福也可以使人绝望,为什么不选择幸福却要选择绝望呢?送你一束卡萨布兰卡,幸福是它唯一的含义。

  29. 路过留言:鄙人意见与楼上略同。

  30. 回复“淡定”:

    卡萨布兰卡花含义这么生僻,中国读者根本就不知道,用作封面肯定是不合适的。

  31. 谢谢大家提意见,我已经把大家的跟帖转给刘编辑了,还把这个博客的地址给了TA,最终如何设计封面,就是TA的事了。

    事实证明,征求过艾园人意见的封面,设计会有很大进步,读者欢迎程度相对比较高。

    比如《山楂树之恋》封面设计,最开始是一个红彤彤的底色上,一个黄色的圆圈,像个倒装了颜色的日本国旗,血腥得不得了。

    经艾园人批评后,出版方拿出第二个设计,土黄色的背景上一排黑乎乎的树影,阴森可怖。

    艾园人异口同声否定了第二个设计,这才有了第三个,白色背景,同色调凸纹的山楂树,配简洁的书名。

    虽然第三个设计仍不是完美无缺,但比前两个好多了。

    设想一下,如果《山楂树之恋》就是用那个红彤彤的日本国旗封面,肯定会吓坏很多读者。

  32. 《憨包子与小丫头》的封面设计,最初是简笔画之类的两个孩子形象,变型很厉害,被艾园人否决,换成两个孩子的照片,仍未得到艾园人支持。

    如果出版方能进一步听取艾园人的意见,封面会设计得更出色。

    最终出版时用的那个封面,我不喜欢,根本不该用照片,那是人家的孩子,干嘛拿来做我的书的封面?

  33. 《尘埃腾飞》的封面,是设计得最失败的一个,出版方没征求艾园人的意见,改书名受到我反对,他们也没听。

    艾园人提意见,也是为出版方好,他们不听,该他们自己倒霉。我签合同的时候,已经定下了首印数,他们卖不卖得出去,都要付给我首印版税。如果他们一意孤行,要改书名,要搞恶心封面,那就该他们卖不出去。

  34. “竹马青梅” 在书中取的是它的指代意义, 跟’竹子’和’梅花’毫无关系, 所以建议不要用’竹子’和’梅花’做封面.

    建议用那个荷叶遮身的画面:

    过了一会,他拿着两片大荷叶跑回来:“来,这就是你换洗的衣服,你躲在荷叶后面,把衣服脱下来,我到水里去洗,你用荷叶遮着自己,像蚌壳精一样 — ”

    他把一片大荷叶竖起来拿好,像一块幕布一样遮住她,自己扭着头,望着旁边。

    她犹豫了一下,就把衣服裤子都脱掉了,扔到地上,接过大荷叶,遮住自己:“好了,我脱好了。”

    他捡起她的衣服裤子,跑到水里去搓洗,搓几下,就提起来看看洗干净了没有,然后又放到水里去搓。过了一会,他把衣服拧干了,摊在大石头上晒,自己走到齐腰深的水里,在水里摸索了一阵,拿出一条短裤来,搓洗了一番,又摸索着穿了回去。

    然后他回到岸上,站在她下游的地方,远远地叫她:“你身上是不是有很多水草和烂泥?也到水里洗一洗吧,不然你妈妈会发现的 — ”

    她用荷叶遮着自己,慢慢往水边走。先遮着前面,等走得快到水边了,就遮着后面。走到齐膝盖深的水里,她不敢往前走了,对他喊:“你到别处去了,我就洗 —- ”

  35. 回复“非外星人”:

    封面可能就是那个刘编辑设计的,而且是从网上找的图案,所以比指望TA根据内容创作封面了。

    另外,“荷叶盖身”的场景,不能涵盖整个故事,只是一个小插曲,不适宜做封面。

  36. 一个猫在两片碧绿的荷叶里, 象个蚌壳精一样, 露出粉嘟嘟的小脚; 一个光着膀子站在齐腰深的水里, 漂洗着花裤子. 岸边青草萋萋. 真是’天真无邪,两小无猜’

  37. “另外,“荷叶盖身”的场景,不能涵盖整个故事,只是一个小插曲,不适宜做封面。”
    — 那是. 嗯, 难度有点大.

  38. 封面设计,当然可以选取一个场景做封面,但那个场景必须是对整个故事至关重要的场景,否则还不如不用场景做封面。

    《竹马青梅》当然与“竹”和“青梅”相关,“竹马青梅”的典故因“竹”和“青梅”而来,“竹马青梅”已经具有了替代意义,从语法上来说,叫做“借代”,提到“竹马青梅”,人们就会想到“儿时的友谊”,“初恋”等。

  39. 下面是我昨天收到刘编辑的这两个设计后发给TA的电邮,是在我贴出这两个封面之前:
    ————————————-

    这两个设计比那三个“花被面”设计好多了,但还是有几个问题:

    1、英语书名不应该跟在作者名下面,而应该放在中文书名附近

    2、那段宣传语不大好,字太小,我看不请,貌似是“写给已婚人看的”,那不是存心把未婚读者拒之门外吗?实际上,这个故事大量篇幅写的是婚前的故事。

    3、“青梅”不是梅花,而是梅子,据说就是李子(plum)

  40. 刘编辑的回信:
    ——————————

    前两个问题好说,宣传语是:

    写给聪明人的爱情故事:智慧,令有爱的人生更加优雅从容

    我觉得这个点儿还是可以的吧。

    关键是第三点,我也知道梅不是红梅,但是如果用吃的梅子的话,很难找到那种典雅的图,多是实体的照片。而白梅花应该是梅树所开的花,可是如果封面底色过淡了白花就显示不出来了。关于这两个封面,艾米老师你觉得那个更好一些呢?是前面白底色的,还是后面这个灰底白梅花的呢。

  41. 我的回信:
    ———————–

    封面是你设计的?

    封面图案不是自己创作,是在网上找的图?当心侵犯版权哦:)

    李子树应该是开白花,这里就有一幅:http://photo.ooopic.com/photo/704275/

    青梅也能找到一些入眼的图片,但如果能自行设计一幅竹子和青梅图案就更好了。

    宣传词感觉抓不住读者,有自命清高的嫌疑:) ,智慧使有爱的人生更加优雅从容,这话没错,但大多数读者连爱都没有,她们需要的不是“更加优雅从容”,而是“找到爱”,生活里没有就到书里去找,这是《山楂树之恋》受欢迎的原因。

  42. 刘编辑回了一信,似乎还附了一幅图,但没传成功,我看不见。下面是TA的回信:
    ————————

    艾米老师,这种底色有点老气呀,没有冲击力。

  43. 我又回了一信,但TA还没回复,下面是我的信:
    ————————————–

    你这封信传了图吗?看不见呀。

    我给你的那个链接,只是说网上有李子花图案,不是叫你用那个图。

    我把你今天传给我的两个设计放到我博客里,地址是:https://aiyuan.wordpress.com/, 很多国内读者可以直接上,如果你上不了,可以翻墙上。

    下面是读者的评议(灰黄底色的是第一幅,白底色的是第二幅):

    (读者评议省略)

  44. 我觉得我们已经尽力了,编辑听不听,就是TA自己的事了。

  45. 一部好书,不光是封面和宣传,还有书名,当然主要还是内容。我有看过《山楂树之恋》,那还是上学那会。我都没有注意封面的含义,我所被吸引的首先是题目。这个题目,一下子就让我联想起70年代的那种纯朴的爱情。而且是一口气的看完。能让人到这地步,不说是好书,那是读者之过。

    所以,我觉得艾米可以不用太担心出版设计。O(∩_∩)O~

  46. 回复“sean”:

    1、你一个人不能代表所有读者,你不在乎封面,不等于别人也不在乎封面。

    2、你见到的《山楂树之恋》封面,已经是经过多次修改的版本,是艾园人比较满意的版本,所以有可能不是你不在乎封面,而是那个封面没什么引起你反感的地方。

    如果你看到最初那个大红封面也不反感,那说明你审美取向有问题。

    3、对任何事物,我们都应该追求形式和内容的统一,而不应该把形式和内容对立起来,非得放弃一样不可。也不应该一看到人家谈封面,就觉得人家忽视了内容。

  47. 希望楼主能做到就事论事,不要针对。并且你会错了我意思。

  48. 回复“sean”:

    你是不是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就事论事”和“针对”?不“针对”怎么能就事论事?

    我不是“就事论事”,又是什么?难道我对你进行人身攻击了吗?还是对你“诛心”了?

    拜托你别在这里发言了吧,你这种话都说不清的人也在这里高喊喜欢《山楂树之恋》,真的让我毛骨悚然。

    把你的IP封掉了,你先提高一下水平再发言。

  49. 回复“sean”:

    你大概也不懂什么叫“度量”和“净土”。

    你以为容忍你的无知言论就叫“度量”?你以为我的博客让你胡言乱语就叫“净土”?

    你说你这种白痴,怎么可能真正理解《山楂树之恋》?

    趁早从这里滚开,去寻找你心目中的“净土”吧,别把我的博客搞脏了。

  50. 回复“sean”:

    现在连“小女人”都用上了?说你不懂《山楂树之恋》吧,证据越来越多。

    如果你是男的,那么你有歧视女性的倾向;如果你是女人,那么你自轻自贱。

    说实话,你发第一个贴我就知道你是什么货色,哪怕你那时号称自己喜欢《山楂树之恋》,但你发言的水平就表明你是个白痴,你发言越多,越证明我的判断没错。

  51. sean:艾米已经明确表示了不欢迎你,就请你不要在这里纠缠下去了,有什么话,留到你自己博客说去吧。

  52. 回复“艾米”:
    很有道理!

  53. 刘编辑是美术编辑还是文学编辑?

    “竹马青梅”,是约定俗成的成语,能进书店买书的人,大都知道什么意思。这两图,图不对题、图不对文,还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哪个,反而会失笑,吸引力可能打了折扣。

    这两幅上的竹子和梅花,无法简单指代竹马和青梅。光秃秃的竹竿(简易马架子)与青涩的梅果,是孩童玩具、道具,具象征意义。美术只表现道具或其替代品,当然有难度,更较难有美感,可只着眼在竹子与梅花的外形上,显示的是思路太局限了点,狭隘。能不能将设计思路更扩阔一些?

  54. 有了一个封面设计的构思,说出来大家看看怎样?
    我的构思只是就封面底图而言。书名和作者名字的字体及排版仍使用这位编辑给的第二个设计。
    封面用极淡极淡的蓝白相晕的底色(或就用白色)。左下图是“两小无猜”的男女小童–男童调皮的用一只手将一带叶子的青竹竿骑于跨下似骑马状,另一手举着一棵刚从树上摘下的青梅果子欲放进女童的口中,可爱的女童微仰着头,张开她的小嘴去接那颗果子(与书中童年的卫国和今今的两小无猜很贴切)。在两小童的脚下有一条路从他们的身后蜿蜒崎岖的伸向远方,路的两旁有花草树木也有高山峻岭,甚至中间有某段路被高山隔断,喻示着小童们今后的人生路漫长而曲奇(长大后卫国和今今经历了波澜跌荡和千迴百转的爱情之旅)。
    图案采用白描的手法,以细微的白色线条来勾画,让画面隐约在淡蓝的底色里,这样不会喧宾夺主而使书名和作者名突出在好似壁纸上一样。
    没时间画,就用文字先描述一下吧,但愿描述的清楚。

  55. 封面如果用白色,图案要用极淡的灰色来勾画,要像壁纸的效果,总之不能让图太花哨和太色彩,免得破坏书名和作者名的显著和醒目。

  56. 想画出来,但是画了也不会上图,罢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